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54922

11.9万浏览    602参与
桃枝见光了

【91】我很幸运再次遇见你

单纯想写一个文

922还是叫922

是闻远也是922

  

  

  又是一年的冬天,922没有一天不怀念系统里的日子,他不是想念系统,他是想念系统里的人,那个和他拌嘴的人,那个他想要挤在一张床上睡觉的人,那个他总是想要努力靠近的人。

  

  他是154,是系统的一部分。

  系统毁了,154又在哪里,922根本不敢想。

  

  他和秦究,游惑在现实里见了面,也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他们是一对很恩爱的情侣,922为他们开心,而他自己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当初进入系统的人,也差不多阴差阳错找到了自己共度一生的人,而922常常挂在嘴边的154,却消失了。

  

  游惑不太...

单纯想写一个文

922还是叫922

是闻远也是922

  

  

  又是一年的冬天,922没有一天不怀念系统里的日子,他不是想念系统,他是想念系统里的人,那个和他拌嘴的人,那个他想要挤在一张床上睡觉的人,那个他总是想要努力靠近的人。

  

  他是154,是系统的一部分。

  系统毁了,154又在哪里,922根本不敢想。

  

  他和秦究,游惑在现实里见了面,也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他们是一对很恩爱的情侣,922为他们开心,而他自己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当初进入系统的人,也差不多阴差阳错找到了自己共度一生的人,而922常常挂在嘴边的154,却消失了。

  

  游惑不太会安慰人,秦究反而经常说,“既然所有人都能出来,那154也一定可以,他那么好,他不会有事的”

  

  没人真的敢保证,154不会有事,922也不敢保证,更不敢抱着期待,“谢谢”

  

 除了谢谢,922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思念154,可他的日子也得过,那就把思念154和等待154回家当成一种活下去的执念吧。

  

  ·

  

  922下班回家的路上,他看到了一个男孩儿,身影出奇的像154,穿了很薄的一件衣服,男孩站着站着就蹲下了,躲在车站的亭子下边,缩着身体,身体在打颤,很可怜。

  

  他想起了154之前因为天气太冷,赌气跑出去淋雪,可谓是把922整得哭笑不得,还有冻红的手,冻青了的脸,头上还飘着雪,整个人蜷在雪人旁边,922其实很心疼,把他拽回去又骂又凶他,154瞪着他不说话,922就软了脾气,“冻感冒了怎么办?冻坏了怎么办”

  

  154还是没说话,确实太冷了,他低着头,922无奈按了把他的头,“作精”

  

  ·

  

  思绪拉回现实,922还是没忍住上前,那个身型和154太像了,可是他不敢认,也不敢确定他是不是154,他见过,他也冲动过,但每一次都认错人,922心脏加速跳动着,他默默的祈祷这个人是154,别再认错了。

  

  922脱下自己的外套,他弯腰给男孩披上衣服,轻言,“天气冷,穿上点衣服吧,154”

  

  很轻的一声154,大概是为了满足自己心里那点不明的心思吧,但是922的话被男孩听到了,他听见了那一声蚊子大小的154,太熟悉了,他听了太久了,不会不知道这声音出自谁的,不会不知道这个给自己披衣服的人是谁。

  

  他扭过身子抬起头望着922,他说,“922”。这回换922震惊了,是震惊,是惊喜,是不可思议,是兴奋,又是紧张,这张脸,是154,他的眼神是154,不是什么长的一样的人,154的眼神,922不可能会认错,是他熟悉的人,是他等待了不知道多少个日夜的人。

  

  重逢,多么来之不易,他的想念有了回声,他的想念,被老天爷看到了,所以在他下班的路上,他看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922反复震惊和惊喜中来回徘徊后,他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冲动,直接将154抱进了自己的怀中,922的声音哽咽中带着温柔,明明最爱怼他了,154还没习惯这样的922,但是他也很惊讶,他没想到会遇见922,“922,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922闻言154的话后没出息的笑了,抱的更紧了,他不敢松手,万一松手了154不见了又该怎么办,“别想着让我松开,好不容易见到你,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154有点无奈但又有点觉得他很可爱,“当然是真的,你才是假的”

  

  922没说话,只是一味的抱着这个思念已久的人,154又继续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从系统出来就在这了,有点冷就躲在那里了,然后就碰到你了”

  

  922轻笑,“大概上天在怜悯我吧”

  

  154疑惑的问出口,“为什么觉得上天在怜悯你啊,922,我真的很开心,我原来以为自己只能在系统里,但是现实却告诉我,我可以从系统里出来,还遇上了现实里的你,922,你在这里叫什么啊”

  

  922没有告诉154自己的心思,他也怕154接受不了,只想着先骗回家再说吧,反正这里没有危险,154也回来了,他听着154一通诉说,“因为你是我老熟人啊,叫闻远,新闻的闻,远方的远”

  

  154小声的念叨,“闻远,闻远,很好听啊!可惜我没有名字”

  

  922觉得154叫他的名字很好听,但是他觉得很陌生,于是在他的后脑勺乱揉一番说,“154是我认识你时你的名字,哪怕只是一个数字,他也代表了很多回忆,就算在别人看来,那不是一个名字,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很美好的回忆,我认识的154,善良可爱,偶尔会像个小作精一样,但是又特别勇敢,很笨很傻很勇敢。还有你不要叫我名字,继续叫我922吧”

  

  如果可以,922自私的希望154不那么勇敢。

  

  922的话一句一句击中154柔软的心脏,他后来又听到922说,“154,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之前是我在你的世界,现在,是你在我的世界,要不要和我回家”

  

  ·

  

  虽然被抱着,但是也特冷,毕竟天气是大冬天,154摸了摸922的后背,凉的,他把衣服给自己披上了,他就穿着一层毛衣,羽绒服偏大,两个人披着,很挤很挤,922把154揽进了怀里搂着,“将就一下,回家有暖气,明天给你买厚衣服”

  

  154勾了勾922的腰抱着,躲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就那么蹒跚的往前行走,“知道了,922 ,我特别开心”

  

  922笑了一声,“我很幸运”

  

  我很幸运再次遇见你,我很幸运上天可以把你再还给我,我很幸运你来到我的世界。

  

  

  

  

暮雨亦成詩

回家

四季轮转,又是一年秋天,154终于拖着行李箱住进了922家里。


一年的时间里,各种检查不断,如今才终于告一段落。

不过虽然有众人的联名担保,保险起见,国家还是决定让他们至少派出一人和154同住一年。

照顾,保护,也是监视。

这个重任毫无疑问地落在了单身青年922身上……


失而复得几乎另922有些不知所措,站在玄关处,一贯心大的他将话在嘴里囫囵过了几遍,才有些犹豫的伸手抱住154,说:“欢迎……回家。”


922察觉到154似乎僵了一下。

虽然这很可能是他的错觉,毕竟现阶段154只能暂时附身在机器人上,应该也无所谓什么僵不僵的。

但是922还是立马松开了手,掩饰性的摸了...

四季轮转,又是一年秋天,154终于拖着行李箱住进了922家里。


一年的时间里,各种检查不断,如今才终于告一段落。

不过虽然有众人的联名担保,保险起见,国家还是决定让他们至少派出一人和154同住一年。

照顾,保护,也是监视。

这个重任毫无疑问地落在了单身青年922身上……


失而复得几乎另922有些不知所措,站在玄关处,一贯心大的他将话在嘴里囫囵过了几遍,才有些犹豫的伸手抱住154,说:“欢迎……回家。”


922察觉到154似乎僵了一下。

虽然这很可能是他的错觉,毕竟现阶段154只能暂时附身在机器人上,应该也无所谓什么僵不僵的。

但是922还是立马松开了手,掩饰性的摸了摸鼻子。


“唔,谢谢收留,不过咱俩能别在这杵着么,感觉非常傻逼。”


922松了口气,幸好他没有计较“回家”这个说法,也没有纠结突然的拥抱。

忽略掉内心不易察觉的一点失落,922刚想给154介绍一下房间,顺便带他去客卧看一下住处,万万没想到,154直接融入房间,自觉地变成了电子管家……

暮雨亦成詩

唯一可能

在一起很久之后,有一次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922突然想起来问。

“诶,154,你当时看到那一堆空格怎么就知道是我了?”

154揉着922的头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呆子,当时能接触到核心盘的就你们这几个人,除了你还有别的可能?”

922认真想了一会儿,秦究游惑就不用说了,这俩就算喝个十斤八斤的酒,估计都干不出来这事。高齐,赵嘉彤,楚月,包括021小姐,也都不会犯这种蠢。

“好吧,还真没有……”

154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说谎了。

当时154刚苏醒,事都没捋明白呢,更别说思考什么可能性。

会发922是因为……醒来的一瞬间他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在一起很久之后,有一次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922突然想起来问。

“诶,154,你当时看到那一堆空格怎么就知道是我了?”

154揉着922的头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呆子,当时能接触到核心盘的就你们这几个人,除了你还有别的可能?”

922认真想了一会儿,秦究游惑就不用说了,这俩就算喝个十斤八斤的酒,估计都干不出来这事。高齐,赵嘉彤,楚月,包括021小姐,也都不会犯这种蠢。

“好吧,还真没有……”

154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说谎了。

当时154刚苏醒,事都没捋明白呢,更别说思考什么可能性。

会发922是因为……醒来的一瞬间他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我磕的CP不可以是BE!

【究惑】新年祝福

各位新年快乐啊

人物归木木ooc归我

好了下面就是正文啦

------------

       正值新年,特训营给学员们放了几天假,学员们陆续离开,一向繁忙的基地空闲了下来。

  楚月和922都表示留在基地过年,前者是因为实在没地方呆

后者则是因154在系统内不稳定还要再系统观察一段时间

--------

  游惑年前就答应了老于要回哈尔滨过年,只不过这次多带个人罢了

  游惑默默看了一眼正粘着自己,像大型犬一样的男朋友

    他今...

各位新年快乐啊

人物归木木ooc归我

好了下面就是正文啦

------------

       正值新年,特训营给学员们放了几天假,学员们陆续离开,一向繁忙的基地空闲了下来。

  楚月和922都表示留在基地过年,前者是因为实在没地方呆

后者则是因154在系统内不稳定还要再系统观察一段时间

--------

  游惑年前就答应了老于要回哈尔滨过年,只不过这次多带个人罢了

  游惑默默看了一眼正粘着自己,像大型犬一样的男朋友

    他今天难得醒的比秦究早,他坐起来,腰间箍着的手动了动

   秦究一睁眼就看见自家大考官的盛世美颜,顿时心情大好

  他拖着音调懒懒的说:“早,亲爱的。”说罢就在游惑嘴角亲了一下。

  “不早了,快起来,一会要去给老于和于闻买点东西带回去。”

  秦究嗯了一声,捞起一旁的毛衣套上去。游惑下床倒了杯水拉开窗帘,一片雪白映入他眼睑

--------

  “Gi。”

  “怎么了?”秦究干净利落穿好衣服。

  “下雪了。”游惑望着他,眼底一片笑意。

  这两位都不是墨迹性子,三两下处理完剩下的琐事就去超市进行“清仓”行动。

  冷峻的大考官扫了一眼货架,挑几个于闻爱吃的小零食塞进购物车转头就要去付款。

  还是秦究把他拉住,晒笑道:“这位看似不近人情的考官先生确定不再看看?

   等回家了店铺可都关门过年去了,想买就买不到了。”

  冷酷无情的大考官罕见的犹豫几秒。

 “老于最近膝盖疼,再拿个护膝。”

  秦究点点头。

  “那个牛肉粒,乘点。”

  “嗯哼。”

  “货架上辣味的肉蒲,你不是喜欢辣的?拿一罐。”

  “遵命,我的大考官。”

--------------

  等飞机期间游惑受到于闻小可爱的信息连环轰炸——

  语文:哥哥哥哥,你们大概什么时候下飞机啊,我和老于去接你们。

  A:【飞机票图片】

  A:雪天航班可能会延误

  语文:奥…那你们上飞机的时候跟我说一声

 语文:秦哥有没有什么忌口啊(我爸让问的)估计是怕饭菜不合口味吧

  语文:完了

  A:?

  语文:【天气预报图片】

  游惑点开图片,上面豁然写着“14点到15点暴雪。”

  A:……

  不过最后两位大佬还是按时下了飞机

  游惑低头弄着手机,任由秦究牵着他走

 “于闻说他在门口等我们,应该一眼就能看见”

  “在那,你弟弟今天穿的很时髦啊。”

  于闻也看到了他们,一边挥手一边跑过来。

  他对于两人牵着手见怪不怪,一上来就秦哥游哥喊着并附赠一个大拥抱。

--------------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老于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秦究注意到多了一副碗筷

  为谁准备的就不想而知了

  老于看到他们提着大小包东西,露出笑容来

  “买这么多东西啊,一路上过来累了吧块放下休息休息,喝点水”

  “嗯。”游惑把东西放在墙角

  秦究去厨房洗了洗手,帮老于端菜

  于闻语音和狄黎聊着什么

  游惑看着眼前一幕热闹景象,感到久违的暖意涌上心底

  像是久别重逢后的一捧热茶

  饭菜都冒着热腾腾的白气,老于给他们都倒了点酒

  于闻在一旁也嚷着要,不过被老于驳回了

  “小兔崽子,成年了就想喝酒啊”

  于闻同学委屈了一会,又生龙活虎起来。

  “诶忘了说了,舒雪姐和赵文途结婚了,还邀请我们去婚礼嘞”

  游惑顿了顿,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们可能去不了,基地那边还有很多事要忙”秦究说

  于闻很可惜的叹了口气

  “你有她联系方式?”游惑突然问

  于闻点点头

  几分钟后,于闻给舒雪发了条消息”

-----------

  老于家有个大落地窗,窗户里映出他们一桌人

  屋子里暖烘烘的,老于手艺很不错,饭菜香气扑鼻

  于闻小伙子最后还是如愿以偿喝到了酒,不过酒量极差,没喝几口说话就开始犯糊涂

  他站起来,脸上红晕显得很喜庆

  他笑着举起杯子,说:“新年快乐”

  此时烟花从他们背后升起,炸开一朵大花

  点点星火在黑夜里闪耀,绚丽夺目

  “秦哥和我哥要百年好合”于闻又喝一杯

  于益国同志一脸脸疼的表情看儿子

秦究晒笑

很配合的跟于闻干了一杯:“新年快乐”

  游惑也一脸脸疼看着自己男朋友。

  酒杯与酒杯碰撞发出声响和烟花绽放的瞬间重叠

  与此同时,远在别的城市的舒雪收到于闻的消息

  那是条语音

  语音里是游惑清冷的声线和秦究懒洋洋的声音

  还有于闻和老于

  ——新婚快乐

  舒雪笑笑,带着点泪花

  她发了四个字一个标点

  新年快乐

------------

  922在基地刚吃完饭就收到来自系统里的祝福

  他高兴的泣不成声

  那是154的祝福

  ——922,新年快乐


--------------------

阿勒

害嗨害

我最近好多库存都没有发

但是这个不是库存

阅读体有缘再说吧

@望仔牛奶🐮 @弦乐小夜曲 @无聊的西红柿 @归. @🐑 @艹耳 @和蝴蝶抢猴子. @楚卉 @山野慕桃 @柠落. @临竹 @云涧落棠 @GXY晨 @林池依 @励志要把原耽里的受受全拐走 @AGin @shmily @汐颜 


  



日落
想扩列 ! 喜欢德云社(除贤华...

想扩列   !

喜欢德云社(除贤华),喜羊羊与灰太狼(除喜美),154和922

海底小纵队

都可以来   !   !   !

想扩列   !

喜欢德云社(除贤华),喜羊羊与灰太狼(除喜美),154和922

海底小纵队

都可以来   !   !   !

沐馨.(开学暂退版)

【全高】花·你我·爱

  *cp:154×922

  *灵感来源:时光沙漏

  *人物归木苏里,ooc归我

  【全高】154出系统后那些事 👈🏻书接上回

  

  

  大抵是922捧着那束花来找他时的情景太难忘以至于他想永远保存,但又不想与外人分享。

  他永远记得那一天。

  

  「1」

  他坐在病床上,望向窗外。

  初夏的天有些燥热,但风仍是清爽的。带着淡淡的花香飘进屋内,驱散了消毒水的味道。

  “154!”

  他准过头,看到了那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某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做梦了。

  直到922抱住他。

 ...

  *cp:154×922

  *灵感来源:时光沙漏

  *人物归木苏里,ooc归我

  【全高】154出系统后那些事 👈🏻书接上回

  

  

  大抵是922捧着那束花来找他时的情景太难忘以至于他想永远保存,但又不想与外人分享。

  他永远记得那一天。

  

  「1」

  他坐在病床上,望向窗外。

  初夏的天有些燥热,但风仍是清爽的。带着淡淡的花香飘进屋内,驱散了消毒水的味道。

  “154!”

  他准过头,看到了那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某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做梦了。

  直到922抱住他。

  

  他们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从922一路飞奔而来到他在病床前转悠的日日夜夜;从154的昏迷到他拼命把所有人送出来。

  “你真傻。”

  “嗯,我傻。”

  不过为了你,一切都值得。

  

  「2」

  922出去了一趟,回来时给他带了一个手机,另外捧着一束花。

  “站远点,我拍张照。”

  “咔嚓”手机里有了第一张照片,是922站在窗边,怀里抱着无尽夏与向日葵,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154偷偷把拍照改成了静音,那天趁着922插花、买饭、收拾东西,他偷偷拍了好多张照片。有些角度很相似,但他一张都不舍得删。这张他在看花,那张他在看他,另一张光的角度不同。

  每一张,都衬自己的心,如自己的意。

  

  「3」

  出院后,154跟着老大他们进了部队。部队里不允许随意使用电子产品,但他依旧留心着922的每一面。

  新年被迫表演的、训练新兵的、专注吃饭的……

  素描本好像不够用了诶。

  

  相册里照片越来越多,不止922。还有他们一起看过的海、一起登过的山、一起等过的日出;还有他们一起种的花、一起做的饭、一起装修的小屋。

  素描本积了六本,他也一直仔细收藏着。里面是他们的每一天,他们的生活。

  手机内存告急,154建了一个企鹅相册,把之前的照片按年份存好。权限是私密。

  

  「4」

  某年七夕,154和922休了假。

  他们沿着路散步,路边有人在卖花,冲他喊:“小伙子,给爱人买朵花吧!”

  他趁着922去买水的时候买了一束玫瑰,922看到时愣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来。

  后来,他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那天,154发了一条朋友圈:“我眼中的世界。”

  配图是922捧着那束玫瑰站在路灯下,笑意盈了满眼。

  

  「5」

  922其实也有自己的小秘密。

  他有一个加密的备忘录,里面记得满满的都是154。

  昨天154送了他一枝花,今天换了新衣服,某天为他做了早饭……922一直认真的记载着他们的点点滴滴。

  他还有一个小箱子,里面放的是他写给154的情书,不过都没有寄出。最初觉得写的有些矫情应该再润色一下;后来终于写了一封自己满意的,可当他抬起头,看见正在准备晚饭的154,他又觉得没必要了。

  

  「6」

  154曾听人说,爱是最捉摸不透的东西,来无影去无踪,指不定哪天就消失了。

  他想,这不对。

  爱怎么会消失,它浸透在生活的一点一滴里。是每日花瓶里那一朵鲜艳的玫瑰、是154那存了5年的相册与十几本素描本、是922的备忘录与情书……

  而现在,他们已经吃完了年夜饭,正在放烟花。

  绚烂的烟花点缀了夜空,他们的手紧握着,并肩共看这一美景。

  他们深爱彼此。

忘尘随羡

【全球高考】154.922的重逢

  这天,特训营正在像往常一样魔鬼训练,却收到了一道通知。特训营将会来一位新教官!!游惑看着眼前的通知皱了皱眉头,秦究,楚月,高齐推门走了进来,922死气沉沉的跟在后面。

  一个月前,154突然出现了,922便整天整天的待在控制室里,高齐曾无数次去叫他上班,没什么用,后来干脆就请了一个月的假,在显示屏上满满的都是922和154的聊天记录。可就在一周前,154再次消失了。专家们在系统中找了个底朝天,也没能发现154的任何踪迹……这些天922成天魂不守舍的,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重。连游惑都看不下去了“922,要不你回去休息几天吧。”

  “不用了,我要盯着控制室。154会再次回来的。”922抬起...

  这天,特训营正在像往常一样魔鬼训练,却收到了一道通知。特训营将会来一位新教官!!游惑看着眼前的通知皱了皱眉头,秦究,楚月,高齐推门走了进来,922死气沉沉的跟在后面。

  一个月前,154突然出现了,922便整天整天的待在控制室里,高齐曾无数次去叫他上班,没什么用,后来干脆就请了一个月的假,在显示屏上满满的都是922和154的聊天记录。可就在一周前,154再次消失了。专家们在系统中找了个底朝天,也没能发现154的任何踪迹……这些天922成天魂不守舍的,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重。连游惑都看不下去了“922,要不你回去休息几天吧。”

  “不用了,我要盯着控制室。154会再次回来的。”922抬起头缓缓道。

  “游惑,你刚才皱眉是怎么了?”秦究抱着胳膊靠在墙上,含笑的眼睛看着游惑。

  “对啊,A,是发生什么了吗?”楚月附和道。

  “来了通知,明天会来一位新教官,但是没有任何关于新教官的资料。”游惑将通知递了出去。

  “有点麻烦,不过怎么会来新教呢?”楚月看着通知也皱了下眉头。

  “管他呢,我们只要明天去迎接他不就好了。”秦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也是,明天我们都去,922你也要一起去。”游惑摆了摆手,对着992道“你现在这个状态可不行。”

  “我知道了,A,我明天会准时到的。”922算是终于打起了一点精神。

  次日清晨,游惑和秦究早早集合了所有的成员以及教官,并宣布了要来一位新教官的事情,台下的人一片哭诉,千万别是像总教官和秦教官那样的魔鬼教官啊!

  “肃静!”秦究看着吵闹的众人吼道。

  这是,一辆军用车驶进了特训营,游惑顿时转过了头。

  车停了下来,游惑,秦究,楚月,高齐,922带着众人现在车前,紧紧的盯着这辆车,只见一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几位教官看着这个人瞪大了双眼。这个人长得和154一模一样!!!

  922一愣,立马冲了上去,紧紧的抓住了那人的胳膊“154,是你吗?是不是你?”

  154冲922笑了笑“怎么,不认得我了,922,我可是想了你好久啊。”

  922的眼泪顿时就涌了出来,一把抱住了眼前这个让他等了那么久的人,带着哭腔说道“154,你终于回来了,呜呜……”

  154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哄到“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

  154也向其他人招了招手“我回来了。”

  922紧紧抱着154像是在害怕他再次失踪,斟酌了许久,终于将心底的秘密挖了出来“154,我喜欢你,你不答应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说出来,让你听见,我……”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答应的,我答应了,我也喜欢你。”154看着眼前他喜欢的人,笑了笑。

  922抬起了头,眼眶红红的,吻上了154,154微楞,抱住他回吻着。像是要把这么久的思念发泄出去。

  秦究看着这俩人,在游惑耳边轻道“亲爱的,我的呢?”

  游惑转过了头“嗯?唔……”还没说完,秦究便吻了上来。

  楚月和高齐看着这俩人,默默地捂住了对方的眼睛……

  在后面欢迎新考官的众人,傻眼了,那天,特训营的群消息彻底炸了……

  ...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请叫我肝帝

『922&154』不要忘记我爱你

  我叫154,是系统不要的一个垃圾,是秦究给我放了出来,我把他认为了老大,为他保驾护航。

  我还有一个傻不拉叽的同事,他叫922,心特别大,没事还拉着我跳海,没事拽着我出去玩,去个考场还不忘带吃的,也不给我吃,老大一瞪他就反水,给了老大一大块肉。他还特别窝囊,被A硬生生抢走了一半。

  

  

  那天,老大和A启动B计划,全员弃考,直奔老巢。

  我和Z守着外面,当我听到系统的核心藏在Z的眼睛里时,我心头一紧,有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我知道系统没那么容易会让我们离开。

  果然,系统的创始人留了一手,他允许系统里的人出去,但是属于系统的,永远不能出去。

  所以,我以我为献...

  我叫154,是系统不要的一个垃圾,是秦究给我放了出来,我把他认为了老大,为他保驾护航。

  我还有一个傻不拉叽的同事,他叫922,心特别大,没事还拉着我跳海,没事拽着我出去玩,去个考场还不忘带吃的,也不给我吃,老大一瞪他就反水,给了老大一大块肉。他还特别窝囊,被A硬生生抢走了一半。

  

  

  那天,老大和A启动B计划,全员弃考,直奔老巢。

  我和Z守着外面,当我听到系统的核心藏在Z的眼睛里时,我心头一紧,有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我知道系统没那么容易会让我们离开。

  果然,系统的创始人留了一手,他允许系统里的人出去,但是属于系统的,永远不能出去。

  所以,我以我为献祭,强行成为系统的一部分,用仅有的意识,把大家送了出去。

  那时,我还记得12822个独立考场开始分崩离析,这些蜂巢一样的土地上发生过的种种,生死爱恨,悲欢离合,从这一刻起将不复存在,也会永久存留。

  愿他们在硝烟散尽的世界重逢。

  

  

  系统关闭了,我本以为都结束了,可是,系统还亮着,只是他们都不在了,只留了我一个。

  我游走了一周,发现大部分考场崩塌,只有小部分较完整的存在,于是我进入了数学考场,在雪莉和萨利说话的前一秒扔进了镜子里。

  这,就当我的家吧。

  

  

  一年后,我发现了异常,系统物理考场的雪地上出现了几束光线,我连忙跑过去,却无法触碰它,“922…是你们吗?”我突然泪崩,不断敲打那一层无形的屏障,“是你们来接我了吗?老大,我想回家…”

  自从那天以后,光束就住在了物理考场,我没事就过去探望他,这可是我与922他们唯一的联系了。

  这半年,通过我们双方的努力,光束变大了,感觉能容纳下半个人了。

  

  

  我也能经常收到一些空白的信息,我突然害怕了,我怕这光线的那端,不是他。

  我这边的进度比那边慢,那边都能发消息了我这边还没有修复好,不知道是我的技术不好还是系统故意阻拦,系统还在不在我也不知道,有一种敌人在暗我在明处的不安。

  

  秋分,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终于能发出信息了,我赶紧跑到光束旁边,展开键盘,郑重的打出字:“922?”

  

  

  随后我绝望了,那边像是没有接到一样,还在不停的发空白信息。

  我开始不再管那个光束,每天游荡在系统的每一个角落,看系统里的那片海,它总在固定的日子起风,固定的时间翻起浪来,固定的时候下雨,固定的时候飘雪……最重要的是,它永远望不到边,系统所有的风景都是那样,云山雾罩,没有边界。

  我不禁思念起922,思念老大,思念A,思念Z…在想他们那个我从没有到过的世界,那个世界相对比系统很小,但却能容纳下人类所有的感情。

  好奇妙。

  

  光束那边突然传过来很大的动静,我的心突然加快了跳动,连忙过去,光束那端发来了很多信息:

  “154,是你吗?”

  “154,你回我句话啊!”

  “154!”

  “154我好想你。”

  “154,你等着,我去带你回来!”

  …

  

  我的泪水打湿了眼眶,我回头看了看系统,轻声说:“我的真实也来接我了,再见。”

  

  

  

耽行者

感jio画受了(不是)

我站91,不服来辩

感jio画受了(不是)

我站91,不服来辩

J_star ✨

【究惑】你是154吗?(2)

这个本来没想写后续的,但是有人想看嘛

人设是木苏里的,ooc是我的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

接上集


两人从房间出来,游惑的耳朵上增添了一抹红,一旁的秦究却高兴的不得了,一脸春色


闻远坐在沙发上看着那本日记,脸上的情绪换了又换,游惑走上前对着154问道“你真的失忆了吗”


154没有说话,抬头看了看他,又继续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看着闻远


“我又个问题啊,你是怎么知道要找我们的?”这是秦究


正在认真看日记的闻远一愣,又疑惑的抬头“老大,你认真的?”


“?”


见秦究无动于衷,闻远拿起那本日记,翻到首页,上面赫然写着......

这个本来没想写后续的,但是有人想看嘛

人设是木苏里的,ooc是我的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

接上集


两人从房间出来,游惑的耳朵上增添了一抹红,一旁的秦究却高兴的不得了,一脸春色


闻远坐在沙发上看着那本日记,脸上的情绪换了又换,游惑走上前对着154问道“你真的失忆了吗”


154没有说话,抬头看了看他,又继续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看着闻远


“我又个问题啊,你是怎么知道要找我们的?”这是秦究


正在认真看日记的闻远一愣,又疑惑的抬头“老大,你认真的?”


“?”


见秦究无动于衷,闻远拿起那本日记,翻到首页,上面赫然写着“地址:XXX地区,XX栋。人物:考官a游惑,001秦究”


“咳……没注意”


厨房的门被拉开,老于端着最后一盘菜出来“哎!吃饭喽”


众人走向饭桌,154还是盯着闻远,:“154,你老盯着我干啥?”


“我们……认识吗?”


“何止认识哦,老熟人了。没事,你都失忆了,现在开始我罩着你”


饭桌上


秦究熟练的给游惑夹菜,于家的两位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154坐到闻远旁边的位置,还是愣愣的看着这一桌子饭菜


“哎,你别告诉我你连吃饭都忘了啊”,闻远道


“就是啊,在不吃等下于闻吃完了”这是秦究


在众人的注视下154拿起筷子,机器一样的吃着饭菜,不过除了游惑似乎都没什么人注意


饭后


为了方便,众人留下老于在家,其余人都到了XX公园的一块空地


秦究熟练的把手搭在游惑的肩膀上,游惑手里拿着那个日记本,正在思考着什么


“老大,我们来着干啥啊?”


“是啊哥,我还和狄黎约好一起打游戏来着”


游惑没回他们的话,而是转头问154:“你真的失忆了吗?”


“……我只知道,我叫154,从现在开始我不是系统的一部分,其它的记不清了”


游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谎,但总觉得哪不对劲。秦究突然凑到他耳边说

“他的眼睛没问题吗?”


游惑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但他不确定,所以只能带着154去找了吴医生,于闻虽然好奇,但为了打游戏还是回家了


医院吴医生为154做了个全身检查,检查到脑部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芯片,不过那芯片貌似在消失


“这个芯片可能是记忆储存,如果消失了,那才是真正的人,我也不确定这个东西会不会又突然恢复,你们还是尽量一天来一次,直到这个芯片消失”


吴医生的话一说完,秦究就对着闻远说

“922,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说罢还拍了拍他的肩


“OK,所以154现在是住我那?”


“那不然呢,等会你去给154买点东西我们就先走了哈”


然后秦究骚包的带着游惑走了,留下闻远在不存在的风中凌乱


“……说好的兄弟呢”


秦究和游惑没有回老于那,而是给老于发了个消息就回家了



一路上游惑都心不在焉的,一到家秦究把游惑抵在门上亲了个二十分钟(划掉)


“我的大考官怎么了?”


“没事”


“154肯定没事的,放心好了,知道吗”


“知道”



――――――――――――――――――


实在想不出来啦~🙏🙏

不喜勿喷~

(感觉烂尾了……😭)


梧桐安瑞

19系统重启

  

本文建立在正文上

时间在154与众人重逢时


  

  “154!”在922看见154的一瞬间便冲上去抱住了他

  "你还知道回来!”922不满的叫道,“我答应你了”

  莫明奇妙的一句话只没有154才听得懂。

  在分别之前,154告诉922在分别了这么久s19系统鱼起

心本文建立在正政上的

一时间在154与众人整逢时的

“154!”在922看见154的-瞬间便冲上去抱难了他"你还知道回来!922不满的叫道,“我管应你了”莫明奇妙的一句话只没有154才听得懂。

在分别之前,154向922表明了心意。在这么久后922给了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

  

本文建立在正文上

时间在154与众人重逢时


  

  “154!”在922看见154的一瞬间便冲上去抱住了他

  "你还知道回来!”922不满的叫道,“我答应你了”

  莫明奇妙的一句话只没有154才听得懂。

  在分别之前,154告诉922在分别了这么久s19系统鱼起

心本文建立在正政上的

一时间在154与众人整逢时的

“154!”在922看见154的-瞬间便冲上去抱难了他"你还知道回来!922不满的叫道,“我管应你了”莫明奇妙的一句话只没有154才听得懂。

在分别之前,154向922表明了心意。在这么久后922给了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怎么举回来的”秦究问到,

“系统毁灭后,我的那部分程序并没有被完全些销毁,但重建起来有点麻烦,所以用了点时间。”154一边安慰着怀里的922,一边答到。

“回来就好。"游惑也开口了。

“哎,不是,你们两个,能不要一回来就粘一起吗?”高齐抱怨到。

“对,对,正事要谨。”021小姐也开了

"听到没有,正事要谨。欸,不对,什么正事?”高齐有些惊呀w

“你不知道也正常,前几天当得知154可能能回来后技术门经上层同意打算如果154回来,就重起我们当时的系统。”021说道。

“什么?!你们疯了,重起系统!。”高齐说道

  “是打算让154担当总系统,按之前的系统布制考试方法来练新人。”游惑解释到。

“所以,154你愿意吗?”922终于放开154,试探性的问道w

  “当然可以。”

        于是乎,重起系统的工作就开始了,大致的模式还是按照之前那样,只是题目会稍微简单一点,主要靠体能而不是费脑,游惑等人则又是监考官,但监考官不再补被监控,也没有太多规责。惩罚考生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变化。

然后就....

       考官处,监考官已经顺利进入系统,他们在查看自己的权限。

       “监考官默认权限,详情如下……”这什么鬼,就这?”高齐不满的说。

        "主考官默认权限,你们的呢?”021问

  "考官所有权限。”秦究答。

        “考场所有权限,和主控制区部分权限。”游惑答道

  “后勤处所有权限。”楚月说

         922看向他的权限:“就这点字,我肯定是最拉的。让我看看.....”922闭嘴了。

“怎么了?”秦究向92的控制板看去,然后他也闭嘴了.

  上面清渐楚地写着个大字:全系统所有权。

很快,所有人都看过来了。

秦究:“154,出来,想和你谈谈。”

154显形了,“怎么了,老大?”

  “这怎么回事。”

154:"给老婆的札物啊?”

“154你闭嘴!”922一把捂助住154的嘴

  其余人.…

系统认证V-监考官001

  “留在我身边154”

  

  “922?”

  

  

  “留在我身边154”

  

  “922?”

  

  

沐馨.(开学暂退版)

【全高】154×922 「海」

🐏了,好难受,没有粮吃……

自割腿肉


  *人物归木苏里ooc归我

  *是私设,接之前的设定,可以去合集里翻,在前几篇

  【1】

  是谁元旦还要值班呢?

  哦,是可怜的闻远。

  元旦是否值班,其实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不能和154一起过元旦了。

  

  趁着系统年末维修,他提前打了个报告进去缩了几天,顺带休了一天假。

  其实有154帮忙,系统已经很久没出现过紊乱之类的情况,即使到了年末,也只有一些使用频率过高的考场出现了一些NPC故障,说通俗一点——CPU烧太热了,让NPC帮忙降温却直接烧炸了。

  处理是很好处理的,麻烦的是写报告。还好有...

🐏了,好难受,没有粮吃……

自割腿肉


  *人物归木苏里ooc归我

  *是私设,接之前的设定,可以去合集里翻,在前几篇

  【1】

  是谁元旦还要值班呢?

  哦,是可怜的闻远。

  元旦是否值班,其实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不能和154一起过元旦了。

  

  趁着系统年末维修,他提前打了个报告进去缩了几天,顺带休了一天假。

  其实有154帮忙,系统已经很久没出现过紊乱之类的情况,即使到了年末,也只有一些使用频率过高的考场出现了一些NPC故障,说通俗一点——CPU烧太热了,让NPC帮忙降温却直接烧炸了。

  处理是很好处理的,麻烦的是写报告。还好有154帮忙,不然真的要耗费一天时间了。

  

  控制处是没有NPC的。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系统被重新利用后,他突然觉得系统内的景色不太一样了,明明还是一样的云,一样的风,一样的雪,一样的海,一样的日出日落。后来他想,或许是因为在原来的系统承载着杜登刘和设计者的精神,他们每日疲于奔命;而现在的“考场模拟器”,承载的是154,是老大、A,是他们一行人的意志。  

  多了点人情味。

  

  154和闻远没留在控制中心,去了休息处海边一处民宿。看着沙滩上三三两两的人,154和闻远齐齐陷入沉默。

  即使人很少,但依旧不怎么合常理。闻远是怎么都想不通,除了自己这个值班人+维修人员不得不跑进系统陪男朋友提前过元旦外,怎么还会有人选择进系统度假?!

  是训练时没被虐够吗?!

  

  日出他们没有赶上,只透过玻璃窗遥遥一瞥,朝阳已完全露出海面,屋里没开灯,旁边一盆花的影子被折射在墙壁上。

  “喏,喝水。”154半倚着桌子站着,“看什么呢?”

  “太阳,和海。”

  太阳跃的很高,连海面上最后一抹橙都尽数收回。

  海边有人在逐着浪跑,笑声跟着风钻进屋里。

  “去海边看看吧。”

  

  系统内涨潮落潮都是固定的,不像外面会随着时间变化而提前或推移。

  有人冲进海里,肆无忌惮,只等临近12点时再退回来。静观潮涌。

  【2】

  海从远处翻滚起来,推着白色的浪花涌上前,冲刷着沙滩。在涨潮时拥抱大海这种事,他们两个可干不出来,只是不远不近的站着看。

  或许……站的还不够远。

  脚下的沙子是热的,但浪拍过来,润湿了肌肤与脚下一片土地,有风吹过,倒是凉爽。

  “听人说海螺能听见大海的声音。”闻远弯腰捡了一个被冲上岸的海螺,“捡点?”

  见过退潮时赶海的,没见过涨潮捡贝壳的。154腹诽到。

  “等等我。”

  

  “所以……听到什么了?”

  闻远怀里抱了一堆贝壳和海螺,正盘腿坐着。“听不清。”闻远晃了晃手里的海螺,“我面前就是海欸,谁知道海浪声是不是从从螺里传出来的。”

  “那……这样呢。”

  154半搂住他,右手捂住他一只耳朵:“能听清吗?”

       心在跳,闻远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听……听到了。”

  “真的?”154有些讶异,从闻远手里拿过海螺,放在耳边听了听,“我听不到。”

  “不,听到的不是海。”

  “是你。”

  你的声音,你的呼吸,你的心跳。

  不远处,海涛阵阵。浪花把更多的海螺送上岸,又带回滞留的贝壳。海水不断冲刷着沙滩,沙被带走又被送回,不断变幻着位置。正午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洒下,海面波光粼粼。

  【3】

  “游泳的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比北极圈泡澡强得多。”

  “……如果你需要,我现在可以给你搬一桶酒再搓一搓。”

  “这倒不用。”154打了个哈哈,跟着闻远往回游,“哎我说真的,那时候我觉得你是真有病啊问你啥都不说,一个没注意给我抡海里去了,冻死我了。”

  “我那时候不是怕吓到你嘛……”闻远撩了一下水,“突然蹦出来个A……老大还一副护着的样子,任谁看了不害怕。”


  沙滩上人更少了,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太阳悬在云边,摇摇欲坠。

  落日这种景色,154看的够多。监考的时候、炸系统前还在监考处的时候,以及送所有出去一个人待着的时候。

  那时候的落日,初看是美的,但看多了总是会腻,还添了一种凄凉。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但这次的落日,不太一样。海的尽头的红色的,向他们伸展开,颜色逐渐淡去。云也是红的,但里面又搀着橘,和海面一起泛着金光。风缠着云,愈吹便愈红。

  他偏头看身边,闻远正呆愣着,盯着那轮落日出神。

  有人说,浪漫的不是看日落,而是陪你看日落的人。现在,154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

  

  其实,对于闻远而言,他也从来没有像这样在海边看过一场日落。

  他想,傍晚原来这么温柔。

  太阳沉下去了,而生活浮了上来。一并浮出的,是人们对彼此的爱意。

  

  

  【全高】花·你我·爱 新文宣一下

  

  

Cucu

全球高考(反向隔离)

#OOC预警

  

  “我的大考官。”

  游惑看他一眼,又戴了一个口罩。

  秦究被气笑了:“至于?”

  不至于?

  游惑想了想,离他近了些:“还烧吗?”

  “烧着呢,你还是离我远点儿;”秦究咳了几声,“我想吃面。”

  游惑:“……?”

  大考官表示你在做梦。

  “A先生,”秦究闷声道,“我现在非常难受。”

  游惑:“……”

  大考官有点松动。

  “啊,有点饿;自从阳性以后都没怎么吃过东西呢。”

  “……”游惑揉了揉眉心,淡声道,“什么面?”

  秦究抬头看他,眼底带着笑意:“无所谓;大考官做的都好吃。”

  尽管知道他是故意的,游惑还是...

#OOC预警

  

  “我的大考官。”

  游惑看他一眼,又戴了一个口罩。

  秦究被气笑了:“至于?”

  不至于?

  游惑想了想,离他近了些:“还烧吗?”

  “烧着呢,你还是离我远点儿;”秦究咳了几声,“我想吃面。”

  游惑:“……?”

  大考官表示你在做梦。

  “A先生,”秦究闷声道,“我现在非常难受。”

  游惑:“……”

  大考官有点松动。

  “啊,有点饿;自从阳性以后都没怎么吃过东西呢。”

  “……”游惑揉了揉眉心,淡声道,“什么面?”

  秦究抬头看他,眼底带着笑意:“无所谓;大考官做的都好吃。”

  尽管知道他是故意的,游惑还是进了厨房。

  毕竟001先生偶尔服软的样子非常……非常让人心动。

  水还在烧,门被敲响了。

  秦究开了门。

  154站在门口:“老大,有退烧药吗?922要烧傻了。”

  游惑盖上锅盖,出厨房朝对门看去。

  922摊在沙发上,面色潮红。

  “没有,”秦究坐回沙发,端着水喝了一口,“要是有,我早归队了。”

  154点头,准备去敲隔壁高齐的门。

  “老齐估计也没有,”秦究懒洋洋的,“他自己都快烧傻了。”

  他们这栋宿舍楼,除了游惑和曾经的系统154外,都阳了。

  所以上面给批了假,另外强势要求两个阴性不准出门。

  不然A先生能在小公寓里给001弄饭?

  想屁吃。

  不过他也出不去就是了。

  毕竟外头全是确诊小阳人,游惑并不想出门一趟回来就躺。

  真·反向隔离。

  “那怎么办?”154显得极为无奈,“922现在是爬都爬不起来。”

  秦究微笑:“没事的;你去跟他说,楚月请吃火锅,他马上就起来了。”

  154:“……真去啊?”

  “去,”他放下杯子,“就在明天,八点半。”

  “行吧……在哪儿?”

  游惑接了话:“她家。”

  完了又道:“她要以毒攻毒,没阳的不准去。”

  154:“……”6

  “老大你去吗?”

  “他不去。”

  秦究失笑:“嗯,我不去。”

  154:“……”啧。

  “毕竟大考官被反向隔离了心情不好,”他半真半假的看了眼突然意识到正在烧水而回到厨房的A先生,似乎是想得到回应,“我得陪着他。”

  “……滚。”

  “看,”秦究一脸无辜“恼羞成怒了。”

  游惑:“……”

  154麻木道:“我回去了。”

  “再见。”001春风满面,看着他把门关上。

  游惑把面下进锅里:“病了就躺着,少说两句死不了。”

  001乖乖回房躺下。

  又是阳了的一天呢。

  

  

  哎,要复学了😟😟😟😭😭😭

  

渡岸归舟

  154真的好受 好喜欢哦~

  154真的好受 好喜欢哦~

玫野·Meisitin·藤风

自此,全高超模展多了922和154的身影。

自此,全高超模展多了922和154的身影。

琉璃

何时皆不晚

"抱歉,我来晚了。"


           154万万没想到他就仅仅一句话就让自己的老搭档痛哭流涕,虽然他知道他回来的晚了点,但是看见他就哭也不太正常吧?而且,人家楚月一个女孩子都比他冷静。还没等154彻底想明白原因,就被那个正在痛哭的人一下拥入怀中。他霎时间僵在了原地,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来没有与人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僵立了片刻,154仿佛妥协般有些僵硬的回抱住正在痛哭的男人。在他还在思索要不要出声安慰安慰的时候,秦究就先出声解救了他,"922你......

"抱歉,我来晚了。"


           154万万没想到他就仅仅一句话就让自己的老搭档痛哭流涕,虽然他知道他回来的晚了点,但是看见他就哭也不太正常吧?而且,人家楚月一个女孩子都比他冷静。还没等154彻底想明白原因,就被那个正在痛哭的人一下拥入怀中。他霎时间僵在了原地,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来没有与人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僵立了片刻,154仿佛妥协般有些僵硬的回抱住正在痛哭的男人。在他还在思索要不要出声安慰安慰的时候,秦究就先出声解救了他,"922你到底要抱着154哭多久?"还是熟悉的懒洋洋的语气。154闻言抬眼看去,只见屋子里站满了人,那些熟悉的人几乎都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154一时有些尴尬,用了点力气把抱着自己的922推开。一一打了招呼,154从他们口中得知了外面的变化,也知道他们再次启用了"系统"。所以才出现了他们这次的重逢。

           当他知道922在外面日夜不停的研究系统的时候,忍不住偏头看了眼眼圈还有些泛红的那人。他有些惊讶,一起共事那么多年,虽然922不是秦究游惑那种吊儿郎当的人,但也绝对不会是那种对一件事非常上心的人。922对这件事上心是他没能想到的,他有些惊讶,但又莫名觉得有些合理,毕竟也是那么久的搭档了。

叙旧的时间并没有很长,毕竟外面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处理,他们也不能呆太久,既然可以确定154可以通过现在这个系统继续存在,那就已经很满足了。他们打算回去研究下试验一下能不能由154监管这个系统。那样的话他们可以省去大量的麻烦和人力。

           154目送着他们离开,心里满满都是暖意。真好,有人挂念,有人关心,有人会因为他回来而开心,他还能有用。

           但是154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很忙,见面大多都是因为他们带队进来进行训练或者是有任务。只有922好像没什么事一样,三天两头的往他这里跑,就只是为了来陪他聊天。有时候甚至有几次楚月都直接来他这里找人。154就这样看着922弯着腰被楚月揪着耳朵训,暗暗发笑。但是他又直觉922有问题,明明有事情,但是却装作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闲的要死来才他这找消遣的样子。难道就是担心他闷?来个他解闷?虽然他觉得这样不是很适合,但是一想到如果是因为这种原因,心里还是难免泛起了暖意。但是理智告诉他,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应该及时止损,不能让922再这样下去了,这样太自私了些。

           于是在922又一次来到他的住处时154说让他不用那么频繁的来这里,但是却没说他的猜测,他担心是自己自作多情,万一922仅仅是想来他这里躲清闲呢。但是话一出口,922肉眼可见的慌乱起来,他嗓子微哑的问道:"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154从没有见过这样的922,他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减小着说道:"没有,只不过你这样会影响到你工作。你这样很不负责任。"154越说声音越微弱,他看到922眼里满是落寞和失落。他从没有在922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154心里也又些难受甚至是有些刺痛,他从没有过这种情绪,突然有些茫然无措,154只好转过头不去看那个让他难过的人。这个小小的动作却突然让922情绪激动起来,"154我知道我最近是来的频繁了一些,但是我就是想见见你,陪陪你,你一个人太孤单了,我看不下去。你不在的那些日子里我总是会想起我们共事的时候,我本来以为我们会一直那样,但是谁知道中途居然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那段时间我总是守着那台机器,看着那一堆代码,希望能第一时间看到你的回复,你知道9月22日那天我看到你的回复时是多么欣喜吗?我当时激动死了,恨不得立刻就见到你。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见你,想和你待在同一处,在回到外面的时候没看到你的时候我甚至想重回系统去陪着你,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又怎么能克制得住呢?154我觉得我或许是喜欢上你了,不然我拿什么来解释上面我说的种种呢?"

           154有些怔愣的看着眼前那个情绪激动的人,心莫名其妙的软成了一片,他忍不住向前走几步,抱住了那个有些脸红的男人,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有些闷闷的问道:"你刚刚说的都是实话?你真的喜欢我?"表白对象突然钻进怀里922瞬间脸爆红,有些磕磕巴巴的回答:"当然,当然是实话,我骗你干什么?""那如果我说我好像也喜欢你你信吗?"154依旧是闷闷的语气,但却多了一丝柔软。听到这个回答922欣喜若狂,他知道154这是也喜欢他的意思,只不过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抬手揽上154的腰,疯狂点头,154感觉到922的动作抬起头就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眼里盛满了喜悦,而不是让他心疼的落寞的失落。154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想真是栽在这个傻子手里了。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相拥,突然922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那我是不是可以经常来找你了?"154心想,这还用问吗?我不让你来你就能乖乖听话?但还是纵容点了点头,顺便加了一个要求:必须在做完所有工作之后。922瞬间就有些蔫了,控诉似的说,老大为了和A卿卿我我,总是把一些工作丢给他,楚月也总是让他干活。说着他的委屈巴巴的看着154,大手却很是不老实的摸着154劲瘦的腰,继续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求安慰。

          154向来对922没办法,无论是曾经作为搭档还是现在作为恋人。抬头安抚性的亲了亲这个正在装委屈的人的下巴,又轻轻碰了碰那人喉结。被人挑起下巴狠狠的回了个"大礼"。感受着这人胸膛起伏不断急促,154只觉得有些大事不妙,推开正在他身上黏糊的人,转身就想跑,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跑掉就被人一把拽了回来,最终被迫“好好安慰了一下”自己的新男朋友。

      

     922:只要你能回来,什么时候都不晚。所以欢迎回家,还有我喜欢你。

          当然回答他的只有怀里人绵长的呼吸。


          事后第二天,154在922怀里醒来的时候,表示以后再也不随便撩拨922了,这人体力是真好,这就是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的区别吗?



           而在外面想捉922回去干活却不小心听到全过程的楚月表示,果然没看错他们。同时也表示她不是有意听到的,她会尽量帮他们两人保密的,毕竟她是不小心偷听到的。但她也相信922那藏不住秘密的性子,憋不了几天,那么大事他肯定会炫耀。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而现在就只有一句话:欢迎回家,154。无论何时都不晚,我们都在等你回家。









当聂导这样看我的时候我还能活多久
  啊啊啊啊!爷不许你俩be?...

  啊啊啊啊!爷不许你俩be😭😭

     怎么能只有一句922?呢!

  回礼是原图,至于是哪个太太画的我就不知道了,知道的帮忙说一下。

  啊啊啊啊!爷不许你俩be😭😭

     怎么能只有一句922?呢!

  回礼是原图,至于是哪个太太画的我就不知道了,知道的帮忙说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