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97变色龙

255浏览    7参与
韩执

“蓝蓝啊,你说你,怎么又一下子练一下子不练了?”“哎呀,马伯伯,现在僵尸我是一个都没找到,我想实践下都没用,让我放松放松嘛”“哦,放松就是和姓温的谈恋爱?”“哎呀,什么姓温的,怎么难听,人家叫温文杰啊”“行行行,那你和你哥说了吗?”“还没呢,八字还没一撇咋说呀”“哎,看你这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已经嫁出去了呢”“什么嘛,真是的,马伯伯你再这么说,我就回去了”“去吧去吧,你看就是要约会”“那我先走啦,马伯伯拜拜”等到朱蓝蓝走后,一个女子从画像中飘浮出来“怎么样?蓝蓝还是训练的不到位吗?”“哎,我有预感山本一夫很快就有行动了,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蓝蓝能不能扛得住,我也撑不了多久了姑姑”马伯伯吐了口血出来...

“蓝蓝啊,你说你,怎么又一下子练一下子不练了?”“哎呀,马伯伯,现在僵尸我是一个都没找到,我想实践下都没用,让我放松放松嘛”“哦,放松就是和姓温的谈恋爱?”“哎呀,什么姓温的,怎么难听,人家叫温文杰啊”“行行行,那你和你哥说了吗?”“还没呢,八字还没一撇咋说呀”“哎,看你这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已经嫁出去了呢”“什么嘛,真是的,马伯伯你再这么说,我就回去了”“去吧去吧,你看就是要约会”“那我先走啦,马伯伯拜拜”等到朱蓝蓝走后,一个女子从画像中飘浮出来“怎么样?蓝蓝还是训练的不到位吗?”“哎,我有预感山本一夫很快就有行动了,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蓝蓝能不能扛得住,我也撑不了多久了姑姑”马伯伯吐了口血出来才好过点,女子摇摇头叹了口气又回到了画像里。

  朱蓝蓝和文杰每天都过的很开心,知道某天,文杰知道了朱蓝蓝接近他只是个赌注的时候气的不再出现了。朱蓝蓝开始慌了,四处去警局找文杰,文杰又喜又怕,直到某天上司找到温文杰关于朱蓝蓝帮派的事情,程汉阳这边又利用公司做着不正当的生意也被他们捕捉到了,温文杰很为难,但最后也还是同意了,朱蓝蓝看到温文杰又来找她也就不听程汉阳的劝告继续和他在了一起,温文杰也作为卧底混进了公司和朱宅,朱蓝蓝一点防备都没有,就在朱蓝蓝的毕业考核后温文杰利用找到的证据给程汉阳和朱蓝蓝的表哥们一网打尽,蓝蓝当场气到昏倒,好在毕业考核也结束了,不影响毕业证,但温文杰带来的伤害并不是没有影响的,之后朱蓝蓝不再见温文杰,只知道他后面和那个纪敏在一起了之后,朱蓝蓝才发现自己像个傻瓜样被骗的团团转,心灰意冷的去了马家。

  在马家待了几天,突然某一天蓝蓝看到马伯吐了满地的血才惊慌失措的叫救护车,马伯看自己时日不多了只好提前将蓝蓝的身世告诉她,其实朱蓝蓝原名马小玲,在刚出生没多久就被山本一夫察觉到险些没命,在朱父和马父的配合下将马小玲转移,将原本已经去世的原朱蓝蓝在马父的忍痛之下换到朱家,让山本一夫以为马家没了后人,不会对他有很大的影响,知道马父和旁系一死,就不会有所顾虑,马小玲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态度实在不成气候,所以山本反而放松了警惕,对马父下手的也更快了。朱蓝蓝也就是马小玲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不是真的朱蓝蓝,但可惜现在还不是恢复马小玲身份的时候,所以程汉阳剩下的势力将马小玲托付给了欧阳嘉嘉的表亲周明珠,周明珠有个女儿叫何雪儿,可惜在国外发生了意外,但死亡证明开不出,在机缘巧合之下马小玲有了新的身份,何雪儿。

  这边温文杰虽然和纪敏是交往了一段时间,结果发现双方并不适合对方,而分手之后温文杰在想找朱蓝蓝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只留下几个仆人准备要走的时候被温文杰拦住“福伯,你知道蓝蓝你去哪里吗?”“呸,渣男,还想着我们家小姐,我们家小姐出国了,别找了”“那你知道他去什么国家吗?”“什么国家?就你这身份你能去哪个国家?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别再骚扰小姐了,哦,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这个房子小姐说你的存在太多了,反正不缺房子,这套已经转给你名下了,就当你陪她谈了恋爱记了个教训,房本放这里你自己看着办”讲完几人头也不回的有了只留下这个房子,温文杰看着满是朱蓝蓝气息的房子呆坐在里面“哈哈哈,朱蓝蓝,你好狠,你想这么折磨我,如你所愿,我就在这里等着,等着你回国,看你能在国外待到什么时候,希望别被我找到”温文杰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爱还是偏执,只知道自己不能放手,放手了就真断了,窗外一个身影在角落看着温文杰,冷笑了下就离开了。


啊蟹仔

【山本一夫x胡斌】万万没想到之标准偶像剧


*动物台特供


b站指路 

【山本一夫x胡斌】万万没想到之标准偶像剧


*动物台特供


b站指路 

啊蟹仔

之前wb上约的两对qq人()

是 山本一夫x胡斌

和 完颜不破x耶律皓南

之前wb上约的两对qq人()

是 山本一夫x胡斌

和 完颜不破x耶律皓南

吱吱tx

【描改手书】朝你大胯捏一把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x97变色龙

山本一夫&司徒奋仁x胡斌

存档:BV1bA411M7Gf

具体信息写视频里了

【描改手书】朝你大胯捏一把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x97变色龙

山本一夫&司徒奋仁x胡斌

存档:BV1bA411M7Gf

具体信息写视频里了

韩执

1975年,马家

 “蓝蓝啊,从今天开始你呆在马伯伯家玩几年好不好呀”朱父带着蓝蓝去隔壁家“马伯伯人很好的,我们都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来,蓝蓝快到马伯伯那里去,叫声爹地”

“不要啦,爹地你是不是不要我啦,蓝蓝很听话的”四岁的朱蓝蓝听到要叫马伯伯爹地,以为朱父不要自己了哭的死去活来,朱父和马伯伯大笑起来“哪里会不要我们这么可爱的蓝蓝呀,你看,你比幼儿园小朋友多个爹地妈咪,还有姑婆啊,多了好几个疼你的长辈,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你还哭起来了,呀,哪来的一个小哭猫可怜兮兮的,来快去洗把脸,爹地要和马爹地讲点事情,哇,门口有个小女孩在看你哦,要不要去一起玩呀”门口小女孩羞涩的躲了起来,蓝蓝马...

1975年,马家

 “蓝蓝啊,从今天开始你呆在马伯伯家玩几年好不好呀”朱父带着蓝蓝去隔壁家“马伯伯人很好的,我们都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来,蓝蓝快到马伯伯那里去,叫声爹地”

“不要啦,爹地你是不是不要我啦,蓝蓝很听话的”四岁的朱蓝蓝听到要叫马伯伯爹地,以为朱父不要自己了哭的死去活来,朱父和马伯伯大笑起来“哪里会不要我们这么可爱的蓝蓝呀,你看,你比幼儿园小朋友多个爹地妈咪,还有姑婆啊,多了好几个疼你的长辈,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你还哭起来了,呀,哪来的一个小哭猫可怜兮兮的,来快去洗把脸,爹地要和马爹地讲点事情,哇,门口有个小女孩在看你哦,要不要去一起玩呀”门口小女孩羞涩的躲了起来,蓝蓝马上跟了过去,等到蓝蓝和保镖一起消失在转角后,“真的要这么小就开始吗?”朱父凝重地看向马家第40代传人马丹娜,“蓝蓝快5岁了,如果不趁机彻底打开阴阳眼,等蓝蓝长大了再来找机会对付将臣可就来不及了,现在谁也不知道将臣有没有再咬人,我到目前为止都未曾遇见将臣不代表蓝蓝不会遇见,如果遇见了蓝蓝没有自保能力空有血脉也无济于事”“好,从今天开始蓝蓝就在马家学习道术”

 门口

蓝蓝和小女孩玩了一会儿就被催着回家了,蓝蓝一边走一边回头,突然想起就跑了回来,“对了,我叫朱蓝蓝,你可以叫我蓝蓝你叫什么呀”“我,我叫王珍珍,我就住在下面”“真的吗?这么近啊,那我经常找你玩呀”“好的,珍珍看着蓝蓝回到了那个大房子,才依依不舍的走回去了。

1991年

 “先生,可不可以把球还给我”蓝蓝隔着铁丝网喊着“给”“咦,粘不拉几的”“哦,我忘记把球洗下再还给你咯”“没关系”蓝蓝接过球,“朱蓝蓝你怎么捡球捡这么久啊”李美美跑了过来“咦,粘不拉几的,你敢不敢玩个游戏啊就知道你比不过我的魅力”“什么游戏啊”“如果谁能约到刚刚那个男的去舞会,谁就赢了”“好,谁约到谁就赢了”

 接下来美美和蓝蓝纠缠了温文杰一段时间,温文杰也渐渐喜欢上了蓝蓝就是嘴硬不承认,家里人都看出来了,结果不懂事的温文杰竟然约美美和蓝蓝去练跆拳道,可想而知结果把两个女孩摔伤后被揍了一顿之后,蓝蓝为了避免自己武术被暴露,也就不再出现温文杰面前,可怜的温文杰还真以为自己弄伤了蓝蓝惹得她不高兴,一气之下就不再联系他了。

赈早见琥珀主

穆桂英大破天门阵•97变色龙•神话2

  南风篇•口脂


     “啊!”

       “排风?”

       听见排风从洗漱室传来的惊呼声,皓南皱了皱眉头,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赶了过去。

        排风听见皓南的脚步声,想去关门,可即便皓南如今没有内力,武功的底子却是还在的。皓南轻轻松松就推开了门,然后,就……看见了她牙刷...

  南风篇•口脂


     “啊!”

       “排风?”

       听见排风从洗漱室传来的惊呼声,皓南皱了皱眉头,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赶了过去。

        排风听见皓南的脚步声,想去关门,可即便皓南如今没有内力,武功的底子却是还在的。皓南轻轻松松就推开了门,然后,就……看见了她牙刷、杯子的红痕,以及,唇上花掉的口脂。

        皓南眼底浮上笑意,嘴角也不由勾了起来,

         排风撇撇嘴,很是委屈:

         “你想笑就笑吧,我自己看了都想笑。”

          皓南挑眉:

           “既然知道好笑,那怎么就不长个记性,在洗漱前把口脂缷了呢。”

     “忘记了嘛,毕竟我都很久没擦口脂了嘛。”    排风说着去拿洗漱台上那一排瓶瓶罐罐的蓝色瓶子,挤出乳白色的东西在手心搓了搓,就往脸上招呼。

         皓南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恍然大悟再到无奈抓住排风的两只手:

         “你啊,一定是把洗面奶认成卸妆水了,都说了不明白的事情问我。”

         “这个是洗面奶?可,可我有认真查询过《英语词典》的。”

           排风睁大了眼睛,指着洗面奶的手有些颤抖。她,她居然一直把洗面奶当做卸妆水,她的老太君啊,她这也太傻气了。

          “尽信书不如无书。”皓南从那一排瓶瓶罐罐里找出真正的卸妆水递给排风,又勾唇一笑,“我目前虽然发音不太标准,但这外文些我已都认全了,排风怎么就不找我,我要的报酬又不多。”

         听到报酬这两字,排风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忙赶皓南出去。

         看着心尖上的小姑娘害羞了,皓南怕再逗弄真惹生气了,连忙离开。


斌芹篇

        这样的时光很快过去了两周。

        两人也终于和这具身体彻底地融合了,能够使出对他们那个时代而言是传说的内力与轻功,所以,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石城了。

        两人用着原身记忆里的壁虎功逃离出石城,都激动不已,但也累的不行,尤其是小芹,累的整个人都瘫痪了,脸也惨白惨白的。

        “小芹,我们不能待在这里,这里是风口,风很大,很容易就感冒的,这个时代不像我们那个时代有很多药,可以快速退烧,所以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我知道你很累,所以我背你走吧。”

         胡斌在小芹面前蹲下身体,手也做好了背她的样子。

         小芹无力抬起右手捋了捋被汗水淋湿的发丝,微叹了一口气,说了声“谢谢阿斌哥。”,才慢腾腾地攀上了胡斌的背脊。

        胡斌松了口气,心里却不是滋味,他都已经做好再劝小芹的准备了,却没想到小芹都不用他再劝第二遍就上了他的背。小芹,真的成长了啊,有点欣慰又有点失落啊。

        小芹倒没有那么多苦恼,她只是在想,即使他们现在在寻找安身之处,她每天也一定要好好地练武,一定不要经常麻烦胡斌,省的麻烦来麻烦去,又在一起了。

         两人没有往宋国的地界走去,不过他们并不打算去汴梁。在石城里他们就商量好了,如果出去了,小芹不回杨家,胡斌不回大辽,两人就找一个谁都不认识他们的地方以兄妹的身份生活下来,不问世事,只做过客。

         但,两人运气似乎不太好。

         前两日还好,虽然路上没有人家,但两人并不愁吃穿,在汉室皇宫的一间屋子里,两人翻出了一些衣物和一些金银珠宝,不过两人没有拿完,只拿了一些做他们事业的启动金,米虫的生活不适合两人。

       至于食物,胡斌那么好的功夫,随手就能打来一只野兔、野鸡、野狼……加上小芹的厨艺,每顿两人的肚子都吃的溜圆。

        但……

       “看来我们真的迷路了。”小芹取下绑在树枝上做标记的布条,眉头皱了起来,嘴唇抿的直直的,看的出来,她的心情不是很好。

         胡斌脸色比小芹更沉重:

         “不,我们应该不是迷路,应该是闯入了“鬼哭林”。”胡斌心烦地去拿烟,手却在动的那一刻就想起了小芹最讨厌烟味,于是又忙收住了手。

        小芹看的好笑,一颗沉重的心也不由轻松了些,她以为胡斌是想抽烟却想起原身根本没有烟才收回了手。

          “‘鬼哭林’,是小说中那些无人可以安全走出去的那种地方吗?”小芹用绣帕把岩石扫了扫,示意胡斌坐下说。

         “对。”胡斌点头。

          “可你不是和我说过,你的原身精通奇门八卦吗,你……”

         “对,但是我毕竟不是他,所以,小芹,我可能得花些时间才能带着你走出这里。”胡斌又点头,但面上依旧沉重,“可是,小芹,‘鬼哭林’它的危险之处绝对不仅仅在于让人迷路,小芹,你要答应我,在这里,你要走在我的后面,看到好看的花儿也不要去采,任何东西,只有我说可以碰你才碰好吗?”

        “嗯,我会的,你放心阿斌哥,自从出车祸后我就特别珍惜性命,绝对不拿性命开玩笑,可是阿斌哥,你这样一直保护我也不是办法啊,所以,你可不可以教我怎么像你那样厉害,我不想长期麻烦别人,唉……”

         胡斌没有回答小芹,甚至可以说,他听到“出车祸”这三个字以后,后面小芹说的话,他都没有听见。

         出车祸?什么时候的事情。


          

    

         

        


         

      


       

        

         




        


        

          


         

         

           

          

        

赈早见琥珀主

穆桂英大破天门阵•97变色龙•南风•斌芹•神话

突然来的灵感,皓南与排风魂穿到胡斌、小芹身上,而胡斌、小芹也刚好穿越到皓南与排风身上。

这样,皓南与排风之间的家国仇恨就没有了,胡斌虽然有野心,但绝对不会硬抗着复国这个坑,而小芹也已经成熟长大了,到了可以和胡斌站在一起的位置,出于初恋+愧疚,胡斌再次爱上小芹。

南风会甜一点,但是斌芹不会太顺利死男人,谁让你在大婚当天抛弃小芹,呸。


一 初始

南风篇

         “这样的吗,千年之后,已经没有皇室,没有杨家将,没有一国之君了。”...


突然来的灵感,皓南与排风魂穿到胡斌、小芹身上,而胡斌、小芹也刚好穿越到皓南与排风身上。

这样,皓南与排风之间的家国仇恨就没有了,胡斌虽然有野心,但绝对不会硬抗着复国这个坑,而小芹也已经成熟长大了,到了可以和胡斌站在一起的位置,出于初恋+愧疚,胡斌再次爱上小芹。

南风会甜一点,但是斌芹不会太顺利死男人,谁让你在大婚当天抛弃小芹,呸。


一 初始

南风篇

         “这样的吗,千年之后,已经没有皇室,没有杨家将,没有一国之君了。”

         皓南自嘲地笑了笑,笑容中带着苦涩与迷茫。

         排风在一旁看着心疼不已,鼓起了勇气,从他身后抱住了他,把脑袋靠在了皓南宽厚的背脊上,想了想,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作一句:

        “皓南,我会一直陪伴着你的。”

        皓南从迷茫中清醒过来,对啊,他还有排风。在千年之前,他与排风因为国仇家恨,纵深爱着对方,也始终不能在一起,甚至发展到了刀剑相见的地步。

       天门阵那一战,文广出生,天门阵被破,皓南受到反噬,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身死魂灭了,就连皓南自己也认为自己要死了。结果,一道黄符自阵心而出,将排风与皓南围在了一起。然后,两人在那里见到了与他们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再然后,两人醒来后,就在这个千年之后的世界了,而他们也不再是北汉皇孙与杨家烧火丫头,只成为了一对已经分手的情侣。

         对于胡斌这个人,皓南是不耻的,女儿家的清白何其重要,他怎么能在没有三媒六聘的情况下,要了人家姑娘身子,更怎么能在大婚之日,丢下人家姑娘逃跑。他在接受胡斌本人的记忆时,看着那张与排风一模一样的、哭的绝望的面庞,他真恨不得把这具身体给碎尸万段。

         如今,这样也好吧,两人之间的一切阻碍都没有了,他们终于可以相思相守了。父王,母后,希望你们在天之灵,能够保佑儿臣这一生能与排风长相厮守?

         皓南回身,用力拥住了排风。

         排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排风,从此,耶律皓南不再在了,世间只有刘皓南了;排风,我不会再推开你了;排风,我会去做你心中的皓南。

        皓南紧紧拥着排风,力道之大,好像要把排风揉进他的血骨里。

        排风不知皓南心中所想,却也没有推开皓南,静静地把头靠在皓南胸膛前,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真好,皓南的心,回来了。

         

         

        

斌芹

        “小芹,我来帮你。”

         “不用,我可以。”

          “那,好吧……”

          比陌生人还陌生的对话,让本就冷清的石城更添清冷。

         胡斌看着已经成熟不会再依赖他的小芹,心中万般滋味,却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是愧疚?还是爱?他不知道。

          至于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得从他为小芹捐献骨髓的那场手术说起,麻药起效之前,他们还在千年之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醒来后,两人就到了这个出不去的石城。小芹成了杨家女将,他成了杨家旧主之后代北汉皇孙,与杨家有着深仇大恨。

        “你,阿斌哥出去之后,是要继续耶律皓南的道路吗?你比我懂得多,肯定不用我提醒,都知道复国这条道路,并不比你的道路轻松”

        小芹忍了好几天,还是没忍住问这个问题。耶律皓南,与阿斌实在是太像了,不光是指外貌相像,更是指其野心与身世。虽然知道他的事情根本不用自己担心,也知道他需要的是冯晓桐那样聪明的女人的协助,不是没有任何帮助的关心,但她还是忍不住去关心他,唉,孽缘啊,她已经完全放下他们之间的一切了,却天意弄人,又把两人放在了一起,还是这种情况,孤男寡女。唉,算了,就当是报恩吧,要是没有当初的他的引导,哪有现在的她呢,自己,把他当做哥哥那样对待就好了。

        “不会的,我已经……嗯,总之,我不会继续这具身体的道路。”

         听见小芹的主动搭话,胡斌愣了一愣,这几天,小芹一直都是拒他与千里之外的态度,今日却主动与自己说话了,只是,那些说不清还道不明的小心思却在听见那句“阿斌哥”后,消失不见了。不过,这样不是最好吗,他和家葱是好兄弟,代替好兄弟照顾他的妹妹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压下心中突然生起的苦楚,胡斌挤出一抹笑望向小芹:

         “虽然女孩子自立自强是件好事情,不过我希望小芹你有些时候还是可以依赖我的,就像……就像依赖家葱那样。毕竟你也叫我一声哥,我不能白占这个称呼对吧。”

          “好啊,阿斌哥。”

           小芹没有错过阿斌的那一下停顿,她知道,那是阿斌想起了之前她过分依赖他的时刻。

        小芹有些尴尬,她真的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她现在已经不会再依赖任何人了,她真的可以自己做好自己的所有事情了。

         可这种事情,如果特地说明的话,倒显得她心中有鬼了。算了,答应归答应,照不照做不都是自己的事情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