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4

3378浏览    618参与
C10H16N2O3S
迫害meave里出场的四位麻友...

迫害meave里出场的四位麻友不对牙哥


只要我搞的cp够冷就不会和别人撞梗

迫害meave里出场的四位麻友不对牙哥





只要我搞的cp够冷就不会和别人撞梗

留翼蝶

14向

✔大哥表示他好难


✔傲娇四哥警告


☆14

“大哥,我就是不相信他们!”

眼看着四娃跑远,大娃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四弟......

紧接着,连七弟也走了。

大娃心里就像堵了一团火,无处发泄。唯有向地面狠狠一击,看着从他脚下的地面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缝。

傍晚,他准备生火煮饭。也不知是怎么了,今天的火怎么都生不起来。

正愁着,脚边的木头却突然燃烧了起来。

四处张望,却只见在岩石上假寐的四弟。

嘴角划过一抹浅笑,四弟啊......


✔大哥表示他好难


✔傲娇四哥警告


☆14

“大哥,我就是不相信他们!”

眼看着四娃跑远,大娃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四弟......

紧接着,连七弟也走了。

大娃心里就像堵了一团火,无处发泄。唯有向地面狠狠一击,看着从他脚下的地面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缝。

傍晚,他准备生火煮饭。也不知是怎么了,今天的火怎么都生不起来。

正愁着,脚边的木头却突然燃烧了起来。

四处张望,却只见在岩石上假寐的四弟。

嘴角划过一抹浅笑,四弟啊......


Alèthe凯米尔

【Bafamily/32/14】哥谭作家采访专栏

【Bruce Wayne】著名侦探小说作家,Wayne集团董事长,笔名Batman,代表作《寂静坟墓》

  

  记者:“你对文学家Jason Todd先生与科幻小说作家Tim Drake先生在狄更斯文学奖上的公开出柜有何感想?”

  

  Bruce Wayne:“我支持孩子们的自由恋爱”

  

  记者:“哦?是吗?有小道消息说在他们公开示爱后立刻被叫回蝙蝠作家协会谈话,目前仍未露面。”

  

  Bruce Wayne:“那只是小道消息。我会安排他们接受采访。”

  

  记者:“那么你对这条消息看法如何——讽刺文学作...

【Bruce Wayne】著名侦探小说作家,Wayne集团董事长,笔名Batman,代表作《寂静坟墓》

  

  记者:“你对文学家Jason Todd先生与科幻小说作家Tim Drake先生在狄更斯文学奖上的公开出柜有何感想?”

  

  Bruce Wayne:“我支持孩子们的自由恋爱”

  

  记者:“哦?是吗?有小道消息说在他们公开示爱后立刻被叫回蝙蝠作家协会谈话,目前仍未露面。”

  

  Bruce Wayne:“那只是小道消息。我会安排他们接受采访。”

  

  记者:“那么你对这条消息看法如何——讽刺文学作家Damian Wayne先生承认与爱情小说作家Dick Grayson先生的恋爱关系。”

  

  Bruce Wayne:“……我认为Damian有自己抉择的能力。”

  

  记者:“那你为什么派遣Grayson先生前往日本学习。”

  

  Bruce Wayne:“对于他前往日本学习的详情我并不知情,也非我派遣,日本有丰富的漫画文化,而Dick最近也有意成为漫画编辑,我想,应属于他的自发行为。”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Wayne先生…”

  

  Bruce Wayne:“抱歉,美丽的记者小姐,我的采访时间已经到了。”

  

  【Jason Todd】著名文学作家,影视评论家,笔名Red Hood,代表作《永不言弃》

  

  记者:“请问你和科幻小说作家Tim Drake先生的恋情持续多久了?”

  

  Jason Todd:“两个月了。”

  

  记者:“恋情公开你担心遭到你的养父的反对吗?”

  

  Jason Todd:“他反对是必然的结果,他没有公开对着我们咆哮就好了,反正他总会同意的。”

  

  记者:“你的新作《阿伯拉尔》是否在暗示你和Drake先生的恋情重重受阻?

  

  Jason Todd:“大概吧。”

  

  记者:“你对你兄弟Damian Wayne先生和Dick Grayson先生的恋爱怎么看。”

  

  Jason Todd:“我敢肯定先被阻拦的会是恶魔崽子,不过一个月,迪基鸟会被发送到火星。”

  

  记者:“你认为Bruce Wayne先生会反对你们所有人的恋情。”

  

  Jason Todd:“当——”(后续已被Wayne先生的秘书阻拦,采访中断)

  

  【Tim Drake】知名哥谭科幻小说作家,计算机学者,笔名Red Robin,代表作《幻想城市》

  

  记者:“你认为你和Todd先生的恋爱关系是否能持久下去?”

  

  Tim Drake:“是的,我们都是在恋爱上很慎重的人,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迈出的这一步。”

  

  记者:“你们是否考虑过结婚?”

  

  Tim Drake:“我们已经考虑到了,我们相信这件事会不远了。”

  

  记者:“你对于Todd先生说的Wayne先生对你们恋情的阻拦观点如何?”

  

  Tim Drake:“Jay,不,Jason一向与Bruce有价值观上的分歧,他们只是就其他事情产生矛盾了,至于,Dick,毕竟他的情史丰富。父母嘛,虽然说自家孩子长大了,他们放心,但实际上都觉得还小,对Dick这种花花公子还是不放心,有不赞同是理所当然的。”

  

  记者:“那么你对现在的媒体评论怎么看?”

  

  Tim Drake:“爱情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

  

  【Damian Wayne】闻名的哥谭讽刺小说作家,格斗家,笔名Robin,代表作《上帝之死》

  

  记者:“你对你父亲作出的阻拦行为有何感想?”

  

  Damian Wayne:“>TT<,父亲是不可能动摇我们关系。”

  

  记者:“你认为Bruce Wayne先生对于你们两对情侣的关系态度是否有不同?”

  

  Damian Wayne:“当然有,愚蠢的Todd和咖啡Drake是不值得父亲投入太多精力的。”

  

  记者:“恋爱会使你改变对于爱情悲剧的讽刺观点吗?”

  

  Damian Wayne:“不可能。”

  

  记者:“你是否赞同文学作家Jason Todd先生对于你们发表的观点。”

  

  Damian Wayne:“我会先将他沉入哥谭湾,然后将Drake发射进海王星。”

  

  

  《哥谭公报》为你报导

  ——维琦•瓦恩

  

  其实他们都有台词本,但二少和米总不按剧本来,提宝只好给二少的话打补丁。

保持野性

(可恶之爱)


达米安表情还在错愕,他满脸泪痕,嘴巴有擦不干净的精渍,有些笨拙的去穿衣服。

只是在迪克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糖果的时候,达米安眼睛一亮的抬头,他期待的看着对方剥开糖纸,拿着小糖果伸过来,然后越过他,来到他身后,塞了进去。

男孩的脸更红了些,他在格雷森的怀里发抖了几下,然后承受了这个事情。

这个男孩真爱他啊,迪克满足的想。


(可恶之爱)



达米安表情还在错愕,他满脸泪痕,嘴巴有擦不干净的精渍,有些笨拙的去穿衣服。

只是在迪克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糖果的时候,达米安眼睛一亮的抬头,他期待的看着对方剥开糖纸,拿着小糖果伸过来,然后越过他,来到他身后,塞了进去。

男孩的脸更红了些,他在格雷森的怀里发抖了几下,然后承受了这个事情。

这个男孩真爱他啊,迪克满足的想。


昕籽籽籽籽籽

【埃艾】圣诞快乐

圣诞节快到了。

在今天,艾比早早地起床,拉起睡眼惺忪的埃米洗完漱穿上衣服就往商场跑。商场因为临近圣诞节,所以搞了优惠活动,商场里各处挂上了漂亮的装饰品。艾比拉着埃米进入商场之后瞬间感觉到了圣诞的气氛,更加激起艾比购物的欲望了。

现在埃米正在女子更衣间外坐着,看着艾比换了一件又一件的衣服。

“喂,衰仔,我穿成这样好不好看?”艾比在试衣间穿了一件裙子出来,裙子是红白配的,她转了个圈。

“老姐……这已经是你试过的第十二件裙子了……”埃米有点审美疲劳地一边打哈欠一边擦眼睛。

突然感觉到头顶隐约传来一丝杀气,埃米熟练地抬起胳膊挡住前面的攻击:“诶老姐这件也超级好看啊,这红白色出色地配合老姐的头发颜色让老姐在圣诞节...

圣诞节快到了。

在今天,艾比早早地起床,拉起睡眼惺忪的埃米洗完漱穿上衣服就往商场跑。商场因为临近圣诞节,所以搞了优惠活动,商场里各处挂上了漂亮的装饰品。艾比拉着埃米进入商场之后瞬间感觉到了圣诞的气氛,更加激起艾比购物的欲望了。

现在埃米正在女子更衣间外坐着,看着艾比换了一件又一件的衣服。

“喂,衰仔,我穿成这样好不好看?”艾比在试衣间穿了一件裙子出来,裙子是红白配的,她转了个圈。

“老姐……这已经是你试过的第十二件裙子了……”埃米有点审美疲劳地一边打哈欠一边擦眼睛。

突然感觉到头顶隐约传来一丝杀气,埃米熟练地抬起胳膊挡住前面的攻击:“诶老姐这件也超级好看啊,这红白色出色地配合老姐的头发颜色让老姐在圣诞节那天耀眼夺目——”

“哼,算你识相。”艾比似乎很受用,很快消了气,把埃米拦住的攻击的手收回去。

“所以老姐你为什么今年这么积极地打扮啊?”埃米说着便回想前几年圣诞节艾比总是窝在家里打乙女游戏的活动,自己则被打发去买苦瓜奶茶的悲惨经历。

“因为——姐的白马王子——!!!”艾比突然变得闪闪亮亮,十指相扣望着天空。

好吧,果然是因为这个。

凹凸学院新入学那天,艾比在上学路上便遇到了她心中金发碧眼,乐观开朗的白马王子本人——前面背着书包,和紫堂幻兴致勃勃地聊黑暗力量的金。以至于回家路上还在拉着埃米说着她遇到的那个他。

“所以说?”埃米看她还想说下去,便顺着往下问道。

“今年圣诞节!白马王子邀请了我(们)一起去参加圣诞派对!!”她拿出了金画的两张似是毕加索风的邀请卡片。

“哈…原来是这样啊。”埃米接过一张邀请卡片,看了下上面写的字。

“所以!姐一定要让白马王子注意到人群中最耀眼的姐!!”她像做了个极其重要的决定一样握紧拳头。

“你可得了吧……”

“你说什么?”

“不,我什么都没说。”

……

终于到了圣诞节这天,艾比千盼万盼的金的圣诞聚会。

艾比穿了身印着鹿的红白绿相间的新裙子,围着红白的围巾,这一身显得她更娇小了(艾比:作者你想死吗 我:没,我还想活),反而埃米倒是只穿着了身稍微圣诞一点的日常衣服。

咚咚咚。埃米敲了敲邀请卡片上给的住所的门。

“来啦来啦!!”听得见里面的人的小跑声。

咔哒。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艾比心心念念的白马王子,金。

“噢噢是艾比同学和埃米同学!你们好早啊,快进来!”金一脸笑容地招呼艾比埃米进屋。

当然早了。埃米这么想到。想起被自家姐姐的轰炸式叫起床法所支配的恐惧,不禁冒了一头冷汗。

屋子里凯莉格瑞和紫堂幻正在忙着做一些小饼干,凯莉说着是帮忙,其实也就是在旁边嘲笑格瑞极其认真地做着的畸形饼干。格瑞是被金拉着一起做的,紫堂幻是早早就来的之一,担心他们几个炸了厨房,于是也跟着帮忙了。神近耀也很早就到了,带了他自称的“九文鱼”当做了做客礼物。厨房里秋正兴致勃勃地做着研究了一个月菜谱上的菜。

“艾比同学?你怎么了?”金疑惑地看着愣在原地的艾比问道。

埃米转头看向后面的艾比,瞬间看透脸:“我姐她没事的,不用担心。”于是拉着艾比就进来了,然后带上了门。

虽然被埃米安慰道艾比没有事情,但是金还是忍不住往艾比埃米那边瞅,掉下来的圣诞贴纸往上贴都贴歪了。身边的紫堂幻看出来了金的不对劲,拍拍他安慰着说了句不会有事的,金才逐渐收回目光忙身边的事。

“喂喂,老姐,你不会被迷住愣在原地了吧,快醒醒。”埃米把艾比拉到旁边拍拍她脸,“你看你都把你的‘白马王子’吓到了,快醒醒。”

“衰仔,…”艾比等金移开目光才开口,“他也太帅了吧呜啊啊啊!!!”抓住埃米的衣服,头窝在了埃米的颈窝里小声吼叫,“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他他浑身就像发光一样好耀眼好夺目@#*+%……”

语无伦次了。埃米默想。被艾比这一举动搞得一愣,被动性地抬手搓搓了她的头:“是是,他帅到惨绝人寰,不愧是你的白马王子。”

他甚至能感觉到颈窝处传来的滚烫的温度。何时何地看到过老姐如此夸张的脸红呢。

想着想着埃米就感觉心里稍微有点酸酸的。

等艾比疯狂给金放彩虹屁,疯狂蹭完埃米后终于消停了,紫堂幻端着盘饼干来了。

他半蹲下笑着递给艾比道:“新出炉的圣诞饼干哦,同学要不要和你弟弟尝一尝?”

“谢谢!”艾比接过那盘饼干,给人个笑容。

紫堂幻看到艾比正常了,笑笑道:“没事。”然后直起身离开了。

紫堂幻回去和金说了声艾比没事了,金才放下心来。

陆陆续续地,人都到了,热闹得很。年级排名前十的学霸安莉洁和同样被邀请的悦然在半路遇到就一起来了,丹尼尔老师带了人数数的圣诞裁判球手机挂链送给了大家,不知道怎么回事跪舔萌的鬼狐和莱娜也受邀来了,纪律委员安迷修偶然遇到银爵,经过同意抱来了安迷修的师父和小黑洞……真心惊叹金那强大的交际圈。

各位尝到秋的手艺都纷纷夸赞她的菜做得好,搞得秋有些不好意思。然而在这成功的背后遭受毒害试味的受害者,是金和隔壁家的格瑞。

吃完饭有些无聊,收拾完碗筷还为时尚早,众人围坐在金家的沙发上各个聊着天。

“咳咳——”凯莉咳嗽两声举手道,“这么闲待着也是待着,要不来玩国王游戏——?”

得到全票赞成之后,凯莉不知道从哪变出套牌:“想来金的家里也不会有牌,用这个吧。”

由最正经的格瑞当洗牌人,游戏就这样开始了。

“我是国王!”金说,“那1和9蹲起三十个吧!”

“啥!?”安特和维德不淡定了,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谁让金运动好,只能想到运动呢。”凯莉叹息。

……

“终于到本小姐了,那5拿着槲寄生和12kiss怎么样?”凯莉拿着国王牌笑道,“说到圣诞节怎么能没有槲寄生下的kiss呢♪”

“我是5……”埃米举起手。千万别是不认识的啊!!

“姐…12。”艾比也举起了手。

艾比埃米互相对视了一眼。

啊啊啊啊不得了啊啊啊啊!!!!

“诶——是这两个小不点啊。”凯莉笑道,“姐弟的话就容易多了吧?”

“……”艾比和埃米默不作声。

“不会——这么大了没亲过姐姐吧?”凯莉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国王的命令不能不听哦。”

埃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一手拿起准备好的槲寄生,一手摁住艾比的手——

——亲了一下艾比的脸颊。

“诶——只是脸颊而已嘛?”凯莉有点小失望。

“没说kiss是kiss哪里吧。”埃米说。

“咦咦!??”艾比被埃米亲了之后大脑变得一片空白,以至于恍惚到天黑,所有人都散伙回家。

大家都没把这当回事,因为都习惯了凯莉的各种直击人心的招数。但艾比却无法忘怀。

艾比埃米回家路上,通过昏黄的路灯灯光,埃米看到了还在恍惚着的艾比,想说什么,却咽回了肚子。

回家以后艾比一声不吭地钻进了她房间的被窝里。屋里一片漆黑,房间的门虚掩着。

埃米小心地推开门:“老姐,我进来了哦…。”

“……”没有回应。

埃米坐在了艾比的床边,能清楚地看见裹紧的一团被子从缝隙里露出几根红色发丝。

“老姐你理理我嘛…”

“……”

“老姐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怎么会。”

“那怎么一下午都不理我。”

“……对姐来说,亲亲了就是交往了。”艾比说,“但是这不是姐主观意思。…我……”

“那老姐…我喜欢你。”

艾比一惊,从被里钻出来:“你…?”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和你交往,所以你接受吗?”月光照下的埃米的脸写满了认真。

“为…什么?”艾比愣住。

“喜欢你天天赶时间上学,狼吞虎咽吃饭沾饭粒的时候,喜欢你在熟悉的路上跑起来时飞起来的红色头发和你的笑脸,喜欢你上课走神甚至打瞌睡的时候,喜欢你放学时听到铃声的时候开心的表情,喜欢你在路边小摊等食物的样子…”

“咦……?”(我:明明这些大部分都是黑历史吧)

“……还有,喜欢你凶我的样子。”

“你。…”

“所以,老姐你接受吗。”埃米握住她的手道。

“你那个表情,姐不接受也没有用吧。”艾比静看着他那个表情了一会儿后噗嗤一笑。

“那就是接受了…?”埃米没想到那么容易,直直看着她眼睛生怕是假的。

“假的假的。”艾比摆摆手。

“咦????”埃米一脸懵。

“至少让姐考虑考虑,看看怎么样吧…?”艾比偏过头道,“你和我可是姐弟啊…。”

“不让别人知道不就好了嘛…”

“死衰仔。”

“怎么了?”

“圣诞快乐。”艾比给人个亲亲,“别误会哦,这就是个单纯的姐弟之间的亲亲。”

然后埃米整个脸都红透烧起来了,被艾比笑了好一阵。

————————————————————————————

番外。

埃米:“所以老姐我们算交往了还是不是啊。”

艾比:“嘛,就算是吧。”

埃米:“那…我能不能……”

艾比:“干什么…”

埃米:“…和老姐你睡啊。”

艾比:“不可以!”

埃米:“就是单纯睡觉也不可以吗?!”

艾比:“不可以!”

于是当天晚上埃米悄悄爬上了艾比的床。

然后被察觉到的艾比打了一顿后就让他当天晚上在那睡了。

当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

花絮。

我:亲亲就是交往了,果然是小孩子的心思呢。

艾比:难道不是吗?

我:亲亲就是怀孕哦。

艾比:??!!!衰仔你给姐过来!!!!!

我:(假的)

————————————

进行ing

埃米:……还有,喜欢你凶我的样子。

艾比:你。…

        :你是抖m吗。

埃米:啊。?

cut!!

————————————————————————————

问答。

Q:为什么同意埃米的告白?

艾比:因为姐喜欢主动的。…准确来说应该是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喜欢姐吧。小时候和他说过,喜欢的东西要去争取。

Q:但是你们有血缘关系可以吗?

艾比:管他什么血缘。姐喜欢他就够了。

Q:那为什么要考虑一下呢?

艾比:乙女游戏男主告白不都得考虑一下吗?

Q:这算早恋吧。

艾比:所以姐说考虑一下。等成年再说。

Q:问答结束,圣诞快乐!

艾比:圣诞快乐!!

————————————————————————————

PS:艾比和埃米是双向暗恋。

万年咕咕鸽又回来了,没有带回来续篇,搞了短篇,食用愉快!!

圣诞快乐,祝屏幕前的你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

@玳瑁骨科伴婚团


yqbjyey
西西

「喔你看  春夏秋冬
人去從來不鏤空
我們早接受最美的邂逅
最後總變成野獸」

「喔你看  春夏秋冬
人去從來不鏤空
我們早接受最美的邂逅
最後總變成野獸」

冯福康
水宿烟雨寒

【江风云暮】章二•初平年少 02

庚午年正月改元初平。关东诸郡起兵,举袁绍为盟主,共讨董卓。

同时,孙策徙母至舒。

船队自洞庭口沿江东去,至迎江转北,而后水陆兼程进入庐江郡。百余匹马、数十乘车蜿蜒于山野驿道,轮轴碾压声音不绝于耳,几乎盖过了车盖下缀着的铜铃响。

孙策与周瑜同乘一车,两个人都穿得毛茸茸的,绽开的风毛随着车驾行进微微摇动,扫在他们昏昏欲睡的脸上。孙策伸伸手脚,转身遥望着不知隔着多少辆车上已经睡得横七竖八的孙权孙俨和满脸劳累的母亲幺弟。车驾间距离太远,他在前喊话,后面的人都未必听得清。

“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吗?”孙策揉了揉被江风扫得几乎僵硬的脸。

周瑜淡然一笑,“迎贵客入乡,非要有这样的排场才对得起破虏将军和我周氏几代官宦仕族...

庚午年正月改元初平。关东诸郡起兵,举袁绍为盟主,共讨董卓。

同时,孙策徙母至舒。

船队自洞庭口沿江东去,至迎江转北,而后水陆兼程进入庐江郡。百余匹马、数十乘车蜿蜒于山野驿道,轮轴碾压声音不绝于耳,几乎盖过了车盖下缀着的铜铃响。

孙策与周瑜同乘一车,两个人都穿得毛茸茸的,绽开的风毛随着车驾行进微微摇动,扫在他们昏昏欲睡的脸上。孙策伸伸手脚,转身遥望着不知隔着多少辆车上已经睡得横七竖八的孙权孙俨和满脸劳累的母亲幺弟。车驾间距离太远,他在前喊话,后面的人都未必听得清。

“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吗?”孙策揉了揉被江风扫得几乎僵硬的脸。

周瑜淡然一笑,“迎贵客入乡,非要有这样的排场才对得起破虏将军和我周氏几代官宦仕族。”说完又叹息,“可惜年前晖兄带人北上洛中迎援堂伯父,他的千余门客都不在家,舒城滞留的车马有限,委屈兄长一家。”

思及尚生死未卜的周晖,周瑜的神色便有几分黯然。孙策一把抓住他手腕,“愁眉苦脸做什么,若是稍后到了舒县,他已在堂上等你归家,我可要好好嘲笑你一番了。”

周瑜默算着时间,“计算脚程,晖兄只要不在洛阳耽搁,合该比我们先到家。若真如此,借兄长吉言……”

铃声沿着驿道一路北行,舒城渐近。

方入城,周瑜便下令停住车马。孙策睡得迷蒙,感觉车驾突然停下正要问是否已经到了,却不想一睁眼就看到街边坊墙内外树得高高的魂幡。素白的帛布蔓延在舒城宽阔的街道,似乎将整座城池都涤洗得再无颜色。

即便国丧,也不会有这么重的祭礼,更何况这样的白色几乎覆盖了舒城的所有街道。

孙策转头去看周瑜。早一日还能与他有说有笑的挚友此时也仿佛被魂幡洗脱了脸上的最后一点血色,摇摇欲坠站在黄土铺垫的道路上。

周晖死了。

并且,死的可能并不仅仅周晖一人。

“周瑜。”孙策唤了一声,却不知该与他说些什么。

面无血色的周瑜僵立须臾,转身返回车上吩咐继续行进,又笑着安慰孙策道:“兄长不必担心,我前往长沙之前便已经准备停当,现在就带你们到住处安顿。”

孙策皱起眉满心疑惑担忧地望向他,抿紧了嘴角不说话。

孙氏一家被安排在宽敞洁净的院落中住下,迎接他们的仆妇从人俱是全身重孝。孙策看着周瑜没事人一样将所有都安排停当,在周瑜出门登车离去时向母亲表明去处便一跃挤上周瑜车驾。

周瑜吃惊,孙策道:“我与你堂兄也算相识,去拜祭拜祭。”

车驾缓缓前行,周瑜先是呆坐半晌,又突然醒悟似的开始脱解自己身上的诸多配饰。环佩帛带皮草冠饰,七七八八塞给孙策捧了满怀。孙策看他渐渐将自己打理成素服薄冠的样子,居然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惟有马蹄踢踏,铃声幽远。

及至周晖家中才知亡者大多已入殓,北方仍旧有送灵的车马将死者尸身源源不断送返庐江。因为死者人数众多,周晖孀妻差人在城北另辟一块平地停棺,殡所也设在那里。一里之外都能听到其间哭声恸天。

从周晖北上的门客足足千余人,竟无一个活着回来。

“董贼……”

陆康闻得周晖讣闻已经亲访吊唁,比风尘仆仆归家的周瑜到得还早些。两人便在哭声中致礼寒暄。

临走时,陆康难得亲密的拍了拍周瑜稍嫌单薄稚嫩的肩,“庐江定能长治久安,节哀,将养生息,不愁无复仇之日。”

孙策看着周瑜默默躬身致谢,又在陆康盯着自己时祭出一脸客套笑容。周瑜介绍道:“这位是孙策伯符,其父是曾解世兄宜春之围的破虏将军。因关东起兵战乱频繁,瑜迎孙氏家眷来舒小住。”

陆康的目光只在同样躬身行礼的孙策身上多停留了一瞬,“有其父必有其子。”

两位少年送陆康走远,避开从人们的眼睛,孙策撇嘴,“不道谢也就罢了,阴阳怪气。”

“陆翁他……”周瑜欲言又止。恰好孙策转头看见他满脸为难,大义凛然拍了拍胸脯,“我不与他计较,你也不用为难。还有,董卓的事情我今晚就写信给父亲告状!”

周瑜被他的大义凛然逗笑,一瞬又红了眼圈,在陆康面前一直忍着没流下来的眼泪挂了满脸。

从今后,庐江周氏,他为主。

突逢大难周氏倾颓,被周瑜迎来舒城小住的母子五人成了他自此以往最坚实的后盾。而在遥远北方兴兵讨董维护汉室的破虏将军孙坚,是这重后盾背后更加坚实的靠山。

不可动摇的靠山。

这位靠山的长子借了周瑜的坐骑,趁周瑜还守丧的时候每日往来舒城内外,不过三五天功夫已经将周边摸得熟透。之后他便偶尔造访周瑜守丧的屋舍,对周晖略尽哀思。

孙策蛮喜欢周瑜这位堂兄,周晖肩任庞大家族却不十分因循守旧,虽然与孙策也曾经发生过冲突,但在他们相同的肆意张扬不拘小节面前,这点矛盾又算得什么。与之相较,周瑜初掌家事,时时紧张小心谨慎的样子便逊色多了。

逊色得,似乎连孙策与他初识时候见过的锐气都被过分的小心翼翼抹杀殆尽。

这日孙策再次登门,周瑜尚未来得及招呼便嗅得一股淡淡香甜。不该出现在这间屋舍中的香甜让他猛然转身,只见孙策已然自发寻个软垫坐下,捧一对烤至熟透焦黑的毛薯吃得正忙。见周瑜回身,孙策递上一只毛薯,还散发着腾腾热气,“才烤熟还热着,你守孝忌鱼肉荤腥,吃毛薯总是可以的吧?”

“我……”周瑜语结,半晌之后才忆起自己家里是没有这种东西的,自然给客人也不会安排这样粗糙单薄的食物,问道:“你这两个……从哪里来?”

孙策答:“来时城外看到人家院子里堆着很多便拿了两个。烤熟后一路藏在衣服里带来给你的,再不吃真的要冷了。”

闻言周瑜大惊,“那是给流民过冬的屯粮,你……”

近年时事动荡战乱不断,流民随处可见。庐江虽平宁富庶,却也不能毫无节制收留这些异乡来客,只在每年隆冬时节于各家院落放置些许屯粮由流民自行取用。这些粮食既少且糙,只能勉强果腹,与周家看来,绝不可能用以待客。而今孙策却捧着个毛薯吃得香甜,周瑜像是被人一耳光扇在脸上。

“是瑜待客不周……”

“并没有,只是好久没吃这个东西有点想念。”孙策说着又吃几口,薯肉温热松软香甜,在隆冬时节确实是果腹暖身的上品。

“如果兄长想吃,瑜可以差人送去。”

“往复传话太麻烦。这些摆在路边的我随手就拿了,省时省力。”

周瑜抿唇,默然不语。

两人相对无言良久,孙策停下动作,举着已经吃去大半的毛薯盯紧面色不佳的周少爷。周瑜依旧皱着眉抿着唇,见他盯紧自己,不好继续沉默下去,便低低一叹:“总之是我待客不周,兄长见谅。”

“难道不是我有错在先么?”孙策问。

周瑜微愣,一时又哭笑不得起来。

孙策一家迁居舒城后,虽然另辟院落居住但毕竟是在异乡为客,饮食起居多由周氏关照。孙策放着周家满仓满谷的精致粮食不用,跑到城郊摸流民的干粮吃,不啻是在打周瑜的脸。

无论孙大少再怎么张扬跋扈不拘小节,这些规矩道理他还是懂的。

从前守得也还算滴水不漏。

周瑜叹息,从前。

“兄长明知道……为何?”

孙策说:“我是偷偷拿来,没人看见。”言下之意,还算保全了周瑜这个一家之主的颜面。

周瑜愈发无奈,“这是在戏弄我?”

有错在先的孙策扬起头,“自然是在教训你。继续这样下去连小权儿都能欺负你了,哪有这样死气沉沉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一家之主?”说完也不等周瑜答话,将手上的半个毛薯吃干净,完整的一只塞回怀里,抹抹嘴巴便起身走人。

只留周瑜在飘满毛薯香甜气息的的屋舍中发呆。

死气沉沉瞻前顾后患得患失……么。

周家确实不该是这样的,不但从前的周晖、周忠及至更祖辈的一家之主不会如此,即便周瑜自己,在继承家业前也绝非这样过于谨慎以致止步不前的人。他只是太怕周氏倒下,那样庞大发达的家族如果倒在他的手中,周瑜绝对没脸见死去的父兄了。

只是,这样庞大的家族绝不是单纯小心翼翼就能够支撑起来的。

如今庐江周氏的长辈或死、或被扣留于洛阳、或不知所踪,子侄一辈人丁凋零,又与渐得民心的陆康共居于舒城。无论怎么看,都不该是周瑜裹足不前的时候。若迟迟不能立威信于乡间,尽早收拢民心,恐怕周晖的旧言就要成真。

“舒县,再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舒县。”

打点仪容,周瑜披了一条大氅起身出门,推门举步几乎撞上正迎面而来的孙策。周瑜站定,端足了一家之主的架子,“未曾照料好兄长一家的饮食起居,确实是瑜待客不周。稍后会将各色谷物屯粮各取些许送到兄长家中以备不时之需。但街边余粮是为流民所设,取自乡民仓中,即便周氏也不能随意征用。兄长是否介意陪我前往,将‘借’来的粮食还清?”

孙策一笑,“自然。”

供给流民的粮食本就无人看管,多了少了也没人在意。丢了粮食的农户见周瑜亲往还当出了什么大事,一听只是孙策拿他两只毛薯尝鲜,即刻劝周瑜不必在意,三推四扯下才收了周瑜递来的铜钱。

“他初至庐江,”周瑜扭头看孙策一眼,弯起嘴角,“从前的居所乡野穷困没吃过这个,打搅你们了。”

那农户满脸惊诧,望着周少爷口中从长沙乡下来、连毛薯都没吃过的破虏将军之子,颇为怜悯地点了点头。孙策也是目瞪口呆,他横行徐、荆两州数年,居然就变成见识短浅连毛薯都没吃过的乡野小民。

周瑜犹在说:“瑜尚在为晖兄服丧,对客人照料多有不周。若日后孙少爷还想吃,我会先遣人来买,再不会出现这等不问自取、鸡鸣狗盗之事。”

……

“你说谁鸡鸣狗盗?”返程路上,孙策愤愤踢一脚路边荒草,“好心点醒你,污蔑我未见过世面也就罢了,竟然还骂我。这是受人恩惠该有的态度吗?”

“不告而取谓之贼,概以鸡鸣狗盗也不为过。兄长大恩周瑜在这里拜谢,但是不拘小节的毛病还是得改改。”周瑜道,“匪性人人皆有,但总不会人人与贼同流合污。”

孙策挑眉,“若是匪类,你便能同流合污了?”

周瑜思量片刻,轻笑,“可以。”

“既这样,快来与我同流合污。”孙策说。

闻言周瑜转头,正想问如何才能与他同流合污,却险险撞在孙策塞来他面前的毛薯上。那团黑漆漆的东西被孙策举在手中,在这样滴水成冰的天气里竭尽所能蒸腾着热气。

“刚刚拿去热过,一路揣在怀里带来的,烫坏我了。”孙策边说边揉着胸口,周瑜要来看他烫得怎样又被他推开,毛薯塞进周少爷手中,“趁热吃,别浪费我一路辛苦。”

两人便坐在路边干净地面,周瑜将毛薯一分为二,其一递给孙策。

热气一瞬间更加汹涌地蒸腾开来。

周瑜卷着衣袖,有些小心翼翼地咬下。

香气扑鼻,薯肉松软,很甜。

很甜。

甜到眼泪的咸涩味道已经流到嘴里许久,周瑜才猛然发觉似的擦了擦被打湿的脸。惊觉时孙策也看向他:“有这样烫?我都还没哭。”

“不是烫,我……”一时之间周瑜也说不清这些莫名其妙的眼泪从何而来,匆匆三两口吃掉手上的毛薯,扯着衣袖擦起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泪来。冬日衣料厚重粗糙,他擦得脸颊有些发疼,“擦干净了吗?”

孙策盯着他的脸,扯着自己的衣袖帮他擦了擦,又擦了擦。

“你还是说被我气哭了比较可信。唉,你世兄我大人有大量不介意多做一次坏人。”

“嗯。你还有铜钱吗?”周瑜问。

孙策不明所以摸了摸自己还算丰厚的家底,“还有不少,怎么?”

“再去换些毛薯。这几日阴寒,守丧时吃的却少,我简直又冷又饿。”还在长身体的少年一本正经要求起来。

“……哦。”


To my beautiful mortal

【ALL达米安】【蝙蝠家乱炖】《罗宾们是如何毕业的》

无固定配对,达米安中心向,蝙蝠家族乱炖,141,sladin,塔隆/达米安,一句话的kt暗示


时间线背景补充《少年泰坦vs正义联盟》和《犹大契约》


分级:R


每个男孩都有daddy issue


就像蝙蝠家的每个罗宾在青春期里都会想和蝙蝠侠上///床


 链接


 随缘链接


 过渡篇,这篇完了我就要写犹大契约背景的sladinPWP,md


无固定配对,达米安中心向,蝙蝠家族乱炖,141,sladin,塔隆/达米安,一句话的kt暗示

 

时间线背景补充《少年泰坦vs正义联盟》和《犹大契约》

 

分级:R

 

 

每个男孩都有daddy issue

 

就像蝙蝠家的每个罗宾在青春期里都会想和蝙蝠侠上///床

 

 


 链接


 随缘链接


 过渡篇,这篇完了我就要写犹大契约背景的sladinPWP,md

 

 

 

 

 

 

 

 

 

 

 

 

 

 

 

 

 

 

 

 

 

 

 

 


To my beautiful mortal

【迪克/达米安】Lewd Sweetie

配对:迪克/达米安(精神逆向)

分级: NC-17

警告:迪克/OFC描写

依旧是蝙蝠家乱///伦暗示 


简介:迪克·格雷森发现自己跟女朋友的床上生活出了点问题,而达米安自告奋勇地决定为他进行遥控指导。


或好或坏地,迪克发现这很有帮助,事实上,是太有帮助了。


链接


随缘链接


配对:迪克/达米安(精神逆向)

分级: NC-17

警告:迪克/OFC描写

依旧是蝙蝠家乱///伦暗示 


简介:迪克·格雷森发现自己跟女朋友的床上生活出了点问题,而达米安自告奋勇地决定为他进行遥控指导。


或好或坏地,迪克发现这很有帮助,事实上,是太有帮助了。



链接


随缘链接


hijiki
14/100 (临摹) ———...

14/100


(临摹)


—————


画完对比了原图,其实色差还是挺大的。



明天千与千寻就要上映了(*¯︶¯*)!

14/100


(临摹)


—————


画完对比了原图,其实色差还是挺大的。




明天千与千寻就要上映了(*¯︶¯*)!

熬汤

"If you had wanted someone to beat you into a bloody pulp, Grayson, you could have simply asked. I assure you, I am perfectly capable of doing a much better job than any of them in the ring."


"Aw, Damian. You say the sweetest things."


——在多年前的笔记本里无意中翻到的

毫无context的两句话141


"If you had wanted someone to beat you into a bloody pulp, Grayson, you could have simply asked. I assure you, I am perfectly capable of doing a much better job than any of them in the ring."


"Aw, Damian. You say the sweetest things."


——在多年前的笔记本里无意中翻到的

毫无context的两句话14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