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d

25640浏览    721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3 21:25
Rofix
玉城从远处看,就是点缀在黑色幕...

玉城从远处看,就是点缀在黑色幕布下的翠色泪光。这里的生物几乎透明,他们的建筑也都用玉构建,用所有玉城人的话来说,他们都是这“伟大折射”中的一员。每丝阳光都透过每个人,折射到大地里,然后从星球另一端穿出,带走这份翠绿进入深空。这是一种共同的默契,维护这精致又脆弱的折射。他们拒绝任何不透明的材质,说它们“只知道吸收阳光”,破坏了万物能量的流动。玉城就像她的星环一样,平衡,安静,明亮。

玉城从远处看,就是点缀在黑色幕布下的翠色泪光。这里的生物几乎透明,他们的建筑也都用玉构建,用所有玉城人的话来说,他们都是这“伟大折射”中的一员。每丝阳光都透过每个人,折射到大地里,然后从星球另一端穿出,带走这份翠绿进入深空。这是一种共同的默契,维护这精致又脆弱的折射。他们拒绝任何不透明的材质,说它们“只知道吸收阳光”,破坏了万物能量的流动。玉城就像她的星环一样,平衡,安静,明亮。

Rofix
越过银河的边缘,前方的漆黑让我...

越过银河的边缘,前方的漆黑让我打了一个寒颤。终于还是出现了我叫不出名字的星球。要降落么?Ann问。我第一次犹豫了。之前的星球虽然对我来说都是新鲜事物,但早就在地图上标示,前方这片黑夜,我从未想过踏入。你说你是个探险者,但充其量是个旅行者吧。Ann说,如果我是驾驶员,我早就冲进去了。我没有回应,我开始这趟旅途只是想周游世界,并不是寻短见。直到屏幕上出现了对方星球的邀请,“是顾客么,欢迎来星球作坊”。之后我了解到,盒下是一颗巨大的工厂,他们有无数的强相互作用力轧机来压缩星球。对方拿着一颗弹珠般的玻璃球对我说,你看,这是一颗完整的星球,我们把她压缩到可以挂在你的驾驶室里。

越过银河的边缘,前方的漆黑让我打了一个寒颤。终于还是出现了我叫不出名字的星球。要降落么?Ann问。我第一次犹豫了。之前的星球虽然对我来说都是新鲜事物,但早就在地图上标示,前方这片黑夜,我从未想过踏入。你说你是个探险者,但充其量是个旅行者吧。Ann说,如果我是驾驶员,我早就冲进去了。我没有回应,我开始这趟旅途只是想周游世界,并不是寻短见。直到屏幕上出现了对方星球的邀请,“是顾客么,欢迎来星球作坊”。之后我了解到,盒下是一颗巨大的工厂,他们有无数的强相互作用力轧机来压缩星球。对方拿着一颗弹珠般的玻璃球对我说,你看,这是一颗完整的星球,我们把她压缩到可以挂在你的驾驶室里。

Rofix
在这个遍布山岭的星球,蒙特加弗...

在这个遍布山岭的星球,蒙特加弗以脊为国,以峰为镇。前往另一个城镇意味着走下山坡,经历山谷的劲风与积雪,然后再花三个月的时间爬到山腰抵达城镇。因此城镇之间鲜有交流,而国与国——蒙特加弗的十二支山脊之间彼此隔绝,湍急的巨浪与艰险的山路让不同山脊的文明各自独立发展。与海洋星球不同,我们总以为发现了所有的世界,直到远方海平面的绿色揭示了新的大陆。而在这里的居民,透过清晨薄雾能隐约看到对面的山脊,那是另一个无法涉足的世界。

在这个遍布山岭的星球,蒙特加弗以脊为国,以峰为镇。前往另一个城镇意味着走下山坡,经历山谷的劲风与积雪,然后再花三个月的时间爬到山腰抵达城镇。因此城镇之间鲜有交流,而国与国——蒙特加弗的十二支山脊之间彼此隔绝,湍急的巨浪与艰险的山路让不同山脊的文明各自独立发展。与海洋星球不同,我们总以为发现了所有的世界,直到远方海平面的绿色揭示了新的大陆。而在这里的居民,透过清晨薄雾能隐约看到对面的山脊,那是另一个无法涉足的世界。

Rofix
一大早我就被拽到了一个巷子里,...

一大早我就被拽到了一个巷子里,那里已经有了三个学生面孔的男孩,手里拿着铁锹。Ann告诉我,他们发现了黎云星球的秘密。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自己生活在崎岖的陆地上,但实际上,自己站在云层上。上一个文明用蘑菇云遮盖了天空,当时整个云层在分子武器的作用下迅速硬化。数万年过去后,新的物种开始出现在这坚硬的云层之上,他们拥有了文明和社会,却不知自己的世界建立在前一个文明的天空之上。而这一队中学生试图用铁锹往地下挖,试图钻透云层,看看那个遗落的世界。

一大早我就被拽到了一个巷子里,那里已经有了三个学生面孔的男孩,手里拿着铁锹。Ann告诉我,他们发现了黎云星球的秘密。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自己生活在崎岖的陆地上,但实际上,自己站在云层上。上一个文明用蘑菇云遮盖了天空,当时整个云层在分子武器的作用下迅速硬化。数万年过去后,新的物种开始出现在这坚硬的云层之上,他们拥有了文明和社会,却不知自己的世界建立在前一个文明的天空之上。而这一队中学生试图用铁锹往地下挖,试图钻透云层,看看那个遗落的世界。

Rofix
在圣维斯的那一天晚上,我才知道...

在圣维斯的那一天晚上,我才知道自己曾经错过了多少星星。其他星球的夜空总是黯淡的,星星的光芒往往由于它们的距离变得微弱,就像百米外的烛火。而圣维斯的透镜大气层使得当你站在那颗星星的正下方的时候,它和太阳一样亮。正因如此,当你站在空旷的原野上仰望星空时,你会发现每一颗星星都在天空垂了一根线下来,就像午后百叶窗泄出的光柱。当星球面对银河中心的时候,这些细细的光柱会更加密集,走在其中仿佛走在星光雨里。打在你肩膀上的光斑来自于数十万光年外的恒星。

在圣维斯的那一天晚上,我才知道自己曾经错过了多少星星。其他星球的夜空总是黯淡的,星星的光芒往往由于它们的距离变得微弱,就像百米外的烛火。而圣维斯的透镜大气层使得当你站在那颗星星的正下方的时候,它和太阳一样亮。正因如此,当你站在空旷的原野上仰望星空时,你会发现每一颗星星都在天空垂了一根线下来,就像午后百叶窗泄出的光柱。当星球面对银河中心的时候,这些细细的光柱会更加密集,走在其中仿佛走在星光雨里。打在你肩膀上的光斑来自于数十万光年外的恒星。

Rofix
从郡尼的雪山往下走,逐渐感到扑...

从郡尼的雪山往下走,逐渐感到扑面而来的潮湿海风,而脚下的雪也越来越暖,不知道何时开始,当你弯腰抓起一把雪的时候,发现已经无法揉成团。细细的雪沙从你的指缝中散落下来,你知道你已经快到海岸边了。在那里脚下将都是白色细沙,躺下去也是咯吱一声铺开。往前跑便是蔚蓝的大海,这里的海水都是淡水,温暖透亮。没人知道雪与沙的分界线,只知道来到郡尼,赶紧把鞋子抛开就是。

从郡尼的雪山往下走,逐渐感到扑面而来的潮湿海风,而脚下的雪也越来越暖,不知道何时开始,当你弯腰抓起一把雪的时候,发现已经无法揉成团。细细的雪沙从你的指缝中散落下来,你知道你已经快到海岸边了。在那里脚下将都是白色细沙,躺下去也是咯吱一声铺开。往前跑便是蔚蓝的大海,这里的海水都是淡水,温暖透亮。没人知道雪与沙的分界线,只知道来到郡尼,赶紧把鞋子抛开就是。

Rofix
克朗威人终于觉得时间不够用了,...

克朗威人终于觉得时间不够用了,于是他们决定激发时间涟漪,从未来借时间。这并非没有先例,一般都是星体进入黑洞前会激发涟漪,让其在撕扯中不断的重复一小节时间,最后完全耗尽能量。但在星球尺度上,克朗威人每天有了额外的一小时来生活。这似乎是凭空多出来的时间,让他们喜悦的在每天的零点调整自己的钟表,庆祝额外的空闲。他们不知道的是,从外界来看,星球的转速越来越快,时间都被过去借走了,时钟也走的更快了。就在一个白色的下午,克朗威人全部定格了,他们的时间用尽了。

克朗威人终于觉得时间不够用了,于是他们决定激发时间涟漪,从未来借时间。这并非没有先例,一般都是星体进入黑洞前会激发涟漪,让其在撕扯中不断的重复一小节时间,最后完全耗尽能量。但在星球尺度上,克朗威人每天有了额外的一小时来生活。这似乎是凭空多出来的时间,让他们喜悦的在每天的零点调整自己的钟表,庆祝额外的空闲。他们不知道的是,从外界来看,星球的转速越来越快,时间都被过去借走了,时钟也走的更快了。就在一个白色的下午,克朗威人全部定格了,他们的时间用尽了。

Rofix
“牵着我的手。”我们站在哆娃的...

“牵着我的手。”我们站在哆娃的海滩悬崖边,在信任的眼神确认后,共同跃进了大海。然而预想中的沉重水面并没有到来,我只感到仿佛冰凉的羽毛掠过我的脸颊,转眼间,我已经来到星球的内部。刚才的海水只是薄薄一层,将湛蓝的天空包裹在星球内部。之前荒凉陆地的另一面,竟然高楼耸立,热闹繁华。这是哆娃的伪装,外部显示出这是一个原始的星球,而真正的魔力却在星球内部。星球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广场,在四周引力的平衡下,这里处于失重状态,人们在这里翩翩起舞。

“牵着我的手。”我们站在哆娃的海滩悬崖边,在信任的眼神确认后,共同跃进了大海。然而预想中的沉重水面并没有到来,我只感到仿佛冰凉的羽毛掠过我的脸颊,转眼间,我已经来到星球的内部。刚才的海水只是薄薄一层,将湛蓝的天空包裹在星球内部。之前荒凉陆地的另一面,竟然高楼耸立,热闹繁华。这是哆娃的伪装,外部显示出这是一个原始的星球,而真正的魔力却在星球内部。星球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广场,在四周引力的平衡下,这里处于失重状态,人们在这里翩翩起舞。

Rofix
当举起相机的那一刻,他犹豫了。...

当举起相机的那一刻,他犹豫了。就像所有的壁源人一样,他心里清楚的明白,自己眼前的景象其他人是看不到的。在这个星球上,每个人的视网膜都是偏振的,导致任何人看到同样的事物都不一样。但这里的物质恰好又是记录敏感的,一旦被拍照或者被录影就会立刻改变形态。当看到极其壮丽的景色时,人们往往想记录下来给其他人看,但一旦眼前美景进入了照片,就再也不存在于面前了。所以他站在那许久,陪伴着这美景,但又想把这光影带给家中的她。

当举起相机的那一刻,他犹豫了。就像所有的壁源人一样,他心里清楚的明白,自己眼前的景象其他人是看不到的。在这个星球上,每个人的视网膜都是偏振的,导致任何人看到同样的事物都不一样。但这里的物质恰好又是记录敏感的,一旦被拍照或者被录影就会立刻改变形态。当看到极其壮丽的景色时,人们往往想记录下来给其他人看,但一旦眼前美景进入了照片,就再也不存在于面前了。所以他站在那许久,陪伴着这美景,但又想把这光影带给家中的她。

Rofix
瓦苑的粉藤缠绕在这些高墙上,就...

瓦苑的粉藤缠绕在这些高墙上,就像是紫红色的爬山虎。这些粉藤提供了星球上刚刚好的氧气,为了种植更多,且让它们都能接受阳光照射,人们建造了纸片般的高墙,进而拓宽了星球的表面积,供这些氧气提供者生长。瓦苑人则居住在被高墙围绕的平地上,在平日出奇的安静,四周的层层墙壁和植物很好的隔绝吸收了声音,甚至能听到沙沙的粉藤生长声。顽皮的孩子总会比较谁能在天黑前顺着枝叶攀爬到墙顶,在那里看落日。也只有在那里人们可以看到日出日落。

瓦苑的粉藤缠绕在这些高墙上,就像是紫红色的爬山虎。这些粉藤提供了星球上刚刚好的氧气,为了种植更多,且让它们都能接受阳光照射,人们建造了纸片般的高墙,进而拓宽了星球的表面积,供这些氧气提供者生长。瓦苑人则居住在被高墙围绕的平地上,在平日出奇的安静,四周的层层墙壁和植物很好的隔绝吸收了声音,甚至能听到沙沙的粉藤生长声。顽皮的孩子总会比较谁能在天黑前顺着枝叶攀爬到墙顶,在那里看落日。也只有在那里人们可以看到日出日落。

Rofix
这里就是瑞眠的花园了,园丁亲切...

这里就是瑞眠的花园了,园丁亲切的向我介绍这漫山遍野的向日葵与蒲公英,和一些我认不出来的花卉。他说,你知道花也会做梦吗?只是她们思考的很慢,它们感觉器官很少,所以只能缓慢的通过信息能量交换来感受外界。但这种慢是可贵的,所以每棵向日葵在一年的成长后生成的葵花籽会富有一个完整的梦,我们把它提取制作出来,卖给宇宙中其他的顾客们,他们只要睡前含一颗葵花籽,就能在当晚体验那场梦。要知道这梦是他们体验过的最安心,最舒适的梦。这一晚上的体验,可是那朵花用一年的时间经历春去秋来,风霜雨露的成果。

这里就是瑞眠的花园了,园丁亲切的向我介绍这漫山遍野的向日葵与蒲公英,和一些我认不出来的花卉。他说,你知道花也会做梦吗?只是她们思考的很慢,它们感觉器官很少,所以只能缓慢的通过信息能量交换来感受外界。但这种慢是可贵的,所以每棵向日葵在一年的成长后生成的葵花籽会富有一个完整的梦,我们把它提取制作出来,卖给宇宙中其他的顾客们,他们只要睡前含一颗葵花籽,就能在当晚体验那场梦。要知道这梦是他们体验过的最安心,最舒适的梦。这一晚上的体验,可是那朵花用一年的时间经历春去秋来,风霜雨露的成果。

Rofix
这就是卡若石碑吗。我弯下腰,拾...

这就是卡若石碑吗。我弯下腰,拾起一个石板,其形状为方形,表面几乎光滑。这是每个卡若人的墓碑,上面并没有日期和名字,但你能读出这一个人的一生。只要等到月末的最后一个满月,水平拿着石碑正对着月亮,你就能看到石碑上细微纹理一排一排地反射着月光。这些都是数据,记载了这个人曾经所有的呼吸,心跳,梦境和回忆。卡若人很轻松的就能在眼前呈现出这个人的形象和往事。无论经历多少风浪,最终你的故事全都写在这块石板上。

这就是卡若石碑吗。我弯下腰,拾起一个石板,其形状为方形,表面几乎光滑。这是每个卡若人的墓碑,上面并没有日期和名字,但你能读出这一个人的一生。只要等到月末的最后一个满月,水平拿着石碑正对着月亮,你就能看到石碑上细微纹理一排一排地反射着月光。这些都是数据,记载了这个人曾经所有的呼吸,心跳,梦境和回忆。卡若人很轻松的就能在眼前呈现出这个人的形象和往事。无论经历多少风浪,最终你的故事全都写在这块石板上。

Rofix
“三赤杠和褐斑,这个是牡鹿,放...

“三赤杠和褐斑,这个是牡鹿,放往东部草原。”老人将一颗种子放进了孩童的篮子里,让他们提早出发。由青年们打捞的新的种子又放到了老人面前,这次他将种子拿到自己眼镜跟前细细打量。种子像花生般大小,上面的斑纹让老人吃了一惊,“双青一赤,白斑。这是我们,快放到村子里去。”檩温口的所有生命都由种子成长而来。这些种子会在春季浮现在星球中央的青露湖,人们必须及时的运送这些种子到其应该生长的地方才能保证那个生物延续。无论是大海还是冰原。

“三赤杠和褐斑,这个是牡鹿,放往东部草原。”老人将一颗种子放进了孩童的篮子里,让他们提早出发。由青年们打捞的新的种子又放到了老人面前,这次他将种子拿到自己眼镜跟前细细打量。种子像花生般大小,上面的斑纹让老人吃了一惊,“双青一赤,白斑。这是我们,快放到村子里去。”檩温口的所有生命都由种子成长而来。这些种子会在春季浮现在星球中央的青露湖,人们必须及时的运送这些种子到其应该生长的地方才能保证那个生物延续。无论是大海还是冰原。

Rofix
这条悬臂上不会有故宛的影子了,...

这条悬臂上不会有故宛的影子了,我们到处都搜查遍了。银河是螺旋形的,从这里出发基本上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原路返回到银河核心区域再前往其他悬臂,要么就跨越充满危险的黑暗间隔抵达另一个悬臂。这就像是选择在陆地上绕道去另一个大陆,还是趟着沼泽贪图用捷径过去。在选择之前,我们先在麦森桥整顿。麦森是一种生物,他们即是这个星球的居住者,也是这个星球的结构。一只麦森在中年时会按照信息素的指引去星球的某个结构处和其他麦森六肢相连,成为这巨大“蜂巢”的一部分,纹丝不动。经历十年的风吹雨打,拉扯挤压后,他会由新人接替,从而重返社群里生活。

这条悬臂上不会有故宛的影子了,我们到处都搜查遍了。银河是螺旋形的,从这里出发基本上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原路返回到银河核心区域再前往其他悬臂,要么就跨越充满危险的黑暗间隔抵达另一个悬臂。这就像是选择在陆地上绕道去另一个大陆,还是趟着沼泽贪图用捷径过去。在选择之前,我们先在麦森桥整顿。麦森是一种生物,他们即是这个星球的居住者,也是这个星球的结构。一只麦森在中年时会按照信息素的指引去星球的某个结构处和其他麦森六肢相连,成为这巨大“蜂巢”的一部分,纹丝不动。经历十年的风吹雨打,拉扯挤压后,他会由新人接替,从而重返社群里生活。

Rofix
又是云卧浦的雨后天晴,一个年轻...

又是云卧浦的雨后天晴,一个年轻人激动地在羡慕的众人面前高举着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一颗桃红色的水晶。在云卧浦,蒸发会分离每一个液体的色素,独立形成不同色彩的云。然而随着云层越来越重,所有的色素都会逐渐汇集到云的中央,当大雨倾盆而下的时候,雨依旧是透明的,所有的颜色都在最中央的一滴雨里。人们会在大雨未至的时候抬头丈量云朵的中心位置,然后提前在底下准备好收集那一滴色彩水滴。如果融入地面,将染进土壤里。如果用玻璃瓶接住,就会凝结成水晶。这是一个一旦下雨人们反而往外面跑的地方。

又是云卧浦的雨后天晴,一个年轻人激动地在羡慕的众人面前高举着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一颗桃红色的水晶。在云卧浦,蒸发会分离每一个液体的色素,独立形成不同色彩的云。然而随着云层越来越重,所有的色素都会逐渐汇集到云的中央,当大雨倾盆而下的时候,雨依旧是透明的,所有的颜色都在最中央的一滴雨里。人们会在大雨未至的时候抬头丈量云朵的中心位置,然后提前在底下准备好收集那一滴色彩水滴。如果融入地面,将染进土壤里。如果用玻璃瓶接住,就会凝结成水晶。这是一个一旦下雨人们反而往外面跑的地方。

Rofix
看着夕阳走低,身后的七黎兰村民...

看着夕阳走低,身后的七黎兰村民忽然叫住了我。我才留意到周围的巷子都走空了,余阳已及山间雾野,黑夜即将吞噬大地,周遭陷入无人的沉寂中。我跟着对方来到屋内,时候尚早,但全家人都执意熄灯就寝。我在客房躺下后只是翻了个身就很快入眠。然而似乎在意识混沌后不久,我就清醒了过来,屋外传来怪异的热闹声,琢磨着正是半夜,连忙起身到门口看个究竟。只见漫山遍野叠翠流金,水色山光。清泉和瀑布都散发着荧光,巨大的花卉宛如定格的烟火。“七黎兰对清醒的人和睡梦中的人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村民出现在我身旁,“你睡去后从未醒来过,你和我们这些欢快玩耍的人一样都还在睡梦中,趁天亮之前好好游历这一半七黎兰吧。”

看着夕阳走低,身后的七黎兰村民忽然叫住了我。我才留意到周围的巷子都走空了,余阳已及山间雾野,黑夜即将吞噬大地,周遭陷入无人的沉寂中。我跟着对方来到屋内,时候尚早,但全家人都执意熄灯就寝。我在客房躺下后只是翻了个身就很快入眠。然而似乎在意识混沌后不久,我就清醒了过来,屋外传来怪异的热闹声,琢磨着正是半夜,连忙起身到门口看个究竟。只见漫山遍野叠翠流金,水色山光。清泉和瀑布都散发着荧光,巨大的花卉宛如定格的烟火。“七黎兰对清醒的人和睡梦中的人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村民出现在我身旁,“你睡去后从未醒来过,你和我们这些欢快玩耍的人一样都还在睡梦中,趁天亮之前好好游历这一半七黎兰吧。”

Rofix
似乎在两光年外就能听到伊创激烈...

似乎在两光年外就能听到伊创激烈的声响。这显然是夸张的说辞,但即使把飞船内的广播声音调小,也很难按耐住对即将到来音乐节的向往。伊创的软火山地表随着声音起伏,就像是一个立体的示波器。从太空中很清楚的看到安静的平原和吵闹的峰峦。至于最疯狂密集的那块山岭就是这次伊创音乐节的中心了。整个山体随着音乐的节奏起伏。上面的观众仿佛不自主的开始了人浪。在激烈的段落人们就像是在蹦蹦床里跳跃。所以人们常说,听电音的最理想方式就是和整个星球一起振动。

似乎在两光年外就能听到伊创激烈的声响。这显然是夸张的说辞,但即使把飞船内的广播声音调小,也很难按耐住对即将到来音乐节的向往。伊创的软火山地表随着声音起伏,就像是一个立体的示波器。从太空中很清楚的看到安静的平原和吵闹的峰峦。至于最疯狂密集的那块山岭就是这次伊创音乐节的中心了。整个山体随着音乐的节奏起伏。上面的观众仿佛不自主的开始了人浪。在激烈的段落人们就像是在蹦蹦床里跳跃。所以人们常说,听电音的最理想方式就是和整个星球一起振动。

Rofix
到了颐雁起,基本上就已经到了这...

到了颐雁起,基本上就已经到了这个银河悬臂的末端了,接下来眼前就已经是不规则的星云。而颐雁起是一个肃穆神圣的地方,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轻轻的用手捧起河水,走到草地上缓慢的浇灌在土壤里。这时土壤会咯吱咯吱的松开,从中冒出点点光芒。你深吸一口气,吹开如萤火虫般的光芒,这样仪式就完成了。无论你从银河的哪个星球过来,你的基因从此会印刻在即将从这里生长出来的颐雁花里,一旦盛开永不凋零。有人把这里当成墓地,来探望之前的挚友。有人把这里当成备份,期待自己死后还能以花的形式存在。但对我来说这里是秘密,这花海的摆动不只是因为风。

到了颐雁起,基本上就已经到了这个银河悬臂的末端了,接下来眼前就已经是不规则的星云。而颐雁起是一个肃穆神圣的地方,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轻轻的用手捧起河水,走到草地上缓慢的浇灌在土壤里。这时土壤会咯吱咯吱的松开,从中冒出点点光芒。你深吸一口气,吹开如萤火虫般的光芒,这样仪式就完成了。无论你从银河的哪个星球过来,你的基因从此会印刻在即将从这里生长出来的颐雁花里,一旦盛开永不凋零。有人把这里当成墓地,来探望之前的挚友。有人把这里当成备份,期待自己死后还能以花的形式存在。但对我来说这里是秘密,这花海的摆动不只是因为风。

Rofix
我怀念温吉白地的初春,人们都这...

我怀念温吉白地的初春,人们都这么说。说得多了,也有去画像的,也有去写书的,连那些音乐也都塞满了风铃和鸟鸣声。《春至温吉白地》更是吹过了头,似乎从中能看到宇宙的开端,就像时间也有温度似的。有的文学作品就稍微纪实一些,按照目前夏末的情况稍加修改,让人反而能够回味温吉白地的韵味。但无论如何,温吉白地将用自己行星的全部寿命走过这四季。春天已经过去数十万年了,我劝各位好好记录下现在夏天的样子,以后也是对后人的传说。

我怀念温吉白地的初春,人们都这么说。说得多了,也有去画像的,也有去写书的,连那些音乐也都塞满了风铃和鸟鸣声。《春至温吉白地》更是吹过了头,似乎从中能看到宇宙的开端,就像时间也有温度似的。有的文学作品就稍微纪实一些,按照目前夏末的情况稍加修改,让人反而能够回味温吉白地的韵味。但无论如何,温吉白地将用自己行星的全部寿命走过这四季。春天已经过去数十万年了,我劝各位好好记录下现在夏天的样子,以后也是对后人的传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