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5

4830浏览    796参与
Foam
foolish-ix
建议横屏看 美琴生日快乐! (...

建议横屏看

美琴生日快乐!

(黑子在还失忆

顺序自己摸索吧

字看不清就算了

【我也没办法

毕竟我是彩笔这没办法/摊手

下次不搞了555

建议横屏看

美琴生日快乐!

(黑子在还失忆

顺序自己摸索吧

字看不清就算了

【我也没办法

毕竟我是彩笔这没办法/摊手

下次不搞了555

奉旨睡觉的巨蟹

5乘人之危

这天夜里,天气异常的热。按理说现在是旱季,只应该是干爽的热,可是成钰夜里醒了几次,颈间都是湿漉漉的,透不过气来。房间里的窗户是个摆设,能看到漆黑的大海,窗子却打不开。成钰又不敢在夜间一个人上甲板,只得醒了睡,睡了醒的挣扎。
  第二天一整天,管家定时定点来送饭。有正餐,水果,还有咖啡点心。这一日成钰净忙着接盘子了。这些餐食都是项家麒定的。也不知道这么周到的人,给自己要些吃的没有?
  每次把银盘子放在门口时,都能看到项家麒房间门口站着人。应该是他房间的管家。这让成钰有些放心,若是他不舒服,至少有人照应。
  到了傍晚,暑热褪去,成钰想趁着外面清净,去透透气。
  推开门,却赫然看到那人门口站了一堆人。...

这天夜里,天气异常的热。按理说现在是旱季,只应该是干爽的热,可是成钰夜里醒了几次,颈间都是湿漉漉的,透不过气来。房间里的窗户是个摆设,能看到漆黑的大海,窗子却打不开。成钰又不敢在夜间一个人上甲板,只得醒了睡,睡了醒的挣扎。
  第二天一整天,管家定时定点来送饭。有正餐,水果,还有咖啡点心。这一日成钰净忙着接盘子了。这些餐食都是项家麒定的。也不知道这么周到的人,给自己要些吃的没有?
  每次把银盘子放在门口时,都能看到项家麒房间门口站着人。应该是他房间的管家。这让成钰有些放心,若是他不舒服,至少有人照应。
  到了傍晚,暑热褪去,成钰想趁着外面清净,去透透气。
  推开门,却赫然看到那人门口站了一堆人。有穿白大褂,拎着药箱子的船医,有管家,还有两个穿着制服的大胡子洋人。其中一个应该是船长。几个人交头接耳,神色紧张。
  “请问,里面的项先生出了什么事吗?我是他的朋友。”成钰走过去用英文问。
  船医看看船长,见船长点头才说道:“项先生病了,我们在对他……隔离,我们担心,是传染病。”
  “传染病?”成钰听说他病了,已经够担心了,没想到情形还会更糟。
  “怎么会是传染病?他怎么了?”
  “他从昨天夜里开始发高烧,吐得很厉害。小姐,我们不能肯定。但是,你也知道现在霍乱横行。我们自然要小心。”
  “你们若是确定不了,能不能把他送下船,去医院呢?”成钰因为着急,提高了音量,说的英语直绊舌头。
  “没有医院会接收。只能留在船上。”
  成钰转身就要拉房门:“我去看看。”
  管家冲过来阻止:“不行,小姐。现在要严格隔离。你进去,就不能再出来。除非他痊愈。”
  成钰认出他就是昨晚她嘱咐的那个管家:“所以……昨天到现在,你就把他一个人留在房里?”她又转头看船医和船长:“所谓隔离,就是自生自灭,是不是?”
  “这位小姐,请不要激动。我们不能拿全船的人性命当儿戏。只能这样了。”
  成钰气的有点发抖:“我很肯定他不是霍乱。他一直呆在船上。昨天下船了半天,他吃的所有东西,我也同样吃过。我为什么没事?”
  话音未落,她能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往后退了半步。看来这些人是宁可信其有了。在生死面前,金钱地位又可以让位了。势利眼还有更高阶段,就是冷酷无情。
  “你们等一下。”几个男人以为面前的小姑娘妥协了,却见她放下话,急急的转身回房。没几分钟,她就抱着一个小包袱出来。
  “我进去照顾他。等他好了再出来,这样总可以了吧?”成钰比船长个子矮好多,她抱着小包袱,抬着头看大胡子船长,有那么一瞬,船上竟然感觉到压迫感。
  “您想好了?这是您自愿的。”船长最后确认。
  “这种事,想都不要想!”小姑娘的话掷地有声。
  
  一跨进这间昏暗的船舱,立刻闻到一股子酸味。屋子里比上次来时更加凌乱。或者说,已经不限于凌乱,活像糟了劫。
  那人正撑着身子坐起来。
  “朱儿。”他嗓子全哑了,像是有砂纸磨着,但磨的节奏倒挺欢快。走近了一看,他烧的通红的脸,竟然有笑意。
  “你都听到了?”成钰走近细看他。他穿了白色丝质睡衣。头发蓬乱,嘴唇干裂,两侧颧骨上各有一团红晕。
  “先给我倒杯茶好吗?”项家麒指指餐桌上的茶具道。
  成钰想到他烧了整夜,连个倒水的人都没有。自己若是昨天仔细些,也不至于如此。更懊恼的是,她竟然嘱托那管家,谁成想管家只顾着关着他。
  她找到茉莉花茶,给他沏好一壶,捧了杯子到他面前。那人连饮了三杯,说话声音才润了些。
  “我听见你说英文了。”他放下杯子,眼睛烧得通红,扯着嘴角笑。
  成钰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因为激动,声音太大了,露了马脚。
  “在英国学校学的?”那人契而不舍的追问。
  成钰只得抬头,下了狠心看着他道:“你知道了?”
  “知道你不是丫鬟,这是自然。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干嘛要装下人?”
  “路上方便。其他的不能说。”成钰道。
  “要紧吗?”
  姑娘点头。
  “人命关天?”
  姑娘想了想,觉得也差不多,又点头。
  “好,那我不问了。”
  成钰见他面露疲态。想给他绞了湿手巾放在额头上。她起身说:“我去拿个水盆和手巾。”
  “别。”项家麒突然伸手抓住她白皙的手腕:“别去。怪脏的。等我好些,自己去收拾一下。”
  成钰觉得手腕上有一团火烧着。这才感受到他烧的多厉害。
  “我进来就是为了照顾你的。我不嫌弃。”她放轻声音,俯身摸了摸他的额头。觉得再不降温,恐怕要烧坏了。
  “我们朱儿也是小姐呢,不能做这些粗事。”那人头疼,用手指掐住太阳穴喃喃的说。
  成钰只是笑笑,起身去了浴室。因为有了思想准备,等闻到里面的味道,看到地面上的情景时,成钰并没有特别惊讶。她拿了抹布,跪在地上,小心擦去呕吐物。又把黄铜水盆仔细清理干净。她不知这人一晚上吐了多少次,才会搞成这样。
  收拾完毕,又拿了倒满凉水的水盆和一条干净的毛巾。
  “怎么吐成这样?”成钰一边把浸满凉水的毛巾放在他头上,又把背角给他掖好。
  “你就不怕我真得了霍乱?”那人还有兴致玩笑。
  “你没得霍乱,我知道。”成钰不知哪来的确定。
  “朱儿真聪明。不像那些个见识浅的船医和船长。我就是吃坏了。我自己是个脾气顶好的人,只是脾胃脾气坏,遇到不认识的吃食,一定要请出去才踏实。昨天是我头一次吃羊肉。”
  成钰一听也怒了:“亏你活了这么大,不知道厉害吗?害得我如今也和你关禁闭。”
  “这真不能怪我,你昨天吃那羊肉的样子,实在是诱人。我哪里忍得住。”
  项家麒含糊其辞,诱人的其实不是那肉串,而是那吃肉串的人。他眼前已经又浮现出昨天的情景。成钰翘着兰花指拿着竹签子串成的肉串。小口咬着。肉上的油染在她娇嫩的嘴唇上,闪着水红的光泽。
  成钰看着他状似陶醉的样子,气的想甩手走人。可是刚才大话都夸下了,走是走不了了。
  “项大公子身上,难得也有刚正不阿的物件。”成钰给他换新的毛巾,摸着滚烫的毛巾,更气得想要损他。
  那人只是虚弱的呵呵笑:“是呀,有一颗刚正不阿的太仓。朱儿这张嘴真是不饶人。趁着我烧糊涂了损我。”他越说声音越发弱下去。其实高烧一天一夜,他早已精疲力尽,只是看到成钰,强撑着打趣,怕她担心罢了。
  “吃了药,睡一会吧。发发汗或许就能好了。”成钰进屋时,船医嘱咐了她应该用的药。她拿过棕黄的药瓶,拿了瓷勺倒了一满勺。
  “真的要吃?”项家麒看着那棕黄色的液体往后躲。
  成钰拿着勺逼近他:“西药并不比中药汤难喝。不要耍小孩子脾气。过来!”小姑娘竟然命令他。
  项家麒一万个委屈:“中药汤虽难喝,好歹不刺激。”
  成钰不理他,把药怼到他嘴边。那人只得拿了勺,闭了眼张嘴吞下去。
  “跟吞□□似的!搞不好一会儿就在我肚子里炸了。”项家麒絮絮叨叨的抱怨,咧了嘴要茶喝:“嘴上损我,还逼我喝炮仗。乘人之危。”他一边说,一边委屈的躺下。
  成钰这下满意了,忍不住笑着看他。
  那人想了想又不放心,指指沙发:“朱儿,坐那里。你反正也走不了。闲了就看我的书。乏了就睡一会。”他的语气有些小得意,好似这是一个圈套,朱儿自己跳进来,他在得意的收网。
  
  这西洋药果然药效强烈,被项家麒称为炮仗似的药水,并没有在他肚子里爆炸,而是很快让他昏睡过去。也不知是药效的作用,还是因为朱儿在身边,这一下他睡得格外沉。
  段成钰先是坐在沙发上翻看他的书籍。他看的书很杂,大多没什么用,全是诗词字画这些不当手艺的学问。一本金石篆刻的书被他看到页脚起了毛边,成钰料定那是他顶喜欢的书,多看了两眼,那人用蚯蚓一样凌乱的字迹在页脚胡乱批注。美人杂志也被翻的旧了,有的美人脸上还被他画了大花脸。
  成钰瞥见书桌上有笔墨。只是笔上的墨已经干透了,砚台里的墨也皲裂成一片片的。
  自从被捆上车那天,成钰久没碰过笔墨,忍不住走过去。上好的莱州狼毫干成一簇簇的。成钰拿去浴室,在黄铜龙头下用冷水仔细冲洗。水盆里点点墨迹晕染开来,沉到水底,又渐渐溜走。笔尖终于呈现出莹润丝滑的淡黄色。
  回到书桌前,翻看那一摞摞用过的宣纸。这人的字写的很杂,各种风格都敢尝试。其中写得最多的是行书。他的行书很是奇怪,状似春蚕吐丝,曲曲折折,却也只有章法。其中一张字成钰很是喜欢,那是用行书写的四个字:意在笔先。
  人和笔似乎也是有缘份的。段成钰手里握着这杆轻盈的毛笔,指尖反复摩挲那凝滑的笔杆,已经可以想象那富有弹性的笔尖落笔的感觉。她鬼使神差的研磨铺纸,随手勾勒。
  这一路走来,每天只是在水的中央看日出日落。偶尔有一片帆飘过,有几朵云变幻,实在是不成画。还是故乡灵秀的山水让她怀念。段家做的是绸缎生意,小时候父亲有时会带着几个孩子去江南水乡收购蚕丝。那印象中的青山绿水总是那么灵动。
  段成钰凭着记忆,勾勒童年的印象,却是越画越怅然。今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故乡,再见亲人。
  夜慢慢深了。成钰收了笔墨。蹑着手脚来到床前。那人还是陷在枕头里,呼吸绵长。圆润的鼻尖上有点点晶莹的汗珠。他终于出了汗,成钰总算放心下来。
  回身看看房间,可以睡觉的地方,恐怕也只有沙发了。她到浴室里简单洗漱,侧躺进沙发里,用自己带的换洗衣服权当被子,和衣而眠。
  
  成钰在陌生的环境,以别扭的姿势,辗转了半天,总算入梦。这一次,母亲入梦来:“成钰,女人家,婚事总是不由得我们自己的。不管许给什么样的人家,这日子都要过下去。”这是自己要碰墙寻死那天晚上,母亲在她床边哭着说的话。她哭得凄凄凉凉,仿佛成钰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让父母受了委屈。那哭声凄婉感伤,延延绵绵,像冬日里从树梢里呼啸而过的寒风。
  夜半时分,段成钰转醒的时候,耳畔仍是那一阵阵风的嘶吼声。她坐起身,寻找着那声音的方向。当看到端坐在床头的身影时,才意识到这是项家麒的屋子。
  成钰摸到台灯,拉下灯绳,人立刻清醒了。只见项家麒坐的直直的,满头冷汗、面色青白的急喘。那喘声,活像他肺里装着一个破风箱。
  “从璧,怎么了?”
  那人张着嘴,试图对她笑:“你……叫我……从璧……了?”
  “喘成这样,不要再乱说话。”段成钰眉头紧紧拧着,又急急的问:“你的药呢?”
  “不能……再……吸了。”下午段成钰进屋前,项家麒的哮喘已经发作了好几次。医生曾经和他说过,那药用得要有度,过量会有害处。他只好费力的摇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得…忍一下。”
  他一边说,一边攥了拳头轻捶自己的前胸。随着捶打,他一下下咳嗽,试图让自己的气道打开些。
  段成钰虽见过自家弟弟的喘症发作,但远没有项家麒喘得这般厉害。她一时慌了神。跪在床边,抬头盯着他,双手紧紧攥着拳头,指甲都深深陷进肉里,仿佛透不过气的是她自己。
  项家麒肩膀上下耸动,却仍是费力的伸出手,试图掰开成钰的拳头。他怕她伤了自己。成钰碰到他冰凉的手,忍不住死力握住。
  那人惨白着一张脸,还在试图笑。
  “不要笑了!”成钰低吼道:“别人笑都是因为畅快,你是越不舒服越笑。这样很吓人,你晓得吗?”
  项家麒只好放弃努力,还想说什么,却只叫出“朱儿”两个字,就没了力气。
  段成钰想到那天一起出行、自己心里腹诽他比自己三哥矫情太多。如今才明白,他的病,若是难受起来,是连“不碍事”三个字都说不出的。
  
  项家麒这一次,足足喘了有半个小时。风平浪静之后,他满身汗湿的钻进被子里打哆嗦。无奈被子和自己的身子总是不贴合,有微风从缝隙中钻过,带走他身上丝丝热气。他知道吃的那点药效快过了。经了这么一顿喘,恐怕又要起烧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开心的。这一次他忍了这么久。以往发作得厉害,总觉得下一秒就要憋死了,但是自己捱过的时间越来越长。连自己都佩服自己。
  他以为身边的姑娘也佩服他,但现实似乎与他想的不一样。
  成钰看他身子慢慢放松,知道他稍有好转,此后一股滞闷在心里升腾起来。她小心翼翼的问他干净的睡衣在哪。但小心翼翼里隐藏着滞闷。她生项家麒的气,气他快要憋死了还在笑。也生自己的气,气自己为什么心疼。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安。
  以往看到三哥生病,她会忧心惦记,但这种忧心不会击垮她,不会影响她的生活。如今这种心疼,让她逃无可逃,这种感觉不对劲。
  她忍耐着,只把关心的一面表现出来,但项家麒看得出来,她不高兴。
  “朱儿,我真的没事了。”他眼睛巴巴的望着她忙碌的身影。
  段成钰知道不应该迁怒于他,拿着干爽的睡衣走到床边。
  “换上吧。要不一会儿着了凉、又要烧了。”她有点不敢看他。
  项家麒拿着衣服要起身去浴室。无奈哮喘发作,夺走了他所有的力气,才坐起身,脸就白了。
  “不许动,我去浴室,你就躲在被子里换。”姑娘口气不善。他的逞能差点就要撕开段成钰爆发的口子。
  项公子赶忙拿了衣服,缩进被子里,偷偷看成钰。眼瞅着炮仗的火捻烧到尽头,还好没了动静。他缩在被子里松了口气。
  “朱儿,你别急。我听话就是了。”
  段成钰走近浴室,关上木门。打开水龙头,哗哗的往脸上撩水。凉水总算让她冷静下来。他和她只是陌生人。她是出于同情与责任感照顾他。就像收音机里老宣传的那样,出于人道主义。以她如今泥菩萨过江的状态,什么都不要想,也不能想。
  
  出了浴室,见到那人换了新睡衣,坐起身,把被子包的紧紧的。
  “朱儿……”他老这么叫她,叫得她心痒痒。
  “写字了是不是?昨个夜里我闻见墨香了。给我看看。”
  成钰走过去,有点扭捏:“乱画的,不成样。”
  “乱画的才最好。不成样才是规矩。”那人总是有自己的一套歪道理。
  成钰只得拿起昨晚画的那半幅水墨山水,举着给他看。
  项家麒伸出双手,举的高高的。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看。眼睛看到放光。
  “画的是哪里?”
  “小时候去过雁荡山,记得不全,只是意会。不成样子。”
  那人兴奋的抬起头:“你从璧哥哥虽然不会画画,但好歹有些眼力。这画真的好。轻盈灵秀,不娇柔造作,也不小家子气。这山的皴法不拘于形式,自成一体,水也画的有灵气。”
  成钰喜欢画画,但女孩子画画没人认为是正经事。家里不许她拜师,也没有太多机会见识别人的画作,这让她一直心有遗憾。这是头一次有人对她的画这么肯定。
  “你确定?”成钰暂时忘记刚才的心事,被他夸的心情转晴。
  “真真儿的。朱儿,回头等你画完,把这画送我好不好?我想题字。”
  “嗯。”成钰微笑点头。
  项家麒看到她眼中的愁烦散去,觉得自己胸口里都松快了。他那雪白的小娃娃朱儿,竟然会画画,还画的这么好。
  真真是:
  宁期此地忽相遇,惊喜茫如堕烟雾。


O
O
O
桃子

给可能会关注我的小可爱

非常抱歉!!!

内啥,我们要开学了,所以更新就真·不定期了。

就是说有可能日更,周更……唔……月更应该不至于吧?……

所以如果有喜欢或者期待的合集,建议先收藏叭。更新了就能看到了。

图片应该勤,短篇能坚持,长篇不会坑。

谢谢每一个认真看的人,爱你们❤️~

(tag也不知道打啥,主页置顶,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为爱发电,绝对不坑


非常抱歉!!!

内啥,我们要开学了,所以更新就真·不定期了。

就是说有可能日更,周更……唔……月更应该不至于吧?……

所以如果有喜欢或者期待的合集,建议先收藏叭。更新了就能看到了。

图片应该勤,短篇能坚持,长篇不会坑。

谢谢每一个认真看的人,爱你们❤️~

(tag也不知道打啥,主页置顶,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为爱发电,绝对不坑




流苏-(不确定画风不改名!)
涣:来,晚吟,♡(Ξ◕◡◕Ξ)...

涣:来,晚吟,♡(Ξ◕◡◕Ξ)♡吃点水果

澄:哦

涣:(看向屏幕的另一边)你们也要多吃点水果,补充一下养分啊

好!!ヾ(◍°∇°◍)ノ゙

涣:来,晚吟,♡(Ξ◕◡◕Ξ)♡吃点水果

澄:哦

涣:(看向屏幕的另一边)你们也要多吃点水果,补充一下养分啊

好!!ヾ(◍°∇°◍)ノ゙

。

【息淮】一封没有寄出的信

风息亲启:

你好,好久不见。

此番来去,归期待盼。

你近来还好吗?

告诉阿赫我们需做的一切的时候,我觉得难堪,可更多的是满心的快活。我也可做个有用的人。

拉住洛竹的那只手,滚烫烫的,仿佛在我心上滚了一圈。我的心告诉我,说你做得对,说我做得对。

我们没有错。

那么,纵然你是错了,我仍爱你。我的爱说,啊,上苍,看看我吧。

看看我的心上人,看看我的流血的眼睛,看看我的断掉的手脚。

看看毁去的森林,看看蚕食的人群。

看看我。

卑微的软弱的我,不尽的坚韧的我。

请睁开眼睛吧。

看一看他们。

这世界上真的有神灵存在吗?倘若有,为什么不俯瞰一眼人间?

也许神灵在忙着别的事情吧。...

风息亲启:

你好,好久不见。

此番来去,归期待盼。

你近来还好吗?

告诉阿赫我们需做的一切的时候,我觉得难堪,可更多的是满心的快活。我也可做个有用的人。

拉住洛竹的那只手,滚烫烫的,仿佛在我心上滚了一圈。我的心告诉我,说你做得对,说我做得对。

我们没有错。

那么,纵然你是错了,我仍爱你。我的爱说,啊,上苍,看看我吧。

看看我的心上人,看看我的流血的眼睛,看看我的断掉的手脚。

看看毁去的森林,看看蚕食的人群。

看看我。

卑微的软弱的我,不尽的坚韧的我。

请睁开眼睛吧。

看一看他们。

这世界上真的有神灵存在吗?倘若有,为什么不俯瞰一眼人间?

也许神灵在忙着别的事情吧。

可是我仍然爱你。

我爱你的皮和毛发,爱你的肉和反骨,我爱你赤诚的脸,粗糙的手,光裸的脚背上满是荆棘,尖牙和利爪,我爱你无情的心。

我的爱累人。

我继续走,在这黑暗里。跟随你的背影,路有了方向。

你从不曾回头。可我是离你最近的妖精。我很满足。

走,走,走。一直走。走到悬崖边上,也可纵身一跃。只要为你活一天,我当然视死如归。

人类说,当人年轻的时候要有梦,有荒谬盲目的热情,有春风沉醉的夜晚,有激动人心的日子。

我已经活过了数百年,可我仍有热望。我闭上眼。

我已跟了你百年。

哪怕你的影子随风而逝,那以后,我是否仍然会继续前行?

我不知道,你知道吗?

我总是看向你,而你总看向光的。

那么,现在我要走了。

愿这封信永远不会送到你的手中。

我写下了“亲启”二字,要把它投进火里,让冬风把它带给你。

风息,你收得到吗?

 

此致,

罪妖  虚淮


我已经开始笑了

最多可以打几个tag啊

哦,10个

最多可以打几个tag啊

哦,10个

咕蛆蛾爱扑棱

年度虐文《我和我的春游》

私设第一次见到游哥就是高中第一次春游,因为觉着只有高中的春游才浪荡。

一发完


1

手冷。

赵吾哈了一口气,这才发觉,手指上许多的碎粒。

出租车的垫子被他抠得不成样。

他竟一点感觉也没有。

大概是从他上这辆出租车开始,他就开始抠了。

人生有多大可能会坐上同一辆出租车?

赵吾不知道,但他确实遇上了。

抠垫子是赵吾从小的习惯,很不好。

他其实已经强制改掉了。

但在很多时候,情绪上来的时候,他会忍不住。

好像抠垫子让他觉得他还是个人。

那次,他很耐心地在副驾驶悬下来的铺垫上抠了个心。

给游哥的心。

他到现在都记得第一次见到游哥。


2

赵吾不算花心。

但...

私设第一次见到游哥就是高中第一次春游,因为觉着只有高中的春游才浪荡。

一发完


1

手冷。

赵吾哈了一口气,这才发觉,手指上许多的碎粒。

出租车的垫子被他抠得不成样。

他竟一点感觉也没有。

大概是从他上这辆出租车开始,他就开始抠了。

人生有多大可能会坐上同一辆出租车?

赵吾不知道,但他确实遇上了。

抠垫子是赵吾从小的习惯,很不好。

他其实已经强制改掉了。

但在很多时候,情绪上来的时候,他会忍不住。

好像抠垫子让他觉得他还是个人。

那次,他很耐心地在副驾驶悬下来的铺垫上抠了个心。

给游哥的心。

他到现在都记得第一次见到游哥。



2

赵吾不算花心。

但他追逐皮囊。

游爷的美貌是这个地带最著名的风景。

他很早就想见见游哥。

想了一年。

赵吾的公司和游爷一直有交往。

他只是一个小职员。

他知道,只有自己足够努力,公司才会安排自己与游爷见面。

那一年,他是想着游哥入睡的。

尽管他连游哥的面都没见过。

赵吾有时候在想,他是为什么喜欢游哥。

是游哥的多金,还是游哥的浪荡。

后来,很久,久到他几乎把游哥的容貌从心里淡忘。

他才记起来。

是因为自由。

与游哥相处的那一日,他感到无比的自由。

好像脚铐终究打开,他也无需在扯着喉咙歌唱。

那一日,连嘴中的血腥都不曾尝见。

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展示他的喜欢。

他的笑容终于展向他爱的人。

哪怕这个人只不过是个幌子。

一个让他更加温顺地躺在笼子里歌唱的幌子。


3

赵吾心甘情愿。

他所求不多,只求一年能见一次游哥。

何况公司有时也会送他到假爷身边。

假爷会留他很久。

有时他会恍惚地把他当作游哥。

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会觉得在假爷身边,好像有游哥的感觉。

自由。

但时间长了,他就发现。

假爷身边也有铐子,他依然需要歌唱。

只是,

少了些眼睛。

他害怕的眼睛。

赵吾开始贪恋假爷。

因为他无比清楚,游哥与他,缘分太浅。

但他还是那样的贪心,他要假爷,更要游哥。


3

公司的危机让赵吾一时愣住了。

他与游哥的见面也被取消了。

公司接不住游哥这样的大单子了。

但假爷还是要给一些。

假爷与公司签的长期合约,多少要给假爷一些小单。

赵吾那一瞬间,没有想到假爷。

他想到了游哥。

他知道,这个公司的职员每个至多见游哥两面。

今年本该是他。

明年更不会有他。

再也见不到了。


4

赵吾后悔把心给了游哥。


5

“游哥!”

他唤,然后小跑进眼前人的怀。

温暖。


6

第一次去见游哥的时候,赵吾抠了个心。

那是他还不知道,他会那么爱游哥。

只是单纯的好奇,和慕名。

直到游哥开了他脚铐的锁。

他才彻底沦陷。

没有谁是真正地追逐皮囊。

只因他没遇见他命中的钥匙。


7

赵吾坐在出租车里,看着那颗心。

他忽然觉得。

会不会?

会不会?

会不会?

会不会公司能度过这次的危机?

他还能见游哥的最后一面?

见见那个浪荡的帅气的,活成他自己的男人。

赵吾想就这样睡过去。

做着梦。

直到他的手机铃响。

是上司打来的电话。

问他在哪。

他答出来散散心。

上司沉思,道:“取消了你本来的机会,我们也没办法。你放心,过些日子见假爷,一定安排你去。”

上司甚至有些愉悦,他应该对自己的安排很是满意。

赵吾静静地听着,没言语。

梦碎了。


8

“喂?”

“能不能…”

“什么?”

赵吾忽然大吼:

“我不要了!。”

然后又转为喃喃:

“我不要了,我不要假爷了,真不要了,你让我见见游哥吧,我不要了……”


9

“游哥!”

他唤,然后小跑进眼前人的怀。

冷。


10

手冷。


11

“小伙子啊。”

“心情总有不好的时候。”

“咱哭完了就算了啊。”

“人啊,要扔掉旧东西,才能赢来新东西。”

“你看,大叔这车垫子都旧了,待会你和大叔一起买个新的,把这旧的扔了,保准心情大好!”


12

如果不曾给我以光。














美廊

《灵魂学》:5

作者:美廊
反过来,从I门里面,看一表,有点象是废墟,但可以重建了。一旦恐惧过后,就会升起希望,灵魂就会复苏,如春天里的万物一样生长。看一图,就是一个久别回归的家园,5就是一个灵魂家园,可以魂归故里了。

一图5,相对于4的悬空,是另一个极端的不空,就是自闭。如果说,4的悬空,是链接灵魂的空性,那5的自闭,就是链接灵魂的种性。不过,这并不是绝对的,因为空性和种性,是同在的,就象4和5之间的振荡,同气相求。

青芒

脸谱

不用问,我熟悉你的脸谱

在一起,总是让我很温暖

有时候,我迷失于你的脸谱

突然间,不知怎么去仰望


都市的生活,好像,好像,好像

每个人都有两个脸谱

我多想,想回到田园

蹲守田间苗木,好坏,看自己脸色


有时间,沉浸在儿时乡村

重农抑商,保留着个性文化

在这个不好不坏的时代

好像,好像,好像

弄丢了历史中的那个自己


不用看,不用想

每个人都是工业化下的,机械品

没了温度,没了灵魂

仅剩可怜的躯壳


傻白甜,一个个的奴隶

冠冕堂皇的,经济学

女娲赋予人的唯一,情感

已经,成了物质的引擎...


不用问,我熟悉你的脸谱

在一起,总是让我很温暖

有时候,我迷失于你的脸谱

突然间,不知怎么去仰望

 

都市的生活,好像,好像,好像

每个人都有两个脸谱

我多想,想回到田园

蹲守田间苗木,好坏,看自己脸色

 

有时间,沉浸在儿时乡村

重农抑商,保留着个性文化

在这个不好不坏的时代

好像,好像,好像

弄丢了历史中的那个自己

 

不用看,不用想

每个人都是工业化下的,机械品

没了温度,没了灵魂

仅剩可怜的躯壳

 

傻白甜,一个个的奴隶

冠冕堂皇的,经济学

女娲赋予人的唯一,情感

已经,成了物质的引擎

 

我想问问,你快乐吗?

真的吗?快乐吗?

也许,也许

你真的很快乐

金钱,成了一门哲学


青芒

昨夜我又梦见你了

爱情里面,没有谁对谁错,爱情无法用天称来衡量,爱情从来都不是对等的,相爱是一场负债。

痴情的人总是容易把自己陷入爱的漩涡,逃不掉,放不下,心在哭,情难癒。痴痴的傻,看不清/傻傻的等,看不见/夜夜的想,梦难圆/默默的念,花不语。人生路,慢慢修/路太难,蹒跚行。欲其醉,不醒世/醉浮生,傻乎乎。

这一生,得一人懂,幸一世。世道非难,人心非凉,心欲太贪,苦差一趟。世人皆懂,生活不许,进无止尽,不见归期。

吾之幸福:

一山一水一屋/一夫一妻一居/一鸡一狗一猫/一院一田一禾/一桌一凳一菜/一曲一弹一合

如若选择归处,我宁愿醉生梦死在田园里,也不愿腐烂在灯红酒绿的奢靡中。

每次一个人难过之后,明...

爱情里面,没有谁对谁错,爱情无法用天称来衡量,爱情从来都不是对等的,相爱是一场负债。

痴情的人总是容易把自己陷入爱的漩涡,逃不掉,放不下,心在哭,情难癒。痴痴的傻,看不清/傻傻的等,看不见/夜夜的想,梦难圆/默默的念,花不语。人生路,慢慢修/路太难,蹒跚行。欲其醉,不醒世/醉浮生,傻乎乎。

这一生,得一人懂,幸一世。世道非难,人心非凉,心欲太贪,苦差一趟。世人皆懂,生活不许,进无止尽,不见归期。

吾之幸福:

一山一水一屋/一夫一妻一居/一鸡一狗一猫/一院一田一禾/一桌一凳一菜/一曲一弹一合

如若选择归处,我宁愿醉生梦死在田园里,也不愿腐烂在灯红酒绿的奢靡中。

每次一个人难过之后,明天生活还要继续,因为你是他们的希望。即使过的没有期许的如意,也要默默的去承受生活得罪。出生就意味着举债,一世偿债。道不清,言不明,苦乐其中。

好梦的人不好命,痴情的人不续缘,太傻的人世不济。人最怕忽然间听懂一首歌,成为剧中人,单曲循一整天,心事藏也藏不住,涌上心头。脆弱的人犹如人世弃子,生不可恋,眼泪,翻江倒海汹涌而来。谢谢所有的遇见和后续,这一世我们忙不迭的遇见,有挥挥衣袖说永别,大千世界,何其渺小,谢谢遇见。多年以后,午后的夕阳下,还能回忆于她,微微一笑,勇敢的告诉自己,奋不顾身的去见她。


青芒

世间万物皆向生

生命是一颗种子,由内在的力量破茧而出。

岩石峭壁,苦寒雪山,荒漠戈壁,羊水子宫。落子向生,皆不畏惧。压力就是生命最初的礼遇。活出世间百态,尽放我光彩。

落子生根,皆为柔。锋芒毕露,皆为生。莫怪初识不待见,万物谁之好相处,征服不是唯一,推心置腹方可长。

青芒,陇塬一种草本植物,根系发达,叶修长而锋利,锯齿状棱角,喜水阴,可结绳索。史传鲁班造锯缘起就是此物,因伤得福,福兮!可学可借可助方可用,世间万物,相向而生。

不披甲跨马身经百战扬沙场,何为人间世。刀光剑影,怎抵一笑倾城醉,卸甲相拥涕成声。四海升平,家家乐。仰望长空,人间是非,莫惆怅。

清风徐来,孩提一波笑,万物破芽皆为生。


生命是一颗种子,由内在的力量破茧而出。

岩石峭壁,苦寒雪山,荒漠戈壁,羊水子宫。落子向生,皆不畏惧。压力就是生命最初的礼遇。活出世间百态,尽放我光彩。

落子生根,皆为柔。锋芒毕露,皆为生。莫怪初识不待见,万物谁之好相处,征服不是唯一,推心置腹方可长。

青芒,陇塬一种草本植物,根系发达,叶修长而锋利,锯齿状棱角,喜水阴,可结绳索。史传鲁班造锯缘起就是此物,因伤得福,福兮!可学可借可助方可用,世间万物,相向而生。

不披甲跨马身经百战扬沙场,何为人间世。刀光剑影,怎抵一笑倾城醉,卸甲相拥涕成声。四海升平,家家乐。仰望长空,人间是非,莫惆怅。

清风徐来,孩提一波笑,万物破芽皆为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