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8861

14.3万浏览    1417参与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9)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9 


《花式篮球的一百种打法》by Zhang J.K.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9 


《花式篮球的一百种打法》by Zhang J.K.

邻亓

世界把我感染了(上)

-背景架空

-辣鸡文笔图一乐


01.


张先生和龙先生认识好久了,粗算也有二十年。同事们爱开玩笑就调侃他们:

“认识这么久了,你单他寡的凑一块得了。”


两人或许会摇摇头,又可能对视笑笑。


心知肚明的事也没人再接。


02.


公司聚餐很多,但龙先生不喜欢,他不爱浪费时间在无用的事上,张先生就陪他一起窝在家里。


一人一边沙发总是安静的出奇。张先生一般会打破寂静,即使都是尬死人的闲话。


“龙儿,你为啥要来北京?”


“出来打拼,不然你养我?不过我不来咱俩也不会认识。”


“这灯挺亮的哈……”


“就是价格滴血。”


其实大多...

-背景架空

-辣鸡文笔图一乐



01.


张先生和龙先生认识好久了,粗算也有二十年。同事们爱开玩笑就调侃他们:

“认识这么久了,你单他寡的凑一块得了。”


两人或许会摇摇头,又可能对视笑笑。


心知肚明的事也没人再接。



02.


公司聚餐很多,但龙先生不喜欢,他不爱浪费时间在无用的事上,张先生就陪他一起窝在家里。


一人一边沙发总是安静的出奇。张先生一般会打破寂静,即使都是尬死人的闲话。


“龙儿,你为啥要来北京?”


“出来打拼,不然你养我?不过我不来咱俩也不会认识。”


“这灯挺亮的哈……”


“就是价格滴血。”



其实大多时候也待不住,两个人就去外面逛。没走几步就绕到了烧烤摊,老板不停吆喝两人也就默默坐到了摊边。


谈趣事谈经历……


他们不缺新鲜感,即使每天同步做事。


他们谈时间龙先生会说时间快张先生都从白脸变黑卤蛋了,张先生即使嘴里嚼着东西也会骂骂咧咧,手握竹签指着龙先生。


“马龙你幼稚死了,看谁以后敢和你谈?!”


“你养我呗,省的你半夜腰疼死也没人管。”

龙先生依旧笑嘻嘻的调笑。


 

03.


两个人都会喝酒,不过有点不一样。


张先生山东人,酒量是自小练出来的。

龙先生辽宁人,小时候听话长大了认真,酒没怎么碰过。


两人第一次聚着喝酒是大学毕业,都是校坛风云人物,这个人劝劝那个人拉拉就去耍了。


酒吧很乱,灯光晃的眼生疼,一群人风风火火的闯了进去,其实都是小白。铁打的国王游戏和真心话大冒险,都玩过但输了喝酒还是第一次 。


青年总归是爱面子的 。


羞耻的问题答不出口,只能喝酒作罚,一群人闹闹哄哄酒也就解决的快。


张先生估摸着点就开始做结尾,有人接送门口,没人接打车打电话,最后在酒吧门口搭着龙先生散步。


龙先生那天很不幸,游戏总是输。问题棘手就喝酒,他不愿和以后见都不一定见的人敞开太多。


张先生拉着龙先生晃悠了好久,但也只是在走。


“那…有个小卖部……”


“看到了。”


“买两张彩票呗~”


张先生认命了,把醉醺醺的人放倒在长椅上就往小卖部走。最后两人花了几百块买彩票,或许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赔了个精光。



04.


人们总在追忆过去,即使有些令人难堪不已。张先生和龙先生也会这么做,这是他们从小保持的放松方法。


即使有的事情记得有头无尾。


印象最深的是刚认识的那次,少年们是知心的,便贪婪的想知晓更多事情。


两人爬上墙头,腿在墙侧一搭一搭的晃悠,夕阳倾尽所有洒向大地,一切都笼上了金黄色。


“有什么要分享的吗?”


“嗯……我不是乖小孩,就是爸妈外出打工我不愿意添麻烦。”


“这还是乖小孩的想法啊,”小张先生撇撇嘴,他很鄙夷小龙先生‘舍己为人’的做法。


“我觉得吧,当乖小孩没啥不好的,你看他们多喜欢你啊!”


“可我不喜欢。”


这句话把小张先生噎到了。


也对,没人愿意活在虚伪的人生里,小龙先生也不会例外。


“不过在你这挺好,”小龙先生勾了勾唇,“我和你相处很轻松。”


小张先生愣了下,发觉自己被撩到了,整张脸红了个彻底。他急忙跳下墙头,随便拍了拍身边的飞尘,又敷衍性的跺了下酥麻的脚:


“乖 小 孩,再不走被抓到可就要吃竹板炒肉了。”


看着刻意把 乖小孩 咬重的小张先生,小龙先生在心里默默吐槽他的幼稚,最后翻身跳了下去 。



05.


龙先生要结婚了。


第一个得知消息的是许先生,龙先生说是念在两人的表兄弟关系才首先告诉他的。


许先生听的直翻白眼,直接表明打电话发消息都OK,为毛要在酒吧?!


龙先生没接话,只是自顾自地往嘴里灌酒。他说羡慕许先生,羡慕什么最后也没说。


许先生觉得是勇气——


因为他的爱人是男人。


谈到爱人许先生总会笑,龙先生说他是傻蟒,他就一个劲描述爱人有多好。


龙先生听他描述最多的是像旺仔。他没见过许先生的爱人,就只听许先生一口一个旺仔的叫。


婚礼总归是提上日常了,他告诉了公司同事,给他们送请帖发喜糖,却单单没告诉张先生。


有人问他们是不是吵架了,龙先生说是给兄弟一个惊喜。



06.


婚礼也是和许先生爱人的首次见面。


许先生说旺仔姓方,龙先生在交流时细细观察了好久,最后向许先生表明确实像旺仔。


张先生是在婚礼当天知道消息的,他被同事樊先生带去了现场,也见到了樊先生口中温柔的爱人。


一位男性。


张先生觉得世界好像有点gay里gay气。


樊先生的爱人确实很温柔,他介绍自己姓周,又谢谢张先生对樊先生的照顾。张先生心里别扭极了,因为现在本应该有个白白的男生替他说:


“应该的应该的,不过小樊也很有天赋,大学刚毕业就被我们公司抢过来了。”


但他现在只能摸着袖口,客套的答着不客气。


没寒暄几句就被许先生打断了,他拉走了张先生,必须承认婚礼现在忙炸了。


张先生被扔进化妆间换西服,柔顺的布料看的他出了神,他感觉自己被世界感染了。


许先生在外面大声催促他,张先生缓了一下开始换衣服。


张先生打开门准备看一下上身效果,怀里却被扔了个胸花,“雏菊……”


他一瞬间想看看雏菊的话了,便拿出手机准备百度一下。许先生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催促他戴好胸花赶紧帮忙。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张先生站在台下看着他们交换戒指 亲吻,他感觉眼睛有点酸涩。


周先生走了过来,他发觉张先生可能需要安慰。


“还好吗?”


“很好啊,我兄弟结婚多高兴的事。”


cnmd兄弟!


周先生准备再说几句,司仪却先一步叫张先生上了台。


“作为新郎官最好的兄弟兼今天的伴郎,张先生送几句祝福新人的话吧?”


“人们一生都在追逐,小时追逐成绩 大时追逐事业 老时追逐安享。在如此忙碌的一生中,相爱或许不是那么重要,但恰恰是爱让人们相知。所以……”战略性的停顿,“恭喜我亲爱的兄 弟 龙先生迈入了婚宴的殿堂,幸运神会眷顾你们:早生贵子,永结同心!”


龙先生失笑,他又一次听到了那句幼稚的‘兄弟’。


就是恐怕,这是最后一次……



07.


张先生和龙先生分开了,在那场婚礼后。


很正常嘛,毕竟谁家有妇之夫天天和兄弟住在一起。张先生就这么说龙先生,好像也在说自己。


他看着龙先生收拾东西,恍然间发现这间出租屋这么小,小到龙先生的痕迹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先生直到上车前也在沉默,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将离开这座城市。


其实龙先生之前有暗示过。




“你昨天做的什么梦?大半夜搁那哭说舍不得我,虽然哥魅力很大但不会离开你的!”这是张先生疑惑且坚定的问候。


“我梦见你生病嘎了,说临终前要我哭一场,不然死不瞑目做鬼也不放过我。”这是龙先生眼都不眨的谎话。




“你家里给你准备这么充足,你却当个小北漂,家里真的不生气?”


“不生气是假的,反正早晚的事。”




“胸花还好吗?”


“挺好的。”


“我挑老久了,还找店员小姐姐推荐,她说……让我选雏菊,我原本想选玫瑰的,现在感觉也蛮配的。”


“你怎么问的?”


“说给我爱的人。”



08.


龙先生走了,走的干干净净。


张先生站在小区门口看他上车,他想冲过去跑住龙先生,想亲吻他未能表达心意的爱人,可他看到了龙先生的妻子。


他胆怯了。


“那个……再见,百年好合啊两位。”又是违心的话。


“谢谢!”副驾的女生笑的很温柔,看起来和龙先生配极了。


周先生是在张先生准备上楼时出现的,他在附近看到了一切,其实来这里的原因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感觉婚礼的聊天需要结尾。


温热的水侵入杯中,溅起的水滴落在了茶几上。两人在沙发上唠着家常,但周先生试图回到婚礼那天的话题。


“还不准备结婚吗?”


“没打算,”张先生声音有些低沉,“而且我有爱的人……只是他属于别人了。”


“为什么不告诉他?”


“我害怕给他造成困扰,他应该找个女生过好正常的一生。”


“没人可以定义正常,我想龙先生很期待你的表白。”


张先生猛然抬头,他很震惊周先生知道自己爱龙先生。


“可他结婚了……”像是对周先生的解释,又像是以防自己做出什么事情围成的铁网。


“他们还没有领证,这你不知道吗?或许你可以和那个女生的爱人联手,我想你们会各取所需的。”


不知道叫什么好了

【AL】最高理想

 前后有意义  预警点开看↓

stay withLOFTER  

 前后有意义  预警点开看↓

stay withLOFTER  

Yukista

📷 | 能共你爬天梯,黑夜亦亮丽

原©:一九九九九九

指路:20150930芭提雅 

📷 | 能共你爬天梯,黑夜亦亮丽

原©:一九九九九九

指路:20150930芭提雅 

桨渔(开学鸽子版

AL 对手

@Death  

新手更文,多多关照

  

1


z和m第一次相遇是在球桌上。


z球风狠,一出手就是旋球,z势在必得,因为从没有人接过他打势那么狠的球。


但是m接住了。


他那么轻松地接住,只轻轻一拍,便打了个z措手不及。


球,z没接住,人,z倒是记住了。


没有办法,m太出众了,z不可能记不住。

z一抬睡眼,看到m站在阳光下,白净的脸庞,无辜的眼神,他的睫毛甚至在阳光下发着光,m一边笑着擦汗,一边朝他伸出手,好像这场球实在是太轻松了。

“幸会,ml”

m歪头笑着,像是窥探到了盛夏少年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z的心塌下去一块,...

@Death  

新手更文,多多关照

  

1



z和m第一次相遇是在球桌上。


z球风狠,一出手就是旋球,z势在必得,因为从没有人接过他打势那么狠的球。


但是m接住了。


他那么轻松地接住,只轻轻一拍,便打了个z措手不及。


球,z没接住,人,z倒是记住了。



没有办法,m太出众了,z不可能记不住。

z一抬睡眼,看到m站在阳光下,白净的脸庞,无辜的眼神,他的睫毛甚至在阳光下发着光,m一边笑着擦汗,一边朝他伸出手,好像这场球实在是太轻松了。

“幸会,ml”

m歪头笑着,像是窥探到了盛夏少年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z的心塌下去一块,那不大不小的空间只能够装下一个他。

他顿了顿嚣张的语气,犹豫地伸出手。

“zjk”



2



m知道,这场球打的实在是太难了。

对方球风实在太难琢磨了,上来就打个狠球。m在心里捏了一把汗,装作淡定地打了回去。

对方吊儿郎当,没接着。



m在心里暗笑,找一个和他旗鼓相当的对手实在是太难了,这么牛却不当回事的人也不多见。

m想,那就全当认识认识吧。



m伸出手,握紧了对方的手指。

温热的,带了一些训练时候的老茧,与他看上去粗犷大条的形象不符,倒是温和。


m顺着手臂望过去,只看得一双明亮的眼睛。

太亮了,像是m八岁那年偶然见过的流星,就那样匆匆地经过m八岁那片墨蓝的星空。

于是他歪着头笑,注视着流星。

他的心没来由地膨胀,想把这颗不羁的流星抓到手上。

后来m想起这个比喻,没来由地想起z确实是流星,也在他十年的青春里划过,如此耀眼,却连来过的痕迹都没留下,只剩m一个人忍受着后来流星摩擦灼烧的疼痛,只剩m一个人留在星海的外面,等待着期待不来的答案。不过,这算是后话了。




3


m一向以为z是一个粗线条的人。可自从和z在一起之后才知道,他这人原来敏感又温柔。

z确实狠,在外面要面子要的紧,不想甘居人下便装出一副无所谓又不好惹的样子,像街头上的小混混。


回来之后就哀嚎,腿又受伤了,腰又拉伤了,m就帮他上药,他一边叫着一边回头贱兮兮地笑,药抹上了,凉飕飕的,z偏头朝马龙笑,趁机wen他睫毛。

m想,他应该是意气风发少年郎,而不应该是即将陨落的双子星。


m在z要走的最后那天晚上装睡了好久,他不敢挽留,甚至都不敢让自己清醒。他习惯什么东西都紧紧握在手里,应得的荣耀和傲人的身姿,如今却突然经历流沙流过患得患失的感觉,得不到z的一句回应。



m常常在北京的短暂春风里偶然看到那串玉佛,就突然想起z。

z脖子上挂着那块玉佛。z曾经解释,那是爸妈为他祈祷的福气。可真当打了封闭的时候,m却苦笑,那玉佛根本就不管用,不能为z消灾。

那块玉佛和z一样,温和的,又是莽撞短暂的。

m常想,这就是老天让张继科做出的代价吧,以以后的无限疼痛和遗憾来换取那一刹那无限的荣光。

m看见z站在领奖台上,贴着膏药的膝盖微曲,稍低毛茸茸的脑袋,接受了那枚金牌。

z悄悄欠身,朝m挤出大白牙,在灯光的照耀下如此明亮。m心生疼痛,别过身去,没让眼泪掉下来。他想,就让这颗星星,最后亮一次吧。




4

z忘不了m。


不能说是忘不掉,是戒不掉。



z想起最后的那个晚上,他一夜没睡。m在他旁边呼吸均匀,睫毛一颤一颤地,把身子缩成一团,手里拽着z的被角。

z坐在床边上,看天由黑变为浅蓝再到青色。

他想起在老家的时候,他就坐在老街上看来往的车辆,他突然泛起一种在湖上漂流的感觉,周边都是水的浮光,只有他一个人在风上漂浮。

那种感觉很无助,在这个无数人马不停蹄的时代,他也只能跟随潮流,在人海中来不及牵得m的手。

他低低地探了头,额头相抵,呼吸缠绵。他觉得他应该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他们在这青色的天里沉默着,只剩下飞远的鸟群。



z在青岛会时不时地感受到伤病的疼痛,他想起之前m说他必定命长,只不过小灾小病太多。他跟m开玩笑,说他不需要太长的命数,这一生他唯一的野心就是得到m,他偏头注视着m,吻了吻他的睫毛。


z一向不知如何表达爱,只记得他们在黎明里交换着梦想和有彼此的远方。


z闷闷地把头埋在被子里,咬着牙忍受伤病。他想起m的轻抚和温柔的按摩,心里一阵阵抽搐,他没得到他最想要的东西,即使他有那么大的野心。他学着m的样子往伤口上抹药,却常常搞得混乱,苦笑着把那瓶绿色的药扔进垃圾桶。



他经常睡不着,便去海边吹海风,盏盏渔火和风,应该能带走不少东西吧。

他想,m就是那渔火,光柔和却又透亮,那么明晃晃地照耀在z心上。

他想,剩下的生活就让他沉溺在这瞬间的记忆里吧。




5


m去了青岛。

z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心中却有些落寞。

不是找我,或者说,怎样才能让他找我。

可m就是在找他。

下飞机直奔z家门,拉着他二话不说去到乒乓球馆。

到了乒乓球馆才开口。




“咱们打一场”





6




z好久没碰乒乓球了。那枚小小的白球上,他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他的生命和他的青春,都随着风声消散在巴黎。



z摆好架势,发球。


还是一向的球风,狠。


m还是那样云淡风轻,他接住了。


z还是没接住m拍过来的那颗球,和当初一样。



不过对他们来说,不重要了。

他们相视一笑,盘腿坐在地上聊天,说天说地,说起曾经的朋友,甚至说起z家里养的那条狗,都没说爱。

他们都记得太清楚了,说出来就模糊了。



7




m带上帽子,挥了挥手。


“以后可得记得我啊,zjk”



z愣了一下,他说话的音调还是那样,有点软软的,却那么坚定。



“你也是,ml”

他没说出口,因为他看到m消失的背影,小小的,形单影只的。


他有过那么一瞬间冲动,想要奔跑上去抱住他的后背,可是他没做。成年人的世界里不需要那么亲密的举动的,会引起很多陌生人不必要的误会,毕竟大家都是孤独着的个体。



8



z弯腰,忍着疼痛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那枚乒乓球。






他想,他又一次输了。







不过不仅是输了一场球,还有别的只适合珍藏起来的回忆,包括那个曾交换过梦想的对手。


只是对手吗?

z说不清。













答谢是关于大海的照片

(真的大海   认真脸jpg)

DEMON🐾
  微博上的显微镜们真的是好样...

  微博上的显微镜们真的是好样的

  微博上的显微镜们真的是好样的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8)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8 


zjk:不信谣,不传谣。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8 


zjk:不信谣,不传谣。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7)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7 


很擅长骑车下坡是吧?(笑)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7 


很擅长骑车下坡是吧?(笑)

当春乃发生酥

【AL】秋夜迟

*年上/商界精英X男大学生

*一发完/HE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传送门 


灵感来源是栩老师的画。


甜甜有了,去阿栩老师的那里看贴贴 。

*年上/商界精英X男大学生

*一发完/HE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传送门 


灵感来源是栩老师的画。


甜甜有了,去阿栩老师的那里看贴贴 。

Sherielis

Love Potion

  

最终还是代了…

Love Potion

  

最终还是代了…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6)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6 


ml:我记得上次骑车下坡的剧本还不是这样的。

zjk:爽了。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6 


ml:我记得上次骑车下坡的剧本还不是这样的。

zjk:爽了。


Sherielis
秋天来啦🍂   搞点年上看看...

秋天来啦🍂

  搞点年上看看…☂️

秋天来啦🍂

  搞点年上看看…☂️

Yukista

📷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乒乓世界201609 总第287刊 | 完美乒乓里约影像

(因为没见过所以就拍下来修了💦) ​

📷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乒乓世界201609 总第287刊 | 完美乒乓里约影像

(因为没见过所以就拍下来修了💦) ​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5)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5 


小狗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小狗只是想和你一起跨年罢了。(悲)


【点进链接,揭示meme的真面目!】

[图片]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5 


小狗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小狗只是想和你一起跨年罢了。(悲)


【点进链接,揭示meme的真面目!】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4)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4 


纯血猫猫。【确信】


[图片]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4 


纯血猫猫。【确信】



Sherielis
狗狗抱抱狗狗(? 为数不多的画...

狗狗抱抱狗狗(?

为数不多的画蛋

狗狗抱抱狗狗(?

为数不多的画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