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900gavin

107.8万浏览    2733参与
未来人

【900gavin】循序渐进4+5(nc17)

好久以前就在随缘更新了,但是我忘了放这里

 ao 

好久以前就在随缘更新了,但是我忘了放这里

 ao 

是X不是叉

【900G】Strange and Beautiful Creature - 05

#人鱼AU

#科学家900 x 人鱼Gavin

#授权见P1


【可无视发言】

# 论文卡的死死的,就终于找到空来更新了


================

Summary:

Nines  一边和Gavin 彼此交流着用來表达情感的肢体语言,一边试着讲解他的计划。

==============================


Chapter 05 :How can I make you understand ? 怎样才能让你明白?


Nines 感觉事情的发展有种奇妙的讽刺。如果Amanda 不曾强迫Gavin ...

#人鱼AU

#科学家900 x 人鱼Gavin

#授权见P1


【可无视发言】

# 论文卡的死死的,就终于找到空来更新了


================

Summary:

Nines  一边和Gavin 彼此交流着用來表达情感的肢体语言,一边试着讲解他的计划。

==============================


Chapter 05 :How can I make you understand ? 怎样才能让你明白?


Nines 感觉事情的发展有种奇妙的讽刺。如果Amanda 不曾强迫Gavin 进行医疗检查,他永远都不会看到制定计划所需的东西和蓝图。鉴于实验设施受到多重保安措施的保护,这绝非易事。但他有信心,在Amanda 发现之前将Gavin 带出去,并放到合适的运输工具中。他考虑了每一种可能,并从各个角度审视它们。如果他成功了,他就能将Gavin 从实验室里解放出来,并带他回到任何他称之为 “家” 的水域中。如果失败...... 那,至少他有尝试过。

Nines 似乎不是唯一一个在那天做出重大决定的人。自那次检测之后,Gavin 就尽可能地避开Amanda。根据观察者的不同,他的行为展示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恪:在观察室内,他小心翼翼地扮演着一个呆瓜,毫无目的地绕着圈,玩着影子游戏和追逐着水流。行为举止无可挑剔,让Amanda 不会再打扰他。当他在游泳池与Nines一起,不被观察时,他显得聪明、健谈并变得比Nines 预期中更热心。他特别喜欢重复叫喊着Nines 的名字,以及向Nines 炫耀着优美的水底动作,直到科学家摸摸他的头或给他一个奖励的击掌。毫无疑问,Gavin 总是很高兴能见到他,而他们的关系也比他预期的更加亲密。

自从水底障碍物测试的彻底失败后,Nines 就放弃计划中基本的智力测验。他确信Gavin 拥有与人类相等的智商与情商。当该习惯牵涉到他的野外生存技能时,行为与情感习惯上便会体现出不同。他更善于狩猎和躲避威胁,倾向于用动作而非声音来进行沟通。如果硬要说点什么的话,只能说是文化差异。因此,他们经常花大量的时间互相教导对方词汇和手势。他已经尽力尝试,尽管Nines 怀疑人类的发声系统是否足够去学习人鱼族的语言,但他能够以不错的精度去复制一些声音。 这并没有拖慢他们交流的进度,Gavin 的词汇量获得了长足的进步。

“Nines!” Gavin 在隧道中钻出,高声呼叫,利用着这宽敞的空间,拉伸着他修长的身躯。

“早安,Gavin,” Nines 笑道,走到他往常的位置上,卷起裤管,双脚浸入水中轻轻晃动。如果让Amanda 看到他这样做,很有可能会大发雷霆...... 但他分析过风险,以及他信任Gavin。毕竟,他还没被螫伤过。

Nines 耐心地等待Gavin 消耗掉在水槽中积压已久的能量,他扇开鱼鳍,以快速游动来活动在局促环境下绷紧的肌肉。一个室内游泳池对他这种体型的生物来说,并不是一个足够的空间,但至少比水槽要好。Nines 想知道Gavin 在浩瀚海洋中的样子,他能游的多快?他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威胁?他想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像Gavin 一样的小型水底社会?在早期的调查中,Nines 一直待到凌晨,对Gavin 可能会感到熟悉的居住环境和社会群体进行了理论推论。但他渐渐意识到了解Gavin 最好的方法,就是亲自问他。 他们只是还不知道怎么交流而已。

等Gavin 伸展够了,他漂浮到Nines 身侧,把手肘和头靠在瓷砖上,强而有力的尾巴则在水中摆动。 “学习时间?” 他问,在他适应光线和空气时,漆黑的虹膜收缩,显出了淡褐色。

“是的,学习单词,”  Nines 回答,但他看到了Gavin 微微噘嘴。他伸出食指和中指的指尖触碰Gavin 的面颊(这是Gavin 教给他关心的手势—轻柔地触摸对方脆弱的区域,尤其是嘴巴一带,即鼓励对方进行交流,将对方视线引导到自己身上。与双手捧着脸颊的动作意思一样。 )“怎么了?”

“忘记了,” 他坦率地说。直到Nines 问他忘记了什么,他才以一个调皮的笑容代替了噘嘴。 “忘记拥抱,忘记怎么做。” 

Nines 被逗笑了,向他泼水。 “你才没有忘记如何拥抱呢。你这狡猾的小鱼。” 

“示范!” Gavin 温柔而坚定的说,把自己撑到地板上,以邀请的姿势张开双臂。自从Nines 在池中拥抱他以来,Gavin 就一直为之着迷。他甚至假装受伤,认为这是用来表达 “安抚” 的动作,直到Nines 和他解释人们可以随时拥抱。更何况,Nines 不可能拒绝他这份单纯的快乐,尤其在他遭受了因研究而成的一切苦难后。

Nines 紧紧地环抱着Gavin 的腰,俯身靠在对方身上。一声低沉呼噜从Gavin 的喉间响起,在Nines 的皮肤上带起一阵柔和的震动。他轻轻地抚过Gavin 的发丝,当Gavin 把脸埋在他的颈窝时微微笑了,他凉爽的皮肤让人奇妙地感到清爽怡人。他们享受着这熟悉的接触,直到Gavin 移开,用手臂环着Nines。 “朋友?”

“没错。朋友。” Nines 微笑着,尽可能地模仿Gavin 语言中“朋友” 的发音。 至少, 他认为它应该被翻译成 “朋友”......  他们用手势模糊地建立出对应的含义。 你+我=这个字,这种声音。无论哪种方法都似乎传达着相同的意思。不过这想法是苦涩的,Nines 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特别好的朋友,至少在Gavin 被囚期间不是。也许他是时候向Gavin 说明他的计划,并试图让他去理解。 “Gavin?听我说......”

Gavin 的表情随着语调的变化而变得凝重,他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并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伙伴身上。  Nines 踌躇着,浏览着已理解词语和手势的词汇表,试图找出一个使Gavin 最容易理解的方法。 “这个游泳池,太小。你需要在外面,海洋。大水.....”  他一边讲,一边辅以手势和动作。Gavin 缓缓地点了点头,重复着一系列相似的动作,以表示泳池太小。在Gavin 版本的 “大水” 中包含着鱼,这似乎是一个有进展的迹象。 “对,没错。我要带你到海洋。你明白吗?我会把你带出去的......” 

现在句子已不再成型,词汇量的差距越来越大。Gavin 皱眉思考着学习过的手势和词汇,试图将两者关联在一起。过了许久,他比出了一个象是 “给大水”的手势,接着问了一个问题。他切换成自己的母语,声音轻柔而低沉。 “Ire?”

他以前从没用过这个词,在以往Nines 的教导中也没法找到类似的词。人类只能注视着他, 在脑海中搜索着各种可能性。如果他带着他们一直在用的闪存卡,也许可以通过它们...... Nines 的不理解让Gavin 变得沮丧,于是Gavin 指了指他的笔记本并做了个 “给” 的手势。Nines 有点讶异,把笔记本放到瓷砖上打开,再给Gavin 一支笔。他用拳头笨拙地攥着笔,用力压在纸上,设法画出两种不同的图案。一个长方形,里面有着一只简笔美人鱼以及一些波浪。Gavin 指着第一个图案并表示 “学习单词。”

“游泳池,” Nines 更正道,  一时之间接受了太多信息,使他有点愕然。他没想到人魚会知道什么是艺术或者素描...... 尽管他认为他们可能会在沙子上用棍子画画,所以这个想法并不完全是荒谬的。再者,Gavin 曾多次看到他用笔在上面做笔记,所以知道使用方法也不奇怪。最终,他主动地指向波浪的图案,告诉他 “海洋”。

Gavin 慢慢地复述着这个词,然后指向波浪图案。 “Ire(海洋)。”

Nines 微笑着拿起笔,圈起了本子上的人鱼,画了一个箭头指向海浪。 “带Gavin 到海洋。”  

在一阵局促的寂静中,他的伙伴仰头呆望着他,手不停地在身侧挥动,象征着强烈的情绪波动。当汹涌的情绪不再受控时,他向前扑去,环着Nines 的腰,将他拉近自己,给他一个令人窒息的拥抱。Nines 惊叫了一声,然后靠在Gavin 身上。他正要责备他的伙伴吓了他一跳,Gavin 却忽然捧起了他的脸,把额头贴在他的额上。几声低呜自Gavin 喉间响起,接着他把头从左到右轻轻晃动,Nines 也随之摆动。他们的鼻尖在每一次摆动中轻轻磨擦着,令Nines 想起了爱斯基摩式吻。几个来回后,Gavin 放开了他,然后他惊喜的发现Gavin 的脸颊和脖子上染上了深蓝色。这个爱闹腾的生物实际上脸红了。

这景象引起Nines 心中一阵奇怪的颤动,使他无法动弹。他太可爱了...... 亲密、脆弱又甜蜜。Nines 只希望他能够顺利让Gavin 理解这个计划。他不能够让Gavin 对他失去信心。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决意要向Gavin 证明人类也可以是善良的。不幸的是,为了让Gavin 明白,他们必须经历一段艰难的交流过程。尤其是这个计划可能会伤害到Gavin。

“来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拥抱可以留到你回大海之后再做,” Nines 试图让自己集中精神,回到正题上。

当Gavin 终于放开手时,Nines 将注意力转移到绘图上,试图让Gavin 理解行动的每一步。他画了一个水槽,里面画了Gavin,然后在水槽顶部画一个管道。一旦他确定Gavin 明白了,就在管道上画了一条线,接着在水槽中点上许多的点。过了一下,他又继续画了更多的点,直到把水槽完全覆盖。 “肮脏的水......” 为了演示,Nines 从外袍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容器,收集了一些池水,给Gavin 看,同时向他表示 “干净” 这个词。他之后又从口入袋中拿出了一个小瓶,滴了一滴绿色的着色素进去。再次展示给Gavin 看,并示意 “肮脏”,然后指着本子上的水槽再次示意。

Gavin 皱着眉,把双手覆在他的脖子上,这是Nines 教他有关 “溺水” 的动作。 “伤害Gavin。”

“我知道......” Nines 叹了口气 ,画了一个临时的水箱,就像他们用作转移和放生项目的那些。 “带Gavin 到这里,到干净的水中。” Nines 在本子的底部画了一个波浪,然后从水箱画了一个箭头指向波浪。 “带Gavin 去海洋。” 

Gavin 看了看计划,又看了看被染绿了的水和瓶子。最终,他拿起了笔,画了一个拿着棍子歪歪扭扭的火柴人。Nines 皱了皱眉,试图弄明白Gavin 的意思。不过,当Gavin 指着门的时候,他想他懂了。守卫。有棍子的男人,像鱼叉和矛,鱼网和钓竿。棍子是 “武器” 的意思。

“没关系,” Nines 微笑着,翻开新的一页,又画了一个水箱。只是这次,他画了一张Gavin 背朝上伏在水箱底部的侧视图,然后在Gavin 和盖子中间画了一只大水母。 “他们会以为我是带水母去海里。”

Nines 认为这次的计划,关键在于风险评估。把一只剧毒的僧帽水母放进水箱,守卫估计不会愿意打开水箱检查。即使他们打开了水箱他们也没法移开水母的触须去仔细检查,所以Gavin 可以把自己藏匿在箱底,直到他们离开。Gavin 作为大西洋海神海蛞蝓高度进化的近亲,应该能够对毒刺的针螫免疫。若发生什么,那只水母也能作为旅途上的零食。

“听起来不错吧?” Nines 问,竖起大拇指并向Gavin 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Gavin 把图画中的自己圈了几圈,用力画了几道线指向大海。然后,放下笔,高声的表示赞同。

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Nines 只希望他能在水质变得危险之前将Gavin 转出观察水槽,然后在Amanda 发现他们之前离开大楼。

 

[1]僧帽水母又称葡萄牙战舰(英语:Portuguese man o' war),是一种管水母。僧帽水母的刺丝胞令细小鱼类及其他猎物瘫痪。





唐一诺喵喵喵

配合bgm:Heartbreak Hotel画的´_>`


配合bgm:Heartbreak Hotel画的´_>`


非洲鸠鸠

【900G】人鱼男与万能灵药 ®️ (完结)

“我曾经在妇产科实习过,相信我。”

------------ 

咕林夜话:其四

*情人节贺文(只要我搞,我的cp就一定有新粮)

*本文灵感源于上一篇的评论区点梗:《海的女儿》(from: lofter@Piro )

*短篇已完结,谢谢欣赏,如果喜欢,请点kudos❤.Thanks😄 

*本文插图:[图片]

--------------

*是的,聪明的你一定看到了,我改名了——

当我意识到,如果你看起来像咕,嘴上说咕,但实际没有咕的话,那么你不能被称之为鸽子,而应该是——珠颈斑鸠

JOJO! 我不做鸽子了!

(这个笑话真的很冷,不过如果你愿...

“我曾经在妇产科实习过,相信我。”

------------ 

咕林夜话:其四

*情人节贺文(只要我搞,我的cp就一定有新粮)

*本文灵感源于上一篇的评论区点梗:《海的女儿》(from: lofter@Piro )

*短篇已完结,谢谢欣赏,如果喜欢,请点kudos❤.Thanks😄 

*本文插图:

--------------

*是的,聪明的你一定看到了,我改名了——

当我意识到,如果你看起来像咕,嘴上说咕,但实际没有咕的话,那么你不能被称之为鸽子,而应该是——珠颈斑鸠

JOJO! 我不做鸽子了!

(这个笑话真的很冷,不过如果你愿意打开网页搜一下珠颈斑鸠的话,我想你会接住这个哏的。)

*咕咕病发作了,要很多❤和👍还有评论才能起来



不是什么好块

【900G】自由坠落(29)

有一种无聊叫男友觉得你无聊

一场嘴炮 

点开🔗,浪费人生中宝贵的几分钟(ntm

有一种无聊叫男友觉得你无聊

一场嘴炮 

点开🔗,浪费人生中宝贵的几分钟(ntm

🦄淦

我试着翻译,然后我想:何必呢

反正总有人看得懂*耸肩*

我试着翻译,然后我想:何必呢

反正总有人看得懂*耸肩*

耶利哥汉化组

【通贩推荐】【900g】


《Keep a secret?》

一共286页,由25名太太合力完成的高质量超厚合刊


于19年10月出版,目前仍在虎穴和Alicebooks上通贩中!


cp:900g  only  

类型:文漫合志  

限制:非全年龄

价格(不含税):2986円(虎穴),2700円(Alicebooks)


能从展示图看到熟悉的900g大手们,真的不考虑购买吗?不如掏出钱包支持太太们!


链接见评论,不需要翻|墙,如果打不开可以换个浏览器试试。


喜欢可以通过代购/代...

【通贩推荐】【900g】


《Keep a secret?》

一共286页,由25名太太合力完成的高质量超厚合刊


于19年10月出版,目前仍在虎穴和Alicebooks上通贩中!


cp:900g  only  

类型:文漫合志  

限制:非全年龄

价格(不含税):2986円(虎穴),2700円(Alicebooks)


能从展示图看到熟悉的900g大手们,真的不考虑购买吗?不如掏出钱包支持太太们!


链接见评论,不需要翻|墙,如果打不开可以换个浏览器试试。


喜欢可以通过代购/代购类APP/直接通过虎穴、Alicebooks购买等方式入手

实也
2020第一更 新年第一张还是...

2020第一更

新年第一张还是画耗子吧2333,第一次尝试这样圆形的构图,猜猜都有谁?最下面大概是永远不变的皇萨2333

今年事情不少,希望每个人都能平平安安的


分享了一个绘画过程在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7232322

再补个链接在评论2333


2020第一更

新年第一张还是画耗子吧2333,第一次尝试这样圆形的构图,猜猜都有谁?最下面大概是永远不变的皇萨2333

今年事情不少,希望每个人都能平平安安的


分享了一个绘画过程在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7232322

再补个链接在评论2333


布鲁布鲁布

【900G】梦魇

*秉承着“正文就出来闪几下的cp靠番外补足设定”的……原则?我又写了第二篇番外(。)

*未阅读正剧而直接读本番外会有一定障碍,但强行当正剧不存在直接当一个带AU的独立篇阅读是没问题的2333只是有些点会联系不上……

*没番外1那么长,读着应该没那么费劲x

——————————


盖文在逃窜的铁血兵中高喊着自己的指令,他身边的仿生人听从着命令把敌人一个个击杀。


剿灭完毕,盖文心情大好,把手拍上搭档的肩膀,大有要呼喊出对方名字给予赞美的架势。


名字被叫出来之前,他在黑暗中睁开了眼。他半迷糊半清醒地坐了起来,看见一环蓝色的灯。


那个平静的颜色并不能缓解他惊醒后的紧张。...

*秉承着“正文就出来闪几下的cp靠番外补足设定”的……原则?我又写了第二篇番外(。)

*未阅读正剧而直接读本番外会有一定障碍,但强行当正剧不存在直接当一个带AU的独立篇阅读是没问题的2333只是有些点会联系不上……

*没番外1那么长,读着应该没那么费劲x

——————————


盖文在逃窜的铁血兵中高喊着自己的指令,他身边的仿生人听从着命令把敌人一个个击杀。


剿灭完毕,盖文心情大好,把手拍上搭档的肩膀,大有要呼喊出对方名字给予赞美的架势。


名字被叫出来之前,他在黑暗中睁开了眼。他半迷糊半清醒地坐了起来,看见一环蓝色的灯。


那个平静的颜色并不能缓解他惊醒后的紧张。


————


RK900-87从屋外进门,看着盖文用手梳理自己炸开的头发。


“昨晚状况如何?”


“我击杀了两只兵蚁。”


盖文打到一半的哈欠瞬间中断。


“我不是告诉你有异常先叫醒我吗!”


“我演算过它们的路径。它们没有确切的目标,只是落单后四处逃窜。为防止它们对你造成威胁,我选择先将它们击杀,期间我未与敌方单位接触。”


“那就好。”盖文继续揉自己的头发,“补充好弹药,十分钟后出发。”


比起让他补充弹药,87明显能看出,这十分钟更应该让盖文调整自己的状态。


连续的在外作战与短时间睡眠,人类所消耗的精力远远超过所补充的。仅是昨夜,仿生人击杀兵蚁后进门准备唤醒指挥官,但他发现对方的睡眠质量很差、若强行唤醒将对他第二日行动不利。在充分考虑了事件的重要性后,87最终安静地走了出去。


即使服从命令为先,他也有“保护指挥官”的优先程序。搭档的精神状态是他需要考虑的条件,为此他常常要在各个指令当中进行优化选择、必要时不遵循它们各自的优先级。


十分钟后,盖文拉着他出了门。


自从S72中心区的铁血炸家逃跑后,与该辖区相邻的S71区、也就是里德指挥官管理的这个辖区被迫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铁血主脑和重要头目皆未被擒,那就说明他们还要持续探查她们的行踪。


而S72区新上任的总指挥官正忙着和他的搭档康纳处理中心区的事物,铁血虽然已经撤退但也给他们留下了繁琐的收尾工作。


至于S73区的总指挥官RK800-60,他能参与“回溯行动”算是很给面子的了,你还指望他派几架无人机来帮忙?


这就是盖文这几天突然忙到飞起的原因——合着只有他们辖区在处理这件大事!


“异常点离我们还有多远?”


“不足五公里。”


“放慢步伐,注意敌人情况。”


“明白。”


天空落起了大雪。


“别忽略可能隐藏在雪下的小型单位。”盖文补充。


这对搭档披着与背景色相仿的斗篷,顶着风雪缓步前进。每一阵风吹草动都会令他们停止移动,直到一切归为寂静后他们才继续行走。


87提示盖文,他们已经进入到了异常范围内,且此处的信号强度稍弱。


眼前尽是茫茫大雪,一时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盖文半跪下来,把积雪刨开。正刨到一半,他的手打到了什么硬物,整个人条件反射般地跳了起来。


“别碰那东西!”在87摸到它之前,盖文喊道。


仿生人收回了手,仅用脚扫开了周围的雪:“是三号安全屋的驻守仿生人,已经停止运作。我需要和他连接才能了解事件始末。”


“别碰。”盖文上前把那个仿生人从雪里拖出来,低头检查对方身上的损伤,“腹部两枪,左上肢一枪,下颌这里也有一个弹孔……这个应该是直接致死的一枪。87,扫描雪下是否有其他机械的残骸。”


扫描在几秒钟内完成。


“六只兵蚁,两个护卫者,一个猎鸥。它们身上都有致命的弹孔。”87汇报道。


“真是好样的。”盖文拿起了停机仿生人的枪,又看了眼他下颌的弹孔,“他把铁血全部杀掉后自杀了,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87表示问题的答案他可以通过与其连接获得,反而被盖文骂了一通。


“和他连接你就中了铁血的计了!”原本言语平静的盖文情绪一下就激动了起来,“你也说这里的信号减弱了,雪下还有报废的铁血机型,再加上他自杀……说明他感染了‘伞’病毒,自杀就是为了防止感染更多仿生人。”


“这无法解释减弱的信号强度。”白衣仿生人提到。


“铁血身上有微型的信号屏蔽装置。”盖文让他指出一个铁血残骸的位置,自己把废铁挖了出来,试着拆了一会无果后继续说,“装置在它们死亡后被激活。”


87把盖文手里的铁血彻底扫描了几遍,说自己没发现屏蔽装置。


“单靠扫描发现不了,要先把它拆成零件。”他把残骸扔回雪里,重重地踩了一脚,“这是60发现的,艾伦就因为这个死在了它们手上。不久后‘晴天计划’就开始了,也是它们自找的。”


盖文刚刚说的那些内容并不在87存储的数据中。此前他只知道“晴天计划”是RK800-60获得总指挥官之位的关键战役,以及他的前指挥官名为艾伦。他并未考虑过这些事件的因果关系。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盖文爆了句粗,“又要加班了,该死的铁血……”


自言自语了好一阵,他才注意到雪中站得笔直而且快被雪掩埋成雪仿生人的87。


“不和他触碰,你能还原出事件经过么?”


雪仿生人的灯闪了闪黄,随后转回蓝色。他开始说自己的结论。


在他们检测到该区域的异常前,三号安全屋的驻守仿生人已经与铁血兵发生交火。由于作战中的疏忽,仿生人被“伞”感染,所以他率先选择了自我报废、那个所有模控生命仿生人意识到自己感染病毒后执行的最优先手段。因此当他们来到三号安全屋时没有遇上这里的驻守仿生人,而他们检测到的异常正是铁血被击杀后开启的信号屏蔽所导致的。


“问题在于你要怎么解释交火点和安全屋的这段距离?”人类在空中比划几下,“驻守仿生人不应该跑这么远。”


“我无法考虑细节,如果……”


“让你和他连接?想都别想。”他摆摆手,“他的感染原因还存在疑点,万一是铁血的新手段你也逃不过。”


“等待下一步指示。”


“暂时先退回到三号安全屋,等我有思路了再继续解决这个事情。”


————


当盖文赶到时,他们所要寻找的格里芬梯队已经全员遇难,那一定是铁血的“杰作”。现场残留的交战痕迹和遗留物充分说明她们遇上了铁血头目。


还有一个人没找到,而那个铁血头目也将成为一大麻烦。


接着他们立刻撞上了目标敌人,没找到的人也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


盖文睁眼时,身体被一阵力量支了起来,是87接住了差点脸磕地面的他。


巧合罢了。87只是刚好进来翻弹药,余光瞥见自己的指挥官似乎在挣扎着想逃开什么、眼看着就要整个人翻到地下了,他赶紧把枪一扔过去接人。


就这段时间盖文的睡眠质量而言他还不如别睡。87把他的指挥官放回去,同时得出一个结论。他偶尔进门观察人类的状况,每次都不是好结果,仿佛噩梦神死死地缠住了他。


然而盖文却抓住了87的衣袖,那力度简直要把仿生人的白衣扯下来。大约过了半分钟,人类自己松了手……睡着了。


疲惫与噩梦交织,二者相互加重彼此。这种情况若一直持续下去,人类会被它们一起压垮。


而仿生人对此无能为力。


接下来的三小时里,与其说盖文在睡觉,倒不如说他昏死了过去。用仿生人的话来说,是过载后的强制关机。


87每隔半小时进一次门,停留两分钟观察一会盖文,完后继续出去守门。直到第七个半小时来到之前他被盖文唤了过去,并且如实汇报自己在这三小时中的行动。


一边是隐藏的铁血威胁,一边是指挥官的生命危险。他不得不如此安排自己的活动方案。


盖文听完他的理由,沉默着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他让87展开地图,边看图边和对方说明如何更改标记点;他不时用手撑一撑自己的脑袋,眯眼打了一阵子的盹,再续上自己打盹前的话语。


这样得出的新方案非常乱,最终还是由87进行了优化。


“我们依然不能解释驻守仿生人进行长远距离追击的行为。”87总结道。


“今天再去一趟吧。把检索范围扩大。”盖文揉揉眼睛,说道。


“可是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立刻进行下一步行动。”


“任务为重。”


“强行执行任务会对你的生命安全产生严重威胁。”


“那你又有什么好方法?”


“我的建议是以休整为先、目前铁血尚未产生较大威胁。”


盖文嗤笑一声,说那就这么办,当他是白得了一个休息日。


“另外,你别以为自己用程序关心我几下就能代替他。”


指向不明的话语让RK900的灯闪了红。


————


盖文被推醒了,87报告说有铁血头目的信号出现。


“坐标大致位置与交火点重合,有信号干扰无法准确定位,也难以确定头目身份。”


“那就是说也有可能是铁血主脑。”指挥官清醒过来,看向窗外的月光,“可别以为到了晚上就能为所欲为了啊……”


收拾完自己,盖文把衣服一披、叫上87跑出了三号安全屋。


大雪没有减弱的迹象。一人一仿生人在雪幕中潜行,仿生人已经按照人类的命令关闭了自己的信号,只待与铁血交战前先将敌人打个措手不及。


由于是原路返回,他们很快就到达了目标地点。雪层已经没过了人类的小腿,视野之内依然大雪纷飞,放眼仅可望见零散的枯木与残破的旧民居。指挥官打了个准备作战的手势,仿生人以另一个手势回复。


他们逐步逼近其中一幢小屋,贴靠到门边,随后87把门撞开、盖文紧随而入。


空无一人。


“打开信号!”


“头目的信号在逐渐减弱,方向不明。”


人类看到一处缺口和几个脚印。


“关闭信号追上去!”


一道白影从他身边擦过,到达缺口位置闪到屋外。盖文稍稍延迟几秒离开小屋。


黑夜的漫天大雪严重干扰着人类的视觉,他努力地在雪花中寻找那道白影,但他只看到了齐整飘向一方的雪花。脚印很快被大雪覆盖,他追了几步便失去了线索。


正前方亮起几阵火光,几秒后彻底消失。


盖文沿直线奔向火光亮起的地方。


火光又在他的右侧出现,也仅闪过瞬间。


盖文变更方向,迈大步伐向新位置奔跑。


新的枪声传入耳中,这次没有任何地方出现火光。


……


在雪夺去他的体温之前,他进到了一间新的小屋内,到壁炉前生起了火。


他的眼睛注视着通讯器,却没有任何神采。他反复向87呼叫,一直得不到回复——那是当然的了,87早听从他的命令关闭了信号。


通讯器被扔开,他跑到门前,向无尽的雪原喊着搭档的型号、序列号……最后快将一个名字说出口时,他把门一关,咽回那个单词,任由泪水打湿掩住双眼的手。


他的搭档至今没有一个名字,还不是因为担心他会再次沦陷其中……


87根本就不是他……RK900只是个可以随意更换的仿生人而已……


他没能说服自己。风吹冷泪水的速度远不及新的泪水将它们温暖回去的速度。


“我不过是在害怕他的地位被取代!”


他摔倒在地,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你本该像他们承诺的那样只会听从命令,而不该有所谓的情感模拟,做多余的事。”


一番自我挣扎,他终于注意到了亮着灯的通讯器。


接通后,那边与RK900相同的声音差点给予了他希望。


“总算舍得接听了?”这语气显然属于60,“我还以为你遇难了。”


盖文没有回应。


“帮我回收一下你门口的无人机,埋雪里太久不好修。”60也没想等他回复再继续说话。


“你还会派无人机来帮忙?”


“被铁血抢走的,我刚把权限夺回来。”那边的声音由于信号波动而断断续续,“无人机里有你们的行动记录,看来它在摆脱我的控制期间被铁血拿来反追踪了。”


“那又有什么用?”


“它坠落之前记录到了87的位置,在坠落点的正北方向;另外,我把那地方的坐标发给康纳了,我想不久后安德森指挥官就会带兵来到。我只能帮你到这了。”60顿了一下,“别急着谢我,帮我把无人机带回来就行。”


“谁想着要谢你!”


“87出了事是你负责,我无所谓。”


“……”


通讯频道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屋外的风雪呼呼作响。


“盖文。”


“没事。等我认出北在哪个方向我就出发。”


“别装了。你的哭腔很明显。”


“我怎么可能再一次亲手击毙自己的搭档!!!”


忽然炸裂的声音吓得60调低了接收音量。他叹了口气,才说:“RK900对数据流中的‘伞’有强力的销毁作用,铁血想感染87也要废不少功夫。至少我还没在铁血网络中搜索到他的节点。”


盖文沉默着处理了一下信息:“你又用OGAS的能力了,就不担心那东西把你反噬?”


“我有自毁程序。我不在乎。”60向后一靠,躺倒在椅背上,眼前是屏幕里不断更新的铁血网络。


“你逼得我毫无退路。”交流中,盖文已经把无人机拖进了屋子,“我只能活着找到87。如果死了,就你这靠自伤来帮忙的方式,我要怎么面对艾伦?他肯定会把我打活过来让我跪在你面前磕头郑重道谢。”


“听起来你已经找到北了?”


“我本来就知道北在哪。”


————


风雪终于开始减弱。即使天还未亮,密度降低的雪幕也减轻了人类在雪中辨识物体的压力。


越往前,他越能看到雪上残留的移动痕迹及半掩入雪中的弹壳,沿途踢到报废的铁血兵反而能增加他的信心。


只有87能让铁血产生如此巨大的损失。


路径愈发明晰,他很快就能和搭档见面,然后合力把铁血打成粉末。


面前有一幢新的建筑物,若不是风雪减弱、它几乎和白雪融为了一体。盖文追着脚印到达门前,贴着墙壁挪到窗边,稍稍探头看向屋内;他轻轻掀开窗户,无声地滑进了屋。


地下室的入口亮着光芒。他毫不犹豫地冲向入口,却一个踩空摔了下去……他立刻蹦起来握住手里的枪,反复左右确认有无其他动静。


没有暴露。他轻步疾行,每走五步停一下、听半分钟环境音、再继续前进。


敌人没有发现他,但也听不到87的动静,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来对了地方。


直到他偷袭了一个铁血兵。动作干脆,整场战斗仅传出了一下枪声,那是直接击穿敌军核心的一枪。


方向正确。他有种预感,他很快就能见到87。


中间不会出现任何变故。87只是在等他、等到他们见面时一切如初。


他不会在同一个场景下犯两次相同的错误。况且RK900的条件也不会给铁血钻空子的机会。


他保持着一定的速度前进,不断在心里自言自语缓解紧张感。


RK900那么强,他应该要考虑见面时要怎么穿过如山的铁血尸骸。


————


“不枉我们精心设计的‘诱饵’。能把他抓住,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听觉模块渐渐恢复。


“若不是指挥官的疏忽,我们还未必能逃出生天。”


视觉模块正在重启。


“失去了人类的指挥,模控生命的仿生人也就那么一回事。”


视野内有两个铁血头目。


“‘伞’对他没有效果,你还有什么好想法?”


视野清晰。两个头目分别是梦想家和代理人。


“那当然是……”


头被挑了起来。


“让他真心为我们所用。”代理人对上了那双冰蓝色的仿生眼眸。


“给他洗脑?我们的技术还达不到那种水平。”话虽如此,梦想家依然摆出了看戏的姿态。


RK900动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被束缚了行动。


“那倒不必。只要唤醒他感情模块中压抑许久的不满,他自然会对我们誓死效忠。”


RK900对敌人的话语产生了困惑。他并没有被装置感情模块。而敌人的同伴也提出了同样的疑惑。


“那么,你认为,一个没有装载感情模块的机器,会时刻关注自己人类搭档的睡眠质量么?”代理人松开手,目光依旧停留在对方的眼睛上,“纯粹的‘保护人类’指令只会要求他让人类活着,而不会包含‘关注人类生存质量’。只要人类的生命体征稳定,他就不需要做多余的事,这和我们‘保护主脑’的指令是相同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他意识到自己在模控生命的地位是有多么卑微?”


“我想让你明白,跟随你的指挥官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代理人的话语突然转向了他,“你明明是模控生命最先进的机型,也有自主行动的能力,可为什么偏偏要听命于一个连行为都难以揣摩的指挥官?”


她的语气不紧不慢。她要给对方足够的时间去理解自己的话语。


“你现在的指挥官有一个前搭档,因为归顺到我们的阵营而被他杀掉了。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的搭档是自愿加入我们的……由于对他的不满。他以为把叛徒击毙就不会有人知道真相,可我们清楚得很。”


RK900没有回话,但也没有继续和束缚他的东西对抗。


“人类是如此的虚伪。他选你作为搭档也是出于稳固自己地位的考虑,不然一个长期没有搭档的指挥官不可能久坐总指挥官之位。你应该也能感觉到,他只是把你当成工具在用,却从未向你分享过心事。我说对了吗?”


没有回应,不过代理人看出他似乎已经开始动摇。


“工具没有珍惜的必要。我们恢复了你的信号,但他到现在都没尝试和你联系,你觉得还可能是什么原因呢?动用你那不完整的感情模块好好想想?”


她说的大部分是事实。RK900的系统如此判定。


“对他而言,你只是个替代品,而替代品可以随时更换。”


认知与既定指令冲突,优先选择服从……


“87!”


听觉模块捕捉到一串枪响,视线内出现了他的指挥官。人类多处负伤,血液早已染红了他的大部分衣物。


铁血头目开始向人类进攻。混战当中,几颗子弹击中了束缚着RK900的枷锁,他可以自由行动了。


RK900拿起自己的枪。


两个铁血头目扔下一枚手榴弹阻碍后方的追击。盖文被迫停留片刻。


手榴弹没有直接伤害到人类,不过它爆炸后的瞬间引爆了地下室的几罐油桶,更大的火焰卷着热浪直扑向人类。他本能地想逃开,却猛地扯到了几处伤口而倒地。


RK900跑向了他的指挥官。


蓝光亮起。


————


盖文眼前的世界在一片明亮中转入黑暗。


一个闪烁的红光晃得他很难受。不过没关系,反正他的视野正在模糊,光不光什么的无所谓。他过会就会睡过去、睡一个非常安稳的觉。


60的努力应该没有白费。盖文至少知道闪烁的红灯来自87,他们活着“见面”了。嗯,这样的话,去到那个世界就不会被艾伦揍一顿了,顺便告诉他60在这个世界做过多少好事。


把艾伦那边摆平后,当然还要去找……


他的思维停滞了一阵。


仿生人会和人类在同一个天堂吗?


……


然而他想不了这么多事情了。


……


……


他以为自己一睁眼应该是在天堂,结果没死成,蛮遗憾的,还要拖着这副伤痕累累的身体悲惨地呼吸空气。


他还被一个力量带着往前移动着。


“……别告诉我是你把我抢救过来的。”


那个带着他移动的力量杀掉了一个朝他们冲来的铁血人形。


“安德森指挥官带队来过,队里有一个医疗仿生人,她帮你做了简单处理。”


他朝着前方抬手又是一枪。


“放我下来吧,带着个累赘你也不好走。”大难不死是运气,但他此刻倒是觉得自己死了比较好。带着一身伤疼着回去还要疼着等它们慢慢愈合,还是赶紧死掉比较痛快。


他们来到了一小段上坡路。


“主要危机已经解除,当前无需舍弃其他条件。”


“放我下来。这是命令。”


“我拒绝。”


“……”


疲惫的盖文干脆就把头靠在了自家搭档的肩膀上。


“你也变成60那副样子了。”


“至少我不用以牺牲指挥官为代价。”


“那也好,我可不希望我死后你天天把我的名字挂在嘴边。”


两人之间安静了一会,不耐寂寞的盖文又动了动身子。


“有你在,我才不管自己正面临什么。无论我有多危险,你一定会来保护我的。”


“我保护你全是出于指令。我不像Storm那样有自己的私心。”


仿生人感觉到背上的人类颤抖了一下。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你进入睡眠时提到过,这个词的意思我问过60。”


“那铁血的那些话……”


“客观事件半真半假,主观部分我无法确定,因此我并未服从于她们。”


盖文长舒一口气,随后答道:“你不是他。Storm不会被任何人替代,也没有人能代替你。你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是我一直盲目地在你身上寻找他的影子罢了……”


回答完,他听见自己搭档笑了几声。他差点没以为自己在做梦。


“那我也会有一个名字了?”


“以后再想吧,绝对会比Storm这个称呼还威风。我先睡会,你记得把我安全送回去。”


“服从命令。”


————


那天之后,盖文和汉克见面就大吵了一架。


就因为那天的突然介入,原本的追击任务从盖文那边转到了汉克身上,谁乐意多干份活啊!


两边火药味正浓,其实谁都没想到这锅应该算在60头上。


康纳在一旁劝架,试图把汉克拖走。没拖成功,眼看着汉克要打人,康纳赶紧转身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一个白色的身影护住了盖文,还把人安安全全地带走了,只留下对着空气呆站着的汉康二人。


“87是不是判断我那一下要把盖文打死了?”汉克看向身边的康纳,后者笑着摇了摇头。


“87有自己的私心。”


走远了的两人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但盖文知道,他终于可以将一段梦魇彻底放下了。


——————————




关于盖文的过去详见 设定集的第2篇 ,算是把Storm的相关部分补完,这篇番外也就算完全结束了。


真没了真没了番外就两篇,既然设定集都发了我打算好好整整最后出一个目录,《回溯》就真真真真的完结了!


非洲鸠鸠
【900G】The right...

【900G】The right way to wear a mask

有请Mr.Reed和他的安卓人为大家演示传染病爆发时的错误正确恋爱方式:

保护自己,也保护你爱的他。

------------------------ 

今天咕林出版社买到口罩了吗?



【900G】The right way to wear a mask

有请Mr.Reed和他的安卓人为大家演示传染病爆发时的错误正确恋爱方式:

保护自己,也保护你爱的他。

------------------------ 

今天咕林出版社买到口罩了吗?



非洲鸠鸠

【900G】The lost suit

RK800: Interesting.🤔🤔🤔🤔

---------------- 

在找资料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P2,一只有黑变病的王企鹅(a melanistic king penguin),因为缺少粮不得不使用动物代餐搞CP的我第一反应是:900,你的外套呢?

------------ 

《美人鱼》还没写完,在路上了在路上了

圈子冷了不要怕,拿起笔来自己画

走远了,在成为灵魂画师的路上走远了

【900G】The lost suit

RK800: Interesting.🤔🤔🤔🤔

---------------- 

在找资料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P2,一只有黑变病的王企鹅(a melanistic king penguin),因为缺少粮不得不使用动物代餐搞CP的我第一反应是:900,你的外套呢?

------------ 

《美人鱼》还没写完,在路上了在路上了

圈子冷了不要怕,拿起笔来自己画

走远了,在成为灵魂画师的路上走远了

不是什么好块

【900G】自由坠落(28)

警探说一周不做但警探反悔了

警探你这是在玩火 

(但🥩真的很柴我先跑路了

————

dbq放假的我已经是个five了

大家最近要注意健康杜绝熬夜!

警探说一周不做但警探反悔了

警探你这是在玩火 

(但🥩真的很柴我先跑路了

————

dbq放假的我已经是个five了

大家最近要注意健康杜绝熬夜!

非洲鸠鸠
【900G】Happy Lun...

【900G】Happy Lunar New Year!🎉

塑料🐱祝各位年年有🐟

---------------- 

这张图大概几天前就画好了,本来配合着这张图有很多机灵想抖,但想到欢庆的同时,还有许多人正在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在恐惧中挣扎,突然无心说笑话了。


在这个时间点我想为那些正遭受痛苦、正在流泪的人祈祷。愿他们能得到安康喜乐。🙏🙏🙏


仅以个人的名义:祝读到这里的你庚子鼠年身体健康,一切平安

---------------------

本图明示《咕林夜话》的下一篇主题

在写了在写了,你咕咕怪什么时候咕过你

只要我不停下,我搞的CP就会有新产出

【900G】Happy Lunar New Year!🎉

塑料🐱祝各位年年有🐟

---------------- 

这张图大概几天前就画好了,本来配合着这张图有很多机灵想抖,但想到欢庆的同时,还有许多人正在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在恐惧中挣扎,突然无心说笑话了。


在这个时间点我想为那些正遭受痛苦、正在流泪的人祈祷。愿他们能得到安康喜乐。🙏🙏🙏


仅以个人的名义:祝读到这里的你庚子鼠年身体健康,一切平安

---------------------

本图明示《咕林夜话》的下一篇主题

在写了在写了,你咕咕怪什么时候咕过你

只要我不停下,我搞的CP就会有新产出

九月的懒猫猫

现在2020了


我还爱着他们(*≧ω≦)


永远❤️❤️

现在2020了













我还爱着他们(*≧ω≦)


永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