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3

4593浏览    323参与
池子仙梓子

【无题】第一人称

*主要就是在这两个标题之间犹豫了决定两个都写上好了。


*我流无CP向,主视角是@AO3(ao3不回来不改名) 

算送的文吧?敬我俩混乱的思绪与死亡的角色。


*深夜爽文,剧情无厘头别深究,就是一时兴起无聊想搞,说起来33的人设我还没有画/烟


*没有续集吧?就单纯搞一搞,很短。


*因为开学那边没有网络所以上学期间不再有更新,动态都没有,不可能上线的了,而且在忙学业。比起那种恐怖剧感觉这种很压抑的文字才适合我。(因为好写,本身就地取材)


*?dbq我这个憨批前面讲了这么多。


*因为一些东西不太了解选择私设如山


*仍旧ooc了。...



*主要就是在这两个标题之间犹豫了决定两个都写上好了。


*我流无CP向,主视角是@AO3(ao3不回来不改名) 

算送的文吧?敬我俩混乱的思绪与死亡的角色。


*深夜爽文,剧情无厘头别深究,就是一时兴起无聊想搞,说起来33的人设我还没有画/烟


*没有续集吧?就单纯搞一搞,很短。


*因为开学那边没有网络所以上学期间不再有更新,动态都没有,不可能上线的了,而且在忙学业。比起那种恐怖剧感觉这种很压抑的文字才适合我。(因为好写,本身就地取材)


*?dbq我这个憨批前面讲了这么多。


*因为一些东西不太了解选择私设如山


*仍旧ooc了。








……


  他漫不经心地往窗台底下瞟了一眼,不高,但是足以让人身亡吧。城市睡着了,街道里无处不安息,尽头那家酒吧却正值高峰期,熙熙攘攘。邻居家窗台边的那朵平日里旺盛的蔷薇此刻耷拉在黑夜里。他把宁静留给夜晚,规规矩矩拉上窗帘布腿一软顺势坐在了床边。



  霓虹灯透过老旧的窗帘照了进来,人造的紫光在地上形成几个紫点,衬着屋里的漆黑以及满电的照亮了头顶天花板的手机,显得无比颓废。



  “呼……”他习惯地深呼吸了一口气。



  好累啊——他刚刚居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往下跳。……轻轻笑了两声他自嘲着方才那愚蠢的想法。如果可以,他想马上飞奔至花园寻找像他一样可怜的小狐狸。他会开心地抚摸它,告诉它你不需要小王子,抱着它让它知道它还有自己。



  他下意识抬头看向书架里那本已经翻过不下五遍的《小王子》。



  若是找不到那可怜的小狐狸啦,他就顺着那条路一直走下去,心情好,它就是阳关大道,心情不好,它就是鬼门关。



  走着走着就遇见一家酒馆,里面都是西部牛仔。酒气瘴天,所有人喝得醉生梦死的。或许他就可以安稳地坐在前台喝个烂醉如泥,然后握着发绿的酒瓶,张狂地站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看着那些人,再桀骜不驯地告诉他们他所经历地一切,自大地告诫他们说着一些可笑的话语。



  从酒馆醉宿一晚上再出来呢,和牛仔们打声招呼再匆匆离开,往森林深处走去。



  他的手在空中摆了摆,假装在操控着什么人偶。人偶在舞台中央翩跹起舞,连着几根白线被禁锢在暖光的舞台灯下,灵活地跳完一首曲子又跳一首。那人说了一句:“不想死的话……就继续跳舞。”说罢放开了被线所缠绕的双手。人偶倒在舞台上,一片死寂。



  若是遇到了猎人就把他的猎枪赎过来,然后告诉小红帽一定要往大道走去,再目送大灰狼蹑手蹑脚地靠近小红帽,感概着童话的虚假。最后回头往深处去。



  如果这个时候他回过头倒是可以看见大灰狼给小红帽递去了一束鲜花。



  见到七个小矮人就慌慌忙忙地告诉他狠毒的白雪皇后的故事,并告诉他们现在就回家去。



  “……”



  都很可笑。



  他起身拉开帘子,外面的阳光顿时侵蚀了屋里冷寂的黑色。他一时间怔住了。



  酒吧里吵闹的音乐声不知何时停下了,面对着他的是平日里元气满满的早餐店及人气还是那么火爆的奶茶店。店主叔叔无意间抬头看见了他:“哟!早上好!昨天晚上睡了个好觉吧?”闻言他笑着点了点头回复他。



  隔壁的蔷薇花照旧开得旺盛,那家的阿姨正浇着水,安心照顾花朵。意识到他的目光,同样笑容满面地叫着他:“这蔷薇好看吧!送给你好不好?”他刚想推辞就被拒绝了,“没事!等阿姨养好了再给你嘛!”随后咯咯笑起来。



  嘛,今天城市也朝气蓬勃啊。



  他笑了起来。






——The End——


所以,今天也要朝气蓬勃啊。


写完了!我写完了!大家再见!Orz

Potassium permanganate

维斯塔潘观察笔记

写在补完33号车手2015年至今几乎所有比赛之际。

在我看来故事是这样的。月黑风高之夜,一个老头子对一个中年男子说:“我掐指一算,有一个姓潘的小朋友天赋异禀,为了我们饮料厂的大业,明天咱就把他给抢来,切不可被车厂捷足先登了。”但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肯定不能明目张胆把一个开卡丁车的小朋友直接抢到一家饮料厂的F1车队里啊,那得多招人非议,所以想了一些招数,结果肯定是成功了的。小朋友又不用管那些,他就只管期待和开心就好了。

小朋友虽然路演上墙,首秀退赛,加上众人对他这种世家少爷都不太看好,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但是他开着破车在一场比赛中连着漂亮的干掉两台法拉利引擎和一台奔驰引擎等一系列精彩操作证明...

写在补完33号车手2015年至今几乎所有比赛之际。

在我看来故事是这样的。月黑风高之夜,一个老头子对一个中年男子说:“我掐指一算,有一个姓潘的小朋友天赋异禀,为了我们饮料厂的大业,明天咱就把他给抢来,切不可被车厂捷足先登了。”但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肯定不能明目张胆把一个开卡丁车的小朋友直接抢到一家饮料厂的F1车队里啊,那得多招人非议,所以想了一些招数,结果肯定是成功了的。小朋友又不用管那些,他就只管期待和开心就好了。

小朋友虽然路演上墙,首秀退赛,加上众人对他这种世家少爷都不太看好,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但是他开着破车在一场比赛中连着漂亮的干掉两台法拉利引擎和一台奔驰引擎等一系列精彩操作证明老头子眼光没错,确实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天才。此时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五星洞,洞里有几个老仙。其中一个资历最老的夜观星象,点点头,对其他老仙说:“同样是车二代,他确实要比其他人强一些。”当然啦,这位老仙又说过“第一次接触F1的车迷可以看看维斯塔潘,他就是被派下来拯救这项运动的天神一样的人物”,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眼看着小朋友越来越好,中年男子和老头子又开始合计了,为了让小朋友名正言顺继承饮料厂的家业,得给他找个对象啊!先不提这个不合逻辑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总之这二人开始给小潘物色对象了。可能是日后为了方便,既然仔是33号,那就给他选个车号是3的对象吧。俩人越合计越有道理,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一个不知名的围观群众表示,虽然潘仔活泼可爱没错(围观群众的朋友表示不止这样,脸也很俊秀,身材也好),但是他这个对象吧,正好是在职业的不稳定上升期,是个很有冲劲儿的人,有时候也挺喜欢危险驾驶的,一样是do or die的类型,而小朋友还处于挺幼稚的时期,虽然很耿直没错,口是心非起来却也是一把好手,俩人不一定能处好啊。

后来围观群众就这样错过了很多而且被pia pia打脸。对象可能就是吃小潘这一套,也没见他对前队友有啥感觉,但是对小潘是挺耐心温柔的了,可怜的前队友(们)还总被拿出来当成没有感情的秀恩爱工具。

小朋友处了对象之后,跟着大哥哥学了不少知识,有时候你开在我前面,我开在你前面,没事一起上个领奖台啥的,也其乐融融的。幸运的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场小潘就拿了冠军,不幸的是,倒霉暗流涌动,却不知为何被忽视了,最终量变引发了质变,在结合的第二年达到了巅峰——偶有亮眼表现,更多的是一直在退赛和背锅。不知道小朋友怎么想,但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替他伤心了。

但是,既然是个小天才,怎么能被困难打倒呢。在加油声中,小潘在雪邦再一次拿到了冠军,铃鹿也和对象双人领奖台,接下来奥斯汀有个小插曲,但在墨西哥又拿到了第一名,还扛过了五星老仙的一波波毒奶。这一年就这样惊心动魄的在一片平静中结束了。

但是生活可能这么简单吗?不可能!第三年的开始依然烂透了,车倒是除了有点儿慢之外没啥大问题(这叫没啥大问题?),反正比起引擎故障退赛是要好的,但是小朋友总着急啊,第一场自己spin,第二场第一圈退赛,第三场跟师兄一起双人spin,第四场双变线防守对象,差点把对象给防黄了。好不容易第五场好一些,第六场练习赛又把车给撞了。连对象的车组都贡献给他,车依然没修好。

叔叔阿姨本来最疼爱小朋友的,到了此时也不禁连连摇头。小朋友痛定思痛,夏休前后脱胎换骨,心绪稳定,也越来越强大了。虽然在饮料厂的快乐老家跟对象小学鸡怄气了一下下,但是真格时候一点儿都没掉链子,在对象生日那天,漂亮的帮饮料厂拿下了他们买了这条赛道以后的第一个冠军。尘埃落定的时候,小潘终于开心的发出了傻鹅子的笑声,真心真意真诚,所有人都跟着笑了,包括老仙们。常言道,一个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但是对于有的人呢,成功也不一定非要有一个好的开始。再回想几年前,小朋友刚进饮料厂的时候,也是这样,低开高走。跟小潘的一路走高相比,对象就有点挣扎,基本上就是去年小朋友的复刻。年初在巴林,他们都是第一圈就退赛,退赛原因各不相同,却都是对这一年的一个启示,不知道那天他们走向p房时候看着巴林的夜空,有没有看到什么。

此时此刻,一场离别开始酝酿,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犹豫。对象做了先走的那一个,小潘还留在原地。有人说对象是为了钱,有人说对象受不了小潘太幼稚,有人说对象不想当小潘用来继承饮料厂的工具人,也许背后有更加复杂的原因,也许背后的原因比所有人想的都还要简单,仅仅是是时候离开了。依然不知道小潘本人怎么想,围观群众却都沉浸在离别的酸楚之中,明显感觉少了一个人。

对象告别时,小潘对对象说,我不会想你的。这个口气就跟师兄送别队友时候说的“我不会想他,我又没爱上他”如出一辙。

万事皆有因,分别也有分别的道理。他们在阿布扎比的一个冬天后,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小潘还在那个他17岁时候就一头扎进去的饮料厂,用纽维爸爸的车和honda恩静,创造着碾压式的奇迹。离开前对象的第一年,继承了家业,一个人扛起了全厂KPI,拿了更多的领奖台和冠军,周围的环境更复杂,他应对的也更好了。有点儿累的时候,会直接或者间接的跟前对象联系一下,确认一下彼此都还好。亲朋好友也总给他们创造机会,狗粮都没吃够吗一帮抖M。

想祝他每一个赛季都顺利,多多的领奖台多多的冠军,拥有一台配得上他的车,拥有一个好对象。但是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所以就不说那些了,只祝他永远可爱,永远被爱吧。

奉旨睡觉的巨蟹

33分家析产

成钰的卧房里,因为窗帘拉的严实,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
  厚重的床帐开启了一半,项家麒坐在床头,举起勺子,舀了一勺琥珀色的药汁,用碗边刮刮勺底,稳住手,送到成钰嘴边。
  “来,最后一口。”项家麒哄着她。
  成钰很听话的张嘴,但仍是用疑惑的眼神看他,仿佛在问:“这么苦的药,能管用吗?”
  两人之间早有默契,不需要言语,就知道对方的想法。
  “大夫说了,这保胎药得喝七天,过了这七天,若是不见红,他就躲过这一劫了。”
  这话成钰听了很多遍,她在床上躺了两天了,几乎不敢动。但她知道,这孩子若命大,是不怕折腾的,若是保不住,怎么都是徒然。
  “从璧哥哥,上来好不好?”成钰扯她的袖子哀求。
  项家麒脱了棉袍...

成钰的卧房里,因为窗帘拉的严实,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
  厚重的床帐开启了一半,项家麒坐在床头,举起勺子,舀了一勺琥珀色的药汁,用碗边刮刮勺底,稳住手,送到成钰嘴边。
  “来,最后一口。”项家麒哄着她。
  成钰很听话的张嘴,但仍是用疑惑的眼神看他,仿佛在问:“这么苦的药,能管用吗?”
  两人之间早有默契,不需要言语,就知道对方的想法。
  “大夫说了,这保胎药得喝七天,过了这七天,若是不见红,他就躲过这一劫了。”
  这话成钰听了很多遍,她在床上躺了两天了,几乎不敢动。但她知道,这孩子若命大,是不怕折腾的,若是保不住,怎么都是徒然。
  “从璧哥哥,上来好不好?”成钰扯她的袖子哀求。
  项家麒脱了棉袍子和大褂。绕到床的另一边。成钰这边也解下帐帘。在密闭的帷帐之中,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
  成钰趴在他胸口上,他的呼吸一起一伏,杂乱无章,似乎永远屏着气。抬眼看,他苍白的脸微微浮肿。昨夜咳喘了一宿,怕吵到成钰,用手帕捂着,憋的更难受。
  那一天的情景总是反复出现在脑海中,那一刻,她几乎就要失去他了。此时搂着他瘦削的腰,感觉有些不真实,她情不自禁的用了力气搂紧他,伏在他怀里啜泣。
  看到心爱的人如此不安无助,项家麒的心口又是一阵绞痛。他使劲呼吸,试图缓解疼痛。
  “朱儿。”他能听出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
  “是我不好,连累了你们。我保证,今后会保护好你。这种事,无论如何不能再发生了。”
  “可是他们住在这院子里,怎么防?家里人的暗箭,才射无虚发。”成钰在他怀里闷声说。
  “分家!不能再等了。”
  “你……想好了?他们毕竟是你的亲父母兄弟。传出去,别人会说你不仁不义。”
  “我宁肯不仁不义,也不能让你们再跟着我受委屈。一次次要置我于死地,我没有后路了。”
  
  吴鼎昌坐在项老太太的堂屋里。他摘掉金丝眼睛,掏出手帕仔细的擦。这屋子他以前常来。作为银行经理,他是为项家赚钱的第一功臣。大老爷活着的时候,就对他极为倚重。如今的项家麒更是彻底放手。这还是大老爷去世后,项大少爷第一次召见他。
  吴经理戴好眼镜,眼前的项大少爷更清晰了。这位少爷年纪轻轻,却一脸病容,以往活泼的眼神都消沉下去。
  “少东家,你想好了?把总部迁到上海?”吴经理问道。
  项家麒用手指轻轻敲着黄花梨的八仙桌。
  “您不是跟我说过好几次?现在各大银行的总部都去了上海。南方政府也渐渐得势,是时候搬过去了。”
  “好,我去筹划一下。得先物色个地方,总部的大楼不能寒酸了。这是门面。人员也需要动员,毕竟很多办事员的家眷都在北平,牵一发而动全局。”
  “我知道这事交给您,是万无一失的。只是其中一些小事,需要拜托。“项家麒欠身道。
  “您尽管说。”
  “是关于我两个弟弟,还有我二叔的安排。两个弟弟一直想在银行里谋职位。您看……有没有不太要紧的职位,可以让他们历练。”
  吴经理有些困惑,项家麒一直以来都反对让他两个不争气的弟弟进银行。
  “您看,要多不要紧?”吴经理试探着问。
  “第一,手里不能过钱。他俩生性好赌。银行的钱,可不是给他们还赌债的。第二,不能管人。他俩自己还心术不正,不能误人子弟,第三,必须在上海,不能调回北平来。职位的名称还得您费费心,别一听就知道不要紧。薪水也别太寒酸,若是不合银行的规矩,从我的分红里支一些就行。”
  吴经理恍然大悟,这是要借调用之名,把他们兄弟俩诓出北平。
  “没问题,我可以安排。只是他们必定会不满意,我可以抵挡一阵。但是……二老爷,我恐怕挡不住。”
  项家麒掏出手帕咳嗽,一声声咳弯了腰。好不容易止住,用袖子擦擦眼泪道:“说到我二叔,他如今在银行里的职位可要紧?”
  吴经理想了想道:“他若不来,就不要紧。他来了,总会有些要紧的牢骚。”
  “那就还得难为您,让他也去上海发牢骚吧!既然总部都搬走了,他跟着去,也合理。搬家费可以从我帐上支。”
  看来这项家麒是下定决心,把二房连根拔起了。
  “东家,若是二老爷决定退养,辞了银行的职位呢?或是两位少爷不愿意去就职呢?”吴经理皱着眉头问。
  “二叔手里的股份,够他颐养天年吗?”项家麒按着胸口问。
  吴经理掐指算了算:“维持如今的吃穿用度,恐怕是不够。”
  “那不就得了。由奢入俭,谁也不愿意经历。他们没有选择的。银行搬家的事,毕竟是大事。项家也应该有人打前站。这事……我看是刻不容缓了。”
  “明白了。”吴鼎昌是聪明人。二老爷一家,过去完全靠大老爷白白养活着,若是项家麒把月钱收了口子,二老爷和两个儿子就必须乖乖去上海就职了。
  
  项家麒和成钰坐在床上,两人之间摆着小炕桌。桌子上是几样精细的小菜,海派口味,特意为成钰做的。
  “从璧哥哥,再吃几口吧。”成钰看着眼前人。这才几天,他举着筷子的手,瘦到腕骨嶙峋,长衫的立领都松了好多。
  项家麒往嘴里又塞了一口白饭。赶忙放下筷子,按住胸口。里面还是一阵阵闷痛,每日挥之不去消磨着他的耐心。米饭还停留在嘴里,咽不下去。
  成钰伸手摸摸他的脸:“去看看西医好不好?这样夜夜喘,太耗人了!”
  “晚上吵得你睡不好吧?今晚我去外屋睡好吗?”
  成钰赶忙抓住他的手:“不要,我不要一个人睡。”
  项家麒勉强笑了笑说:“好,不走。”他又抬眼,千言万语都在眼睛里。
  “朱儿,我这病,太拖累人。本来以为只是拖累自己,如今才知道,连累了你和孩子。有时候憋的厉害了,真想一口气上不来算了。”
  成钰伸手,示意他坐到身边来。项家麒手脚并用,凑到她身边,靠在她肩上。
  “从璧哥哥,若是再让我经历一次那天的事,若是已经知道结果,我还是会那样做。”她侧身摸摸他的脸,那一口米饭还是含在嘴里,鼓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成钰接着说:“我不能眼看着你涉险,从前没有你的日子,也没觉得怎样,但往后若没有你……我无法想象。所以我们都没有选择,不要太自责了。”
  项家麒听话的点头,成钰又摸到他脸颊的鼓起,问到:“干嘛不咽下去?”
  那人叹口气道:“没力气咽,让我靠着歇一会儿吧。”
  
  项家麒到了日头落山的时候,躲在被子里打冷颤。他终于起了高烧。从出事那天,他咬着牙忍到现在,每日伺候成钰起居,又谋划分家的事,如今实在忍不过去了。这一下,人烧到滚烫,喘得七零八落。
  成钰见他的病情起势凶猛,也躺不住了,急着吩咐天柱去备车,打算送他去医院。
  天柱刚跑到院门旁,却听到大门外有人猛地踹门,紧接着是一声怒喝:“项家麒,你给我出来。”不用问,该来的早晚要来。
  天柱紧着作揖道:“二老爷,少爷今日病了。少奶奶还在安胎,不方便出来。您有什么事,等他好些,我叫他去给您请安。”
  “他病了?病着还有精力算计我?我大哥都没敢干的事,他一个病秧子干的挺利索呀!别在屋里躲着,你让他给我出来。”
  天柱为难的看着屋里:“二老爷,今天确实病的厉害。在二少爷屋里那天就着了凉、受了惊。您再容几天。”
  屋里的成钰坐不住了。她看看床里烧的昏睡不醒的人,自己坐起身,穿了鞋,要更衣下床。
  “朱儿,不要去。他是来找我的。”那人还是被喊声吵醒了。拿掉头上的毛巾,已经起来。
  “你现在不能去。”成钰见他烧得嘴唇干裂,满脸通红,急着阻拦。
  项家麒已经扶着起身:“躲是躲不过去了,但愿今日,能都解决了。”他一边说,一边穿上大褂,又裹上厚厚的棉袄,按了按成钰的肩膀:“朱儿,就在屋里躺着。无论如何不能出去,我已想好对付的法子,放心。”
  
  大房堂屋,正中挂着大老爷的遗像。头顶黑色的幔子垂下来,压抑肃穆的气氛中,暗藏着剑拔弩张。
  二老爷与两个儿子坐在一侧的椅子上。项家麒坐在对面,项老太太坐正中。
  二老爷咄咄逼人的先开口:“大哥在世时,我一直跟随左右。两家一起住了几十年,如今,怎么就容不下我们了?”
  项家麒接过话茬:“二叔,没人提分家。只是这吃穿用度现在各家分担而已。如今日子不太平,大房这边开销大,进项倒不如从前了,所以……”
  “你闭嘴!你还真以为能当这个家?过河拆桥、六亲不认的东西!”呵斥的话像刀子一样劈过来。二老爷在教训起项家麒来时,从来都是把他当自己儿子的。
  项老太太只得开口:“老二,我们老爷在的时候,念及兄弟之情,一直在帮衬二房。可是如今老爷不在了,我们孤儿寡母的,再和在一起过,也名不正言不顺了。”
  二老爷又对项家麒怒目而视,这话他无法反驳。真是没有让寡嫂养活他们一家的道理,可是项家麒呢,他是自己的亲儿子。他总该承担起养家的责任吧!
  项家麒却不说话,只是和项老太太站在一边。
  “从璧。”二老爷决定把这事好好分析分析。
  “你断了二房的供应,无外乎是因为那天在家兴屋里的事。你自己犯了喘,媳妇动了胎气,这些事赖在家兴头上,株连我们全家,实在是有些过了。如今银行要搬到上海去,一纸调令,我们三人都要走,也是你安排的吧。你为了把我们赶走,也是处心积虑了。”
  项家麒抬头直视他的眼睛:“这事……的确是我建议的。两个弟弟的薪水……比普通职员高得多,也是从我帐上支的。他们都已经成年,我也算尽力帮衬了。养家的责任,他们早晚要承担起来。去与不去,他们可以自己决定。没人逼着他们。至于那日的事,我不想再提了,同根同源的弟兄,闹出这种事,实在是让人寒心。他若说问心无愧,我也无话可讲。”
  项太太想起那日的惨状,也不愿意再提,她想尽快做个了断:“老二,事已至此,大家是误会也好,恩怨也罢,实在是不能再纠缠不清。月钱的事,我心意已定,从这月起,各院负担自己吃穿和下人的用度。咱们也尽量少走动,免得再生是非。你们要不要再在银行里任职,可以自己想清楚。这是你们男人之间的事。今日的事,到此为止吧。”
  二老爷怒目圆睁:“项家麒,这也是你的意思,你从今往后,就不顾我和你二婶了,是不是?”
  项家麒刚要开口,天柱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伏在他耳边说话,项家麒听了瞳孔猛缩,一下子站起来,一阵晕眩袭来,直直的往下栽,幸亏被天柱一把捞起来。
  “天柱,怎么了?”老太太急着问。天柱见有二房一家,不敢说,急着跺脚。
  二老爷倒是冷笑一声问:“是你们少奶奶的事吧?哼哼,天意难违。忤逆不孝之人,必糟天谴。”他又看向满面霜白的项家麒道:“无情无义的逆子,让你如今就尝尝报应。”
  项家麒撑着天柱站起来,回身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父亲,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慢慢回身,扶着天柱朝门外走去。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沿着脸庞滑落,汇集到下巴上,“啪”的一声低落下天柱手背上。
  


憨憨奈奈子(开学停更)

群里的绘画接龙


今·天·你·投·币·了·吗


妈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1本人魔改(战术后仰.jpg)

p2某老师发言

p3被魔改前的原图


手书我没鸽 真的_(:з」∠)_


别让2233看见就行

群里的绘画接龙


今·天·你·投·币·了·吗



妈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1本人魔改(战术后仰.jpg)

p2某老师发言

p3被魔改前的原图



手书我没鸽 真的_(:з」∠)_


别让2233看见就行

冬日泡芙

女团南橘(搞女团搞女团)

不知道该怎么说的33(艹,你竟然男的)

古pa的猛一姐(眼睛鲨我)

考试的快乐摸鱼,抹泪

后排@道南橘 @魔镜莫得感情 

@AO3(ao3不回来不改名) 

美好的一天,从我的垃圾摸鱼开始~


女团南橘(搞女团搞女团)

不知道该怎么说的33(艹,你竟然男的)

古pa的猛一姐(眼睛鲨我)

考试的快乐摸鱼,抹泪

后排@道南橘 @魔镜莫得感情 

@AO3(ao3不回来不改名) 

美好的一天,从我的垃圾摸鱼开始~

梵雪
沙雕改图, 是candy st...

沙雕改图, 是candy style 的2233娘!

沙雕改图, 是candy style 的2233娘!

Deicide.
33娘终于线稿get啦! 呱唧...

33娘终于线稿get啦!

呱唧呱唧

咕了好久感觉orz

我老鸽子又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

33娘终于线稿get啦!

呱唧呱唧

咕了好久感觉orz

我老鸽子又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

Deicide.
摸鱼x2 水的第三期 33未完...

摸鱼x2

水的第三期

33未完成草稿,

花+手提灯笼?意识流草稿(才不是因为我懒!)

爆肝使我头秃。

摸鱼x2

水的第三期

33未完成草稿,

花+手提灯笼?意识流草稿(才不是因为我懒!)

爆肝使我头秃。

羽毛-Grey
羽毛の忍3日常1(阅读顺序:有...

羽毛の忍3日常1(阅读顺序:有序号啦)

在唐雎的怂恿鼓励下,第一次尝试短漫画......(超级慌)

嗯...对,这是迫害者视角(我已经做好挨打准备了嘤)

PS:

1.祭苍:羽毛。 原皮苍:唐雎

2.羽毛的祭苍牙面具上贴了纸(双重保障),并且没有那缕红色头发。

3.用了扫描全能王,部分地方变色严重。゚(゚´Д`゚)゚。请谅解

4.第一次发自己画的小漫画,也有很多不足请多多包涵OWQ!


谢谢能停下来看一看(啧,我好啰嗦啊)!!


羽毛の忍3日常1(阅读顺序:有序号啦)

在唐雎的怂恿鼓励下,第一次尝试短漫画......(超级慌)

嗯...对,这是迫害者视角(我已经做好挨打准备了嘤)

PS:

1.祭苍:羽毛。 原皮苍:唐雎

2.羽毛的祭苍牙面具上贴了纸(双重保障),并且没有那缕红色头发。

3.用了扫描全能王,部分地方变色严重。゚(゚´Д`゚)゚。请谅解

4.第一次发自己画的小漫画,也有很多不足请多多包涵OWQ!


谢谢能停下来看一看(啧,我好啰嗦啊)!!






雨が零降る

我发现布洛妮娅和33组队非常合适啊,而且布洛妮娅也很温柔,关心33,两个人的性格也很像,外表冷冷的但是内心很好。不同于22和御坂美琴的组队,毕竟是B站女儿,感觉人设有点崩塌奇怪,33和布洛妮娅算是很还原了,非常有特点

我发现布洛妮娅和33组队非常合适啊,而且布洛妮娅也很温柔,关心33,两个人的性格也很像,外表冷冷的但是内心很好。不同于22和御坂美琴的组队,毕竟是B站女儿,感觉人设有点崩塌奇怪,33和布洛妮娅算是很还原了,非常有特点

瑞瑾烁Kira
第二张无偿!是 @黄昏的时风...

第二张无偿!是 @黄昏的时风 的2233!

本来弹幕是想用来当水印的,结果发现融进画了更好看【?】


第二张无偿!是 @黄昏的时风 的2233!

本来弹幕是想用来当水印的,结果发现融进画了更好看【?】


衍浔
看拜年祭的时候画的 新年快乐w

看拜年祭的时候画的 新年快乐w

看拜年祭的时候画的 新年快乐w

耐山_
不要问我22去哪了,我画毁了(...

不要问我22去哪了,我画毁了(´;ω;`)

不要问我22去哪了,我画毁了(´;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