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36

32150浏览    578参与
就要写散文

【36】同桌日常(2)

“什么什么,要背化合价?”菊丸问不二。


不二托着下巴:“好像是什么钾啊钙啊…正几价来着?”


 两个准文科生表示:化学,你没事吧?


 一个同学支了个招:“你们把它们编成口诀不就好记了?”


 说的倒是容易。


 最终,不二和菊丸齐心协力,终于把这些化合价串了起来。 


 部活时间。 


越前和不二前辈跑步时,他隐约听到前辈嘴里在念叨什么“钾钠银氢”,初一孩子按捺不住好奇心,就问了一句。在他左边的菊丸前辈回复:“不二是在背化学啦,小不点你别吵他。”


初三...

“什么什么,要背化合价?”菊丸问不二。


不二托着下巴:“好像是什么钾啊钙啊…正几价来着?”

 

 两个准文科生表示:化学,你没事吧?


 一个同学支了个招:“你们把它们编成口诀不就好记了?”


 说的倒是容易。

 

 最终,不二和菊丸齐心协力,终于把这些化合价串了起来。 


 部活时间。 


越前和不二前辈跑步时,他隐约听到前辈嘴里在念叨什么“钾钠银氢”,初一孩子按捺不住好奇心,就问了一句。在他左边的菊丸前辈回复:“不二是在背化学啦,小不点你别吵他。”

 

初三前辈这么努力的吗?越前表示我是初一我快乐。

 

 食堂。 

 “英二,你背完了吗?老师之前说过课上要抽查的哦。”不二温馨提示。


 菊丸很真诚:“我总是忘记那几个原子团的化合价,看来又得靠你提醒了。” 


 “那…你也要记得帮帮我~”不二难得撒了个娇,笑容比平时还要大些。


 如果连不二都需要“场外帮助”,那看来他们得“互帮互助”了。 


 还是到了要抽背的那节化学课。

 

 “不二同学,你来给大家打个样。”老师勾了勾手指。 


 不二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但除了菊丸,谁都不知道他现在有多紧张。


 “请说出3个正2价的元素。” “钙,镁…额,还有……”不二侧眸,悄悄往菊丸那边看,发现对方用手指给他比了个心,不二会意,毫不犹豫,“还有锌。” 


 老师满意:“很好,请坐。” 


 陆陆续续又抽了几个人,菊丸也在其中。 


 “硝酸根是几价?” 


“是……”菊丸往不二那边看,捕捉到对方给他打了个“负一”的手势,菊丸相信了同桌,“负一价!” 


 “不错不错。”发现大家都答得上来,化学老师点点头,“3年6班还是OK的!” 


 老师扫视全班:“但就是要提醒几个同学啊,不要在课上做小动作哦!”

就要写散文

【36】同桌日常(1)

“为什么最近老师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菊丸叹气。

被问到的同学表示:“老师不是挺喜欢你的吗?是你的错觉吧。”

“可是我觉得不是错觉啊,我相信我的直觉……”菊丸又叹气。


“那可能就是,”同学指向不二,“老师看到你和你同桌在上课的时候讲话了,毕竟不二君可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呢~“


菊丸信了,拍拍身旁的同桌:“听到了吗不二,以后上课的时候不要找我讲话了,我找你讲话你也不要理我!”


“好的,英二。”不二微笑回答。


下一秒,菊丸抱头呐喊:“啊啊啊但是我好怕我走神,感觉没有不二提醒的话,我会完蛋的!”


不二笑容弧度更深:“那英二上课的时候尽量不要走神不就好了?”


菊丸恍然...

“为什么最近老师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菊丸叹气。

被问到的同学表示:“老师不是挺喜欢你的吗?是你的错觉吧。”

“可是我觉得不是错觉啊,我相信我的直觉……”菊丸又叹气。


“那可能就是,”同学指向不二,“老师看到你和你同桌在上课的时候讲话了,毕竟不二君可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呢~“


菊丸信了,拍拍身旁的同桌:“听到了吗不二,以后上课的时候不要找我讲话了,我找你讲话你也不要理我!”


“好的,英二。”不二微笑回答。


下一秒,菊丸抱头呐喊:“啊啊啊但是我好怕我走神,感觉没有不二提醒的话,我会完蛋的!”


不二笑容弧度更深:“那英二上课的时候尽量不要走神不就好了?”


菊丸恍然大悟,打算尝试在没有不二提醒的情况下上课不走神。


到了下午,是一节英语课。


菊丸似乎忘记了和不二的约定,他用手戳了戳不二的手臂,示意对方看他在草稿纸上画的有趣漫画。不二顺着菊丸指的方向看,是一只棕色的大眼睛小熊。


“等会,我不是说我找你讲话你不要理我吗?”菊丸突然反应过来。


不二:“啊,抱歉,我忘记了。”


这时两人不知道想到什么,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笑起来。

笑声好像有些控制不住,被老师听到了。


“你们俩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笑得这么开心?你们谁来写一下这道题?”

菊丸向同桌眨了眨眼:帮我帮我帮我!


不二有些无奈,但还是二话不说拔刀相助,举起手来:“老师,我来吧。”


老师点头,又点了菊丸:“菊丸同学你也上来做一道,好朋友嘛,就要整整齐齐!”


在不二周助同学的帮助下,菊丸英二同学顺利做出了那道语法题。

就要写散文
应该是同人本里的xql? 好可...

应该是同人本里的xql?

好可爱的画风啊啊啊

应该是同人本里的xql?

好可爱的画风啊啊啊

就要写散文
是一起看书做题的xql! 可可...

是一起看书做题的xql!

可可爱爱~

是一起看书做题的xql!

可可爱爱~

就要写散文
开开心心的海边xql~ 菊喵也...

开开心心的海边xql~

菊喵也笑成眯眯眼啦哈哈哈哈

开开心心的海边xql~

菊喵也笑成眯眯眼啦哈哈哈哈

就要写散文
xql是吵架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xql是吵架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依然是感谢贴吧太太对36的爱

xql是吵架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依然是感谢贴吧太太对36的爱

就要写散文
是国一时期的可爱xql! 感谢...

是国一时期的可爱xql!

感谢贴吧太太!

是国一时期的可爱xql!

感谢贴吧太太!

就要写散文
可爱xql! 再次感谢画36的...

可爱xql!

再次感谢画36的不知名太太~

可爱xql!

再次感谢画36的不知名太太~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9)

第二天,周助一行人离开黄金宫殿,前往西方风神所在的地方。


中午的时候,他们进入了西方风神的地界,这里再也见不到山明水秀的美景,道路也变得坑洼不平。


他们先走过了一条乱石铺成的小路,接着爬过了一道荒凉的山谷,最后来到一片荒原上。


这片荒原渺无边际,视野中见不到一棵树木,只有太阳肆无忌惮地炙烤着大地。


热气蒸得大家汗流浃背。熊五郎不停地喘着粗气,稻草人身上的稻草被高温熏得又干又脆,铁皮人也被太阳烘得浑身直冒热气,胆小狮更是垂头丧气,每一步都很艰难。


大家实在走不动了。菊丸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几块光秃秃的大石头,就说:“我们到石头那里休息一下吧,那儿也许会更阴凉一些。”......

第二天,周助一行人离开黄金宫殿,前往西方风神所在的地方。


中午的时候,他们进入了西方风神的地界,这里再也见不到山明水秀的美景,道路也变得坑洼不平。


他们先走过了一条乱石铺成的小路,接着爬过了一道荒凉的山谷,最后来到一片荒原上。


这片荒原渺无边际,视野中见不到一棵树木,只有太阳肆无忌惮地炙烤着大地。


热气蒸得大家汗流浃背。熊五郎不停地喘着粗气,稻草人身上的稻草被高温熏得又干又脆,铁皮人也被太阳烘得浑身直冒热气,胆小狮更是垂头丧气,每一步都很艰难。


大家实在走不动了。菊丸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几块光秃秃的大石头,就说:“我们到石头那里休息一下吧,那儿也许会更阴凉一些。”


大伙一致同意。周助和菊丸都太疲惫了,一靠在石头上就呼呼大睡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自从一踏上神的地界,一切行动就没有逃过西方风神的眼睛。


西方风神只有一只眼睛,但这只眼睛却非常锐利,能像望远镜一样清楚地看到很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他探出身子向四处眺望,无论什么蛛丝马迹,都尽收眼底。


晚上,西方风神将脖子上挂着的一只银色哨子,“嘘——嘘——”地吹了两声。


哨子声音刚落,立刻阴风四起,飞沙走石。许多野狼从四面八方涌来,汇集在西方风神的面前。他们全部瞪着凶恶的眼睛,露出尖利的牙齿,一副既凶狠又贪婪的样子。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8)

第五天,轮到狮子去拜见强大的魔法师了。这次宝座上坐着的是一个大大的火球,火球熊熊燃烧,炽热的火光,晃得狮子睁不开眼睛。狮子说出了请求胆量的事情。魔法师同样让他杀杀死西方风神,然后再给他胆量。


周助他们没有想到,历尽那么多艰难险阻,好不容易见到了魔法师。本以为会如愿以偿,谁知道还有更危险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大家既失望又难过,彼此都在想着心事。


“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一定要设法回到东京城去,要不我就永远见不到妈妈还有姐姐了。”菊丸坚定地说。


菊丸回答着,他的眼睛立刻湿润了,但仍然从眼中透露出坚定和刚毅。熊五郎好像也明白了他的心思,趴在菊...

第五天,轮到狮子去拜见强大的魔法师了。这次宝座上坐着的是一个大大的火球,火球熊熊燃烧,炽热的火光,晃得狮子睁不开眼睛。狮子说出了请求胆量的事情。魔法师同样让他杀杀死西方风神,然后再给他胆量。


周助他们没有想到,历尽那么多艰难险阻,好不容易见到了魔法师。本以为会如愿以偿,谁知道还有更危险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大家既失望又难过,彼此都在想着心事。


“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一定要设法回到东京城去,要不我就永远见不到妈妈还有姐姐了。”菊丸坚定地说。


菊丸回答着,他的眼睛立刻湿润了,但仍然从眼中透露出坚定和刚毅。熊五郎好像也明白了他的心思,趴在菊丸的脚边,用一对黑黑的眼睛凝视着他,好像在为菊丸鼓励加油。


小仙说:“我想念由美子姐姐的仙露了。”


周助看到菊丸坚定的神态,语气坚决地说:“大家已经吃了那么多的苦,谁都不想半途而废呢!”


“如果你们不肯放弃,我也绝不退缩!”稻草人也勇气十足地说。


铁皮人眼睛看着前方,淡淡地点点头。


“我虽然胆小,但我坚决的和你们在一起!”胆小狮也信誓旦旦地表示。


他们商量了一番,决定第二天就去找西方风神。大家虽然知道自己可能不是西方风神的对手,但是团结就是力量,而且他们有坚定的不肯轻易退缩的心。


稻草人请求周助在身体内填入了新鲜的稻草。铁皮人把斧子磨得雪亮,同时在各个关节上上了不少油。胆小狮在一旁不停地伸展腰肢,舒活筋骨。


他们都各自做好准备。周助请求金衣侍女准备了好多个篮子的食物,早早上床休息,以便养精蓄锐,迎接一场恶战的到来。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7)

听了魔法师的回答,周助不由自主地发出疑问:“我从来没有杀死过任何生命,怎么敢去杀人呢?您是那样的强大无比,轻易地就可以消灭他,为什么还要我去杀掉他呢?”


魔法师说:“你穿的这双银鞋具有很大的神力,西方风神是邪恶的,非常邪恶。你一定要尽力地把他杀死。记住西方风神要是不死,你就不能返回东京城。好了,现在你出发去吧,没有完成任务之前不要再来找我了。”


周助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宝座上巨大的脑袋已经不见了。他只好离开了魔法师的房间,回到朋友们的身边,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他。


菊丸说:“那我就不去见那个魔法师了,我的愿望和周助是一样的。”


大家都替周助菊丸感到难过,却想不出办法来帮他们......

听了魔法师的回答,周助不由自主地发出疑问:“我从来没有杀死过任何生命,怎么敢去杀人呢?您是那样的强大无比,轻易地就可以消灭他,为什么还要我去杀掉他呢?”


魔法师说:“你穿的这双银鞋具有很大的神力,西方风神是邪恶的,非常邪恶。你一定要尽力地把他杀死。记住西方风神要是不死,你就不能返回东京城。好了,现在你出发去吧,没有完成任务之前不要再来找我了。”


周助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宝座上巨大的脑袋已经不见了。他只好离开了魔法师的房间,回到朋友们的身边,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他。


菊丸说:“那我就不去见那个魔法师了,我的愿望和周助是一样的。”


大家都替周助菊丸感到难过,却想不出办法来帮他们。


第三天的早晨,金衣姑娘又带稻草人来到了法师的房间。稻草人看到金色宝座上坐着一只可怕的怪鸟,它像大象一样大,脑袋却像秃鹫,长满了五双翅膀,五条腿,浑身长满了毛。


稻草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动物,他闭上双眼,壮着胆子向魔法师提出了自己的请求,魔法师同样回答了他,只有帮助周助杀死西方风神,才能获得一颗脑子。


第四天,金衣姑娘又带着铁皮人来到魔法师的房间,可是铁皮人看到金色宝座上坐着的竟然是一位异常美丽的姑娘,容貌和以前的女朋友一模一样!她穿着金色丝绸衣服,头上戴着镶满珠宝的王冠。


铁皮人压下心里的惊讶和恐惧,向这位美丽的小姐鞠了一躬。


铁皮人说:“伟大的魔法师先生,我是铁皮人,我想请求您给我一颗心。”


魔法师说:“这不是什么好事情。有了人类的心,就有无尽的烦恼忧愁。喜、怒、忧、惧、爱、憎以及各种嗜欲,衍生出人世间种种是非和祸患。没有了心,反而能自由。”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6)

第二天吃过早饭,一位金衣姑娘来见周助。她给周助换上了一件可爱的金色长袍,又给小仙脖子上系上了一条金色的丝带,就带着周助和小仙去拜见强大的魔法师。


金衣姑娘领着周助来到一道小门前,等了几分钟之后铃响了。金衣姑娘说:“可以进去了。”就转身离开了。


周助推门走进去,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房间,四壁都满了大块的黄金,光芒四射。屋子中间有一个巨大的金子做的宝座,上面同样镶嵌着光彩夺目的各种金色宝石。更让周助惊讶害怕的是,在黄金宝座上有一颗硕大无比的脑袋,孤零零地矗立在宝座上。下面却没有身体支撑,也没有胳膊和腿。


正当周助又是惊奇又是恐惧的时候,大脑袋的眼睛慢慢转动起来。嘴巴也开始动了,接...

第二天吃过早饭,一位金衣姑娘来见周助。她给周助换上了一件可爱的金色长袍,又给小仙脖子上系上了一条金色的丝带,就带着周助和小仙去拜见强大的魔法师。


金衣姑娘领着周助来到一道小门前,等了几分钟之后铃响了。金衣姑娘说:“可以进去了。”就转身离开了。


周助推门走进去,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房间,四壁都满了大块的黄金,光芒四射。屋子中间有一个巨大的金子做的宝座,上面同样镶嵌着光彩夺目的各种金色宝石。更让周助惊讶害怕的是,在黄金宝座上有一颗硕大无比的脑袋,孤零零地矗立在宝座上。下面却没有身体支撑,也没有胳膊和腿。


正当周助又是惊奇又是恐惧的时候,大脑袋的眼睛慢慢转动起来。嘴巴也开始动了,接着发出声音:“我就是你想要见的魔法师,你是谁?为什么要见我?”


周助虽然很害怕,但他还是鼓足了勇气说:“我是周助,来请您帮我回到东京市的家。”


那双眼睛看了他几分钟,然后又问:“你脚上银色的鞋子是从哪里来的?你额头上的印记是怎么回事?”


周助向他解释了银鞋子和东方女巫具有魔力的一吻的事情,又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魔法师。


魔法师听了周助的故事,想了一会儿说:“我可以帮你回到东京市的家,不过你必须先为我做点儿事情,那就是杀死邪恶的西方风神。”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5)

街上的人们都穿着金黄色的衣服,就连商店里卖的每件东西都是金色的。金色的糖果,金色的玉米花,金色的衣服,金色的鞋子,金色的桌椅。生活在黄金城里的居民,看起来是那么的快乐,舒适和祥和。


城门卫士带着他们穿过街道,来到一幢雄伟的建筑前。城门卫士回头对周助说,“这就是伟大的魔法师大人的宫殿。”


然后他又对门前站着的那个身穿金色衣服,留着长长的金色胡子的士兵说:“这里有几个陌生人,他们想求见魔法师大人。”


金胡子士兵点点头,让他们跟随他进入宫殿。然后让他们等着他去向魔法师通报。


他们等了很久,那个士兵才回来。菊丸急切地问道,“您见过魔法师了吗?”


“哦,没有。”士兵回答道,......

街上的人们都穿着金黄色的衣服,就连商店里卖的每件东西都是金色的。金色的糖果,金色的玉米花,金色的衣服,金色的鞋子,金色的桌椅。生活在黄金城里的居民,看起来是那么的快乐,舒适和祥和。


城门卫士带着他们穿过街道,来到一幢雄伟的建筑前。城门卫士回头对周助说,“这就是伟大的魔法师大人的宫殿。”


然后他又对门前站着的那个身穿金色衣服,留着长长的金色胡子的士兵说:“这里有几个陌生人,他们想求见魔法师大人。”


金胡子士兵点点头,让他们跟随他进入宫殿。然后让他们等着他去向魔法师通报。


他们等了很久,那个士兵才回来。菊丸急切地问道,“您见过魔法师了吗?”


“哦,没有。”士兵回答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谁也不清楚他到底长什么样。据说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把自己变成各种模样。我已经把你们的口信息转告给了魔法师的侍从。你们先在这里耐心等待吧!”


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一个同样穿着金色衣服,留着金胡子的男人走过来。城门卫士介绍道:“这位就是魔法师的侍从。”


还没等周助说话,稻草人就急忙抢着问:“魔法师大人答应见我们了吗?”


侍从微笑着点点头,说:“魔法师大人说会与你们每个人谈话,但一天只能见你们中的一个人,所以你们要在宫殿里住上几天了,现在我带你们去房间。”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4)

一行人穿过绿草地,重新回到青砖大道上。道路变得越来越平滑平坦,周围的景色也越来越迷人。大家的心情都放松了下来,因为最危险的路已经过去了,他们就快要到达黄金城了。


不久就看到前面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美丽的金光。越往前走,那道金光就越亮。终于他们到达了青砖路的尽头,在他们面前出现一扇巨大的城门。上面镶满了黄金,原来他们刚才看到的金光,就是黄金在阳光下放射出的光芒。


“终于到达了!”大家一起欢呼起来。


大门的旁边有门铃,周助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按了按铃,巨大的黄金城门慢慢打开来。


城门里站着一个大个子男人,他穿着一身金衣服。旁边有一口金色的大箱子,他问:“你们到黄金城来,有什么事......

一行人穿过绿草地,重新回到青砖大道上。道路变得越来越平滑平坦,周围的景色也越来越迷人。大家的心情都放松了下来,因为最危险的路已经过去了,他们就快要到达黄金城了。


不久就看到前面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美丽的金光。越往前走,那道金光就越亮。终于他们到达了青砖路的尽头,在他们面前出现一扇巨大的城门。上面镶满了黄金,原来他们刚才看到的金光,就是黄金在阳光下放射出的光芒。


“终于到达了!”大家一起欢呼起来。


大门的旁边有门铃,周助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按了按铃,巨大的黄金城门慢慢打开来。


城门里站着一个大个子男人,他穿着一身金衣服。旁边有一口金色的大箱子,他问:“你们到黄金城来,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来见强大的魔法师大人的。”周助回答。


大个子男人沉思了一会儿说:“我是守城的卫士,只有我才能带你们去见强大的魔法师。不过进城之前,你们要先带上眼镜,不然黄金城的光辉会把你们的眼睛刺瞎的,请先跟着我来吧。”


大个子男人把周助一行人领到那口金色的箱子前面,分别为每个人,甚至熊五郎和小仙,都挑选了一副合适的金色眼睛。


虽然戴着眼镜,周助他们还是被这奇妙城市里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他们看见街道两旁都是美丽的房子,房子都是用金黄色的石头修建的,到处都镶嵌着亮眼的金子,就连道路都是用一块块黄金连接成的。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2)

稻草人他们看见一只奇异的野兽,跳过草地向他们奔来。是一只黄色的大野猫,跑在他前面的是一直灰色的小老鼠。铁皮人举起斧头,正当这只野猫跑过时,向他很快地一劈,那只野兽的头瞬间离开了他的身体。


田鼠获得了自由,停下逃跑,慢慢的走到铁皮人的身边,用一种细小的声音哭泣着说:“谢谢你,多谢你救了我的命!”


铁皮人回答说:“不用谢谢,举手之劳是应该的,哪怕只是只小老鼠。”


“一只小老鼠?!”小动物小小声地抗议着,“我是一个皇后,是我们所有田鼠们的皇后。”


“啊,失敬了!”铁皮人说着鞠了一个躬。


在这时,好几只田鼠用尽她们小腿的力气跑过来。其中一只最大的田鼠开口了:“为了报答您救...

稻草人他们看见一只奇异的野兽,跳过草地向他们奔来。是一只黄色的大野猫,跑在他前面的是一直灰色的小老鼠。铁皮人举起斧头,正当这只野猫跑过时,向他很快地一劈,那只野兽的头瞬间离开了他的身体。


田鼠获得了自由,停下逃跑,慢慢的走到铁皮人的身边,用一种细小的声音哭泣着说:“谢谢你,多谢你救了我的命!”


铁皮人回答说:“不用谢谢,举手之劳是应该的,哪怕只是只小老鼠。”


“一只小老鼠?!”小动物小小声地抗议着,“我是一个皇后,是我们所有田鼠们的皇后。”


“啊,失敬了!”铁皮人说着鞠了一个躬。


在这时,好几只田鼠用尽她们小腿的力气跑过来。其中一只最大的田鼠开口了:“为了报答您救出我们皇后的性命,在这里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吗?”


稻草人马上说:“啊,是的。你们可以去救出那只胆小的狮子吗?他是我们的朋友,现在熟睡在罂粟花的田地里,虽然它是狮子,但他永远不会伤害谁。”


皇后说,“我们信任你,但我们应该怎么做?”


“那么招呼这里所有的田鼠,尽可能最快地带着长绳子一起跑到这里来。”铁皮人说出了他的计划。


皇后转过身来,命令田鼠们立刻去把所有的子民招呼过来。


“现在,”铁皮人继续说,“我会到河边的那些树林中去,造一辆大车来运载狮子。”


铁皮人立刻跑到树林中去,开始工作,很快用树木的枝干造成了一辆大车,他砍去所有的叶子,用木栓钉合在一起,把一棵大树的树干做成了是四个轮子,他做得迅速、精巧,在田鼠们到来之前,大车已经造好了。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3)

田鼠们从各处跑来,有好几千只,每一只的嘴里都衔着一条绳子。正在这时,菊丸和周助从睡眠中醒了过来,他们睁开眼睛,惊异地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好几千只田鼠站在他们的四周,胆小地注视着他们。熊五郎把一切事情告诉了他俩。


现在稻草人和铁皮人开始用田鼠们带来的绳子,把它们联结在大车上,绳子的一端绕在每只田鼠的脖子上,另外一端缚在大车上。


当所有的田鼠装配好了,即使稻草和铁皮人坐在上面,这些奇异的小“马”们,也能轻快地拉到狮子所熟睡的地方去。


狮子的身体是沉重的,在做过了许多的困难工作之后,她们才把他弄上了大车。于是皇后匆促地对她的子民发出拉的命令,因为她担忧,如果田鼠门在罂粟花田里耽搁太...

田鼠们从各处跑来,有好几千只,每一只的嘴里都衔着一条绳子。正在这时,菊丸和周助从睡眠中醒了过来,他们睁开眼睛,惊异地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好几千只田鼠站在他们的四周,胆小地注视着他们。熊五郎把一切事情告诉了他俩。


现在稻草人和铁皮人开始用田鼠们带来的绳子,把它们联结在大车上,绳子的一端绕在每只田鼠的脖子上,另外一端缚在大车上。


当所有的田鼠装配好了,即使稻草和铁皮人坐在上面,这些奇异的小“马”们,也能轻快地拉到狮子所熟睡的地方去。


狮子的身体是沉重的,在做过了许多的困难工作之后,她们才把他弄上了大车。于是皇后匆促地对她的子民发出拉的命令,因为她担忧,如果田鼠门在罂粟花田里耽搁太长时间了,她们也会鼾睡的。


不多一会儿,她们就把狮子拉出了罂粟花田,到了绿野里,在那里他能够呼吸清新的空气,吐出花朵里的毒气。


菊丸和周助这时也恢复了活力,上前来迎接他们。他们热忱地感谢小老鼠们,并赠送了满满的几个篮子的食物。


田鼠皇后很喜欢周助,谈到高兴的时候,她从身上取出了一只小巧玲珑的哨子,交给周助说:“倘若你们再次需要我们做什么,只要你一吹这只口哨,不论你在哪里,我们就会听到,跑来帮助你们的。”


菊丸接过哨子一看,只见这只哨子跟麦秸差不多粗细,大约有一根火柴杆那么长,上面雕刻着美丽的花纹,十分的精致。


熊五郎放在嘴边一吹,声音非常清脆悦耳。


周助却没有立刻把它收藏起来,而是看着田鼠皇后说:“您珍贵的随身物品,我们怎么好意思要。”


田鼠皇后害羞地说:“除了这只哨子,我们家里也没有特别珍贵的东西了。对我来说,它确实有不同的意义,这是我的奶奶留给我的,她说只能送给值得信任的人。”


周助闻言,带着温柔的微笑,从田野里折了一只麦秸杆,呼啦啦地吹响。


“您看,这是什么?”


田鼠皇后的眼睛亮了。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铁皮人催促小伙伴们该上路了。周助和菊丸握着田鼠皇后小小的手,向她道别。


“我叫龙崎樱乃!朋友们,有空了可以来找我玩!”田鼠皇后依依不舍地向他们挥手道别。


周助吹了两声哨子,似乎在回应可爱的小朋友们。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1)

稻草人他们回头一看,只见两人脸色绯红,四肢无力地瘫倒在地。


他们迷迷糊糊地说着:“好困啊。”就闭上眼睛睡着了。稻草人和胆小狮见他们有些反常,拼命地摇着他们的身子大喊,“周助,菊丸,快醒醒;周助,菊丸,快醒醒!”


可是,周助和菊丸浑身软绵绵的,任凭别人怎么叫唤,都始终没有清醒过来。


熊五郎和小仙急死了,开始啪啪啪地掉眼泪。


铁皮人站起身,仔细观看周围的情形,突然一拍脑袋大叫道:“我明白了!他们一定是中了罂粟花的毒了。”


“什么?罂粟花有毒?”


“是啊,我小时候听人说过,罂粟花的花香里含有毒素,人闻了会中毒。他们还喜欢长在美丽的鲜花如鸡蛋花和冰雪花的旁边,让人防......

稻草人他们回头一看,只见两人脸色绯红,四肢无力地瘫倒在地。


他们迷迷糊糊地说着:“好困啊。”就闭上眼睛睡着了。稻草人和胆小狮见他们有些反常,拼命地摇着他们的身子大喊,“周助,菊丸,快醒醒;周助,菊丸,快醒醒!”


可是,周助和菊丸浑身软绵绵的,任凭别人怎么叫唤,都始终没有清醒过来。


熊五郎和小仙急死了,开始啪啪啪地掉眼泪。


铁皮人站起身,仔细观看周围的情形,突然一拍脑袋大叫道:“我明白了!他们一定是中了罂粟花的毒了。”


“什么?罂粟花有毒?”


“是啊,我小时候听人说过,罂粟花的花香里含有毒素,人闻了会中毒。他们还喜欢长在美丽的鲜花如鸡蛋花和冰雪花的旁边,让人防不胜防。我们之所以没有中毒,是因为我们都不呼吸。”


“不会呼吸的生物,才不会中毒嘛?”稻草人赶紧回头一看,果然如铁皮人所言,胆小狮也倒下了。


“这么说,我们得赶快把他们转移到别处去,要不,他们也许会中毒身亡呢。”


稻草人他们不敢迟疑,立刻把周助和菊丸背出了花丛,在一棵大树下放下了他们。随后,他们又手忙脚乱地赶回花丛,想把胆小狮也救出来。


但是,狮子太庞大了,无论稻草人和铁皮人怎么样折腾,也无法挪动狮子一步。


他们站在狮子面前,看着这位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小伙伴,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在这里,也许谁也帮不上我们的忙。看来狮子要永远在睡梦中,追求他的胆量了。”铁皮人说着。


小仙情不自禁地抽泣起来。熊五郎拉住稻草人的手臂,并且用他的旧布衣服擦眼泪。


“非常抱歉,我们不得不离开你了。”稻草人他们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狮子。


远处的草地依然那么绿,五彩的花朵还是那么香,天空仍然那么蓝,云同样那么白。但这一切都不再吸引他们了,在他们心里,所有这些都变得黯然失色。

小野莓

吹向南方的风(20)

周助他们经历了一场虚惊,变得更团结友好了。路上,菊丸实在走不动了,胆小狮就干脆把他背在背上。大家晓行夜宿,不就走到了森林的边缘。


黑压压的森林渐渐被他们抛在身后,天地变得明朗宽阔起来。大道两旁,草地绿得逼人的眼,各种野花装点着人们的视野,缤纷的蝴蝶上下翻飞,鸟雀们鸣叫着从天空划过,空气里流动着花的甜味儿和水果的芳香。怡人的风光令人心旷神怡,精神大振。


菊丸兴奋不已,提起用来装食物的小篮子,边走边把一些鲜艳的花朵摘下来,放入篮子里。不久,那只小篮子就变成了一只美丽的小花篮。


“快看,那边的花太美啦!”小仙突然惊叫起来。


周助抬头一看,也跟着惊叫道:“真美,简直就是花的海洋...

周助他们经历了一场虚惊,变得更团结友好了。路上,菊丸实在走不动了,胆小狮就干脆把他背在背上。大家晓行夜宿,不就走到了森林的边缘。


黑压压的森林渐渐被他们抛在身后,天地变得明朗宽阔起来。大道两旁,草地绿得逼人的眼,各种野花装点着人们的视野,缤纷的蝴蝶上下翻飞,鸟雀们鸣叫着从天空划过,空气里流动着花的甜味儿和水果的芳香。怡人的风光令人心旷神怡,精神大振。


菊丸兴奋不已,提起用来装食物的小篮子,边走边把一些鲜艳的花朵摘下来,放入篮子里。不久,那只小篮子就变成了一只美丽的小花篮。


“快看,那边的花太美啦!”小仙突然惊叫起来。


周助抬头一看,也跟着惊叫道:“真美,简直就是花的海洋。”


就在黄砖大道旁边,铺满了许许多多美丽的花朵,黄的、白的、红的、紫的……真是五颜六色,姹紫嫣红。尤其是花丛中到处都开满了硕大的鸡蛋花和冰雪花,它们那么鲜艳,黄的炫目,白的耀眼,在阳光的照射下,周助菊丸的眼睛都被逼得睁不开了。


大家都被五彩缤纷的鲜花吸引住了,欢笑着蹦跳着,向花丛中奔去。花丛里各种花的香味混杂着,熏得人头昏目眩,周助和菊丸一边跑一边高兴地唱着歌儿……


熊五郎、稻草人、铁皮人和胆小狮也在花丛中嬉戏,他们一边帮助周助和菊丸采撷花朵,一边听着两人欢乐的歌声。


听着听着,周助和菊丸的声音渐渐越变越小,后来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