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6713

445.3万浏览    11368参与
Ambrosial ℉

【梅花十三】.鹿

线稿来自漫芽糖,涂色,不喜勿喷。


【梅花十三】.鹿

线稿来自漫芽糖,涂色,不喜勿喷。



i• love it•e
肝一个图 (PS:画的花是梅花...

肝一个图


(PS:画的花是梅花)


tag是私心

肝一个图







(PS:画的花是梅花)






tag是私心

十叁汪

画了映像画,没有逻辑

画了映像画,没有逻辑

赤

【6713/713】国王

ooc⚠️  架空背景


伍六七视角(应该算是


------------------------------------------


     这片土地上,梅花十三是这里的国王 这里的掌控者,是这里的希望,这里的一切繁荣稳定 都是这一位国王的功劳。

    在我第一次看到梅花十三的时候,我心中的激动之情是难以抑制的。

    我承认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国王,她的性格温柔、细腻、体贴、博学、深沉,她是一...

ooc⚠️  架空背景


伍六七视角(应该算是



------------------------------------------



     这片土地上,梅花十三是这里的国王 这里的掌控者,是这里的希望,这里的一切繁荣稳定 都是这一位国王的功劳。

    在我第一次看到梅花十三的时候,我心中的激动之情是难以抑制的。

    我承认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国王,她的性格温柔、细腻、体贴、博学、深沉,她是一个伟大的人,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崇拜一个人,梅花十三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尊严。我感受到了梅花十三对于我的尊重,也许在梅花十三的心中,她一直认为她的臣民就该如此,她一直认为她自己是最优秀的国王。

在我看来是这样,她就是我心中的神。

    她的魅力不仅仅体现在她那完美的容颜、高贵的气质、博学的才华上。她的身份、权利、地位、金钱、财富、智慧等等,都是她身上所拥有的闪耀的东西。

    她的魅力,就像是一颗闪亮的星辰,照亮整片大地。


    梅花十三就像是一个女神,让我心生向往。


    而我只是一个骑士,是国王在战场上的一个棋子,能做的只有在战场上无情的杀戮,守护这个国家、领土,守护我深爱着的国王,她就是我在战场上的希望,我的使命就是保卫她,我的使命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的生命。

    梅花十三的魅力,就像是一颗闪亮的星辰,照亮整片大地。也许我就是这布局者棋盘上一颗可有可无棋子,但是我愿意为这颗星辰牺牲掉我的生命。



“你叫什么名字”


“柒”


这是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你在战场上很厉害"


"您过奖了"


这是第二句


我低声回答,我并不是谦虚而是实话实说,梅花十三确实给予我很多的帮助。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心甘情愿做的一件事情

    我继续说道"您是一位伟大的国王"

    "我是一位国王?哈哈哈哈,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是的,国王,您是伟大的国王"

     梅花十三笑的更加灿烂:"先生,这里的每个人,每个为这个国家作出贡献的人,都是国王 。国王是你,柒,也是我,梅花十三,也是在座的每个人,这篇大陆的每个人"

    "好的,您位很是伟大的国王,我这位“国王”也会用我的生命去守护您的安危"

    "哈哈哈哈哈哈,我很喜欢你,柒先生,我也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会做到你所说的这些,我会一直相信你的忠诚"

    "我会做到 相信我 我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好 国王柒"




谢谢观看(o^^o)

第一次尝试写 好烂 

希望大家不嫌弃哈哈哈哈(´;ω;`)

小锦锦吖

注:原著在最后面。上的色可能不太好,请见谅。

注:原著在最后面。上的色可能不太好,请见谅。

🍙红豆年糕干脆面🍜
画了一部分,另外点的去空间问列...

画了一部分,另外点的去空间问列表凑够六个再摸个大头合集(

加了一点点滴私货捏,tag有打

画了一部分,另外点的去空间问列表凑够六个再摸个大头合集(

加了一点点滴私货捏,tag有打

Ambrosial ℉
【6713】误红妆 灵感来源于...

【6713】误红妆

灵感来源于歌曲《误红妆》将军和公主之恋,寒假新坑,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就发文。

【6713】误红妆

灵感来源于歌曲《误红妆》将军和公主之恋,寒假新坑,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就发文。

我先交个份子钱
“……那么梅花小姐,你愿意吗...

     “……那么梅花小姐,你愿意吗?”神父说完誓词问。纯净温馨的大堂坐着很多慕名(?)前来的人,此时安静的落地闻针。

      她好像沉默了,是不愿意?刘海遮住了她的神情。台下已经有人(?)架起了刀:我就知道她是被逼迫的。只有伍六七突然激动起来。“什么?”看到她张口却无声的神父问。

      她深吸一口气,稳定道:“……我是说,我愿意。”

(十三就是娇羞哈哈!!!纯情啊🤫。十三:明明我都说了你也看到了五六七也听...

     “……那么梅花小姐,你愿意吗?”神父说完誓词问。纯净温馨的大堂坐着很多慕名(?)前来的人,此时安静的落地闻针。

      她好像沉默了,是不愿意?刘海遮住了她的神情。台下已经有人(?)架起了刀:我就知道她是被逼迫的。只有伍六七突然激动起来。“什么?”看到她张口却无声的神父问。

      她深吸一口气,稳定道:“……我是说,我愿意。”

(十三就是娇羞哈哈!!!纯情啊🤫。十三:明明我都说了你也看到了五六七也听到了还不能过去吗为什么非得大声说出来。)

阮酒

一剪梅1

·作者很废别带太大期待(鞠躬

·另外这篇文里年龄和原来不符,望周知

1.

自那年玄武内乱,已有三年之久。

三年以来,大小战争不断,七大军阀各自为政,玄武四分五裂,已然是强弩之末。

七大军阀里,最为着名的,是盘踞南方的那位。

南方的霸主无姓,单名一个柒字,势力不算太大,但实力最强,偏偏就那名声差的要死,颇有些声名狼藉,遗臭万年的意味。

2.

一剪梅是个赌坊。

确切地说,一剪梅是个在南方颇有名气的赌坊。

至于什么名声——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赌场嘛,鱼龙混杂,在太平不再的乱世,简直是发泄恶意的最佳场所。

3.

赌场的老板是个女人,姓梅花。

这老板...

·作者很废别带太大期待(鞠躬

·另外这篇文里年龄和原来不符,望周知

1.

自那年玄武内乱,已有三年之久。

三年以来,大小战争不断,七大军阀各自为政,玄武四分五裂,已然是强弩之末。

七大军阀里,最为着名的,是盘踞南方的那位。

南方的霸主无姓,单名一个柒字,势力不算太大,但实力最强,偏偏就那名声差的要死,颇有些声名狼藉,遗臭万年的意味。

2.

一剪梅是个赌坊。

确切地说,一剪梅是个在南方颇有名气的赌坊。

至于什么名声——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赌场嘛,鱼龙混杂,在太平不再的乱世,简直是发泄恶意的最佳场所。

3.

赌场的老板是个女人,姓梅花。

这老板与她的店可谓是格格不入。她漂亮的像是夜晚勾魂摄魄的魅妖,却也清冷的像是傲雪的寒梅。

让人捉摸不透。

4.

今儿晚上的月亮圆,也亮。

就像夜间的一剪梅,亮堂,却只能给夜看。

美貌的老板高坐阁楼之上,修身的湛青色旗袍衬的她腰肢纤细,身形曼妙,半挽的长发打着卷儿,散了些在雪色的披肩上,每个动作、每个眼神,仿佛都带了钩子似的。

直往人心上勾。

5.

“下面又在吵什么?”梅花十三搁了茶盏,嗓音清冷。

她身边的青衣丫头探头朝下看了看,“回姑娘,”她惊道,“好像……还是之前那群人呀!”

梅花十三神色一冷。

6.

一剪梅的老客都知道,老板梅花十三是个厉害人物。

先不论她一个女子如何在这无亲无故的南边开赌坊,就凭她那手神出鬼没的刀法,就足够令一众垂涎她的地痞流氓闻风丧胆。

可偏偏世上最不缺色胆包天的人。

7.

小巧的蝴蝶刀在梅花十三手里飞舞,刀影闪烁,几欲纷飞,雪亮的刀身反射出刺目的白光,冰冷的与梅花十三如出一辙。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那群登徒子尽数被挑断了手筋,丢出了一剪梅。

8.

“以后再见到,直接赶出去吧。”

梅花十三眼帘微掀,神色淡然,仿佛无事发生。

9.

门口忽然传来喧嚷声。

正要离开的梅花十三脚步一顿,秀眉微蹙:“门口又怎么回事?”

旁边的小厮忙出门去瞧“……姑娘!是柒、柒爷!”

梅花十三神色一顿。

10.

身边的小丫头惊了一惊,忙偷眼看旁边这位。

果然,梅花十三很快便收拾好了脸上的表情,摆出以往的淡然神情。

“慌什么?”她轻斥一声,“还不出去把人请进来?”

言罢,她先一步出了门。

11.

门口的那人站在台阶下,肩上落满了雪,他微微偏头,露出的下颚轮廓清晰流畅。

似是感觉到梅花十三的视线,他回头,冲她微微一笑,“梅小姐晚好。”他说。

————

不会写粤语,将就看吧(捂脸)另外,我是真的很废,我自己知道,诸位看个乐呵就好啦❤️


柒玟

【6713】小“火”子和小姑“凉”

*六七十三婚后前提

*ooc预警,望多担待

————————————————

       好冷。

       这是梅花十三钻进被窝中的第一感觉。

       冬天总是特别的冷,何况今年冬天温度骤降,再加上女孩子的体温普遍较低,被窝中自然就变冷了。

       梅花十三手脚冰凉,但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六七十三婚后前提

*ooc预警,望多担待

————————————————

       好冷。

       这是梅花十三钻进被窝中的第一感觉。

       冬天总是特别的冷,何况今年冬天温度骤降,再加上女孩子的体温普遍较低,被窝中自然就变冷了。

       梅花十三手脚冰凉,但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一个人生活,一个人面对孤独,一个人承担寒冷。

       虽说与伍六七结为了夫妻,但是多年来刻在骨子里的秉性还是很难改的。

       这几天,伍六七因为任务而不在家,房子空空荡荡,但梅花十三并无怨言,只是一个人默默待着。

       更冷了。梅花十三明显感觉到寒冷的侵袭,她不禁蜷缩起来。

       “咔哒——”是门的声音,有人进来了。梅花十三神经一紧。

       “梅小姐我回来了!”听到伍六七的声音,梅花十三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什么嘛,干嘛这么紧张,没想到嫁了人还是这个老样子。梅花十三不禁笑了。

       伍六七一回来就往卧室钻,看到床上的梅花十三,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走到床前。

       他从被窝里轻轻抽出她的手,冰凉冰凉,好似没有体温。

       他还是不言语,脸上仍挂着笑,掀开被子,从梅花十三的背后抱住了她,两脚搭在她的脚上,双手轻轻握住她的手,将自己的体温传递给她。

       好暖和。两人同时感觉到,原本冷如地窖的被窝,现在温度正在升高。

       原来女孩子的体温这么低啊。伍六七心想,也难怪小姑“凉”需要一个小“火”子呢。他暗暗地笑了。看来,梅小姐需要他这样的小“火”子呢。

阮酒

放个坑

是民国篇,军阀柒x赌场老板十三

(不是全柒哥性格,大概是伍六柒)

双强,但是更新很慢,文笔不一定好,为爱发电而已,不想看可以左上角

今天晚上先放第一章试水,话说有没有人看啊🤔

(ps为什么现在tag里那么冷

是民国篇,军阀柒x赌场老板十三

(不是全柒哥性格,大概是伍六柒)

双强,但是更新很慢,文笔不一定好,为爱发电而已,不想看可以左上角

今天晚上先放第一章试水,话说有没有人看啊🤔

(ps为什么现在tag里那么冷

为6713的爱情撒花花
摸鱼。 双重人格的梗,这是阿柒...

摸鱼。

双重人格的梗,这是阿柒第一次知道“梅小姐”是谁。

设定七和柒通常早晚八点交换。


新软件不太顺手……连画布大小都没搞对……下次再调吧。


摸鱼。

双重人格的梗,这是阿柒第一次知道“梅小姐”是谁。

设定七和柒通常早晚八点交换。




新软件不太顺手……连画布大小都没搞对……下次再调吧。


柒玟

【6713】偷走你的心

*21岁警官伍六七×17岁怪盗梅花十三

*不走寻常路的我

————————————————

       “报告,这次梅花怪盗偷走的是玄武国的机密文件。”

       伍六七看着桌上的资料,一言不发。

       “长官,这次的案件是由我们继续追查还是……”

       “不用,这次,我去...

*21岁警官伍六七×17岁怪盗梅花十三

*不走寻常路的我

————————————————

       “报告,这次梅花怪盗偷走的是玄武国的机密文件。”

       伍六七看着桌上的资料,一言不发。

       “长官,这次的案件是由我们继续追查还是……”

       “不用,这次,我去会会她。”伍六七站起身,披上警服。

       “好……好的,长官。”

       梅花怪盗是整个玄武国最具有传奇色彩的盗贼。据人们说,梅花怪盗进行偷窃的任务,从未失手,当人们发现物件被偷时,梅花怪盗早已逃离现场,而现场会留下一个梅花标识以及若有若无的淡淡的梅花香。警方试图从监控中得到一些蛛丝马迹,奈何梅花怪盗将自己隐藏得滴水不漏,直到现在,警方仅仅知道梅花怪盗是一位17岁的少女。

       “梅花怪盗,有意思。”伍六七坐在警车里,看着窗外,自言自语。

       到达案发现场,伍六七越过警戒线,仔细观察着一切。现场仍旧是一个熟悉的梅花标识,以及淡淡的梅花香。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梅花标识上,镌有一行小字。

       “66号任务完成,第67号任务,偷走伍警官的心。任务时间:7月13日凌晨0:00。”

       现场众人大惊失色。今天是4月20日,距离7月13日还有两个多月,但是,梅花怪盗为什么要将任务及时间告诉伍警官和其他人呢?

       “偷走我的心,说白了,就是想杀死我,拿走我的心脏。”伍六七冷静分析,“她想杀死我的目的很简单,她想除去对她的威胁。”

       在每次梅花怪盗偷窃完后,其他人束手无策,只有伍六七可以找出现场众人遗漏的线索,梅花怪盗是一个17岁的少女就是伍六七根据一系列的线索而推断出来的。

       “这么说,两个多月后,我就可以见到梅花怪盗了。”伍六七想。

       两天后,一位少女来到了警局。

       “警官你好,我是新应聘的警员梅花十三。”

       他一抬头,眼神碰到了一双翠绿的眼眸。

       那眼眸中仿佛有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让人沉溺于其中,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这溺死人的温柔中。

       伍六七心神一晃,看向眼眸的主人,一个拥有宝石蓝色的长发和一对泪痣的少女,换句话说,就是画中的美人。

       不妙,心跳得好快,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伍六七轻捂住胸口,不禁暗想。

       “好……好的,你先去警务处报备吧。”

       “好的,谢谢警官。”

       待梅花十三走后,伍六七关上门。他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却还是无法完全平静下来。

       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

       以后的时日里,伍六七的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那姣好的面容和窈窕的身姿。

       “身材窈窕,前凸后翘,好像冬日里绽放的梅花,身上好像散发着淡淡的梅花香。”

       他慌张地划去笔记本上刚写下的这句话,心跳却毫不遮掩地加速。

       梅花十三凭借杰出的能力,在短短一个月内连续三次升职。

       伍六七把梅花十三叫来:“你的业务能力很出色,可不可以请你当我的秘书。”

       刚说完这句话,伍六七的脸“唰”一下就红了,他赶忙扭过头。他不知道的是,少女的脸颊也浮起了一片红晕。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想,警官不需要秘书吧。”

       “需要!”

       梅花十三刚说完,伍六七就站起来坚定地说。

       梅花十三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可疑的笑容,随即开口:

       “好啊。”

       待梅花十三走后,伍六七还晕乎乎的。

       这是真的吗?她竟然答应了!难道我的春天要来了?!

       此后,梅花十三就和伍六七一起办公。

       两人相处得相当不错,配合得天衣无缝。伍六七时常在工作上照顾梅花十三,而梅花十三也经常会做梅花糕给伍六七。

       不知不觉,7月12日便到来。下午,梅花十三刚想下班,伍六七叫住了她:“梅小姐,你今天晚上可不可以陪我留下来?”

       “嗯……好。”

       伍六七和梅花十三聊着许多事情,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一点四十五。

       “啊,就剩十五分钟了呢。”伍六七平静地说。

       十一点五十五分,伍六七和梅花十三不约而同地抬头看了看钟表。

       十一点五十九分。

       梅花十三的眼中闪过一丝可疑,她正欲拉开抽屉,伍六七的声音响起:“不用找了,你的匕首,在我这里。”

       梅花十三惊讶地说:“你……”

       “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梅花怪盗吧。”

       “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我就不遮掩了。”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梅花十三从腰间抽出两把短刀。“伍警官,你应该知道我的任务吧。”

       “知道啊。”

       梅花十三一步步逼近,“那么,伍警官,对不住了。”

       伍六七脸上没有任何恐惧,他大跨步走向梅花十三,反倒是让梅花十三吓了一跳。

       “你……”

       “你做到了,就在两个月前。”

       “我做到什么……”

       “偷走我的心啊,”伍六七慢慢靠近梅花十三,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处,“我的心里都是你,满满当当,连我的位置都没有,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

       “应该怎么说呢,梅花怪盗……不,梅小姐,你的67号任务,圆满完成。”

       “你真是一名优秀的怪盗啊,梅小姐。就连我,也败在你手上。”

       “那么,梅小姐,我输了,作为惩罚,就让我当你的男朋友吧。”

       怎么做任务还附赠男朋友啊喂!梅花十三被迫接受这热烈的吻,晕晕乎乎间偶然看到伍六七温柔却又带着一丝狡黠的眼眸。

       她才意识到,从一开始,她就进了他的名为情感的套。这人狡猾的很,她想,这次,真正的赢家,不是她,而是他。

发廊靓仔

新年

  *:极度ooc,不好勿喷

  冬天渐渐变冷,雪覆盖了玄武国,但家家户户的灯却又给予了迷失的路人温暖和方向。一个穿紫色刺客服的男人一瘸一拐的走在大街上,从他的眼中看不出温暖,只有无穷无尽的失望和悲凉,大街上热热闹闹,小孩子跑的跑,情侣们手牵手走在一起,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停下了脚步。“伍六七!”他回头,眼睛再次充满了光和希望,自从他们开始交往就因为任务很少接触,这次他很惊喜也很惊讶,那个女孩的样子穿越了人海映入眼帘,他的眼里是她,心里也都是。自从他们相爱开始就已经无法改变了。...


  *:极度ooc,不好勿喷

  冬天渐渐变冷,雪覆盖了玄武国,但家家户户的灯却又给予了迷失的路人温暖和方向。一个穿紫色刺客服的男人一瘸一拐的走在大街上,从他的眼中看不出温暖,只有无穷无尽的失望和悲凉,大街上热热闹闹,小孩子跑的跑,情侣们手牵手走在一起,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停下了脚步。“伍六七!”他回头,眼睛再次充满了光和希望,自从他们开始交往就因为任务很少接触,这次他很惊喜也很惊讶,那个女孩的样子穿越了人海映入眼帘,他的眼里是她,心里也都是。自从他们相爱开始就已经无法改变了。

        女孩小跑到他面前,将围巾披在他的脖子上,再绕一圈然后打结,女孩的动作很娴熟,伍六七也乖乖的站在那里,“梅小姐,你怎么来了,莫非梅小姐是在担心我…?”伍六七露出来往常一般贱贱的笑容,却被梅花十三满脸通红的打出了一个豆沙包,呼出的热气最终化为烟,路边的梅花的香味也漫入大街,“少废话”梅花十三牵着伍六七就一直不停下脚步的走着,伍六七不知道她要把自己带去什么地方,但是他心里默默的感到温暖和愉悦,梅小姐的手真细啊,而且软软的,伍六七这么想。来到一处小木屋,里面灯火通明,“阿七”可乐见阿七回来别提有多高兴了,“你们怎么在这?!”伍六七就与大家多目相对,不一会,鸡大保就揪着阿七的耳朵,被气的直接变回了原本的样子“自己丢下我和小飞去玄武国你还敢说”伍六七捂着被揪红的耳朵理直气壮的说“我只是怕你们有危险”“先别说这个了,快来吃饺子啊”或许这就是家吧,伍六七露出浅浅的微笑,电视正在播放着春节晚会,房子不大,却很温馨。

        吃完饭伍六七突然想起今天晚上放烟花,于是就把所有烟花爆竹都搬出来了,可乐一听今天要放烟花,就蹦蹦跳跳的出门了,来到场地第一件事就是打雪仗,于是可乐先将一个雪球扔阿七脸上,冰凉的雪让阿七感到有那么一丝寒冷,但是热血不会消失,于是阿七干脆搞了一个更大的雪球,追着可乐打,最后还是被梅花十三叫过来才停止了这场大型血战,烟花的火花很亮,似乎可以照亮整个玄武国,王子看着可乐玩的这么开心,也很满意了,这时伍六七看见梅花十三坐在一旁发呆,可能是梅小姐又想起往事了吧,伍六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梅小姐又想起往事了?” “嗯” 伍六七看着五彩缤纷的烟火“岳母她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很开心吧”玄武国结束了每天打打杀杀的生活,热闹非凡,也有许多人来这请求学习这里的武术,梅花十三听到岳母两个字立马脸红了,“谁…”话还没说完,伍六七的唇就贴了过来,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笑的如此灿烂

      “梅小姐,新年快乐,我爱你”

柒玟

【6713】感冒

*六七十三交往+同居前提

*ooc预警,望多担待

————————————————

       梅花十三感冒了。

       这是很鲜见的事情。习武之人,身体一般都挺结实,比如说咱们的首席暗影刺客,被同为食物链顶端的刺客追杀,反而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坠了海还没事。梅花十三虽说不是无敌的,但是平常还是几乎不生病的。

      “啊嚏!”...


*六七十三交往+同居前提

*ooc预警,望多担待

————————————————

       梅花十三感冒了。

       这是很鲜见的事情。习武之人,身体一般都挺结实,比如说咱们的首席暗影刺客,被同为食物链顶端的刺客追杀,反而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坠了海还没事。梅花十三虽说不是无敌的,但是平常还是几乎不生病的。

      “啊嚏!”

       看来,今天只能在家修养了。

       “梅小姐,起床了哦!”是伍六七在敲门。

       虽说两人确定了关系,并且开始同居生活,但他们还是分房睡,两人也没有做什么越界的事。

       “奇怪,梅小姐平时明明很早就起床了,今天怎么还不起来?”伍六七在门外自言自语。

       “啊嚏!”梅花十三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梅小姐你感冒啦?”伍六七还没得到梅花十三的允许,就直接开了门,扑到了她床前。

       “就只是感冒,没什么……”梅花十三解释道。

       还没等她说完,伍六七直接跑到他的房间,从抽屉里直接抓了一把钱,火急火燎地出了门,只丢下一句话。

       “梅小姐我去买药,你先休息,千万别乱跑!”

       她觉得有些好笑。不就是感冒药嘛,又不是什么疑难杂症,至于抓那么一大把钱吗,再说,她又不是小孩子,竟然让她别乱跑。

       原来他这么在意我啊。梅花十三心中暖暖的。

       她扭头去看窗外,窗外起风了,惹得挂在窗边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好像在诉说着心事。

       起风了呢。梅花十三想,不知道伍六七衣服穿的厚不厚,会不会冷。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关心伍六七,脸上浮现出独属于少女的羞涩,连忙拉过被子遮住脸颊。

       “梅小姐我回来了!”伍六七的声音在空旷的房子里回响。

       伍六七一进门就跑进厨房,开始烧开水,为梅花十三筹备感冒药。

       “梅小姐吃药啦!”伍六七捧着一杯感冒药走进她的房间。

       “我没事的,不用吃药,不就是感冒……啊嚏!”

       “梅小姐必须要吃药,不吃药感冒就好不了。”伍六七收起了平日里的吊儿郎当,语气冰冷又严肃,似乎与以前那位首席暗影刺客撞了边。

       看着伍六七,梅花十三感到了扑面而来的压迫感。她只得乖乖捧起玻璃杯,将那杯药尽数喝下去。

       伍六七温柔地看着她喝完了全部的药,笑着说了:“梅小姐我去做饭了,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那就……来碗面?”

       “好的,梅小姐!梅小姐在这里乖乖等着啊,我去做饭。”

       伍六七帮梅花十三盖好被子,没忍住在她唇上留下一吻,随后快乐的像个孩子似的跑进厨房。

       梅花十三害羞的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真的是,趁她生病还占她便宜,就会趁人之危。

       十五分钟后,寂静的房间里回响起伍六七的声音:“梅小姐,吃饭了!”

       随后,伍六七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喊道:“梅小姐别下床!”

       梅花十三正疑惑,伍六七就端着碗面进来了。“梅小姐别下床,重感冒是很危险的,梅小姐就在床上吃。”

       “可是,会把床单弄脏……”

       “没关系,我来洗。梅小姐要是没力气的话,我可以喂梅小姐……”

       “这点小事不用你帮!”

       伍六七笑着看梅花十三红着脸把面吃完了。他端着空碗,走进厨房,水流声响起。

       梅花十三重新回到了被窝里。她迷迷糊糊睡着了,梦中她看见了母亲,又看见了伍六七。他们都在对她笑,两个人的模样顿时撞了边,梅花十三忍不住哭了。

       伍六七洗完碗后,来到梅花十三的房间。他看见了梅花十三眼角的泪,轻轻拭去,却无意间摸到了她的手。

       “好冰。”

       伍六七又摸了摸她的额头。

       “好烫。”

       伍六七上了床,躺在梅花十三身边,温度慢慢传到了梅花十三身上。梅花十三贪恋着伍六七的温暖,转身就抱住了伍六七。

       这猝不及防的展开令伍六七慌了阵脚。

       伍六七低头,看到了梅花十三柔弱的一面:她像只小猫似的缩在他怀里,手还抓着他的衣角,不时地轻轻拽一下,她的头信赖地紧贴在他的胸膛,嘴角划出好看的弧度。

       靠靠靠,这也太可爱了吧!

       伍六七小心翼翼地将梅花十三揽入怀,一股淡淡的梅花香萦绕在心间。

       太可爱了!好想抱着一顿亲!

       温香软玉的触感占据心头,挥之不去。尽管梅小姐很香,尽管梅小姐很软,尽管梅小姐很可爱,尽管……还有好多尽管,但最后伍六七还是放开了梅花十三,帮她盖好被子,吻了吻她的脸颊,轻轻离去。

       他知道,梅小姐需要休息。

       梅花十三睡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因为伍六七的照顾,再加上自己强于常人的抵抗力,她感觉感冒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她坐起来,看到了床头柜上的各种药物,以及毛巾、体温计等物品,心中满是感激。

       伍六七这时候进来了。他看到梅小姐醒了,小心翼翼地问道:“梅小姐,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

       梅花十三犹豫了一下,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她叫道:“伍六七,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吗,梅小姐?”

       “啾!”

       梅花十三第一次主动吻了伍六七,虽然是在脸颊上。

       “!!!”

       伍六七的震惊都快写在脸上了。

       梅花十三则是红了脸,不去看他。

       伍六七缓过来后,笑着又吻了吻梅花十三。

       “梅小姐,谢谢!”

       梅花十三看着伍六七的笑脸,也跟着他笑了。

       偶尔感冒一次,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i• love it•e
另一个 (勿存。。。。。。)

另一个

(勿存。。。。。。)

另一个

(勿存。。。。。。)

想拖只雁子

【6713】梅思

原作向的小短篇


  村里有个剃头匠,不明来路,不知姓名,怎么看都是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家,头上却总束着三撮毛,大家都叫他七爷。

  这十里八乡,七爷不敢说是所有剃头匠里活儿最好的,但待人处事却极为周到细腻,村里的大人小孩们都愿意和他亲近。七爷干活时怀里总揣着把剪子,但是没人见他用过,宝贝得很,有人问起他这剪子什么来历,他会笑嘻嘻地和那人说媳妇儿送的,活生生一个老顽童。

  七爷喜欢梅花。他常常坐在自己的茅草屋前,失神般盯着院子里的一株梅花树,一看就是大半天。深深浅浅的沟壑横亘在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凹陷的眼窝下是两个浓重的黑眼圈,...

原作向的小短篇


  村里有个剃头匠,不明来路,不知姓名,怎么看都是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家,头上却总束着三撮毛,大家都叫他七爷。

  这十里八乡,七爷不敢说是所有剃头匠里活儿最好的,但待人处事却极为周到细腻,村里的大人小孩们都愿意和他亲近。七爷干活时怀里总揣着把剪子,但是没人见他用过,宝贝得很,有人问起他这剪子什么来历,他会笑嘻嘻地和那人说媳妇儿送的,活生生一个老顽童。

  七爷喜欢梅花。他常常坐在自己的茅草屋前,失神般盯着院子里的一株梅花树,一看就是大半天。深深浅浅的沟壑横亘在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凹陷的眼窝下是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花白的发被皮筋紧实地绑着。望着那梅花树,他有时会哀伤地皱着眉,有时又笑着摇头,更多的时候只是痴痴地愣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村里好多人都说那树里怕不是有什么妖精,让七爷着了魔,只有村西头的郎中老犁清楚,七爷啊,想他女人了。

“树里哪有什么妖精,妖精在他心里头,好几十年了啊。”

  七爷是个有故事的老头。老犁说,七爷第一次来到村里时已经是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人了,大半夜的,他紧紧地抱着一具女尸,带着满身血泊昏死在村头的槐树下,那场面把早起宰猪的屠户吓得半死,整整一个月都没敢再动刀。

  七爷命硬,被老犁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一清醒便嚷着找那女人,老犁垂下头,食指颤巍巍地指了指另一张床。

“发现你们的时候,这姑娘已经不行了。”

  屋子里头出奇地静,七爷一句话也没说,他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起来,失魂般一步步挪动着身子到那女人床前。

  老天爷必定费了极大的心思才雕琢出那般精致的面容,也许是不忍看着这独一无二的美在时光里随风消逝,便干脆让她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

  遍体鳞伤的男人握住女人的手,轻抚那苍白面颊上的泪痣,两行清泪顺着他微凸的颧骨流下。

  从此七爷再没离开过这里,他说他得留在这里陪她。

  他安葬了女人,栽了株梅花,搭了间茅草屋,成了村里的剃头匠。

  之后的日子一眼就望得到尽头,七爷将余下的生命和那女人一同葬在了屋前的梅花树下,冬去春来,梅花凋零后又盛开,冬日的雪花落在七爷头上,生根发芽后只留下满头的花白。

  七爷走的时候,屋前一树的白梅同往年一般,在鹅毛大雪中傲然绽放,暗香浮动。怀里的剪刀不曾离身,他肩上披着袄子,恬然地靠在木门边,脚边的炉子里烧着火红的炭,望着屋子前的梅花,泪水不知不觉盈满那浑浊的双眼,眼里的温柔纯粹恰似少年。

“梅小姐,我一直在等你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