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021

71604浏览    1538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1-11-29 20:35
+
《更闌影》EP插图祝大家新春快...

《更闌影》EP插图
祝大家新春快乐哦!

《更闌影》EP插图
祝大家新春快乐哦!

MIcrow

“俄尔托斯”

是套娃双头狗(?

“俄尔托斯”

是套娃双头狗(?

左刀行

2021第一张🌟祝各位刀客塔新年快乐!

各位,今年还请多多指教!

p3是无字版

2021第一张🌟祝各位刀客塔新年快乐!

各位,今年还请多多指教!

p3是无字版

MIcrow
练习时试出来的一个效果 还蛮喜...

练习时试出来的一个效果

还蛮喜欢

练习时试出来的一个效果

还蛮喜欢

+
博主终于想起了自己的lft密码

博主终于想起了自己的lft密码

博主终于想起了自己的lft密码

MIcrow

一些散装图

1是神理(的龙型头

2是可爱温特

34是照片写生


一些散装图

1是神理(的龙型头

2是可爱温特

34是照片写生


人土土一十八

不知道未来怎样

不知道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


很爱你~

you're a hippop lover

you're my lover


不知道未来怎样

不知道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


很爱你~

you're a hippop lover

you're my lover



盘腿坐着的猫
NO. 201 Cycling...

NO. 201 Cycling in Summer

Jul. 08, 2021

夏日骑行

NO. 201 Cycling in Summer

Jul. 08, 2021

夏日骑行

人土土一十八
一张图给我打回原形 🍋🍋?...

一张图给我打回原形

🍋🍋🍋

一张图给我打回原形

🍋🍋🍋

MIcrow

一些

后四都是oc

做梦梦出来第一个史莱姆崽,喜欢

一些

后四都是oc

做梦梦出来第一个史莱姆崽,喜欢

姜饱饱酱

难熬的时光,

请独自留在城市的你,

看一场烟花。

🎆

难熬的时光,

请独自留在城市的你,

看一场烟花。

🎆

Nine Chitose_悔木难缘

行至天光

  【000.】

  

  沈木有一个非常牛的超能力。

  

  那就是可以跟她笔下创造的人物对话。

  

  当然,在见到悔木难缘之前,沈木并不知道这一点。

  

  ——

  

  【001.】

  

  沈木只觉得自己十有二百五是还没睡醒。

  

  要不然为什么她一睁眼,就看见有个不人不鬼的家伙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面前?

  

  盯着那家伙看了好一会,沈木心想着,自己这800度的近视眼终于是要瞎了吗,要不然她为什么一点也看不清面前那家伙的脸。

  

  她眼前只有那家伙身上散发的天地星辰都为之黯然失色的逆天金光。

  

  好家伙,险些闪瞎了...


  【000.】

  

  沈木有一个非常牛的超能力。

  

  那就是可以跟她笔下创造的人物对话。

  

  当然,在见到悔木难缘之前,沈木并不知道这一点。

  

  ——

  

  【001.】

  

  沈木只觉得自己十有二百五是还没睡醒。

  

  要不然为什么她一睁眼,就看见有个不人不鬼的家伙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面前?

  

  盯着那家伙看了好一会,沈木心想着,自己这800度的近视眼终于是要瞎了吗,要不然她为什么一点也看不清面前那家伙的脸。

  

  她眼前只有那家伙身上散发的天地星辰都为之黯然失色的逆天金光。

  

  好家伙,险些闪瞎了她的24k钛合金狗眼。

  

  然而,还没等沈木发什么问,那家伙倒是先开了口。

  

  “别看了,在你笔下的部分设定里,我就没有过什么正儿八经外貌描写,你要是能看出朵花来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哦,原来是设定吗——

  

  ?等等。

  

  她的,笔下,设定?

  

  沈木似乎突然get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

  

  【002.】

  

  有一说一,沈木觉得,这种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就算世界毁灭彗星撞地球恐龙复活同时发生也不会出现在她身上。

  

  然而这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新时代特色主义社会就是这样充满着惊喜与意外。

  

  所以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崇尚科学与无鬼神论的二十四孝谆谆学子,沈木很难用语言跟你描述清楚现在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可问题是,她笔下的人物,就是这样闪亮亮逆天天明晃晃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牛吗,那可不,说不牛都是假的。

  

  这个叫悔木难缘的家伙,一天到晚红橙黄绿青蓝紫的衣服来回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红绿灯葫芦娃或者是路边的七彩霓虹灯指示牌。

  

  沈木开始后悔了,当时为什么要用她的人设去写绝世玛丽苏加上天亮破霸总爱上我的爱情剧本,这不就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但她更后悔的还在后面,因为她不止用过这个人设写过一个故事。

  

  待她补全了自己先前写过的设定,好歹那家伙终于不是闪着圣光的无脸bug人了,但更让沈木揪心的还在后面。

  

  好家伙,那简直就是每日的二十五点年度大戏回村的诱惑之品如与哈拉少的凄惨化蝶重生逆袭歪嘴龙王血洗娱乐圈。


  那可真整挺好。


  然而,在接受了一系列的精神折磨之后,沈木抬头看了看身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深白色,突然猛的意识到了一件事。

  

  等等,她现在又是在什么鬼地方啊?!

  

  ——

  

  【003.】

  

  沈木想她上辈子铁定是毁灭了银河系吧。

  

  本来她现在应该在学校好好准备自己的期末考试,然后享受自己美好的寒假生活。

  

  结果她现在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里。

  

  她忘了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进食了,但她从来不会觉得饿,睡眠似乎也成了一种可有可无的本能。

  

  最初的惊诧过后,沈木平静的思考这一切,竟突然发现,她似乎想不起来更多曾经的事了。

  

  就仿佛,记忆被谁生生抹去一般。

  

  难不成……她死了?

  

  嗯,请罗翔老师来分析一下这桩谋杀案的动机。

  

  奈何无意识的抬眸,却跌入了一双深邃粲灼的眼眸中。

  

  悔木难缘。

  

  与先前的截然不同的目光。

  

  沈木不由一怔。

  

  她有千万个疑问,可问出口的却只是一句。

  

  “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悔木难缘仍在看着她,可那目光却似神迹般,透过了所以自欺欺人的伪装,直直落在沈木的心底。

  

  她缓缓的开口,伴着闻所未闻的叹息。

  

  “沈木,你是真的忘了,还是只是不愿想起?”

  

  ——

  

  【004.】

  

  沈木讨厌打哑谜。

  

  但不知怎的,每当她尝试回忆时,那莫名而生的凛冽寒意,便顺着那麻木的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在她来到这片虚幻之前,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恍惚间,她也曾产生过错觉,不必再去追寻过去,无端徘徊于这走不出的虚无也未尝不可。

  

  不可,不可。

  

  又是无眠的夜,昏沉之间,沈木迷迷糊糊的走到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是想看看月亮吗。

  

  可她的眼中除了极黯的黑便是刺目的白,非黑即白,黑白分明。竟再无其他任何一抹亮色。

  

  先前的欢乐虚假的可笑,在这一瞬,一切伪装都被撕下,沈木突然觉得很讽刺。

  

  不知何时,悔木难缘站在了她的身后。

  

  “你还要逃避多久。”

  

  逃避?逃避。

  

  沈木只觉得好笑,她哪里有在逃避,她分明是莫名其妙被卷入了这个鬼地方,又运气不好的碰上了自己笔下设定不全的神经病人物。

  

  她又很想大声的质问悔木难缘,你知道什么,你的一切都是我赋予的,你知道什么?

  

  可她麻木的张开嘴,却吐不出任何一个字符。

  

  本已湮灭的记忆伴随着冷却的血液逆流于心。几乎窒息的痛楚浸润入骨髓,铭心刻骨。

  

  沈木猛的抬起头,血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悔木难缘。仿佛非要剜下什么才罢休。

  

  “闭嘴。”

  

  她什么都不想知道,她什么都不想听。

  

  可悔木难缘只是笑,笑的那么温柔。黑白世界中消逝不见的皓月星辰映入她的双眸。

  

  那一刻,沈木竟错愕的决定,她不再是自己笔下的衍生之物,而真正拥有了自己的灵魂。

  

  她说。

  

  “沈木。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时空吗——”

  

  “只有彼此的世界。在这里没有日月星辰,春夏秋冬。在这里死不是死,生不是生。”

  

  “这是时间对于逃避的罪人最残忍的惩罚。不是驱逐,不是流放。而是永恒的禁锢,我们没有勇气冲破封印,便逃不出这岁月的枷锁。”

  

  “其实,这一切。你都知道,对吗?”

  

  ——

  

  【005.】

  

  她说。

  

  沈木曾患有严重的臆想症和自闭症。

  

  当拿到医院的诊断书时,她的父母却都是不相信的。他们认为这不过是她蒙骗恐吓、妄图引起别人注意的把戏。

  

  “小小的年纪,又没有什么社会上的压力,怎么会有这种病?少些无事生非吧。”

  

  你看她明明那么开朗,她在笑啊。

  

  谁会相信她真的有抑郁症?

  

  谁会相信她会在午夜梦回时一头冷汗的惊醒?

  

  谁会相信她看到无数沾染着鲜血的枯骨拼了命要将她拉入地狱?

  

  假面微笑是她最后的伪装,她绝望的向身边高台之上的人求助,希望有人来帮帮她救救她。

  

  可是没有一个人。

  

  她找来了美工刀,在自己胳膊上刻下了一个又一个鲜血淋漓的字符,用纸巾将血迹擦去,用衣袖将痕迹遮住。

  

  就算是在沉寂的夜,她也不敢放声大哭。她害怕又会有谁突然站出来,居高临下的斥责她,纵然她什么都没有做错。

  

  她原来也就觉得,自己活下去没什么指望了。

  

  她甚至想在哪天一了百了,站在最后的顶点俯瞰尘世的光怪陆离,最后纵身一跃,任这一生最后的痕迹消散于九天十地。

  

  翩舞的赤色吞灭希望的光芒。

  

  但一次偶然,她爱上了写作。

  

  那是一个完全属于她的世界,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闪烁着自由奇迹的光辉,唤名为彼岸的希望,是她的救赎,是她的曙光。

  

  笔下的人物继承了她的意志,在她的王朝里,她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亦是存在的意义。

  

  那是她唯一的梦想。

  

  却总有人以各种理由摧毁她的梦。

  

  那是一个雨天,她座在桌前,在笔记本上书写着故事最后的结局。最后一笔刚落,却有人怒气冲冲的踹开了门,一把夺过她的笔记本。

  

  她的母亲大声斥责她的考试成绩下降,她把所有原因都归咎于她的写作,说这本就是不务正业,玩物丧志。

  

  可那一刻,从来没有反抗过的她,竟不知从哪得来的勇气,大声的跟母亲辩驳着什么——

  

  可她又能说些什么呢。

  

  母亲红着眼给了她一巴掌。

  

  母亲当着她的面撕了那个本子。

  

  长期以来的痛苦压抑再无法隐忍,她彻底撕裂了那面具。发了疯似的向门外奔去,她要逃离这个唤名为家的刑场。

  

  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她的脸上,模糊了她的视线。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她也根本不想知道。她只是在雨中狂奔着,终点是虚幻破碎彼岸最后的梦。

  

  直到一辆大货车向她奔来——

  

  然后,她看到了自己笔下的悔木难缘。

  

  她来到了这片虚无的深白。

  

  ——

  

  【005.】

  

  结束一段过往执念很难,但这世上。总有什么需要重新开始。

  

  悔木难缘陈述的声音戛然而止。沈木耗尽最后的气力抬起头,却看得她眸中一方澄澈的清明。

  

  沈木知道,初见时的欢笑不过是虚假的乌托邦,她曾试图将一切过往抛弃遗忘,然后将自己埋葬在这虚幻的欢声笑语中。

  

  可悔木难缘不愿。

  

  她要救她。

  

  沈木寻了不知道多少个永恒,终是在她的眸中,得来了回忆的勇气。

  

  灯火阑珊处,虚无的时空中不予岁月流连,她正视着她如若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星河流转至彼间,荣耀在其中长驻。

  

  灿灿闪烁于苍穹之下,是不曾泯灭的奇迹光华。

  

  她说,她叫悔木难缘,来自沈木笔下的意志。

  

  可悔木难缘究竟是谁呢。

  

  或许这个名字只是另一个次元时空的一方虚无,只是苍茫文字世界的一笔寻常。

  

  却翩舞翱翔于那个承载着沈木荣耀与梦想的世界。

  

  那个以她一己之力成长改变,经历鼎盛,给予她活下去的爱与勇气的世界。

  

  她是另一个世界的她,承载着她的梦想,活成了她想要的模样。

  

  曾经,文字主宰王朝里,剥离了残忍麻木的现实,拜托了虚假僵硬的面具。暮光之下的悔木难缘啊,眸中有足以照亮世界的光芒。

  

  此念间的潇洒,仿佛她已活成荣耀。

  

  神魔光黯终将失色,万千传奇只为她吟唱。

  

  可是,须臾一念,伴着真实世界的变故,梦想的国度中,希望的城堡也终是坍塌,永夜极黯笼罩,再无一丝亮色。

  

  笔下的意志,与沈木本共生,真实世界的意外发生。她理应就此消散的。

  

  可她纤细修长指尖轻抚过那文字王朝,爱与希望流转进了她的双眸,似坚定了什么似的,此般决绝,她毅然踏上了征途。

  

  她不要沈木这般避世永眠。

  

  她要救她。

  

  穿透了那层次元壁,带着故事文字的信仰与力量。

  

  她们的故事还未完结。

  

  她们的梦还未完结。

  

  ——

  

  【006.】

  

  于是。

  

  她终是出现在了沈木浑噩沉溺的虚幻中。

  

  背后是沈木落笔千万个故事凝聚而成的力量,是逆境中给予救赎的希望。

  

  是将沈木从无垠之海拉出的星辰。

  

  “我本该死了的,带着残破的、不被任何人理解接纳的梦想。”

  

  “溺堕于不愿醒来的梦境,我可以假装自己从未拥有文字的信仰。没有星星的夜空,黯淡的月光,我甘愿就这样死去,不必再戴上微笑的假面凌迟内心,凌晨被噩梦惊醒寻找遥不可及的希望。”

  

  “可她找到了我,拥抱了我。”

  

  那一刻,沈木斩断了幻境的荆棘,带着爱与梦想,杀死了恐惧,驱散了绝望。

  

  无妄的虚空世界在这一瞬间分崩离析。

  

  倏然出现巨大光点耀眼刺目,恍惚间,沈木看着即将消失的悔木难缘。

  

  仍是那模糊不清的面容,她却分明看清了她灿烂的笑。

  

  她说,嘿,一定要活下去啊。

  

  沈木紧紧的将她拥住,听到了自己颤抖的声音。

  

  “好。”

  

  她会带着她们的信仰。

  

  活下去。

  

  ——

  

  【007.】

  

  “醒了醒了!”


  “木木终于醒了!!”


  “爸爸妈妈再也不逼你了!只要你平安快乐,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

  

  万丈光芒从天际流泻,烧灼着沈木的双眸。嗓子像火烧过般疼痛沙哑。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看着病床旁的满脸泪痕的父母,听着他们一句又一句焦急真心的倾吐,沈木只觉得她活了这十七年,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爱。

  

  是阳光太滚烫了吧,有什么从她的眼角缓缓淌出。

  

  那一瞬间,她突然好想好想拥抱这个世界。

  

  ——

  

  【008.】

  

  沈木出院那天,是在除夕夜。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父母,听着电视里喜气洋洋的贺岁节目,这一切都在昭示着,崭新的纪元即将来临。

  

  她一个人推着轮椅来到了阳台上,看着楼下孩子的跑动的身影,不知怎的,她还是觉得,自己与这种欢乐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

  

  或许,生来孤僻。

  

  沈木不知道自己一人坐了多久,她听到了卧室那边传来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件外衣披到了她的身上。

  

  她知道来者是谁,却没有回头。

  

  “我有点迷恋这梦境里有趣的冒险奇遇,而不愿意离去了。这可怎么办呢?”

  

  这是她未完结的那篇童话里,女主角的一句话。

  

  本是抱着打趣的心态,却不曾想,那个熟悉温暖的声音竟就这般笃定的应答。

  

  “小公主,城堡里同样有璀璨美丽的烟火。”

  

  “我们回家吧。”

  

  她不可思议的转过头,对上母亲那慈祥温暖的面孔。

  

  沈木做梦都没有想到母亲看了那个故事,并身正将里面的情节铭记于心。

  

  但随着目光略过,她想她找到了答案。

  

  之前被撕毁的笔记本被一点点细心粘好,静静躺在她手心。

  

  也正是在那一刻,新年的钟声敲响。

  

  窗外锦绣遍布,烟火无双。

  

  ——

  

  【❤️】

  

  沈木有一个非常牛的超能力。

  

  那就是可以跟她笔下创造的人物对话。

  

  当然,在见到悔木难缘之前,沈木并不知道这一点。

  

  直到那一次,一场车祸,一次意外。无论是臆想也好,虚幻也罢。

  

  她终是明白,哪怕身处极黯,也总有人以信仰之名,执拗带你脱离深渊。朝暮与年并岁往,然后一同与你行至天光。

  

  而现在,新年的伊始,睡梦之中,她又一次的来到了这个虚幻的世界。

  

  当沈木看见那个伫立于万千光华下的身影时,她缓缓的叫出她的名字。

  

  “悔木难缘。”

  

  那人笑着转过了身。

  

  “新年快乐。”


  ——


  她们都将有崭新的未来。


  ——


  END.


  ——


  2021.2.6

言少钱

2020跨年

像我永远不能知道他的上限,我永远不知道下一次见到的他展示的是哪种惊艳,也不会知道对他的爱还会怎样加深。

在节目单出来的时候我还在和朋友打趣,看看这个名字,上一年还是《追梦人》和《火车驶向天际》呢,今年怎么就《后会无期》了,怎么看怎么都有点悲伤,是要退出舞蹈圈了吗。

我听过这首歌,但我从不知道它可以被赋予这样的立意。 
[图片]


朱先生实在是太谦逊的人,成为WWF全球大使已经好几年,并不以此宣传,只是默默做事。甚至于在北京的朋友惊讶地发给我机场上WWF和他的照片,用一种咏叹感叹的语气惊讶了半个聊天页面,我才意识到——哦,原来这是一个这样重要的title。

他今天的穿着可以说是...

像我永远不能知道他的上限,我永远不知道下一次见到的他展示的是哪种惊艳,也不会知道对他的爱还会怎样加深。

在节目单出来的时候我还在和朋友打趣,看看这个名字,上一年还是《追梦人》和《火车驶向天际》呢,今年怎么就《后会无期》了,怎么看怎么都有点悲伤,是要退出舞蹈圈了吗。

我听过这首歌,但我从不知道它可以被赋予这样的立意。 


朱先生实在是太谦逊的人,成为WWF全球大使已经好几年,并不以此宣传,只是默默做事。甚至于在北京的朋友惊讶地发给我机场上WWF和他的照片,用一种咏叹感叹的语气惊讶了半个聊天页面,我才意识到——哦,原来这是一个这样重要的title。

他今天的穿着可以说是极简了,让我想起看到过的一张他参加WWF晚宴的照片。光彩照人的大明星,随意地戴了顶帽子,素面朝天,出现在晚会上。有这样的时间,他完全可以接商演接代言,哪怕只是发一张简单的照片收获无数声赞美。

可他没有。

就像今天。

白西装黑裤子,手执话筒款款情深。眼中的深情却并不是对着任何一位或一群粉丝,在难得露面是可以“固粉”的时刻,他却俯下身他抬起头,他把歌声送给世间万万千千生灵,送给在疫情期间坚韧的人和城。 

今年的一年里他经历过哪些事情呢。

年头的时候,有医护小姐姐在出征前希望得到他的一句鼓励,第二天他出现在评论区,然后骂他的言论上了热搜——说小姐姐是盗图,说他是欺名盗世。

疫情期间他第一批捐款,先以工作室名义捐了一百万,然后又以自己的名义捐了一百万——自己捐赠的还是被粉丝发现的。

他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于是他就去做。

《重启》上映。是他在最火的时候花了足足半年去拍又花了半年去养伤的作品。是他蛰伏十年后突然走红的一年,没有轧戏没有接任何其他综艺没有努力营业——哦不,他营业了,他留了一张照片,告诉我们进山挖土了,出来的时候看到粉丝竟然还会惊讶到睁大双眼。

他把自己揉碎了揉进吴邪这个角色里,然后又把吴邪完完整整原原本本地还给观众——剩下他自己“习惯了”的咳嗽和一身的伤。

他从不说,他一直从不说。

他塑造出的那样好一个吴邪,在第二季最后被换脸还要被内涵,要被明里暗里说因为他不敬业才会找人顶替。我们都知道以他的性格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在那个时候我想到的是吴邪的台词“我还要强到什么地步,命运才能放过我。”我想的是,“苍天,他还要好到什么地步,才能让这些蚊蝇遁形。”

然后就是十月份了,从头到尾彻底的谎言和污水,只靠一张剧照和P图的造谣,一个晚上七条热搜的排面。太可笑了,他从头到尾被恶意猜测被挖掘隐私被无端辱骂,无数人跳着脚问他“说你呢,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回应?就是心虚,是不是?“ 


他其实一直在说话。他说“更多面的未来,想要演给你看。”于是他一年到头总是泡在剧组。今年的吴邪陈一鸣,明年的林楠笙,万人如海一身藏。

他说“把脸转向阳光,就不会有阴影”。他说“只想做你的太阳”。他说“其实是你们照亮了我”。

他说“一切都会好的“;他说”相信的人总会听懂“。

每次都是他来安慰我,在刚红的时候用“pig one dragon”将恶毒辱骂化成浅浅一笑;在年末我因为某些生物而烦闷不满的时刻,他告诉我“不要把目光放在那些事情。”

他说“大道至简,徐徐图之。”

他有太坚硬的心,刺都是朝向他自己的;他又有太过柔软的情,花都是递出给世界的。

我太喜欢今晚的他。白衣黑裤不染尘埃;极简极美眼带泪光;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蹲下身和生灵对视,抬起头向英雄致敬。

最潋滟的眸和最动人的情,他不以此蛊人的心,他用来显最纯的爱。

你知道么,很多时候,对于我的意义就是,抬头看到天空的时候,想到你在此刻也于世上的某处看着同一轮太阳。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温柔而坚定对待和对抗世界的你。

我于是相信我终究会和美好相逢。

团滋滋

失踪人口上来冒个泡。

自己写了 几张新年壁纸

㊗️祝福都在里面~

图一是加强版maxhahahaha 

喜欢可自取 

2020的糟心事都过去吧。

2021要好好的


⚠️注意:仅限自用 禁止商用/或自行拿去平台转发/ 版权©️归本人所有


失踪人口上来冒个泡。

自己写了 几张新年壁纸

㊗️祝福都在里面~

图一是加强版maxhahahaha 

喜欢可自取 

2020的糟心事都过去吧。

2021要好好的


⚠️注意:仅限自用 禁止商用/或自行拿去平台转发/ 版权©️归本人所有


盘腿坐着的猫

夏天再见~

#晴空 微风 晚霞 蝉鸣 河川 玫瑰 小酒馆 沙滩 海浪 冰咖啡 青草香 咕儿呱#

夏天再见~

#晴空 微风 晚霞 蝉鸣 河川 玫瑰 小酒馆 沙滩 海浪 冰咖啡 青草香 咕儿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