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32e33qr

90浏览    22参与
晏几道

蛮族公主&一国之君(be美学)

【女主视角】

  我是蛮族公主

  庚子五年四月,我被送往大梁国和亲

  走的那天,父王母后都来送我

  他们的眼神冷冰冰的,不像是送女儿

  更像是送仇人

  也对,算命的说我有大凶之兆

  会对周围人不利

  自出生以来

  身边的丫头们也换了几个

  先我出生的兄长和比我小的阿妹也都去世了

  父王和母后避我都来不及

  怎么会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呢?

  我放下了马车的帷帐,

  不在对这个蛮族部落有任何怀念

  到了大梁国的皇城

  我偷偷掀开帷账的一角

  贪婪的望着这繁华的,我从未见过的世界

  但很快就到了皇宫

  我被安排到了瑶清宫,离皇帝......

【女主视角】

  我是蛮族公主

  庚子五年四月,我被送往大梁国和亲

  走的那天,父王母后都来送我

  他们的眼神冷冰冰的,不像是送女儿

  更像是送仇人

  也对,算命的说我有大凶之兆

  会对周围人不利

  自出生以来

  身边的丫头们也换了几个

  先我出生的兄长和比我小的阿妹也都去世了

  父王和母后避我都来不及

  怎么会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呢?

  我放下了马车的帷帐,

  不在对这个蛮族部落有任何怀念

  到了大梁国的皇城

  我偷偷掀开帷账的一角

  贪婪的望着这繁华的,我从未见过的世界

  但很快就到了皇宫

  我被安排到了瑶清宫,离皇帝居室最近的地方

  我看着匾额上的“清”字,愣了一下

  可又为自己的行为蠢到哭

  一国之君,

  怎会记得一位素未谋面的蛮族公主的小字呢

  因为蛮族这个名号

  我在这深宫里受尽了嘲讽和讥笑

  但却并未受到什么过分的凌辱

  日子过得应该也算可以吧

  我心想

  我虽是皇帝名义上的妾

  但我从未见过他

  直到那次宴席

  一位别国来的年轻太子

  看中了我姣好的容貌

  问陛下能不能把这位侍女送与他

  我苦笑

  这朴素的装束

  被当成侍女

  也不奇怪

  可谁知龙椅上的那位年轻男人

  却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

  “朕的妾,可容你随意揣度”

  可能是从小缺少安全感

  我望着龙椅上的男人

  我承认

  我爱上他了

  战乱时期,动荡不安

  但我并未想到

  他会亲自出兵征战

  我去了附近的寺庙

  为他求了平安符

  正当我准备走时

  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家

  拦住了我

  他穿着僧服

  不华丽

  甚至有点破烂

  “这位施主请留步,可容许老夫说两句?”

  “荧惑灾星,会转运心上之人”

  似乎怕我不信

  “此符可是,为大梁国君所求?”

  我微顿了下

  “放心上的人都接连去世,从身边的丫头,阿妹,到现在”

  我猛地转身

  “可有解法?”

  “我见施主面善,此红绳予你,荧惑灾星生来命短,只需取,心头血,浸染此绳,戴于心上人”

  我接过红绳

  “方丈你的意思是,一命抵一命?”

  他默了会,没说话

  “荧惑本就难入轮回,贫僧可为施主祈福,愿施主能入好轮回”

  “那就,多谢方丈了”

  那天晚上我谁也没见

  第二天早上,他要出征了,我苍白着脸从房中走出来,手里攥着一根红绳,多亏了方丈的续命丹

  我想,我亲手交到他手里,我才放心

  ...

  “臣妾参见陛下”

  “妾从寺庙求来的红绳,可佑陛下大获全胜”

  他收了下去,我看着他冷硬的侧脸

  “清嫔有心了”

  我正诧异他怎知我的名号,他就跃上了马,扬尘而去,只留下我一个背影

  “我的阿衍,要平安归来啊”

  等回到寝殿,我就站不住了,但我还是找了一条白绫,拿出了我提前写好的信

  把凳子踢倒,我感觉到了一阵窒息

  眼前逐渐模糊了

  “我好像隐约听见了有人撞门的声音”

  “我转世为荧惑灾星,是我的不幸”

  “但我的阿衍要幸福,我愿用我的心头血,换他一生平安”

  【end】

  彩蛋是男主视角哦,题材是朋友想的,希望喜欢,二传请标明出处,写文都不容易,大家互相理解么么么么么

  

尔邢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雪酪芝士莓.

玫瑰花语3

  疯批画家杀手轩❌不问谙事少爷文

  竹马or仇人

  勿上真人!

  

  宋亚轩和刘耀文可以说是一起长大,从小认识,两家是邻居,一起上幼儿园,初中,高中,是那个时候每个人都羡慕的友谊。


      什么时侯开始变得呢

   

  大概是宋亚轩生日那天吧,那一天刘耀文带着宋亚轩来到了海边,说出了自己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话

  

  “宋亚轩!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宋亚轩一愣,过了半晌,笑了笑。

   “我愿意!”

   两人相视一笑,拥抱彼此,手牵着手,眼里

  ...

  疯批画家杀手轩❌不问谙事少爷文

  竹马or仇人

  勿上真人!

  

  宋亚轩和刘耀文可以说是一起长大,从小认识,两家是邻居,一起上幼儿园,初中,高中,是那个时候每个人都羡慕的友谊。


      什么时侯开始变得呢

   

  大概是宋亚轩生日那天吧,那一天刘耀文带着宋亚轩来到了海边,说出了自己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话

  

  “宋亚轩!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宋亚轩一愣,过了半晌,笑了笑。

   “我愿意!”

   两人相视一笑,拥抱彼此,手牵着手,眼里

   只剩下彼此。


    刘耀文问宋亚轩

   “阿轩,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啊?”

   “嗯…我啊,喜欢森林里的房子,不仅空气好,可以给我的画不少灵感,而且不会有人打扰”

  

  “好,我记住了”

   两人隐瞒了父母,恋爱了一年,正当他们决定向父母坦白时,一切都变了,向着他们不可控制的方向去了。

   在宋亚轩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宋父宋母带着宋亚轩回家过生日,后座的宋亚轩正开心的拿着刘耀文送他的粉色玫瑰。

  

  “小心!”这是宋亚轩听到宋母的最后一句话。

   “刺啦!”

   家的车宋被一辆货车撞翻了,宋亚轩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只有黑色和红色,在闭眼的那一刻,他看见了那朵玫瑰花,早已染红,成了红玫瑰。

  

  等宋亚轩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半个月后。救他的人说,宋父宋母当场死亡,因为他在后座,受到的冲击力小一点,便让他给救了。

  

  宋亚轩听到自己父母去世,崩溃的大哭,甚至想跟他们一起去了。

   

  那个神秘人告诉宋亚轩,那场车祸是人为,给宋亚轩听了一段录音,是刘耀文的父亲指示的。宋亚轩不相信,从小疼爱他的刘叔叔怎么会这么干!那个神秘人似乎想好了宋亚轩会不相信,让人拿来了证据,各种刘父指示人的照片,给宋氏下绊脚石的证据,原来刘父早已嫉妒上了宋父。

   

  宋父的公司越来越好,而刘父一直是保守派,所以多年来没有上升,宋氏便超过了刘氏,刘父便弃之于对年的情谊,红了眼,弄了宋父,瓜分宋氏这个大蛋糕。

  

  宋亚轩彻底崩溃了,他不知道怎么办了,神秘人对宋亚轩说

  

  “我救你不是白救的,我给你半个月的养伤时间,调整好心态,我要你接受训练,帮我做事,记住,现在的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宋亚轩并不傻,很清楚自己的处境,若是反抗,便只有死,但他要报仇,要夺回属于宋氏的一切,他要变强。

  

  半个月后,宋亚轩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开始接受了神秘人为他安排的训练

  

  

  

  

  

  

  

  

  

pailee

接占卜

 小窗问价 四年塔罗经验 

 小窗问价 四年塔罗经验 

想入常的印度球

这次的图历史元素有点重啊🥱

p4是免扣素材,抱图前吱一声

p1,2尺寸均为1200(宽)×900(高)

这次的图历史元素有点重啊🥱

p4是免扣素材,抱图前吱一声

p1,2尺寸均为1200(宽)×900(高)

没想好

病娇大佬的心尖尖【4】

来到浴室。

映入眼帘的就是豪华的一百平大浴池,除了浴池外壁镶嵌的是钻石以外,浴室还多了不少的装饰品,看起来特别的有情调。

顾彦辰小心翼翼地把沐染染放在浴池旁边的椅子上,并转身去准备洗澡水。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沐染染见浴室门还在开着,就打算起身逃走,她才不想和他在一个浴池里洗澡。

“你要是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不信你试试。”顾彦辰没有看向沐染染,而是继续准备着洗澡用品,他这次要把他的染染洗的干干净净。

刚站起身的染染,身体僵了僵,光脚踩着地板,顿时感到透心凉的凉,“没,没想着逃跑,我只是觉得这浴室装饰的特别好看,便起身看看。”她知道顾彦辰向来都是说到做到,如若她逃跑,他是真的会打断她的......

来到浴室。

映入眼帘的就是豪华的一百平大浴池,除了浴池外壁镶嵌的是钻石以外,浴室还多了不少的装饰品,看起来特别的有情调。

顾彦辰小心翼翼地把沐染染放在浴池旁边的椅子上,并转身去准备洗澡水。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沐染染见浴室门还在开着,就打算起身逃走,她才不想和他在一个浴池里洗澡。

“你要是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不信你试试。”顾彦辰没有看向沐染染,而是继续准备着洗澡用品,他这次要把他的染染洗的干干净净。

刚站起身的染染,身体僵了僵,光脚踩着地板,顿时感到透心凉的凉,“没,没想着逃跑,我只是觉得这浴室装饰的特别好看,便起身看看。”她知道顾彦辰向来都是说到做到,如若她逃跑,他是真的会打断她的腿。

无可奈何,沐染染只好又坐回到原来的椅子上,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这椅子离浴池特别的近,配套的还有一个玻璃材质金丝镶边的桌子,桌子上放有一瓶葡萄酒和两个酒杯。整个别墅里就她和顾彦辰两个人,看来这一切都是早就准备好的,就算她这次不提洗澡的事,早晚也会被顾彦辰强行带来洗澡。

“是你自己扯下毯子,还是我帮你扯?”男人转身缓缓走向坐在椅子上的染染。

沐染染急忙站起来,不小心被裹在身上的毯子跘了一跤(毯子太长了,就算是裹在身上,还是会有很长一部分拖在地上)完美撞入了顾彦辰的怀中。

顾彦辰单手抱起染染,挑逗地说“看来,我的染染是想让我扯?”,边说边伸手去扯那个多余的毯子。

“不要!”染染死死地抓紧胸前的毯子,“你要是扯下来,我就永远不会原谅你。”

“好,我不扯。”顾彦辰坏笑,走向浴缸,把怀里娇小的沐染染扔进了浴池,激起的水花打湿了染染身上的毯子和头发。

“顾彦辰,你混蛋!”染染怎么也不会想到顾彦辰竟然会毫无征兆地把自己扔进浴池里。

男人迅速脱下身上的睡衣,走进浴池。

顾彦辰完美的身材一丝不挂的出现在染染的面前,羞得染染立马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看多少次了?还不习惯?”

“你、你耍流氓!”

浴池里,顾彦辰紧紧抱着沐染染(胸膛紧贴着背的那种),看着怀里的染染还在死死地抓着毯子,他微微蹙了一下眉。

“听话,把毯子给我。”男人在少女耳边轻声哄着。

“不要,我很干净,我可以不用洗澡了,你看,我真的很干净!”

“确实很干净。”男人亲了亲少女漂亮的脖颈。

话音刚落,顾彦辰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葡萄酒,喝了一口,托起染染的小脸,就吻了下去,温热的葡萄酒被慢慢地灌进了染染的嘴里,并咽了下去。

剩下的葡萄酒可不能浪费,只见男人把酒全部倒在了少女的脖子上,酒顺着漂亮的脖颈一直往下流,很快白色的毯子被葡萄酒染成了紫色。

“现在可以了。”顾彦辰舔了一口染染脖子上的酒,一把扯开了染染身上的毯子。  

没想好

病娇大佬的心尖尖【3】

顾彦辰折腾沐染染一直到凌晨,才勉强结束了这场惩罚。

扯开腰带,打开铁链,娇小的沐染染被顾彦辰紧紧地拥进怀里,好像她随时都会逃跑似的。此时的沐染染已经疲惫不堪,对于男人病态的羞辱,她无力反抗,默默接受着一切直至麻木。其实,一开始沐染染就知道她逃不掉,她也尝试着逃离顾彦辰,可每次都会被他强行绑回来。然后,被囚禁在这座只有她和他的别墅里,受尽羞辱……

中午。

床上的女孩微微动了动睫毛,接着又没有了动静。一会儿后,终于勉强地挣扎睁开了眼,刺眼的阳光,让她感到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眼,然后尝试着再慢慢睁开。

沐染染睁开眼睛,扭头看见身旁的顾彦辰还在熟睡中。她起身下床,奈何怎么也挣脱不开男人的怀......

顾彦辰折腾沐染染一直到凌晨,才勉强结束了这场惩罚。

扯开腰带,打开铁链,娇小的沐染染被顾彦辰紧紧地拥进怀里,好像她随时都会逃跑似的。此时的沐染染已经疲惫不堪,对于男人病态的羞辱,她无力反抗,默默接受着一切直至麻木。其实,一开始沐染染就知道她逃不掉,她也尝试着逃离顾彦辰,可每次都会被他强行绑回来。然后,被囚禁在这座只有她和他的别墅里,受尽羞辱……

中午。

床上的女孩微微动了动睫毛,接着又没有了动静。一会儿后,终于勉强地挣扎睁开了眼,刺眼的阳光,让她感到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眼,然后尝试着再慢慢睁开。

沐染染睁开眼睛,扭头看见身旁的顾彦辰还在熟睡中。她起身下床,奈何怎么也挣脱不开男人的怀抱。

“染染,你这是又要逃跑?”突然,顾彦辰再次抱紧怀里的染染,使少女光滑白嫩的后背紧贴着他赤裸的胸膛。

“没,没有。”沐染染吓了一跳。

“阿辰,你放开我一下好不好,我想去洗澡。”少女软糯糯地说着。

男人并没有回答,而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少女的后背,最后落上了一个吻。不对,是两个吻、三个吻、四个吻、五个吻……

“嗯……”后背被顾彦辰吻得酥酥麻麻,沐染染敏感地发出了声音。

“快、快停下!我要去洗澡!”染染红着小脸,羞愤地说到。

顾彦辰停止了原先的亲吻,起身潦草穿上睡衣,用毯子包裹住染染,抱着就向浴室走去。

“我给你洗澡。”

“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沐染染慌了。“不了不了,我不洗澡了,阿辰你放我下来!”  

没想好

病娇大佬的心尖尖

“我才不要……”

还没等沐染染说完话,顾彦辰就再次吻住了少女娇嫩嫩的红唇。不同的是,这次的吻很温柔,就像是在安抚沐染染的情绪。

男人含住少女的红唇,贪婪地想要索求更多。对于顾彦辰来说,沐染染就像是毒药,让他不受控制地为她疯狂,甚至想要亲手毁掉她。他想要染染永永远远地都和他在一起。可是,沐染染却总是想着远离他。一想到染染要千方百计地逃跑,要狠心离开他,顾彦辰就狠狠加重了吻。男人撬开少女的牙关,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每一个角落。

“唔唔”接吻经验近乎于零的沐染染,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舌吻,根本招架不住。她只感觉口中一片温暖,还有一股淡淡的雪茄烟的味道。

也不知道......

“我才不要……”

还没等沐染染说完话,顾彦辰就再次吻住了少女娇嫩嫩的红唇。不同的是,这次的吻很温柔,就像是在安抚沐染染的情绪。

男人含住少女的红唇,贪婪地想要索求更多。对于顾彦辰来说,沐染染就像是毒药,让他不受控制地为她疯狂,甚至想要亲手毁掉她。他想要染染永永远远地都和他在一起。可是,沐染染却总是想着远离他。一想到染染要千方百计地逃跑,要狠心离开他,顾彦辰就狠狠加重了吻。男人撬开少女的牙关,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每一个角落。

“唔唔”接吻经验近乎于零的沐染染,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舌吻,根本招架不住。她只感觉口中一片温暖,还有一股淡淡的雪茄烟的味道。

也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染染几乎都要晕过去了,顾彦辰才结束这场特殊的“教学”。唇瓣分开的时候,还拉起了几缕银丝。

顾彦辰看着此时自己身下的染染,眼角隐隐约约有几滴泪珠,小脸红的就要滴血似的,裙子的领口已经在刚才的“教学”中远离了它本该在的地方,露出了魅惑的锁骨……

沐染染被束缚在男人的身下,双手被腰带捆着,双脚更是被铁链紧紧地锁着,衣衫凌乱,满脸红晕,微微喘气。这简直太诱人了!

“染染,你是在‘邀请’我吗?”男人摩挲着少女精致的锁骨。

说罢,顾彦辰再次俯下身去轻咬染染的耳朵,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

“混……蛋……”沐染染呜咽地说着。

请自行脑补,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虽然顾彦辰欺负了染染一夜,但是只是停留在手上的动作。他想要的是完完整整的沐染染,要她的心和身都只属于他一人。如果事情不如他所愿,他不介意亲手毁掉染染的一切,把染染囚禁在他身边一辈子。

Aaaa.小掰

暗恋是一个人的事

  我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他耀眼,肆意,狂烈,是我无法触及到的光。我的生活每天都很平淡,直到你猝不及防闯入我的世界 ,从此风起云涌。


  在人群中,我会把我所有的目光都向你,怕被你发现,又假装看向别的地方。跑操时偷看 ,课间休息时偷看, 制造的偶遇 ,对视时的紧张 ,相遇时的窃喜 ,匆忙的心跳,只要看背影听声音就知道是你。


  记得那天,你被老师罚面壁思过。你低着头,嘴角擒着一抹笑,微风乍起,你的衣领被风吹乱。我在操场旁偷偷看你一眼 ,匆忙离开。


  我小心翼翼地捕捉你的每一个背影......

  我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他耀眼,肆意,狂烈,是我无法触及到的光。我的生活每天都很平淡,直到你猝不及防闯入我的世界 ,从此风起云涌。



  在人群中,我会把我所有的目光都向你,怕被你发现,又假装看向别的地方。跑操时偷看 ,课间休息时偷看, 制造的偶遇 ,对视时的紧张 ,相遇时的窃喜 ,匆忙的心跳,只要看背影听声音就知道是你。


  记得那天,你被老师罚面壁思过。你低着头,嘴角擒着一抹笑,微风乍起,你的衣领被风吹乱。我在操场旁偷偷看你一眼 ,匆忙离开。



  我小心翼翼地捕捉你的每一个背影,每一个笑容,将它们零零碎碎拼凑在一起 ,藏起来。在人生鼎沸中,能偷看你这么一眼 ,也就足够了 。



  年少时期的暗恋,不管结局如何,过程肯定是夹杂着心酸美好又时常令人暗暗自喜的,很幸运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不论以后如何,我都不会忘记这段时光。



  下次不做胆小鬼啦 

--------


  从我打开键盘, 准备写x的开始, 总是忍不住走神,写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哭到不行 ,这段故事该翻篇了 ,因为没结局的故事太多了 ,所以不要再纠结了 。 

  在这里 ,想告诉每一个正在暗恋的女孩不要迷失自己,我们要做青春的主宰者 ,而不是观望者 ,最后的最后,记得要做一个勇敢的人 。


——这是之前写的一篇随笔,希望大家喜欢嘿嘿


















Aaaa.小掰

《永不枯萎的春天》

  “徐知惑,我要赠你一个永不枯萎的春天。”


  二零零四年春天,阳光很和煦,微风缓缓吹进校园,吹动了大树的枝儿。阳光透过一层层娇嫩的树叶,撒下零零星星的光斑。


  高二那年,谢意苼转学到怀城一中。谢意苼跟着班主任周念来到新班级。


  高二七班,谢意苼抬头看了看班牌,跟着周念进去。同学们见班主任来了,马上安静下来。


  “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周念示意她上台自我介绍。


  谢意苼慢吞吞地走上讲台,头微微抬起,“大家好,我叫谢意苼,很高兴认识大家。”谢意苼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很好听 。


  “你坐在许思雨旁边吧”周念对谢意苼说,谢意苼的同桌是个女孩子,性......

  “徐知惑,我要赠你一个永不枯萎的春天。”


  二零零四年春天,阳光很和煦,微风缓缓吹进校园,吹动了大树的枝儿。阳光透过一层层娇嫩的树叶,撒下零零星星的光斑。


  高二那年,谢意苼转学到怀城一中。谢意苼跟着班主任周念来到新班级。


  高二七班,谢意苼抬头看了看班牌,跟着周念进去。同学们见班主任来了,马上安静下来。


  “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周念示意她上台自我介绍。


  谢意苼慢吞吞地走上讲台,头微微抬起,“大家好,我叫谢意苼,很高兴认识大家。”谢意苼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很好听 。


  “你坐在许思雨旁边吧”周念对谢意苼说,谢意苼的同桌是个女孩子,性格开朗活泼。谢意苼性子内向,但和许思雨很聊得来。

  谢意苼的后面是徐知惑,许思雨告诉谢意苼。

徐知惑成绩好,篮球打得好,人缘也好,还讨老师喜欢,妥妥的天之骄子。

----


  下午有一节体育课,春日的暖阳洒在操场上,微风拂过,吹起少年的白色无袖球衣,徐知惑抱着篮球,左手拿着瓶冰汽水,仰头喝了一口,喉结上下滚动。


  几个男生勾着他的肩和他说笑,谢意苼一直在偷看徐知惑,少年太耀眼了,可遇不可即,像光,热烈。


  过了会,徐知惑兴许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轻轻地笑了出来,声音懒洋洋的。

徐知惑撩起球衣擦汗,腰腹的肌肉暴露出来,线条分明。


  徐知惑不经意抬头,与谢意苼对视。目光交汇,他的眸子漆黑而深邃,像寂静的夜。少年的嘴角扬起一抹笑,谢意苼一愣,赶紧撇开头 。


  在那一刻,谢意苼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

从此,那个肆意张扬的男孩闯入女孩的世界。

---


  春末温度渐渐升高,学校放月假,谢意苼父母工作忙接不了她,谢意苼只能自己回家。

朦胧的校园下 ,倒映着破碎的影子 。谢意苼没带伞,站在人群当中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学校有个图书馆,谢意苼想着哪里既可以躲雨又可以看书,她来到图书馆随手拿起一本英文书 ,她被其中的一篇文章吸引住了。文章的名字是《你是我全部的爱》。

“You may not know me See you at the first glanceMy heart silently stolen by youDo you know?”谢意苼小声地读了出来。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你。我的心悄悄的被你偷走,你知道吗?)


  “谢同学,发音不错”谢意苼听见背后传来男生慵懒而又有磁性的声音。


  谢意苼缓缓回过头,愣了几秒,回答道“谢谢”。

  徐知惑穿着蓝白色校服,冷白色皮肤 ,手臂间的青筋很明显。他的眼眸中含着几分浅浅的笑意,鼻梁高挺 ,棱角分明 ,带这少年特有的张扬。


  谢意苼的心砰砰直跳,徐知惑抬眼对上谢意苼的视线,谢意苼虚心地躲开了。


  徐知惑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地笑,“怎么?谢同学怕我啊?”他走近谢意苼。


  谢意苼心跳漏了一拍,就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我……我没有”谢意苼红了脸。


  笑意在徐知惑脸上荡漾开,“不逗你了”。

“这篇文章是什么?”徐知惑问道。


  “你是我全部的爱”谢意苼回答。


  “嗯,我知道了,再见”徐知惑正准备离开。


  “等等,你的花掉了”谢意苼叫住徐知惑。

徐知惑回过头,捡起从口袋里掉出的那朵玫瑰花,走走到谢意苼面前“送你了”。


  谢意苼强装镇定地接过玫瑰,不经意触碰到徐知惑的手指,少年的手指凉凉的,骨节分明。


  “谢谢”谢意苼的手像触电般抽离。徐知惑感觉到谢意苼好像很怕自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可能少年的喜欢就是这样表露而又别扭吧。


  待徐知惑走后,谢意苼将那束玫瑰放在鼻间,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缭绕在鼻尖,久久不散,缠绵不休。


  玫瑰的花形,类似心脏,令手持者有捧心般的柔情与感动。


  这或许就是人们都偏爱玫瑰的原因吧。

雨过天晴,天空是那样明朗。自此荒芜暗淡的土地上照入一道光,盛开了一朵娇艳的野玫瑰。

----


  2004年夏,窗外的蝉鸣声不断,香樟树也早已枝繁叶茂。


  大课间,同学们难得可以轻松一下。走廊上人很多,徐知惑没骨头似的斜站着,身形颀长,他被一群男生围在中间,很耀眼。


  夏日的风一点点荡漾开来,夹杂着几分燥热。只见少年的唇边勾起一丝笑意,眼睛弯了弯,推了推身旁的兄弟,笑骂道:“滚。”


  谢意苼刚接完水回来,走廊上人有点多,身后不知道是谁不小心推了一下谢意苼,水不小心洒在了徐知惑身上,谢意苼抬眼对上他的目光,莫名的心虚起来“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少年漆黑的眼眸中,慢慢浮现出点点星光。一阵懒洋洋的声音传入少女耳畔“谢同学,不是故意的,难不成是有意的?”


  “哦~”徐知惑周围的兄弟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起哄。


  谢意苼有些窘迫,匆匆跑开。


  上课了,周念走进教室 。“同学们,下周会举办运动会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到我这报名 。”

----


  这是高中的最后一次运动会,徐知惑报名了800米。


  运动会那天,徐知惑穿着黑色短袖 ,长裤。他站在塑胶跑道上 ,眉头微蹙着,任凭微风随意撩拨他的头发。


  谢意苼坐在观众席,默默地观望他的一举一动 。或许暗恋就是你在人群中闪闪发光,而我穿越过一层又一层人群 ,只为偷看你一眼。热浪翻涌 ,偷偷诉说着微妙难言的情感 。


  参赛者各就各位,随着一声枪令而下 。少年们迎着夏日的烈风超前方奔去。

  徐知惑脚下生风,甩了对手整整一圈 ,所有人都在为他加油呐喊,一片人声鼎沸中 ,谢意苼望着他的背影喊了句:“加油!”最后一圈,少年开始加速了,他奋力朝终点跑去 ,冲破终点线 。


  此时,尖叫声响彻云霄 ,全场都在为他欢呼 。谢意苼也默默为他高兴着,一堆人围在徐知惑身边送水,他望向观众席寻找着女孩的身影 ,他看见她了,他在想要是送水的是她就好了。

   他的目光从女孩身上移开 ,随后便离场了。谢意苼注意到了徐知惑转瞬即逝的目光 ,心想他在看谁啊?

---


  2005年夏,高三毕业那年,阳光格外灿烂,蔚蓝的天空飘荡着白云,那天下午,拍毕业照,谢意苼紧紧拽着手里的那封信 ,望着一个人站在树下的那个少年 。


  她犹豫了很久,但她不想给自己的青春留下遗憾,谢意苼做了她人生中最勇敢的一次决定:和他表白。


  她顶着烈阳朝少年奔去,她将信递给徐知惑:“徐知惑,我……我喜欢你。”谢意苼说出这句话时,心里很忐忑。


  只见少年噗呲笑出了声,眼眸弯弯,笑得肆意:“巧了,我也是。”


  谢意苼听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徐知惑轻轻抱住谢意苼:“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夏风拂过,香樟树叶落下。


  时间仿佛定格,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他们在无人知晓处相拥。

---


  2009年秋,谢意苼和徐知惑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各自忙起各自的事业,但他们感情很好。本以为会一直幸福下去,可所有的平静都在那一天被打破。


  那天谢意苼给徐知惑打了个电话:“徐知惑,我们分手吧”


  “苼苼你别开玩笑了”徐知惑的心乱了。

“我没开玩笑,我们分手吧”谢意苼说完便挂了电话。


  徐知惑跑到谢意苼家找她,才发现,她搬家了,杳无音讯,没有人知道她的消息。


  徐知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和他分手,和谢意苼分手的每一个夜晚,他都会到她家楼下等她,他在等她的苼苼回来。


  夜,雨刚停。


  月亮高悬,月光零零碎碎洒下,透过窗子射入病房。


  谢意苼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她望着窗外的天空,群星璀璨。低叹:“阿惑,对不起,我不能陪着你了。”


  窗外又下起了微微细雨 ,公寓楼下一地的烟头。


  深秋树影摇曳,玫瑰褪去了艳丽。


  凌晨两三点,微弱的路灯下传来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苼苼,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夜,释放无尽的思念 ;夜,辗转反侧不眠不休;夜,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 。

---


  2010年冬,怀城下起了大雪,寒风凛冽。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被埋藏进了那场大雪中 ,女孩走不出去了,她迷路了,她说来年再也不看雪了。


  她死在那年深冬,死在最爱他的那年。


  徐知惑最后一次见到谢意苼,是在她的葬礼上 。


  徐知惑红了眼眶,他顿时觉得喉咙哽咽,胸腔上像是压着一块石头  ,泪水还是遏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


  他看着女孩躺在冷冰冰的棺材里,是那样的安详,他发现女孩的头发其实是假发,因为白血病需要化疗, 她的头发早就掉光了 。


  徐知惑感觉好像回到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时的她,很美,长得像一个瓷娃娃 ,第一眼看到她,徐知惑就沦陷了。


  谢意苼母亲找到徐知惑,满脸憔悴地说“你就是徐知惑吧,这是我们家苼苼要我转交给你的”说着拿出一封信 。


  “谢谢阿姨”徐知惑双手颤抖着接过那封信 。


  “她很爱你,她是怕耽误你才和你分手的 ”谢意苼母亲眼中闪烁着泪光。


  “阿姨,我知道”徐知惑哽咽道。


  参加完葬礼,徐知惑回到家,打开那封信。信封里有朵被做成了干花的玫瑰花 。


  徐知惑翻开信:阿惑,你送的玫瑰,我一直保存的很好。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去看海了,我没办法赴约了。我真挚得感谢你出现在我生命中,感谢你一直坚定的选择我,我也虔诚的祝愿你无灾无难。我爱你,花虽然会枯萎 ,爱永不凋零。


  此后的每年春天,徐知惑都会买一束玫瑰去祭拜她。


  曾经的爱意如玫瑰般热烈,是不会随时间凋零的。


  又是一年春天 ,他还在等那个女孩来赴约。

  ————完

  

  

文笔比较稚嫩,但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这篇短文在晋江之前也发表过,主人公没有原型

  

  

  

  


忘忧❤流水
昨晚忽然清醒,在楼顶三个小时想...

昨晚忽然清醒,在楼顶三个小时想了接下下来十年的事,十年人生路十年不彷徨,十年后愿如我愿。

  生离比死别苦涩,体会过的人才懂,越来越喜欢两边这首歌。

昨晚忽然清醒,在楼顶三个小时想了接下下来十年的事,十年人生路十年不彷徨,十年后愿如我愿。

  生离比死别苦涩,体会过的人才懂,越来越喜欢两边这首歌。

云霜
  得,复活还是得靠阿奇

  得,复活还是得靠阿奇

  得,复活还是得靠阿奇

云霜
  二卡子的悲伤历史,阿德里星...

  二卡子的悲伤历史,阿德里星,真的有人想复国吗?

  二卡子的悲伤历史,阿德里星,真的有人想复国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