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32eqr

300浏览    44参与
余宇涵是大金花

第六章 光速发展

  余宇涵毫不墨迹 ,反手就把自己输了, 发进群里 。

         五大花魁群(5)

  余宇涵:我输了……

  宋青玄:不是吧 小鱼儿 ,你怎么输了 ?

  林逸轩:看小鱼儿这个省略号,就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 !

  叶凌霄:他们怎么赢的 ?是不是他们耍小手段了 ??

  顾墨尘:肯定是他们用小手段 !不然就凭小鱼儿这个实力 ,他们都得进医院 !

  余宇涵:别废话, 现在赶紧...

  余宇涵毫不墨迹 ,反手就把自己输了, 发进群里 。

         五大花魁群(5)

  余宇涵:我输了……

  宋青玄:不是吧 小鱼儿 ,你怎么输了 ?

  林逸轩:看小鱼儿这个省略号,就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 !

  叶凌霄:他们怎么赢的 ?是不是他们耍小手段了 ??

  顾墨尘:肯定是他们用小手段 !不然就凭小鱼儿这个实力 ,他们都得进医院 !

  余宇涵:别废话, 现在赶紧给我过来练 舞! !!

  ——————————————————————

  余宇涵刚放下手机,那 12个人就围了上来。 

  赵冠羽:“怎么样, 小鱼儿?说了没有 ?”

  余宇涵:“说了说了 !”

  苏新皓:“别不高兴嘛, 笑一笑,好不好? ”

  余宇涵:“不好,待会儿他们要来练舞 ,你们要是敢没分寸, 今晚别进我卧室 ! ”

  朱志鑫:“知道啦 !”

  余宇涵:“诶 ,我衣服呢 ?你们几个!把我衣服拿过来 !!不许看!”

  余宇涵忙拿被子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 ,一点都不给他们看见。

  而那十二个人一边撒娇 ,一边没心没肺的去扒拉余宇涵的被子 。

  陈天润:“不嘛不嘛 ,我们该看的都看了 不该看的也看了 ,再看一点也没关系 ,嘻嘻!”

  余宇涵生气了 ,把脸埋在一旁的玩偶怀里,继续睡觉 。

  12个人见此笑了笑 ,把人从被子里捞出来, 穿上衣服 ,  再把人抱到楼下 。

  四人很快就来了 ,他们刚一落座顾墨尘就不好意思的开口。

  顾墨尘:“小鱼儿, 我说件事哈 ,你别生气 。”

  余宇涵抬眸,一个眼刀丢过去 ,顾墨尘吓得浑身颤了颤 ,颤巍巍的开口 。

  顾墨尘:“就是我有个亲戚的朋友的 朋友的 朋友的 孙子的朋友的阿姨结婚,然后他妈希望我们五大花魁过去,捧场跳段舞。然后我妈死要面子的答应了 。  ”

  余宇涵嘴角抽了抽 ,这关系也是真……扯不上关系 ,关键是还真应下来了 ?!

  余宇涵:“既然你妈都答应下来了 ,那去跳一段 ,也无妨 。”

  宋青玄:“嗯 ,但是这新娘有个刁钻的要求。 ”

  余宇涵轻轻抿了一口酒 ,来了兴趣 ,抬了抬眼皮,问道 。

  余宇涵:“有多刁钻 ?”

  林逸轩:“她要求我们配合她跳一段舞 ,你编舞 ,她C位 ,跳的必须比她差 ,舞蹈最后要归在她的名下 ,她说她要踩着我们进军娱乐圈 。”

  “啪”的一声,余宇涵手中的酒杯,应声而碎 。余宇涵不负众望的将酒杯轻而易举的捏碎,那12个人心疼的不行 , 捧起来就是一顿消毒包扎, 尽管余宇涵带着黑色手套, 屁事没有 。

  余宇涵抽回了手 ,靠在沙发上, 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说出来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 。

  余宇涵:“去跳舞可以,但是我说要带上他了吗 ?”

  顾墨尘:“没……没有,小鱼儿没有说要带上她 ”

  余宇涵:“那不就对了 ,我们跳我们的 ,她跳她的 ,我的舞蹈C位给谁都不给她,再说就算给她,她都不会跳 ! ”

  林逸轩:“对耶 !那我们跳小鱼儿上周编的那个舞蹈,C位还是小鱼儿 ,至于那个女的,舞蹈就不用发给她了 ,他爱跳什么跳什么,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 。”

  叶凌霄:“对了 ,那个舞蹈我们应该发过微博吧 ?这样的话 ,就算她硬要把名字放在自己头上 ,也没有办法解释这个视频 。”

  宋青玄:“说来真奇怪 ,别人都是一掷千金想看我们表演 ,没有人敢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她倒好 ,明知这是我们的底线, 还上赶着踩雷。”

  余宇涵:“你们说,要是这个消息传出去,会怎样 ?踩着我们进军娱乐圈,做梦都不可能的 !”

  顾墨尘:“小鱼儿, 小鱼儿,我录音了 !他们的对话我都录下来了 !我给你吧 ,剩下想怎么做,都随你来。 ”

  余宇涵:“好啊!这下就越来越有趣了!但是那天要穿什么衣服呢 ?来我的衣帽间选衣服吧 !每个舞蹈配对的演出服都做好了 。 ”

  等他们挑完衣服后,五个人开始训练, 而那12个人在旁边一直盯着余宇涵,跟没见过人一样 。

  余宇涵:“再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没见过人呐 ?盯着我看那么久 !从我的练舞室里滚出去 !”

  那12个人一听瞬间不愿意 ,往地上一坐就开始耍赖 。

  朱志鑫:“不嘛, 不嘛, 小鱼儿 ,我们就要看你 跳舞!”

  余宇涵:“看就看 ,别跟没见过人一样, 死盯着我!还有你左航,把你的口水擦了 ,别跟个二傻子一样 !  ”

  余宇涵看着这12个人 ,只好把四人送走。

  只是四人刚走, 那12个人就扑上来赖在余宇涵身边死都不走 。

  余宇涵:“喂, 差不多行了哈 !”

  十二人:“不行!”

  

  

  

  

  

  

  

陈心是画渣😇🌹
米奇!请嫁给我😭😭😭 宝...

米奇!请嫁给我😭😭😭

宝座:@小曦 


米奇!请嫁给我😭😭😭

宝座:@小曦 


陈心是画渣😇🌹

新人报道🌚🌚👍👍

我在老福特主画米奇 在抖音主发加查视频

  ⇧

 看置顶!!!😇✌🏻️

以后我们像抖音那样,都艾特对方吧,这样我们都可以互相评论互相点赞了

你觉得呢?

宝座@小曦 


新人报道🌚🌚👍👍

我在老福特主画米奇 在抖音主发加查视频

  ⇧

 看置顶!!!😇✌🏻️

以后我们像抖音那样,都艾特对方吧,这样我们都可以互相评论互相点赞了

你觉得呢?

宝座@小曦 


gxr青青子衿

梳头

临镜梳妆忽暗惊,两丛白雪鬓边生。

一时忍痛皆除却,只恐西风又薄情。 

临镜梳妆忽暗惊,两丛白雪鬓边生。

一时忍痛皆除却,只恐西风又薄情。 

晏几道

蛮族公主&一国之君(be美学)

【女主视角】

  我是蛮族公主

  庚子五年四月,我被送往大梁国和亲

  走的那天,父王母后都来送我

  他们的眼神冷冰冰的,不像是送女儿

  更像是送仇人

  也对,算命的说我有大凶之兆

  会对周围人不利

  自出生以来

  身边的丫头们也换了几个

  先我出生的兄长和比我小的阿妹也都去世了

  父王和母后避我都来不及

  怎么会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呢?

  我放下了马车的帷帐,

  不在对这个蛮族部落有任何怀念

  到了大梁国的皇城

  我偷偷掀开帷账的一角

  贪婪的望着这繁华的,我从未见过的世界

  但很快就到了皇宫

  我被安排到了瑶清宫,离皇帝......

【女主视角】

  我是蛮族公主

  庚子五年四月,我被送往大梁国和亲

  走的那天,父王母后都来送我

  他们的眼神冷冰冰的,不像是送女儿

  更像是送仇人

  也对,算命的说我有大凶之兆

  会对周围人不利

  自出生以来

  身边的丫头们也换了几个

  先我出生的兄长和比我小的阿妹也都去世了

  父王和母后避我都来不及

  怎么会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呢?

  我放下了马车的帷帐,

  不在对这个蛮族部落有任何怀念

  到了大梁国的皇城

  我偷偷掀开帷账的一角

  贪婪的望着这繁华的,我从未见过的世界

  但很快就到了皇宫

  我被安排到了瑶清宫,离皇帝居室最近的地方

  我看着匾额上的“清”字,愣了一下

  可又为自己的行为蠢到哭

  一国之君,

  怎会记得一位素未谋面的蛮族公主的小字呢

  因为蛮族这个名号

  我在这深宫里受尽了嘲讽和讥笑

  但却并未受到什么过分的凌辱

  日子过得应该也算可以吧

  我心想

  我虽是皇帝名义上的妾

  但我从未见过他

  直到那次宴席

  一位别国来的年轻太子

  看中了我姣好的容貌

  问陛下能不能把这位侍女送与他

  我苦笑

  这朴素的装束

  被当成侍女

  也不奇怪

  可谁知龙椅上的那位年轻男人

  却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

  “朕的妾,可容你随意揣度”

  可能是从小缺少安全感

  我望着龙椅上的男人

  我承认

  我爱上他了

  战乱时期,动荡不安

  但我并未想到

  他会亲自出兵征战

  我去了附近的寺庙

  为他求了平安符

  正当我准备走时

  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家

  拦住了我

  他穿着僧服

  不华丽

  甚至有点破烂

  “这位施主请留步,可容许老夫说两句?”

  “荧惑灾星,会转运心上之人”

  似乎怕我不信

  “此符可是,为大梁国君所求?”

  我微顿了下

  “放心上的人都接连去世,从身边的丫头,阿妹,到现在”

  我猛地转身

  “可有解法?”

  “我见施主面善,此红绳予你,荧惑灾星生来命短,只需取,心头血,浸染此绳,戴于心上人”

  我接过红绳

  “方丈你的意思是,一命抵一命?”

  他默了会,没说话

  “荧惑本就难入轮回,贫僧可为施主祈福,愿施主能入好轮回”

  “那就,多谢方丈了”

  那天晚上我谁也没见

  第二天早上,他要出征了,我苍白着脸从房中走出来,手里攥着一根红绳,多亏了方丈的续命丹

  我想,我亲手交到他手里,我才放心

  ...

  “臣妾参见陛下”

  “妾从寺庙求来的红绳,可佑陛下大获全胜”

  他收了下去,我看着他冷硬的侧脸

  “清嫔有心了”

  我正诧异他怎知我的名号,他就跃上了马,扬尘而去,只留下我一个背影

  “我的阿衍,要平安归来啊”

  等回到寝殿,我就站不住了,但我还是找了一条白绫,拿出了我提前写好的信

  把凳子踢倒,我感觉到了一阵窒息

  眼前逐渐模糊了

  “我好像隐约听见了有人撞门的声音”

  “我转世为荧惑灾星,是我的不幸”

  “但我的阿衍要幸福,我愿用我的心头血,换他一生平安”

  【end】

  彩蛋是男主视角哦,题材是朋友想的,希望喜欢,二传请标明出处,写文都不容易,大家互相理解么么么么么

  

gxr青青子衿

定风波·酷暑

千里江南热浪腾,屋居终日似煎烹。待至门前犹眩目,酷毒,怎堪四面乱蝉声。


困久熏炉多意绪,忧虑,重湖欲竭失湘灵。快御仙鸾凌碧汉,呼唤,催来甘露慰苍生。 

千里江南热浪腾,屋居终日似煎烹。待至门前犹眩目,酷毒,怎堪四面乱蝉声。


困久熏炉多意绪,忧虑,重湖欲竭失湘灵。快御仙鸾凌碧汉,呼唤,催来甘露慰苍生。 

gxr青青子衿

听蝉有感

半世光阴入窅冥,但凭清露慰零丁。

如今凌越高枝上,纵是激扬谁肯听?

半世光阴入窅冥,但凭清露慰零丁。

如今凌越高枝上,纵是激扬谁肯听?

gxr青青子衿

暑夜遐思

汗湿轻衫醉复醒,起来径自上青冥。

瑶宫斗胆偷甘露,遍洒人间荫万灵。

汗湿轻衫醉复醒,起来径自上青冥。

瑶宫斗胆偷甘露,遍洒人间荫万灵。

gxr青青子衿

夜无眠

万户酣眠静夜扃,何人独自绕阶庭?

梧桐影里添新瘦,咽咽蝉声不忍听。 

万户酣眠静夜扃,何人独自绕阶庭?

梧桐影里添新瘦,咽咽蝉声不忍听。 

晚吟晚宁.

  微信体


  少年组处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期


  其他人原著结局向


  为了区分,少年求学组都用的两个字,比如江澄 ,魏婴


  原著结局成年组用的三个字  比如江晚吟,魏无羡


  有小朋友组金凌 蓝思追 蓝景仪


  人物什么的可能把握不准确,应该非常ooc

  

  微信体


  少年组处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期


  其他人原著结局向


  为了区分,少年求学组都用的两个字,比如江澄 ,魏婴


  原著结局成年组用的三个字  比如江晚吟,魏无羡


  有小朋友组金凌 蓝思追 蓝景仪


  人物什么的可能把握不准确,应该非常ooc

  

尔邢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马克冉冰的手牵上了,呜呜呜。

bailey

【严浩翔×你】不是说好恋爱期间不同居的嘛,你怎么!

私设已成年


勿上升正主🔞🔞🔞


      你一人呆在家中,忽然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想起,你拿起手机一看,是浩翔打来的,你:“喂,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严浩翔:“没事就不能打给我的未婚妻吗”你脸渐渐红了,慌乱的说着,“谁说要嫁给你了”话刚说完,门忽然不知被谁打开了(密码锁),“谁呀,你朝着门口问道”    “你未婚夫”,你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等到你缓过神来的时候我,他已经走到了你的身边。

  

  

  

  此时的你坐在沙发上,他顺势把双手放在腰旁,......

私设已成年


勿上升正主🔞🔞🔞


      你一人呆在家中,忽然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想起,你拿起手机一看,是浩翔打来的,你:“喂,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严浩翔:“没事就不能打给我的未婚妻吗”你脸渐渐红了,慌乱的说着,“谁说要嫁给你了”话刚说完,门忽然不知被谁打开了(密码锁),“谁呀,你朝着门口问道”    “你未婚夫”,你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等到你缓过神来的时候我,他已经走到了你的身边。

  

  

  

  此时的你坐在沙发上,他顺势把双手放在腰旁,把你扑倒在沙发上,带着那痞帅痞帅的笑问你,“你嫁我吗?”  “你倍感疑惑,你怎么来了,你不该在家吗”

  

  

  “我怎就不能来了,我还偏要来”,你听后,你小声嘟囔着:“早知道就不告诉你门的密码了”一边说着,严浩翔这手便开始不老实了,从T恤下摸向了你的肉体眼看就要摸到🐻了,“诶,你这手不老实袄,你怎么能这样呢”

第一次恋爱的你,从未与男生靠那么近,此时你全身紧绷着,不敢看他的眼睛,“严浩翔,你自重奥,我们没有认识多久呢,你这样不好吧”

  

  

  

  “没有多久?我们都认识两年半了,很短吗”,好像是挺久的了“很久了好吧,我都没碰过你,你憋死我算了”


  

  “喂是你说过的,恋爱期间不同居的,你难道要出尔反尔吗”  “是,我是说过,可没说是在你家还是在我家吧”,说完,便一把抱起你,朝着房间走去

  

  

  “喂,你干嘛,你不能这样的,你要干什么啊,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你放我下来!严浩翔!” “别叫唤了,再叫唤,小心你的腰”听到这番话,你突然不敢说话了

  

  

  他走进房间,把你放在床上,开始脱上衣,八块腹肌印入你的眼帘,“你怎么这样呢,这种事我可没经验昂,但是安全措施还是需要的吧,”

  

  

  “放心,我有数的,我会对你负责的,过几天我们就办婚礼”

  

  

  于是,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了🙈

gxr青青子衿

鹧鸪天·寄农民工

车马喧喧逐暗尘,谁知巷陌可怜人?

寒烟落日一肩瘦,夜雨风灯两袖痕。

时辗转,屡逡巡,天涯万里作浮云。

流光催老扶犁手,但使千城焕一新。

车马喧喧逐暗尘,谁知巷陌可怜人?

寒烟落日一肩瘦,夜雨风灯两袖痕。

时辗转,屡逡巡,天涯万里作浮云。

流光催老扶犁手,但使千城焕一新。

阿弈的酒

找稿子

  找作者

  网8编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找作者

  网8编


保护着老秦的白月光

当老秦哭了其他人会做何反应(后续)

孟鹤堂 

哎呦,旋儿怎么了。是不是周九良又骂你了,别哭了啊孟哥等会去打他啊。等会儿孟哥给你做烤冷面吃。

  

周九良

哎哟,宝贝儿,怎么又哭了?橘猫给你弹三弦啊,哎哟,别哭了啊。咱们不哭了,再哭就不帅了。

  

杨九郎

宝贝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被网上的人骂觉得委屈了?哎哟,不哭了。网上的人他看不见我宝贝的好,对不对?不哭了,不哭了。

  

师父

大秦秦啊,怎么又哭了?是不是何健他们欺负你了。师父去帮你揍他们好不好?哎哟,不哭了,不哭了。

  

师娘

哎哟,小旋儿。怎么哭了呀?是不是师父他们欺负你?师娘去帮你揍他好不好?哎哟,不哭了,不哭了。师娘心疼死了。     ......

孟鹤堂 

哎呦,旋儿怎么了。是不是周九良又骂你了,别哭了啊孟哥等会去打他啊。等会儿孟哥给你做烤冷面吃。

  

周九良

哎哟,宝贝儿,怎么又哭了?橘猫给你弹三弦啊,哎哟,别哭了啊。咱们不哭了,再哭就不帅了。

  

杨九郎

宝贝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被网上的人骂觉得委屈了?哎哟,不哭了。网上的人他看不见我宝贝的好,对不对?不哭了,不哭了。

  

师父

大秦秦啊,怎么又哭了?是不是何健他们欺负你了。师父去帮你揍他们好不好?哎哟,不哭了,不哭了。

  

师娘

哎哟,小旋儿。怎么哭了呀?是不是师父他们欺负你?师娘去帮你揍他好不好?哎哟,不哭了,不哭了。师娘心疼死了。                   

愛译苒ლ

  终于思念的人相聚031

今天少年们要去拍摄MV,新环境总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就在候场的时候,刘耀文发现了一堆球,推开在那跟他和宋亚轩叽叽喳喳的严浩翔“宝贝!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他拿过一个橄榄球“翔哥!橄榄球!”

他拿在手里试了试就想扔给严浩翔,宋亚轩想跑到中间劫球,刘耀文眉头一皱“你别在那!砸到你怎么办?”

被工作人员喊去拍摄的丁程鑫顺手揉了揉刘耀文的头发“乖!宝贝~外面玩去,别再屋子里,别碰到你们!”不等刘耀文回应就急冲冲的拍摄去了!

丁程鑫走了,刘耀文还在研究手里的球“可是我不会玩?翔哥!是这样么?”

对球类有诸多研究的严浩翔也不懂“问百度!我也不会!”

刘耀文拿着橄......

  终于思念的人相聚031

今天少年们要去拍摄MV,新环境总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就在候场的时候,刘耀文发现了一堆球,推开在那跟他和宋亚轩叽叽喳喳的严浩翔“宝贝!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他拿过一个橄榄球“翔哥!橄榄球!”

他拿在手里试了试就想扔给严浩翔,宋亚轩想跑到中间劫球,刘耀文眉头一皱“你别在那!砸到你怎么办?”

被工作人员喊去拍摄的丁程鑫顺手揉了揉刘耀文的头发“乖!宝贝~外面玩去,别再屋子里,别碰到你们!”不等刘耀文回应就急冲冲的拍摄去了!

丁程鑫走了,刘耀文还在研究手里的球“可是我不会玩?翔哥!是这样么?”

对球类有诸多研究的严浩翔也不懂“问百度!我也不会!”

刘耀文拿着橄榄球坐到凳子上,他打开手机搜索橄榄球教学视频,“你看!我就觉得是这样么!”

严浩翔点头“嗯!你对的!”

两人起身又在那狭小的空间扔了起来,被路过的马嘉祺看个正着,他推着身边的张真源“带那两个小的去外面玩!这里太窄了,不安全!”随后就去拍摄了

张真源走了过去“你们两个跟我出去玩!”把两个幺儿带到空旷的室外“三角战术!”“三角战术!”

刘耀文把球丢给严浩翔,严浩翔再把球丢给张真源,两个幺儿在线教张真源怎么抛球又怎么接球,直到贺峻霖拍完各人那部分来替换张真源“张哥到你了!”

张真源走了,两个幺儿又跟着贺峻霖玩了一会,才返回去候场,刘耀文对那一筐的球爱不释手,一会儿足球一会篮球的把玩!他和严浩翔坐在凳子上,试着谁才能把书踢到球框里,丁程鑫拍完下来,揉了揉刘耀文的脑袋“都说不让在这玩了!怎么那么不听话!赶紧滴!去拍了!”

刘耀文撒腿就跑了,严浩翔坐在凳子上,脚一用力一个篮球飞进了球框里,丁程鑫大步走过来怼了怼人的额头“怎么那么不听话!”

“一下!一下!就一下嘛试一嘛!”严浩翔伸出一根手指!

几个哥哥一向对波浪精起来的严浩翔毫无办法,丁程鑫也不例外!他无奈的坐到凳子上,踢着球,噌的一声进了球框旁边的垃圾桶“好了!走吧!那边玩去!”

丁程鑫把严浩翔揽着走了,刘耀文回来就问旁边的工作人员“刚才翔哥进了么?”

一个工作人员点了点头“进了!”

刘耀文坐在凳子上“我还能进俩!”

工作人员苦笑“这奇怪的胜负欲呀!”

刘耀文一遍又一遍的试着,篮球总是脱离原来的轨航,偏偏就不进那个篮筐,人也开始急躁“谁想的游戏,一点也不好玩,噌的踢出篮球,篮球又被反弹回来砸在脑袋上,路过的张真源吓了一跳赶紧跑了过来,揉着刘耀文的脑袋“疼不疼?疼不疼?”

刘耀文推开张真源的手“没事!”

张真源皱着眉“哥他们不是不让你在这玩球么?”

刘耀文蹭的一声火了“严浩翔都进球了!就是在那,哥也没不许他在这里玩!”

张真源被吼的莫名其妙,周围除了有时代峰峻的工作人员,还有很多外包的场务什么的,张真源搂着刘耀文的肩膀“好了好了!这里那么多外人呢,回家随便你怎么闹脾气!”

刘文推开张真源“我就想在这闹!”他走过去拿起一个篮球又开始了,张真源过去拦着,一球弹到张真源脑袋上,丁程鑫看到走了过来,揉着张真源的脑袋“疼不疼呀?”

张真源摇摇头“不疼!哥你看看…”

张真源刚想让丁程鑫看看刘耀文,结果丁程鑫抬腿给了张真源一脚“跟没跟你们说过去外面玩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