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

25470浏览    1719参与
煜森_今天也在厌恶香菇
令人眼瞎的笔刷(?)

令人眼瞎的笔刷(?)

令人眼瞎的笔刷(?)

填坑老惡狗
ABL A是咱幻想的样子,据说...

ABL A是咱幻想的样子,据说是女性?官方也没有给A的任何设定...

咱强行安利(不是)洛杉矶bb连续杀人事件!!!真的超级棒!!!看的人也超级少————

ABL A是咱幻想的样子,据说是女性?官方也没有给A的任何设定...

咱强行安利(不是)洛杉矶bb连续杀人事件!!!真的超级棒!!!看的人也超级少————

res想豁冰可乐

【Devil】


搞了个毫无诚意的上色<3

*建议调大亮度


中间是不知道怎么描述的自设(请忽略

【Devil】


搞了个毫无诚意的上色<3

*建议调大亮度


中间是不知道怎么描述的自设(请忽略

努力学习的小曾

塞纳河上一匹狼

黄浦江边第一A

宝藏女孩戴萌!

入股不亏!

戴萌青二冲鸭!

塞纳河上一匹狼

黄浦江边第一A

宝藏女孩戴萌!

入股不亏!

戴萌青二冲鸭!

拎着、【棒棒糖走】
加下群呗,会先发到这里,有时发...

加下群呗,会先发到这里,有时发前会讨论一下哦。

加下群呗,会先发到这里,有时发前会讨论一下哦。

拎着、【棒棒糖走】

【同人】 [夏俊艾视角] 重来

比赛开始前


         所有人都起了就只有一个人,“颜耳,颜耳,你别吓我啊,颜耳,”李明玥进入蓝队屋子里,见颜耳还在睡,就想叫醒他,可怎么叫都叫不醒,“颜耳,你醒醒啊,你们快来看看啊,”她叫不醒颜耳叫了其他人来看看,韩沉听到声音赶过来,摸了一下颜耳的大动脉就走了。“啊”韩沉走的那瞬间颜耳突然起来吓得李明玥摔到在地上,“混蛋”“哈哈哈,吓到你了吧,哈哈哈”“你吓死我了,你,”李明玥站起来“真不想和你这种人一队”气愤地对颜耳说,说完转头就走。“已经来不及了。”颜耳对李明玥的背影说了一句。...


比赛开始前


         所有人都起了就只有一个人,“颜耳,颜耳,你别吓我啊,颜耳,”李明玥进入蓝队屋子里,见颜耳还在睡,就想叫醒他,可怎么叫都叫不醒,“颜耳,你醒醒啊,你们快来看看啊,”她叫不醒颜耳叫了其他人来看看,韩沉听到声音赶过来,摸了一下颜耳的大动脉就走了。“啊”韩沉走的那瞬间颜耳突然起来吓得李明玥摔到在地上,“混蛋”“哈哈哈,吓到你了吧,哈哈哈”“你吓死我了,你,”李明玥站起来“真不想和你这种人一队”气愤地对颜耳说,说完转头就走。“已经来不及了。”颜耳对李明玥的背影说了一句。


        “这些呢,就是参加真人CS比赛的全体人员资料。”唠叨对周小篆说。周小篆看着电脑上的资料。


         “柯凡,二十七岁,互联网工程师,单身未婚。”


          “嗯”

 

           “游川,二十五岁,也是互联网工程师跟柯凡是同事。”


           “李明玥,金融公司职员,二十六岁,资深的CS爱好者。方绪,室内设计师,二十八岁,跟柯凡在同一个小区。”


            “颜耳,二十七岁,自由职业者,跟柯凡 游川住在同一个小区。哎,这么说,柯凡 游川 方绪 颜耳在现实生活中就应该认识啊。”


        “所以才会这么趣味相投啊,哎不过这个孙典和泽夏好像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孙典,三十四岁,省职业旅游学院图书馆管理员,单身离异,无子女......”


        ......


       乌临山,两队兵分两路,不一会打起来了,红队打着打着转移战场,变成房屋攻防战,在蓝队的颜耳和李明玥中弹受伤,红队的乐落霞被淘汰后,蓝队转到后山,红队跟随其后,两队一前一后过了吊桥。才过去一段时间,颜耳就被韩沉和白锦曦淘汰出局了,颜耳让李明玥先走,自己留下来,李明玥前脚刚走,韩沉两人后脚就赶过来了,韩沉问他蓝队的人去哪里了,他以不会背叛队友的名义,拒绝回答,韩沉又问他红队的在哪里,他也回答不上来,两人只好离开,离开前又问他要不要和他们一起走,他回绝了,说要休息一下。韩沉两人走后,找到了红队,和红队蹲蓝队半小时左右,还没见到人,乐落霞提议自己去看看,可她才刚走过去,就听见李明玥的尖叫声,之后,所有人都赶过去,看见的是李明玥被吓到了,还有颜耳的尸体,韩沉蹲下去观看,白锦曦看着他,左手握着匕首以防万一,韩沉抬头对白锦曦说:“死了。”其他人全部被吓到了,柯凡的手锤向旁边的树干上,眼神不经意飘过去,看到树上的字“第一个”。


        韩沉想了想,对众人说:“不想死就跟我来。”所有人跟着他走走到了吊桥旁,不过吊桥断了,还是人为砍断了。


        两队开始争执,蓝队有两人认为是韩沉和白锦曦杀的,还来上了红队的三人,张慕涵还说出,近半个小时前,韩沉还说他们将颜耳杀了,而韩沉反驳他,“如果我杀了他,我会向你们报备吗?”


        “而且人死后血液会在8~10小时后凝固,身体会在死后的半个小时开始僵硬,我刚才看了,颜耳的动脉还在出血,身体开始僵硬,说明颜耳死后近半个小时,而我们离开颜耳后还找到了红队在那待了近半个小时,请问我们哪来的时间分身去杀人?”


        


        两队知道不是他们杀的后,就决定先去躲雨,在发现自己的背包是不防水的只好丢下包,而韩沉和白锦曦不管包里的其他东西而是最下面的录音笔,进水不能用了,可能修修可以用,可现在回不去啊。


        众人在这大雨中发现了个别墅,为躲雨进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就闯了),在他们乱闯下,发现了个刑房,里面都是古代的刑具,其中有一个是上面有很多刺,一个可开的封闭的刑具,将活(死)人塞进去,关上,人身上将会千疮百孔,有人将它打开了,掉出一个人,不过是假人而已。众人回到了大厅,突然,灯亮了,出来了个人,说可以要收留他们,不过只有一晚的时间。因为有人杀了李眀玥,所以,他们决定逃出来。


        A(泽夏)和乐落霞和孙典被T绑在树上了,还晕了。T为了不暴露还戴面具了,坐在火堆旁等着人。


        不一会韩沉来了,而白锦曦在不远处晕倒了,可能是因为柯凡打的那一棍吧。T让韩沉坐下,等等,人还没到齐呢。


        等柯凡他们来后,就...打起来了,柯凡被杀了,方绪被打晕了,张慕涵受伤了,而T因为腰被捅了一刀,而跑了。韩沉将乐落霞他们(在柯凡他们来之前醒了)放了,还给他们两把刀,后面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是别墅里的那四个,他们出来,不只出来还放了火,想把锅甩给别墅的所属人朱教授,反正他是精神分裂者。白锦曦走过来了,在这几人要打起来时T出来了,拿着狙击枪分别击中了这四人右脚膝盖,而老大被T打死了,T坐在旁边要韩沉审问。问着问着T讲起了“故事”。


        在T讲完后,韩沉想让T把这几人给他,让他把这几人带回去。T不让想杀了他们,韩沉见此,想抓住他,可旁边出来一个人将T手上的枪打掉,扔了个烟雾弹,就带着T跑了。韩沉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因为他戴着面具遮住了全脸,衣服也不是迷彩服。当他转过头白锦曦突然咳血晕到了,正好救援到了所有人被带回去了。


        “你为什么救我?”T被A带回后问他,“没为什么,你好好养着就行了。”A安顿好T后走了。

拎着、【棒棒糖走】

【同人】[夏俊艾视角]重来


        在字母团的根据地,本来睡着的夏俊艾,也就是A,突然惊醒,脸上完全是惊恐。


        “A?怎么了?做噩梦了?”R正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为计划做准备,A突然起来,看他脸上被吓到的表情,觉得他是做恶梦了,问一下。


        “怎么了...


        在字母团的根据地,本来睡着的夏俊艾,也就是A,突然惊醒,脸上完全是惊恐。

        

        “A?怎么了?做噩梦了?”R正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为计划做准备,A突然起来,看他脸上被吓到的表情,觉得他是做恶梦了,问一下。


        “怎么了?”E听到R的声音,走过来。


        “没事,就是个恶梦而已啦”A变回笑嘻嘻的样子,对着他们。


        在一旁画画的L听到A说的话,冷笑了一声“呵,恶梦?你还会做恶梦?你不给别人恶梦就好了。”


       “你不也是吗?用毒杀,你干嘛不做个百分之百死亡的,然后每隔一段时间毒发一次,三次后死亡的毒药,用来折磨人。哼!”A立马回到。


        看他们不再问了后,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我这是重生了吗?应该是吧,既然重生了,就不能在失去任何人了,这时间应该是T执行自己的计划的时候,他应该会要求韩沉和我姐参加真人CS大赛,那我也参加,不管怎样都不能让他自杀」 


        A走到坐在箱子上擦枪的T面前,T看到他走过来抬起头,“你要干嘛?”“T,让我加入你的计划,”A用了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对T说。“不能,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T听到他说的话,不多说立马回绝了,不过他不知道谁告诉他的,这事应该只有他和E知道才对。“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是想玩,不会碍你事的,况且我还可以帮忙。”A看T没同意而且反问了他一句只能这样回答了。“那就乖点,”T受不了A的语气,只好答应了。

 

        在CS大赛前一天


        R对A和T说:“你们两个尽量不要暴露免的后面的计划被你们打乱。”“放心啦,要暴露也是他暴露,我只是去玩的,”A用了个孩子气的语气回答,“好了,我们走了。”说完A就拉着T走了。


        “你先去,我去拿东西,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去。”A边打字,边开车。“快点,[地址]”T不耐烦的回他。


        乌临山上

 

        “来,一人一个,”柯凡拿出个袋子,叫其他人来抽。“我必须和我女朋友一组。”韩沉听到是随机的,就立马回答到。“抽签又不是我能决定的,你抽到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除非你能找到别人和你换。”柯凡反驳他。“哎呀”在一旁的乐落霞掐了张慕涵一下,“我们俩也想分在一起,各位就行个方便吧,不然她会一直闹我的。”张慕涵明白乐落霞的意思对他们说,乐落霞满意的看着他讲。“行了,先抽吧,你抽到什么,你找到别人跟你换,那也行。”柯凡阻止了他们。


        “咱们运气真好”张慕涵和乐落霞拿到了同一个颜色的球。别人也拿到球走了。而韩沉和白锦曦拿到了不同颜色的球,韩沉在白锦曦的耳边说:“放心,我来想办法。”然后,看到方绪的球是红色的,就从下面拍了他手背,球被挑起,韩沉一手将红球接住,一手把白锦曦手上的蓝色球拿起扔到袋子旁边。“你干嘛,想换就换啊。”方绪看到自己的球被拿走生气地对韩沉说。“这本来就是个弱肉强食的游戏。”韩沉反驳他。“柯凡,你劝劝方绪把球让给我们呗。”白锦曦对柯凡说。“好了,方绪反正你也是一个人,不如和我和小游一起,不是更好吗?”柯凡见这两个快吵起来了而白锦曦又求他了,就阻止了他们两个。“我告诉你我是看在大柯的面子上,明天比赛时小心你自己脑袋。”方绪转过来对韩沉说。“好了,你等等,我拿下袋子,”柯凡对方绪说了一声,就去拿了袋子,摸了一下袋子里面发现还有一个蓝色的球,“诶怎么还有个球,不是十个人吗?”柯凡不解地问了一声,其他人聚了过来。“你这袋子从哪来的?”孙典问他。“赞助商快递给我的,之前我都没打开过。”柯凡回答他。“是不是,赞助商多放了个球啊”乐落霞说了一句。


        “赞助商没多放也没搞错。”A从旁边走来,“只是我晚到了,大家好,我叫泽夏。”“这不公平他们多一个人。”乐落霞抱怨到。“没事,我这是第一次参加CS比赛,你们当我不存在就行了。”泽夏走到旁边拿上装备走进蓝队的屋子。


        晚上


        蓝队屋里,“泽夏,你真的是第一次参加的吗?”李明玥问了泽夏个问题。“是啊,游川告诉我这个比赛的我就也想玩一玩。”泽夏回她。


        屋外的韩沉和白锦曦将背包里的某个小东西拿出来扔进火里,就拿起装备回屋子了。

不器

A的小故事(杀人)

“来一瓶火焰威士忌!”我一边大步迈进猪头酒吧,一边冲着酒吧老板喊到。

酒吧里空无一人,除了阿不福思正趴在吧台上面敲打着他的玻璃瓶。在被我打扰到后,他骂骂叨叨的从吧台底下拿出一瓶火焰威士忌丢给我,我在接过的同时扔了一个小袋子给他,然后就在一把还算干净的椅子上坐下,打开火焰威士忌,直接对着瓶子喝了起来。

我昂起头,猛灌了一口火焰威士忌,炙热的感觉迅速遍布全身,感觉要把自己烧着了一样,我握着瓶子的手不受控制的有点微微发抖。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的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只有这句话和Oliver伴随着一道绿光闪过后再也闭不上的双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我杀人了...”我抱着开始隐约作...

“来一瓶火焰威士忌!”我一边大步迈进猪头酒吧,一边冲着酒吧老板喊到。

酒吧里空无一人,除了阿不福思正趴在吧台上面敲打着他的玻璃瓶。在被我打扰到后,他骂骂叨叨的从吧台底下拿出一瓶火焰威士忌丢给我,我在接过的同时扔了一个小袋子给他,然后就在一把还算干净的椅子上坐下,打开火焰威士忌,直接对着瓶子喝了起来。

我昂起头,猛灌了一口火焰威士忌,炙热的感觉迅速遍布全身,感觉要把自己烧着了一样,我握着瓶子的手不受控制的有点微微发抖。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的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只有这句话和Oliver伴随着一道绿光闪过后再也闭不上的双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我杀人了...”我抱着开始隐约作痛的头,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件事,再灌了一口火焰威士忌,浑身上下再次充满了炙热的感觉,这让我暂时忘记了刚刚的一切。

可炙热的感觉一旦消退,我眼前又会浮现起Oliver瘫倒在地上,死前发出愤怒的大吼“凤凰社的叛徒!”,而随着我杖尖发出的绿光,他脸上的愤怒和眼里的不可置信随着他的生命一起定格在那一刻。

“我杀人了...杀了...凤凰社的...同伴...”我又灌了一口火焰威士忌,意图暂时麻痹自己,可是这次却越发看清楚了Oliver眼里的不可置信。

我的头好痛,“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的脑子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向我提起这件事。

“闭嘴!”我突然失控地从椅子子上跳起来大叫到。“啊啊啊啊!该死的!!闭嘴!闭嘴!”同时双手胡乱向前挥舞着,不小心碰到了面前的酒瓶,瓶子被我的手打到,从桌子上摔了下去。

“呯”的一声,酒瓶落到地上碎了,我被这一声吓到了,呆呆的站在原地。阿不福思听到酒瓶碎裂的声音也不再敲打他的玻璃瓶了,骂骂叨叨的施了个清理一新,又拿着魔杖指向我,我听的不太详细好像是什么昏昏倒地,但无论是什么,至少现在我可以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不器

A的小故事(守护神)

“哦,梅林的三角裤啊!让我想点开心的吧!”我独自嚷嚷到。

不过这次冒出来的还是一团白色的烟雾。

“糟糕透了,让我再换一个试试。”

我闭上眼,想了想分进格兰芬多的那天,那天连空气中都带有自由和欢乐的味道。

魔杖画出一个圆圈。

“Expecto Patronum!”

杖尖开始冒出白色的烟雾,越来越多的烟雾从杖尖涌了出来,渐渐的开始成型,是一条响尾蛇。

“梅林的胡子啊!我成功了!”

“哦,梅林的三角裤啊!让我想点开心的吧!”我独自嚷嚷到。

不过这次冒出来的还是一团白色的烟雾。

“糟糕透了,让我再换一个试试。”

我闭上眼,想了想分进格兰芬多的那天,那天连空气中都带有自由和欢乐的味道。

魔杖画出一个圆圈。

“Expecto Patronum!”

杖尖开始冒出白色的烟雾,越来越多的烟雾从杖尖涌了出来,渐渐的开始成型,是一条响尾蛇。

“梅林的胡子啊!我成功了!”

不器

A的小故事(争执)

这是开学的第二天,我跟着舍友一起去到礼堂吃早餐,我磨磨蹭蹭的从床上爬起来,寝室里其他三位姑娘都向我投来同情的眼光,主要是在昨天晚上的宿舍夜谈会里,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在今天早餐时Shafiq女士会给我寄来吼叫信,也许还不止一封。我淡定的接过她们的目光并表示我也很无奈。

不过我平安的度过了早餐时间,看来Shafiq女士并没有为这件事气到丧失理智,我这样想到。

不过这次我错的离谱,上午的太平只是为了掩饰下午的山雨欲来风满楼,因为下午Shafiq女士直接来到了学校找校长,要求向分院帽要个说法,并把我也找了过来,希望我做为唯一的继承人,能跟随家族的传统。

我的天,我去他的家族传统,让这些东西...

这是开学的第二天,我跟着舍友一起去到礼堂吃早餐,我磨磨蹭蹭的从床上爬起来,寝室里其他三位姑娘都向我投来同情的眼光,主要是在昨天晚上的宿舍夜谈会里,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在今天早餐时Shafiq女士会给我寄来吼叫信,也许还不止一封。我淡定的接过她们的目光并表示我也很无奈。

不过我平安的度过了早餐时间,看来Shafiq女士并没有为这件事气到丧失理智,我这样想到。

不过这次我错的离谱,上午的太平只是为了掩饰下午的山雨欲来风满楼,因为下午Shafiq女士直接来到了学校找校长,要求向分院帽要个说法,并把我也找了过来,希望我做为唯一的继承人,能跟随家族的传统。

我的天,我去他的家族传统,让这些东西统统见鬼去吧!

她从来没想到这十一年里自己亲手培养的模范继承人在一夜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虽然我认为早在上一次关禁闭时她就该知道了。

不过现在看来很显然并不。

好吧,就算她现在才知道,这也不代表我会向她妥协,我耸了耸肩,连看都懒得看她,向校长道了声再见就溜了。

不器

A的小故事(离开)

最后一段是歌词,来自Lenka的Free


我领着手提行李箱从楼梯上来,Yarbrough脸色铁青的站在大厅里,Yosef站在她身边,脸色也并不怎么好看。

克拉克还没来得及收拾,所以大厅里依旧一片狼藉,碎了的陶瓷杯,散了一地的玻璃,劈成两半的黑胡桃木桌子和天鹅绒沙发,还有墙上一道道咒语的痕迹,无一不在告诉人们这里刚刚经历了一次激烈的战斗。

“Shafiq小姐,请容许我最后提醒你一遍,一旦离开这里你再也无法回来了”Yarbrough生硬又带有怒气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

“Shafiq女士,我相信我很了解这件事。同时我也很确信,我再也不会回到这个鬼地方了”我回她说,语气轻快,嘴角略微有一点...

最后一段是歌词,来自Lenka的Free


我领着手提行李箱从楼梯上来,Yarbrough脸色铁青的站在大厅里,Yosef站在她身边,脸色也并不怎么好看。

克拉克还没来得及收拾,所以大厅里依旧一片狼藉,碎了的陶瓷杯,散了一地的玻璃,劈成两半的黑胡桃木桌子和天鹅绒沙发,还有墙上一道道咒语的痕迹,无一不在告诉人们这里刚刚经历了一次激烈的战斗。

“Shafiq小姐,请容许我最后提醒你一遍,一旦离开这里你再也无法回来了”Yarbrough生硬又带有怒气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

“Shafiq女士,我相信我很了解这件事。同时我也很确信,我再也不会回到这个鬼地方了”我回她说,语气轻快,嘴角略微有一点上扬。

“滚!现在马上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可能是鬼地方这个词让她感到了侮辱,我们不再假惺惺的站在大厅那里道别了,Yarbrough愤怒的对着我咆哮到。

我耸了耸肩,直径走出了Shafiq家的大宅,走出大门站在台阶上,我还可以听见Yarbrough的咆哮和Yosef对她的安抚,还有器皿落地,破碎的声音。

也许是因为这天阳光灿烂,我高兴极了,哼起了轻快的小曲儿。

快挣脱枷锁吧

继续前进,欢快高歌

像自由的鸟一样

对昨日说再见

扔掉所有束缚我的桎梏

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的脚步

我无拘无束,无拘无束

不器

A的小故事(分院)

“Ariel.Shafiq!”

我听见麦格教授第一个喊的就是我,梅林的胡子啊!这真的太糟糕了。

我做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先冷静一点,不要慌,然后乖乖的上前坐在凳子上,然后由麦格教授把分院帽戴到我的头上。

“嗯,是一个Shafiq,我想也许你会想去斯莱特林或者拉文克劳?”我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哦,不,我不想。”我也小声说到

“不想?这可是你们Shafiq家族的传统。”声音再次响起。

“那个见了鬼的传统。”我小声的咒骂到。

“真的不想吗?你阴险狡诈,不择手段,去斯莱特林你会获得成功的。哦,或者去拉文克劳也不错,你很有天赋,很聪明,去那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分院帽先...

“Ariel.Shafiq!”

我听见麦格教授第一个喊的就是我,梅林的胡子啊!这真的太糟糕了。

我做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先冷静一点,不要慌,然后乖乖的上前坐在凳子上,然后由麦格教授把分院帽戴到我的头上。

“嗯,是一个Shafiq,我想也许你会想去斯莱特林或者拉文克劳?”我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哦,不,我不想。”我也小声说到

“不想?这可是你们Shafiq家族的传统。”声音再次响起。

“那个见了鬼的传统。”我小声的咒骂到。

“真的不想吗?你阴险狡诈,不择手段,去斯莱特林你会获得成功的。哦,或者去拉文克劳也不错,你很有天赋,很聪明,去那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分院帽先生,很明显我并不打算去这两个学院。”

“嗯,让我想想,你也很勇敢,当然这和阴险狡诈并不冲突。难道你想去格兰芬多?”帽子的声音有点惊讶,“Shafiq家也要出格兰芬多了?”

“我想是的,帽子先生。”

“嗯...啊,我觉得可以。格兰芬多!”帽子大声的说出我的分院结果

“谢谢。”我小声的向帽子道谢,然后任由麦格教授把帽子从我头上拿走。

不器

A的小故事(背景设定)

我是A,现在是一个没有正经工作和收入,并且远离魔法界的巫师。

我换过不少名字,其中的有两个名字特别出名,分别是Ali和Ariel,“恶名昭彰的战争英雄”和“家族的叛徒”。

我所有的故事都得从14年前Shafiq家族嫡系的唯一继承人入读霍格沃兹开始。

虽说Shafiq也是神圣二十八族,而且我还是嫡系,但这并不妨碍我是个混血巫师。Yosef是拉文克劳的麻种巫师,Yarbrough是斯莱特林的纯血巫师,这两位就是我的生父母,不过现在我和他们已经毫无瓜葛了。他们继承了祖辈传下来的生意,并在伏地魔第一次意图控制魔法界时,贯彻家族传统,保持中立。

我估计我的祖上十八代都想不到,到了我这代不仅出了个...

我是A,现在是一个没有正经工作和收入,并且远离魔法界的巫师。

我换过不少名字,其中的有两个名字特别出名,分别是Ali和Ariel,“恶名昭彰的战争英雄”和“家族的叛徒”。

我所有的故事都得从14年前Shafiq家族嫡系的唯一继承人入读霍格沃兹开始。

虽说Shafiq也是神圣二十八族,而且我还是嫡系,但这并不妨碍我是个混血巫师。Yosef是拉文克劳的麻种巫师,Yarbrough是斯莱特林的纯血巫师,这两位就是我的生父母,不过现在我和他们已经毫无瓜葛了。他们继承了祖辈传下来的生意,并在伏地魔第一次意图控制魔法界时,贯彻家族传统,保持中立。

我估计我的祖上十八代都想不到,到了我这代不仅出了个格兰芬多,家族叛徒同时还是个战争英雄,虽然恶名昭彰。

不过我绝大多数时间也不具备格兰芬多的特质,甚至更像一个斯莱特林。

读书那几年我的成绩基本处于一个不是最好,但基本也挑不出错的位置,魔咒,变形和黑魔法防御都还可以,至少在毕业前我学会了呼神护卫,顺带一提在毕业那年,我秘密加入了凤凰社。

毕业后在外面浪了两年,学会了在麻瓜界独立生活,也学会了阿尼马格斯,不过像我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不会去魔法部登记的,这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在不久的将来救了我一命。

19岁时结束了两年的游历,我不得不回去接手家族的生意。不过我既然第一次能让帽子同意我去格兰芬多,摆脱家族多年来一直都是拉文克劳或者斯莱特林的出身,那我自然可以为了自己的理念和自由叛出家族。在我公开宣布叛出家族,并由Ariel改名为Ali后,家族也正式将我除名。从此我没有了家,也没有了Shafiq家族做为后盾,但我也不在背负着来自家族的压力。

凤凰社给我的任务就是观察水蓝儿,并且和她搞好关系。观察她也就算了,搞好关系这个纯粹就是在为难我。

各种意义上来说她绝对是我见过最难搞的人,没有之一。

她很有野心,而且很神奇的是,明明很多东西都是异想天开,她偏偏却能成功。

校长说那是玛丽苏的力量,还说要是有一天她拉我入伙,千万不要拒绝。

我果然被她拉入伙了,她说着最冠冕堂皇的话,我替她做着最阴暗的事,哦,顺便还要提凤凰社搜集信息。

从20岁开始,我在魔法界的名声变的一片狼藉,尽管以前也没有多好。

“杀人魔”,“屠夫”,“地狱的信使”,我的魔杖下有数不清的亡魂,被我折磨疯的人也不计其数,有巫师,但更多的却是麻瓜。

前几年的战争她是永远的赢家。

在战争的第五年,水蓝儿逐渐露出颓势,凤凰社开始进行强而有力的反击,各地都举起了反抗的旗帜。在最后一战上,我的倒戈让她陷入了丧失理智的怒火,她开始无差别的攻击所有人。

我们死伤惨重,不过最终她还是消失了,一切恢复了平静,但身边的尸体和残坦断壁却无法掩盖。

我在战争结束接受了哈利对我的提议,将我是凤凰社安排在水蓝儿那方的密探身份公诸于世,但这也无法对我的恶名做出太大的改变,每当提起我,所有人都说众口一词的说是“恶名昭彰的战争英雄”。

我对于名声早就不太在意了,只是多年的战争和勾心斗角让我十分疲惫。战时我每天不仅要面对战场上迎面而来的一道道魔咒,还要防止急于上位的人的暗算。当然这些都不算是最糟糕的,最糟糕事莫过于瞒过水蓝儿我密探的身份,并悄悄的传递消息,这可真的太难了。在一个这么强大的玛丽苏底下当密探,不求传递消息,哪怕只是求不被她发现,也是一种奢侈,尽管她并不是时刻关注着我们直接是不是出现了叛徒。

我暂时婉拒了哈利让我在魔法部工作的提议,告诉他我要去麻瓜界休息几年。密探的职业病让我总是过度敏感,对所有人都保持警惕,这让我的生活一塌糊涂,我需要麻瓜界的心理治疗。哈利同意了,还为我保留了魔法部的职位。

而暂时告别魔法界前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就是他们邀请我来参加水蓝儿消失后在霍格沃兹的狂欢

真夜中のチャット

バレンタイン・デー

小惡魔👿和小怪獸👾

バレンタイン・デー

小惡魔👿和小怪獸👾

美廊

《灵魂学》:A

作者:美廊
归纳一下,灵魂入住,或者注入肉身,有两个状态。其一是注入意生身,是内在的注意;其二是注入肉身,是外在的注意。所以,A的结构,显示了注意的层次;而AA,才是这一个注意的层次,内在为意,外在为念的本质。

没有想到的是,《灵魂学》在Z的虚无中,折射出了生命的脉络。而且,灵魂在生命中的启现,第一步就是注入意识,就是这一篇的A注意。现在看来,这还有点牵强,但有一种感觉,这是灵魂自觉的一个过程。

真夜中のチャット

※ 磁

真的好喜歡b站的這幾個視頻,瘋狂反復看


up主 鬼咒Lino 視頻進度條是真的!bgm的配合沒話說!

Hold Up-在劫難逃

Until You're Mine-直到你成為我的 【番外:Maria-那不是我男人


up主 蒼鳶 鬼才!愛她!粵語bgm我愛了!lofter有文案

Silly 吉本荒野×有明功一

狠狠 小騙子組(吉本荒野×有明功一)和眼鏡組(影山×神樂龍平)的追逐戰

蜃樓 盜夢paro

...and more

※ 磁

真的好喜歡b站的這幾個視頻,瘋狂反復看


up主 鬼咒Lino 視頻進度條是真的!bgm的配合沒話說!

Hold Up-在劫難逃

Until You're Mine-直到你成為我的 【番外:Maria-那不是我男人


up主 蒼鳶 鬼才!愛她!粵語bgm我愛了!lofter有文案

Silly 吉本荒野×有明功一

狠狠 小騙子組(吉本荒野×有明功一)和眼鏡組(影山×神樂龍平)的追逐戰

蜃樓 盜夢paro

...and more

安乐

无题1

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也会带上感情,

自私,冷漠,在冰冷的泥沼里蠕动。

若是我早些就有自知之明的话,

又怎么会如此的一无是处呢。...


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也会带上感情,

自私,冷漠,在冰冷的泥沼里蠕动。

若是我早些就有自知之明的话,

又怎么会如此的一无是处呢。


                                         ――安乐

小福泥

分享一个何九华逐渐变A的过程🐺

图源水印  侵删

是我以和为贵久了你忘了我大杀四方了


分享一个何九华逐渐变A的过程🐺

图源水印  侵删

是我以和为贵久了你忘了我大杀四方了


氢氧混合物
深夜美食福利 算我咕咕太久道歉...

深夜美食福利

算我咕咕太久道歉行吧,最近都在忙 

我是画手啊。。。。

大家懂得|・ω・`)

顺便帮我看看入团申请书吧

链接 

深夜美食福利

算我咕咕太久道歉行吧,最近都在忙 

我是画手啊。。。。

大家懂得|・ω・`)

顺便帮我看看入团申请书吧

链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