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08

2445浏览    586参与
fullmoon
新的吃瓜 需要的看置顶获取

新的吃瓜

需要的看置顶获取

新的吃瓜

需要的看置顶获取

隣り801室

《水浒无间道》06-10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我是不会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的!!

表白的轰烈,拒绝的无情

这一对简直了~还有前世潘金莲在里面当狐狸精

简直是经典中的经典折子戏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相当佩服当年TVB的剧,真的表面看上去与现在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但是

男主就是可以有‘缺点’

比如警察这边就是喜欢泡妞,就是喜欢这边惹惹,那边惹惹

还好大喜功,特别的不着边

但是在工作上算是相当高质量的完成任务

而另一边的卧底虽然人很正直

却也是以偏盖全的对女主产生误会

人无完人,在缺点中找笑点,打冲突

不像现在的TVB主角,都像是纸片人般的完美

《水浒无间道》06-10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我是不会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的!!

表白的轰烈,拒绝的无情

这一对简直了~还有前世潘金莲在里面当狐狸精

简直是经典中的经典折子戏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相当佩服当年TVB的剧,真的表面看上去与现在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但是

男主就是可以有‘缺点’

比如警察这边就是喜欢泡妞,就是喜欢这边惹惹,那边惹惹

还好大喜功,特别的不着边

但是在工作上算是相当高质量的完成任务

而另一边的卧底虽然人很正直

却也是以偏盖全的对女主产生误会

人无完人,在缺点中找笑点,打冲突

不像现在的TVB主角,都像是纸片人般的完美

史e蒂x文o斯
OMG❗新瓜又来了❗❗ 想要的...

OMG❗新瓜又来了❗❗

想要的si我或自+vx:xmc1760645626

不要忘了备注哟❗❗

OMG❗新瓜又来了❗❗

想要的si我或自+vx:xmc1760645626

不要忘了备注哟❗❗

隣り801室

《水浒无间道》01-05


比较古早的一部TVB剧了,当年的还是蛮有趣显好看的

关键选这部是以前疯狂腐这部

但当年的截图工具实在不行

于是重新看,重新截

看剧名就知道,水浒元素加上无间道卧底无素

前世是武松和林冲

今生是卧底和警察

前5集,武松卧底潜入黑道,被自己的大哥林冲误会

当然

这二人一开始不知道对方是谁

还互看各种不顺眼

只到第五集开始,武松开始有了一些前世的记忆

也开始怀疑林冲是不是前世的林冲大哥了~

之后会越来越腐的~

《水浒无间道》01-05


比较古早的一部TVB剧了,当年的还是蛮有趣显好看的

关键选这部是以前疯狂腐这部

但当年的截图工具实在不行

于是重新看,重新截

看剧名就知道,水浒元素加上无间道卧底无素

前世是武松和林冲

今生是卧底和警察

前5集,武松卧底潜入黑道,被自己的大哥林冲误会

当然

这二人一开始不知道对方是谁

还互看各种不顺眼

只到第五集开始,武松开始有了一些前世的记忆

也开始怀疑林冲是不是前世的林冲大哥了~

之后会越来越腐的~

aku

乌木108念珠,感受下光泽如漆。

乌木108念珠,感受下光泽如漆。

评书老艺人

扫文-食色性也/108(推荐)

bg 美食文  he

男主心理学教授

女主情感女作家


男主有个课题 情感调研活动 简而言之 研究别人怎么谈恋爱 女主写文灵感枯竭恰好看到可以招募活动调查员 报了名之后和男主一起共事

巧了 两个人住隔壁 有共同的朋友 一个会做好吃的一个爱吃好吃的 一拍即合变成饭搭子  他们研究别人的恋爱故事的时候自己也顺手谈了个恋爱 


温馨单元文 针对他们采访的对象 都会有对感情方面的理性和感性讨论 也对他们自己的感情有推动作用


而且女主真的很会做吃的 我也想和她成为饭搭子!


非常治愈温馨的美食甜文!推荐!


bg 美食文  he

男主心理学教授

女主情感女作家


男主有个课题 情感调研活动 简而言之 研究别人怎么谈恋爱 女主写文灵感枯竭恰好看到可以招募活动调查员 报了名之后和男主一起共事

巧了 两个人住隔壁 有共同的朋友 一个会做好吃的一个爱吃好吃的 一拍即合变成饭搭子  他们研究别人的恋爱故事的时候自己也顺手谈了个恋爱 


温馨单元文 针对他们采访的对象 都会有对感情方面的理性和感性讨论 也对他们自己的感情有推动作用


而且女主真的很会做吃的 我也想和她成为饭搭子!


非常治愈温馨的美食甜文!推荐!


aku

师父帮我念经加持三个多月的念珠。

师父帮我念经加持三个多月的念珠。

齐藤亚弥夏_齐藤壮马一生应援

『108』夜间飞行

最壮烈莫过于鸽手复健(……)

组内企划,主题时空跳跃,作品爱娜娜,cp108。

原作基础上的架空,时空跳跃是少部分人拥有的超能力,发动的限制条件因人而异。

涉及原作剧情以三部和讲述三人相遇的番外为主;时间线在三部完结过后就是架空(因为还没来得及补四部)(被打)

入爱娜娜不算久,对人物的刻画绝对是不准确的,所以为了不太雷没有写很多恋爱情节,请温柔一点orz

对中间时空错乱的描写请参考文末的解释。文中涉及的时空跳跃是指利用能力者的能力将平行时空中的两人灵魂互换。

↓↓↓↓↓↓↓↓↓↓↓↓↓↓↓↓↓↓↓

零。

八乙女乐是幸运的。

生为八乙女宗助之子,成为顶级偶像团体TRIGGER...

最壮烈莫过于鸽手复健(……)

组内企划,主题时空跳跃,作品爱娜娜,cp108。

原作基础上的架空,时空跳跃是少部分人拥有的超能力,发动的限制条件因人而异。

涉及原作剧情以三部和讲述三人相遇的番外为主;时间线在三部完结过后就是架空(因为还没来得及补四部)(被打)

入爱娜娜不算久,对人物的刻画绝对是不准确的,所以为了不太雷没有写很多恋爱情节,请温柔一点orz

对中间时空错乱的描写请参考文末的解释。文中涉及的时空跳跃是指利用能力者的能力将平行时空中的两人灵魂互换。

↓↓↓↓↓↓↓↓↓↓↓↓↓↓↓↓↓↓↓

零。

八乙女乐是幸运的。

生为八乙女宗助之子,成为顶级偶像团体TRIGGER的一员,拥有IDOLiSH7和Re:vale作为伙伴,九条天作为队友,十龙之介作为队友兼恋人。

八乙女乐是不幸的。

迫于月云了的种种刁难TRIGGER与八乙女经纪公司解约,一切都要从头再来;囿于身份他和十龙之介的恋情注定只能是隐秘的甜蜜创伤;甚至无缘无故在TRIGGER结成五周年纪念日的三天前赶上了一场空难。

深夜航班上他的身边空无一人。

一。

十龙之介不太清楚自己的运气如何。作为劳动人民的儿子他一向不太相信命运,他觉得只有自己的双手挣到手中的才是真实的。

他看着面前矮自己一个头的队友,他觉得九条天的眼神比他自己要凝重。他自然看不到自己的目光,天说过从那天以后他的眼睛就像没有感情的玻璃球,即使有光映照也不过是死气沉沉的无机质。他自己倒觉得挺好,因为寄托了他所有情感与生命力的那个人已经再也无法从他的眼中夺走自己的感情,那么何必让它们浪费在空气里,或是某个他不爱的人身上。

不,他并不是不爱天,但队友爱终究是不一样的吧,他也曾因为这个而头疼,那时的他尚不能确定自己对八乙女乐的感情究竟是真正的爱情还是仅仅是类似于他对天的队友爱。尽管对于这方面的感情没什么深入了解他却也明白两者之间的差异,且深知此时若走错一步影响的会是整个团体的未来。小时候看当地不常有的杂技表演,龙之介那时就觉得走钢丝的人真是厉害啊,能够在高空与狭窄的道路双重困境中保持平衡并继续前进,而他竟然被自己的情感给扰了清梦不得安宁,每一天为未知的未来惴惴不安。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饶是九条天都无法解释清楚,遑论本就愚钝的自己。

险些陷入回忆无法自拔的龙之介被天唤回了思绪。天在提醒他是否确定进行这一有可能毫无意义的旅行,他的喉咙尚未开始工作,但天看懂了他的眼神,便叹口气开始为他准备。

“……天尼你真的就这么让龙哥走了喔。”

七濑陆从里间走出来的时候他的双胞胎哥哥还在对着龙之介陷入短暂睡眠的躯壳发呆。龙之介和乐的恋情尽管只有三年但在idolish7和TRIGGER甚至Re:vale之间都不是秘密,前辈们只是偶尔拿来开几句善意的玩笑,天在两人中间表面拆台暗中调和,呈现在陆和队友们面前的两人就会是几乎完美的恋爱模式,于是在其中一方的事故过后陆对龙之介的同情便深了几分。

“没有人拦得住他的……”九条天回过神来,揉着太阳穴起身,“哪怕是我。而且陆你不觉得,没有乐在身边的龙几乎真的就像是,失去了自己的一半,而且是积极向上的一半?”

陆沉默了。龙之介对于事故的反应大家看在眼里,但是谁也没有立场去劝他,哪怕是同为TRIGGER成员的九条天。曾经充当润滑油的大哥哥陷入消沉,曾经受过他的帮助的人却无以回报,仅仅因为没有什么可以代替他身边的那个人,尽管目前的消息是没有找到乐的尸体,但谁都清楚乐生还的几率几乎为零。

察觉气氛的不对劲,天勉强弯了弯唇角,伸手揉乱陆的头发。“别想那么多了……龙他会没事的。去帮我买甜甜圈好吗,我在这里等他醒过来。”

TRIGGER的结成和空难之间的时间有五年,换算为当前的时间是五个小时。没有人能够预知五个小时以后返回当下的十龙之介是什么样子,就像没有人知道十龙之介为什么选择回到TRIGGER结成的五年前而不是仅仅去陪他的爱人经历一场空难,尤其是对整个事件几乎置身事外的九条天。他现在终于开始感受到晚点的惴惴不安,但他不后悔,亦无法回头。他不是什么规规矩矩的保守派,与其让队友持续消沉,不如赌一把去搏那渺茫的希望,哪怕更大的几率是更加黑暗的深渊。

晃晃脑袋却反而让自己陷入晕眩,天握紧拳头才忍住没往自己头上招呼过去,烦躁自然只增无减,沉默良久才起身扯了条毯子甩到龙之介身上,深吸一口气还是理了一下毯子把人好好盖住,自己回到刚刚的位置接着发呆。房间里的暖气足够,天却仍然在微微发抖。也许只有那天晚上那个酒吧的灯光和暖气才能让自己好起来,他自嘲地笑起来,而那两个人如今……

“祝你好运,龙。”

二。

龙之介眨眨眼,手中的荧幕黯淡下去,冷气袭上他的面颊。点亮夜空的树木围绕着他,一串串灯泡再环绕树木,每呼出一口气眼前都会模糊一次再逐渐清晰。周围有结伴出门逛街的女孩子的声音,她们并不认识他,她们的讨论声全部属于另一个人,那个人踩着皮鞋正向他走来,嗒嗒嗒的声音是鞋跟敲在地板亦是敲在他的心头。

无论是第几次经历这个场景,龙之介承认,他的表现都会与第一次没差。尽管由头不同,第一次见到八乙女乐的时候他是真的有被这个人的脸给帅到,这和他第一次见到九条天的时候愣住的理由是一样的;而这一次和多半不会再有的以后,他则只想冲上去确认自己的恋人是否真的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是否还记得自己。

……当然,这些不会成为现实。龙之介清楚破坏历史会带来什么结果,这是天不太愿意让他来的原因——尽管十龙之介在TRIGGER内部应该说是办事最稳妥最不会冲动行事的一个,谁就能保证他在重新面对本可能逝去的恋人时不会感情用事呢?

但是,龙之介这么想,尽管这无可奈何的条款让他这次旅途变得近乎毫无意义,他也想要再看他用了五年时间和所有精力去爱的这个人一次。哪怕仅仅是将这五年倒带重播自己照着剧本将一切重演,哪怕他的爱人最终仍会在午夜登上那架飞机,哪怕梦境再美丽自己也终将梦醒。

八乙女乐当然不会听到龙之介的内心独白,他走到长凳面前,歪了歪头。

“你就是十龙之介吧。”

龙之介花掉了本该发呆的时间整理心情,在几句话的确认身份过后伸出手与乐相握。

他的脑子其实仍然很乱。五年前的自己当然不会注意到这个陌生人的体温其实比自己低了不少,是可以感受到的程度,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心尖微微揪了一下。刚刚自己用在手上的力气好像有点太大了,乐站在他对面挑了挑眉尖,但这尚不足以让龙之介确认眼前的人是否真实。

他跟着乐往酒吧走去,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按下想要去拥抱走在自己两步路距离以外的人的冲动。

之后就是龙之介永远也不会忘记的,TRIGGER结成之夜。

乐和天见面后的吵架。自己喝酒跳舞的提议。三人在空无一人的酒吧中忘我的舞蹈。昏暗的灯光下举起的三只手。

【我们要成为引爆风暴的扳机。】

唯一不同的是十龙之介自己——

不,不止自己。

当三只手合击的时候龙之介的目光飘向乐,却感到另一道视线投向自己。他猛然扭头看向九条天,却已然错过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错愕。

是不是幻觉呢。龙之介无法形容,但他当然也没有头绪,最后草草按下疑问作罢。

听到毯子落地的声音九条天猛然抬头,才发现自己竟是睡了过去。面前的人已经起身,手里拿着毯子,看起来有点茫然。

“你好,十龙之介先生。”天开口,他的内心有些复杂,把五年来发生在龙之介身上的事复述一遍的难度应该不亚于将所有过去清零重来一遍,无论是描绘他们曾经的辉煌还是述说他们遭逢的深渊。“现在的情况有一些复杂,请允许我整理一下语言,也请相信我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加害于你。”

龙之介看着他,半晌才缓缓点头,再和他一起转头去看开门进来的七濑陆。

“陆,来得正好。”沉默片刻后天勉强笑了起来。“陪我给十先生讲个故事吧。”

三。

十龙之介本就始终在为TRIGGER不得不脱离八乙女经纪公司而愧疚。他自己说过会看向前方自然不假,但花卷堇和御堂虎於给他如同冲绳海岛阳光般热情温暖的灵魂狠狠刻下的伤痕太深,深到尽管外表已经愈合如初,他的心头却始终有一个地方在淌血。所以当他不得不再次将整个事件重新经历一遍,他依然乐意,并怀着更深的愧疚将两位队友收容到自己租的房子里。

此时的TRIGGER刚刚从Music Festa的舞台走下来,悄然隐入聚光灯以外的黑暗,解去华丽的演出服,将自己高高在上的身段揉碎扔进路边的垃圾桶,和同样刚刚辞职的姊鹭薰聚在路边的咖啡厅,像正儿八经的草根明星一样讨论如何用最经济的方式获得最大的成效。再次经历这一幕幕的龙之介就像是二刷剧情的追星小姑娘,一刷的时候看够了脸看够了剧情,此刻终于可以停下来思考很多东西。冲绳渔夫的儿子当初会觉得从头开始很容易接受并且理所当然,但他最后还是在乐紧锁的眉间发现了不安。

“会觉得不习惯吗?”

结束了对刚刚在露天演唱会时哭了一场的center的讨论,收拾行李的天还没有回来,冲完澡的乐穿着大裤衩,上半身搭着毛巾从浴室走出来。听见问题后他朝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龙之介背对着他在煮茶。房子不大,住三个人只能说恰好合适,这样的体验对他们谁来说都是第一次,乐对这样的问题反而产生了疑问。“不会啊。就算有,我们谁不是一样的呢?既然龙说了是目前的最好选择,我们再怎么不习惯,除了尽量去习惯彼此,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提案吧——虽说这个过程应该不会太轻松,但总比活在月云那家伙的手掌心中好多了喔。”

龙之介将泡好的热茶递给乐,视线却再难从他身上离开。即使现在的TRIGGER无法进入公众视线,他心目中“最想被他拥抱的男人No.1”的地位也从来没有变过,他相信这么想的人不止他一个,便擅自将排行榜的名字改成了“最想要拥抱的男人No.1”。这样的排行榜放到大众中去的话,第一名就不会是八乙女乐了吧,也许会是隔壁IDOLiSH7的主唱,那个可爱的后辈七濑陆也说不定呢,龙之介会这么想,然后自顾自地笑起来,像现在这样。乐被他盯得有点不自在,扭头走出厨房,似乎是嘀咕了一句“什么嘛”,龙之介看着他不知夺走了多少粉丝的心的银色发丝,被潮湿的气息扭成小小的一束束,就有水珠顺势滑下,敲打在他几乎和发色一致的后颈,再滑落到地板上,也轻轻地敲在龙之介的心头。

原本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压抑拥抱这个男人的冲动,每当被重复的感情一遍遍潮水般洗刷内心,龙之介依然会觉得自己如履薄冰。他清楚他们的感情不会发生在当下,尽管刚刚的小插曲是当年不曾有的。滚烫苦涩的液体在触碰薄唇的瞬间被带离,却在电光石火间将龙之介用来保护自己内心所有脆弱与伤痕的硬壳轰炸出一个缺口。

低头将半张脸埋进手掌的十龙之介错过了此刻八乙女乐耳尖尚未褪去的红晕。

四。

那天晚上九条天敲门进了龙之介的房间。

龙之介将床让给队友,自己搬了椅子坐下,和天面对面。这不是他记忆中台本上的戏码,但九条天作为时空操纵者,大约是察觉了自己的异样吧。

“你大概不是我们这个时空的人吧。”开门见山。

“天你太直接了……虽然是这样没错还是会让人很不好回答欸。”龙之介扶额。

樱色眼眸中的冰凉微微褪去,“那么两年前我的感觉就没错了。”

“原话奉还喔。”龙之介看着自己的被子被盘腿坐上床的天揉成一团过后搂在怀里,“今天说这件事是为什么呢?”

“我想知道一切。龙你知道的一切。”天抓着被子的手略紧,稍微把语气放松了一点,“毕竟这个年头没几个人会在不改变过去发生的事件的前提下随随便便进行时空跳跃,我想知道龙的理由——假如你相信我,愿意跟我讲这些的话。”

龙之介只能苦笑。他被迫学会了调和乐和天之间的关系,但那并不代表自己能够学会面对这两个人,尤其是天。

“那会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毕竟我们一起走过了那么多。”

“……这可真是个漫长的故事啊。”

“毕竟我们一起走过了那么多。”九条天捏着眉心。陆已经被自己赶去睡觉了,讲完剩下的故事自然是他一个人的工作,而这个工作并不比在舞台上竭力表演轻松多少。“十先生……”

“不用那样叫我……。”龙之介笑了起来,“你们是怎么称呼我的,就那样叫就好了喔。”

“……龙。”天觉得自己的舌头突然变得不太灵活,他强迫自己正视这个来自五年前的冲绳的男人,他的笑容还很朴实,没有包含任何不安和痛苦一类的负面情绪,亦没有饱经风霜沧海桑田的特效,仿佛是有机蔬菜一类来自自然的礼物。

“乐,吗。”龙之介有些出神,没有注意到天的异常。他自然还没有见过八乙女乐,此时突然被告知自己将要成为这个人的恋人,他的大脑还不大跟得上这样的展开。可惜对他来说这既不是玄幻小说更不是肥皂剧,他只能这样走下去。“能多讲讲他吗……反正时间还足够吧?”

“可以啊,虽然无非是个娇生惯养骄纵惯了的小少爷……”天也笑了起来。“当然龙你不是这么想的。无论何时你都是个老好人呢,更何况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没关系。你就那样讲吧,我能明白。”

九条天承认他这天晚上听到的故事根本不是他当年能给陆讲出来的那些能够达到的水平。龙之介看着他一脸过载的表情感到一丝愧疚,“也许我不应该给你讲后面的事吧……”

“没事。”天回过神来。“乐他是暂时没有消息对吧。”

不等龙之介有回应,天从床上跳下来,将龙之介的被子扔在床上,一边往外走一边继续说,“那家伙轻易死不了的,我有预感……”他的脚步顿了顿,“不过我还是感到抱歉。”

“还有……同样抱歉的是又让你一个人唱了那首歌。”

“天……?”

“很晚了,该睡了喔。”天回头冲龙之介眨眨眼,“我什么都不知道来着,我一直在睡觉诶。”

咔嚓。

龙之介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天是答应了帮他保密。他无奈地笑了起来,看着自己床上被揉皱的被子,心想这也不知道是谁的内心世界,复杂程度超出了常人的能力范围,便只有交由时间去解开。

五。

龙之介几乎快要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八乙女乐。

TRIGGER的复出工作有了成色,比较顺利地迎来了三周年。姊鹭薰不知从哪里弄来经费,将三人送到了北海道,推掉所有工作让三人好好休假。

龙之介记忆的台本中两人没有正经告白,但是从这次休假过后他们私下里已然是恋人模样,惹来周围一片酸不拉几的声音。他有些焦躁了,隐忍三年的方法他自己都无从得知,两人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他暗自决定这次要好好进行一次告白。

……无论如何都想要,至少比之前那一次,再多珍重这个人一点。

从温泉池中出来,已然入夜的天空有些阴沉,或许是想要酝酿一场暴雪。龙之介回到房间过后几乎不想再挪动,将自己裹在厚厚的浴衣里直接往床铺上一倒了事。今天也没能顺利告白呢,在心中默念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可是明天就要启程回东京了,这样下去不就又失败了吗,虽然不见得乐会介意,多少也是自己过不去的地方吧。龙之介干脆地闭上双眼。本来遭受噩耗的打击他就已经没什么精神,他们三人互相依靠走到现在,他却因为不属于这个时空而提前透支了几乎所有精力,甚至无暇去做一些改变。

不过那样的话也无所谓。龙之介想,即便是最坏的情况,我至少还能多和他待五年呢。

叩叩。

龙之介勉强撑起眼皮。他发现自己险些穿着浴衣睡着在床上,于是一边问着“谁啊”一边试图爬起来。

“龙,是我。进来了噢。”乐的声音隔着拉门传进来。

龙之介眼皮猛然一跳。

乐将拉门轻轻合上,手上的东西被放到桌上。“天刚刚出去买了和果子,说太冷了不想在外面浪费时间,让我给你带过来。他应该是回去睡觉了,咱俩吃宵夜,你没问题吧。”

“谢啦。”龙之介清楚天是在帮他。乐身上的衣服稍显单薄, 他犹豫了一下从自己的行李箱中扯出一件外套丢给乐,“小心着凉,亏你还敢在北海道的冬天穿成这样。”他看着乐道谢过后穿上自己的衣服,突然之间感到有点心虚,这种事放到现在的情况底下不怎么能称为僭越了,但他始终不敢有太多动作,他已经在钢丝上小心翼翼地前进了三年,他无法让自己停止疑神疑鬼,于是他会作出一切最保守的选择——譬如此刻他选择沉默。

两个男人围在狭小的桌子旁,龙之介慢慢地咬着手里的大福,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出神。三年来他这样的的举动不少,通常注意到他的视线乐也只是笑笑便继续手头的事,但今天他的笑容,龙之介注意到,他的笑容有些不自然。温泉旅馆的房间中所有光源来自墙壁上悬挂的玻璃罩底下燃烧的蜡烛,跳跃火焰发出的暖色调光照底下龙之介却仍然在刹那察觉了乐白皙脸颊上的一抹绯红。未及出口的话语被轻飘飘的一声击碎,“龙。”

他愣愣地定格,像是被短暂地锁定了语言功能无法发出声音,便只能听着对面的人继续说下去,“交往吗。”

感觉周身的温度下降了几分,龙之介猛然睁眼,手向身边一探,抓住那只同样冰凉的手过后才勉强定神。什么嘛,他将人搂入怀里后开始嘲笑自己,再简单不过连国小学生都能理解的词句放在自己身上却像是炸弹,害自己几乎失去了所有理智的人此刻明明还在自己身边熟睡。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乐会率先告白。

大脑像是被酒精浸泡清洗过一般没剩下什么有效信息。隐约记得是自己吻了他,然后半推半就地滚到床上,吻去他眼角的泪水,狂乱的风暴过后将他揉进自己的怀里不肯松手。应当是没有做梦,他看向怀里的人,精致面庞处于最放松的时刻,看得龙之介自己不知不觉也将脸色放得柔和。

天色只有微微亮,按照日程他们今天可以睡个懒觉再去坐车,龙之介挣扎着摸到手机给天发了讯息,然后翻个身重新搂住身边的人。乐还没有醒,在梦中微微皱了皱眉头,龙之介伸手将那褶皱抚平,再落下一个吻,仿佛在为自己的所有物盖章,也不知是否是为了确认这不是梦境。

不是自己告白也好,他闭上眼将脸埋进乐的发间舒了一口气,重新陷入浅眠。

手机震动两下过后屏幕发出不合时宜的光亮,却终究没能唤醒两人。

『恭喜。交给我吧,别折腾太累了。』

十龙之介为什么会爱上八乙女乐呢。

六。

“所以龙要说的是什么呢。”

乐将头靠在龙之介的肩上。他没有问为什么龙之介临时改变安排和他一起乘上飞机,因为龙之介说他什么都会告诉他。五年队友两年恋人的关系让他早已将一切交与对方,乐隐约猜到龙之介有一个很大的秘密而且只瞒着自己,但他几乎本能地相信着龙之介。他有时也会想自己怎么就对这个男人毫无办法,但龙之介对他的笑容总会让他觉得可以原谅一切。

龙之介闭上双眼。

这是他原本可以选择的起点,但他最后选择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至少,龙之介这么想,就算他最后真的要失去乐,至少他还可以用这多出来的五年,将八乙女乐这个人的一切在记忆中从速写描绘成为更加精致的水彩画,装裱署名永久封存。他的泪水在五年后的离别时刻终于决堤,尽管此时他的爱人就在他的身边,和他十指相扣。

第三次从睡梦中惊醒的九条天终于忍不住去了厨房煮茶。当他端着茶回到客厅时龙之介正在闭目养神,他在他面前放下茶杯。由沉默长时间占领的空间被苦涩香气的蒸汽充盈,窗外的路灯模糊一瞬间后重新在玻璃窗上聚焦。

“我有说过我回去干什么吗。”

端着茶壶的手顿了顿。“没有。”

“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空难了吧。”

天愣了一下,扭头看向时钟,三根指针正逐渐走向重合。他没来由地想起了八星连珠,迷信的人都说那是灾难的开端,可是如此低的概率为何不能解释为幸运呢,也许那个概率会比中大乐透的头奖还要高一些呢。

他听见龙之介的声音在午夜来临的前一秒响起:

“我不会让他孤单的。”

“我不会让你孤单的。”

紧随龙之介的话音而来的是飞机的警报,乐感到身体悬空,原本悬空的心却在触到龙之介的手的瞬间落了地。龙之介的手劲有点大,他的手被攥得生疼,却能够透过疼痛中传来的体温,听见恋人那孤独的灵魂的哭喊。

“……他们说当时你旁边的座位是空的。我没能和你一起,但你甚至没有任何人,哪怕是陌生人,陪在身边……”

“我不想再让你经历那样的孤独了……就算前方真的是深渊,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坠落,我会在你的身边……”

“我就在你的身边。”

时钟的三根指针终于重合。

七。

龙之介醒来的时候眼角有些干涩。不愿睁开眼睛,他干巴巴地任自己瘫在床上。

自己是哭了吧。他还记得最后一刻他将乐扯进怀里然后吻上他的唇,乐的唇冰凉的温度像是要刻进他的记忆永远无法洗掉。

乐最后说了什么……?

他在床上瘫的时长连自己都不清楚,直到手机在他耳边开始尖叫几乎刺穿他的耳膜。

“……っ、もしもしー”

“龙之介!龙之介!!!”姊鹭薰的声音对他的耳膜造成了二次伤害,“乐,乐……”

“姊鹭さん你声音太大了,这里是医院诶。”天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抢过了姊鹭薰的手机,“龙,乐找到了,医院地址我发给你了。”

龙之介几乎再也拿不住手机。

刚刚从ICU转入普通病房的乐依然在沉睡。

龙之介在床边坐下。天和姊鹭薰回了八乙女经纪公司给社长报告,医生说乐的伤并不致命,很快就能出院。那双凌厉的狭长双眸只有在闭上的时候能显出最大程度的柔和,眼睫每一次轻微颤动都像在牵动龙之介的心头。

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乐的所有伤,把自己贴在恋人的胸口,侧耳听着他沉稳的心跳。

入眠以前他终于忆起乐在飞机上最后说的那句话——




——————————————————————

感谢阅读!

第四章是两边的天和龙分别交换情报,中间那一段是当下,前后两段是以前。

呃呃呃我接受批评我不但菜还咸而且咕……如果我哪里ooc了请告诉我!!请务必!!这一点不用客气!!!

然后对文章有别的疑问可以提喔w

抹茶兔兔兔兔

Viscum coloratum

傻狗以前从未分化过,一直以为自己是b,毫无性生活,喝醉了和努努上过床也不知道(毕竟努努还帮清理和穿睡衣),还以为时间喝醉之后又找人掰手腕然后摔屁股墩所以屁股疼(不是


ps:孕期注意,abo向,108车

走微博链接(见评论








傻狗以前从未分化过,一直以为自己是b,毫无性生活,喝醉了和努努上过床也不知道(毕竟努努还帮清理和穿睡衣),还以为时间喝醉之后又找人掰手腕然后摔屁股墩所以屁股疼(不是


ps:孕期注意,abo向,108车

走微博链接(见评论

Hello rocker
看好了艳姐姐家那边的天气, 决...

看好了艳姐姐家那边的天气,

决定穿羽绒衣过去见她,

毕竟个位数的温度不是盖的,

狗命要紧。

收拾行李就磨蹭到这个点了,

一定要在01点之前睡觉,

才能储存体力,

明天才赶得上去公司的大巴车车。

今天见呀(⁎⁍̴̛ᴗ⁍̴̛⁎)

看好了艳姐姐家那边的天气,

决定穿羽绒衣过去见她,

毕竟个位数的温度不是盖的,

狗命要紧。

收拾行李就磨蹭到这个点了,

一定要在01点之前睡觉,

才能储存体力,

明天才赶得上去公司的大巴车车。

今天见呀(⁎⁍̴̛ᴗ⁍̴̛⁎)

蚊子
KIKO……便宜又好用,值得拥...

KIKO……便宜又好用,值得拥有。

KIKO……便宜又好用,值得拥有。

源平

108蜜腊毛衣链也可戴手!

108蜜腊毛衣链也可戴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