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8

16144浏览    505参与
He-chi
捏他了吊带袜天使👼 82da...

捏他了吊带袜天使👼

82day忘记发了(你

捏他了吊带袜天使👼

82day忘记发了(你

影

[282]吃宵夜

注意:人物occ严重


本文没有逻辑,就是作者本人晚上没有吃成宵夜的激情短篇,请忽略逻辑漏洞


半夜12点。


柳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萌生了吃宵夜的想法。


对于作为医生的柳生来说,他的日常健康而且自律,平常对宵夜也是敬而远之,但是今晚不知为何想吃宵夜的想法强烈而且无法忽视。


“那就吃吧。”柳生心想,“偶尔放纵一次也不坏。”不一定非得是炸鸡烧烤之类的食物,只是肚子总想填些东西,事实上柳生本来就打算简单煮些面条。


但是……想到自己料理苦手,转头看到爱人在身旁睡的香甜,柳生微微叹气,想着还好只是一碗面条,自己尝试一下应该没问...

注意:人物occ严重


本文没有逻辑,就是作者本人晚上没有吃成宵夜的激情短篇,请忽略逻辑漏洞






半夜12点。


柳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萌生了吃宵夜的想法。


对于作为医生的柳生来说,他的日常健康而且自律,平常对宵夜也是敬而远之,但是今晚不知为何想吃宵夜的想法强烈而且无法忽视。


“那就吃吧。”柳生心想,“偶尔放纵一次也不坏。”不一定非得是炸鸡烧烤之类的食物,只是肚子总想填些东西,事实上柳生本来就打算简单煮些面条。


但是……想到自己料理苦手,转头看到爱人在身旁睡的香甜,柳生微微叹气,想着还好只是一碗面条,自己尝试一下应该没问题。最近仁王也很忙,回到家也是一脸疲惫,柳生怎么可能会为了一碗面条去打扰爱人休息。


说干就干,柳生起床来到厨房,准备煮面。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一锅拉面终于出炉,中间看见冰箱里放了很久的汤圆,也顺便一起煮了。


“比吕居然吃独食,太狡猾了噗哩。”一条手臂拦腰抱住了柳生,仁王还没睡醒而沙哑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呼出的热气染红了柳生的耳廓和脸颊。


“雅治也来一些吗,煮了挺多的。”柳生说着,没等回答就已经盛好了两碗面条。


“好~”仁王蹭了蹭柳生,乖乖走到餐厅坐下,显然是还没清醒。


柳生:心脏一万点暴击


万万没想到不清醒的仁王这么可爱,柳生好似被蛊惑一般,轻轻在仁王唇上落下一个吻,然后被瞬间清醒的仁王亲的满脸通红。




“雅治怎么起来了?”


“因为没找到比吕士啊!”仁王一脸不满,小声嘟囔道,“比吕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醒过来了,就要错过比吕亲手做的夜宵了哎,比吕也太过分了,是比吕的错呦。”


“因为我料理苦手啊,雅治不是很挑食吗,再说了雅治睡得很香的样子,怎么舍得把你叫醒。”


“我就算再挑食再累比吕做的也会爬起来吃的噗哩,我不管,就是比吕你的错!”


看着明显无理取闹的仁王,柳生选择了纵容,“是是,是我的错,雅治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


两人说说笑笑,在暗黄灯光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温馨。




“唔——”柳生吃完宵夜浑身满足,困意很快涌了上来。


“那么,洗碗和整理就交给你了哦雅治,也许厨房有一点乱,加油。”柳生勾起一抹坏笑。


仁王看了一眼厨房:元宵袋子随意的摆放在桌上没有扔,做饭时不小心迸溅出的蛋液零零星星散在上面,还有拿出的锅碗瓢盆摆满了桌子,总结来说就是一片狼藉。


“真是,比吕太狡猾了piyo,比吕你可是绅士耶。”


仁王看了一眼已经睁不开眼的柳生,催促柳生回去睡觉,然后回到厨房一边抱怨,一边撸起袖子认命的收拾起来。




柳生确实困了,回到卧室给仁王留了一盏灯后就睡了。等仁王收拾完回到卧室,看到的就是灯光下柳生安静的睡颜。


仁王:西子捧心状


“唔——雅治?”


“吵醒你了吗比吕?”仁王上前毫不客气的搂住了柳生,“啵——”的一声,偷了个香吻。


“睡吧。”


感受到熟悉的温度,柳生也习惯性的蜷缩进仁王的怀抱,找到熟悉的锁骨蹭了蹭低声喃喃道:“好。”


“晚安”


“晚安”

湘子

[网王/28] 异乡者

博士毕业后,柳生比吕士留校教书。

近年来,文科院系的日子颇不好过。与他同期入学的朋友,一个转码,一个休学,另一个没能在面试中杀出重围,拿着学位回国了。回国之后,立刻改行卖葡萄酒,美其名曰,是谓创业。


A大好歹也算比较文学的研究重镇。做电影,做图像,做数字人文和性别研究,什么时髦玩什么,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至少不必面临隔壁人类学系因经费不足而被关停的命运。他一个做日本现代文学的,沉浮其中,虽然不是什么时代弄潮儿,但也沾了东亚研究这块招牌的光。用师兄的话说,语言优势和本土关怀具在,坐上十年冷板凳,日后也可充得系里的门面。虽然他也知道师兄没说出口的话,如今这时代,已无多少人关心文学,板凳坐得...

博士毕业后,柳生比吕士留校教书。

近年来,文科院系的日子颇不好过。与他同期入学的朋友,一个转码,一个休学,另一个没能在面试中杀出重围,拿着学位回国了。回国之后,立刻改行卖葡萄酒,美其名曰,是谓创业。


A大好歹也算比较文学的研究重镇。做电影,做图像,做数字人文和性别研究,什么时髦玩什么,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至少不必面临隔壁人类学系因经费不足而被关停的命运。他一个做日本现代文学的,沉浮其中,虽然不是什么时代弄潮儿,但也沾了东亚研究这块招牌的光。用师兄的话说,语言优势和本土关怀具在,坐上十年冷板凳,日后也可充得系里的门面。虽然他也知道师兄没说出口的话,如今这时代,已无多少人关心文学,板凳坐得十年冷,未必能如卖葡萄酒的那位,盆满钵满,名利双收。


柳生倒也没有很在意这些。让他去卖葡萄酒,他未必卖得出,销售看似人人能做,其实也需社交天赋。身边那些硕博,一心向学者十有一二,无事可做只能啃书的也不少。他不敢妄自菲薄,比较一番,觉得自己处在两极之间,辗转腾挪,还有进退余地。

总之呢,对他来说,求学十年,能在A大谋得一席之地,已经算是好运气,不敢抱怨。倘若真有什么不满,大概是日子太长。 


他在A大教两门课。研究生的讨论班,给五个学生讲日本现代文学,从风景的诞生说到言文一致,每周五百页的阅读任务,上着上着,最聪明的那个同学便不来了,说是躁郁症发作,状态不对,他在邮件里回复,请她注意身体,不用担心,“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本科生的大课,又是别样风景,由于是全校通选,归在“全球视野”和“人文经典”两类里,为了凑足毕业学分,台下什么样的学生都有,又因为讲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太遥远,遥远的东亚岛国,遥远的十九世纪,往往是他在台上念稿,他们在底下刷手机,才上了四周课,人数便减到一半,大概是摸清了他不点名,期末只需交一篇论文,到了第八周,学期过半,台下彻底只剩十个人。 


日子太长,一个接一个,今天的云抄袭昨天的,看起来并无什么差别。台下那几张脸,也是永远低着,被一方屏幕照亮,从不看他。柳生是从学生过来的,自然知道学生的忙,其实也不会太责怪,但是看着辛辛苦苦理出的讲稿,偶尔也有一两分遗憾。师兄听见,安慰他说,不碍事,冷饭能炒十多年。

于是第二年,仍旧是他教大课。这一次柳生学乖了,抽掉两章夏目漱石,加入两章流行文化,学生反应热烈,期末论文八十篇里面有五十篇写的是日本漫画电影,从铁臂阿童木到AKB48。教师考核表上,他的分数也往上涨了涨,从3.15变成3.56。 


第三年,他的博士论文即将出版。隔过一段时间,许多结论都要重新商榷。交稿日在即,他对着电脑,改到昏天黑地。走进教室时才发现座中无人,正想拿手机来看,却见第一排的男生抬起头,朝他打了个招呼。 

“今天感恩节放假,不上课,”男生一头亮闪闪的白发在日光灯的照耀下格外炫目,一瞬间刺痛了他因为久盯屏幕而酸涩不已的眼睛,柳生一恍神,才注意到他说的是日语,“老师忘记了?”



-tbc-


先扔开头,之后会继续写。

湘子

[282]同道中人

杀手仁王×理发师柳生,不是好人,小片段。


柳生比吕士,准点上班,准点下班,手艺高超,态度敬业。仁王雅治,上下班时间不定,昼伏夜出,行踪成迷,坊间传言,此人约是无业游民。


*


每周日晚上,过了打烊时间,街边一排店都闭了,仁王便上门理发。这一盏灯仿佛是留给他的。只是理发师本人不会承认。

他整整领子,小心遮住脖颈上的伤痕,往洗头椅上躺去。头顶一圈日光灯在眼底烙下鲜红的印痕。理发师拧开龙头,调试水温。


“烫吗?”

仁王摇摇头。


*


六月的神奈川正是雨季。狭窄的洗头房里,暖气蒸腾,柳生的眼镜片上染着雾气。白茫茫的水珠中,他看不清躺在椅子上的人。只依稀见...

杀手仁王×理发师柳生,不是好人,小片段。


柳生比吕士,准点上班,准点下班,手艺高超,态度敬业。仁王雅治,上下班时间不定,昼伏夜出,行踪成迷,坊间传言,此人约是无业游民。


*


每周日晚上,过了打烊时间,街边一排店都闭了,仁王便上门理发。这一盏灯仿佛是留给他的。只是理发师本人不会承认。

他整整领子,小心遮住脖颈上的伤痕,往洗头椅上躺去。头顶一圈日光灯在眼底烙下鲜红的印痕。理发师拧开龙头,调试水温。


“烫吗?”

仁王摇摇头。


*


六月的神奈川正是雨季。狭窄的洗头房里,暖气蒸腾,柳生的眼镜片上染着雾气。白茫茫的水珠中,他看不清躺在椅子上的人。只依稀见到身形轮廓,放松的、舒展的身体,同时又有着紧绷的内里。

与过去的每个周日一样,他和这位常客聊起天来。天气,天气不太好,雨不知要下到何时。衣服干不了,包头巾一律送去烘干,还有潮意。隔壁装修队,本来要做外墙。这下干脆放假。不知怎么的,说起社会新闻,前日楼上的住户遭到入室抢劫,上周附近动物园走失三匹骆驼。客人笑了,说真是荒唐,跟电影似的。柳生抬抬眼镜,说电影似的事情还有一桩。


“什么?”客人道。

“上个月,不是有银行家死在办公室吗。听人说,监控拍到杀手,一身黑,留了个白头发。”


“搞什么,”客人噗嗤一声笑了,“闹鬼啊?”

于是柳生也笑了:“都市传说嘛。”


*


洗头是件很私密的事,不仅私密,而且危险。仁王从椅子上坐起来,等待理发师拿头巾过来,闻得出是烘干的,因为用香薰过,是要去除霉味。他看着那人忙碌,心想,真巧。上个月接单时,他和丸井打赌,没有变装,就穿一身黑,从监控底下大咧咧地过,拿剃须刀割断了那银行家的喉咙。据说此人曾经得势时,专爱拿着刀片,往年轻女孩脸上划——当然,这是听来的,真假不论,毕竟除暴安良也不是他的本职工作。


好险,他又想。刚刚一瞬间,理发师说了那样的话。真是只差一点,他就要杀了他。


*


柳生拿来热毛巾,给手中的刮胡刀消毒。又拿来一条,捂到客人脸上。那样干净的一张脸,下颌冒出一圈青色的胡茬。捂几分钟,软化,接着抹上剃须膏。

客人闭着眼睛,白色的剃须膏渐渐盖住他的下颌,和头发同样颜色。现在的他看上去温驯而柔和,仿佛只是睡着了,并未掩藏什么秘密。


刮胡刀片在灯下细细一闪。柳生心想,真是糟糕,倘若不是眼前的人出来搅局,他就能顺利拿到那笔佣金。现在老板命都没了,之前的工,算是白打了。

要不,目光移上眼前的脸,干脆一报还一报,把他也杀了?


可是处理尸体太麻烦。他又不像这位同行,做事没个轻重,闯下大祸也有人善后。更何况这店还要开下去,一会儿组织还要过来接头。


刮胡刀轻轻推上去。柳生心想,这次便饶过你。


*


仁王对着镜子打量了一圈自己的发型,很好的手艺。他付完钱,从柜台前离开,像往常那样,对理发师说谢谢。理发师也说,欢迎下次光临,表情藏在镜片后,看不出乐不乐意。仁王笑着转身,走到门前,突然听见哗的一声,外头的雨突然发起来。


“puri,没带伞,回不去了。”他扭头看着满脸“你快走我要赶人了”的理发师,“不介意我在这里等会儿吧?”


夜还长着呢。


-tbc-


嗯嗯,其实柳生也不是好人(?)

灵感来自仁王的理发师柄和梳头柄,真是我的心头好ww

一直觉得,这个洗头吧,其实是很暧昧的事情,尤其是,想想柳生,穿着一身白大褂,袖子卷过手肘…仁王就这么躺下来,露出喉咙,可以说是任君宰割(…)

就是一片段,也没后来了。后来就是长夜漫漫,还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笑)

Xccccci_
ooc的828(?) 或许是从...

ooc的828(?)


或许是从国中一直谈到大学的情侣,即将步入社会,各方面压力都加大许多。


过了最初的怦然心动的激情期,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吵起来,加之二人都不是愿意首先低头道歉的性格,矛盾越积越大,最终在实习期爆发。


经历社会打磨后的几年,事业都有所成就,一场国中聚会上。


一次敬酒、一次抬眼、一次对视,从对方眼中仿佛又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以及复燃——又或许从未熄灭的星火。


回家的计程车上,二人仍旧保持了国中是放学一同回家的习惯。


在几轮欲说还休的打太极后,二人心照不宣地避开几年前的分手。


仁王先行下了...

ooc的828(?)




或许是从国中一直谈到大学的情侣,即将步入社会,各方面压力都加大许多。




过了最初的怦然心动的激情期,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吵起来,加之二人都不是愿意首先低头道歉的性格,矛盾越积越大,最终在实习期爆发。




经历社会打磨后的几年,事业都有所成就,一场国中聚会上。




一次敬酒、一次抬眼、一次对视,从对方眼中仿佛又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以及复燃——又或许从未熄灭的星火。




回家的计程车上,二人仍旧保持了国中是放学一同回家的习惯。




在几轮欲说还休的打太极后,二人心照不宣地避开几年前的分手。




仁王先行下了车,目送计程车在转角消失,敲出心里藏了一晚上的话。




发送完成后回到公寓里试图用工作麻痹大脑,一直到半夜,才想起来查看消息。




随手敲完一行字,手机往床上一扔打算去洗澡,刚离手就发出的震动声让他一愣。




他瞄了眼时间,3:26,调侃了几句柳生医生这么晚还不睡啊才多久不见酒量就这么差了明天早上不需要看诊吗。




柳生也不甘示弱拿他日夜颠倒三餐颠倒熬夜通宵导致胃疼的事情反讽仁王。



话一出口屏幕前的双方都愣住了。




仁王受不了尴尬,也不想在深夜累得半死时回忆过去的情史,便扯了一句看来你过得很是差劲啊。




料不到,柳生·明天早班·自从到家就辗转反侧·比吕士万年难得打了趟直球。




“是啊,你说得对,有一个重症病患的情况恶化了,家人找我要说法,每天加班到凌晨,回到空荡荡的家里,感觉很心累,身边的朋友各个成家立业,我却还是孤身一人。”




仁王心里想和我说这干嘛,但还是强忍着困意看完了。




“以及,我很想你。”




……




周二,凌晨4:28,在床上翻了个身的仁王,异常清醒地点开手机,看着对方那条“以及,我很想你”的消息陷入沉思。

萄萄的葡葡
生日快乐呀,我的小蒲蒲! 愿你...

生日快乐呀,我的小蒲蒲!

愿你28岁的每一天都开心快乐!

这是我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哦!

生日快乐呀,我的小蒲蒲!

愿你28岁的每一天都开心快乐!

这是我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哦!

张宝家豆沙包

女排×哈利波特 ⑦酒吧表白

张常宁和倪非凡的东窗事发让丁霞第一次对爱情有了失望的感觉。

“张常宁,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这种对不起我的事情,我真的看错你了!”丁霞还在宿舍里哭,陪着她的颜妮已经要崩溃了:“俺滴娘诶,你别哭了,你没有张常宁会怎么样?憋哭了!”

张常宁此时也很后悔。她也没想到丁霞就在旁边,而且丁霞看见了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张常宁学姐,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没大没小,让丁霞学姐误会。”倪非凡也觉得很抱歉,她也只是单纯觉得张常宁是个好姐姐,没有想要谈恋爱的想法。

“非凡,这不怪你,不要难过了,我会和丁霞解释清楚的。”张常宁安慰道。

“学姐,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我来和丁霞学姐说吧,我觉得这样会解释得更清楚。”倪...

张常宁和倪非凡的东窗事发让丁霞第一次对爱情有了失望的感觉。

“张常宁,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这种对不起我的事情,我真的看错你了!”丁霞还在宿舍里哭,陪着她的颜妮已经要崩溃了:“俺滴娘诶,你别哭了,你没有张常宁会怎么样?憋哭了!”

张常宁此时也很后悔。她也没想到丁霞就在旁边,而且丁霞看见了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张常宁学姐,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没大没小,让丁霞学姐误会。”倪非凡也觉得很抱歉,她也只是单纯觉得张常宁是个好姐姐,没有想要谈恋爱的想法。

“非凡,这不怪你,不要难过了,我会和丁霞解释清楚的。”张常宁安慰道。

“学姐,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我来和丁霞学姐说吧,我觉得这样会解释得更清楚。”倪非凡想要帮张常宁挽回这段感情。

张常宁觉得这样也好,就让倪非凡这么做了。她俩约在三把扫帚酒吧见面。倪非凡和丁霞谈事情的时候,张常宁不放心,就和龚翔宇坐在暗处观察情况,以便不时之需。

在三把扫帚里,倪非凡和丁霞第一次见面了。没想到,气氛一点都不尴尬,反而非常融洽。

是丁霞打破这个气氛的。

丁霞说:“非凡,我知道不是你的责任,我想过了,不是你的错,别往心里去。”

此时的倪非凡说话声音还在颤抖:“对不起,丁霞学姐,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你尽管对我发火吧,我都认,只求你原谅张常宁学姐。”丁霞反而在安慰她:“没事我也是一时生气,现在我都想开了,谁不想有个好妹妹叫自己姐姐呢?想当年我和你一样和一个叫颜妮的学姐没大没小的,张常宁也和我现在一样吃醋了呢。”

这些话,张常宁都听的清清楚楚,她觉得是时候出现在丁霞面前了。

“丁霞,我爱你!一生一世只爱你!”张常宁在丁霞面前对天发誓道。

丁霞又一次破防了,带着哭腔说:“说好啦啊,只爱我就别没大没小了,还好非凡懂事,她没有越界。”

“好,一言为定!”​​​

柯基肉圆小短腿
28不知不觉已经是快5岁的狗了,治愈系的笑容送给屏幕
28不知不觉已经是快5岁的狗了,治愈系的笑容送给屏幕
灵芝科普
有网友发文称,28事件迎来好消息,这是真的吗?
有网友发文称,28事件迎来好消息,这是真的吗?
孙球球的幸福生活
28这波开箱视频感觉怎么养?评论打出你最喜欢的品牌
28这波开箱视频感觉怎么养?评论打出你最喜欢的品牌
乐乐的土豆
28每天的温暖就是回到家以后,有两只乖巧治愈的小猫咪
28每天的温暖就是回到家以后,有两只乖巧治愈的小猫咪
张宝家豆沙包

女排×哈利波特④比赛场上

转眼间,就到了举办魁地奇学院杯的时候。张常宁和丁霞都要作为首发队员出场。此时两人都各自忧愁。

张常宁心想:“比赛时,如果碰到丁霞。她是我前女友,我要怎么面对她?”想到这里张常宁心里一阵发凉,虽然没有在表情中表现出来,但是她的知心姐姐林莉还是敏锐的察觉出来张常宁的不对劲。

“宝宝,想霞姐呢?”林莉在张常宁身边顺势坐下,“你想想,即使霞姐和你没分手,你和霞姐不还是要在魁地奇赛场上相遇,如果你们没分手,你就可以在场上让着她吗?记住郎导说的话:‘赛场上,个人感情是大忌!‘这句话的含义不用我多说吧。在赛场上,你和霞姐是对手,你俩有什么事赛后交谈。”

张常宁慢慢放下内心的包袱:“明白了莉姐,我会...


转眼间,就到了举办魁地奇学院杯的时候。张常宁和丁霞都要作为首发队员出场。此时两人都各自忧愁。

张常宁心想:“比赛时,如果碰到丁霞。她是我前女友,我要怎么面对她?”想到这里张常宁心里一阵发凉,虽然没有在表情中表现出来,但是她的知心姐姐林莉还是敏锐的察觉出来张常宁的不对劲。

“宝宝,想霞姐呢?”林莉在张常宁身边顺势坐下,“你想想,即使霞姐和你没分手,你和霞姐不还是要在魁地奇赛场上相遇,如果你们没分手,你就可以在场上让着她吗?记住郎导说的话:‘赛场上,个人感情是大忌!‘这句话的含义不用我多说吧。在赛场上,你和霞姐是对手,你俩有什么事赛后交谈。”

张常宁慢慢放下内心的包袱:“明白了莉姐,我会好好打比赛的。”

而另一边的丁霞,她并不忧愁于在赛场上遇见张常宁,而是忧愁于如何用这机会挽回张常宁。

 “好的,就这么办!”丁霞一拍桌子,把旁边的队友都吓了一跳,因为丁霞从没这么笃定过。在场的只有八卦集散中心龚翔宇知道丁霞的话的意思。

“真的啊霞姐,你打算怎么拿下宝宝?”丁霞嘴一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当看到以刘晏含为首的吃瓜大队一脸笑意,丁霞话锋一转:“龚翔宇!不该打听的瞎打听啥?还有你们也是,赶紧训练去。”看着丁霞颜妮两个老大姐一脸严肃,其他人赶紧去训练。

“各位同学们好,这里是一年一度的霍格沃茨魁地奇大赛。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今年比赛队员有什么特点,首先是拉文克劳队今年大胆采用了一年级小将倪非凡作为守门员。但是最亮眼的还是斯莱特林队守门员王梦洁,她是一个具有防守式进攻的现代化自由人。在这次比赛让我们期待她的精彩表现吧!”

另一边的丁霞势在必得的要把队伍带上领奖台,同时挽回张常宁的芳心。

第一场是赫奇帕奇对阵格兰芬多,这正合了丁霞的意。而张常宁还在纠结见到丁霞要怎么办,她害怕两人见面会尴尬。可她已经来不及再想这些事了。

“比赛正式开始!”主裁一声令下。两队马上投入到激烈比赛上。此时的张常宁也把顾虑抛到脑后,她也明白这场球赛不能为队伍拖后腿。

丁霞和张常宁在这场比赛中都发挥的非常好,尤其是张常宁,应该是要丁霞知道自己的厉害,所以防住了丁霞好多次球,成了格兰芬多仅次于朱婷的得分手。

可是意外也来得很快,张常宁在决胜局击球时不小心打到丁霞的飞天扫帚,导致丁霞当场从20英尺的高空跌落,当场被送进校医室。

张常宁主动要给丁霞陪床,因为是自己把丁霞弄伤的。虽然张常宁给格兰芬多队拿到首胜,但此时的张常宁一点都不开心,她满脑子都是丁霞的伤。

但张常宁不知道,她正中了丁霞的计


张宝家豆沙包

女排×哈利波特③危机

女排CP文,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


张常宁风风火火地去找丁霞,她要去问问丁霞到底喜不喜欢她。顺便向她霞姐表白。

可当张常宁到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口时,却看见丁霞和一个学姐抱得难舍难分。

那个学姐笑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兔牙,看起来特别可爱。而丁霞也用她只专属于张常宁的温柔腔调对那个学姐说:“妮妮,抱抱。”是颜妮,张常宁知道颜妮是丁霞的发小,可是丁霞对张常宁发过誓这辈子只对她一个人温柔,而且也只会抱张常宁。

所以现在的张常宁心里像火山爆发一样燥热,她实在无法接受丁霞和颜妮那般地亲密,因为自己还很少那样和丁霞亲密呢。

想到这,张常宁急火攻心差点晕过去,好在龚翔宇一直跟在后面,张常用倒下时正好...

女排CP文,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



张常宁风风火火地去找丁霞,她要去问问丁霞到底喜不喜欢她。顺便向她霞姐表白。

可当张常宁到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口时,却看见丁霞和一个学姐抱得难舍难分。

那个学姐笑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兔牙,看起来特别可爱。而丁霞也用她只专属于张常宁的温柔腔调对那个学姐说:“妮妮,抱抱。”是颜妮,张常宁知道颜妮是丁霞的发小,可是丁霞对张常宁发过誓这辈子只对她一个人温柔,而且也只会抱张常宁。

所以现在的张常宁心里像火山爆发一样燥热,她实在无法接受丁霞和颜妮那般地亲密,因为自己还很少那样和丁霞亲密呢。

想到这,张常宁急火攻心差点晕过去,好在龚翔宇一直跟在后面,张常用倒下时正好扶住她。

“小宇,丁霞不爱我了!”张常宁内心几乎绝望了,向龚翔宇倾诉。“好了好了宝宝,霞姐不都是这样没有分寸的吗?没事的。”“可她都和颜妮那样了,这不是没有分寸了,是心里没有我了了!呜呜呜……”“梅林啊,有没有人来救救这个张大宝!”龚翔宇要被钻进牛角尖的张常宁逼疯了。这时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龚翔宇眼前。

“朱姐,莉姐快来救救我!”龚翔宇终于解脱了。

已经气的神志不清的张常宁被朱婷和林莉背回格兰芬多休息室。到了休息室张常宁已经睡着了,朱婷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后就和林莉坐在张常宁床边。

“大宝这一下,和霞霞非得分手不可。”朱婷说。

“那倒不至于,就是会比以前闹得更久一点,要让丁霞和大宝分手,她俩都舍不得对方。”林莉深吸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看了我这个张常宁的知心大姐,又要营业了。”朱婷没谈过恋爱,不懂这些情情爱爱的。

“好吧莉姐,你陪着宝宝。我先去练习魁地奇了,准备比赛了,宝宝恢复好了就让她去球场训练。和拉文克劳比,还是要注意点。”朱婷边说边离开休息室。

朱婷刚走,张常宁就醒了。她揉揉脑袋说:“莉姐,我不是在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口和小宇在一起吗?怎么就回来了?”“你还说呢,你看到丁霞和颜妮亲密在一起都气的神志不清了。小宇看见我和朱婷就叫我把你带回来。”张常宁一阵头疼,自己居然在小宇社死了,这下子要成宇氏八卦榜的风云人物了。

“不行,这次不能忍了。我要和丁霞分手!”林莉一听这话,刚刚喝进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

“张常宁,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被刺激的糊涂了?分手是随便提的吗?霞霞知道会怎么想?”“她想和颜妮在一起,就随了她吧,我早就看出来丁霞不爱我了。”张常宁坚定地说。

“我的小姑奶奶啊,你可消停点吧。你还是和霞霞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此时的丁霞还不知道自己和颜妮的亲密举动激怒了张常宁,更不知道张常宁要和她一刀两断。直到她去魁地奇球场练球碰到朱婷,她才知道这一切。

“我说丁霞,你已经有心上人了,不说别的,你总得有点避嫌意识,在和除了宝宝以外的人亲密的时候,能不能避开宝宝?”

丁霞摸不着头脑“朱婷,我没听懂你是什么意思,宝宝怎么了?”“你当着宝宝的面和颜妮姐那么亲密,宝宝看到都气的神志不清了!你说说你,干的什么破事儿!”朱婷咆哮了

“什么!她都看见了?那宝宝现在在哪?我去和她说清楚。”丁霞有点慌了。

“她现在应该还在休息室,莉姐陪着她。你快点把宝宝安抚好,快要比赛了,还得让她来练球呢。”朱婷平复下来后说。

一路上,丁霞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她坚信张常宁不会和她分手。可是丁霞想多了

刚到格兰芬多休息室。丁霞就被林莉拦在门口

林莉这个好脾气也被丁霞气到了:“你还知道过来啊丁霞,你知道你管不住自己的欲望让宝宝的心灵受到多大的多大的伤害吗?现在宝宝要和你分手!看看你干的破事,你要是影响到宝宝过后魁地奇比赛的心情,让她发挥失常,我找你算账!”

丁霞得知张常宁真的要和她分手,瞬间心提到了嗓子眼。此时张常宁也拎着飞天扫帚走出休息室,她看到丁霞没有发火,只是冷冷的说一句:“别来找我了,我要去和婷姐练习魁地奇。”

这句话像刀子一样扎在丁霞心上,这比张常宁骂她一顿还难受。可没办法,为了不让心情张常宁影响魁地奇比赛发挥。她只好先接受分手这个事实。


我保证下篇开始甜,而且后续也会把虐霞提上日程,不会让宝宝一个人受虐。






金毛夏天
28虽然是吃货但也要做一只懂得礼让懂礼貌的狗子
28虽然是吃货但也要做一只懂得礼让懂礼貌的狗子
第七鸢

F115f 高清植物图谱素材复古森系剪贴手绘店铺装修装饰画芯

F115f 高清植物图谱素材复古森系剪贴手绘店铺装修装饰画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