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10松

23457浏览    218参与
ka

totti和一松哥哥和睦相处

totti和一松哥哥和睦相处

ka

最近的鱼 前两张110 一张六子 一张小松 一张totti 一张一松 最后面是年中 其实都是亲情向(?)

最近的鱼 前两张110 一张六子 一张小松 一张totti 一张一松 最后面是年中 其实都是亲情向(?)

ka

大概是110亲情向 剧场版的剧情 当时觉得totti很可爱

大概是110亲情向 剧场版的剧情 当时觉得totti很可爱

又开始装修了

授权转载.


作者 : えだまめ


推特主页 :

 https://twitter.com/k_doverfruk

pixiv主页:

https://www.pixiv.net/users/14905775

授权转载.


作者 : えだまめ


推特主页 :

 https://twitter.com/k_doverfruk

pixiv主页:

https://www.pixiv.net/users/14905775

窒息窒息了
"易碎品" 不会画就随便画了爽...

"易碎品"


不会画就随便画了爽啦!

"易碎品"


不会画就随便画了爽啦!

灵魂爱人。
是110松他们可爱吗( ˘ω˘...

是110松他们可爱吗( ˘ω˘ ) 

是110松他们可爱吗( ˘ω˘ ) 

与门之环

摸。

(后面3p的年操马鹿和110是群里点图

摸。

(后面3p的年操马鹿和110是群里点图

冻o秋o梨c.

(all一松)婚礼现场

ALL一松向

严重ooc


小松场合:


  作为长男,要起到弟弟们的榜样作用。但是我没有做到,或许是这样才会让一松对我失望,如果我能更加负责任更加可靠,一松是不是就不会走了。如今已经不可挽回,我从来没有如此厌恶一个女孩,一松的新娘是第一个,她长得再美丽身材再好我都一点没有兴趣。

  不可以,我是长男,不可以把悲伤的一面显露出来。要让一松的婚礼完美结束,要让一松最后依赖一下我们,亦或是我自己。说实话我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极限,我帮一松物色婚礼场地,帮他挑选婚礼上穿的西服,我还替他为客人们敬酒,策划整个婚礼的进程,我甚至自告奋勇去当司仪...

ALL一松向

严重ooc





小松场合:


  作为长男,要起到弟弟们的榜样作用。但是我没有做到,或许是这样才会让一松对我失望,如果我能更加负责任更加可靠,一松是不是就不会走了。如今已经不可挽回,我从来没有如此厌恶一个女孩,一松的新娘是第一个,她长得再美丽身材再好我都一点没有兴趣。

  不可以,我是长男,不可以把悲伤的一面显露出来。要让一松的婚礼完美结束,要让一松最后依赖一下我们,亦或是我自己。说实话我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极限,我帮一松物色婚礼场地,帮他挑选婚礼上穿的西服,我还替他为客人们敬酒,策划整个婚礼的进程,我甚至自告奋勇去当司仪。但是面对着那对新人,面对着各怀痛苦的兄弟们,面对着我一手策划的整场浪漫却从不属于我的婚礼,我局促得连一个短短的笑话都讲不出来。

  一松似乎看出我的心事,那撮可爱的小眉毛皱了起来。没有哦,我笑着拍他的肩膀,哥哥我怎么可能有烦恼呢,祝贺你啦,先偷跑什么的,下不为例。

  只是,以后那个能看透你心里想法并给你台阶下的小松哥哥,再也不会存在了呢……




空松场合:


  我衷心希望一松幸福,可我做不到置身事外。看着那个和新娘手挽手却口吃得很的一松,我又想哭了。大男人在兄弟婚礼上掉眼泪之类的可不是什么handsome的事啊。

  小松笑得很欢,我竟然无法分辨他那出滑稽的笑脸究竟是真心还是面具,不过我佩服他的心态。我不想让一松更加讨厌自己,虽然结婚证明他已经成长了,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我。看吧一松,我很听话,你把请柬别扭地塞到我手里时还特地叮嘱我不要穿着绣满亮片的西服来,我可有牢牢记在心里。毕竟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要求我了。

  大家都在笑,我应该也在笑吧。我对着父母笑,我对着兄弟们笑,我对着宾客笑,我对着那位新娘笑,可我唯独看见一松时皱起眉头,鼻子酸酸的。一松锤了我的头,我抽了抽鼻子,闻到他身上劣质香水的味道,熏得我更想掉眼泪,然而我还是笑了,笑的很假。因为我已经不会在这里做出其他表情了。




轻松场合:


  我才没有舍不得一松,上头那两个兄长太没有带头作用了。按道理来说我们也会接二连三步一松的后尘,恋爱,结婚,生子,老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有啊!好吧我承认我根本不能接受一松就这么结婚离家,但是为什么当时爸妈安排对象时没有一个人去阻止一下啊!就连决定结婚当晚也只有我提了几句过于草率之类的问题!他们都是做什么吃的!虽然和他相处很尴尬找不到共同话题但是我们关系完全不是不好啊……

  我不能,就这么看着一松离开啊。我还要去用自己的第一桶金买来的戒指向他求婚,脱离家里蹲过上正常的生活。他的社恐他的脆弱他的孤独他的怯懦我都懂得一清二楚,可现实无情到让我反胃。我一方面还要维持婚礼秩序一方面还要维持自己心里的秩序。那块蛋糕,那瓶香槟,那位新娘,一切一切都让我感到作呕,目眩神迷。我还是,太无能了,就连对一松的恭喜也说的像是念悼词一样让人不快。




十四松场合:


  啊哈哈,一松哥哥终于对着外人笑了呢!原来……那种笑容不是只给我看的呀……一松哥哥在下车之前揉了我的脸,告诉我高兴地笑就好了,他喜欢看我笑。笑是什么呢,只是个表情吗……十四松做不到,十四松做不到一直笑,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今天一松哥哥很奇怪啊,从来没有对着陌生人说那么多话。为什么哥哥们,小椴,都没有发现呢?

  小松哥哥让我不要哭,十四松没有哭呀,就是,就是看到一松哥哥背对着自己走到那个女孩子旁边时眼睛好疼。不要不要不要,出门前说好了今天要陪我空抡的……我不要一松哥哥走啊……是十四松犯了什么错吗,为什么自己喜欢的人都要走。我不想再朝着离去的人喊着再见了啊,无法做到的事。

  一松哥哥看到了我在角落抹眼泪,蹲下来拍着我的头。十四松,他说,你该长大了,我们六个总有一天要彻底分开,你要学着……去适应。适应吗?可是一松哥哥完全不像是适应的气味啊,你不是,也在哭吗。




椴松场合:


  好样的,你们这些无能的家里蹲,没能留住一松哥哥,甚至连让他再考虑一下都没做到。

  不过……我也没资格这么说他们吧……在关键时候只会躲在他人身后静待事情解决的佳音,从不付诸行动。

  真是的,一松哥哥有哪里好!又暗黑又普通,还玻璃心,经常把自己称为不可燃垃圾但是被他人贬低又会很伤心。这种人最麻烦了……但是是一松哥哥啊……内心温柔到让人讨厌不起来……这种人,这种哥哥,明明是家里蹲为什么还会有其他人喜欢呢?啊,他今天的燕尾服还是我帮忙挑的。试好衣服走出来时我真的无法移开视线,明明是紫色我却给他挑了一套白色的西服,我们都不能再做自己了。明明小椴更可爱吧?为什么要去陪在那个女孩身边,小椴明明比她可爱上百倍。

  一松哥哥笑的很牵强,倒不如说整场婚礼都很牵强,而我们作为这场闹剧的一员更是滑稽可笑。强颜欢笑的小松哥哥,情绪低落的空松哥哥,思维混乱的轻松哥哥,一反常态的十四松哥哥和胆小怕事的我。这大概,就是一松哥哥离开的理由吧。




  “一松(哥哥)!”身后响起兄弟们的声音,还没等一松回过神就被五人抱个满怀。从未有过的肢体接触让一松措手不及,然而一松还没来得及抱回去时兄弟们就先后松开了手。

  “最后一次了,再见,我们的松野家四男。”

  没有说出口的告别被涌上来的其他宾客盖过去,兄弟们微笑着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谢谢,一松想。









💜

看到这个东西了吗?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作者抽风式he环节

偏好be的小伙伴可以看到这里就够了哦






  “啊……小一松今天穿的好可爱的说……”小松挠着后脑勺坐在远处的桌旁。

  “得了吧,从此以后他就是有家室的男人了。你这种非分之想还是省省吧。”轻松叹息着。

  “哈?你们难道没有这么想过吗?他今天明明超好看的说!”

  “有过又怎么样,”椴松无聊地转着酒杯。“一松哥哥从来就没有隶属过我们任何一个人,他离开是常理之中,我们迟早也会如此。”

  “你这是真心话吗?”小松烦躁地用手指敲着桌子,有节奏的叩声让在座的人都心里发毛。“别再自我安慰了。”

  “我自我安慰?不这么做还能怎么样?谁不希望一松哥哥留在我们身边。”椴松猛地站起来。

  “所以我才……”小松也慢悠悠地离开了座位走到椴松面前。

  觉察到了两人一触即发的矛盾,轻松决定出来劝一劝,“等一下,别吵起来啊!这可是一松的婚礼!……你们两个要去干嘛?”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前一后鬼鬼祟祟走开的空松和十四松。

  较为年幼的那个回头一脸天真地回答:“把一松哥哥绑回来呀!”同时还炫耀似地晃了晃手里的大粗麻绳。前面那位次男也附和着点了点头,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凶狠。

  “不是……十四松,”小松瞪大了眼睛。“你是天才嘛!带我一个!你们俩会心软,我不一样!”

  “唉?”轻松满头黑线。“你们……”

  “加上我!我会绑百分百死结!保证除了我没人解得开!”椴松也眼睛放光地凑上去加入那边的三人。

  “好!把我们的爱情不择手段地抓回来!一松松那么可爱,怎么可以让给别的女孩子!”小松举起拳头。

  “抢回来!抢回来!抢回来!”其他人附和着。

  “给我等一下!这样好吗!就这么让一松一直挣扎着再回来?你们只会把事情越描越黑!”轻松打断。

  “哈?撸松斯基又来这种过高言论!到时候一松回来不给你哦!”小松吐着舌头。

  “不,我的意思是说,好歹先把他迷晕再带回来……”

  “好主意啊!不愧是我们,人渣就该做这种事嘛!”

  “管他那么多,我们可是厚脸皮的人渣六胞胎唉!大家在一起就什么都能做到!夺回一松!”

  “夺回一松!”




  终于应付过去那些嬉皮笑脸的宾客,一松倚着墙休息,想起刚才兄弟们的亲近,不由得怀念起以前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可惜都要成为过去式了,一松想。

  “一松酱——”小松从一旁跑过来,“哥哥我刚发现了超好喝的红酒,来尝尝吧!”说罢把一杯暗红色的液体凑到一松面前。

  “不,我不渴。”

  “来尝尝嘛,今天可别扫了哥哥的兴。”

  拗不过这个心智像是小孩子一般还在撒娇的长男,一松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甜甜的,隐约有些挂舌头。

  “怎么样?”

  “呃……挺好喝的……我该走了……”一边说着,一松一边想要迈开脚走去处理那些吵着要闹婚的人,还没走出几步,一阵眩晕感袭进大脑,手脚发麻刚要面朝下倒在递上时被小松接住。

  看到那人人渣式的笑,一松便知道大事不妙了。




  “不好意思!听我讲一句啦!”大厅中央响起反复响彻的回声,小松拿着麦克风站在人群中嘻嘻笑着。“今天呢,有些客人要闹婚对吗?”

  原本喧哗的坐席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们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说,你们让我们的新郎很头疼,”空松接过麦克风,皱着眉头补充着,然后把话筒交给轻松。

  “真是的,闹婚好歹也像模像样的啊,那么接下来……”

  没等说完十四松就抢过去大声说,“谢谢各位欣赏!松野家六子的婚礼恶作剧!谢谢特色本垒打!”

  “好好~说一下呢~”椴松又拿出来一个麦克风。“这位新郎,松野一松,是我们五个人的哦。不会随意让出去的。那位可怜的女孩子,我会想办法给你再准备几场联谊的啦,就这样。”

  “你们这是欺骗!新郎太不是个东西了!”下面有人喊。下一秒空松就跳到那人桌子上,“你再说一遍?新郎怎么的?”

  小松把空松劝下来,打着哈哈回答那人,“这事是我们五个决定的哦,不关一松任何事。所以,还请不要为难他。否则会被我弟弟揍成什么样子我也不好说啦……”

  “你们真是人渣!混蛋!”一个尖利的女音在另一旁喊。

  “不好意思,我们还的确就是人渣,多谢夸奖。”轻松瞥了一眼出声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妇女,面不改色地回答。

  “那,走咯,弟弟们!”

  临走之前,五个人还向着下面的宾客齐刷刷鞠了个躬。而如此强硬的五个人回家以后如何软下态度请求闹脾气自闭的四男原谅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从此不敢看观音
110松明明那么好嗑,为什么这...

110松明明那么好嗑,为什么这么冷

110松明明那么好嗑,为什么这么冷

冻o秋o梨c.

(材木一)海与海神

材木一短打

大概是カラ→←一←トド?(26→4)

没人产粮我就自割腿肉

ooc,渣文笔(真的质量不高因为是赌气写出来的文)


  那一天,他终于见到海了。

  日思夜想的海。

  尽管兄弟们极力反对。

  和他的爱人一样的蔚蓝,一样的清澈。

  海风是他的呼吸,海浪是他的心跳。

  一松坚信那人只是回到了本该如此的归宿中,他每晚在脑中推演出空松陨落的场景。那样轻飘飘地沉浸深渊,强烈的失重感仿佛回到母亲的子宫中,听不到看不到,最后连冷热都无法辨别,冰...

材木一短打

大概是カラ→←一←トド?(26→4)

没人产粮我就自割腿肉

ooc,渣文笔(真的质量不高因为是赌气写出来的文)




  那一天,他终于见到海了。

  日思夜想的海。

  尽管兄弟们极力反对。

  和他的爱人一样的蔚蓝,一样的清澈。

  海风是他的呼吸,海浪是他的心跳。

  一松坚信那人只是回到了本该如此的归宿中,他每晚在脑中推演出空松陨落的场景。那样轻飘飘地沉浸深渊,强烈的失重感仿佛回到母亲的子宫中,听不到看不到,最后连冷热都无法辨别,冰凉刺骨的海水涌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呐,臭松。

  一松一步步迈进水中。

  深渊中有什么呢?

  脚踝。

  有爱你的卡什么girls吗?

  小腿。海浪似乎在抗拒着一松的亲近,拼命把他向岸上推,可一松执拗地迈进着。

  还是,有你要帮我找的贝壳呢?

  及腰。

  回答我啊。

  胸脯。

  我觉得,你会说抱歉没有吧。

  脖子。

  可我啊,更想让你回来。

  ……

  睁开眼睛时一松独自躺在岸边,浑身湿透。

  坐起来时衣服上还粘了一层沙子,就像滑稽的面包糠。

  一松看着依然沉默的大海,失声痛哭,每一滴眼泪滑落,侵蚀着海滩,也逐渐抽空一松的身体。

  都怪他,那天让空松下海帮他找什么会发光的贝壳,回过神那个在远处忙活的次男已经消匿于巨浪之下。

  哭到最后一松上气不接下气,抽了抽鼻子望着远方海面上起起落落的鸥群。

  “一松哥哥!在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说不要到海边来吗!”

  沙坡上飞奔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背着夕阳投射的光一松无法看清是谁,可他大致能预料到。

  “椴松……?”

  “你这是怎么了?溺水了吗!”椴松把一松拉起来,嗔怪地想要拍掉一松身上的沙粒,然而它们被水洇湿以后黏连在椴松手上。

  一松茫然地摇了摇头,空洞地望着椴松。

  椴松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絮絮叨叨地抓起一松的手向回走。

  但一松就像石像一般钉在原地,死死地看着渐渐汹涌的海。

  “椴松,”一松突然开口。“你知道吗?我刚才确实是要淹死了。”

  椴松的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猛然捏住。

  “就在我意识将散时我看到了空松,啊不,”一松回头,冰水似的笑在脸上漫开。“现在的他应当叫波塞冬。”

  “开,开什么玩笑?”

  “他把我带回岸上,说他爱我,但是我不能现在就来陪他,要等到我什么时候能闭上眼睛再也睁不开时再来这片海找他。”一松由于潮湿粘在额头上的刘海被咸湿的海风吹干,随风摇晃着。

  椴松无法从上面离开视线,可他不想在这种时候与一松对视。

  一松歪了歪头,拽起椴松的手回去了。

  “椴松,我什么时候能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啊?”太阳彻底去到地球另一边时一松这么问。

  路灯还没有打开,椴松趁着黑暗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我不会把一松哥哥轻易让给你的,空松哥哥。

  毕竟以后能陪着他的人只剩我了。

  ……

  空松坐在礁石上看着两人回去的脚印被一点点冲淡,苦笑着摸了摸石头上的寄居蟹。寄居蟹耀武扬威地挥舞着钳子爬走了。

  那什么,现在我不算兄弟们的一员了吧?椴松?

  我也没必要顾及弟弟们的感受了。

  一松早晚回到我身边,也一直是我的所有物。

  出于人情我还是劝你早些放弃呢,毕竟你的对手可是海神。

  空松打了个哈欠,当下一个浪花泼上礁石时上面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落月起穷

是all一松,我各种ooc。宗教松设定太深得人心了,我纯属手嗨衣服大概都没画对各种错误。希望不要介意

是all一松,我各种ooc。宗教松设定太深得人心了,我纯属手嗨衣服大概都没画对各种错误。希望不要介意

白铅

发一下这两天的鱼_(:3 」∠)_

p1是声优梗,抱着的是da的年糕兽即甲虫兽的退化型(´・ω・`)当年的cv也是考哥...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da,甲虫兽的关西腔可萌了

另外还画了一张110同框和一张长兄同框


最后一张是画给自己的(* ᐕ)*


这辈子都不会再画背景了))

发一下这两天的鱼_(:3 」∠)_

p1是声优梗,抱着的是da的年糕兽即甲虫兽的退化型(´・ω・`)当年的cv也是考哥...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da,甲虫兽的关西腔可萌了

另外还画了一张110同框和一张长兄同框









最后一张是画给自己的(* ᐕ)*


这辈子都不会再画背景了))

纤岛鸢

トド松与灵 ⑥

末松在下棋,但是我也不知道他们下的是什么棋(?)


高考前的最后一更,大家回见!

トド松与灵 ⑥

末松在下棋,但是我也不知道他们下的是什么棋(?)


高考前的最后一更,大家回见!

小熊贴贴抱

【64】秘密的呐喊

是64!64!64!请注意避雷!

是群里的点文。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在椴松看到真的是只巨大的猫咪公仔走向他时,还是无奈地笑了笑,这下有好多项目不能玩了啊。他解下围在他脖子上绕了三四圈显得有点过长的粉色围巾给猫咪围上,“幸好我早有准备呢,要先做个标记哦暗松哥哥。”巨大的猫咪乖乖地半蹲下来让椴松给他围上了围巾。

他们牵着手前进。椴松试着用力捏了捏猫咪那毛茸茸的大爪子,很软,但到底只是能触得到外壳。

一松能感觉到他的手吗?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真的牵着手前进呢?松野家的四子和松野家的六子……为什么偏偏是最容易在意别人评价的两个人在一起了呢?

椴松不敢想象,如果他跟...

是64!64!64!请注意避雷!

是群里的点文。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在椴松看到真的是只巨大的猫咪公仔走向他时,还是无奈地笑了笑,这下有好多项目不能玩了啊。他解下围在他脖子上绕了三四圈显得有点过长的粉色围巾给猫咪围上,“幸好我早有准备呢,要先做个标记哦暗松哥哥。”巨大的猫咪乖乖地半蹲下来让椴松给他围上了围巾。

他们牵着手前进。椴松试着用力捏了捏猫咪那毛茸茸的大爪子,很软,但到底只是能触得到外壳。

一松能感觉到他的手吗?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真的牵着手前进呢?松野家的四子和松野家的六子……为什么偏偏是最容易在意别人评价的两个人在一起了呢?

椴松不敢想象,如果他跟一松真的,真的光明正大地牵着手行走在阳光之下……他们是一样的脸啊,一眼就能被看出来是兄弟。同性恋都已是困难重重,他们还是胞胎兄弟……

为什么会相爱呢……为什么要相爱呢……

当他选择从突然跳到他怀里的猫咪嘴中拿下那封情书后,他们两个,隔着人隔着物,跳跃着视线,短暂地、急促地装做不经意地对视,他们在无声的交流中创造了数不清的暗语——在行走时藏在毛巾下,触摸着皮肤勾勾手,在就餐时藏在饭桌下脚尖抵着脚尖,磨蹭着依恋温度——他们让秘密更加是秘密。就像是那封情书,写了一遍我爱你,划掉再写一遍我爱你,写了划,划了写,最后漆黑的笔迹终于胡乱的占满了纸面,才扭曲的在点点空白的角落里挤压下小小的“我爱你”。

到最后终于写下了,却还是没有落款,是谁写给谁的情书呢?他们让秘密更加是秘密。


他们谁都没有说出口的打算。


“妈妈妈妈!这里有个大猫咪!我要这个!我要这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拉扯着频频微笑的女人来到他们面前,指明了要拉走“猫咪”。

“抱歉,那个……”“这是我的猫咪,不行喔。”带着歉意微笑的女人被椴松回以更加热烈的微笑快速打断。“我也很喜欢他的,只能给你们合个影啊~”

“啊?!小气鬼!”没被满足的小女孩指着椴松叫起来。椴松笑着眯了眯眼睛,“这是我的。”小孩子真麻烦。

女人撑不住笑容了,她只好一手拉扯住喊闹的女儿,一手去抓猫咪公仔的手,指望赶紧合影能解决女儿的喊闹。但猫咪甩开她的手,转身拉着男孩就要离开。

“哎呀,抱歉啦~我家猫咪脾气不太好呢~”女人看到由始至终保持着微笑的椴松,在跟着猫咪离去时,露出笑容倒是真切了几分。


“我们要去玩什么?”椴松心情好了一些,在岔路口前停下来,摇晃着猫咪的手臂发问。

“托蒂你想玩什么?”一松在玩偶外套里发出的声音闷闷的。

“托蒂喜欢旋转木马呢~”带着一个穿玩偶外套的人也没什么能玩的了。

但结果比椴松想象中的还要糟糕些……他们在旋转木马前排队的时候就被一群小孩子围住了,被围堵了十几分钟才好不容易排到队坐上去了。但上去也还是被一群小孩子看着,叽叽喳喳的尖叫声就没有断过。

他们玩完旋转木马后,看了一圈娱乐项目都被拒绝了,只能求工作人员通融一下让他们坐坐摩天轮。鬼屋因为玩偶服头套太大说不给进去就算了,摩天轮怎么样都要坐上。毕竟椴松对摩天轮还是期待很久了。

说了半天才总算是被同意让他们试一下能不能进摩天轮里,然后一松的猫咪大脑袋被卡了卡,椴松使劲推了进去。


摩天轮缓缓上升。

沉默了许久,椴松看看窗外的景色,盯着眼前的猫咪头说了一句“够高了,不会有人看到了。”

一松才终于解开围巾,把头套摘了下来。

他低着头摆弄了一下头套,才抬头看向椴松。

“对不……”挪动的嘴型还未能将剩下的话语完成,就在唇齿相磨间被消融了。椴松直接亲吻上来。

他们在无人看得到的高空结束了初吻。


不会被旁人知晓的恋情。

他们让秘密更加是秘密。


椴松拉着猫咪走出游乐园的大门就分开走了。

他们让秘密更加是秘密。

椴松把一松在摩天轮上围过的围巾再拢了拢。

他们挤压在空白的角落里用力写下我爱你。

这是他们不会被他人听到的细小呐喊——我爱你。

但他们让秘密更加是秘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