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seok

772浏览    52参与
啊小柴sir

【锡珍】灰姑娘

替身梗,阿十八warning

be 暗黑童话,2.7k一发完

评论

替身梗,阿十八warning

be 暗黑童话,2.7k一发完

评论

鱼里

一点31

屏幕上的进度条卡在78%,1蜷起手指无意识敲击着桌面,一颗心悬到嗓子眼。


过了十来分钟,人头攒动的网吧里出水飞鱼般喧闹了一阵,人声鼎沸,1心惊肉跳,拔了U盘猫腰离开。


他直觉自己活不过今晚。


既然如此,比起脏乱的网吧、蚊虫环绕的小公园,他更愿意回到家里,躺在自己喜欢的绵羊三件套被窝中。


窗外月色很好,天气晴朗,云稀风轻,1睁着一双眼睛望着,惶惶等到深深的深夜。直到眼前下起雪花,又好像看到了在房间里乱晃的红色瞄准点,无规律地画出方圆弧线,却久久没有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1等得太久,眼皮都重得忍不住垂下去,可能睡着了就不会那么心慌又痛苦,这样想着,一觉意外地睡得特别好...



屏幕上的进度条卡在78%,1蜷起手指无意识敲击着桌面,一颗心悬到嗓子眼。


过了十来分钟,人头攒动的网吧里出水飞鱼般喧闹了一阵,人声鼎沸,1心惊肉跳,拔了U盘猫腰离开。


他直觉自己活不过今晚。


既然如此,比起脏乱的网吧、蚊虫环绕的小公园,他更愿意回到家里,躺在自己喜欢的绵羊三件套被窝中。


窗外月色很好,天气晴朗,云稀风轻,1睁着一双眼睛望着,惶惶等到深深的深夜。直到眼前下起雪花,又好像看到了在房间里乱晃的红色瞄准点,无规律地画出方圆弧线,却久久没有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1等得太久,眼皮都重得忍不住垂下去,可能睡着了就不会那么心慌又痛苦,这样想着,一觉意外地睡得特别好。


第二天他竟然又睁开了眼睛。




进度条走到83%的时候,1借着偷来的时间,下楼去买饭团。夜空晴朗的话,次日的阳光必然不会难看,他看看周边安静的小巷,努力想象自己的尸体躺在那里的样子,衬着单调乏味的蝉鸣,好像也不错。


便利店里冷气开得足,他租的房子地处偏远,又是上班时间,店里除了店员,就只有一个穿得很休闲的青年坐在窗边吃便当。


青年背着个细长的背包,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从侧边看去,能看到似乎经常微笑着上扬的颧骨,此时不笑,便显得有点凶。




3对1倒是更加熟悉,连衣物上柔顺剂的味道都知晓。那香气由远及近,他状似平静地扭头去看,没想到1停在他身后不足两步远的放着桶装方便面的货架前,手里捏着一桶纸盒,视线正正对上他的,很清澈直接,眨眼的速度和频率都慢慢的。


1好像在问话,又像在自言自语。他说:“你不怕死的么?”


3没有回答。




也许那个青年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那个人。


又到了晚上,1坐在窗边,他特地选了一个最显眼的位置,推开了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进度条剩余12%。


住在顶楼的1家楼上是天台,此时隐约可以听到有人在上面走动。他安静地听着,呼吸声放得很轻的同时,心脏也变得轻飘飘的,羽毛一般漂浮着,没有实感,竟让他觉得安心。


尽管他根本无法确认在楼上走动的是什么人。




最后一天。


3的进度条也即将走到尽头。瞄准镜数次对准1的眉心,他就是无法扣动扳机。仔细回想,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依照内心的想法去做,上头破例给了他两次机会延后期限,3毫不犹豫地赋予了自己不开枪、以及坐在便利店里等待的权力,怎么算都是他比较赚,一时快意涌上心头。


而当进度条停在100%久久没有下一步动静的时候,小巷中传来轻快短促完全不似枪声的枪声。


3松开了扣在扳机前的手,眼睛却还紧紧贴在瞄准镜上。他人生中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1的视线准确地从瞄准镜中穿透过来,有重量似的压在他的身上,他想那大概就像是夏日空调房里的空调被。




电脑屏幕跳转到空空如也的桌面。1取出U盘,随手拿起吹风机将其砸碎,然后拔了电源抱起电脑往屋外跑。


这一天的情形与他们相遇的那天并无二致。其实电脑里已经干干净净什么也没剩下,1只是不想空着手逃亡。


小巷里寂静闷热,置身其中时才能感受到蝉鸣振翅声有如山洪爆发,托着热气不断不断上升。


1眯起眼睛逆着阳光向巷旁的楼顶看去。




最后的最后,他想,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还没听过3的声音。


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其他。





.

【珍锡】论坛体 :常在极圈走

帖子标题:从姐妹那里听来一个大料!

帖子内容:两人都挺有名,公开的话微博能瘫痪的那种,等着吧,就这几天的事了。


1L

无语


2L

这种程度就别开贴了,我们组还看得上你这种帖子?


3L

真是,猜都懒得猜


4L

“从姐妹那里听的”“大家都这么说”“圈内人早就知道了”一个指向性的关键人物也没有,这种帖子我一天能发800个。


5L

求私信!


6L

一个大热剧演员一个黑泡团那个是吧,我也听说了。


7L

这哑谜打的,@管理员 进来删帖


8L 管理员

我也无语了,封楼。


帖子标题:【爆!】金硕珍和郑号锡

帖子内容:【图片】【图片】有人...

帖子标题:从姐妹那里听来一个大料!

帖子内容:两人都挺有名,公开的话微博能瘫痪的那种,等着吧,就这几天的事了。


1L

无语


2L

这种程度就别开贴了,我们组还看得上你这种帖子?


3L

真是,猜都懒得猜


4L

“从姐妹那里听的”“大家都这么说”“圈内人早就知道了”一个指向性的关键人物也没有,这种帖子我一天能发800个。


5L

求私信!


6L

一个大热剧演员一个黑泡团那个是吧,我也听说了。


7L

这哑谜打的,@管理员 进来删帖


8L 管理员

我也无语了,封楼。


帖子标题:【爆!】金硕珍和郑号锡

帖子内容:【图片】【图片】有人搬吗?东躲西藏社刚发的瓜,这两人是一对??


1L

震撼我妈


2L

我醒了我醒了我彻底清醒了。


3L

???????


4L

这图看着怎么这么模糊,而且就餐厅吃饭而已啊,两人一前一后出来,就普通朋友吧。


5L

我晕,sns已经崩了,东躲西藏社这料是不是放得有点少?两张图,还是分别进餐馆的单人图,是不是同一天都还不知道呢。


6L

他家真不如求锤得锤社,人家哪一次不是狠料。他这个也太捕风捉影博关注了,挺假的。


7L

呃,想起上个星期被管理员封楼那帖子了。


8L

回7L 我也!!

当时不是有人在下面说吗,热播剧演员,金硕珍那个《就是吃定你》刚播完吧,虽然他其实算电影咖,说热播剧真没人想到他。黑泡团,对啊就是郑号锡啊!他们那团叫234来的吧,这是真的吧?真的吧!


9L

楼主咋才来?隔壁帖还有两张图,楼都老高了。


10L

不是,我寻思着这两位有这么火吗?一上午都开多少帖子了?


11L

火很火非常火,没看到上面说sns都瘫痪了吗,还只是两张不清不楚的图片。


12L

不想看您就别看呗,专门点进来ky(白眼


13L(原10L

回12L

公共论坛你管我


14L 管理员

怎么还吵起来了,封楼,集中讨论!


传说中的隔壁贴

帖子标题:我的cp是真的!!!

帖子内容:周一惊天大瓜!我一起床笑哈哈!

垂死梦中惊坐起!我的cp在一起!常在北极圈走,哪能想到有一天被正主亲自搞到赤道。每天起床第一句:我的cp是真滴!!


链接:【金硕珍与郑号锡一同用餐,举止亲密】

附图【图1234】


1L

今天几号?不是愚人节啊?


2L

????


3L

天降巨瓜


4L

迫切想知道这两人粉丝是什么态度,这亲密程度也还好吧?郑号锡从金硕珍碗里抢菜?然后两人氛围暧昧的对视?


5L

这两人???八杆子打不到吧??震惊我全家


6L

可信度不太高,我家最近没有站姐大面积脱粉,应该不是真恋情。


7L

又不是第一次见东躲西藏社的骚操作,都散了吧,就凭几张图能说明什么啊。太可笑了,磕cp也别磕这么急吧。


8L

珍珍有狗了粉丝都是知道的,本来嘛,早就该谈了,结果不是狗是小松鼠啊。


9L

锡骑。真恋爱了也就祝福呗,但看着这个锤说服性不太高啊。


10L

不是我说哈,觉得高攀了


11L

10楼不如说清楚是觉得谁高攀谁啊?


12L

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吧?人家剧才刚播完了,前几天破收视纪录的大字报还飘在首页呢。演热播剧之前在话剧社呆了三年,演话剧之前一直都是电影咖。另一个人呢,名不经传小公司,靠倒贴博关注,好不容易出头了,但说实话也就是流量明星吧,不对等这么明显不会看不出来吧?


13L

我说对某家粉能不能消停一下,每个234的帖子里都进去踩一脚不说,这也来瞎带节奏呢?


14L

12楼没搞错吧,要说国际影响力,金硕珍还比不上234呢,现在踩人都流行张嘴就来不做功课的吗,好笑。


15L

哈,恋情曝光双方的粉丝都还没吵起来,别有用心的人倒是先进来找骂了。


16L

真的,来补课吧,分享链接:

1、实力被绝对低估的234

2、能拉能跳能写人气一骑绝尘的黑泡爱豆是:

3、首个获bilibiliboard 大奖的国内爱豆 234全科普


17L

狂哭,我磕糖锡的啊!!!这什么啊?怎么会这样be!


18L

抱住糖锡er!我接受不了,假的吧?周一了,两位公司上班吗?怎么还不出来公关!


19L 别问问就是szd

额,那什么,这个图,其实是和东躲西藏社商量好发的,待会儿当事双方就会直接公开吧。其实金硕珍早就想公开了,郑号锡担心会影响在播的剧,所以播完才公布的。


20L

楼上!知情人士!


21L

!!!真的是真的吗??!!


22L 楼主

我活了我活了我活了!!!我好了我好了我彻底好了!!楼里的知情人士你要是会说,你就多说点!


23L

不是,这两人怎么就在一起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24L

楼主你id好眼熟,之前那个《金硕珍是不是喜欢郑号锡啊?》的帖子是不是你发的?我有点印象。


25L

噢!那个我也看过,说来我还短暂的磕过这对,就是因为这贴楼主太会舞了,截得图都是暗戳戳的,但是特别甜!


26L

?在说什么


27L

对噢!要说这两人有什么联系就还真是,年前那个户外综艺,金硕珍和234是同一期的嘉宾啊!


28L

传送门帖子链接:《金硕珍是不是喜欢郑号锡啊?》

我再去看一遍!吃瓜的朋友点进链接只看楼主就可以获得慢慢糖分。


29L 别问问就是szd

那个帖子我也看过,我要说楼主找到的磕点,基本上都是真的。金硕珍在屏幕小角落悄悄拍上郑号锡的肩,郑号锡站位变他也跟着变,除开组队两人没在一起,分开了之外,真的都是一直同框的。郑号锡目光突然对上他,两人相视一笑也是真的,不是幻觉。


30L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进这个帖子看到现在,也就只知道一句了“是真的是真的”。


31L

那个综艺播的时候还有个特好笑的点是,好巧不巧,那个时候还有人发帖子问《郑号锡是不是不喜欢金硕珍啊?》因为金硕珍讲谐音梗的时候,我们reaction之王居然翻他白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分明是差别对待呢。


32L

我就是看了这个综艺坚定认为演员还是少上点综艺保持神秘感比较好。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小羊好腼腆好可爱啊一点大明星的架子都没有夸他耳朵都要红,结果后面???眼看着他盒盒盒盒盒把脸加脖子都盒得通红。这次这部剧我也是,前几集狂出戏。


33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记得当时他拉着hobi一起笑来着,当时hobi也算捧场跟着一起笑了,结果笑声停止立马就冷脸三角嘴,手放耳朵旁边伸出食指打转,小鹿眼睛提溜地转,意思是说人家脑子不好呢,我当时想哈哈哈哈哈哈人家好歹是你前辈啊!


34L

现在看来就是有恃无恐呗,还以为是综艺感好,会制造笑料,看来是本能啊。


35L

所以我们是都不约而同认为是那次综艺互生的好感了吗?


36L

yjgj,虽然我的cp be了,但,金硕珍和闵玧其是小学同学这事儿,是不是知道的人不多?


37L

啥玩意儿?


38L

等等!让我缓缓!我一天之内要接受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点?


39L

是这个意思吗:我以为我磕的对内cp是真的,结果我磕的cp be了是因为有人把自家cp亲手送给了别人?


40L

噗,楼上笑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41L

听上去是有点惨,但,我还是卧槽一下吧!卧槽!


42L

刚搜了下两人名字想看看有没有其他交集,发现都上过《一日三餐》


43L

哦哦哦哦对,而且这节目pd就是很稀罕金硕珍,结果第三季开播就把他盼来了。


44L

关键是,第二季最后一期嘉宾是234,我记得他们和节目组斗智斗勇完食材最后闲聊的时候有cue到,pd跟234说的:希望能请到金硕珍。


45L

是,我刚刚点进cut,金硕珍来的这期,播放了前因,真的是对234讲的。所以pd得偿所愿是因为许愿对象找得好?


46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这种事没请到就不会播,没事儿cue人家干嘛。所以第二季最后一期没放出来,但第三季真请来了就把第二季闲谈那里放出来了,嗨呀,真是处处有糖。我又磕到了。


47L

这节目都去年的了,这两人这情况,是不是比我们想的还要久啊。


48L

别忘了,小学同学,多深的交情啊,刚从另一个帖出来,这两人粉丝说,最近还一起钓鱼呢。234也成团8、9年了?这渊源只会早不会晚。


49L

kswlkswl


50L

进来的人除了找糖吃也帮我找找头吧,谢谢了


51L

出帖的时候也请小心点,不要踩到我的头了


52L

哎,其实话说回来,那个户外综艺,当时分组玩游戏,金硕珍不是和金南俊一组吗,我还觉得他俩有点那个呢。


53L

别叹惋了,上sns看看吧,公开了。


54L

!!!!!!!!!!!!!


55L

我狂哭!!!!


56L 楼主

SNS内容我截图放主楼了。这两个人太可爱了吧我流泪,太可爱了,就简简单单发了和对方的合照,文字内容只是对方名字,晕!我头又不见了。


57L

哥哥!你笑的话!我也!开心!


58L

这两人合照的杀伤力还挺大,赏心悦目的同时让人战栗不止。


59L

这么漂亮的吗?这两位???


60L

我怎么还在哭我简直了,哥哥祝福你啊呜呜呜呜呜呜。


61L

打了好多字想想还是算了,只提一件事吧,两年前的一个谈话节目,主持人给出了很多择偶标准让金硕珍选,他没选,直接说的:明朗、开心果、很会炒气氛。当时就已经有粉丝猜测可能是恋爱了,这种问题一般都插科打诨过去的他非要认真答。但都能接受,本来哥哥的职业是演员嘛,所以离开的人还是很少的,接受的人还是很多的。祝福哥哥。


62L

噢,对了,前面是不是有人提到没有站姐大面积脱粉这件事?基本上站姐好像都知道了,我姐妹是3的大站,年初那个盛典,有拍到他和闵玧其讲悄悄话,郑号锡还捶了他一拳。当时我也是按糖锡处理,磕了再说。我姐妹那个角度看不清在说什么,但是另一家站子有拍到口型的,就“那你找你金硕珍去吧”这种,这肯定没放出来啊。


后面站姐们都如临大敌观察起来,其实有了点苗头要确认就很好确认了,郑号锡也不扭捏对粉丝也挺坦诚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活动结束下班出来碰到脸熟的粉丝,问他这个他都直接点头了。我朋友还说,问的时候他表情柔和到快变菩萨了,想到什么好像还笑了一下。玩黑泡的还是swag的,敢做敢当。


63L

黑泡团嘛,又不是爱豆,谈恋爱不讲对粉丝负责那套,粉丝也比较理性,虽然还是女友粉偏多。(虽然他们比很多爱豆还红)


64L

我姐妹刚跟我讲,那个片段站姐已经在上传了,审核通过就有得看了。


65L

呜呜呜呜还有没有料啊,我磕还不行吗,我凑个热闹进来结果出不去了。


66L

刚东躲西藏社新放出来的视频算不算?真搞,还剪了个甜向视频,说是对这两人的祝福。喂!你搞清楚你是狗仔诶!


67L

噗,楼主好像已经又把这视频贴主楼了,楼主果然是珍锡cp的扛旗手。


68L

楼主速度真的太快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9L 楼主

都给我点开看!!金硕珍怎么这样啊,这么沉迷于背后抱?吃完饭出来,两人明明是前后走着的,他突然就加快脚步追上去抱上了,虽然天色昏暗,但是,嗯嗯,是吧!


70L

我看错没?这两人饭后甜点是一起吃软糖??你们还要怎么可爱啊!!!


71L

明明也没劲爆镜头,为什么这两人气氛这么舒服啊,明明也是黏黏糊糊,但又特别老夫老妻。


72L

这两人走大街上还突然停下一起自拍呢哈哈哈哈哈哈,能不能不要做鬼脸啊哈哈哈哈哈无语!


73L

郑号锡咋这么喜欢拿手指人家啊?餐厅吃饭,明明是他偷吃珍珍碗里的东西,被珍珍抓住他还恶人先告状拿手指人家,给惯的!


74L

吃完饭出来,金硕珍拿软糖逗他,不给他吃,他又指人家。宝贝人家是哥哥啊!怎么恃宠而骄!


75L

题外话:郑号锡手真挺好看的哈


76L

?怎么还花痴上了?醒醒,人家刚公开。


77L

就真的是很舒服,除了舒服我没话讲了,相处又自然又和谐,画面美妙,舒适!


78L

光看这两人就能获得内心平静了,还期待什么doi啊?


79L

78楼是什么危险发言???


80L 管理员

鸡笼警告,作者写不下去了就到这里吧,这楼加精慢慢品味!



 




鱼里

【all珍】《你当我是业余的吗》完结

文/鱼里


【魔法师】


        我吃鸡了!!!!

        我!!

        吃鸡!!

        了!!!


【魔法师】


        ……

        人呢?


【勇者】...


文/鱼里




【魔法师】


        我吃鸡了!!!!

        我!!

        吃鸡!!

        了!!!



【魔法师】


        ……

        人呢?



【勇者】


        我:“没想到,你们这个城堡挺门庭若市的。”

        管家:“嚯,还会用成语哦。”

        我:“……你这个石像少瞧不起人了!”

        最后登门的魔法师一来就先把刺客给挥到一边去定住了,咬牙切齿得像是要吃人:“金泰亨,你嘴上说要去请珍哥一起来吃鸡,结果自己一个人到这边来逍遥自在大家一起吃炸鸡还不叫上我!!?”

        眼看着两个人马上就要打起来了,魔王手上套了两个隔热手套端着一大盘小饼干跑出来:“智旻!你想吃鸡是吗!我让南俊去买!”

        管家:“……”

        刺客:“……”

        贤者:“……”

        我:“这是什么真善美啊?!你居然还敢相信那只恶龙!!”



【魔法师】


        我不管。

        他们有的我也要有。



【勇者】


        反正只要魔王在场,那个魔法师马上就会从狂暴食人兽的形态变成一副无害小动物的样子。

        强。

        恶龙……哦不,南俊哥,领了命勤勤恳恳出门去跑腿了。这次他带回来的炸鸡倒不是冷冰冰的——而是直接烤焦了。

        看来边喷火边跑腿真的不成立。

        魔王见状,表情非常严肃,毕竟冷冰冰的炸鸡尚能下口,但焦得跟坨炭似的这可怎么办啊?

        我看看贤者,贤者看看管家,管家看看魔法师,魔法师看看我。

        刺客:“为什么没人看我?”

        贤者:“那么,你能为那只鸡做什么呢?”

        刺客:“吃了它!”

        管家:“……可以。但没必要。”

        情况一度胶着,我们互看了五分钟,没人可以抢救这只炸鸡。

        到头来还是魔王出手了。只见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长得像炸弹的半透明法杖——好吧,我一直怀疑魔王其实是魔法少女(划掉)少男——在空中画了个法阵,将炸鸡的时间退回到刚出锅。

        ……

        我看看炸鸡,又看看魔王,再看看他手里那个透明炸弹头顶上一闪一闪的红灯。

        魔王眨眨眼睛。

        我崩溃了:“这么逆天的法术,你就用来回溯烤焦的炸鸡???”



【管家】


        硕珍真实的疑惑了:“怎么,炸鸡不值得吗?”

        勇者:“……炸鸡值了。”

        转眼再看,金泰亨已经开始拔下只鸡腿啃得起劲:“好吃!!比之前的都要好吃!!”

        这不是废话吗,之前都是又潮又冷的,哪能和刚出锅的比啊?

        硕珍拿起一只完整的炸鸡冲金南俊招了招手:“南俊也吃点吧?这次你也努力了。”

        本来还可怜巴巴缩在角落里背贴墙壁头顶天花板的金南俊马上一溜烟变回人形,拖了条巨重的尾巴咚咚咚跑上来,热泪盈眶接过香喷喷的炸鸡。

        我趁他吃得专心,幽幽移到他身后:“其实没必要烤焦。你怎么回事?之前都不会这样。”

        虽然我一直看不惯他和郑号锡在我们家白吃白喝,但是关键时刻,有能共享的情报还是要共享的。

        金南俊:“唉,还不是那个方老板。”

        我:“嗯?他怎么了?”

        金南俊:“硕珍哥不是盛情难却答应他当炸鸡代言人,呃,代言魔王了嘛。”

        我:“这种时候就不要抠字眼了。”

        金南俊:“哦。”

        金南俊:“然后那个方老板就制作了一套十二张各种装扮的硕珍哥,买一只炸鸡随机送一张卡。”

        我:“……”



【勇者】


        本来大家和乐融融吃着鸡,突然那个不用吃饭的管家哥就扯着南俊哥的龙角打起来了。

        边打边喊:“交出来!!把你拿到的那张交出来!!!”

        南俊哥:“没有了!!都说没有了啦!!!”

        场面非常的不稳重。

        我:“他们俩怎么了?”

        贤者:“没事,你习惯就好了。他们两个经常打架的。”

        我:“居然是经常。”

        贤者:“不然你以为上上一次怎么会差点就世界末日。”

        我:“……我没以为。”

        贤者:“是因为我和南俊在这边住太久了,就也来了很多人想要分杯羹。”

        不要自说自话啊喂!

        魔法师:“什么分杯羹,是他们想追硕珍尼啊。”

        贤者:“呀,叫哥啊你这个人!”

        魔法师:“啧。”

        贤者:“反正这是上上次。”

        我:“那上次呢?”

        魔王捧了碗蘸料加入了聊天室:“上次是因为玧其他说,不想每周扫四次厕所,要改成和南俊轮值来着。”

        我:“……”

        魔王:“但是南俊很不开心,扫厕所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的,挤在厕所里转身的时候一尾巴把马桶打爆了。”

        我:“……”

        魔王:“明明我都跟他们说过了不用天天扫的,不扫的话也不会怎么样的。”

        我:“你真贴心。”

        魔法师:“……所以号锡哥为什么不参与一下啊。”

        贤者:“开什么玩笑,我又打不过他们两个。”

        我:“什么??”

        贤者:“嗯。我不会法术的。”

        魔法师:“什么?????那你是怎么成为贤者的啊???”

        贤者:“嗯……只要单身得够久就可以了。”

        魔法师:“……”

        贤者:“加油,智旻,再还有个一百五十年,一直没有性///生活的话,你也就可以成为贤者了哦!”

        魔法师:“谁要成为贤者啊??!珍哥帮我!!!!”

        魔王:“啊???我怎么帮你????”

        混乱中,我再次确认了一下。

        我:“所以,你也没有读过很多书咯。”

        贤者:“嗯。我看书会睡着的。”


【恶龙】


        *全场学识最渊博。



【勇者】


        伴随着石像管家……好啦,是玧其哥,和南俊哥鸡飞狗跳的拳脚声,泰亨哥总能精准接住从那团尘烟里面飞出来的鸡翅或者鸡腿。

        硕珍哥吃好了开始收拾东西,突然并起食指和中指悠悠从角落里夹出一张同样被烤焦的卡片。

        硕珍哥:“咦?这是什么?”

        我们剩下的这几个异口同声:“不懂。”

        硕珍哥:“回溯看看。”

        说着又举起了他的炸弹法杖。

        法阵画到一半,远远传来南俊哥的惨叫:“等一下!!!哥!!!!”

        硕珍哥:“嗯?”

        南俊哥:“不要回溯!!!!!”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寂静中,恢复如初的卡片轻飘飘落在硕珍哥掌心。

        硕珍哥:“南俊啊。”

        南俊哥:“(ノ__〃)”

        硕珍哥:“这是什么啊?”



【刺客】


        (视力很好)

        妈呀!!!!!!

        是穿红色高叉旗袍的珍哥!!!!!!!



【勇者】


        我叫田柾国,今年成年了,是个持证上岗的勇者。

        我已经有将近三个月没有看过爆头市的勇者业绩排行榜了,不知已经掉到哪个段位去了。

        今天我还是睡在硕珍哥房间的地板上。

        因为我没有床嘛。

        硕珍哥很好,他可爱又贴心,很照顾我。

        虽然我已经再三向他强调过,我已经成年这件事,但今天我依旧也没能打败魔王。



【贤者】


        哼。

        魔王是这么好打败的吗?

        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拿下硕珍哥,我又怎么会成为贤者呢?!








end.

鱼里

【all珍】《你当我是业余的吗》第三回

文/鱼里


【管家】


        金南俊终究还是去跑腿了。

        果不其然他带回来的炸鸡凉得透透的。

        硕珍倒是一点儿也不嫌弃,毕竟他从小就不是会浪费食物的那种人,呃不,那种魔王。

        新来的勇者和不务正业的刺客以及白吃白喝已经不知道多少年的贤者——是说他到底准备在这里住多久啊?——跟着硕珍吃得欢乐,就连金南俊也蹲在旁边等着硕珍投喂吃剩的骨...

文/鱼里





【管家】


        金南俊终究还是去跑腿了。

        果不其然他带回来的炸鸡凉得透透的。

        硕珍倒是一点儿也不嫌弃,毕竟他从小就不是会浪费食物的那种人,呃不,那种魔王。

        新来的勇者和不务正业的刺客以及白吃白喝已经不知道多少年的贤者——是说他到底准备在这里住多久啊?——跟着硕珍吃得欢乐,就连金南俊也蹲在旁边等着硕珍投喂吃剩的骨头……等一下?你不是狗啊清醒一点好吗?!

        勇者:“石像管家先生不来点吗?”

        什么石像,哪里有石像,这个勇者是听不懂人话吗???

        贤者:“石像不吃饭的。”

        勇者:“哦。怪不得。”

        我:“……💢”

        不过好歹是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住在花园里的鸟老大pang一声撞在琉璃窗上,飞散出来好几根羽毛,然后晕头转向地从门口走进来。

        我:“原来你会走门的吗。”

        鸟:“别讽刺我了,出大事了!”

        硕珍嘴里还塞着鸡腿:“粗森摸四叻????”

        鸟:“金南俊去买炸鸡嘛。”

        我:“啊。”

        鸟:“他就飞到爆头市上空,一爪子落在炸鸡店屋顶,把炸鸡店压扁了啊!!!”

        我:“……”

        鸟:“然后他抓了一大把炸鸡就撤了。”

        金南俊:“是啊,调料都是我自己撒的。”

        说着捏起尖尖的爪子搓来搓去做了个撒盐的动作。

        我:“你还挺骄傲呗?”

        金南俊:“没有啦,也没有撒得很均匀啦。”

        我:“……我不是在夸你。”

        鸟:“顺便说一下我们附近最近失踪了三十多位弟兄,他们年纪还小呢,没学会人话,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贤者:“这种事竟然只是顺便一说吗????”

        我:“……”

        勇者:“……”

        鸟:“哪天见到的话还劳烦通知我一下。”



【勇者】


        我不会被寻仇吧???



【刺客】


        其实他们在讲什么,我没太注意听。但是炸鸡吃到一半,珍哥突然“呜哇”了一声,丢下炸鸡去捶了南俊哥一下,我赶紧扑过去在炸鸡落地之前把它接住了,免得一会儿珍哥再伤心。

        哼。

        我真是太优秀了。

        然后珍哥爬到南俊哥背上,戳着南俊哥的脊梁骨(?)说:“快走快走,要是以后没有炸鸡吃了怎么办!”

        南俊哥:“啊,也是哦。”

        珍哥:“快点快点ㅠㅠ”

        我便知道珍哥又要去替南俊哥收拾烂摊子了,于是马上一跃而起抱住南俊哥的尾巴,他一顿狂甩没能把我甩掉,只好带着我一起上路……

        可是尾巴尖尖上什么时候又多挂了一只勇者啊!??这个位置是属于刺客的吧??



【勇者】


        我管你那么多。

        我田柾国,爆头市持证勇者业绩排行榜第17358名,危机当前,尽全力阻止魔王出山为害人间那是义不容辞啊!

        刺客:“呃……”

        我:“怎样!”

        刺客:“嗯。”

        嗯是什么鬼。来不及想清楚了,我刚把龙尾巴牢牢抱住,就被一阵风吹得眼球都快要脱眶,脸也生疼,像是被用硬掰开的生姜使劲搓了顿脸似的。

        呼呼风声中间还混杂着人们的尖叫,和魔王欣慰的声音:“太酷了!南俊你看,他们都羡慕到尖叫诶!”

        ……他们那都是被吓的好吧?!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卡着肚子挂在一棵橡树上,脚底下是一堆新鲜的废墟。

        魔王正站在废墟旁对着一个很胖很胖的、肚子很大鼻子也很大的叔叔鞠躬。

        魔王:“真是对不起啊老板ㅠㅠ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南俊自己出来跑腿的。”

        说着,他马上又摁着旁边一位个子很高、身后拖着好长一条龙尾巴的哥弯腰鞠躬:“南俊啊,快点说对不起ㅠㅠ”

        长尾巴的哥:“对不起。”

        这位哥真的是十分冒失,鞠躬的同时尾巴一掀,势不可挡地撞在橡树树干上,震得我重影成七个田柾国……啊肚子好痛。

        “他们在干嘛??”我看了半天,实在没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巴在我头顶树枝上的刺客:“为害人间啊。”

        我:“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头上蹲着。你鞋底很多泥诶。”

        刺客:“哦。”



【管家】


        我猫在附近的草堆里监视着。

        硕珍很有礼貌,而且是真心热爱炸鸡。他连连道歉后还握着老板的手发自肺腑地喊了一句:“炸鸡好吃!”

        老板:“您客气了^し^魔王先生能喜欢真的是太好了。”

        老板:“^し^或许……您有没有意愿成为偶像哦不,我们炸鸡的代言人呢?”

        什么东西????

        我立刻一个箭步手刀冲过去把他俩握在一起的手砍断!!

        握太久了吧你这个变态!!



【勇者】


        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

        魔王道了歉赔了钱,末了还非常严肃地批评石像管家“没有礼貌”,这是魔王吗?这是吗?

        “这根本就是天使吧!?”

        贤者:“啊,说到天使的话,是魔族经典的万圣节装扮呢。”

        我:“怎么一个个的全跑出来了啊?”

        贤者:“连你和金泰亨都跟上了,我不能落后啊。”

        这是什么奇怪的胜负心。

        我:“所以万圣节装扮什么的……”

        贤者:“硕珍尼穿过哦。”

        我:“……”

        贤者:“就是那种头上浮着光圈,背后长翅膀,穿着白色长裙露出大腿的天使^q^”

        我:“那个叫长袍。”而且露大腿什么的是你自己的想象吧这是性///骚///扰啊性///骚///扰!

        贤者:“扮好了以后硕珍尼觉得自己特别吓人,非要跑到镇子上去挨家挨户的敲门,闵玧其拦都拦不住。”

        刺客:“是啊,结果太受欢迎了,最后用袍子兜了十斤糖回来,到现在都没吃完。”

        贤者:“还差点蛀牙。”



【勇者】


        说话间魔王感应到什么似的,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他仰着脸,看清楚是我们这堆人以后,露出了一个很放心的笑容。

        大概是被贤者荼毒了吧,不知怎么的我看着他,突然幻视他扮成天使(还露着大腿)的样子。

        ……

        我一头撞到树上。

        贤者:“勇者你怎么了?”

        我:“我很好。”

        刺客:“你流血了。”

        我擦擦发际线。

        刺客:“不是那里。”

        贤者指指他自己的人中,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年轻人,火气太大。”





鱼里

【all珍】《你当我是业余的吗》第一回

文/鱼里


【勇者】


        我叫田柾国,今年……反正已经成年了,是个持证上岗的勇者。

        我毕生的梦想,就是打败魔王,成为爆头市勇者排行榜第一名,并拿下终身成就奖,从此受人拥戴,不愁吃喝……不是,咳,是从此受人拥戴,名垂青史。

        但是,这个年代实在过于和平,勇者比恶人多出不知道多少倍——其实有专家算出过数据不过我没记住——而我,目前在排行榜上位列第17358名,上一次除暴安良,就在两天前,帮街口面包店的奶奶赶走了钉...

文/鱼里





【勇者】


        我叫田柾国,今年……反正已经成年了,是个持证上岗的勇者。

        我毕生的梦想,就是打败魔王,成为爆头市勇者排行榜第一名,并拿下终身成就奖,从此受人拥戴,不愁吃喝……不是,咳,是从此受人拥戴,名垂青史。

        但是,这个年代实在过于和平,勇者比恶人多出不知道多少倍——其实有专家算出过数据不过我没记住——而我,目前在排行榜上位列第17358名,上一次除暴安良,就在两天前,帮街口面包店的奶奶赶走了钉子户苍蝇。

        甚至没杀生。

        打败魔王的愿望日益强烈,我从书店阿伯手里买来了一整套 没有标明出版社、作者编者皆不明的《当代魔王住所分布图及地理环境分析》,一个个地打卡过去,结果前五本所指向的地点早就变成了菜市场或者喷泉广场……我靠,如果最后这一本还是不能带我找到魔王,我就要去质检社告发书店阿伯伤害纯洁的少男心。

        不过说起来,这最后一张地图标注的地点真是有够远,我千辛万苦一路淌过十二条河、翻过三个山头、烤了起码三十只鸟,才到远远看见山坡上的城堡。

        不是我挑剔,这城堡看起来真的很像我小时候春游在海边沙滩堆的沙子。

        我一挥剑,非常英勇地破门而入,高抬腿跑上八十阶楼梯,见城门大开,便直接冲到了大厅里,大喊一声:

        “魔王在哪里?!!!!”

        于是镶着迫真南瓜头和手工小蝙蝠的王座上,那个把紫色披风当被子,脸上还盖着一本摊开的漫画书的……大概是魔王本人吧,从梦中惊醒,迷迷糊糊看看我,又看看被我举得老高的剑,然后突然兴奋,漫画书往旁边一丢,像是赶超市打折抢购活动一样,还没站稳就要往下走。

        “啊……勇者吗?你是勇者吗??”

        话音未落,他一脚踩在被王座缝隙夹住的披风上,摔了个脸着地。

        我:“……”

        魔王:“……”

        王座旁边的石像:“……”



【勇者】


        等下,所以这个石像是哪位啊???



【石像】


        硕珍从地上抬起头的时候,鼻尖上用创可贴贴了个×,两眼晕成蚊香,看看那个愣头勇者又看看我,然后断断续续地问我:“诶……玧其……你头发怎么白了?!你褪色了?!??”

        我:“哦,是这样的,你看漫画书看到睡着,现在已经是是六个月后了。这些是灰尘。”

        硕珍:“六个月过去了吗?”

        我:“是啊,都已经是夏天了,你看看你,万圣节的装扮都还没拆啊。”

        硕珍:“对不起ㅠㅠ我马上拆掉。”

        于是在那位勇者痴呆的目光中,硕珍又爬回王座上去把南瓜头和小蝙蝠摘下来。

        我:“你有什么事吗年轻人。”

        勇者:“呃,我来是想,打败魔王来着。”

        我:“先不说那个,我不是石像好吗💢??”



【管家】


        这还差不多。



【勇者】


        其实我还不能够确定我到底有没有找对地方。

        这个城堡里的人是可以毁灭世界的配置吗。

        我:“或许……我应该回去好好铸剑了,这次出来还顺走了师傅店铺里最好的一把。”

        挂在橱窗里展示的那种。希望他不要太生气。

        那位石像管家听我这么说,也不挽留:“哦。慢走。”

        可是我又心有不甘:“可恶,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可以打败魔王啊!”

        那个跪在王座里用屁股对着我专心拆南瓜的人闻言转过头来瞟了我一眼:“也不是不行啊,你想怎么个打败法?”

        我:“……嗯,我是想打败魔王(重音)来着。”

        那人马上从毛茸茸的脑袋上冒出两个小小的圆圆的钝钝的角来,屁股后面尾椎部分也戳出一条细长带箭头的尾巴:“我啊!!我就是啊!!”

        别激动啊,裤子破了啊。

        我勉为其难地:“可是,就很没有成就感啊。你看起来打电玩都不是很在行的样子。”

        魔王马上哭着不知从王座的那个抱枕底下抽出根鸡毛掸子去给石像管家掸灰。

        石像管家一边变成-_-脸一边露出原来的颜色:“现在的勇者真的很多要求诶。”

        魔王差点没把鸡毛掸子塞进他鼻孔里:“那怎么办啊?”

        石像管家:“没办法了,有问题解决不掉只能问贤者了-_-”

        我:“没想到你们这个城堡看起来那么幼稚,里头还住了个贤者。”

        话音未落,马上有个笑成^♥^的人从天而降,弓腰曲腿嘭一声落在王座前的阶梯上。

        魔王:“号锡!号锡!瓷砖碎了!!”

        贤者抬起一边脚带出一道瓷砖碎屑:“啊啊抱歉!”

        我:“……”

        贤者:“这个回头再说了。现在是谁有问题?”

        我看看魔王和石像管家,魔王和石像管家看看我。

        我:“行吧,是我。”

        贤者:“哦,问题儿童。”

        我:“不是💢”

        贤者:“说不清楚了,请你开始阐述你的问题。”

        我:“……我要打败魔王。”

        贤者:“……哦。”

        然后他从原本整个把魔王挡住的站位往旁边挪了一大步:“您请。”

        我:“不是……”

        贤者:“哪儿不是?他纯种魔王啊,尾巴尖尖都黑得跟黑曜石似的。”

        我:“……”

        贤者:“不过摸起来是软的,弹弹的。”

        我:“你怎么会知道得那么详细啊?!”

        这是性///骚扰吧???是吧????

        贤者:“咳。那么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

        我:“……就,我觉得打败他没有很厉害啦。”

        贤者摸摸下巴:“啊,原来是这样。”

        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我别无他法,只能很期待地看着他,看他能给我提出怎样的解决方案。



【贤者】


        “其实打败恶龙的话看起来也很厉害的,你考虑一下?”

        说着,我提起这个愣头勇者把他从天窗丢到了花园里。



【勇者】


        然后我就撞在一个触感像是帆船的帆的东西上面,如果不是因为它自己有生命,我可能已经在上面留下了我的俊脸。

        再然后我就掉到了地上。

        “这到底是什……”

        黑色的光可鉴人的鳞片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一个硕大的脑袋凑到我跟前,从鼻腔里喷出仿佛带着焦灰的气息。它发出的声音对比起他的形象,意外的十分彬彬有礼。

        恶龙:“你好,我是恶龙。”

        我:“……”

        ……不是,怎么会有恶龙自我介绍说我是恶龙的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