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3266eqr

124浏览    43参与
青思安

仍是少年(31)

“伸平了,我告诉你这是我能容忍的最后一次”南笙对着眼前的少年说着。“本事没有多少,脾气倒是不小,是我太惯着你了,是吗?今天我就好好让你知道任性的后果”


眼见如此,少年尽管非常后悔了自己的行为,看似也是于事无补。南笙本来是不想重罚的,不过是看着自己的弟弟欠收拾。南笙确实也并未留情面,五下为一组的打法,来了三四遍。真真是让少年吃了吃苦头。


看着少年此刻肿的像馒头的手,南笙也知此次给的教训也够了,便也停手了。少年眼含泪水,眼泪仿佛一戳就破地流下来,但少年确是硬生生地憋在眼里,让人看着也着实惹人怜。


南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少年“记住今天的教训,若有下次,你知道后果”说罢就离开了...

“伸平了,我告诉你这是我能容忍的最后一次”南笙对着眼前的少年说着。“本事没有多少,脾气倒是不小,是我太惯着你了,是吗?今天我就好好让你知道任性的后果”


眼见如此,少年尽管非常后悔了自己的行为,看似也是于事无补。南笙本来是不想重罚的,不过是看着自己的弟弟欠收拾。南笙确实也并未留情面,五下为一组的打法,来了三四遍。真真是让少年吃了吃苦头。


看着少年此刻肿的像馒头的手,南笙也知此次给的教训也够了,便也停手了。少年眼含泪水,眼泪仿佛一戳就破地流下来,但少年确是硬生生地憋在眼里,让人看着也着实惹人怜。


南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少年“记住今天的教训,若有下次,你知道后果”说罢就离开了书房,独留少年一人暗自神伤。


北执顾不得刚才硬撑的颜面,刷的一下,眼泪流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少年才舒解了情绪,才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的手肿成这样,既心疼有委屈,更别提去洗漱了。少年一头扎进被子里,脑袋趴在枕头上,连上药的心思有没有。


值得庆幸的是,还好明天不用早起去学校。少年躺在被窝里想着哥哥的态度为何总是变化无常,直至入睡。


彩蛋~哥哥的态度~






青思安

仍是少年(30)

天色渐黑,南笙和北执吃着晚饭。一片寂静声中传来南笙的声音“吃完饭,去书房”北执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下了一跳。


南笙进门便问道:“知道为什么吗?”北执起先并没有回应,默了一会儿才说:“对不起,我考差了”


“既知自己考差了,上次还那么犟”南笙边说边往办公桌走去,然后坐在椅子上。“来说说吧,这周学了点什么,表现的好的话,你犯的错我还可以酌情处理。”


北执复述着这周所学知识,偶尔虽有磕磕绊绊,但整体也可以看出是下了功夫的。南笙说:“这次考差只是因为考试迟到吗?”


北执有些心惊胆战地说着:“是…是…是,我已经知道错了。”

“你过来”南笙在转椅子上坐着,伸手去拿桌上的戒尺,边把身子...

天色渐黑,南笙和北执吃着晚饭。一片寂静声中传来南笙的声音“吃完饭,去书房”北执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下了一跳。


南笙进门便问道:“知道为什么吗?”北执起先并没有回应,默了一会儿才说:“对不起,我考差了”


“既知自己考差了,上次还那么犟”南笙边说边往办公桌走去,然后坐在椅子上。“来说说吧,这周学了点什么,表现的好的话,你犯的错我还可以酌情处理。”


北执复述着这周所学知识,偶尔虽有磕磕绊绊,但整体也可以看出是下了功夫的。南笙说:“这次考差只是因为考试迟到吗?”


北执有些心惊胆战地说着:“是…是…是,我已经知道错了。”

“你过来”南笙在转椅子上坐着,伸手去拿桌上的戒尺,边把身子转出来。北执怯懦的走过来,因为少年知道,前方凶险。南笙右手拿着戒尺一下下轻拍在自己左手,北执眼见这种情形,更是不敢往前了。


“我是老虎吗?还不快点”

“哥,我真的知错了,今天就免了吧。”

“免了,我以前说过什么”

“说过做错了事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好,伸手。今天我给你个机会,你自己说打多少合适”

“我…”

“别吞吞吐吐的,你不说我就自己定数了,那你可要受住了”南笙呵斥道。

北执边往南笙面前伸右手,边低下了头说道:“你打吧,我受得住”

“行,不准动”南笙知道少年心里还是不服气。


可去afd看完整篇,发不出,气人~









青思安

仍是少年(29)

这本就是挺煎熬的一节课,没想到班主任在临下课居然还放了一颗虽时会爆的炸弹,其实就是这次周考的成绩下来了。还有,班主任这次倒没有把成绩直接公布给学生,反倒私发给了学生家长。


班主任的目的一是为了和家长面谈时,可以更好地交流;二自然是希望家长多多留意孩子的学习状况。毕竟中学阶段的这六年,初二和高二是至关重要的。


南笙本就和北执强调了这次考试他会很在意,更何况北执事先还和南宇打架,本就是惹火了南笙了。如今这成绩单怕是那火引子了。学校住宿是一周回来一次,周六下午回家,周一上午返校。


在学校的这两日,北执过得并不是很愉快。老师上课基本上都在讲都是周测的题目。学习能力不错的同学本就可以估...

这本就是挺煎熬的一节课,没想到班主任在临下课居然还放了一颗虽时会爆的炸弹,其实就是这次周考的成绩下来了。还有,班主任这次倒没有把成绩直接公布给学生,反倒私发给了学生家长。


班主任的目的一是为了和家长面谈时,可以更好地交流;二自然是希望家长多多留意孩子的学习状况。毕竟中学阶段的这六年,初二和高二是至关重要的。


南笙本就和北执强调了这次考试他会很在意,更何况北执事先还和南宇打架,本就是惹火了南笙了。如今这成绩单怕是那火引子了。学校住宿是一周回来一次,周六下午回家,周一上午返校。


在学校的这两日,北执过得并不是很愉快。老师上课基本上都在讲都是周测的题目。学习能力不错的同学本就可以估出来大概成绩,更何况老师讲过之后。


好不容易熬到放假,别人脸上都是不尽的笑容,单是北执脸上愁容不断。

“北执,你家长来接你,还是自己走啊”林墨问道。

“哦,班主任和我说家长来接,你先走吧,别等我了”

“好”

“北执,你哥说一会儿来接我们两个,你等我一下”

“那你快点,我可不想等你。哎~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哥来接,你难道带手机了?”

“嗯…”

走吧,他们到了。

“你上次回家,你爸也罚你了吧。看来你爸对你也不错嘛”北执有些讥讽的问道。

“那还不是怪你哥”

“怪我哥,什么意思,他不是就把你送回去了吗”南宇并没有回应北执问的这句话。只是有些不满地说道:“你可别笑太早,我听说你的成绩进步挺大啊”


出了校门,他们俩个就看找到了车。南辰下来帮他们拿了东西,就回家了。南辰把南宇单独送了回去。北执知晓这次回家不是水深火热就是刀山火海。


既然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自然是不怕的了。这仿佛也仅仅只是北执的心理自慰吧。从回到家到晚上,一切都是很平淡,看不出任何地不同寻常。越是这样的淡定,到时候只会来临的更激烈。


彩蛋~下篇预告~











青思安

仍是少年(28)

本篇不完整~部分发不出~可去afd


“今天的事,就这样吧,暂且饶过你了,若有下次,我定不会轻放了你”南笙狠狠地说道。“还起得来吗”

  

“起得来”“去吧,回房间擦些药,早点休息吧,明天去学校”南笙说完,少年便撑起胳膊,一只胳膊扶着腰,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南笙看到此情,无非是多了些弟弟不成器的样子和心疼的无奈。


北执知道那句明天去学校,明晃晃的就是提醒他,一定要擦药。否则明天肿得厉害,只能站着上课,丢脸的可就是他自己了。其实,即使今日擦伤那最好的药,明日也是要必站的结局了。


因为昨天北执和南宇打架,南笙同时将两人接走的消息,在学校传开了。林墨也根据两人当初才见面就吵猜出了...

本篇不完整~部分发不出~可去afd


“今天的事,就这样吧,暂且饶过你了,若有下次,我定不会轻放了你”南笙狠狠地说道。“还起得来吗”

  

“起得来”“去吧,回房间擦些药,早点休息吧,明天去学校”南笙说完,少年便撑起胳膊,一只胳膊扶着腰,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南笙看到此情,无非是多了些弟弟不成器的样子和心疼的无奈。


北执知道那句明天去学校,明晃晃的就是提醒他,一定要擦药。否则明天肿得厉害,只能站着上课,丢脸的可就是他自己了。其实,即使今日擦伤那最好的药,明日也是要必站的结局了。


因为昨天北执和南宇打架,南笙同时将两人接走的消息,在学校传开了。林墨也根据两人当初才见面就吵猜出了个大概,两人绝对有关系,且匪浅。今天这两个难兄难弟,倒是出奇的一致。


第一节就是班主任的课,北执和南宇两人都像是如坐针毡似的,坐不住。林墨知道北执这肯定是挨揍了,便从桌兜中掏出个垫子,递给了北执。北执自然是乐的心花怒放,但南宇见状,自然是满脸的不高兴。


南宇坐在北执斜前方,自然知道南宇的一举一动,北执疑惑的是南子霖(南宇父亲)向来看南宇跟宝贝似的,几乎不曾动手打罚南宇,顶多就是骂得狠些。没想到这次倒打了南宇,北执看着南宇的样子不免地笑了一下。


“北执,笑什么呢,来,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班主任问道。这时北执才回过神来,哦……,“没听课,是吧,昨天才叫的家长,今天再叫一次吗”



“不不不,老师,我认真听”北执说完。就听见南宇笑了一下“南宇,你也是想再叫一次吗,还有,你的凳子上是有针吗,一节课了,也不见你安生会儿”说完,引得众人哄堂一笑。


南宇瞬间觉得没脸,自是低着头不说话。



彩蛋~南笙告状~




青思安

仍是少年(27)

可去afd~发不出~


可去afd~发不出~





青思安

仍是少年(26)

太气了,什么都发不出了~


太气了,什么都发不出了~


青思安

仍是少年(25)

  北执前脚走出办公室,后面就有一家长进来了。原来是南辰给老师送南宇的资料来了,南辰虽看到了北执却未叫他,而北执却不知哥哥今日来了学校,还将他上课瞌睡的动作拍了下来。

  

  北执,没事吧,老师没罚你吧。

  没。

  好难~咋熬啊,今天~明天还要考试~哎呀~

  

  少年今日过得尤为小心,毕竟第一堂课就被老师抓包了,后面的几堂课虽有雄心却没熊胆啊。只好迷迷糊糊地糊弄过去了。

  北执的学习能力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南笙给他的目标要求也比较高,所以对于考试考差还是很在意的。

  

  如果出了年纪前十,自然是会收获一顿好打的,更何况班主任此次还说要和家长面谈,谁又能保证班主任...

  北执前脚走出办公室,后面就有一家长进来了。原来是南辰给老师送南宇的资料来了,南辰虽看到了北执却未叫他,而北执却不知哥哥今日来了学校,还将他上课瞌睡的动作拍了下来。

  

  北执,没事吧,老师没罚你吧。

  没。

  好难~咋熬啊,今天~明天还要考试~哎呀~

  

  少年今日过得尤为小心,毕竟第一堂课就被老师抓包了,后面的几堂课虽有雄心却没熊胆啊。只好迷迷糊糊地糊弄过去了。

  北执的学习能力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南笙给他的目标要求也比较高,所以对于考试考差还是很在意的。

  

  如果出了年纪前十,自然是会收获一顿好打的,更何况班主任此次还说要和家长面谈,谁又能保证班主任不会找南笙谈谈呢。

  虽然北执一向成绩不错,却也是个敢肆意妄为的学生。不过,每次北执闯祸都是老师把他单拎到办公室问话,北执因着一次次看似诚恳的道歉认错加上学习也不错,不知唬了老师多少次。

  

  考试这两日,虽有状况,却也不是什么大麻烦。北执正双手合十保佑这次考试还算是比较稳吧。

  不是吧,北执,你干什么呢,拜佛吗?谢谨言说完就笑了起来。

  你都开始拜了,我还能活吗?

  

      北执心想着考试成绩这件事,不料就听到南宇来了句:考试迟到,拜天拜地的,有用吗?

  

  迟到…

  北执,你考试迟到了?

  嗯…

  怎么回事啊,班主任可是叮嘱了好多次,不能迟到。

  

  北执并未答理谢谨言的话,便说道:南宇,是你干的,你把门锁住的。

  南宇倒也不含糊:是啊,我就是故意的。说完,北执就起身去暴揍南宇。原来北执考试那天有一东西落到了宿舍回去拿。没想到却被反锁在了宿舍。

  

  南宇本就欠收拾,北执自然也不让着,更何况南宇才来的这两天,没少受他的气。不一会儿,南宇就被打得大呼小叫。虽然南宇比北执大些,但他们两个也可为是势均力敌。

  

  现在好了,两人身上脸上都戴彩了。“好了,你得意了”办公室门口站着两个男孩。“你好,请问你是南宇家长吧,麻烦你来学校一趟”

  

  因为南宇才来资料也比较好找,所以也便打给南宇家长,没想到的是居然会是南辰接的。老师好容易找到了北执的资料,两人家长的联系电话居然一致。

  

  老师都惊了一下,原来这两人竟有关系。南辰得知后,立马告诉了南笙。而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少年看到来的人后,简直傻眼了。

  

  哥哥怎么来了?原本以为会是叔父来或者别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南笙?

  

  老师,我知道了。他们两个我今天先带走了,不打扰你了,说着南笙走出办公室,对着北执和南宇道“走吧”好巧不巧北执偏偏看到了哥哥脸上的疾言厉色。

  

  阿辰,把阿宇送回去,交给叔父。你,下来,等着我请你吗?北执不敢怠慢,赶紧下来了,跟着南笙来到了书房。

  

  北执自然知道来书房意味着什么。

  “这几天对你太温柔了,纵得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吧”

“过来,趴下”

“哥~,我~算了~”

  

彩蛋~下篇预告~

青思安

仍是少年(24)

  “南宇,你要怎样吧”

  “不怎样,只是和打个招呼而已”

  说着北执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北执还记得上次因为南宇背后告状,南笙真是狠打了他一顿。每次南宇总是挑事,而南笙又从来只会向着南宇这个弟弟。

  

  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南宇才是亲弟弟呢。想到这里,北执不免生出些委屈感。尽管北执心里现在就想收拾一顿南宇,也不得不压住心中那团怒火。

  

  “既然是打招呼,那就谢南宇同学了。我也祝您今夜好梦,毕竟这不是在你家”北执有些讥讽地说道。

  

  “你……和你说个事,我的东西可是你哥哥亲自让人给我整理的,而你的可是你哥哥特地交代不让整理的。看来你哥哥对你还是老样子啊”南宇看...

  “南宇,你要怎样吧”

  “不怎样,只是和打个招呼而已”

  说着北执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北执还记得上次因为南宇背后告状,南笙真是狠打了他一顿。每次南宇总是挑事,而南笙又从来只会向着南宇这个弟弟。

  

  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南宇才是亲弟弟呢。想到这里,北执不免生出些委屈感。尽管北执心里现在就想收拾一顿南宇,也不得不压住心中那团怒火。

  

  “既然是打招呼,那就谢南宇同学了。我也祝您今夜好梦,毕竟这不是在你家”北执有些讥讽地说道。

  

  “你……和你说个事,我的东西可是你哥哥亲自让人给我整理的,而你的可是你哥哥特地交代不让整理的。看来你哥哥对你还是老样子啊”南宇看上去额外得意。

  

  南宇看着北执那想打他但又不能打他的样子,南宇确实也挺得意的。

  

  而北执听到南宇这样说,确实也挺难受的。北执也便自顾自地收拾自己的东西,不再搭理南宇了。南宇眼见北执如此,心中更为得意。

  

  林墨眼见北执有些不舒服,便只帮着他收拾了一下,并未多说什么。

  

  因为这是北执第一天住校,对于比较认床的孩子,本就睡不好,再加上南宇说的话,北执更是一点也睡觉得心思都没有。直熬到了1、2点钟才有了睡意。

  

  这一夜,少年睡得不好,直到晨起,两个眼皮还舍不得睁开。北执,起床了,在学校要参加晨跑的,快起~林墨催促着。

  嗯嗯,我~知道了。北执被林墨硬拽着起了床,转眼一看,南宇也还睡着💤真是~哎~

  

  唉唉~南宇,该起了。

  这两人也真是了。一室友说道,班长,我先走了啊。

  嗯。

  

  你俩快点啊~

  我马上就好

  来了 来了

  

  一二一~解散

  有点热,没想到还得晨跑,太痛苦了。好像回去再睡会儿啊。北执说。

  昨天晚上没睡好吧。林墨说。

  北执:嗯嗯,你怎么知道。

  不对,我是不是翻身吵到你了。

  林墨:没有。

  什么没有,我都看到你的黑眼圈了。

  你才换新地方,自然有些不适应,但还是要尽早习惯,今天课间好好补补觉吧。

  嗯。

  ……

  

  晨跑后,便是早读时间,并不长,大概是40min左右。早读铃刚响完,北执就趴到了桌子上。北执,走吧,回来再睡,先去吃饭~

  我不想去吃了,你去吧。对林墨说着。

  

  林墨也没再叫他了,自己先走了。回来时,直接给他带了饭。北执,醒醒,给,吃完再趴。

  

  你…谢了。

  快吃吧。

  

  上课铃声响起…该醒的醒醒了,上课了。这节是语文课。北执本就很困,居然还是催眠课。不一会儿,就开始又瞌睡的意思了。

  

  老师讲了半天,北执瞌睡的动作起先老师并未注意到,但是老师不经意间忽然放大了声音,少年瞬间清醒了过来,由于动作浮动过大,老师早已发现,仿佛这一声就是为少年加大的。

  

  少年本以为这节课就这样可以安心地度过去了。谁知眼皮就是这样的不争气,还没一会儿,又开始打架了。

  

  北执,来,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少年冷不丁的被点到了名,清醒了过来。但少年又怎么知道老师讲到哪里了。老师~我…

  

  下课来办公室找我,这节课站着吧。

  哦。

  

  老师,对不起。我…

  听说你昨天才开始住校,可能不适应,老师理解,但下不为例,明天还要考试呢。抓紧时间调整好自己。

  我知道了,老师。

  别再上课睡觉了啊,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回去吧。

  

  北执本以为这节睡觉的语文课,就这样度过了,殊不知自己的小心思早被记录了下来。

  


没有写到拍,彩蛋和上篇彩蛋一样~

  

  

  

  

  

  

  

  

  

  

  

  

  

  

  

  

  

  

  

  

  

青思安

仍是少年(23)

  同学们,下课。嗯…还有,这周我们要考试了,并且我会根据成绩和部分家长面谈,大家要加油啊。

  

  班主任说完这句话,底下的同学真是瞬间叫喊起来。好了,别叫了,我可是提前说好了,考差和退步的同学,可要做好准备了。

  

  啊~~

  闭嘴了~该干嘛的赶紧去,一会儿又上课了。

  

  铃铃铃~上课下课转换着,转眼就到了放学时间了。

  以前觉得上课挺慢的,没想到上课好好听,还是挺快的,谢谨言说。

  

  是吗?你居然听课了,真是让人耳目一新啊。一同学道。

  

  那个,北执,你家长好像把东西给你送宿舍了,老师让我和你说一声。

  哦,知道了。谢谢啊。

  ...

  同学们,下课。嗯…还有,这周我们要考试了,并且我会根据成绩和部分家长面谈,大家要加油啊。

  

  班主任说完这句话,底下的同学真是瞬间叫喊起来。好了,别叫了,我可是提前说好了,考差和退步的同学,可要做好准备了。

  

  啊~~

  闭嘴了~该干嘛的赶紧去,一会儿又上课了。

  

  铃铃铃~上课下课转换着,转眼就到了放学时间了。

  以前觉得上课挺慢的,没想到上课好好听,还是挺快的,谢谨言说。

  

  是吗?你居然听课了,真是让人耳目一新啊。一同学道。

  

  那个,北执,你家长好像把东西给你送宿舍了,老师让我和你说一声。

  哦,知道了。谢谢啊。

  

  走吧,回宿舍吧。

  唉~对了,我们班那个新生好像也是在206哎。

  我靠~

  他居然是住校生,还以为他走读呢。

  

宿舍

  北执,你哥哥没给你整理好啊。

  嗯,他给我送来我都很感激了,那还奢望那么多啊。

  嗯,也是。

  不过,我最近觉得我哥对我还行,没那么严了,温柔了点,但愿可以一直这样吧。北执和林墨在这边整理边说着就听到了从宿舍门口传来的声音。

  

  “北执,真是巧啊,没想到又在一个屋檐下了”南宇说着。

“南宇,你少在这阴阳怪气地”北执有些生气地说着。

  

  瞬时,宿舍有些格外的安静,这本是个四人间,林墨和另一同学双双看向这两人,你们两个认识?林墨疑问道。

  

  “当然”南宇带着些咬牙切齿地心态说着。

  

彩蛋~下篇预告~

青思安

仍是少年(22)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各回各家吧。

  好,我和楚昀顺路,我们一起。你俩呢。

  北执,你呢。我打车就行。

  嗯…我也是。

  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你们也是,明天见。

  

  “北执,你怎么了,心里有事??我们一起走吧”

  北执并未说什么话,只是点了点头应答。

  “我见你吃饭时就没心思了,你在家这几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林墨说道。

  

  “没事儿,就是感觉这几天我哥变了又没变,算了,不想他了。(其实是因为他们吃饭时聊到了那天去网吧被逮住,北执哥哥真的很好看,由此开了个北执哥哥的话题。因为南笙对北执很严格的事,只有林墨知道。)你回公寓?”

  

  “嗯...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各回各家吧。

  好,我和楚昀顺路,我们一起。你俩呢。

  北执,你呢。我打车就行。

  嗯…我也是。

  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你们也是,明天见。

  

  “北执,你怎么了,心里有事??我们一起走吧”

  北执并未说什么话,只是点了点头应答。

  “我见你吃饭时就没心思了,你在家这几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林墨说道。

  

  “没事儿,就是感觉这几天我哥变了又没变,算了,不想他了。(其实是因为他们吃饭时聊到了那天去网吧被逮住,北执哥哥真的很好看,由此开了个北执哥哥的话题。因为南笙对北执很严格的事,只有林墨知道。)你回公寓?”

  

  “嗯”

  “让司机先送你吧,你比较近,我哥带我回了老宅”

  “好吧”

  

  辗转反侧,一夜就这样度过了。今天又是新的一天,这周更是个艰苦战。哎~北执发着点牢骚。

  

  “阿执,你还不下来吃饭”

  “来了,马上,张姨”

  “张姨,以后就不用准备我的饭,我住校了,我哥他也同意了”

  “嗯,张姨知道了,先生告诉我了”

  “哦,张姨,我差不多吃好了,我先走了”北执,对了,先生说下午会把宿舍用的东西给你送去,你记得和老师说声。

  “好”


办公室

  

  “嗯…,好~,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去接他”一位年轻老师打着电话。

  “北执同学,你有事吗?”

  “老师,我要申请住校。”

  “好,给,先填一下表”

  “你就住206吧,和林墨同寝室,行吗”

  “可以”

  

教室

  

  听说了没,我们班那个新生来了,在办公室呢。看上去得还挺好看,就是不知道成绩好不好。

  

  长得再好看,也比不过我们班长啊。

  那当然了。

  我们班长不仅是校草还是大神呢。

  几个男生和女生围在那里讨论着。

  

  不一会儿,就见班主任来了。同学们,马上上课了,回到自己的座位。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

  今天刚刚转到我们学校,大家欢迎一下。来,新同学,介绍一下自己。

  大家好,我叫南宇。

  “南宇,怎么是他,他……居然是新生”

      “北执,怎么了,你认识他”

      “嗯…不…不,认识”

      “哦”

  

  南宇同学,那里还有个空位,你暂时先去那个座位吧。马上就要考试了,所以很快就要换座位了,你也要快点适应啊。

  “知道了,老师”

  

  南宇虽然在讲台上答着老师的话,但心思早已飘到了讲台下,自然也看到了他的好弟弟北执。北执和林墨是前后桌,而南宇的位置恰好在北执斜前方。

  

  真是冤家路窄,北执心中想着。



彩蛋~下篇预告~


  


青思安

仍是少年(21)

  北执回到房间虽对今日所见的事有些耿耿于怀,却也未曾很在意,不知是有哥哥护着的缘故还是根本想不到叔父会做不好的事。

  

  北执拿出手机仅仅只是和自己的小伙伴发了条消息,告诉他们自己可以解放一天了,打算去哪里潇洒去。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北执醒时早已快要日上三竿了。打开手机便看到了小伙伴们在群里的消息已经99+了,看到了下午四五点左右相约到某地方。

  

  北执回复了OK,原本以为他们会更刺激一点的地方去蹦迪什么的,没想到今天还挺闲情雅致地,居然来看了个电影,好像是谢谨言念了好久的。

  

  出影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本来是带着点东西去影院的,但始终不能当饭啊...

  北执回到房间虽对今日所见的事有些耿耿于怀,却也未曾很在意,不知是有哥哥护着的缘故还是根本想不到叔父会做不好的事。

  

  北执拿出手机仅仅只是和自己的小伙伴发了条消息,告诉他们自己可以解放一天了,打算去哪里潇洒去。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北执醒时早已快要日上三竿了。打开手机便看到了小伙伴们在群里的消息已经99+了,看到了下午四五点左右相约到某地方。

  

  北执回复了OK,原本以为他们会更刺激一点的地方去蹦迪什么的,没想到今天还挺闲情雅致地,居然来看了个电影,好像是谢谨言念了好久的。

  

  出影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本来是带着点东西去影院的,但始终不能当饭啊。之后便去了火锅店。吃火锅嘛,总要人多才会热闹啊,所以也便没有包厢。

  

  再说他们还是学生呢,虽有些小金库,但也不能就这样挥霍啊。这家火锅店还是很高档的,多数都是一些白领还有一些事业有成的年轻人,还是挺温馨的,又不觉得很突兀。

  

  虽然还是初中生,他们看上去显然更像高中生了。几位同学还记得明天要开学了,只要了饮料作为解辣的。

  

  “唉~我听到了个小道消息,说我们班要来个新生”

  “是吗~这是真的?”

  “真的,听说家里很有钱”

  “知道我们这个新生叫什么嘛”

  “还不知道,就知道家里有背景”

  “算了,反正明天也就知道了”

  “对了,北执,你明天回去学校吧,我们周三周四会考试”

  “当然回去了,我可不想在家待着了,虽然家教老师也很温柔,但还是没有学校舒坦”

  “而且我哥哥还会时不时地查我一次,那感觉真是后怕”

  “你不走读”林墨问道。

  “不走读,和我哥说了。他同意了”

  “我还挺意外的,没想到他答应地这么爽快”北执回道。

  “林墨,你宿舍是不是还有两个空铺,我想要和老师申请呢”

  “是,我上铺还空着呢”

  “好,我知道了”

  

彩蛋~下篇预告~

  

  

  

晏几道

蛮族公主&一国之君(be美学)

【女主视角】

  我是蛮族公主

  庚子五年四月,我被送往大梁国和亲

  走的那天,父王母后都来送我

  他们的眼神冷冰冰的,不像是送女儿

  更像是送仇人

  也对,算命的说我有大凶之兆

  会对周围人不利

  自出生以来

  身边的丫头们也换了几个

  先我出生的兄长和比我小的阿妹也都去世了

  父王和母后避我都来不及

  怎么会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呢?

  我放下了马车的帷帐,

  不在对这个蛮族部落有任何怀念

  到了大梁国的皇城

  我偷偷掀开帷账的一角

  贪婪的望着这繁华的,我从未见过的世界

  但很快就到了皇宫

  我被安排到了瑶清宫,离皇帝......

【女主视角】

  我是蛮族公主

  庚子五年四月,我被送往大梁国和亲

  走的那天,父王母后都来送我

  他们的眼神冷冰冰的,不像是送女儿

  更像是送仇人

  也对,算命的说我有大凶之兆

  会对周围人不利

  自出生以来

  身边的丫头们也换了几个

  先我出生的兄长和比我小的阿妹也都去世了

  父王和母后避我都来不及

  怎么会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呢?

  我放下了马车的帷帐,

  不在对这个蛮族部落有任何怀念

  到了大梁国的皇城

  我偷偷掀开帷账的一角

  贪婪的望着这繁华的,我从未见过的世界

  但很快就到了皇宫

  我被安排到了瑶清宫,离皇帝居室最近的地方

  我看着匾额上的“清”字,愣了一下

  可又为自己的行为蠢到哭

  一国之君,

  怎会记得一位素未谋面的蛮族公主的小字呢

  因为蛮族这个名号

  我在这深宫里受尽了嘲讽和讥笑

  但却并未受到什么过分的凌辱

  日子过得应该也算可以吧

  我心想

  我虽是皇帝名义上的妾

  但我从未见过他

  直到那次宴席

  一位别国来的年轻太子

  看中了我姣好的容貌

  问陛下能不能把这位侍女送与他

  我苦笑

  这朴素的装束

  被当成侍女

  也不奇怪

  可谁知龙椅上的那位年轻男人

  却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

  “朕的妾,可容你随意揣度”

  可能是从小缺少安全感

  我望着龙椅上的男人

  我承认

  我爱上他了

  战乱时期,动荡不安

  但我并未想到

  他会亲自出兵征战

  我去了附近的寺庙

  为他求了平安符

  正当我准备走时

  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家

  拦住了我

  他穿着僧服

  不华丽

  甚至有点破烂

  “这位施主请留步,可容许老夫说两句?”

  “荧惑灾星,会转运心上之人”

  似乎怕我不信

  “此符可是,为大梁国君所求?”

  我微顿了下

  “放心上的人都接连去世,从身边的丫头,阿妹,到现在”

  我猛地转身

  “可有解法?”

  “我见施主面善,此红绳予你,荧惑灾星生来命短,只需取,心头血,浸染此绳,戴于心上人”

  我接过红绳

  “方丈你的意思是,一命抵一命?”

  他默了会,没说话

  “荧惑本就难入轮回,贫僧可为施主祈福,愿施主能入好轮回”

  “那就,多谢方丈了”

  那天晚上我谁也没见

  第二天早上,他要出征了,我苍白着脸从房中走出来,手里攥着一根红绳,多亏了方丈的续命丹

  我想,我亲手交到他手里,我才放心

  ...

  “臣妾参见陛下”

  “妾从寺庙求来的红绳,可佑陛下大获全胜”

  他收了下去,我看着他冷硬的侧脸

  “清嫔有心了”

  我正诧异他怎知我的名号,他就跃上了马,扬尘而去,只留下我一个背影

  “我的阿衍,要平安归来啊”

  等回到寝殿,我就站不住了,但我还是找了一条白绫,拿出了我提前写好的信

  把凳子踢倒,我感觉到了一阵窒息

  眼前逐渐模糊了

  “我好像隐约听见了有人撞门的声音”

  “我转世为荧惑灾星,是我的不幸”

  “但我的阿衍要幸福,我愿用我的心头血,换他一生平安”

  【end】

  彩蛋是男主视角哦,题材是朋友想的,希望喜欢,二传请标明出处,写文都不容易,大家互相理解么么么么么

  

青思安

仍是少年(20)

  “哥”北执虽说还是位初中生,身高却是不容小觑的,自然仗着那张脸本就会吸引目光,这一声哥又是赚足了人们的眼光,虽然北执声音并不大,又有很多嘈杂声。

  

  “想必这位少年就是南总的弟弟吧”一位身着西装看上去比南笙大个七八岁的样子的男人手中端着酒杯朝着南笙走来。

  

  “陈总,好久不见了”

  “这是我的弟弟,北执”

  “南总的弟弟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啊”

  “陈总过誉了”

  

  就这样,南笙带着北执边和那些所谓地大人物打招呼,边让北执认识认识。北执这才明白过来,哥哥原来是让他认识人来了。

  

  直到南子霖(他们的叔父)出来,但却并未见到和叔父畅聊的那个张总...

  “哥”北执虽说还是位初中生,身高却是不容小觑的,自然仗着那张脸本就会吸引目光,这一声哥又是赚足了人们的眼光,虽然北执声音并不大,又有很多嘈杂声。

  

  “想必这位少年就是南总的弟弟吧”一位身着西装看上去比南笙大个七八岁的样子的男人手中端着酒杯朝着南笙走来。

  

  “陈总,好久不见了”

  “这是我的弟弟,北执”

  “南总的弟弟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啊”

  “陈总过誉了”

  

  就这样,南笙带着北执边和那些所谓地大人物打招呼,边让北执认识认识。北执这才明白过来,哥哥原来是让他认识人来了。

  

  直到南子霖(他们的叔父)出来,但却并未见到和叔父畅聊的那个张总,这场宴会才算是进入了正题。

  

  他们回去的并不是很晚,晚上七点左右去的,回来了也才九点左右。因为明天还是周天,北执并不会有课,只是南笙告诉他要好好复习。

  

  他的同学们也过星期了。南笙也放过了北执一把。告诉北执如果明天想要出去放风,提前告诉他一声,毕竟在家也憋了这么多天了。之后,便交代北执早点洗漱去休息吧。

  

  北执本想和南笙说一下,今天在宴会上偷偷看到的事情。但听到哥哥让他回去休息,北执想着哥哥应该还有事要做吧或者哥哥也要早些休息的。这事应该也没有多重要,明天再说吧。

  

  

彩蛋~下篇预告~  

  

  

  

  

青思安

仍是少年(19)

  时间一晃而过,北执并未惹出任何祸事,反倒在家安安生生地复习到了周末,也有可能是要考试的缘故。

  

  城市中的夜晚总会多些汽车的鸣笛声和汽车闪过地“嗖嗖”声,今日自然也不例外,反倒因着周末的原因,人更多了。但堵车的现象仿佛并未发生在他们身上。

  

  南总,您来了。

  嗯~

  哥,我……

  怎么了

  我想去~北执附到南笙耳边说着,想去方便。其实这不过是北执不想听那些奉承的话,这些琐碎的事就躲开吧。至于南笙为什么要让他来应酬这些,他也不知道。

  

  南笙的想法他又怎会懂,就像他的想法哥哥想必也是不会知道的。

  

  让阿辰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

  时间一晃而过,北执并未惹出任何祸事,反倒在家安安生生地复习到了周末,也有可能是要考试的缘故。

  

  城市中的夜晚总会多些汽车的鸣笛声和汽车闪过地“嗖嗖”声,今日自然也不例外,反倒因着周末的原因,人更多了。但堵车的现象仿佛并未发生在他们身上。

  

  南总,您来了。

  嗯~

  哥,我……

  怎么了

  我想去~北执附到南笙耳边说着,想去方便。其实这不过是北执不想听那些奉承的话,这些琐碎的事就躲开吧。至于南笙为什么要让他来应酬这些,他也不知道。

  

  南笙的想法他又怎会懂,就像他的想法哥哥想必也是不会知道的。

  

  让阿辰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去吧,快点回来。

  我知道了。

  

  北执真是和自己心里想得一样,不过就是出来闲逛了。就在北执放风完了,准备回去时,见到了一个熟悉但又有些想不到在哪见过的人。

  

  直到那个人的身影快要消失时,北执才想到那是出去吃烧烤那天,看到叔父的助理也可说是心腹和那个人一起从某个地方出来。

  

  “那不是…”北执心中疑惑着,便偷偷地跟在了身后。直到跟着那个人进入了一个房间,北执躲在了某个小角落,看到了南宇父亲,自己的叔父。

       “南董,好久不见了啊”

  “好久不见”

  北执只是趴着耳朵听到了这些招呼声,过了没一会儿,就见叔父走到桌子旁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档案袋,至于里面是什么,除了房间里面的人,应该没人知道了。

  “南董,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哪里哪里,我无非是让张总放心啊”

  北执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什么收购,后面便是他们之间的客套话了。北执也才想到自己该回去了。



青思安

仍是少年(18)

  发不出了,可去afd~

  彩蛋~下篇预告~

  发不出了,可去afd~

  彩蛋~下篇预告~

青思安

仍是少年(17)

  北执本想悄悄地回到房间,还不待走到客厅便听到了“去哪了”,北执蹑手蹑脚地往客厅走去,便看到哥哥坐在沙发上,看着书等着自己了。

  “哥,你……回来了”北执很胆怯地问着。“我…我和同学出去吃饭了,没…惹事”

  “嗯,我知道”南笙泰然自若地说着,反倒将北执吓了一跳。“不会吧,哥哥不会也知道我在…哎~,辟谷又要遭殃了”北执心里想着。

  

  “哥,我错了”北执知道自己认主动错总会比哥哥点出来,自己受的罪要少。“别在这跪,去书房”南笙依旧坐在沙发上翘着腿说着,对少年一种置之不理地样子。

  

  北执无奈应着“是”来到了书房,跪了下去。南笙并没有要求跪多长时间,按以往的规矩来说,都...

  北执本想悄悄地回到房间,还不待走到客厅便听到了“去哪了”,北执蹑手蹑脚地往客厅走去,便看到哥哥坐在沙发上,看着书等着自己了。

  “哥,你……回来了”北执很胆怯地问着。“我…我和同学出去吃饭了,没…惹事”

  “嗯,我知道”南笙泰然自若地说着,反倒将北执吓了一跳。“不会吧,哥哥不会也知道我在…哎~,辟谷又要遭殃了”北执心里想着。

  

  “哥,我错了”北执知道自己认主动错总会比哥哥点出来,自己受的罪要少。“别在这跪,去书房”南笙依旧坐在沙发上翘着腿说着,对少年一种置之不理地样子。

  

  北执无奈应着“是”来到了书房,跪了下去。南笙并没有要求跪多长时间,按以往的规矩来说,都是半个小时起的。

  

  与往日不同,才过了半个小时,南笙就来了书房。“你今天的功课呢,给我拿来”南笙看上去并不生气地说着,但依旧对人冷淡淡的。

  

  北执起身回房间拿作业,南笙并非每天都检查功课,有时他一时兴起就会来个突击检查,有时根本就不会去看。毕竟哥哥也是很忙的。

  

  即使这样北执也不敢松懈,虽说会有浑水摸鱼的时候,但也是兢兢业业地完成着。自然,才挨过打,自然不能太放肆了。

  

  “哥哥,这是老师留下的作业”北执微微弯腰双手递给面前的兄长。

  

彩蛋~下篇预告~

  

  

  

  

  

青思安

仍是少年(16)

  “张姨,你过来了”

  “是啊,阿执,快起来了,一会儿老师就来了”先生让我来这里暂时照顾你。

  

  “白老师来了,你好”,张姨道。

  “您好”

  “老师好”

  “北执同学,你好”

  

  老师,你们在这个屋子上课。那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好”

  

  “老师,你长得好美呀”

  “谢谢北执同学”

  “我姓白,你可以叫我白老师,那我们开始上课吧”

  “好”

  “你看,今天的内容是……”

  “白老师,再见”

  

  阿执,先生来电话了说,他有事就不回来吃午饭了,你一会儿过来吃饭。

  “好,我马上过去”

  

  “兄弟...

  “张姨,你过来了”

  “是啊,阿执,快起来了,一会儿老师就来了”先生让我来这里暂时照顾你。

  

  “白老师来了,你好”,张姨道。

  “您好”

  “老师好”

  “北执同学,你好”

  

  老师,你们在这个屋子上课。那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好”

  

  “老师,你长得好美呀”

  “谢谢北执同学”

  “我姓白,你可以叫我白老师,那我们开始上课吧”

  “好”

  “你看,今天的内容是……”

  “白老师,再见”

  

  阿执,先生来电话了说,他有事就不回来吃午饭了,你一会儿过来吃饭。

  “好,我马上过去”

  

  “兄弟们,等我,一会儿来一局呗”北执发了条信息在微信群里。

  微信群:

  “啊,学校居然停电了”

  “要不我们出去吧,在学校太憋着了吧,反正下午只是自习课了,老师又不在”

  “去网吧吧”

  “不了不了”

  “哎,我流量快用完了,给我连下热点,打得正好呢”

  “你还玩呢”

  “我睡一觉,困死了”

  “是吗,学校居然停电了。我今天下午也没课了,但老师留作业了”北执回道。

  “对了,北执。我们下周就要月考了。你在家好好复习”林墨说。

  

  我也想要出去。今天我哥应该很晚才回来。晚上一起去吃烧烤呗。好久没吃过了。

  “好啊”

  张姨,我出去吃饭,不用管我了。

  阿执,早点回来。

  

  地摊边

  

  北执,你伤好些了吗?林墨问着。

  好多了。

  “北执,说真的,那天,你哥哥也太帅了。”谢谨言说着。

  “帅什么呀,你是不知道我遭的罪呢”

  “你们那天回去没被罚吧”北执问。

  “还说呢,我们要当一个月的保洁阿姨”

  “您的烤肉”一旁的服务员给他们端来。

  “我要喝啤酒,你们呢”谢谨言说。

  “我,果啤就行了”林墨说着

  楚昀、北执,你们呢

  “我就喝个可乐就行了”

  “我和北执一样”

  北执他们正嗨的乐着呢,本以为就可以安然快乐地度过今天了,却不知早已有坐在车里的两双眼睛将北执的言行看在眼中。

  

  “阿笙,要带阿执回去吗?”南辰问着南笙。

  “不用了,我们回去吧”看着南笙的样子并未生气,反倒有些温柔的样子,南笙说完,他们便开着车离开了。

  

  “唉~北执,你看什么呢,这么入迷”林墨问着

  哦,没什么,看到有个熟人。北执带着些疑惑地样子回答着林墨。

  “我吃饱了,好幸福啊”

  “我也好了”

  林墨,你回公寓还是学校啊,楚昀问着。

  “学校”

  “好”

  “北执,你回家慢点”

  “我们先走了”

  

  北执本以为已经很轻手轻脚了,回来的挺早的,偷偷打开门,看到灯还亮着,实在不确定哥哥有没有在家。

  

彩蛋~南笙将北执带来老宅的小片段~

  

  

  

  

  

  

  

  

  

  

  

  

  

  

青思安

仍是少年(15)

  北执心想着,看来哥哥并没让人看着自己。这真是太棒了。“啪嗒”北执将门锁打开,偷偷将头探出来,看来真的没人呀。北执慢悠悠地走到院子里,本想溜出去的。

  

  却被身后的一声“小少爷”叫住。“啊……”“哎吆,我的辟谷”北执吓得惊出了声,北执转身便看到了两个成年且身材较魁梧的保镖站在身后。“是我哥让你们在这的?”

  

  “是”

  我就说呢,怎么会没人看着,算了,我回去。北执说着便往回走。“对了,这件事就别和你们南总说了吧”北执转身说道。

  

  那两位保镖并未回应。北执也只好没好气地回去了,真是太不给小爷面子了。

  

  北执实在是没意思,便又回到床上趴着了,想要组...

  北执心想着,看来哥哥并没让人看着自己。这真是太棒了。“啪嗒”北执将门锁打开,偷偷将头探出来,看来真的没人呀。北执慢悠悠地走到院子里,本想溜出去的。

  

  却被身后的一声“小少爷”叫住。“啊……”“哎吆,我的辟谷”北执吓得惊出了声,北执转身便看到了两个成年且身材较魁梧的保镖站在身后。“是我哥让你们在这的?”

  

  “是”

  我就说呢,怎么会没人看着,算了,我回去。北执说着便往回走。“对了,这件事就别和你们南总说了吧”北执转身说道。

  

  那两位保镖并未回应。北执也只好没好气地回去了,真是太不给小爷面子了。

  

  北执实在是没意思,便又回到床上趴着了,想要组团打游戏,无奈组不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只好放下手机,睡了起来。

  

  少年醒来时,天色便已黯淡了下来。睁眼便看到了南笙坐在书桌前看书。“醒了,睡饱了吗?”南笙虽带着温柔的语气但有些威胁地感觉。

  

  “身上好些了吗?起来,把晚饭吃了”

  “哦”

  “今天睡了一天吗”南笙面不改色地说着。

  “嗯”

  “是吗?”南笙的语气有些强硬。

  “我……我就在院子里转了转”北执有些怯懦地回复着。

  

  

  

  

  

青思安

仍是少年(14)

  这一夜,很静,让人觉得格外舒心。可能是因为哥哥的温暖,可能是少年真的知道错了。即使身后依旧有些痛感,但这一梦很美很甜。

  

  “铃铃铃”闹钟响了起来,少年还在梦乡中久久不能清醒。少年本想转身再睡,却因压到身上的肿痕,瞬间清醒了过来。

  

  “呜~好疼~”少年本想去拿放在床边柜上的手机,却看到了丰盛的早餐,旁边放着张“好好吃饭”的字条。

  

  少年拿起字条说道:“我会不知道吃饭吗?”

  少年一想到今天可以潇洒一天了,真是太爽了吧。虽然身后很疼,但怎么可能会让少年的玩心却而止步呢。

  

  北执起床,吃完早餐后,便开始了行动。这栋别墅在北执的记忆中并不是清晰了...

  这一夜,很静,让人觉得格外舒心。可能是因为哥哥的温暖,可能是少年真的知道错了。即使身后依旧有些痛感,但这一梦很美很甜。

  

  “铃铃铃”闹钟响了起来,少年还在梦乡中久久不能清醒。少年本想转身再睡,却因压到身上的肿痕,瞬间清醒了过来。

  

  “呜~好疼~”少年本想去拿放在床边柜上的手机,却看到了丰盛的早餐,旁边放着张“好好吃饭”的字条。

  

  少年拿起字条说道:“我会不知道吃饭吗?”

  少年一想到今天可以潇洒一天了,真是太爽了吧。虽然身后很疼,但怎么可能会让少年的玩心却而止步呢。

  

  北执起床,吃完早餐后,便开始了行动。这栋别墅在北执的记忆中并不是清晰了,北执先是四处看了看,直到进入某个房间从窗户看到外面的那棵树。

  

  “哥哥,哥哥,快来”这样回忆的声音在北执耳边想起。北执从来都没有想到曾经那样温暖的家,居然会在一夜之间,变得那样凄凉,更会有那样让人不寒而栗的密室。

  

  少年打了一个冷颤,便赶紧把门关住了。“阿执,你怎么没来上学啊,你哥是不是又罚你了”林墨给北执发来消息。

  

  “嗯,最近都去不了了”北执回道。

  “那你好好休息吧,课业回头我给你补”林墨说。

  “哎~我哥请了家教老师”

  “好吧,那你在家自求多福吧,快上课了,再见”林墨回道。

  


彩蛋~北执安睡地小秘密~(南笙的温柔瞬间)


想和大家说一下,文尾的粮票支持。若是答谢的话,就只是感谢大家的支持;若是彩蛋,就会是下篇预告或小彩蛋,会告诉大家的。


大家自愿支持,可看可不看,不影响观看后文。

  

  

  

  

尔邢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