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44

829浏览    17参与
Hello rocker

雨夜

我们怎样才能成为能够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人?


狂风暴雨席卷而来,

去年的台风天气很多时候也发生在周末。

不用冒着大雨去上班,也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了。


狗仔今天上班有故障处理到十二点才下班,

直接上班17小时,

工资与实际付出时间完全不成比例。

她担忧着很多事,

但是靴子没有落地的情况下,

任何担忧都是杞人忧天。


我们能做什么呢,

先着眼于现在,

处理好工作,

确定下来短期未来要完成的事情及行程。


其实我说的可能也是一堆废话,

没有什么可行性,

但还是要一起商量呀❤️


下暴雨可以接受,

但是打雷,怎么可以辣么恐怖(;´༎ຶД༎ຶ...

我们怎样才能成为能够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人?


狂风暴雨席卷而来,

去年的台风天气很多时候也发生在周末。

不用冒着大雨去上班,也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了。


狗仔今天上班有故障处理到十二点才下班,

直接上班17小时,

工资与实际付出时间完全不成比例。

她担忧着很多事,

但是靴子没有落地的情况下,

任何担忧都是杞人忧天。


我们能做什么呢,

先着眼于现在,

处理好工作,

确定下来短期未来要完成的事情及行程。


其实我说的可能也是一堆废话,

没有什么可行性,

但还是要一起商量呀❤️


下暴雨可以接受,

但是打雷,怎么可以辣么恐怖(;´༎ຶД༎ຶ`)



盐酸西替利嗪

20180120-爱丽丝「薛定谔的咸鱼聚聚生日贺」

爱丽丝「薛定谔的咸鱼聚聚生日贺」
Daniel Ricciardo/Lewis Hamilton(344)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DR/LH(里卡多/汉密尔顿),微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带娃高雷预警!怀孕高雷预警!
6如有雷同,给您拜个早年!

南太平洋湛蓝的海水轻吻着琴脚,栀子花香的空气中,飘来的是「致爱丽丝」的旋律。
天蓝色衬衫的男人,手指在黑白键上流动着,不时与倚在钢琴边的爱人相视一笑。
弹钢琴的英俊男人,里卡多认识,是已经退出F1的车手苏蒂尔,而他的爱人,里卡多...

爱丽丝「薛定谔的咸鱼聚聚生日贺」
Daniel Ricciardo/Lewis Hamilton(344)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DR/LH(里卡多/汉密尔顿),微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带娃高雷预警!怀孕高雷预警!
6如有雷同,给您拜个早年!

南太平洋湛蓝的海水轻吻着琴脚,栀子花香的空气中,飘来的是「致爱丽丝」的旋律。
天蓝色衬衫的男人,手指在黑白键上流动着,不时与倚在钢琴边的爱人相视一笑。
弹钢琴的英俊男人,里卡多认识,是已经退出F1的车手苏蒂尔,而他的爱人,里卡多也认识,那是里卡多一直仰望着的四届世界冠军,汉密尔顿。
里卡多疾步走向他们,踩在棉花沙滩上的脚印一串又一串地被海水冲刷掉,直到累得他的脚步从坚定变成了虚浮,眼神从焦急变成了绝望。里卡多回头看看,一片没有来路的海天一色,往前看看,那幸福的两人早已挽手越走越远,在他目光所能及之处,迷蒙成了一个黑点。
里卡多躺在了沙滩上,潮水浸透了衣服,黄昏后转凉的海风吹在身上,他打了个冷战,手往胸口摸去,好像抓住了柔软温暖的羽绒被,里卡多握紧了拳头。
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冷,里卡多发现拳头拽住的不是什么羽绒被,而是脖子上的围巾,阿尔卑斯山上吹来的西风让他的脖子一阵瑟缩,眼前一片蓝色鸢尾像蝴蝶般在绿叶间抖动着翅膀。
“爱丽丝……”里卡多一脸懵逼地念着鸢尾花的名字,“爱丽丝???”突然耳边又想起了贝多芬那首钢琴曲,里卡多紧张地环顾着四周,继而向山腹中的木屋走去。
昏黄温暖的灯火照亮着落地窗外回春的草地,熟悉的身影在窗边逗弄着两只斗牛犬,里卡多当然认识,那是汉密尔顿和他的Roscoe、CoCo。
“Lewis!!!”里卡多对着窗户大声地喊着,里面的人毫无反应,“Lewis!!!”里卡多拍了拍窗户,可是汉密尔顿像是听不到他的声音,也看不到他似的,自顾自地端起咖啡,悠闲地走开了。
里卡多继续拍打着窗户,直到一个优雅的金发男人拿着一束紫色鸢尾走到了汉密尔顿身边——这个男人他当然也认识,汉密尔顿以前的队友,F1的世界冠军,罗斯博格。
罗斯博格走到窗边,缓缓拉上了窗纱,窗外里卡多哀伤的脸就像山谷中的雾一样,轻薄缥缈,无依无状。透过朦胧的窗纱,他看到罗斯博格牵着汉密尔顿的手,起身欲走。
两次了。
里卡多锲而不舍地再次拍打着窗户,“Lewis!!!Lewis!!!Lewis!!!”
“怎么了?又怎么了?”汉密尔顿听到里卡多的叫喊,把刚刚止住眼泪的女儿递到保姆手上,赶紧跑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就看到迷糊中的里卡多双手挥舞着大喊着自己的名字,汉密尔顿惊讶地慢慢走过去,握住了里卡多的手,“Daniel?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里卡多挣开眼睛,失智般左右看了看,最后盯住了眼前的脸,“Lewis……”还没等汉密尔顿回应,里卡多便紧紧地搂住了身边的人,“你还在……你没走……你还在……”
“你……快……把……我……捂……死……了……”汉密尔顿使劲儿挣开里卡多的手臂,“我刚走开了啊,你女儿哭那么大声你没听见?发烧都39度了,我哄她贴退热贴哄半小时了都!”
里卡多蹙着眉看着媳妇儿睡衣领口和胸口那些口水和眼泪的痕迹,而后又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哎哟……哟……哟哟……”
“你干嘛?你掐自个儿干嘛?”汉密尔顿拍开里卡多的手,替他在刚掐过的地方揉了揉。
“我做了个梦……”里卡多敲敲自己的脑袋,“算了,不好的梦,不说了。哦对,女儿怎么了?发烧?感冒了?是不是我昨天带她去和我老铁骑车……”
“什么什么???”汉密尔顿疑惑地看着里卡多,“你说啥?你昨天干啥?和小小骑车?他都怀孕八个月了,租西还能让他跟你骑车?昨天我们是开车去我妈那儿了啊!”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汉密尔顿伸长脖子,将额头抵上了里卡多的额头,“完了完了,你也发烧了,我去拿体温计和退热贴……”说着,汉密尔顿就走了出去。
里卡多晃了晃脑袋,“哦……我和老铁已经那么久没骑车了啊……”从床头拿过闪着信号的手机,是哈特利发来的消息,“你不是说,你要是真能和Lewis在一起,就不再送蓝色鸢尾,改送紫色鸢尾么?我家院子里的紫色鸢尾开了,自己来摘。”
“啊……怎么回事,流感病毒么,居然父女俩都发烧了……”里卡多听着屋外女儿撒娇的声音和媳妇儿自言自语的声音,扯扯被子,安心地随着困意又闭上了眼睛。
半梦半醒间,感觉到嘴角收到了一个吻,温柔又性感地声音咬着自己的耳垂说:“傻逼,梦都是反的。”

一发完

水草星球
To:水草唯仔唯仔明天就会乘上...

To:水草唯仔
唯仔明天就会乘上火车回昆明了。为期一年半的以地生活工作圆满结束。鼓掌!要开始在昆明的新生活了,在充满了我们大部分回忆和承载着我们的将来的城市。
又到周末了,日子好快。这个周末要好好写作业。这是重中之重。
小蔓今天做了口水鸡。这些平时在家不太会做的东西,来到这边一一学会了。可以回去做给唯仔吃的东西一天天在增加。
这是我上实验课的路上几乎每天必经的路。现在很多树已经掉光了树叶,所以看到这几棵的时候忍不住拍了下来。喜欢的树。

想你。

From:水草星球小蔓

To:水草唯仔
唯仔明天就会乘上火车回昆明了。为期一年半的以地生活工作圆满结束。鼓掌!要开始在昆明的新生活了,在充满了我们大部分回忆和承载着我们的将来的城市。
又到周末了,日子好快。这个周末要好好写作业。这是重中之重。
小蔓今天做了口水鸡。这些平时在家不太会做的东西,来到这边一一学会了。可以回去做给唯仔吃的东西一天天在增加。
这是我上实验课的路上几乎每天必经的路。现在很多树已经掉光了树叶,所以看到这几棵的时候忍不住拍了下来。喜欢的树。

想你。

From:水草星球小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