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996

59601浏览    1109参与
kur01_aw
浅放一只约的小脑袋

浅放一只约的小脑袋

浅放一只约的小脑袋

垃圾场管理员梨酱

本来想画条漫的 结果画完了才发现没有合适的画布 总之 凑合看吧(呆滞

本来想画条漫的 结果画完了才发现没有合适的画布 总之 凑合看吧(呆滞

当你的对家是圈内美帝
炫一下刚约到的996,是不是超...

炫一下刚约到的996,是不是超卡哇!!抱图随意,不能商用&自作发言,画师来自bcy哦

炫一下刚约到的996,是不是超卡哇!!抱图随意,不能商用&自作发言,画师来自bcy哦

橘水母oooooorange

密室逃脱,npc袭来!!


之前的私设同居一家四口设定

密室逃脱,npc袭来!!



之前的私设同居一家四口设定

現実逃避P

好无聊哦画个996 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嗯…♡ 

好无聊哦画个996 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嗯…♡ 

WD
试着发一下! 但是画画太丑发出...

试着发一下!

但是画画太丑发出来犯法吗🥺

试着发一下!

但是画画太丑发出来犯法吗🥺

鲸哥_甜饼驾驶员

莫名其妙的请求

一只红色蝴蝶。

996看着这只蝴蝶。

如果是他的同事,他会说这像是一只闪蝶,但996只想把它赶走。身上趴着只蝴蝶势必会引起别人好奇的注视,而他要从根源上消除这令他不适的因素。

他伸手去掉,蝴蝶像被风托起一样腾空,落在了他的呆毛上。

该死,这家伙干嘛黏着我不放。996多少有些恼火,照头上又一捂,这次蝴蝶胆大包天地占领了他的衣领,耀武扬威地开合着翅膀。

于是996放弃了对付它,继续工作。蝴蝶停在他左侧领子上,像个别致的装饰品。

中午照例吃得很少。按计划,996要在午休时间去一次Phigros空间。

没想到,他站在了Class Memories身后。发觉有人出现,他回过头,“......

一只红色蝴蝶。

996看着这只蝴蝶。

如果是他的同事,他会说这像是一只闪蝶,但996只想把它赶走。身上趴着只蝴蝶势必会引起别人好奇的注视,而他要从根源上消除这令他不适的因素。

他伸手去掉,蝴蝶像被风托起一样腾空,落在了他的呆毛上。

该死,这家伙干嘛黏着我不放。996多少有些恼火,照头上又一捂,这次蝴蝶胆大包天地占领了他的衣领,耀武扬威地开合着翅膀。

于是996放弃了对付它,继续工作。蝴蝶停在他左侧领子上,像个别致的装饰品。

中午照例吃得很少。按计划,996要在午休时间去一次Phigros空间。

没想到,他站在了Class Memories身后。发觉有人出现,他回过头,“好巧,是996先生啊。”说着,他“啪”地把手中的蝴蝶刀甩回闭合状态。

“上次谢谢你帮我。”996说,然后两人无话。

Class Memories的蝴蝶刀是红色的,有那么一点点的血腥感。这让996想到了那只蝴蝶,他低头,蝴蝶飞走,落在蝴蝶刀上。

Class Memories旋即笑起来,“我知道了,这是你的刀。”他的语气变了,或者说,声线一反方才的温文尔雅,变成了一个高中生才有的声音。

他递过刀,996连忙推辞,“你弄错了,这不是我的刀。”“你没见过它,但它属于你。”Class Memories自顾自地说,“请务必收下。”

那刀散发着诡秘的气场,996才盯着它看了几秒钟,就被它蛊惑,鬼使神差地收下了它。他接过刀的一刻,对方漂亮的蓝紫眼睛里闪过了惊讶的神情,虽然只有一刻,但996将它记在了心中。

“996先生,收了我的东西,就烦请您帮我个忙吧。”

“什么?”996总觉得他在“钓鱼执法”,但这套组合拳下来,996似乎只能接受他的要求了。

“帮我杀个人。不用担心,他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啊?”这个彬彬有礼的大学生口中竟吐出这样残忍的话,996一时惊讶得忘记了拒绝。

“高中时代的我,您得叫他12。我还不知道怎么杀死他,所以,请您帮帮我。”Class Memories用焦急恳切的眼神望着他,像是…在求助。

996刚想说话,蝴蝶却落上了他的唇。于是他噤声,只是点了点头。


邪十

【996水仙】病原

“你好”

这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依旧在路上飘动着,看着身旁的爱人,我伸不出半只手,对着他白皙的脸,我该怎么办,

我永远不能迈出这一步,

这是你对我打的赌。吧。


我大概是踩到了什么石头,只感觉瞬间地倒地,鼻腔里满是鲜血,好腥,我随意地抹了一下脸,眼镜被血液浸湿,模糊的一片血色,应该是从上面的楼梯摔下来了吧,全身的剧痛让我的能量几乎耗尽,本能的生存反应让我失去了痛觉,紧紧地蜷缩在一起,我用尽全力望向他,好痛,眼睛睁不开,明明没什么痛觉,但是好痛,能不能让我看看他,让我看见他慌张的样子,让我看见他的担心。


我迷迷糊糊地晕了过去,醒来,我四处张望着,熟悉的面孔早已不见,只...

“你好”

这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依旧在路上飘动着,看着身旁的爱人,我伸不出半只手,对着他白皙的脸,我该怎么办,

我永远不能迈出这一步,

这是你对我打的赌。吧。


我大概是踩到了什么石头,只感觉瞬间地倒地,鼻腔里满是鲜血,好腥,我随意地抹了一下脸,眼镜被血液浸湿,模糊的一片血色,应该是从上面的楼梯摔下来了吧,全身的剧痛让我的能量几乎耗尽,本能的生存反应让我失去了痛觉,紧紧地蜷缩在一起,我用尽全力望向他,好痛,眼睛睁不开,明明没什么痛觉,但是好痛,能不能让我看看他,让我看见他慌张的样子,让我看见他的担心。


我迷迷糊糊地晕了过去,醒来,我四处张望着,熟悉的面孔早已不见,只是一片白,应当像往常一样站在我身旁的他奇迹般的消失了,头部的剧痛使我无法思考,我只能急促地呼吸,大脑像缺氧一样难受。

“现在感觉如何?”我猛地抬头,一身素白,

“病人?请回答我”

啊啊,

不是他,我随意地敷衍了几句。


好想见见他,哪怕不能拥抱,哪怕不能接触,哪怕不能说话,哪怕他就是我,我也想见见他,好想把自己的所有都告诉他,我好难受啊。


我拽开了抽屉,胡乱翻找着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从一堆药品里寻找着。

一面镜子。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


?,这是?

他?

我颤颤巍巍地拿起镜子,仔细地观察着,从头发到面部,无一不是我最熟悉的,

“你好?”我试着像镜中人说着这一句


没有回应。


我笑了,


扶着额头,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滑,像刀一样滑过,我笑得很开心,

很难过,

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永远不会忘记的,我有些控制不住了,我到底该怎么说呢,好开心,好开心...

“我该怎么办呢?你说啊,我该怎么办呢.....”我对着镜子念叨。

眼泪充满了鼻腔,我有些呼吸困难了,哽咽着。

多可悲啊,


我趴在床上,看着镜子,

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镜子上。晕染了里面的脸庞


多可悲啊,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如此迷恋他的我,他也如此爱慕我

我好高兴,好高兴你爱着我,

你一定能感受到的,我对你的爱。


“我该怎么办呢...哈哈...我该怎么办呢...”


我掩着头,呛着大笑起来。



原来是我病了。你就是我的病原。

叫我安纫吧就

996水仙

996提起刀,刺向了凝聚出肉体的意思体。他没有挣扎,任凭996刺向自己。他刺了一刀又一刀,但没有血迹从伤口处渗出。996倒是先崩溃了。光洁如同新买的的刀子掉在地上,划烂了一小片地毯。意识体附下身牵起996的手,轻轻落一下吻,随即散为白色的烟雾消失不见。他已经无法维持自己了,于是便设下一个局,让996恨他,这样,便就没有牵挂了罢。


996打开房门,剥落的墙皮溅起一片粉尘。他轻轻捂了一下口鼻,随即走进门内。他把低价打折的面包放在桌子上,勉强撕开包装袋,拿出一片吃了咬了一口。意识体从背后环住他,在脖颈处落下一吻,也从袋子里拿出一片面包,陪着996吃了起来。

“你不是不用进食吗?”996按住了......

996提起刀,刺向了凝聚出肉体的意思体。他没有挣扎,任凭996刺向自己。他刺了一刀又一刀,但没有血迹从伤口处渗出。996倒是先崩溃了。光洁如同新买的的刀子掉在地上,划烂了一小片地毯。意识体附下身牵起996的手,轻轻落一下吻,随即散为白色的烟雾消失不见。他已经无法维持自己了,于是便设下一个局,让996恨他,这样,便就没有牵挂了罢。


996打开房门,剥落的墙皮溅起一片粉尘。他轻轻捂了一下口鼻,随即走进门内。他把低价打折的面包放在桌子上,勉强撕开包装袋,拿出一片吃了咬了一口。意识体从背后环住他,在脖颈处落下一吻,也从袋子里拿出一片面包,陪着996吃了起来。

“你不是不用进食吗?”996按住了他拿第二块面包的手。他收回了手,叹了口气,笑着说:“不吃面包,那就吃你好了”

叫我安纫吧就

996水仙(慎点

尸体被扔在地上,意识体拿起了刀,笑嘻嘻地自言自语:“我可以开吃啦,一定很美味吧,我的主人格。”

他先从四肢下手,轻轻地把刀刃刺入肢体的连接处,略显苍白的皮肤被割开,漏出粉红色的血肉。血管被割破,鲜红的血液从断口处流出来。刀刃锋利的可怕,稍微使了一点劲就把骨头分离成两半。骨髓从骨头里流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他用同样的方法肢解了其他四肢。有一条手臂被割的鲜血淋漓,甚至有几条血肉被割了下来。时间还很长,意识体享受了他的晚餐。

尸体被扔在地上,意识体拿起了刀,笑嘻嘻地自言自语:“我可以开吃啦,一定很美味吧,我的主人格。”

他先从四肢下手,轻轻地把刀刃刺入肢体的连接处,略显苍白的皮肤被割开,漏出粉红色的血肉。血管被割破,鲜红的血液从断口处流出来。刀刃锋利的可怕,稍微使了一点劲就把骨头分离成两半。骨髓从骨头里流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他用同样的方法肢解了其他四肢。有一条手臂被割的鲜血淋漓,甚至有几条血肉被割了下来。时间还很长,意识体享受了他的晚餐。

鲸哥_甜饼驾驶员

破碎的镜头•没有你的世界

996

我还活着吗?996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这样想。但往往还没有得到确切答案,他就累得沉入了黑暗的梦境。

睁开眼睛,很不幸,他还要面对宿醉后昏昏沉沉的头脑和新一天的工作。近来他总是很难准时从床上爬起来,更别提前一天晚上还被叫去了酒局。

无视乱糟糟的床铺,他拿了个面包,边吃边下了楼。虽然他的胃需要规律且有营养的三餐,但这事可由不得996,在工作面前他只是个不断创造剩余价值,否则就毫无价值的东西,不会有哪个人在意他需不需要养病。

上地铁,下地铁,出站,左转走150米,他打了卡。

今天又要和合作方洽谈,996对着未亮起的电脑屏幕,摆出惯常的得体微笑。他的映像嘴角扬起高中生一般热情的弧度,......

996

我还活着吗?996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这样想。但往往还没有得到确切答案,他就累得沉入了黑暗的梦境。

睁开眼睛,很不幸,他还要面对宿醉后昏昏沉沉的头脑和新一天的工作。近来他总是很难准时从床上爬起来,更别提前一天晚上还被叫去了酒局。

无视乱糟糟的床铺,他拿了个面包,边吃边下了楼。虽然他的胃需要规律且有营养的三餐,但这事可由不得996,在工作面前他只是个不断创造剩余价值,否则就毫无价值的东西,不会有哪个人在意他需不需要养病。

上地铁,下地铁,出站,左转走150米,他打了卡。

今天又要和合作方洽谈,996对着未亮起的电脑屏幕,摆出惯常的得体微笑。他的映像嘴角扬起高中生一般热情的弧度,双眼却像两个漩涡,没有丝毫配合嘴角的意思。

脸颊差点力道,要稍稍使眼睛弯起来。996调整了表情,这下对了。他挂着这个完美的微笑,完美地完成了洽谈。在走回自己格子间之后,一种熟悉的空虚感席卷了他。

这么做好像榨干了他所有的精力,仅仅一个微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微笑而已。是从何时起,他这么脆弱无力起来了?

经理发来了消息,996看都不看,肌肉记忆一般走向他的办公室。

“现在都乖得这么不像话了吗?”

还不都是拜您所赐。

“我只是…习惯这样了而已。您如果喜欢我以前的样子,我可以…”

“不必了。小孩,你最近怎么这么没精神?”

不知道,但我真的好累,累得想死。

“有吗?我没觉得啊,您看错了吧。”

经理皱了皱眉头,“你哭什么?”

“什么?怎么会,我又不是小屁孩了。”

Partner 996

“好啊,居然是你!”996等着对方以暴力发泄他的怒气,可他许久未动,最后居然甩上门走了。

这不是更折磨人吗。

996伸出背在身后的左手,抓紧了美工刀深蓝的刀柄。

他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镜子。

下面才是重头戏,可惜他先走了没有机会看到。

瞧瞧这双眼睛,多会勾人,像和它配套的身体一样。

猛然一股反胃感袭来,996一低头,吐出了不少混合胃液的黑色血块。陈旧性出血,好玩,像一堆游来游去的毛球。

他出手十分果断,带着因疼痛而显得疯狂的笑容,一刀又一刀划向自己被床伴夸赞过无数次的俊俏脸蛋。

不想看到,不想看到,恶心,恶心。他口中念念有词,好像在扎一个巫毒娃娃。接下来,刀锋对准了颈上的咬痕,停住了。

真该死,996犹豫了。还好他只停了一秒,便做出了继续的决定。

既然我无耻地犹豫了,那就快点弄完吧。996没再按原计划继续刻划,而是直接一刀按了下去。

没喷血,再来一刀。这下算是割对了。996手中的刀逃离了他的手,试图避开那股汽水开盖般的血。那血满溢着996的生命力,冲出去,落下来。

996悦耳地笑起来,就像他在床上,在办公室里那样欢快地笑个不停。他用指甲抠进脸上黏糊糊的裂缝,来回划动。

那人刻骨铭心的,仇恨又绝望的眼神像一个怨鬼,在996瘫软在吸足了血的地毯绒毛之前,永远狰狞地占据了他残存的官能。

你看我多卑鄙,甚至选择了解脱。

鲸哥_甜饼驾驶员

是我同学的赠文

可以看作是996干了什么坏事被Partner发现的平行世界

OOC预警

作者@半夏 

“我真没想到,居然是你。”Partner电下不咸不淡的一句,转身走了。脚步声愈来愈远,而996的心跳却充斥着他的耳膜,“咚咚,咚咚”愈来愈响。

鬼知道Partner的这一句话意味着什么。

996不是鬼,他只是觉得心脏如坠冰窖,冷冻到疼痛甚至麻木的感觉传至四肢百骸。他再也不能调动周身的神经,去展露一个再礼貌不过的笑了。皮肉动了动,却好像只是抽搐,996看着镜里的自己,“真丑。”比哭还难看。

熬着大夜,猩红的双眼,惨白的脸庞,手机里堆的不知多少未读消息,只是催他快点工作。

没人在意他的死活......

可以看作是996干了什么坏事被Partner发现的平行世界

OOC预警

作者@半夏 

“我真没想到,居然是你。”Partner电下不咸不淡的一句,转身走了。脚步声愈来愈远,而996的心跳却充斥着他的耳膜,“咚咚,咚咚”愈来愈响。

鬼知道Partner的这一句话意味着什么。

996不是鬼,他只是觉得心脏如坠冰窖,冷冻到疼痛甚至麻木的感觉传至四肢百骸。他再也不能调动周身的神经,去展露一个再礼貌不过的笑了。皮肉动了动,却好像只是抽搐,996看着镜里的自己,“真丑。”比哭还难看。

熬着大夜,猩红的双眼,惨白的脸庞,手机里堆的不知多少未读消息,只是催他快点工作。

没人在意他的死活,哦不,或许,曾经是有的,就在刚刚。

他走了,996的灵魂彻底没了根,只是飘着,浮着,看世间,苦笑,看人生,惨淡。

他受够了。

摸出内套里的刀片,锋利处闪着银白的光泽。996用手探了探跳得正欢的那处,控诉着对身体无暇顾及的他。

刀锋抵住,堪堪划过皮肉,996的手顿了一下:原来要死的时候,记忆真的会像猛兽扑食,猛地涌过来,走马灯一样急速地放映。

他看到了经理,和那个被折磨得体无完肤的自己。

多可笑呀,临死之际,拖着一身伤疤,竟也会同情起当时的自己。996的恻隐之心不适时地冒出头来,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太无趣了些,长期以来的工作压力,让他几乎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快。连属于男性的夜晚快感,自我释放的乐趣都少之又少,为数不多的几次还是和大了自己不知十几岁的经理。

他决定:先不死那么快了,起码要先玩上几次再离开,不然多亏呀。刀片移到手腕,脉搏跳动着,起落,沉浮,鲜血似花般绽放在胳臂上,熟悉的快感顿时涌遍了全身。

是时候了!

手探到下面,肆无忌惮地玩弄起来,他把从经理那学到的花样跟自己玩了个遍。醍醐灌顶的爽感冲散了刚刚弥漫的快感,血流如注,而他笑靥如花。心脏不可避免地狂跳,接二连三的重压让它重新燥热了起来。却有些太过头了,仿佛下一刻就要爆掉。没玩多久,996就眼神失焦,涣散的眼神落到一地的血上。他看到了什么?红得像火的烈日,孩提时陌生人送来的又红又大的苹果,还有那即将凋零却红得灿然的枫叶。

弥留之时,996的脑海内,涌进的尽是有关Partner的一切:初见时忧郁深邃的双眸,“当时,心跳仿佛漏了一拍。”公园里洁白的鸽子,和像鸽子一样载着忧愁和欢乐的弧形纸飞机,得知不过一场骗局时他任人宰割的模样,和那场酣畅淋漓的.....报复,乃至于今日,冷绝的眼神,转身而去,坚定得无以复加的步伐……996的心像被快乐充盈,却因今日之离别少了一块碎片。好在,问题不大。

996依旧溺于此时的欢乐场,露出了一次真心实意的微笑。时间快到了,痛楚无限地放大,眼前的一切模糊成一片,仿佛一场不真实的梦。血,烈日,枫叶,996的眼,慢慢地闭上了。

他对自己说:“极致痛苦前的极致欢愉,也算得上所谓回光返照。这一生,值了。”

“6月13日,x城某宾馆发现一具男尸。据悉,场面惨烈。难以想象,正值大好年华的青年竟选择轻生,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996走了,连同他的灵魂,消散在烈日长空下。他的故事,被尘封在档案袋不起眼的角落里,在花边新闻不经心的小道消息里,埋葬在不知名的墓碑下,和散落一地,同尘灰一起飘散的遗骨里。

没人记得996,可996永远都在,在路边接过陌生人一只苹果的小男孩惊恐的眼神里,在饱受折磨却只能默默流泪的你我他的生活里,在每一个被高度压榨,满满当当的学习、工作计划表里,在烈日遍洒,所藏的每一片阴影里,在枫叶纷飞,路过的每一个潮湿发霉的角落里。

世间再无996,重提竟无人知晓。皆道不明,何许人也?芸芸众生,浮灰一粒。

于是每个人的身上都看得到996的影子。换言之,996走了,于是人人都成了996。挥一挥手,996,你究竟是哪片云彩?

公元2023年6月13日早9:00,996宣告死亡。

鲸哥_甜饼驾驶员

和画家的萍水相逢

我干了一件何等的蠢事啊!996为自己莫名其妙做了这么一个承诺又疑惑又生气。我为什么会答应他?一,这件事涉及到消灭一个人,二,他也不知道如何完成这件事,三,最重要的,这件事会打乱我的日常,而应付非日常的事情总会让我很伤脑筋。

996气呼呼地把几兜蔬菜水果和泡面各自放到它们该待的地方。抬头一看表,正好十一点半,可以开始做饭了。他系上围裙,简简单单炒了个卷心菜,配上刚出锅的米饭,顺便把负面情绪也就着饭吃了。

饭后就该去广场散步了。他每周都会去广场漫步一小时,这几乎是他全部的运动量。

今天,广场边缘坐了一个年轻人,他面前支着画板,似乎是在写生。他以令人眼花的速度画完,等上一会儿,慎重地取下,卷好......

我干了一件何等的蠢事啊!996为自己莫名其妙做了这么一个承诺又疑惑又生气。我为什么会答应他?一,这件事涉及到消灭一个人,二,他也不知道如何完成这件事,三,最重要的,这件事会打乱我的日常,而应付非日常的事情总会让我很伤脑筋。

996气呼呼地把几兜蔬菜水果和泡面各自放到它们该待的地方。抬头一看表,正好十一点半,可以开始做饭了。他系上围裙,简简单单炒了个卷心菜,配上刚出锅的米饭,顺便把负面情绪也就着饭吃了。

饭后就该去广场散步了。他每周都会去广场漫步一小时,这几乎是他全部的运动量。

今天,广场边缘坐了一个年轻人,他面前支着画板,似乎是在写生。他以令人眼花的速度画完,等上一会儿,慎重地取下,卷好,放进包里。

年轻人长了一头闪闪发光的金发,双眼也是金色,漂亮得像在眼底铺了一层碎玻璃片。身上的颜料斑斑驳驳,被那双眼睛一衬,也跟着亮丽起来。

他又铺开一张纸,开始大块大块涂抹,大有“我要那草稿有何用”的架势。涂了几分钟,又抬头看向远处,用右手大拇指在眼前比划。在他的目光落在996身上之前,996折回去,按固定的路线继续散步。

一圈过后,他走了回来,那人的画基本完成了。如果是行家里手,他会说这画是相当漂亮的印象派画作,对光影的处理可以说是完美。996身为艺术门外汉,他只能看出颜料斑块拼出的黑色人影——他自己。

“您好?”年轻人注意到了996,“您喜欢它?”

“不好意思打扰到了你,我只是看看。”996一个不小心,被对方发觉了他的存在,“画的是谁?好像没有画脸。”

“没征得您的同意,我不会画您的脸的。”他在画的背面龙飞凤舞地写下了名字,“MOBILYS”。

MOBILYS脸上恬静而友善的微笑不禁令996想起了某个人。他的左耳上,一个小小的灯球样式耳坠随他头部的移动来回摇摆。和他在忘忧宫见到的灯球毫无二致,可以说是等比微缩版了。

那么他可能也是Phigros空间的一员了。

说到忘忧宫,那个获得了海神祝福的地方,有一个传说。据说其中有件宝物,能将现实世界中的东西带进Phigros空间。但那宝物是什么,在哪里,如何使它运作,都是未解之谜。有人说宝物在奇迹密林的深处,又有人称是在洗去人们忧愁记忆的水底。总之众说纷纭,且越传越玄乎,到996这里,想见到那宝物已经非把命留给它不可了。多亏Class Memories记性好,把原本的传说告诉了996。

996回过神,MOBILYS已经开始收拾画具了,“996先生,我还是想把它送给您。”他用双手递过那幅画,996没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忘忧宫记得每个来访者的名字。”画接触到了996没有温度的双手。

MOBILYS站起来,“想忘记什么的话,就到忘忧宫去吧。我第一次在现实世界见到Phigros空间的人,很高兴认识您,再见。”

996道了别,拿着画走回了家。怎么处理这张画呢……他的金鱼似乎挺喜欢,那就留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