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86

2658浏览    300参与
カバー表紙展「本」
86―エイティシックス―Ep...

                                                                                     86―エイティシックス―Ep.7 ―ミスト―

                                                                                                  illustration: しらび



カバー表紙展「本」
86―エイティシックス―Ep...

                                                                          86―エイティシックス―Ep.6 ―明けねばこそ夜は永く―

                                                                                                  illustration: しらび


カバー表紙展「本」
86―エイティシックス―Ep...

                                                                              86―エイティシックス―Ep.5 ―死よ、驕るなかれ―

                                                                                                  illustration: しらび


カバー表紙展「本」
86―エイティシックス―Ep...

                                                           86―エイティシックス―Ep.2 ―ラン・スルー・ザ・バトルフロント―〈上〉

                                                                                           illustration: イラスト しらび  

奶泡团20岁的小女儿

小刺猬和小兔子

有一个小刺猬,在很早以前,小刺猬曾经小心翼翼展露过他软软的肚皮,那是他错把猎狗当作朋友,猎狗咬伤了他,他的胸口留下了一道粉色的疤痕,他只能再次团紧自己,不敢漏出一丝缝隙。

直到遇见那只兔子,小刺猬用黑溜溜的眼睛观察他,兔子把一动不动的刺猬当作是储蓄罐,把萝卜插在他尖尖的刺儿上。晚上兔子躺在草皮上,不时的拿爪子去够在刺猬背上摇摇欲坠的小萝卜。累了,他就会团起自己,垂下耳朵睡着。小刺猬太喜欢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了,他好想摸摸他,这天他趁小兔子睡着,慢慢伸出一只爪子,轻轻在兔子脸上戳了一下,好软,好可爱啊,他轻轻了扯兔子耳朵。兔子耳朵动了动,小刺猬吓得缩回了爪子。

兔子跳了起来,蹦到了小刺猬的眼前...

有一个小刺猬,在很早以前,小刺猬曾经小心翼翼展露过他软软的肚皮,那是他错把猎狗当作朋友,猎狗咬伤了他,他的胸口留下了一道粉色的疤痕,他只能再次团紧自己,不敢漏出一丝缝隙。

直到遇见那只兔子,小刺猬用黑溜溜的眼睛观察他,兔子把一动不动的刺猬当作是储蓄罐,把萝卜插在他尖尖的刺儿上。晚上兔子躺在草皮上,不时的拿爪子去够在刺猬背上摇摇欲坠的小萝卜。累了,他就会团起自己,垂下耳朵睡着。小刺猬太喜欢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了,他好想摸摸他,这天他趁小兔子睡着,慢慢伸出一只爪子,轻轻在兔子脸上戳了一下,好软,好可爱啊,他轻轻了扯兔子耳朵。兔子耳朵动了动,小刺猬吓得缩回了爪子。

兔子跳了起来,蹦到了小刺猬的眼前。

“喂,你是不是扯我耳朵了?这么多天都不和我说话 我以为你是死的呢。”

小刺猬涨红了脸,尽管把头埋在暗处,小兔子还是一把摸到了小刺猬的脸,“你是生病了吗,脸好烫啊。”

小刺猬还是不敢动,他的手很软,不像猎狗的牙齿那么锋利那么疼,他的手那么软一定不会咬我的。

小兔子觉得自讨没趣,蹬蹬跳到他身后,扯下一个萝卜,咯吱咯吱的啃起来,“明天一起走行不行,这样你可以带着我的萝卜一起走。”

小刺猬轻轻挪了挪,黑溜溜的眼睛眨巴了两下。

“当你同意了啊。”

他们一起走了很远很远,路过小溪,走过断木,掉入过坑洞。

那天晚上月光不亮,还冷冷的,他们不想黑夜里走路 小兔子又是咯吱咯吱的吃萝卜,小刺猬团在一边,自己翻滚着把小果子扎到背上。

他想起多年以前,也是同样的夜晚,那个黑淙淙的猎狗,骗他敞开了肚皮,咬伤他。

“咱们一起这么久了,你有没有把我当好朋友啊,”

听到小兔子问了这句话,小刺猬停了一下。

他对小兔子说了心底这件事,他真的喜欢这个毛茸茸干干净净的小兔子。他打心眼里觉得,人家能和他交朋友真是自己顶顶高兴的事情。

“我能看看你的肚皮吗?”小兔子放下了萝卜,搁草地上擦了擦爪子。

小刺猬轻轻躺下,他告诉自己不要紧张,是小兔子,他的手是软软的他是吃萝卜的,不会咬刺猬的。

小兔子一下子蹦跶到了小刺猬的怀里,小刺猬的浑身上下马上绷紧了,小兔子一把拥住他,轻轻亲了一下,小刺猬胸口上那个有些印记的伤口。

小刺猬只感觉怀里像涌了一团棉花,但是是有温度的棉花,还痒酥酥的。

只是那晚暗暗的月光下,他没有看见小兔子爪子和前臂上淡淡的红色。

那天晚上过后,小刺猬再也没有见到小兔子了,他找了好几个森林,跑过了断木,小溪都没有找到,他甚至怀疑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美梦而已。可那样分明的温度和柔软,不是假的啊。

如果你在森林里看见背上扎着萝卜的小刺猬,不要惊讶,因为,他正在找他的小兔子。

奶泡团20岁的小女儿

鬼廷之大大琳

“正正啊,你看到今天小鬼的vlog了嘛,”黄新淳躺在沙发上横起一条腿,对刚刚放下包的朱正廷说道。

“还没来得及看,怎么了?”

“小鬼可真会啊,他穿了一个特大号的他自己然后去给他粉丝发那个应援,太会了 这小孩,在大厂时候可真没看出来。”说着还把视频往朱正廷眼前晃了晃。

朱正廷一把夺过黄新淳的手机,“晃得我头晕,我看看这小子搞什么鬼。”

“昨天辣个郑州天气有个37/8度吧,那么厚,两层嘛这个,不知道定个薄点的啊,商家也是,不能偷工减料一点嘛,你看这死孩子脸上都是汗,蠢死了。”朱正廷叨叨的黄新淳一句也没听清小鬼vlog里的内容。


“喂,王琳凯,听说你今天扮辣个大玩偶给你的鬼姐姐们发礼物了啊。”朱正廷看...

“正正啊,你看到今天小鬼的vlog了嘛,”黄新淳躺在沙发上横起一条腿,对刚刚放下包的朱正廷说道。

“还没来得及看,怎么了?”

“小鬼可真会啊,他穿了一个特大号的他自己然后去给他粉丝发那个应援,太会了 这小孩,在大厂时候可真没看出来。”说着还把视频往朱正廷眼前晃了晃。

朱正廷一把夺过黄新淳的手机,“晃得我头晕,我看看这小子搞什么鬼。”

“昨天辣个郑州天气有个37/8度吧,那么厚,两层嘛这个,不知道定个薄点的啊,商家也是,不能偷工减料一点嘛,你看这死孩子脸上都是汗,蠢死了。”朱正廷叨叨的黄新淳一句也没听清小鬼vlog里的内容。


“喂,王琳凯,听说你今天扮辣个大玩偶给你的鬼姐姐们发礼物了啊。”朱正廷看似漫不经心的在九人的视频群聊里来了一句。

“昂,对,我也看见了”Justin接上了一句。

“鬼姐姐们之前从我要的一千万福利嘛,想着做一个大大琳就是一个守护的意思,让她们知道,鬼姐姐守护王琳凯,大大琳守护鬼姐姐嘛。”

“哇,小鬼长大了,”群里此起彼伏的哇声,大家在热热闹闹中结束了群聊。


“今天是飞北京吧,不用订宾馆了,我回别墅住一晚。”


“朱正廷你今晚回别墅住不”@正廷

“嗯,路上了。”


“妈啊,可真重啊,吼,好热,多少层啊这个,头套带上,好了好了,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叮铃”,“还没到吗,”朱正廷只好费力地把手伸进衣服里,终于摸着钥匙,一手推着头套,一手去开门,“确实没到,灯都黑的,”朱正廷正打算抬手去摸灯。

“嘿!”突然黑暗中从角落里冲出一个庞大的身影,头上跟顶着巨大拖把一样,颤颤巍巍还想奔跑的感觉,直往自己身上扑。

“啊,什么玩意,”朱正廷一巴掌呼在了“拖把头”上,“是我啊正廷,我是小鬼。”

“小鬼?”朱正廷摸开灯,取下头套,对面的人也取下了头套,

“你”两个人看着对方的装束,异口同声。只见朱正廷穿了一个自己的玩偶服,而小鬼也穿了自己的大大琳,两个人相对站着很是滑稽。

“你干嘛穿这样啊!吓死人了大晚上的,还不开灯!”朱正廷锤了小鬼一下。

“我这不是来守护你来了,让我们正廷知道,你也有大大琳守护。”

“幼稚!”朱正廷一下子脸红到耳朵尖,他抓起头套打算套上。

“那我们正廷仙子解释一下,你穿这个大大廷干嘛的啊?”小鬼一把拽住朱正廷想要套上头套的手。

朱正廷更是无地自容,眼睛不去看小鬼玩味的笑容。

“为什么嘛?”小鬼揪着不放。


“也是幼稚!”


一江

-In His Heaven-

飞速看完轻国翻译的86第六卷,我又来卖安利了

主要太好看了,实不相瞒我已经看了两遍

惯例提醒:以下大概可能或许有剧透,介意的可以直接跳到结尾的安利阶段。


第六卷题为《明けねばこそ夜は永く》,译为《黎明之前,长夜漫漫》。Ep6更像是一个过渡章,既是为联合王国军作战划上一个句号,同时在结尾又埋下关于联邦与军团的伏笔,总的来说看完第六卷就会忍不住开始期待第七卷了!

可恶,九月什么时候到啊

标题“In His Heaven”源自Ep6第四章,译注中是猜测引自英国诗人罗伯特·勃朗宁的《Pippa's Song》,不过看到标题的第一个想法,是在第五卷里出场、以及在第六卷里依然活...

飞速看完轻国翻译的86第六卷,我又来卖安利了

主要太好看了,实不相瞒我已经看了两遍

惯例提醒:以下大概可能或许有剧透,介意的可以直接跳到结尾的安利阶段。


第六卷题为《明けねばこそ夜は永く》,译为《黎明之前,长夜漫漫》。Ep6更像是一个过渡章,既是为联合王国军作战划上一个句号,同时在结尾又埋下关于联邦与军团的伏笔,总的来说看完第六卷就会忍不住开始期待第七卷了!

可恶,九月什么时候到啊

标题“In His Heaven”源自Ep6第四章,译注中是猜测引自英国诗人罗伯特·勃朗宁的《Pippa's Song》,不过看到标题的第一个想法,是在第五卷里出场、以及在第六卷里依然活跃(从后记来看,第七卷还会有出场戏份)的维卡王子以及他的“死者之鸟”。


(以下有剧透)


维卡初次出场于第五卷的开头。身为联合王国历代王族异能的继承者,维卡在拥有超乎想象的智慧之时,也失去了对一切道德伦理及感性的认知。正因如此,维卡才能创造出类似军团存在的“小鸟”——披着少女这层外衣的战争机器。“小鸟”的核心同样是死去的人类的大脑,但它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联合王国。以亡灵(Legion)对亡灵(Sirin)。但即使有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维卡的做法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而跟随在维卡身边、被他称作“瑞谢”的小鸟,则是维卡的第一格作品。瑞谢的原型为维卡的乳妹瑞谢丽特,瑞谢丽特在多年前为了保护维卡而身死,在临死前,维卡向她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所以……瑞谢,从今往后你也愿意在我身边吗?”

——不要丢下我。

瞬间,瑞谢睁大了眼睛。

若那双眼眸中哪怕流露出了最轻微的犹豫或恐惧,他恐怕都会打消自己的念头。

然而,忠诚的少女点了点头。

听到他只为了自己而想要剖开尸体、极为自私地想让她成为活死人的愿望时,她仍旧笑着点了头。

“嗯,当然了,我的——”

怕寂寞的王子殿下。

我当场表演一个猛虎落泪。

而在将瑞谢改造成“小鸟”之后,维卡始终保持着一种矛盾的心情:不希望瑞谢再度离开自己的身边、然而又担心着自己的做法是否违背了瑞谢的真正意愿。当他询问辛,瑞谢——“小鸟”们是否渴求回到死者的世界、而辛做出肯定回答后,维卡的脸上露出了自嘲的表情。

或许他潜意识中明白让瑞谢回到另一个世界才是最妥当的结局,但是私心里,他依旧渴望有人陪伴。瑞谢于维卡而言,是特别的。身为“小鸟”的瑞谢的数据仅有一份,无法再次重生。

瑞谢丽特自愿答应成为“小鸟”,但那是为了满足主人维卡的愿望——至少,维卡本人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只有瑞谢丽特,仅能复生一次。若现在这台“小鸟”遭到损坏,他将与她诀别。

这是维卡的私情,也是他对对瑞谢无言的赎罪。但死者与生者之间的隔阂是永远无法跨越的,失去生命、以瑞谢丽特的残骸/残次品改造而成的机器人偶,决不可能让他人变得幸福。这个道理,身为“小鸟”的瑞谢知道,维卡也知道。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无法回头了。

——倘若说人死后将会前往天堂,那么对于死去的瑞谢丽特而言,如今身为“小鸟”的她,是否身处在维卡为她构建的“天堂”里呢?

关于两人的细节,五、六卷里的叙述都非常详细。这里私心放上第五卷里我最喜欢的一段:

“小鸟”是机器人,就算只剩一个头部也不会坏。失去了与胸部冷却系统的连接,瑞谢自动关机。确认过后,维卡转过身,任由衣襟在风雪中摇摆。

错失了季节的白衣女神狂舞的面纱,以及怀中抱着的头颅。

简直像是《莎乐美》中的一幕。他忽然这样想到。

哎,算了。

“还从来没有吻过她呢。”

无论是原来的她,还是现在如墓碑一般没有一丝体温的她。

孤独的声音在风中飘散,无人听见。

关于《莎乐美》的暗喻太绝了……维卡对于瑞谢的偏执和疯狂,由此可见一斑。

最后放上安里太太对这对主从的评价吧

……并且我喜欢那两人(维卡与瑞谢)之间的关系。维卡因为要让子孙继承异能,所以绝对不能混血。本来他们两个是结不了婚的,但是因为瑞谢已经死了,所以两个人能一起生活,这种讽刺的关系很棒。

听听,这是人话吗。


说回第六卷!《86-不存在的战区》原计划是一卷完结,但之后因为人气过高而出了续篇,因此在阅读二、三卷的时候总有点“强行续篇”的感觉,但第五卷之后就开始渐入佳境。“小鸟”的出场使得86开始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在共/和/国时代,他们不得不将自己视为战争机器,剥去情感,以此来在残酷战场上存活。而在获得自由后,他们仍然无法摆脱这样的认知。86为何生存?86生存的意义为何?这是他们在战斗中所要思考的,也构成了五、六两卷的冲突点。

至于辛和蕾娜这两人,你们怎么还不去结婚?第六卷的糖份太多了,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反正无论是吵架、冷战(蕾娜的哭颜赛高!)以及最后辛的内心独白与他终于能够对蕾娜表露出来的,所谓的“期望”,awsl。



最后!假期到了,各位朋友们,趁此好时节,不如去看看《86-eighty six-0》(《86-不存在的战区》)这部轻小说吧!!战争机甲和少年少女的相遇,这样的要素谁忍心拒绝吗!!

目前出到第六卷,前四卷在DMZJ app上有,5-6卷轻之国度已译完全文。实体书目前台版出了1-4卷(某宝可购),国内天闻角川已引进。总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过爱过绝不后悔!只要你看86,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本安利诚包售后,长期有效!)


奶泡团20岁的小女儿

鬼廷之花路礼物

“你给我买了什么啊?”

“你喜欢的。”


“怎么样,小刺猬喜不喜欢,你以前采访就说过自己像个小刺猬的。”

“还不错。”

“什么叫还不错,明明就很好。”朱正廷气到叉腰。

小鬼一把拉住朱正廷,往怀里一带,像车上那样,贴的很近,能感到彼此的呼吸在颈间轻轻摩挲。

“我已经收到最好的礼物了”

“你给我买了什么啊?”

“你喜欢的。”


“怎么样,小刺猬喜不喜欢,你以前采访就说过自己像个小刺猬的。”

“还不错。”

“什么叫还不错,明明就很好。”朱正廷气到叉腰。

小鬼一把拉住朱正廷,往怀里一带,像车上那样,贴的很近,能感到彼此的呼吸在颈间轻轻摩挲。

“我已经收到最好的礼物了”


奶泡团20岁的小女儿

鬼廷之花路离别

时间:花路最后一期录制完成

朱正廷回到大别墅,一声也不吭,抱着五百万就上楼关上了房门。

“正廷怎么了?今天太累了吗,还是因为下午的时候咱们饭桌上情绪不好。”子异倒了杯开水问道。

“不知道,我上去看看吧。”小鬼的眼睛还有一点点红红的。说起来,酷酷的自己真的还每次总先掉眼泪,太毁自己酷盖人设了。

“正廷我能进来吗?”

“没人拦着你。”

“你怎么啦,情绪不好吗?”小鬼插着腰站在正廷床边开口。

“我没有。”

“你明明就有,到底怎么啦?是今天下午吗花路结束了你不舒服了吗?”

“你还提今天下午,你每个人都cue,cue狒狒,还给子异券,什么都没给我说。”

“可以说但没必要,因为我不会让...

时间:花路最后一期录制完成

朱正廷回到大别墅,一声也不吭,抱着五百万就上楼关上了房门。

“正廷怎么了?今天太累了吗,还是因为下午的时候咱们饭桌上情绪不好。”子异倒了杯开水问道。

“不知道,我上去看看吧。”小鬼的眼睛还有一点点红红的。说起来,酷酷的自己真的还每次总先掉眼泪,太毁自己酷盖人设了。

“正廷我能进来吗?”

“没人拦着你。”

“你怎么啦,情绪不好吗?”小鬼插着腰站在正廷床边开口。

“我没有。”

“你明明就有,到底怎么啦?是今天下午吗花路结束了你不舒服了吗?”

“你还提今天下午,你每个人都cue,cue狒狒,还给子异券,什么都没给我说。”

“可以说但没必要,因为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奶泡团20岁的小女儿

鬼廷之福利

“五百万,五百万,又跑哪去了?bro,五百万在你们房间吗?”朱正廷敲了敲蔡徐坤和子异的房门。

“没啊,你看是不是跑长靖他们那去了,”子异打开门说道。

“好好好,辣我去看看。”

“尤长靖尤长靖尤长靖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朱正廷逮着房门一顿猛敲。

“你干嘛啦,林彦俊在睡觉,你小声一点啦,”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他和农一块出门了,对了你看见五百万了吗?”

“没有哎,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找找。”

“没事没事,你好好休息,我去小鬼那看看。”

还没等踏进小鬼的房门,就听见小鬼“啾啾”唤狗的声音。

“我就知道你在这,五百万!”朱正廷蹲下身子要去抱狗,却抱了个空。

“王琳凯,别皮,快给...

“五百万,五百万,又跑哪去了?bro,五百万在你们房间吗?”朱正廷敲了敲蔡徐坤和子异的房门。

“没啊,你看是不是跑长靖他们那去了,”子异打开门说道。

“好好好,辣我去看看。”

“尤长靖尤长靖尤长靖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朱正廷逮着房门一顿猛敲。

“你干嘛啦,林彦俊在睡觉,你小声一点啦,”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他和农一块出门了,对了你看见五百万了吗?”

“没有哎,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找找。”

“没事没事,你好好休息,我去小鬼那看看。”

还没等踏进小鬼的房门,就听见小鬼“啾啾”唤狗的声音。

“我就知道你在这,五百万!”朱正廷蹲下身子要去抱狗,却抱了个空。

“王琳凯,别皮,快给我。”

“给你可以,你得拿福利换,”

“福利在楼下,你自己去找他呗。”

朱正廷刚直起身子,感到脸部一暖,小鬼快速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我要的福利是这个。”

奶泡团20岁的小女儿
我的小可爱皇冠给你带(这样感觉...

我的小可爱
皇冠给你带
(这样感觉CP逆了?)
cr logo

我的小可爱
皇冠给你带
(这样感觉CP逆了?)
cr logo

奶泡团20岁的小女儿

鬼廷之你的生日愿望

王琳凯的20岁生日会后。

“小鬼,我看你生日会直播,你许愿许辣么久,许什么愿望了啊,告诉哥哥。”

“干嘛,告诉你就不灵了。 ”

“快点说,我是仙子,告诉别人会不灵告诉我后绝对会灵的!”

“我说今年所有限量款AJ我都要买到。”

“你跟AJ真的至死不渝啊。”


一周后,王琳凯收到了好几双限量款的AJ,按这个趋势,每出一款,王琳凯就会收到一款。

小鬼敲开朱正廷的房门,朱正廷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

“朱正廷,你真这么灵啊?”小鬼坐在床边上给朱正廷递吹风机。

“那当然啦,没大没小,叫哥哥!”

“我能提前把明年的愿望许了吗?”

“你干嘛?又看上啥了?”

“看上你了。”

王琳凯的20岁生日会后。

“小鬼,我看你生日会直播,你许愿许辣么久,许什么愿望了啊,告诉哥哥。”

“干嘛,告诉你就不灵了。 ”

“快点说,我是仙子,告诉别人会不灵告诉我后绝对会灵的!”

“我说今年所有限量款AJ我都要买到。”

“你跟AJ真的至死不渝啊。”


一周后,王琳凯收到了好几双限量款的AJ,按这个趋势,每出一款,王琳凯就会收到一款。

小鬼敲开朱正廷的房门,朱正廷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

“朱正廷,你真这么灵啊?”小鬼坐在床边上给朱正廷递吹风机。

“那当然啦,没大没小,叫哥哥!”

“我能提前把明年的愿望许了吗?”

“你干嘛?又看上啥了?”

“看上你了。”


一江

-死神,你莫要骄傲-

想要安利卖得好,售后就要一起搞

第五卷是目前为止,除了第一卷外我最喜欢的一卷,所以我还是要来讲一讲我的感想顺便卖个安利

以下大概有部分剧透!!


《86》第五卷题为《死神,你莫要骄傲》,来源为约翰·多恩的十四行诗。这一卷主要讲述以辛和蕾娜为首的联合军,来到罗格雷西亚联合王国,与第五王子维卡率领下的人造机械兵团「小鸟」,一同并肩作战的故事。

在第四卷的末尾,描写了过去身为86的辛与身为共和国军人蕾娜之间的隔阂。辛不理解人类,不理解蕾娜,甚至不理解除了“86”这个身份外,自己的存在 有何意义。蕾娜虽然理解辛,但她不知道要如何去帮助辛,去愈合他心中的这份...

想要安利卖得好,售后就要一起搞

第五卷是目前为止,除了第一卷外我最喜欢的一卷,所以我还是要来讲一讲我的感想顺便卖个安利

以下大概有部分剧透!!

 

《86》第五卷题为《死神,你莫要骄傲》,来源为约翰·多恩的十四行诗。这一卷主要讲述以辛和蕾娜为首的联合军,来到罗格雷西亚联合王国,与第五王子维卡率领下的人造机械兵团「小鸟」,一同并肩作战的故事。

在第四卷的末尾,描写了过去身为86的辛与身为共和国军人蕾娜之间的隔阂。辛不理解人类,不理解蕾娜,甚至不理解除了“86”这个身份外,自己的存在 有何意义。蕾娜虽然理解辛,但她不知道要如何去帮助辛,去愈合他心中的这份创伤。第五卷则借由与「军团」类似存在的「小鸟」,继续贯穿这个主题。自然,辛不会马上就被拯救。

叹息中,却没有夹杂着泪水。

蕾娜,抱歉。

我还是不觉得,

人类,人类的生存是美丽的。

即使蕾娜不断向他展示关于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即使周围的人不断释放出善意,试图告诉他,他是能够在这个世界正常的生活,但是作为86的经历以及带来的影响在辛的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他无法对他们做出回应。

但另一方面,第五卷中可以确定,蕾娜对于辛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一个是辛兑现之前的诺言,带生长在85区内、几乎没见过星空的蕾娜看星星。这一段的描写非常唯美和少女,我反复阅读无数遍,确认在漫画里可以是跨页。另一段则是辛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再度投入进战争的理由。这一段非常耐人寻味。

“如果这场战争真的结束了——到时候,”

忽然,他停下了想要说出的话。

去看海吧。如果可以的话,一起去看没有见过的景色吧。

他本想这样说。他曾听蕾娜说过想去看海,但他自己从未这样说过。

他觉得应该告诉她,这一点确凿无疑。

想让她看到海——因为,这就是他现在战斗的理由。

可是。心中忽然这样想到。

想让她看到海,想让她看到在力所不及最终横尸的战场上、被战火封锁的现在这个世界上无法看到的景色。他这样想着。他有了这样的愿望。可是。

那么,之后呢——……?

看了海之后,蕾娜又盼望着什么呢?——她还会盼望着什么吗?

傻孩子,当然是盼望着和你结婚,最后一起幸福快乐是结局啊!

对于辛而言,现在的战斗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蕾娜的愿望,即能够在和平的年代里去看到海。由此,他也产生了另一个疑惑:

他没有任何想做的事。

这份空虚莫名地让他感到恐惧。他立刻停止了进一步的思考,然而疑问却萦绕在心头不愿消失。

战斗到最后,是身为八六的骄傲。

那,如果战斗到最后,自己还活下来了的话——

辛从未考虑过自己。身为86,他是战争兵器;离开了共和国之后,他转而以联邦军人的身份加入战争。在他潜意识之中,他的生命只能够在战场上燃烧殆尽,除此之外,别无其他选择。这是属于86的骄傲——但也是86的禁锢。辛始终活在86的阴影之下。

幸好有蕾娜的存在。即使不是为了世界,为了国家,为了人类的生存而战斗,仅仅只是为了蕾娜的话,那也是辛在不知不觉间尝试向86区外的世界迈出的第一步。蕾娜是温暖不刺眼的阳光,是辛与这个被他抛弃的世界仅有的联系。蕾娜不知道该怎样帮助辛,但她从未放弃。而不知不觉中,辛也对她产生了回应。

所以当敌军包围指挥部、作为指挥官的蕾娜请求辛在必要时刻放弃她的时候,辛才会断然拒绝。

想让她看到海——好不容易才怀抱的这个愿望,她却轻而易举地想要其夺走。

在第五卷末尾,则是辛对于蕾娜的疑问。为什么在战场上目睹了被逼到绝境中的人类,丑陋而卑劣的一面,但蕾娜始终对人类,对这个世界没有放弃希望,并且真诚相信着世界应是美丽的

他终于意识到。

——自己对她,依旧是一无所知。

辛开始想要了解蕾娜。话说回来,想要了解对方就是陷入爱河的第一步

辛开始想要了解蕾娜为什么会爱着这个世界,这些人类。而这也是他向着这个曾经被他所漠视的世界,迈出的第一步。

 

说回标题,《死神,你莫骄傲》。

Death be not proud, though some have called thee
死神,你莫骄傲,尽管有人说你
Mighty and dreadful, for, thou art not so,
如何强大,如何可怕,你并不是这样;
For, those, whom thou think'st, thou dost overthrow,
你以为你把谁谁谁打倒了,其实,
Die not, poor death, nor yet canst thou kill me;
可怜的死神,他们没死;你现在也还杀不死我。
From rest and sleep, which but thy pictures be,
休息、睡眠,这些不过是你的写照,
Much pleasure, then from thee, much more must flow,
既能给人享受,那你本人提供的一定更多;
And soonest our best men with thee do go,
我们最美好的人随你去得越早,
Rest of their bones, and soul's delivery.
越能早日获得身体的休息,灵魂的解脱。
Thou art slave to fate, chance, kings, and desperate men,
你是命运、机会、君主、亡命徒的奴隶,
And dost with poison, war, and sickness dwell,
你和毒药、战争、疾病同住在一起,

And poppy, or charms can make us sleep as well,
罂粟和咒符和你的打击相比,同样,
And better than thy stroak; why swell'st thou then?
甚至更能催我入睡;那你何必趾高气扬呢?
One short sleep past, we wake eternally,
睡了一小觉之后,我们便永远觉醒了,
And death shall be no more; Death, thou shalt die.
再也不会有死亡,你死神也将死去。

辛的别称即为「死神」,而原诗中,“Thou art slave to fate, chance, kings, and desperate men(你是命运、机会、君主、亡命徒的奴隶),And dost with poison, war, and sickness dwell(你和毒药、战争、疾病同住在一起)”这两句我觉得是对他最好的写照。而这一卷里,辛所产生的改变,与第四卷末尾里他漠然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死神,你莫要骄傲”这个标题,大概也是作者埋藏的小伏笔。

我辛耶·诺赞,就算是战死,和军团正面打上三百场,也不会对一个人类产生任何兴趣!

蕾娜,真香。

一江

-白骨战线无战事-

一口气补完86,我必须来安利这部作品,我哭得好大声。

(以下尽量不剧透关键剧情,但包含大量个人感情,如果不介意可以来看看)


“86”全名《86-Eighty Six-》,也被译为《86-不存在的战区》。用作者的话说,这是一部包含战斗机械、男孩遇见女孩、反乌托邦等犹如大杂烩一般的作品。

战斗机械不用多说,自然是指战斗机甲以及各类军工机械,而书中对于这些冰冷钢铁的大量描写,毫无疑问奠定下残酷基调。当然,少年少女们驾驶机甲为拯救世界而战斗的作品并不少见,但86最大的不同 ,也是它在开始最吸引我的一点,在于它世界观里反乌托邦的设定。

《86》的背景设定是一个架空世界。圣玛格诺里亚...

一口气补完86,我必须来安利这部作品,我哭得好大声。

(以下尽量不剧透关键剧情,但包含大量个人感情,如果不介意可以来看看)


“86”全名《86-Eighty Six-》,也被译为《86-不存在的战区》。用作者的话说,这是一部包含战斗机械、男孩遇见女孩、反乌托邦等犹如大杂烩一般的作品。

战斗机械不用多说,自然是指战斗机甲以及各类军工机械,而书中对于这些冰冷钢铁的大量描写,毫无疑问奠定下残酷基调。当然,少年少女们驾驶机甲为拯救世界而战斗的作品并不少见,但86最大的不同 ,也是它在开始最吸引我的一点,在于它世界观里反乌托邦的设定。

《86》的背景设定是一个架空世界。圣玛格诺里亚「共/和/国」在遭受邻国「帝/国」的无人兵器「军团」侵略袭击时,为了保存所谓的国家,共/和/国将白银人种(即发色和眼眸颜色是银白色的人)承认为正当公民,居住在八十五个行政区内。而其他有色人种则被视为「牲畜」,国家将他们驱赶至战场的第一线,让他们驾驶机甲来对抗军团。这些有色人种所战斗的地方被称为86区,即在国家承认的区域之外,他们也随之被称为86。此外共/和/国采用了「管制」策略,即以白银人种的军人作为指挥官,在安全的国内区域通过「同感」,名为协助86战斗,实际是监督,但更多的时候,指挥官根本不关心86们的存活。

在共/和/国看来,86们不能称之为人,因而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诸如“共/和/国也研制出了无人机”、“这次战斗没有任何伤亡”厚颜无耻的话。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之下,86所能得到的待遇和援助可想而知。

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共/和/国没收有色人种、用来支援战争的财产逐渐耗光,而身为战争机器的86,数量也逐渐减少。尽管共/和/国还在鼓吹胜利论调,但实际上这不过是他们的自欺欺人罢了。因为本应身为机械的军团,在战斗中,逐渐能够“吸收”死者的大脑,借以改造自身,逐渐智能化。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少年和少女相遇了。

(出现了,是我最喜欢的吹CP环节)


《86》的第一卷,讲述的是辛与蕾娜相遇的故事。

先说说蕾娜。蕾娜作为女主角,角色设定上是旧贵族的大小姐,同时也是共/和/国/军人。但正如故事的开场时她被称呼为“公主”,蕾娜有着难以避免的天真感。她同情86,却没注意到这份感情有时对86们是一种负担;她对自己的国家感到不解和不满,但却无法将其割舍。与共/和/国内的其他人相比,她已经足够优秀和坚强了,但在战场上以命拼搏的86们看来,她未免还是温室里的花朵,是无法真正理解86的。

而与辛及先锋战队的相遇,则将国家、战争以及86们最残忍的一面完全展现在她的面前,迫使她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成长起来。86们在残酷环境下不断的战斗,与绝望的抗争,对生命的渴求,对自由的希冀,都带给蕾娜极大的触动,并推动着蕾娜不断前进。

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毁灭是不可避免的未来。或许,就会发生在明天。

即使如此,她还是得奋战到最后一刻。不放弃希望,努力活下去,一直挣扎到死亡位置。就像贯彻原则直到死去,充满荣耀感的他们一样。

我觉得这一段是对蕾娜的成长最好的注解。

与具有成长可能性的蕾娜不同,辛这个角色甫一出场,角色就已定型了。因此这个角色的看点不是成长,而是改变。作为86却被剥夺“人”的一切尊严,作为「死神」与「送葬者」所经历过、目睹过甚至亲手葬送的死亡,毫无疑问,辛虽然身为人,但早已对这个世界不抱任何希望。身为人类却憎恨人类,认为人世是冷酷、苛薄又丑恶的东西……绝望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甚至为此而选择遗忘幼时曾经接受过的美好。毕竟比起接受这个世界的残忍,还是漠视它来得更容易一些。

辛教会了蕾娜成长,但他始终被困于原地。不止是他,所有的86也是这样。即使在共/和/国沦陷、他们来到「联邦」之后,也是如此。共/和/国用强权践踏了他们的尊严,联/邦则用对86们的同情来享受正义和优越感。这不过是换了一种歧视的形态,然而辛对此却毫无感触。至始至终,他选择将自己放在旁观者的位置上。他无法感受正常的生活,也没有办法去想象它甚至是去追求它。而这正是蕾娜所为之悲哀的事——尽管辛至始至终都不明白蕾娜为何感到悲伤。

如果说,二人因为经历而塑造出的不同性格特点与理念差异在第一卷里就埋下了伏笔,那么第四卷则是矛盾的第一次爆发。

家人、姓名、自由、尊严。当这些都被恶意之刃持续割削时,他们为了还能捍卫一份骄傲,自己割舍掉了曾经被爱的过去。

因为继续记住,会忍不住心生恨意。

……

因为归根结底,他们对人类,对世界,不管对善意还是恶意,都没有半点期待。就连一线微小的希望,也不存在于他们心中。

为了不去憎恨,他们忘记了一切。为了守住一份骄傲,不得不割舍掉其他的所有事物。甚至连遭到剥夺的自觉也是。

他们存活下来,也得到自由了。然而无论是想象将来幸福的力量,甚或是梦想着希望能够获得幸福的力量,都还没能找回来。

因而蕾娜才会说出“这让我好哀伤。”即使这是怜悯,是傲慢,但也是最深切的悲哀。不过在她看来,这不仅仅是辛他们最大的敌人,同时也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蕾娜要如何对抗这份绝望,或者说,如何从绝望手中拯救辛,让辛产生改变,是我对《86》最为期待的一件事。


接下来是CP快乐时间!!

《86》这部作品比较严肃,战斗场面和剧情占了大部分笔墨,因此关于男女主角的相处部分其实并不多……除了第一卷的相遇,第二卷和第三卷主要说的是辛在联/邦战斗的故事,蕾娜出场次数屈指可数。等到第四卷重逢后,虽然先看了剧透说“两个人相遇后对话都是甜的”,但我啃完之后还是要大声说:完全不够啊!!

但耐不住作者对他们的相处把握得好。两个人相处的细节都是都是糖。我细细翻开每一页,只见就连书中的夹缝都写着“恩爱”两个字。随便挑了一点,大家来品品。

第一卷里辛对蕾娜从初识的冷漠到后期堪称是别扭的劝慰;蕾娜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离开辛和他的小队;最后的并肩作战。

以及在结尾,辛在留下的纸条里说,“要是有一天,你来到了我们抵达的场所,可否为我们送上一束花呢?”请不要忘记我们——不要忘记我,大概他是这么想的吧。而蕾娜也确实做到了

第二卷和第三卷里蕾娜出场很少,但不妨碍辛在某些时刻想起银白色的身影银铃般的嗓音。而在最后两人相遇时,我不禁露出了老母亲般的微笑。

「……我一直在追你们。」

红瞳加深了笑意。

「我追上你们了喔。」

「是的。」

虽然很突然,但请你们马上结婚。

第四卷里从一开卷就是糖,太多了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最后,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第三卷里有一段话形容得真的非常贴切。

那人要前进,需要有能配得上她的景色。那人前进的道路,将是汝先行走过的道路……那么,汝该作为目标的终点会是哪里呢?

这个答案,汝此时已经自己说出来了吧……

蕾娜是不断追随着辛前进的。而为了她,哪怕只是些许也好,辛也想让他看到美丽的景色。

之前说到辛无法感受幸福和追求幸福。然而蕾娜是不同的——尽管他没有意识到。总之我磕爆这对

顺带一提作者写了很多发糖小短篇,甜的简直官逼同死,基本辛和蕾娜这对已经石锤,CP股绝对不亏!!!


在当今宅萌双全后宫当道的轻小说时代,《86》作为一部战争科幻的轻小说真的是一股清流。没有辉煌的胜利,没有正统派的英雄,如此沉闷的基调能够让人眼前一亮,实在难得。颇具张力的剧情,恰到好处的伏笔,细腻的人物心理,毫不拖泥带水的战斗情节……可能有的地方称不上完美,但也足够精致。

而在此类长篇小说中,多人物出场导致的平面化以及宏大世界观难以铺展开的问题,也几乎没有看到。多视角切换的叙事,很好地交代了背景与前因后果,以及填补了人物的性格与经历,使得剧情发展得以全方位展开,不至于产生突兀感。


说了一大堆废话,总而言之,我贫瘠的语言实在没法描述我第一次看到这部轻小说的震撼。总之我吹爆《86》!!大家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只要你看了这部小说我们就是永远的好朋友!!


顺便真诚等待动画化消息……我觉得这部作品霸榜是完全没问题的!!


另:

标题取自第一卷第二章。

黑体所引文字来源于轻之国度汉化组的翻译。

DMZJ上有前四卷及漫画,原作已出至第五卷。

总之非常好看!!!


第五卷感想:-死神,你莫要骄傲-

第六卷感想:-In His Heaven-


猫箱保佑
emmmmm虽然没人看(但是存...

emmmmm
虽然没人看(
但是存一下提醒自己
肯定会咕的手书的进度

期待情人节短篇!!!

emmmmm
虽然没人看(
但是存一下提醒自己
肯定会咕的手书的进度

期待情人节短篇!!!

猫箱保佑
本来想画手书mad但是我感觉肯...

本来想画手书mad但是我感觉肯定会坑,先做个做个gif试试(

不知道lofter能不能发gif

本来想画手书mad但是我感觉肯定会坑,先做个做个gif试试(

不知道lofter能不能发gif

猫箱保佑
在这边也发一下しらび老师的蕾娜...

在这边也发一下
しらび老师的蕾娜太可爱我画不出来万分之一
辛的编号是第一卷的,シデン是瞎敲的(所以全是bug
然后ツィカーダ查出来是俄文的蝉?总之直接复制上了(画的那么小根本看不到啦

在这边也发一下
しらび老师的蕾娜太可爱我画不出来万分之一
辛的编号是第一卷的,シデン是瞎敲的(所以全是bug
然后ツィカーダ查出来是俄文的蝉?总之直接复制上了(画的那么小根本看不到啦

Hello rocker

最近在00点之前就犯困了,

实在不太能熬夜(´・_・`)

这是老了的表现吗,

这是健康的生活节奏。

最近无论是天气还是其它形势都算进入冬天了,

等到阳光明媚的日子,

再吃一顿大肉吧。

最重要的是心态要摆正。


艳姐姐小狗仔现在去洗澡澡了,

她的小宝宝我现在黔驴技穷词穷人穷并且没有努力,

只想好好睡个懒觉呀(◐‿◑)

还好她最近迷上了将夜,

我们一块儿不思进取(。・ω・。)ノ

有伴儿。


再坚持最后一天,

又要放假啦!

最近在00点之前就犯困了,

实在不太能熬夜(´・_・`)

这是老了的表现吗,

这是健康的生活节奏。

最近无论是天气还是其它形势都算进入冬天了,

等到阳光明媚的日子,

再吃一顿大肉吧。

最重要的是心态要摆正。


艳姐姐小狗仔现在去洗澡澡了,

她的小宝宝我现在黔驴技穷词穷人穷并且没有努力,

只想好好睡个懒觉呀(◐‿◑)

还好她最近迷上了将夜,

我们一块儿不思进取(。・ω・。)ノ

有伴儿。


再坚持最后一天,

又要放假啦!

蓝金
小伙子,这什么车啊?86啊!8...

小伙子,这什么车啊?
86啊!
86?挑一下啊!
随便啊。
等等等等登登

小伙子,这什么车啊?
86啊!
86?挑一下啊!
随便啊。
等等等等登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