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版

1506浏览    23参与
群嘲人生_CrazyLife1997

[過程]只是個GIF過程,記得注意流量!

軟體的新功能(其實有點久了),畫到A版時突然想試試看,感覺挺好玩的www


[過程]只是個GIF過程,記得注意流量!

軟體的新功能(其實有點久了),畫到A版時突然想試試看,感覺挺好玩的www


小安.

占Tag抱歉‼️

各位太太们和友友们最近我喜欢上 A版的Jop粮文,您有没有最近在更Jop粮文的太太们和友友们啊?

[图片]


各位太太们和友友们最近我喜欢上 A版的Jop粮文,您有没有最近在更Jop粮文的太太们和友友们啊?


群嘲人生_CrazyLife1997
A版:SSOP+JOP 我好喜...

A版:SSOP+JOP


我好喜歡A版的大白鵝和好帥的Starscream啊😭

A版:SSOP+JOP


我好喜歡A版的大白鵝和好帥的Starscream啊😭

小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侧脸……(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侧脸……(不自主的鼻血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侧脸……(不自主的鼻血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透明菌草履虫
拟人——!⚠️ 是真正的摸鱼?...

拟人——!⚠️


是真正的摸鱼🐟A版红


呜,写有机化学去辽

拟人——!⚠️


是真正的摸鱼🐟A版红


呜,写有机化学去辽

苏西子先生

画了和小柒老师家的冲娘联动!!! @那个什么的柒
是鱿鱼贴贴.JPG是双倍快洛(灬ꈍ εꈍ灬)

画了和小柒老师家的冲娘联动!!! @那个什么的柒
是鱿鱼贴贴.JPG是双倍快洛(灬ꈍ εꈍ灬)

拉贝
妈妈我想嫁给这个A红!!!!!...

妈妈我想嫁给这个A红!!!!!
他真好!!!!!
(哭)

妈妈我想嫁给这个A红!!!!!
他真好!!!!!
(哭)

宇宙浪人

重生军师的设定源自日版某个组金玩具的漫画,具体是哪个,名字不小心忘记了……大概是重生诅咒惊破天大帝?

重生军师的设定源自日版某个组金玩具的漫画,具体是哪个,名字不小心忘记了……大概是重生诅咒惊破天大帝?

宇宙浪人

一点很迷的鱼??仓鼠系反派角色也是很可爱的呀> <

一点很迷的鱼??仓鼠系反派角色也是很可爱的呀> <

宇宙浪人
向大家介绍一下waifu,以及...

向大家介绍一下waifu,以及日常搬图:3

向大家介绍一下waifu,以及日常搬图:3

宇宙浪人
鱿鱼丝:3拟人私设注意避雷!

鱿鱼丝:3拟人私设注意避雷!

鱿鱼丝:3拟人私设注意避雷!

宇宙浪人
是这样的,我觉得我旧版客户端?...

是这样的,我觉得我旧版客户端??可能是真的无法找到正确一次传多图的方法了……对于自己的智商感到了绝望,另外想要怒吼:真的没有A版非红虎子厨嘛!?!大家都很可爱的呀;;w;;!

是这样的,我觉得我旧版客户端??可能是真的无法找到正确一次传多图的方法了……对于自己的智商感到了绝望,另外想要怒吼:真的没有A版非红虎子厨嘛!?!大家都很可爱的呀;;w;;!

开路先锋的合法妻子
a威:“不打仗了,回家生孩子去...

a威:“不打仗了,回家生孩子去。”
a柱:“……”

a威:“不打仗了,回家生孩子去。”
a柱:“……”

Tervias Prime
刻了一只A红的章_(:зゝ∠)...

刻了一只A红的章_(:зゝ∠)_
【由于原章看起来有点惊悚所以只放印出来的图吧x】
略有瑕疵,相信下次会刻得更好w

刻了一只A红的章_(:зゝ∠)_
【由于原章看起来有点惊悚所以只放印出来的图吧x】
略有瑕疵,相信下次会刻得更好w

咤克斯

无题 红蜘蛛中心向 意识流 可能很治愈?

红蜘蛛中心
完全意识流
可能有cp可能没有
多版本
没头没尾且莫名其妙
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什么想写什么
无文笔可言
ooc
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全凭领会
一次完结

大概会很治愈

喂,红蜘蛛
嗯?
你真的什么也不在乎吗?
当然。
包括天火吗?
他背叛了我。
包括吧你的僚机扔下去?
是的。
你会怀念他们吗?
从不。
他们是怎么样的呢?
他们当时都会影响我的权利。
是吗?仅此而已?
……
我还是很喜欢地质学。
……
比起瘟疫狂飙,我觉得闹翻天和惊天雷更好听。
喂,红蜘蛛
嗯?
你怀念青丘了吗?
可能会。
你获得你想要的一切了吗?
当然,权利。权利。我已经拥有了。不用再看威震天那老炉渣的脸。
你开芯吗?
哈,怎么会不呢?
你有没有怀念过去过?
从不。没有意义而且我受够了那...

红蜘蛛中心
完全意识流
可能有cp可能没有
多版本
没头没尾且莫名其妙
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什么想写什么
无文笔可言
ooc
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全凭领会
一次完结

大概会很治愈

喂,红蜘蛛
嗯?
你真的什么也不在乎吗?
当然。
包括天火吗?
他背叛了我。
包括吧你的僚机扔下去?
是的。
你会怀念他们吗?
从不。
他们是怎么样的呢?
他们当时都会影响我的权利。
是吗?仅此而已?
……
我还是很喜欢地质学。
……
比起瘟疫狂飙,我觉得闹翻天和惊天雷更好听。
喂,红蜘蛛
嗯?
你怀念青丘了吗?
可能会。
你获得你想要的一切了吗?
当然,权利。权利。我已经拥有了。不用再看威震天那老炉渣的脸。
你开芯吗?
哈,怎么会不呢?
你有没有怀念过去过?
从不。没有意义而且我受够了那些日子了。
一点都不吗?
可能有时候,我会觉得身边好像少了两个TF。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喂,红蜘蛛
嗯?
你会害怕吗?
当然,我是科学家,不是战士。
你会后悔吗?
永远不会。我希望和平,我希望可以为和平贡献自己的力量。哪怕是生命。我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死亡。
你恨天火吗?
恨。当然恨。我还记得我怎样拒绝了他,然后被关进了牢里。
那你为什么还在想他?
他是我的朋友。
喂,红蜘蛛
嗯?
你还记得地球吗?
当然。
你对她,有什么看法吗?
它……很漂亮。
就这样吗?
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还想去看看吗?
想。还有,也看看一个雌性碳基幼生体。
喂,红蜘蛛
嗯?
你说过谎吗?
很多。
你说过实话吗?
也很多。
你还记得声波吗?
记得,我对他说过一次实话。
你还记得击倒吗?
记得,我对他说过一句实话。
你还记得震荡波吗?
记得,我不能说是骗了他,但是确实有私心。
那你还记得威震天吗?
……
忘不了。那个炉渣。我对他说过很多谎,但是有一句是真的。
哪一句?
最后一句。
喂,红蜘蛛?
嗯?
嗯?
你说过的最残忍也最温柔的,即是实话又是谎言的话,是哪句?
“笨蛋,我怎么会对你和TC下手呢?”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共同保护这里。”

是不是改名扔笔比较好

【SG+A版ALLop】喵酱的一天[下]

喵喵你再这么单纯下去你麻麻担心的事情真的会发生的……

目前看来有输有赢,不过天火略胜一筹x

Jazz先生因为失血过多还在医院抢救中【喂

爹妈秀恩爱真是够了!




——下午六点半——

    打工结束换衣服回家,然而小白兔咖啡厅只有一个更衣室。

    Jetfire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尊老爱幼尊重师长,虽然有些时候会和自己的哥们儿打上一架但这并不是主旋律,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可能以前做的那些好事今天都得到回报了——卧槽没人说跟着过来能看到学长换衣服!换衣服就算了还特么的是脱裙子!...


喵喵你再这么单纯下去你麻麻担心的事情真的会发生的……

目前看来有输有赢,不过天火略胜一筹x

Jazz先生因为失血过多还在医院抢救中【喂

爹妈秀恩爱真是够了!




——下午六点半——

    打工结束换衣服回家,然而小白兔咖啡厅只有一个更衣室。

    Jetfire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尊老爱幼尊重师长,虽然有些时候会和自己的哥们儿打上一架但这并不是主旋律,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可能以前做的那些好事今天都得到回报了——卧槽没人说跟着过来能看到学长换衣服!换衣服就算了还特么的是脱裙子!

    不如回头去操场跑个圈?

    Optimus脱裙子脱得异常尴尬,他原本觉得打工完了自己能摆脱这条该死的小短裙,可问题是他可完全没想到和他分享一个更衣室的学弟会盯着自己不放……要死了Jetfire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啊!要看也别用这种打量蛋糕的眼神看我我真的不能吃你相信我啊QAQ……

    脱裙子都脱得十二万分艰难,然后腰上忽然爬上一双手来,Optimus僵硬,然后听到Jetfire的低音炮在自己耳边响起:“学长,你是不是没法自己拉到后面的拉链?”

    这会儿Optimus真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发现自己其实不太讨厌和Jetfire身体接触,即使被人胸贴背这种事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手指顺着背脊往上,碰到拉链垂下来的金属坠,然后轻轻往下拉下去:“Elita大姐和Jazz学长也真是的,这明显不是男孩子可以穿的尺寸啊,是不是被绷得不太舒服……学长你怎么脸红了?”

    ……Q///A///Q


——晚上七点——

    “原来我们住一个街区……”Jetfire看着熟悉的街道心情复杂,他家住在街区头,Optimus家则因为钱多烧手买了街道中区更加豪华的地段,也难怪Jetfire从来遇不到他家学长。

    Optimus还沉浸在被学弟看到了女装的羞耻噗雷里,听到这句话之后抬起头来看着Jetfire:“咦?你不知道吗?Starscream也住在这个街区呢,下次我们三个一起去上学吧?”

    ……娘嘞为啥哪里都遇得到你啊Starscream!!

    “并不想跟他一起上课……”Jetfire在Optimus看不到的地方小声道,然后再转回来,“对了学长,您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就在03号——”他邀请道,然后话到一半卡了,妈个鸡的03号还特么黑着灯好么!“……抱歉我忘了我妈今晚十一点才回来……”

    看着Jetfire那明显尴尬的神色,Optimus于是轻轻笑起来,他干咳两声,然后强迫自己把穿裙子的那点尴尬经历忘掉:“那不如去我家?我妈做的饭很好吃的,喂饱你应该没问题。”


——晚上七点十分——

    “爸、妈,我放学回来了——妈?”刚一开门就被一把抱了个结实,Optimus疑惑地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男人,“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看上去有点方的Pax家主抱着自家儿子一脸郁闷地抱怨:“小喵,你爸和你救护车叔叔快打起来了……咦这孩子是谁?你新认识的朋友?”

    于是Optimus给双方介绍:“这是Star同年级的同学,也是我的学弟Jetfire——Jetfire,这是我的母亲Optronix Pax……嗯,是男的,货真价实的男人,我相信你经常在电视新闻里见到他才对……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把我生下来的……”

    “应该是归功于大家族你所不知道的黑科技吧,”倾天柱轻笑着捏捏儿子的脸,然后摸着下巴看着Jetfire,“朕怎么觉得这孩子有点眼熟……”

    “……Pax叔叔好,”Jetfire回忆起电视里的新闻,然后格外淡定地打了个招呼,他没打算去研究男人到底要怎么生孩子,黑科技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安全……况且他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能以“美丽”来形容的男人虽然和Optimus长得很像,却给他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感,“那个,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就回——”

    他“回去”两个字还没说完倾天柱就忽然换上了一副了然的表情,对着他微微皱起了眉头:“朕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个谁……那个谁来着,十三年前住在隔壁,天天拿着个玩具航天飞机模型叫小喵叫‘姐姐’的小屁孩?”

    于是在Optimus疑惑的目光里,Jetfire十分老实地烧红了耳根子。


——晚上八点——

    Jetfire的老妈打了儿子的手机,他的工作提前搞定,于是回了家——Jetfire有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倾天柱对这个少年印象颇佳——卫镇天也是——在解决了救护车的问题之后,一家人围着家庭影院看蓝光,刚洗完澡洗完头的紫发男人懒洋洋地趴在白发男人的大腿上让大教授帮自己擦头发,手里拿着一片羽毛有一搭没一搭地调戏儿子怀里那只软趴趴的布偶:“小喵,你真的不记得你今天带过来那小子了?”

    “我还真不记得了……”Optimus捏着布偶猫的小爪子冥思苦想,被取名为“matrix”的小奶猫无视了真正的主人手里的羽毛在他怀里猛撒娇,“妈你记得?”

    稍微思考了一下,倾天柱爆出了昵称:“唔……邻居阿姨家的小白你还记得吗?”他说,“你小时候老是把他的名字和他家萨摩耶名字搞混,小白是他们家狗的名字。”

    听到这话的Optimus沉吟了一下,然后表情顿时微妙起来:“他啊……”


——晚上九点二十——

    Starscream带着几道题跑到Pax家的时候正看到Optimus把小时候的相册翻出来洒了一地,他纳闷地问卫镇天说Optimus学长在干什么,后者看了看回答他,在翻照片。

    “照片?”有点小YY,“有学长小时候的照片吗?”

    “哟,想看小喵小时候的照片干什么呢?”倾天柱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过来,没骨头一样靠在卫镇天身上,后者带着点无奈和宠溺,伸手揽住了对方的腰,这俩秀起恩爱来根本就不在乎周围到底是谁,不过Starscream从他们搬到这里的那天就见识过这两口子的热恋程度【?】,五年看下来早就习惯了,“不过小喵好像是把朕说的记下来了嘛。”

    红发少年呆呆看着倾天柱,“啊?”了一声。

    卫镇天好脾气地解释:“是我们搬到这里来之前住在我们隔壁的一个小孩子,后来他们家出国了就没怎么联系了,今天好像莫名其妙就认出来了……小喵今天没法给你辅导功课了,是数学吗?数学的话我可以帮你,文科的话你Pax叔叔可以帮你辅导。”

    小小地咬牙切齿了一声:“妈的Jetfire你真是会争分夺秒抓着机会啊你……”一抬头又是好学生的微笑,“那就谢谢教授和Pax叔叔,我就不去打扰学长了。”


——晚上十点——

    “学长,晚上好啊。”正在Pax家客厅里做作业的两个人招呼了一声,看到Optimus正顶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于是打了个招呼,都没工夫互掐了——热气腾腾的学长看上去好可爱……

    Optimus头发还在滴着水,他吃惊地看着出现在自己家的两个学弟,Starscream会在这里他不奇怪,但是为什么Jetfire也会在这里?——后者像是看出了他目光里的疑惑,露出一个局促的微笑来:“不好意思学长,今天老师布置了一套提高题,我不敢自己做,于是就过来找卫镇天教授了,教授有点事所以让我在这里等您……谁知道这家伙也在这里,嘁……”

    “卧槽你当我很愿意和你在这里呆着?”这两个家伙关系好的其中一个表现就是互掐的时候狠得像是不共戴天之仇,Starscream很刻意地翻了个夸张的白眼。

    “要打架吗红毛!”Jetfire掀桌……桌子太重没掀起来。

    Optimus很敏捷地在他们打起来之前坐在了两个人中间:“好了好了别吵了,有什么不会的题指给我看就是了,”自顾自拿起Starscream的本子看了一眼,“……你们不是要问题吗?怎么忽然没反应了?Jetfire……Starscream?喂?”

    两个懵逼的内心OS:妈呀学长穿着浴袍光着脚坐在我旁边了锁骨啊手腕啊脖子啊——!!!


——晚上十二点——

    洗脸刷牙,晚安0_0。


【END】


是不是改名扔笔比较好

【SG+A版ALLop】喵酱的一天[中]

这是中(。・∀・)ノ゙

钢大王好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穿女仆装的喵喵(¯﹃¯)


——上午十一点二十——

    跑回家的卫镇天开门的时候手都在发抖,捅天枭和倾天柱关系不冷不热,然而这位“小舅子”对于他哥哥有这怎么不切实际的幻想,身为男主人的教授先生多少还是知道。

    一楼找了一圈没有人,于是爬到二楼去,然后二楼的运动室门前听到了不健康的声音——

    “嗯,你真棒,亲爱的——几年没见……技术还是这么好……”门里传出的是仿佛...

这是中(。・∀・)ノ゙

钢大王好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穿女仆装的喵喵(¯﹃¯)





——上午十一点二十——

    跑回家的卫镇天开门的时候手都在发抖,捅天枭和倾天柱关系不冷不热,然而这位“小舅子”对于他哥哥有这怎么不切实际的幻想,身为男主人的教授先生多少还是知道。

    一楼找了一圈没有人,于是爬到二楼去,然后二楼的运动室门前听到了不健康的声音——

    “嗯,你真棒,亲爱的——几年没见……技术还是这么好……”门里传出的是仿佛含在喉咙里的声音轻笑,懒散又低沉,带着会让任何人酥麻的磁性,“朕真是爱死你了……”

    而另一个声音年轻些,却是难以言喻的嚣张:“真的假的?爱死我了?那怎么没甩了那个傻大个和我在一起?连孩子都有了……”衣料摩擦的声音,“离婚吧,我不介意你带着小喵。”

    “你是朕弟弟啊亲爱的,”年长者笑起来,“朕可舍不得小喵因为父母离婚哭唧唧。”

    于是卫镇天忍无可忍一脚踹开门,然后看到倾天柱躺在椅子上,捅天枭半跪在他腿间——

    在做足底按摩0_0


——上午十二点——

    “Optimus学长,您吃饭了没要不要一起——”两个头从门口探进来,然后互相吼一句,“卧槽你特么怎么又跟着过来了?!”“谁跟着你了明明是你跟着我!!”

    正把【老爸的】饭盒打开的Optimus拿着勺子抬头看到两个窜到大学部来的高中生,露出温和的笑容:“Jetfire、Starscream,今天高中部也提前下课了?”

    虽然属性随了妈是个实打实的腹黑,但Optimus某些方面却也像他爸一样单纯得像个懵逼,他还真相信高中部会提前下课,其实因为这俩学霸没下课就溜出来了……反正没几个老师会在乎这两个成绩好的货,就算是提前滚了也完全木有意见,谁知道他们是先滚去食堂打饭的……

    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大学生就是比高中生会看脸色还是啥,自从某天这两个高中生以要PK的架势带着饭盒杀过来之后,午休的时候就没人敢在Optimus身边停留超过五分钟——会被那两个小混蛋给瞪死的那什么杀必死视线真是要了卿命……

    一个在左边坐下一个在右边坐下,Starscream眨眨眼:“学长,这个饭盒不是您的吧——卫镇天教授的?”

    “嗯,是我爸的饭盒,我妈做的,”打开盒子,兴高采烈地眨眨眼睛,“哎呀有炸鳕鱼球~还有香酥鲔鱼片和墨鱼丸子~~\(≧▽≦)/~”

    学长属猫的,无误,记下了0_0


——下午一点——

    下午只有两节课然而好死不死都是震荡波的课。

    严格意义上来说震荡波是个“温柔”的老师,长相英俊,不喜欢大声说话更不会责骂学生,然而你在他的课上走神之后他那种冷漠态度能让你觉得自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

    敢和震荡波对着干的只有Predaking,女孩纸们表示,真爱。

    课上震荡波第不知道多少次把上课咔嚓零食的Predaking给扔了出去,Optimus看看窗外表示同情,然后化学老师缺乏温度的声音响起:“Pax先生你是不是想去外面陪他。”

    下午的课本来有点昏昏欲睡,而震荡波这一声不咸不淡的警告足够让全班同学乖乖坐好。

    是要死,震荡波和倾天柱关系好,但是对于Optimus来说着不代表这位冰块一样的叔叔会在课堂纪律上网开一面,甚至因为当初念书时倾天柱的聪明智慧而以更加严格的标准要求Optimus这个无辜的孩子——“既然你是老大和倾天的孩子,那么理应更聪明,对你严格符合逻辑。”

    Optimus痛恨自己在遗传那一章上没学好,毒蜘蛛身为生物老师也不肯给学生补课,要不然他铁定会用遗传学去反驳震荡波的理论——老师你要知道变异也是存在的好吗QwQ

    看到乖乖坐好重新用功的Optimus,震荡波点点头,反手一粉笔扔在了Grimlock头上:“需要我给你拿个枕头来吗Mr.Hypnos?”【修普诺斯,希腊神话里的睡神……节节课都睡觉的钢哥


——下午两点半——

    “我,Grimlock,错了,道歉。”Grimlock道歉道得史无前例的心甘情愿,四个小弟乖乖站在后面大气不敢出——老大现在惹祸了,老大的老大很生气_(:з」∠)_……

    就在今天早上Grimlock带着四个小弟迟到了,虽然在大学里迟到了不叫事,然而麻烦的是让麻烦的人看到了——你说怎么纪检委被称为“计算王”那几个家伙怎么就偏偏今天来我们班检查了呢……一丝不苟得像机器一点情面都不留,好么,直接把班级积分给扣了五分走,年级垫底,直接从年级第一道年级倒数第一,连个缓冲都不给。

    “哟,我今天出门烧高香了吗,居然能看到小霸王道歉?”偏偏这儿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Red Alert,他是负责班级考勤的,对这几个向来目中无人的少数民族生向来意见很大,“回家一定要去买彩票……”

    “你,Red,滚!”Grimlock吼了一声,然后扭头,整个人异化成大型犬,“Optimus……”

    但平时笑嘻嘻软绵绵的班长大人只是抱着书和笔袋,抬头看了一眼身材高大壮实的同学:“你不觉得你的信用度太低了吗Grimlock,”他说,浑身冰冷的气息和那位在黑道总BOSS位子上坐了十来年的Pax家家主一模一样,“我希望看到的是你的行动而不是语言。”

    说完就往外走,Grimlock愣是大气儿没出一口没敢追上去。


——下午两点四十——

    Jetfire终于在校区门口追上了心上人【?】:“Optimus学长!”他是知道Optimus会在这个时候去打工的,于是在大学校门口堵了个正着。

    被堵了个正着的那个回头过来看。

    彼时Optimus那一身冬日寒风还没散去,眉目也还因为气恼而拧着,Jetfire却像是无知无觉一样跟了上去:“学长是要去打工?是Jazz学长的店吗?正好了,我也要去,我妈最喜欢Bunny的咖啡了,每天都让我带一杯回家——正巧今天我们放得早,我陪您一起去吧!”

    推着单车的学弟高大俊朗又性格外向,和Optimus走了一路也就说了一路 ,等隐约看到了咖啡店白色的屋顶,还在气头上的大学生发现自己心里那点烦躁居然都不翼而飞了。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对Jetfire露出一个微笑来:“谢谢你Jetfire。”

    被闪花了眼的学弟:卧槽我刚才做了什么……卧槽等等学长笑起来好好看好可爱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啊我的妈诶我叫什么来着……


——下午三点半——

    “叮咚——”身为店主的Jazz还有点迷迷糊糊的时候,挂在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

    “欢迎光临Bunny咖啡店——啊Elita,”Optimus于是帮着招呼,扭头一看看到的是同班同学的熟人,“Elita,还是老样子?”

    英姿飒爽到完全不像个妹子的Elita女王手里拎着个大包打个招呼,笑嘻嘻地想去捏Optimus的脸,被Jetfire顺手挡开,女王陛下淡定地看着这个坐在一边喝咖啡居然敢拦着自己的小子,嗤笑一声:“哟,高一的Jetfire?听说过你,久闻大名如雷灌耳啊~”明明挺英气的姑娘不知道为什么笑得一脸猥||琐,扭头喊,“Jazz!你要东西我给你拿来了!”

    柜台后面趴着打小盹的帅男生抬起头,深蓝色镜片上精光噌的一闪,伸手接过那个包:“谢了Elita大姐——Optimus,我亲爱的挚友,”他一把拉住了正在擦桌子的Optimus一脸让鸡皮疙瘩起立敬礼的温柔笑意,“新制服,愿意为我试试吗?”

    Optimus不明所以地被Jazz拉走了,Elita按住了要跳起来的Jetfire,抬起下巴:“你是喜欢Optimus?小子你可有福气了,等着看精彩吧。”

    不多会儿更衣室里传来一声尖叫:“Jazz你怎么流鼻血了?!”


——下午五点——

    “你盯了我一下午了Jetfire……”Optimus有限不知所措地拉了拉袖子,身后带着铃铛的猫尾巴蹭着腿部的皮肤,实在有点痒痒。

    Jetfire现在正穿着店长的衣服站在柜台后面,正牌店长因为之前失【鼻】血果然多而壮烈了,现在还躺在休息时,离开之前还一脸很豪壮的“我已此生无憾”的表情;而相比起流鼻血躺平的正牌店长,被赶鸭子上架的Jetfire无疑沉稳得多,至于Optimus…他正穿着猫耳猫尾的女仆装在当看板猫娘QAQ

    和平时那种活力四射的感觉不一样,这个学弟现在让Optimus感觉好危险……你画风不对啊Jetfire!

    “Optimus学长……”Jetfire的声音又低又沉,低音炮听得店里几个姑娘小声尖叫起来,“你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救命我不要被吃掉QAQ!!!


【TBC】

是不是改名扔笔比较好

【SG+A版ALLop】喵酱的一天[上]

上次的那个拟人的脑洞。

SG的威擎好好吃啊A版的天→擎←红好好吃啊各个版本的钢擎好好吃啊各个版本的爵擎也好好吃啊……(¯﹃¯)【←本性暴露

我果然比较适合写甜文(⊙_⊙)

唔,并不打算发论坛,因为是写着玩的论坛人流量太大还能看到点击数我……我玻璃心受不起还是自娱自乐吧【躺平

……艾玛三点半了我还有课Q皿Q


【SG/A版】喵酱的一天


[上]


——早上六点——

    Optimus准时起了床,精神饱满体力充足——就是头发乱了点。

    他家条件好,卧室里带着洗手间,折腾好...

上次的那个拟人的脑洞。

SG的威擎好好吃啊A版的天→擎←红好好吃啊各个版本的钢擎好好吃啊各个版本的爵擎也好好吃啊……(¯﹃¯)【←本性暴露

我果然比较适合写甜文(⊙_⊙)

唔,并不打算发论坛,因为是写着玩的论坛人流量太大还能看到点击数我……我玻璃心受不起还是自娱自乐吧【躺平

……艾玛三点半了我还有课Q皿Q



【SG/A版】喵酱的一天


[上]


——早上六点——

    Optimus准时起了床,精神饱满体力充足——就是头发乱了点。

    他家条件好,卧室里带着洗手间,折腾好了头发洗脸刷牙刷完毕,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出了房间,走廊上正遇到卫镇天肩上打着毛巾穿着浴袍往走廊尽头的浴室过去,打个招呼:“爸。”

    “小喵,早,”乳名很可爱,货真价实的像只猫,男人露出和善的微笑,伸手在儿子柔软的半长发,猫咪一样的手感极好,“别去吵你妈,他昨晚忙太晚了。”

    Optimus愣了愣,可爱的脸上露出了然又老成的表情:“我说爸……您也别总是对妈所求无度啊,他毕竟还要管着Autobots,很累的。”

    卫镇天木了:“……小喵你不觉得这话说出来和你的脸不太般配么……”

    他儿子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反差萌嘛,爸我先晨跑去了。”


——早上七点——

    热气腾腾的牛奶和麦片粥,蔬菜沙拉颜色鲜艳,手制的黄油看上去真是诱人极了,煎得刚刚好的鸡蛋夹在烤得焦黄两片的面包中间,面包本身的甜味让手指也带上了些香味。

    一家三个人,家里的早饭基本上然后是Optimus负责。

    没办法,摊上一个人形自走生化武器制造器的父亲和一个做饭手艺极好但早上永远都起不来的母亲,懂事的小猫从能进厨房开始就包了家里的早饭,而这个时候家里基本上也会有另一个客人过来——门铃被摁响,Optimus擦干净手去开门,红发的帅气少年背着书包站在外面,礼貌地打个招呼:“学长,早上好。”附带一个有些害羞的微笑。

    “早上好Star。”光看外表他们根本就像是同龄人,但Optimus可比Starscream大了四五岁左右,他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极为礼貌的小邻居,“每天都很准时啊。”

    “嗯,麻烦学长了,”Starscream乖乖换鞋子进门,正巧看到洗完澡出来的一家之主,还抱着只毛茸茸的布偶,于是赶紧打个招呼,“早上好,卫镇天叔叔,每天都麻烦您家。”

    卫镇天好脾气地笑了起来:“不客气,我还得谢谢你每天送小喵去上课。”

    “爸,我妈呢?”Optimus左看右看,平时这个时候他妈就算没醒也该被他爹拖起来了,要是没人管他妈能从头天晚上睡到第三天中午去,“怎么还没起来?”

    他爹干咳两声:“……赶紧吃了饭和Starscream上课去。”


——早上七点半——

    Starscream低头看了看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坐稳了Optimus学长。”

    机车发动的声响实在有点惊天动地,卫镇天站在玄关处看着邻居家小子带着自己儿子跑了,紧接着肩上缠上一双手,苍白而修长,然后尖尖的下巴搁在了大学教授强壮的肩头,没什么血色的薄唇蹭在卫镇天的耳边,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挑逗和慵懒:“这小混蛋,天天早上都来这么一出,比闹钟还准时真吵死了……亲爱的,难道你觉得这小子很适合咱家小喵?”

    “只要小喵喜欢就好,你不是总说我把你拉上贼船?”卫镇天好脾气地任凭倾天柱把自己当抱枕蹭,后者打了个呵欠,被捏着下巴转过头来,黏糊糊地交换了一个早安吻,刚想说什么忽然一顿,“再说,你——喂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先去把衣服穿好!”

    习惯裸睡的某人只在下半身围了条浴巾,倾天柱看上去像条误入陆地的人鱼,眯着眼睛笑得满脸不怀好意:“哎哟大教授,真是太难得了……朕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你吃醋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有手下要来吧……”卫镇天有些愤愤地看着他,顺手把人狠狠揉进怀里,“今天救护车要来给你做定期检查是吧,乖乖给我去穿好衣服!别想着给又去到处勾搭人——我就是吃醋了,你爱笑笑好了,平时看到我和姑娘走近点就乱吃飞醋,我看到你在别的男人面前脱干净了就不让我吃点醋!”

    两人推推搡搡回到屋子里,关上门后倾天柱被自家男人一把按在门板上,却完全不在意地歪头靠在对方臂间,一脸似笑非笑得柔媚入骨,半点没辜负那个“倾天”的名字:“你现在有立场说朕了?当初那一枪谁打的?”

    被踩到了痛处之后卫镇天整个人都蔫儿了:“我……我那也是没办法……”他说着吻上对方的脖颈,“我当初可是想过,要是这一枪真的崩了你我就下去陪你……”

    “什么时候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了啊?”倾天柱嗤笑着,等卫镇天哼唧哼唧地啃够了,于是推开埋首在自己肩窝的男人,“松开,你去上班了?朕还要去公司上班呢。”


——早上七点五十——

    赛博坦大学和高中部离得很近,Starscream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大学门口。

    “Optimus学长!……啊Starscream你也在啊。”亚麻色短发的少年正巧是值日生,看到这边红色的机车时第一反应就无视了骑手,打个招呼之后好像才看到坐在前面的好友。

    “早上好Jetfire,今天轮到你值日?不得不说现在学生会管的事情可是越来越杂了,也真是辛苦你们了,”Optimus温和地冲着Jetfire笑了笑,曾经的学生会长对于这方面可比其他人更明白,他从后座上下来,轻轻拍了拍Starscream的肩膀,“我今天下午去Jazz店里打工,放学了你自己回去吧,顺便帮给我爸妈说一声,谢了。”

    Starscream暗着撇撇嘴,还是乖乖“嗯”了一声,然后和Jetfire一起看着Optimus抱着书包走远,然后这两位就对上了——基本上都成了高中部的一道风景:

    “我说三班的你要不要脸啊!”Jetfire恶狠狠瞪着隔壁班吃【痴】货【汉】学霸,“天天缠着Optimus学长上学放学专车接送的,当心被吊销机动车执照!”

    “你多要脸啊二班的,不愧是二字当头啊你,”Starscream扶着自己的摩托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事?出国的时候不是很开森的时候就走了吗?”

    “我特么那时候才多小啊?我特么才幼儿园啊大哥!谁知道大西洋和这里到底隔着多远啊?!”被踩到痛脚Jetfire一秒炸,“你厉害,摩托车骑得飞起自行车居然学不会?!”

    手挽手一起进校门的俩姑娘一人拿着面包一人端着豆奶,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俩看上去像是要打起来的铁哥们儿,Chromia:“……雾草,这俩天天早上闹这么一出也不嫌烦?”

    Windblade歪头,眨巴着漂亮的眼睛一脸认真:“唔,一怒冲冠为红颜……不是,蓝颜。”

    “天天早上看都看烦了……妈个鸡祝他们其中一个快点追到Optimus学长……要么就干脆三批得了,Blade你知道吗文学部都特么的有人给他们写文了,昨天更新肉了……要地址吗?”

    深得日出之国御宅文化精髓的日本姑娘点头如捣蒜:“来啊来啊地址给我!”


——早上八点半——

    Red Alert抬头看了一眼冲进门的Grimlock:“迟到了。”

    “我!Grimlock!没有!迟到!你!胡说!”学校少数民族学生的老大背着书包吼,手一撑桌子翻到自己位子上,铁灰色头发往后一抹甩了一头汗。

    记迟到的淡定一个个往后面数:“Slag【铁渣】、Sludge【淤泥】、Snarl【嚎叫】、Swoop【飞镖】——很好,全部迟到了,下午全留下做清洁吧。”

    五个迟到的一起吼:“拒绝!”

    被吼的那个一点都不心虚,Red Alert扭头看着:“老大你管不管?”

    讲台上,正在给下节课上课老师准备资料的Optimus看了过来:“啊?Grimlock怎么了?迟到了?”放下资料一脸正气地看着那边人高马大的,“迟到了要打扫清洁,班规。”

    “……我,知道了。”

    Grimlock自诩是胆大包天,天不怕地不怕当霸王当习惯了,结果考到这学校之后遇到了惹不起的,最怕看到Optimus盯着自己——所谓金刚不坏只是没找到罩门而已——于是乖乖答应了,而当老大的一旦答应了,那四个货也就答应了。

    等任课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全教室已经安静下来了,阿尔茜老师环顾了一下四周,蓝色的眼睛闪过表示很满意,班上有个Optimus这样震得住场面的就是让人省心。


——上午十一点——

    “爸。”忽然冒个头。

    卫镇天差点跳起来:“我去谁——小喵?别玩瞬移啊你可吓死我了!”怕鬼是他老毛病,全大学都知道英俊潇洒的高数教授怕鬼,学校万圣节的活动都是从来不参加的——教授夫人曾经微笑着表示“他就这毛病,大家也就别和他过不去了”,场面话,听在Optimus耳朵里翻译一遍就成了“你爹就那德行,朕习惯了”。

    Optimus几乎就是倾天柱的翻版,只是还没学到他妈那种傲慢的贵妇脾气,长得也比较可爱所以也没那么有压迫力,趴在桌上看着他爹:“今天中午吃什么?”

    “……今天没你的份啊,别翻了别翻了,真没你的份——”卫镇天就算是真的脾气好总也是有的,要说真的,他这辈子恐怕只对两个人是真没脾气,一个是他老婆一个是他儿子,早饭让Optimus包了,午饭当然不能让孩子做,当然也会做儿子的份,用他老人家的话就是朕家里的孩子怎么能吃外面的东西?!

    伸手戳了戳饭盒Optimus眨巴着猫眼睛歪着头看着卫镇天,满脸和某位黑道老大撒娇时一模一样的懵懂无知:“对了,捅天枭舅舅今天要来,妈告诉你了吗?”

    ……你妈没告诉我!!!

    搭个凉棚看看卫镇天气势汹汹远去的身影,进化成黑皮小猫的Optimus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开心地顺走了父亲的饭盒:爸不会介意的吧~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