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酥皮小熊馅饼
这个人又要做吧唧了(指

这个人又要做吧唧了(指

这个人又要做吧唧了(指

川泽纡月.(熊二版)

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都在熠熠生辉。🌙

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都在熠熠生辉。🌙

一根东北大板
药pa设定的琴和安吉拉(幼年/...

药pa设定的琴和安吉拉(幼年/成年),我不吃产品,取向自由心证,不打产品tag了

私人约稿请勿使用,画师id:秦似

药pa设定的琴和安吉拉(幼年/成年),我不吃产品,取向自由心证,不打产品tag了

私人约稿请勿使用,画师id:秦似

月儿上弦

让你挂机

《我的一个冤种朋友》

让你挂机

《我的一个冤种朋友》

🌙

「👚」

画完了

偷穿男友卫衣的荧妹

(第一张调了滤镜,欢迎来到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本来画的很精细的(大概?后来没耐心了:)))))

「👚」

画完了

偷穿男友卫衣的荧妹

(第一张调了滤镜,欢迎来到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本来画的很精细的(大概?后来没耐心了:)))))

一根东北大板
药pa白魔设定的服装,具体设定...

药pa白魔设定的服装,具体设定可以看合集,国别为西国,颜色整体以白+红(西国统一代表色)为主。

私人约稿请勿使用,画师id:返厦

药pa白魔设定的服装,具体设定可以看合集,国别为西国,颜色整体以白+红(西国统一代表色)为主。

私人约稿请勿使用,画师id:返厦

一根东北大板

💊【琴秋】爱情、阴谋论与赞美诗

魔法药pa设定,450琴×180秋

诡计多端的高龄男通讯录

之后写这个设定都会在题目和tag都会加emoji💊,如无法接受,可以添加屏蔽词。

warning:人物关系混乱,设定有非常主观的个人色彩,有一定含量的薇×芙洛伦cp要素注意,能接受就↓

🎶🎶🎶 

魔法药pa设定,450琴×180秋

诡计多端的高龄男通讯录

之后写这个设定都会在题目和tag都会加emoji💊,如无法接受,可以添加屏蔽词。

warning:人物关系混乱,设定有非常主观的个人色彩,有一定含量的薇×芙洛伦cp要素注意,能接受就↓

🎶🎶🎶 

Pastel
It has been sai...

It has been said that something as small as the flutter of a butterfly's wing can ultimately cause a typhoon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Chaos Theory 

据说,一些微如蝴蝶振翅的小事能引起很扫...

It has been said that something as small as the flutter of a butterfly's wing can ultimately cause a typhoon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Chaos Theory 

据说,一些微如蝴蝶振翅的小事能引起很扫大半个地球的风暴——混沌理论 . 

 è¿™æ˜¯æ··æ²Œç†è®ºä¸­æœ€é€šä¿—、也最为人所知的表达了,“蝴蝶效应”的提法最初出自1972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混沌学开创人之一E.N.洛伦兹在美国科学发展学会第139次会议上的论文:“巴西丛林一只蝴蝶偶然扇动翅膀,可能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掀起一场龙卷风”。

一个混沌系统是无法预言、操纵和控制的,而且对于系统的初始条件具有极端敏感的依赖性,在系统初始任何一点点细微的改变,都会在系统后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氏叁石磊(因生地中考 停更一个月)

挨骂且挨打

因为小浩和他传说中的“媳妇儿”攀攀官宣了,而且是单方面的官宣!!其实攀攀生气的不是小浩官宣没和他商量,而是小浩说他是媳妇儿,下面的媳妇儿!!气的攀攀火冒三丈,回到家不用说,一个一米九的小伙子在书房跪在了一个一米八的面前....

“师父,呜呜呜呜,小浩错了,小浩不敢了....”小浩把眼圈憋的红红的看起来就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白兔,可是“心狠手辣”的“大坏蛋”--攀攀并不打算放过这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好好的!别给我撒娇啊,没用!自己说多少下”听到攀攀这么说了,小浩也收起了马上要崩塌的眼泪“第一 ä¸è¯¥å’Œå¸ˆçˆ¶ä¸å•†é‡å°±å®˜å®£ï¼Œç¬¬äºŒ ä¸è¯¥æ²¡å¤§æ²¡å°é€—师父,两下可以嘛....”攀攀一个巴掌拍...

因为小浩和他传说中的“媳妇儿”攀攀官宣了,而且是单方面的官宣!!其实攀攀生气的不是小浩官宣没和他商量,而是小浩说他是媳妇儿,下面的媳妇儿!!气的攀攀火冒三丈,回到家不用说,一个一米九的小伙子在书房跪在了一个一米八的面前....

“师父,呜呜呜呜,小浩错了,小浩不敢了....”小浩把眼圈憋的红红的看起来就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白兔,可是“心狠手辣”的“大坏蛋”--攀攀并不打算放过这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好好的!别给我撒娇啊,没用!自己说多少下”听到攀攀这么说了,小浩也收起了马上要崩塌的眼泪“第一 ä¸è¯¥å’Œå¸ˆçˆ¶ä¸å•†é‡å°±å®˜å®£ï¼Œç¬¬äºŒ ä¸è¯¥æ²¡å¤§æ²¡å°é€—师父,两下可以嘛....”攀攀一个巴掌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一条两下!我没说过吗?!”小浩明显抖了一下“说..说过”攀攀站起来开始泡茶“说过还犯?自找的,加两下,六下,还有一条没说到,加两下,八下,继续说你剩下的那一条,说错没说加两下”小浩仔细思考那些得罪过师父的语言和行为“没了啊”攀攀端起开水倒在茶壶里“加俩”小浩欲哭无泪“您说吧”攀攀把茶递给小浩,没成想小浩喝了一口“嘿!你这孩子,我是让你给我洗茶,你自己倒喝了,加俩!去去去”小浩“腾”的站起来,杯子没拿稳摔了“师..师父,您别生气,我..我..我给您再买个新的”攀攀更生气了“你..哎哟,气的我头疼,加俩”小浩连忙跑过去“师父师父,您别气,我错了我错了,我认罚,您顾及到您自己的身体啊”攀攀扶着头“谁让你起来了?加俩!跪着,等等,拿戒尺去”小浩走向那放戒尺的“圣地”双手捧下来,挺重,这把戒尺是用荆条做的,削掉了上面的刺,打磨的很光滑,可是也是实打实的重,而且打磨的很有纹路,上面刻有一个“栾”字,一打下去这不就相当于一次性纹身嘛,其实小浩看着这把戒尺也是很有感触的,这把戒尺上沾满了厚厚的灰,可想而知攀攀已经多久没动过这把戒尺了啊,小浩还是颤颤巍巍的递给了攀攀“单手嘿,加俩!没规矩!一挨打就规矩全忘了是吧!哦对了!后台你说我是你媳妇儿是吧?加俩!”小浩摇摇头绝望的望着攀攀“本来就是嘛....”声音越来越小,无奈还是被攀攀听到了“跪下!手摊出来,还敢和师父顶嘴了,加俩,规矩还记得吗?”小浩点点头“哑巴了?加俩,自己算算多少了”小浩仔细算着“二..二十四下,规矩就是不自伤,得报数”攀攀看着眼前这个马上就要哭的孩子有点不忍心了“结巴..加....嗐!算了算了”小浩突然坚定起来“没事儿师父,加俩吧”攀攀笑了“你说的嗷”突然“啪啪啪啪”来的急,去的也急,小浩白嫩的手上肿的厉害,随着戒尺声“一二三四”的报数声也在,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咬了一下下嘴唇,攀攀看到了“加俩,自伤”打完之后小浩的左右手均乌黑的发肿了

晚上小浩一个人抱着枕头一抽一抽的哭,攀攀也实在不放心准备悄悄地进来看看顺便上点药,结果一进门就看见小浩乌黑的双眼盯着他头皮发麻“没睡呢?”小浩转过去并不想看见攀攀,攀攀走过去抱住小浩的后背“我错了嘛....”小浩转过去把手放到攀攀眼前,攀攀象征性的吹了吹“呼,不疼啊,上药哦”小浩抱住攀攀“哇”的就哭了“爸爸,疼....”

小浩为了赎罪成功的将这个月的工资全部交给了攀攀,而他不知道的是,现在不赶紧挣钱存钱,以后啊,就没那么容易有点零花钱了....

苏子瞻
浅摸了一张甜辛的草稿~ 画的不...

浅摸了一张甜辛的草稿~

画的不好~不喜勿喷啦~

浅摸了一张甜辛的草稿~

画的不好~不喜勿喷啦~

张氏叁石磊(因生地中考 停更一个月)

瞒也瞒不住

小浩也知道攀攀也爱他,所以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直接后台公开“你们那个凶巴巴的副总啊,咳咳,是我媳妇儿”一群人瞪大了眼睛,九芳噗嗤乐了“你说你师父是你媳妇儿?嗯,不对啊,你不是昨天才分化嘛”熙熙大吃一惊“速度这么快?!不会吧!筱贝”小浩骄傲的点点头“我是Alpha,他是Omega,天造地设”攀攀闻讯赶来“说什么呢?!给我闭嘴!一会儿下台了给我回家好好反省”攀攀拉走了小浩,留下后台一群大老爷们儿在风中凌乱....

走到了更衣室门口,小浩反把攀攀拉进了更衣室,锁上门“师父,昨晚你不是这样子对我的啊....”攀攀脸登时红了一片“你..你烦不烦啊,回....回家反省去”小浩趴下身来故意朝着攀攀腺体呼吸...

小浩也知道攀攀也爱他,所以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直接后台公开“你们那个凶巴巴的副总啊,咳咳,是我媳妇儿”一群人瞪大了眼睛,九芳噗嗤乐了“你说你师父是你媳妇儿?嗯,不对啊,你不是昨天才分化嘛”熙熙大吃一惊“速度这么快?!不会吧!筱贝”小浩骄傲的点点头“我是Alpha,他是Omega,天造地设”攀攀闻讯赶来“说什么呢?!给我闭嘴!一会儿下台了给我回家好好反省”攀攀拉走了小浩,留下后台一群大老爷们儿在风中凌乱....

走到了更衣室门口,小浩反把攀攀拉进了更衣室,锁上门“师父,昨晚你不是这样子对我的啊....”攀攀脸登时红了一片“你..你烦不烦啊,回....回家反省去”小浩趴下身来故意朝着攀攀腺体呼吸热气,催的攀攀情欲盎然,信息素不要钱的往外送,勾的小浩也快忍不住了“师父..你好香啊”攀攀感受到了身前一个庞然大物扑了过来,把他压在身下,吻住了他的唇“哐当”门这个时候开了,饼哥,四爷,九芳,老汉....在门口愣住了,饼哥最先反应过来“打扰打扰,继续继续”攀攀把脸埋在小浩的颈窝,小浩笑了低声“快到我们了,师父”攀攀望着他那一汪黒滩似的眼睛,不禁发了呆“好....”

小浩细心的埋下身子给师父扣扣子“高老师,真的不来吗?”攀攀点点头“真的是我上嘛”攀攀点点头“我能....”攀攀打断了他要说的话“能行,别怕,出了事儿师父给你兜着啊”有了攀攀这句话,小浩瞬间安静了许多....

“下面请您欣赏相声《拉洋片》,表演者 é«˜ç­±è´ æ ¾äº‘平”小浩舍不得打攀攀,每次都是轻轻的打,害得原本的样子变了样儿,一下台攀攀就冷着脸“回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