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

29.9万浏览    1参与
📷🎨💘

💌📨💌

一个小小的介绍(可能也不小,毕竟我是个话唠)

因为最近看的文太少了😬所以我就炸出来啦😜😜

可能最近还有点事情,不过很快哦😊


还有就是前一段时间因为抄袭,我的心理也受了些影响,其实很早我就想写🖊了,可因为抄袭这件事我却不敢写,再加上我是第一次写,之前也看了很多优秀的人的文章,担心如果我写的话会不会跟他们的有相同的地方?看了那么多文章会不会写的时候跟他们的有重复之类的,因为怕被别人说抄袭,对……


所以如果我跟别人的文章有重复的话,你看到了!可以私信我,我会删的!!但因为我是学生,可能一周五天不会在家,如果有这样类似的问题,我未能及时删文还请见谅!如果你非要让我...

一个小小的介绍(可能也不小,毕竟我是个话唠)

因为最近看的文太少了😬所以我就炸出来啦😜😜

可能最近还有点事情,不过很快哦😊




还有就是前一段时间因为抄袭,我的心理也受了些影响,其实很早我就想写🖊了,可因为抄袭这件事我却不敢写,再加上我是第一次写,之前也看了很多优秀的人的文章,担心如果我写的话会不会跟他们的有相同的地方?看了那么多文章会不会写的时候跟他们的有重复之类的,因为怕被别人说抄袭,对……



所以如果我跟别人的文章有重复的话,你看到了!可以私信我,我会删的!!但因为我是学生,可能一周五天不会在家,如果有这样类似的问题,我未能及时删文还请见谅!如果你非要让我去解释的话,我也不会的,不是我心虚,而是我不在乎,不管你觉得我是抄了还是没有抄,我都不会有任何回复,我能做到的只有删文,还请见谅!




还有就是可能你们的评价我可能不会及时回复,上面我也说了我是学生,暑假也有一些辅导班作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会更文的!😝😝(垃圾的话别怪我哦😯😯正在学习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说了好多😂😂

希望会有评论📜📑



如果今晚没有计划的话会更一篇预告或文章😉😉

十熙

【All炭】《日落》

       [200话背景]

  

  [鬼灭炭学园炭互穿]

  

  [ooc预警]

  

  [🔪]

  

  [@DEACNOS_萝卜鲑鱼 的点梗❤️❤️❤️]

  

  [dbqdbq我现在才写完>人<]


  ——

  

  

  早上,做好面包的灶门炭治郎换好校服正要去叫弟弟妹妹们起床,却在打开门向外走时突然一脚踏空。

  

  

  “怎怎怎怎怎么回事啊???!!!!!”掉进不知名的黑色漩涡中的炭治郎如此喊道。

  

  

  炭治郎不...

 

       [200话背景]

  

  [鬼灭炭学园炭互穿]

  

  [ooc预警]

  

  [🔪]

  

  [@DEACNOS_萝卜鲑鱼 的点梗❤️❤️❤️]

  

  [dbqdbq我现在才写完>人<]



  ——

  

  

  早上,做好面包的灶门炭治郎换好校服正要去叫弟弟妹妹们起床,却在打开门向外走时突然一脚踏空。

  

  

  “怎怎怎怎怎么回事啊???!!!!!”掉进不知名的黑色漩涡中的炭治郎如此喊道。

  

  

  炭治郎不知道在这个黑色的漩涡中向下掉了多久,直到身体传来了撞击到地上的疼痛,他的视野才恢复光明。

  

  

  揉着发疼的地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还没有看清楚自己到底在哪时就听到四个熟悉的声音。

  

  

  “哥哥?!”/“炭治郎?!!”/“权八郎???!!!”/“炭治郎?!”

  

  

  听到自己的名字炭治郎抬头看去,四个他超级熟悉的人背对着初升的太阳站在他的面前,手里还握着木刀。

  

  

  “祢豆子!善逸!伊之助!香奈乎!”炭治郎先是看着他们开心的笑了,随后发现他们身上不符合现代的服饰疑惑的开口,“你们……是在练习话剧吗?怎么穿着大正时代的——”

  

  

  话还没有说完炭治郎就被四个人扑过来死死抱住,他完全是懵的,正想问他们怎么回事的时候被他们的哭声打断。

  

  

  “我就知道健太郎你没有死!我就知道!!!!!”嘴平伊之助抱着炭治郎的脑袋大喊着,眼泪从头套的眼睛处涌了出来。

  

  

  我妻善逸抱着炭治郎的胳膊大哭,“热的!是热的!是活着的炭治郎!!!是活的炭治郎呜哇哇哇哇哇哇!!!!!!!”

  

  

  “哥哥!哥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灶门祢豆子扑在炭治郎的怀里,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一直在哭。

  

  

  “炭治郎……炭治郎!!!!”栗花落香奈乎也抱着炭治郎的手臂大哭着。

  

  

  本来就不清楚怎么回事的炭治郎则是被他们的动作搞得更加迷茫,“你们怎么了为什么哭啊……还有我要喘不上气了啊伊之助!”

  

  

  不过这四个人都没有听到他说话,还在一直哭,炭治郎在他们的身上闻到了浓烈的悲伤,就没有再开口,轻轻的抚摸着他们的头。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先等他们的情绪稳定下来吧。

  

  

  炭治郎正这么想着,就听到一道吼声传来。

  

  

  “喂你们这群小鬼发什么疯啊??!!!”路过的不死川实弥听到里面四个人夸张的哭声本想进来看看怎么回事,却没想到看到了被那四个人抱着的熟悉少年。

  

  

  “灶门……炭治郎????”实弥不可置信的看着炭治郎,“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死了?

  

  

  实弥的话狠狠地敲在了炭治郎的脑中,因为刚才抱在他身上的四个人哭得实在太大声所以没有空隙去想,但现在实弥说出了他死了的这种话,再结合早上发生的事情和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有着只有在书本上才能看到的场景和服饰,炭治郎倒是明白了一些。

  

  

  ——自己穿越了,而这个世界的自己,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

  

  

  ——

  

  

  慢慢睁开双眼,戴着氧气面罩的灶门炭治郎睁开自己完好的左眼,冷白色的光有些晃眼,他再闭了一下眼才稍稍适应。

  

  

  “哥哥你醒了!”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炭治郎转头看去,是自己的妹妹灶门祢豆子。

  

  

  看到可以流畅说话的妹妹,炭治郎笑了,“祢……豆子,你变回人类了?”他想抬手去摸一摸祢豆子的脸,却想起自己的左手已经没有了,无法为妹妹擦去她流下的眼泪。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哥哥!明明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今天早上怎么受了这么多的伤?!而且你的眼睛和手……”祢豆子已经说不下去了,捂着嘴巴流泪。

  

  

  “昨天……晚上?”炭治郎微微皱眉,自己在太阳升起时看到鬼舞辻无惨被阳光照射后就昏了过去,当时的自己伤的很重,怎么说也要昏迷一段时间才能醒,可是祢豆子说昨天晚上?……等一下,祢豆子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炭治郎才发现了不对劲,而下一秒他无比思念的声音穿进了他的耳朵。

  

  

  “祢豆子,炭治郎怎么样了!”

  

  

  ——是妈妈的声音。

  

  

  炭治郎瞪大了双眼,心里想着怎么可能妈妈不是被杀死了吗?挣扎的想起身发现没有任何力气。

  

  

  “妈妈……妈妈!……”

  

  

  “妈妈在的炭治郎!”灶门葵枝发现了自己儿子的不对劲立刻跑到了他的视野中,却发现他的一脸的不可置信,好像是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你怎么了炭治郎,今天早上我们发现你满身伤的倒在你的房间门口,昨天晚上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而且你还穿着快一百年前的衣服,你到底去哪了?!”

  

  

  又是“昨天晚上”……还有“穿着一百多年前的衣服”……

  

  

  炭治郎不傻,他明白了。

  

  

  ——自己,好像已经不在原本所处的时代了。

  

  

  ——

  

  

  “原来这个世界的我是这样的吗?”

  

  

  在听完所有人的讲述后,炭治郎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在什么世界。

  

  

  ——一个好多人献出他们的生命才换来的彻底和平的世界,而在这个世界的自己也是献出生命的人之一。

  

  

  “是的。”祢豆子点点头,她紧紧握着炭治郎的手不敢放开,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哥哥来自哪里后她一直都在害怕炭治郎会像他突然出现的那样突然消失。

  

  

  “这个世界的我真的好厉害啊……”炭治郎说,他无法想象在这个世界和自己同样年龄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人,炭治郎的心里满满都是心疼。

  

  

  鬼杀队,一个人们不知道的秘密组织,所以就算他们用自己的一切去战斗,甚至付出了性命,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与此同时,门突然被拉开,气喘吁吁的富冈义勇站在门前,在看见那张熟悉的脸立刻走到他的面前,随后半跪在地用完好左手将炭治郎紧紧抱在怀里,声音微微颤抖,“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被抱住的炭治郎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抱紧了义勇——他闻到了义勇身上那浓烈的悲伤和夹杂在其中的那种失而复得的狂喜。

  

  

  但是……自己并不属于这个时代,随时有可能突然离开……他不能让义勇抱着这种虚幻的喜悦,这对他来说是更残忍的。

  

  

  “对不起富冈老——富冈先生,”炭治郎低声的说,“我……不是你熟悉的那个灶门炭治郎。”

  

  

  ——

  

  

  “原来哥哥你在原本的世界这么的……”

  

  

  听完炭治郎说完他在他的世界经历的一切,祢豆子和葵枝早已泣不成声。

  

  

  “都已经过去了,”炭治郎带着温暖的笑看着她们说,“竹雄、花子、阿茂、六太现在都怎么样了?”

  

  

  “竹雄、花子还有阿茂在学校,六太在家里睡觉,”葵枝说,她轻轻抚摸着炭治郎的额头,“辛苦你了,炭治郎。”

  

  

  在那个世界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事,辛苦你了。

  

  

  “不辛苦的,妈妈,”炭治郎用头蹭了蹭葵枝的手,随后说,“还有妈妈和祢豆子你们可以放心,如果在这个世界的我去了我所在的那个世界是安全的,鬼已经被打败了。”

  

  

  “嗯。”葵枝眼含泪水,想去抱抱炭治郎却因为他身上严重的伤不敢去碰他——不管是哪个世界,她的儿子都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祢豆子,”炭治郎说,“能和我讲讲你们在这个世界的事吗?”

  

  

  “好。”祢豆子擦掉眼泪,点点头。

  

  

  “善逸成了风纪委员,虽然他根本不想做这个,伊之助因为被野猪养大在电视上大火了一阵,每天只带这便当来上学的习惯到现在也没改,炼狱杏寿郎老师在我们学校是历史老师,他的课十分受同学们的喜欢……”

  

  

  “锖兔是击剑部的成员,真菰是吹奏乐器部的成员,麟泷大叔是校工,富冈义勇老师是体育老师,只不过因为他太严厉了导致同学们对他有很大的怨念……”

  

  

  “忍学姐是高三生,是药学研究部和击剑部的成员,还获得过击剑大赛的冠军,宇髄天元老师是美术老师,只不过他经常会在美术教室搞一些爆炸……”

  

  

  炭治郎就这么听着祢豆子说着他熟悉的人在这个世界的模样,嘴角一直上扬着。

  

  

  “大家……都很幸福啊……”炭治郎轻轻的说,眼中是对他们过着幸福生活的开心。

  

  

  “嗯,都很幸福……”再次想起了炭治郎讲述的另一个世界,祢豆子又忍不住要流下泪水。

  

  

  炭治郎在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下午了,这时候太阳也在慢慢落下,窗外夕阳的光撒在他的身上,炭治郎的身形变得有些虚幻,他喃喃出声。

  

  

  “——太好了,在这个世界的大家都是幸福的。”

  

  

  ——

  

  

  夕阳的橙光洒进屋子里,炭治郎的身影变得有些透明。

  

  

  一直在盯着炭治郎的几人当然是发现了,心里涌上了难过。

  

  

  ”……我好像要离开了,”看着自己的手,炭治郎慢慢开口,低下头,“对不起啊,不能多陪你们一段时间。”

  

  

  “不要说对不起。”义勇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虽然他的表情轻松,但炭治郎在这个不擅长表现自己情绪的人身上闻到了悲伤的味道。

  

  

  “——你能来到这里,就已经够了。”

  

  

  “对啊炭治郎!”善逸强挤出一个笑,“能再次看到炭治郎我已经很开心了!”

  

  

  “咚太郎要回去了?!”伊之助背过身去,对炭治郎挥挥手,“赶紧回去吧赶紧回去吧!那个世界的我要是少了个小弟估计会很困扰的,记得要带着侍奉两个人的份好好侍奉他啊!”

  

  

  “再见,炭治郎。”香奈乎微笑着对炭治郎说。

  

  

  “回去记得好好锻炼身体啊臭小子!”实弥扭过头没好气的说。

  

  

  “早点回去吧哥哥,”祢豆子握住炭治郎的手,脸靠在他的手上,仿佛在感受最后的温暖,“另一个世界的我要是找不到哥哥一定会很伤心吧……”

  

  

  “祢豆子……”炭治郎将祢豆子抱在怀里。

  

  

  太阳慢慢落下,炭治郎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透明,炭治郎抬起头看着周围的几人,让自己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

  

  

  “——再见了,大家。”

  

  

  ——

  

  

  猛的睁开眼睛,祢豆子慢慢从床上坐起,才发现自己刚才经历的那一切都是梦境。

  

  

  ——经历了好多的苦难,遍体鳞伤却还是带着温暖笑容的哥哥化作点点光消失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幕,只是梦。

  

  

  “祢豆子,起床了哦。”门外传来炭治郎的声音。

  

  

  立刻掀开被子跳下床,祢豆子跑到房门前扭开门锁,扑到了炭治郎的怀里。

  

  

  被祢豆子突然的动作吓到,炭治郎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了祢豆子?”

  

  

  听到了炭治郎温暖的声音祢豆子终于忍不住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大哭了起来,“哥哥……我!我梦到哥哥经历了好多好多痛苦的事,受了好严重的伤!……然后……然后哥哥就消失了,我怎么想抱住哥哥都碰不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听到了祢豆子的话炭治郎无奈的笑了,抚摸着她的头,“好啦不要哭了祢豆子,哥哥在这里,哥哥在这里的……”

  

  

  ——

  

  

  慢慢睁开双眼,从门缝投射进来的阳光照在祢豆子的身上。

  

  

  坐起身,祢豆子转头看向枕边叠的整齐的绿黑格子羽织,伸手将它拿起抱在怀里,声音轻轻的。

  

  

  “我梦到你了,哥哥……”








狩猎吃饱睡睡醒吃

请一定好好一起活下去!!!!!

请一定好好一起活下去!!!!!

bluekimi

😭😭😭

今天我太激动了,一直在又哭又笑,我妈已经要报警了。我完全写不了字,让我疯一天吧好不好,明天更文好不好?😭😭😭😭

今天我太激动了,一直在又哭又笑,我妈已经要报警了。我完全写不了字,让我疯一天吧好不好,明天更文好不好?😭😭😭😭

-Kawaii Bot-
爹,昆汀的弟弟太软妹了吧,软妹...

爹,昆汀的弟弟太软妹了吧,软妹中透露着智障,智障中又不乏乐色,真是太宝贝了,想日的不得了,以及哥哥为什么看弟弟有滤镜,我觉得怪怪的,我觉得骨科很rio

爹,昆汀的弟弟太软妹了吧,软妹中透露着智障,智障中又不乏乐色,真是太宝贝了,想日的不得了,以及哥哥为什么看弟弟有滤镜,我觉得怪怪的,我觉得骨科很rio

冯欢牛妞儿

今天去了屠宰场,sh不愧大大滴外貌协会呀

今天去了屠宰场,sh不愧大大滴外貌协会呀

冯欢牛妞儿

好想哭一场😭😭😭😭😭😭😭

好想哭一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