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wink

59252浏览    1003参与
肾宝狂热粉
是2w生日的时候画的!这边也传...

是2w生日的时候画的!这边也传传~今后也更喜欢你们!

是2w生日的时候画的!这边也传传~今后也更喜欢你们!

百里犬犬🐾
2wink X 「歓迎☆トゥ・...

2wink X 「歓迎☆トゥ・ウィンク雑技団」

2wink X 「歓迎☆トゥ・ウィンク雑技団」

Aoi.tou

传一下……!p2系双子www

传一下……!p2系双子www

木籽~zZ

(情报转载) “各位~!我们是两个人是一个人的双胞胎偶像「2wink」!”

「二人同为一体的欢乐旋律☆」——2wink

由葵日向率领的双胞胎电音组合,

粉丝福利开朗夸张,团队风格奇巧。

应变能力强,擅长灵活发挥,

媒体曝光方面以演儿童节目的节目演员以及综艺节目,实况转播,商业活动主持人等要求具备工作经验且能突出个人特色的工作为主。

主题色是霓虹色。


偶像梦幻祭2

2wink新队服

(情报转载) “各位~!我们是两个人是一个人的双胞胎偶像「2wink」!”

「二人同为一体的欢乐旋律☆」——2wink

由葵日向率领的双胞胎电音组合,

粉丝福利开朗夸张,团队风格奇巧。

应变能力强,擅长灵活发挥,

媒体曝光方面以演儿童节目的节目演员以及综艺节目,实况转播,商业活动主持人等要求具备工作经验且能突出个人特色的工作为主。

主题色是霓虹色。


偶像梦幻祭2

2wink新队服

百里犬犬🐾

wp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可爱了叭!!!!!

wp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可爱了叭!!!!!

Hinata Aya🌸
“为什么我也要…” “嘻嘻 裕...

“为什么我也要…”

“嘻嘻 裕太くん不要害羞嘛~☆”


是空间集赞给裕太画发卡!!加上蝴蝶结总共36个!因为裕太的头塞不下了所以就带上小日向了!(?)

小蝴蝶结是私心(喂

“为什么我也要…”

“嘻嘻 裕太くん不要害羞嘛~☆”


是空间集赞给裕太画发卡!!加上蝴蝶结总共36个!因为裕太的头塞不下了所以就带上小日向了!(?)

小蝴蝶结是私心(喂

车厘子白木

摸了。关于无袖内搭好文明。以及独占欲很强的哥哥(p2)

摸了。关于无袖内搭好文明。以及独占欲很强的哥哥(p2)

有只乌鸦叫村雨

在动物之森捏了一批新衣服\\\ꐕ ꐕ ꐕ////

在动物之森捏了一批新衣服\\\ꐕ ꐕ ꐕ////

郎雨
是双子QAQ俺好菜 头上发夹是...

是双子QAQ俺好菜

头上发夹是俺空间点赞转发搞得QAQ迫害双子(误)

是双子QAQ俺好菜

头上发夹是俺空间点赞转发搞得QAQ迫害双子(误)

es童话之歌同人企划

es童話之歌同人企划Rainbow over the rain——#2wink 葵日向 葵裕太 的场合

画手 阿壹qq975713541 文手 森叒 @森叒弱弱弱 

勇敢之书

数字标号下文字均来自《绿野仙踪》原文。

Bgm-翡翠のまち

鸣谢鸠山千春修改

0.

序。第3页。


“我来讲个小故事吧。”

我从厚重的书页里抬起头,视线对上那个蓝色眼睛的少女。

书房是静谧的,夕阳的残光被古旧的窗格分成一块一块缓缓移动着洒进室内,太阳就快要落下了。

她从木椅背后的架子上取下那本陈旧的《绿野仙踪》...

es童話之歌同人企划Rainbow over the rain——#2wink 葵日向 葵裕太 的场合

画手 阿壹qq975713541 文手 森叒 @森叒弱弱弱 

勇敢之书

数字标号下文字均来自《绿野仙踪》原文。

Bgm-翡翠のまち

鸣谢鸠山千春修改

0.

序。第3页。

 

 

“我来讲个小故事吧。”

我从厚重的书页里抬起头,视线对上那个蓝色眼睛的少女。

书房是静谧的,夕阳的残光被古旧的窗格分成一块一块缓缓移动着洒进室内,太阳就快要落下了。

她从木椅背后的架子上取下那本陈旧的《绿野仙踪》,抚摸它有些褪色的封面。我盯着她的动作,合上了自己手里的书。

这本书应该和这个书房一样老了吧?但是她从来不让我碰,我倒是偷偷翻开过,与其说这是书,不如说这是一本随笔录。里面其实只有类似日记一样的记录,真的很奇怪诶。

光移动到了她的头发上,金色的余晖中,她翻开了这本书。

空气随着她翻开的动作顿时充斥更多灰尘了,这书是多久没看过了啊。

我暗自嘀咕着,她却比我先开了口。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住在翡翠城里的狮子,他们是一对双胞胎,性格却完全不同,一只勇敢,一只胆小。”

好吧,原来还是很标准的童话开场,确实很无趣。

我打了一个呵欠,示意她快一点讲,这样好让我继续看刚才没看完的《基督山伯爵》。

“胆小的狮子为了变得勇敢,独自踏上了寻找勇气的旅途,但是勇敢的狮子没有丢下它,一直在暗中悄悄地保护着他。”

她看起来很有兴致,估计又是个裹脚布了。我坐过去帮她翻开下一页,后面却除了插画上的两头依偎在一起的小狮子以外全是空白的。不对,这和我上次看的时候不一样了。

“虽然途中发生了很多小插曲,但胆小狮最终还是如愿得到了勇气。”她笑着合上这本无字的书,“最后的最后——兄弟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她如释重负一般将那个本子塞回椅子背后的书架上,在她转身的一刻,我看到了陈列在书架上的另一本和它名字一样的书。

“那个呢?也是两头小狮子的故事吗?”我指着那本我够不到的书。

她站起来抽出那本书,却没有打开。天光已经完全隐匿,窗格里透着昏暗的线,像是轻纱一般的昏黄映照的眼睛就像是佩西的海,蔚蓝且鲜亮。

“这个啊......”她思考了几秒,将食指搭在了嘴唇上,“是一个秘密哦。”

 

1.

街道两旁坐落着一排排美丽的房子,都是用绿色的大理石建造的,到处闪烁的翡翠。 

 

 

葵日向做了个美梦。

梦的黑白世界里,裕太君和往常不太一样,他比平日要更加的勇敢和自信,好像在闪闪发光一样,被许多人所喜爱和围绕。

他感到很高兴,伸手想要揽住裕太,却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靠近他,呼喊声被无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弟弟离自己越来越远,被梦境中的迷雾掩盖住他逐渐远去的身影,自己却站在原地,在泥沼中缓缓下沉,无法动弹。

于是葵日向从这个噩梦中醒了过来。

已经到了春天,天气还是异常的冷。

明明是樱花盛开的季节,花园里的樱花树上却还是光秃秃的,连一朵樱花也没有。

城镇的最中心,也是最高的建筑物——翡翠宫殿,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往常一样散发出耀眼的绿色光芒,空气中飘散着附近早点摊传来的香气,街上传来赶集人们的交谈声,今天的翡翠城也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和平,又繁荣。

闹钟秒针静悄悄的一圈一圈走着,早已醒来的日向不知道为什么仍旧趴在床上的被子里,但他觉得他没有在赖床。他整个人都被被子的阴影笼罩住,被子营造出的黑暗中,一双绿色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肯定与他无冤无仇的可怜闹钟,一副狮子狩猎蓄势待发的模样。

还有两秒,还有一秒......分针马上要走到设定好的时间了!绝不能让它先响!!

日向抢先它一步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手掌准确地拍在了闹钟的金属脑壳上,软绵绵的被子随着他跳起的动作朝后倾倒下去,轻轻落回了床上。

“呼......任务完成!”他自言自语道。

确保房间里没有任何一个东西发出噪声后他得意的拍了拍手,似乎对室内环境能保持安静感到满意的样子。

男生的一头柔顺橘发给被子弄得乱七八糟的蓬了起来,他站在弹性很好的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从衣柜里翻出衣服干净利落地穿好,蹦蹦跳跳着跑到走廊里,今天也是个大晴天呢!!

他一下子推开隔壁房门,熟练地向属于自家弟弟的床上扑去,大声喊道:“裕太君——早上好!”

没想到他这一扑却是扑了个空,床上空荡荡的,一个人睡了一夜,却一点温度也没有留下,连被子都被叠的整整齐齐的。被他这一折腾,原本平整的被子上多了个人印子,看起来皱巴巴的,日向有些发愣的撑着床板从裕太的床上坐直起来,被子被压得更加乱了。

他环视了一圈房间,连门缝也没放过,结果竟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人呢!去哪里了啊!”

厨房,阳台,客厅,花园,能找的地方他都找过一遍了,却丝毫没有裕太的踪影。

“裕太君?裕~太君——!”

家里的门都大开着,日向的呼唤声回荡在每一个房间里,然而到处都没有裕太的回复,他怀着最后的一点期望看向紧闭着的厕所,大力推开了它。

不出所料的是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他甚至把马桶盖都给掀开看了看,干干净净的马桶中散发出清香剂的味道,无辜地与掀开盖子的这人对望着。

日向有些烦躁的把马桶盖放下去,不解地挠着头自言自语道:“这里也没有啊……真是的,人到底跑哪里去了,还以为叛逆期终于过去了,又开始了吗,或者说,是想借着叛逆期来躲我?”他的脑子快速转动,语速也随之加快,连今天早饭要吃什么都抛在了脑后,“嗯,裕太君真是不坦率啊~明明像以前一样依赖我就行了,难道是感觉这样不行,迫切的想独立成为大人了吗?”

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他想反过来整我。

 

2.

美丽的鲜花处处开放,羽毛奇特的鸟儿在树丛里婉转鸣唱。

 

 

走出厕所,日向的视线在大厅里到处乱晃。

他的视线落到了墙上的挂钟上,此时已经是不得不出门去站岗的时间了。

可他仍旧找不到裕太,而且对自家弟弟的失踪原因毫无头绪。

真是搞不懂啊,怎么又开始离家出走了,明明前段时间都和我和好了啊,日向心不在焉地在路上踢着石子,心里一直嘀嘀咕咕。

“哟,葵家哥哥早上好啊,今天怎么没跟裕太君一起走?”

在左边!声音在左边!他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正在早点摊里朝他打招呼的大婶。她是这条街上一直很照顾兄弟俩的好心人。日向笑着问候道:“大婶早上好啊~!那个......从今天早上起来就没看到裕太君......请问您有看到过吗?”

“没看见他人呢……呀,怎么了,莫非是兄弟两个吵架了?”她自顾自的从桌子底下拿出了盒巧克力牛奶,强行塞进日向手里,“这可不行啊,一家人得要和和气气的——哝,把这盒东西给裕太君,然后好好跟他道个歉!兄弟之间啊,没什么是讲不通的!”日向尴尬地挠了挠头,大婶眼神中满是担忧,一定是很确认他们两人吵了架的样子吧?

日向接过塞过来的牛奶,笑道:“谢谢大婶!不过我们没有吵架啦,嗯嗯,东西我还是会给裕太君的——毕竟是大婶的一片心意嘛!我先走啦!”

找不到裕太君真是伤脑筋啊......日向像散步一样的缓缓走到了城门口,城门口的守卫见到他,迎过来敷衍地随口寒暄了几句,就同他交换了岗位。

裕太君不在,寂寞的日向完全没有可以聊天解闷的对象。无所事事的他开始像杂耍一样将手中的东西抛起来又接住,独自一人玩的不亦乐乎。视线随着那盒牛奶上上下下,他开始脑补他站在舞台上表演抛巧克力牛奶的杂技,台下无数观众正在为他鼓掌叫好。

日向的眼角余光中出现了一个怎么看都绝对是裕太的男孩,他正跟一个女孩有说有笑,那个女孩有些面生,应该是才来这座城里的。至少在日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过关于她的印象。宫殿的琉璃瓦的反光是绿莹莹的,他们就在这碧绿的光芒中,向城门缓缓走来。

“啊,裕太君!是裕太君啊!!”日向兴奋的大喊着挥起了手,喜悦之情几乎要满溢出来。他无视了裕太惊讶且尴尬的眼神,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去,挂在自家弟弟身上一通乱蹭,埋怨似的说道:“你去哪里了啊,我找你好久!”

裕太被人这一扑吓得后退了几步,挣扎着推开扑过来的哥哥,无奈嚷道:“唔!大哥快放手……你太重了!”几通推搡中,才终于摆脱了缠在自己身上的人。

空档中,裕太迅速伸手把一直站在一旁的棕发女孩拉到前面来,挡在了两人中间。他从女孩背后探出一个脑袋笑嘻嘻地大声嚷嚷:“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小杏,她是从异世界穿越来的!”

他像是怕日向不相信,又把背挺直了些:“她说要修正我们这边的世界线,还能让我变得和大哥一样勇敢!”

然而日向还是一副没听明白的样子,还想贴回裕太身上。

女孩深吸一口气,挡住靠过来的日向,拍拍躲在自己身后的人的头,接着他的话继续说了下去:“那么我来跟日向君说明一下吧——其实要说的话,是一个蛮长的故事......”

小杏蓝色的眸子对上了日向那双还是一头雾水的绿色瞳孔,日向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了眼神。

“其实你们所在的世界其实是一个童话世界......虽然这样说你们可能无法接受......因为某些不可抗力,你们的故事错乱了,而我必须要修正这个故事之后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嘛虽然不知道这个方法靠不靠谱,毕竟我都不知道是哪一位高明和我说的这话,不过我还是想去找伟大的奥芝先生帮我这个小忙!”

她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一口气说完了一大堆话,然而心不在焉的日向却只听到了“故事”二字。

“唔——正常的故事都讲了些什么啊?”再次被甩开的日向笑着后退两步,打消了重新贴上去的想法,伸出手把手中的东西扔向裕太那里。那盒牛奶在小杏头上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精准的落向裕太的方向。

裕太眨眨眼,像是早就和人商量好了一般,跳起来接住被哥哥扔过来的牛奶,早春的气温还不高,原本热乎的牛奶到他手里时早就凉透了。

被到手的东西的尖角刺了一个哆嗦,裕太险些没拿住牛奶盒。然而他却仍然是十分兴奋的开口道:“故事讲了胆小的狮子一直躲在树林里,用看起来很有威慑力的吼声吓退所有人,不敢让人接近,很厉害吧!后来他决心做出改变,为了变得勇敢,和意外结识的几个伙伴一起踏上了寻找奥芝大人的旅程,想借他的力量帮助自己实现理想,最终他如愿以偿,变得勇敢了起来——”

“哦哦,原来如此!裕太君就这么想变得勇敢吗?其实只要像原来那样依赖哥哥就可以了哦!”

日向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浮,神情却莫名变得有些复杂,这一瞬间的闪烁还是被小杏捕捉到了。难道他们之前有什么故事吗?小杏在心里慢慢地思考着。

裕太讲话时那兴奋的样子让人不由得感觉他周身有什么耀眼的光芒在闪烁:“是呢!我总觉得这只胆小狮特别像我,他也有个想要变得勇敢的梦,不如说有可能他就是那个世界里的我啊!如果故事回归正轨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离开大哥的保护,独自踏上寻找勇气的旅程了呢!”

周遭的环境安静了那么一段时间,就连本就不怎么高的气温都好像直直降低了几度,一直被忽略的微风在此刻忽然停止了,三人附近的空气都仿佛冻结了一般,令人下意识的感到不适。

小杏担忧地转头看向日向,他脸上虽然挂着笑,但不知为何让人觉得他有什么不满,在小杏身后的裕太明显是感觉到了大哥的变化,握着牛奶盒的手稍稍用松了些。

过了没多久,又好像过了很久,日向忽然对着裕太开口道:“可是,我不想让故事线变回你所说的那个样子啊......明明我们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约定好了要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的,为什么你就如此的想要独立?你离开的话,我们两个人的家该怎么办,我们的诺言又该怎么办?难道你想让它们全部成为泡影吗?你就不能想想……我的感受......”

日向激动地不自主的向前两步逼近裕太,然而注视着弟弟的眼神和说出口的话语却满是祈求。

“明明,我们是一直在一起的,不可分割的双子啊......”

他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像自己了,声音戛然而止,但双眼仍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裕太,似乎希望从他的口中听到自己渴望的答案。

裕太有些心虚的低下头:“抱歉,大哥……可我不想一直作为大哥的附属品生存在这个城市里。”他说话间又重新抬起头来,看着日向的目光变得坚定不移,已然是一副坚决要离开日向的模样,“如果一直呆在这里的话,可能我就永远不会有所成长和进步了,我宁愿离开这里去寻找勇气,哪怕是要和大哥分开很长时间我也想变得勇敢起来!”

被气氛看起来超级不妙的兄弟两人夹在中间的小杏有些慌张,总觉得自己再继续呆在中间可能会被两人给误伤到,于是悄悄后退了些,试图插入话题:“那个,听我说——”

“啊啊,真是的!随便你吧,随便裕太君想干什么了,都跟我没关系了!想离开我也好,想做出改变也好,都无所谓了!”日向恼羞成怒地大声的打断了小杏的话,带着哭腔的声音有些颤抖。

日向无视了想要安慰他的小杏,快速跑进了城旁的森林里。

 

 

3.

现在稻草人领导着翡翠城,虽然他不是一个魔术家,但是百姓都尊敬他。他们说:“因为在这整个的世界上,再没有其他的城市,是给一个塞满稻草的人所领导的。”

 

 

完了,搞砸了。小杏开始觉得有些胃疼。

裕太迷茫地看着日向跑远了的方向,又转头看看同样愣住的小杏,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轻声自言自语道:“大哥……?他这么生气我还是第一次见啊……怎么会这样,我没打算把事情搞成这样来着......”

小杏慌乱地扶住裕太的肩,一边是那弥漫着一股浓郁不详气息的森林,一边是此时心情糟糕随时可能加入出走行列的弟弟裕太,她一时竟不知道是应该去追日向,还是留在这里安慰裕太。

思来想去她还是没敢去追日向:“那个森林看起来真的超级危险啊,日向他就这么跑进去真的不要紧吗?不会出事吗?”

“啊,这个倒是不用担心,我们兄弟两就是穿过那片森林来到这个城市的,那里几乎就是我们家的后花园哦。”裕太无奈的笑着,脸上是显而易见的落寞,语气却是格外得认真固执,“我想变得和大哥一样勇敢,想和他站在相同的高度上,也想在遇到危险时站出身来保护他,而不是一直被他所保护。”

紧闭着的城门缓缓打开,城堡的全貌出现在二人眼前,那仿佛笼罩了整个童话世界的翠绿色光芒变得更加晃眼。

裕太微微侧身,将通往城堡的路让了出来,直视着小杏的目光诚挚又迫切:“所以请让我变得勇敢吧,无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这样你也可以回家了。”

小杏走向宫殿,回头看着仍旧站在城门外的裕太,她踌躇斟酌了许久,张口却只是说出了:“裕太……谢谢你。”

她踏入绿色宫殿的瞬间,四周忽然响起了诡异的钢琴音,有些昏暗的大厅随着这诡异的旋律变得明亮了起来,大厅的中心是一个身着华服的俊美男人,他脸上带着绅士的微笑,同走进大厅内的小杏友善的道:“亲亲您好,欢迎光临翡翠宫殿,我是您的可爱奥芝,请问亲亲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淘宝客服?”小杏忍不住吐槽道。

停顿两秒,她晃了晃头进入正题:“是这样的奥芝先生,我希望您能帮我把这个混乱的童话修正,帮助胆小狮得到他渴望的勇气。”

奥芝嗤笑一声,身上那股淘宝客服的气息顿时一扫而空。他戏谑地看着小杏大声笑道:“呀,真是个淘气的要求啊......小姐有做好付出什么的准备吗?比如——你的命?”

这是什么黑暗童话啊,不会荼毒小孩的吗。小杏忍不住又小声吐槽了一句。

奥芝显然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问道:“亲亲想好了吗,您刚才说了什么?”

“不好意思,要命不给要钱没有。”小杏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男人无趣的哼了两声:“也不是不可以帮小姐啦,就是,我这里不包售后服务哦,这样没关系吗?”

“总觉得你有诈啊。”小杏看向奥芝的眼神中充满了怀疑,但是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只有面前这个男人能帮她离开这里了。

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算了,就这样吧。”

奥芝眯起眼睛,嘴角微微上翘,那神情就好像是在看一块砧板上的新鲜白菜,让小杏感到一阵恶寒。

“好。”他伸出手,举过头顶,“先说一句,不能反悔哦。”

清脆的响指声回荡在大厅内,相互咬合的齿轮在其中一个的驱动下,一个接一个的朝反向转动,错误的童话被纠正,混乱的时间归于正常,不应存在的事物被去除,一切的一切都回归到了他们应该在的地方。

 

4.

天下真是无奇不有,“看来世界真是奇妙,无论谁都缺这少那,不可能是十全十美啊!”胆小狮无限感叹地说。 

 

 

春日,天气早早地开始回暖,百兽之王裕太躺在一片地势极好的树荫下,沉浸在美梦之中。他在不久前和几个伙伴拜访了奥芝的翡翠城,得到了自己一直渴望拥有的勇气,回到森林并如愿以偿的当上了百兽之王,一切都按照童话故事的安排完美地进行着。

本该如此才对。

梦中,裕太仍旧是那副胆小的模样,一直依赖着自己的哥哥生活,没有做出任何改变,胆小的令人发指。可在这荒谬的梦境里,有着满溢出来的幸福感,二人一起的生活虽然枯燥却充满快乐,被梦境中的情节给感动到了的裕太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忽然一滴露水滴到了裕太身上,他睁开眼,眼前模糊的景象并不是熟悉的房间却是森林,自己并没有躺在舒适柔软的床上,梦中与现实的落差过大,把裕太脸上的笑容浇灭。

他感觉自己好像丢掉了什么丢掉的重要的东西,是梦中的家吗,还是柔软的大床,又或者说是幸福和快乐?可他明明得到了他最想要的东西啊,他变得勇敢了,这还不能够让他满足吗。

重要的东西,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不见了。

毛发蓬松的狮子有些焦躁的在原地转了两圈,心中的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久久无法散去,甚至有些慌张,他不知道自己弄丢了什么,为什么会弄丢它,怎么才能找回它,裕太不能失去那个东西,如果失去了重要之物的话,总觉得生活中的一切都会变得一团糟。

“葵君——?葵君在吗——”附近的森林里突然传来了一个陌生女性的声音,正在逐渐向自己的方向靠近,裕太下意识的想要用叫声把这个不知来意为何的人类吓走,可他想起自己已经得到了勇气,不再是原来的那个胆小鬼了,于是变成了人形,收拾一下乱糟糟的头发随后走出了树干的遮挡。

站在裕太眼前的是似乎在那个甜美梦境中出现过的棕发蓝眼女孩,他心中越发的焦躁,皱着眉问道:“我是葵裕太,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女孩似乎对裕太的出现感到很惊讶的样子,四下看了一圈,这才转过头来问道:“日向君呢?怎么没看见他人?”

裕太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一愣,努力搜刮了一圈自己的记忆,他忽然想起了梦境中那个总是笑着扑过来抱住自己的,总是站在自己面前保护自己的,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那张模糊的脸。他迟疑着,迟疑着,最终还是喊出了那个早在梦境中重复了无数次的称呼:“是……是大哥?”

咦?是谁的声音在颤抖,也太胆小了一点吧,真没品。

裕太心中暗暗嘲笑自己,却发现周围除了自己和那个女孩一个人也没有。安静的空气像是凝固住了,连鸟儿的鸣叫声都没有,只有脚踩在落叶上的清脆声响。

他这才反应过来:哦,原来是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啊。说到底,胆小的狮子还是没能真正变得勇敢起来呢,他就和从前一样,胆小又害怕失去,从不曾改变过。

“是啊,裕太君不记得了吗,日向君是你的双胞胎哥哥......呃等等,难道说,故事被改动后日向的存在被当做错误给修正了?”棕发女孩疑惑地说了几句,转头看见裕太同样疑惑的眼神猛地愣住了,声音逐渐轻了下去,脸上写满了歉意,“对不起啊裕太君,我好像,做错事了……”

脑海中那张模糊的笑脸愈发清晰,日向独有的灿烂笑容和动作被无限放大,是了,失去的那个重要之物,就是他了。

裕太忽然感觉到脸上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无意识地滑了下去——都不用去摸就知道是眼泪。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的男孩更加难过了,就好像被谁按下了水龙头开关一样,嚎啕大哭了起来,他拍打着不知所措的小杏抽抽噎噎地道:“把大哥还给我……!他才......才不是什么错误啊!如果一定要这样才能…变得勇敢,那我宁愿,不要这破勇气!”

小杏慌忙从口袋里拿出了包餐巾纸递给裕太,手足无措地试图安慰他,声音里还带上了一丝慌乱:“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这就去找那个混蛋奥芝把日向君还给你,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你别哭了呜呜呜——”她像是没脸见裕太了似的,匆匆朝着翡翠城堡的位置狂奔。

啊......这样抓狂的循环到底还要几次!

 

5.

你所需要的是在于你自己信任自己。当遇见危险的时候,没有一种生物是不害怕的。真正的胆量,是当你在害怕的时候,仍旧面对着危险,那种胆量,你是并不缺少的。

 

 

小杏怒气冲冲的踹开了翡翠宫殿的大门,站在昏暗的大厅内喊道:“奥芝!把日向还回来!”

“呀,亲亲你又来啦,是对我的服务不满意吗?说过不包售后服务的哦——”

“那就差评投诉你。”小杏掏出了手机,“你不解决你的售后我就找水军来把你的美团评价给炸了。快点把人还回来,裕太都被你气哭了,你看看你这客服,呸,城主怎么当的!”

奥芝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东西,戏弄的神情愈发明显:“不不不——小姐,话可不能这么说,让我修正故事的是你,说我不干好事的也是你,明明我只是做了你要求的事,这样说来我还倒贴冲销量了呢。”

“你可没和我说过修正之后日向会消失啊,欺骗消费者是犯法的……”小杏说着说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声音缓缓低了下去。

日向会消失的这个事实她应该是知道的才对,她最初就应该是知道的啊,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是她一心想要回家所以忽略了这点吗?

奥芝的声音在小杏耳边徘徊着:“小姐,您为什么不说话了?是因为感觉到自己在推卸责任良心不安了吗——哈哈哈,差评去吧,欢迎亲亲下次再来哦!”

小杏沉默着,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人的问题,脑子里已经是一片乱麻。

奥芝仍然饶有兴致的等待着,大厅内一片死寂。

“砰砰砰”的声音打破了大厅凝固的空气。大厅一侧的一扇小门被人大力拍打着,门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等等,奥芝大人,您在干什么啊,裕太君都哭了是吗!这个恶作剧真是我今年一整年最失败的一次,快点把我放回去!”

日向!是日向!小杏喜悦的看向发出声音的那扇小门,里面的那个正在用力拍打金属小门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失踪的日向。

奥芝站在小杏旁边表情变得愠怒和惊讶,他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养的宠物会违抗自己的命令,连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去,厉声呵斥道:“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发出声音吗?怎么不听主人的命令!”

房间内的日向停下了拍门的动作,语气稍稍有点迟疑:“可是裕太君哭了啊,我不能让我的弟弟一个人难过......毕竟他是我弟弟......”

“大哥?是大哥吗!”

裕太的身影不知何出现在了大厅里。他的眼睛微微有些红肿,看得出他刚刚才哭过,似乎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他在奥芝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跑到了那个房间门口,激动的道:“我是裕太!大哥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不对,不对,不应该啊……”眼前的一切都和自己的计划偏差太多了,奥芝不解地嘀咕着,“你不是被我催眠了吗,你不应该记得他了才对啊。”

小杏本来还在为兄弟二人再会而感动,听见他的话明白自己被骗了,转过头来恼怒的瞪着奥芝。

哎,糟糕,把实话说出口了。这下看来是得吃差评了。

“算了,我就实话说就说吧。我不会什么魔法,只是个会点低劣手段的魔术师。”奥芝无奈地扶额,他在女孩的视线下终是叹了口气,无奈地坦白,“故事从来就没有错误,我答应您的请求本就只是打算逗你玩玩的。”

奥芝挥了手,兄弟两人中间的那扇门便自动解锁了:“随你们去吧。”

啊,总算是圆满了。小杏长抒一口气。

 

 

6.

多萝西,你可以回家了。

 

 

之后的故事就和你听到的一样了,兄弟二人和好如初,日向答应了裕太的独自出门磨炼胆子的要求,但日向还是一直不放心的偷偷跟在裕太后面,暗地里保护着他。

最终裕太如愿得到了勇气,重新回到了他和日向的家里,二人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太阳已经落入了地平线里,窗外是满天繁星,我意犹未尽的从手中的书里抬起头来,对书中的文字赞叹不已。

忽然我注意到了书架上的那两本同名书籍,好奇心促使我拿起另一本看起来新多了的《绿野仙踪》,随意的翻了两页,却因为内容与自己的期待相差甚远而叹了口气。

“什么啊,不过是普通的原版故事而已。”

 


🍲

 ε-(´∀‘; ) 是点的棒球日向跟迷宫裕太

点图积攒有点多,就先停一停 清完之后欢迎继续来玩

迷宫衣装下半身我瞎摸的

 ε-(´∀‘; ) 是点的棒球日向跟迷宫裕太

点图积攒有点多,就先停一停 清完之后欢迎继续来玩

迷宫衣装下半身我瞎摸的

es童话之歌同人企划
es童话之歌同人企划——Rai...

es童话之歌同人企划——Rainbow Over The Rain

#2WINK

葵日向——《绿野仙踪》勇敢的狮子

葵裕太——《格林童话》 胆小狮

es童话之歌同人企划——Rainbow Over The Rain

#2WINK

葵日向——《绿野仙踪》勇敢的狮子

葵裕太——《格林童话》 胆小狮

山三三

《许愿星》

-终极ooc王者,葵双子生贺小短文,第一人称杏视角。
-终于下回lof了…复制粘贴的。

二月中旬的时候,日向君和裕太君分别来找我帮忙。


日向君拜托我留意一下合适他们的工作。
裕太君希望我教他怎么做蛋糕。


我问日向君,你想要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他说,最好是一份不以双胞胎为买点的,能够彰显他们各自特长的工作。
日向君说到这里,突然有些扭捏起来。他张望四周,小声向我祈求道:“学姐可以保密吗?我不想让裕太君知道这件事啦~”
我笑了笑,应允了。


我问裕太君,你不是不喜欢吃蛋糕吗,蛋糕大多偏甜。
裕太君的脸上忽然染上些微红,好像想说些什么,又不敢说。
我憋着笑,假装不解道:“这方面,日向君应该比我更懂...

-终极ooc王者,葵双子生贺小短文,第一人称杏视角。
-终于下回lof了…复制粘贴的。

二月中旬的时候,日向君和裕太君分别来找我帮忙。


日向君拜托我留意一下合适他们的工作。
裕太君希望我教他怎么做蛋糕。


我问日向君,你想要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他说,最好是一份不以双胞胎为买点的,能够彰显他们各自特长的工作。
日向君说到这里,突然有些扭捏起来。他张望四周,小声向我祈求道:“学姐可以保密吗?我不想让裕太君知道这件事啦~”
我笑了笑,应允了。


我问裕太君,你不是不喜欢吃蛋糕吗,蛋糕大多偏甜。
裕太君的脸上忽然染上些微红,好像想说些什么,又不敢说。
我憋着笑,假装不解道:“这方面,日向君应该比我更懂吧?刚刚好像在这哪里看到日向君了呢,需要我帮你找他吗?”
裕太君还是红着脸不说话。
我作势转身要去找日向君,他连忙拦住我。
我装作疑惑的样子,实则心下了然。
果不其然,裕太君红着脸,小声地说:“我想给大哥一个惊喜……”

时间飞一样的过去了,很快就到了三月五日前的最后十分钟。
我坐在床上,回着两人的消息。


日向君:学姐学姐,我好紧张啊(   :∇:),裕太君会不会不喜欢这份礼物。
我:不会啦。裕太君一直以来都期待一份这样的礼物呢。
日向君:嗯嗯~谢谢学姐☆


裕太君:还是有些紧张啊…不知道大哥会不会喜欢这样的口味……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教他挤奶油时,裕太君不小心把奶油挤飞到脸上的情景,不免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裕太君有这份心意,想必日向君就会很开心啦。你也不要过多的担心,裕太君的蛋糕很美味的!
裕太君:谢谢学姐!


随着零点的钟声敲响,我不知为何将视线移向窗外去。


正值早春时节,拂面的春风带着些寒意,更多的却是无尽生机蓬勃的暖意,不知抚慰了谁和谁的心。
远眺是万家灯火,抬头是点点繁星汇聚成的河,随着时间缓缓流动。城市大体上已经安静下来,只剩下一些听不太真切的响动与跋涉而来的风声。


那两颗闪烁着的,互相温暖着的星星,会成为彼此的永恒吗?
我想,会的。

很多人都来为双胞胎庆生了,不算大的房间里挤满了人,大家尽情地欢笑着。


正在电子游戏上和裕太君切磋的大神君,反省自己又说漏嘴的朱樱君,角落里拿着番茄汁笑着注视着大家的朔间学长……


日向君正没骨头似的靠在刚刚结束对战的裕太君身上,被烦不胜烦的裕太君一块蛋糕砸到脸上。
日向君不甘示弱,拿起蛋糕就往裕太君身上扔,不小心砸到好几个无辜的人。
房间里立刻变成蛋糕大混战,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沾上了奶油,连空气都变得欢喜而又甜腻起来。


在突然奏响的生日歌里,大家整齐地合唱起来,我们沉醉在这温柔幸福的旋律里,绽开独属于这一刻的笑容来。


「永不停止,和我一起登上顶端吧!裕太君☆」
「不会再让你离开了哦,要一起去找寻属于我们的奇迹哦!日向君☆」

山三三

《乘风》

“如若乘风,奔你而来。”

-葵裕太视角,ooc预警。(猛女爆哭)

-双子亲情向还是爱情向请自行定夺。以及,有些是我为了爽自己添加的情节,请不要带入正确剧情线。

如果我生来就是错误的……是吧?如果我没有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裕太君!起床啦起床啦,不要装睡不理哥哥嘛,裕太君还是在叛逆期吗?哥哥好伤心诶~”

这是我的……哥哥,葵日向。


“呜哇!都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突然扑上来啊,大哥!”

“嗯嗯♪裕太君早上好哦。情人节快乐有给哥哥买巧克力吗~?”

“下次你也不会改的……还有,大哥又不是女生,我为什么要给你送巧克力啊!”


我是这个人的弟弟,葵裕太。

我们是交缠着无...

“如若乘风,奔你而来。”

-葵裕太视角,ooc预警。(猛女爆哭)

-双子亲情向还是爱情向请自行定夺。以及,有些是我为了爽自己添加的情节,请不要带入正确剧情线。

如果我生来就是错误的……是吧?如果我没有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裕太君!起床啦起床啦,不要装睡不理哥哥嘛,裕太君还是在叛逆期吗?哥哥好伤心诶~”

这是我的……哥哥,葵日向。


“呜哇!都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突然扑上来啊,大哥!”

“嗯嗯♪裕太君早上好哦。情人节快乐有给哥哥买巧克力吗~?”

“下次你也不会改的……还有,大哥又不是女生,我为什么要给你送巧克力啊!”


我是这个人的弟弟,葵裕太。

我们是交缠着无数羁绊的、扭曲了自身的,伪装成人的怪物双胞胎。

大哥——日向君,并不是从最开始就是现在的样子的。


我们就像两个完全一致的人,是神偷懒复制的成果。

最初,每个人都是为这样的我们而欣喜的。


我和日向君拥有着母亲的疼爱,父亲的包容,我们是令人羡慕的一家四口。


我曾经拥有许多平凡而珍贵的海边的傍晚。

天边圆圆的红日,和被爱意晕染开的温暖的云层,规律起伏着的海洋,天空中几只飞翔着的海鸥。

以及沙滩上,互相奔跑着的「我们」。


那时,我们的笑容是很灿烂的吗?


我并没有去看海水倒映出的我们便得到了答案。

因为你是镜子啊。

因为你就是另一个「我」啊,日向君。

所以,我也是和你一样,开怀地笑着吧。

所以,尽管彼此的身边只有对方,也是没关系的吧。

要把这一刻永远的铭记在心上哦……☆


那本来是平凡的一天。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没有那一通宣告幸福结束的电话。

爸爸永远失去了深爱着的妻子,我们永远失去了深爱着我们的母亲。


爸爸开始变的易怒,开始酗酒。会指着我和日向君,大声地宣布,我们是带来厄运与不幸的不详的怪物。

他似乎变得……不爱我们了。


我的心里好像缺了一个大洞,再也无法抵御奔腾而来的洪流,从此深陷在淤泥里。

我……并不是,陷入淤泥还能发光的星星啊。


我不喜欢圣诞节。

圣诞节是日向君第一次抛下我的时候。


他留下了一封信,就这么不告而别了。

我拨打爸爸的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我感到很慌张。

我好像失去了什么。一种巨大的,不容挣脱的感情束缚住了我。

就像一个被人丢弃的玩具忽然生出了情感。


但我找到他了。

他坐在便利店对面的路上,把自己紧紧地缩成一团。


我的眼睛突然就变得有点酸,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脸流下来了。

那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会这么难过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

所以,我买了一个他不喜欢吃的蛋糕,用力扔向了他。


我硬生生把日向君拉回了家。


爸爸还没有回来,家里只有我和逃跑失败的日向君。

我板着脸斥责他,他却突然笑了。

笑得和那个海边的傍晚一样灿烂。


在无限的下坠中,是谁把我托起来了呢?是谁一声不吭地开始强迫自己改变了呢?是谁先抛弃了谁呢?

即使他人分辨不出来也没关系吧。

我有一颗能拯救我的,红色的星星啊。

“裕太君!刚刚背着哥哥去哪里了!哥哥我可是超伤心的哦?”

“…不要突然冲过来抱住我啊,大哥。”

“不要嘛不要嘛~!”

谢谢你。


“裕太君!我在我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块巧克力诶!是不是裕太君送的哥哥我好开心啊!”

“你很烦啊,大哥。”

“诶……我可爱的弟弟果然还是在叛逆期内吗,居然口是心非……”

“……快从我房间出去啦!”

end。

大轰雷

做了一下kapi老师的儿子生日漫画的授权汉化,lof仅做前面几页的试阅,完整版全本请前往微博@来杯芬达吧汉化组  观看

————————————————


ハッピーバースデー(Happy Birthday)- かP

🍊来杯芬达吧汉化组

🍊翻译:没有脆薯格吃的翻便器

🍊图源&修嵌:我儿子本来可以很幸福的

          「手和脚加起来有8只」...


做了一下kapi老师的儿子生日漫画的授权汉化,lof仅做前面几页的试阅,完整版全本请前往微博@来杯芬达吧汉化组  观看

————————————————


ハッピーバースデー(Happy Birthday)- かP

🍊来杯芬达吧汉化组

🍊翻译:没有脆薯格吃的翻便器

🍊图源&修嵌:我儿子本来可以很幸福的

          「手和脚加起来有8只」

            「绿色的眼睛有4个」

           「可爱的额头有两个」

           「这是什么生物呢!」

    「答案就在ensemble stars!!里」


【汉化组的话】:

生为双胞胎出生的他们,到底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身为制作人看着他们跌倒又前进的我们,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呢?


该漫画是かP老师在葵兄弟生日时发布的生贺漫画,非常的细腻感人,一遍看下来又回味了一次他们从小到大的前半生T T无cp要素

因为觉得很棒,所以特意取得了授权汉化的申请(授权如图)这篇漫画在推特和p站都有投稿,喜欢的话还请支持原作者哦!


かP老师推特 点这里 

Pixiv Web录 点这里 


⚠️严禁任何形式的二次上传(包括且不限于私下发给朋友看)和商用行为

平角裤平角裤☆
生日房间在水果塔上挤辣酱的弟弟...

生日房间在水果塔上挤辣酱的弟弟

有被可爱到呜呜呜

然后龟速摸个🐟

生日房间在水果塔上挤辣酱的弟弟

有被可爱到呜呜呜

然后龟速摸个🐟

百里犬犬🐾
被会动的双子可爱死了。 所以游...

被会动的双子可爱死了。

所以游戏啥时候上线。。


被会动的双子可爱死了。

所以游戏啥时候上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