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cg

47314浏览    14309参与
谁来教我起一些发疯名字

感慨

  最近冲浪我悟出了一点对于自身成分的看法,比起一些积极产粮蹲点买谷干劲十足的acg爱好者,我觉得我是介于三次和二次之间的2.5次元,

  我会主动去看番,新老热冷,感兴趣的都会去看,但是混圈都不是特别深,吃到好吃的粮也会感谢恩赐,看到一些懂的梗也会会心一笑。特别喜欢一些角色也会去cos。

  最近出现的一些新词我也不是特别理解,例如“婆罗门”这个词的出现,我不认为看烫门不看老番就低人一等。于我而言我更关注我的生活,但我也认为我也是一个acg爱好者,所以2.5次万岁。

  最近冲浪我悟出了一点对于自身成分的看法,比起一些积极产粮蹲点买谷干劲十足的acg爱好者,我觉得我是介于三次和二次之间的2.5次元,

  我会主动去看番,新老热冷,感兴趣的都会去看,但是混圈都不是特别深,吃到好吃的粮也会感谢恩赐,看到一些懂的梗也会会心一笑。特别喜欢一些角色也会去cos。

  最近出现的一些新词我也不是特别理解,例如“婆罗门”这个词的出现,我不认为看烫门不看老番就低人一等。于我而言我更关注我的生活,但我也认为我也是一个acg爱好者,所以2.5次万岁。

夕岚

玉子爱情故事官方设定集中玉子爱情故事后续

前情提要:本文收录自玉子爱情故事官方设定集,翻译不明,本文为转载

★日(星期六)天气(雨! )

我从学校一回来,就代替爷爷来看店了。

爸爸因为去送货了所以不在,爷爷则是中午过后就要去编织教室。虽然只是在爸爸回来之前的

一小会儿,但馅子我就是「玉屋」的店主了。

「那么,就拜托你了。馅子」

看着我的脸,爷爷好像有点高兴地笑道。

「嗯。就交给我吧」

「再一会儿的话,我想玉子就会放学回来了吧」

「啊,这么说来确实是」

听到爷爷的话我看了下钟,然后就不由地想到了姐姐她最近交到的男朋友的事。从那以来,那两人就经常一起回商店街。虽然差不多只是在一半的情况下而已。

话说回来今天......

前情提要:本文收录自玉子爱情故事官方设定集,翻译不明,本文为转载

★日(星期六)天气(雨! )

我从学校一回来,就代替爷爷来看店了。

爸爸因为去送货了所以不在,爷爷则是中午过后就要去编织教室。虽然只是在爸爸回来之前的

一小会儿,但馅子我就是「玉屋」的店主了。

「那么,就拜托你了。馅子」

看着我的脸,爷爷好像有点高兴地笑道。

「嗯。就交给我吧」

「再一会儿的话,我想玉子就会放学回来了吧」

「啊,这么说来确实是」

听到爷爷的话我看了下钟,然后就不由地想到了姐姐她最近交到的男朋友的事。从那以来,那两人就经常一起回商店街。虽然差不多只是在一半的情况下而已。

话说回来今天下雨了。说不定会他们撑情侣伞啊。

虽然在商店街的主道上有拱廊,但是在我家的店前却没有。或许,有可能的....我这么想到,于是从双肩背包里拿出一个最可爱的笔记本来。然后就这么放在膝盖上,像-直在写的日记那样做起了准备。

「哦。在这里做作业吗?」

「不,不是的。也算不上是写作业吧」

在这里写所的东西不论对谁都要保密。虽然对不住姐姐和阿饼,却也不会对他们说的就是了。

「可以吗?如果有客人的话,我会好好地去接待的!」

「啊可以的。嘛,今天也在下雨。我想也不会来什么客人的」

「啊~!不要突然说些让人泄气的话啊!」

「这样啊。那我就安心了」

就这么笑着,爷爷朝着店i ]的方向走去。

「爷爷,玩的高兴哦」

「啊。我出发了」

「慢走!」

爷爷像平时那样撑着一把大大的油纸伞就出去 了。在看不见人影之前还在门口稍微站了一会儿,好像是在对着对面的RICE CAKE.....的吧。和同样是打糕店的「大路屋」里的道子阿姨在小小

地寒暄着。

噼里啪啦,哒哒哒....是 舒畅地敲打着的雨声。

听着外面小雨所发出的响声,店里就变得安静了起来。

在小小的[玉屋」里,只剩我一人。只有现在,不管是家里的客厅还是二楼,真的是谁都不在

啊。

但是我并没有想象中地那么不安,也没有寂寞。因为一出去就有很多认识的店里的人。刚才道子阿姨也看向这里,和我对上眼然后挥手打了招呼。

不论是那边都不像是会有客人来的样子。

日记从现在才要正式开始。这本日记可是很有用的。

正这么说的时候,..~....姐姐她,结果还是在普通地撑伞啊!难得的下雨天,在这时应该故意把伞落在学校,然后跑到阿饼那里说「忘带伞了!」什么的才对吧。姐姐真是的。至少也要两个人高兴地说些什么吧,连这点都做不到真的好吗?

哪怕是姐姐撑着伞,然后阿饼不进去也行啊。真是期待下一次的雨天啊。

「我回来了,馅子」

「欢迎回来,姐姐。阿饼也是」

「啊、啊啊。我回来了」

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跑出去迎接进到店里正在收伞的姐姐和阿饼两人。虽然经常能看见两人关系很好地一起回来的样子, 但是阿饼看上去好像还是很害羞。

姐姐则像是往常一样?嗯,看不出来啊。

虽然脸上像是稍微地在绽开着笑容一般,但姐姐可以说是像往常一样。 脸色也比平时好。

真的是很想听听和阿饼两个独自回家是怎么样的感觉啊。但是如果问了来的话,姐姐肯定又会

像以前那样说话的方式变得奇怪的哑巴吧....

不想再有只剩下焦了的年糕的炖菜了。

「啊嘞?馅子个人在看店吗?」

在写日记的途中,被姐姐问道。

「啊,嗯。爸爸去送货了,爷爷去编织教室了」

「这么说来好像早上说过这样的话啊。馅子真是靠得住啊!」

「这样啊~,馅子也变得能一个人看店 了啊。如果有什么事的话, 不要客气地对哥哥说吧」

[这一段话很难翻译,原文的日文是姐夫或义兄的意思,但根据下文应却读作ONICHAN,就姑且译作哥哥,这里饼哥是在害羞导致读错了,兄和重都读ONI]

「.... .你刚才说,对谁?」

「不,那个。嗯.....兄——」

「兄?......」

「只要有搬东西的时候就吩咐我吧!因为很重的啊!」

「嗯。谢谢了,阿饼」

有会有不妙的预感,所以就没有去深究了。

「馅子,看店的话会感到害怕吗?」

姐姐在里面把鞋子放好然后向我问道。

「......没事的,因为才刚刚开始啊」

从我开始看店还没有一个客人来过。不过反正也没啥事就像往常那样拜托给姐姐做吧。

「那么,要一起看店吗?」

「一起?」

「嗯。嘿咻」

姐姐搬了一张店里的椅子,就坐到我的旁边。

「馅子坐在那边,我坐在这边。如果有客人来的话我们可以一起接待,没人的话还可以一起闲

聊哦?」

「啊,好吧」

「那就这样吧!」

「看店......吗......」

在话说定的时候,阿饼一个人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

「我、我也去帮忙了啊~。家里貌似也是很忙的样子.....」

我透过玻璃门瞧了瞧对面。

「....是这样的吗?」

道子阿姨也就刚刚才打了一个大呵欠的啊。

「这样啊。饼藏也是要去看店啊」

「啊。是这样的」

好像有些害羞似的,阿饼挠着头笑道。

「那么,玉子。如果雨停了的话,晚上就继续」

「嗯。记得投纸杯电话哦」

......啊嘞?

现在姐姐的表情,总感....

「馅子也再见咯」

「啊,嗯。阿饼再见」

「啊」

阿饼轻轻地挥了挥手,然后就拉开「玉屋」的拉门,回到对面的「大路屋」去了。


「诶咻」

姐姐就这么穿着制服就坐下了。

就我的旁边。雨天的「玉屋」里已经不是只有一人了。

在安静的店里,雨声一直持续着。

像是音乐一样,在伴奏着。

.....

于是,突然。

「夕阳快要落下了?」

「耀眼啊光芒啊?」

两人同时唱起了歌,然后又突然一齐停下了。 姐姐和我都吃惊地看着对方,感到诧异地又一起笑了起来。

「啊嘞?」

这时姐姐好像注意到了我膝盖上的笔记本了。

「馅子在写些什么呢?」

「诶」

这把我问住了。

「学、在学习呢?像是观察日记什么的啦.....」

「哦。我过去也写过像是打糕日记什么的哦」

「这、这样啊?」

「但是中途想到了好主意,就向爸爸——啊」

话说道一半, 姐姐就看向玻璃拉门那边去了。

....

在那边阿饼好像代替道子阿姨开始看店了。

[阿饼他,自己主动去看店什么的还真是少见啊」

[.....是、也是啊」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道子阿姨和阿饼看向了这边。

道子阿姨好像觉察到那里有点不对样子,露出得意而温柔的笑容挥着手,我和姐姐也轻轻挥手致意道。

然后道子阿姨轻轻地敲了敲阿饼的头,进到店里去了。

....

姐姐就稍微地低下了头。

眼睛闪闪烁烁,闪闪烁烁地向「大路屋」那边瞧着。阿饼看过来,就好像突然变得静不下心了。

「怎么了?」

「...没..没什么的啦?」

我一问姐姐,她就害羞地用手抱着头一边「忒嘿嘿」的笑着。

「刚才有一件事情忘记对饼藏说了」

[额?什么事?」

「不,没什么。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啦」

像这样还是很害羞地在笑着说道。

「他就在那边啊,马上跑过去给他说不就行了吗?」

「不,不用了!真的没什么的....」

然后话题就一时间中止了。

....

姐姐她还是闪闪烁烁地望着「大路屋」那边。于是我和姐姐就这么隔着被雨水打得模糊的玻璃门,一起看着阿饼。

然后阿饼也注意到了这边,很是惊讶的样子。

姐姐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移开了视线。

结果就变得只有我一个 人在看着阿饼似的。阿饼做着歪着头的样子,我也做了一个「撒?」的姿势回应道。

「......~」

然后姐姐她像是在故意的装作在思考什么似的,抬头看起店里的天花板来。

「这么在意的话,发邮件不就好了?」

「诶」

「你知道阿饼的邮箱地址的吧?过去见面还有打电话都做不到的话,就试试邮件吧?」

「......」

姐姐露出豁然开朗的表情看着我。

「——还有这一手啊! 」

突然就变得精神了起来。

姐姐立马跑进去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然后又坐了回来。然后噼噼啪啪一会儿之后。

「啊」

「?」

「好好一想的话,我还一次都没给饼藏发过邮件啊」

「诶?......」

是因为总是在用纸杯电话吗~ ......。

不知为什么一看见这两个人, 就会感到不争气的啊。

「那么,从今天开始不就行了吗?」

「啊、嗯。我努力试试....」.

「给阿饼发邮件,要这么努力...」

睁大眼睛,用哆嗦的手在写着邮件。

不是经常和朋友发邮件的吗,而且姐姐又应该不是用不来手机的啊。

「啊啊啊~~~~~~~~~~~~! !」

[给饼藏发错了邮件了」

「什么意思! ?」

我马上了停下写日记,看向姐姐的手机。

「你看....

姐姐战战兢兢地用要哭出来的表情把发出邮件的画面给我看。在全是心的图案的包裹之中,孤零零地写着「给我建房吧」这样的话。

「到底是怎样的错误,才会发出这样的邮件啊......」.

这不就是求婚的意思吗?

「这个是之前神奈她一」

说着姐姐突然想起什么的抬起头来。

我看了过去。在玻璃拉门正对面的那家店里,似乎很闲的阿饼好像注意到了姐姐给他发的邮件而把手机掏了出来。

点开画面的阿饼,停下了还在操作的手。

刚才还表现地很闲的样子的双眼一点点地睁大了 ,然后注视着在慌慌张张地说着什么的姐姐,像是要把看店的事弃置不管一般, 啪的一下站了起来。

然后盯着这边瞧了过来。

「~~~~~~!」

「姐、姐姐!?」

姐姐的脸变得通红,马上就逃到二楼去了。

立刻又响起了店门被拉开的声音。

「——玉子! 」

刚才还在「大路屋」的阿饼。一不注意转眼间就跑到「玉屋」里来了。

用手摸着被雨濡湿的头发,向二楼大声说道。

「再、再五......不,.就等我三年! !」

「也太早了吧阿饼!」

真是的!果然这两个人奇奇怪怪的!

「那个弄错了!邮件发错了啦!」

「邮件错了...」

阿饼惊讶地看着我。

「不、那个。但到底是怎么错误,才会有那样的邮件」

「就是我说的那样!」

.这两个人,难道一直都是这种感觉的吗?

是高中生,而且好不容易成了恋人关系。应该是更加甜甜腻腻,打情骂俏并爱意浓浓的感觉

吧?

「这、这样响啊..... 原来是弄错了邮件啊~」

「嗯」

像这样,显而易见阿饼又变成一副九分沮丧,一 分安心的样子了。

「姐姐,你不是有忘记对阿饼说的事情吗。刚才没给阿饼把邮件发到的吧? 所.....」

「也、也是啊。但是怎样的错误才会」

「这个再说吧。比起这个啊」

饼藏好像还是没能理解的样子。

「欢迎光临」

我微笑又精神地迎接起眼前这位客人。

「——啊?」

「啊?不对哦。阿饼,这里可是打糕店哦」

「我知道的啊.....」 

「阿饼。现在带着钱包没?」

「诶」

他摸了一下屁股兜。

「带着呢」

「那么阿饼就是客人了」

给。

豆大福6个,谢谢惠顾了~。


「对不住了哦?馅子。明明说好要一起看店的 」

阿饼回去之后,姐姐一边小心翼翼地窥视着,一边回到店里来了。

「姐姐有你好好地把邮件发给阿饼了吗?」

「诶?还、还没有.... 」

「那你就不用管店里的事了,先把邮件发过去吧。阿饼他肯定在等着的吧?」

「但、但是,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可能不能好好地发过去了...」

「不好好地发过去的话是不行的。好吗?如果有客人来的话就交给我吧,姐姐你就去二楼写邮

件吧!

稍微有点生气地对姐姐说道。

「哎嘿嘿....馅子真是严厉啊」

「是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啦。你们两个真是的」

「抱歉。谢谢你,馅子!」

雨天的「玉屋」。

又变成一个人了。

「那个那个,馅子酱」

日记写到这里,在一个人看店的时候。

肉店「Just Meat」的老板娘拉开了店门,突然伸进头来,向我问道。

「啊,欢迎光临」

啪嚓!

悄悄地婆婆就跑进来了。

「.....刚才饼藏那么大的声音,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啊,嗯。应该说是稍微「交错」了吧」

「交错?!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啊..... ?」

「也没什么的啦.....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么小声呢?」

「嘛嘛。那个,究竟是怎样的啊。这个商店街情侣的两位,这些那些的都做了吗?」

「那个,为什么要问我?」

「给我说说嘛!你看,我也会来买些打糕的」

嗯——那就说说看吧。

「好像关系还不错哦?今天也是一起回来的」

「是吗!饼藏有一手啊!」

「诶,这样就行了吗?」

「够了哟!如果还发生了什么,之后要给我说说哟!」

「...... 」

但是。客人不仅这是「Just Meat」的人而已。

「馅子酱。那个饼藏君和玉子他们」

「馅子酱,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

「......雨.....缩短了恋人们的距离.....或许」

注意到阿饼大叫的人们,慢慢地聚集到「玉屋」来了。

「真是的~!为什么大家都要跑来问我啊! ?」

「那个啊,直接去问那两个人有点」

「就是就是。而且馅子的话,说不定知道些什么的样子」

「馅子酱,这样的恋爱的故事的事?」

「.....」

明明完全没有那样的事啊。

「知道啦。如果有什么我会说的」

「「「谢谢你!馅子酱!」」」

啊~。这个商店街真的是够.....我如果盯着姐姐和阿饼看的话,会不会变成电灯泡啊。

这个LOVE LOVE情侣观察日记,就这么停笔了吧。

「怎、怎么了——这是?」

在雨快快停的时候,爸爸终于送货完回家了。

然后发现店里的打糕基本上都没有了。

「了不起啊.....全部都卖完了」

「嘛。虽然我打糕是揉不好,但是这个却不在话下」

因为好好地完成了看店的工作,我被爸爸夸奖了一番。结果全都是知道的人来买的.... .我也是

累坏了。

「我饿了。能吃一个吗?」

「哦,吃吧。辛苦了啊」

吃着豆大福,不知怎么的就上到楼去了。

「啊啊」

拿着闪闪发光的可爱的笔记本,不经意地叹息道。

「好不容易为了和柚季君的将来,而想看看LOVE LOVE的恋人们是怎么样的啊。结果姐姐姐和阿饼两个,完全不能作为参考啊.....」

但是——一边说着这个,一边还是到了二楼来了。

「完成了——!」

姐姐还在穿着制服。坐在床上好像很高兴似的发出声音,一边看着手机的画面。

「发了什么?」

「诶嘿嘿.... .这个!」

在乐呵呵的姐姐旁边我看了看画面。

「今天很高兴哦。饼藏,谢谢你!」

「我吃饱了」

嗯嗯。如果要说是真的LOVE LOVE的情侣的话,大概也就是像是姐姐和饼藏这样的两个人吧。

★完★



布缺饭呀
画的是万叶~ 眉毛颜色最初画成...

画的是万叶~

眉毛颜色最初画成了橙棕色,后续想改来着,忘记改了,我的错,后续再改,下面为参考图~

画的是万叶~

眉毛颜色最初画成了橙棕色,后续想改来着,忘记改了,我的错,后续再改,下面为参考图~

布缺饭呀
眼珠颜色真的很好看,画到一半觉...

眼珠颜色真的很好看,画到一半觉得像日落时分的晚霞🌆

眼珠颜色真的很好看,画到一半觉得像日落时分的晚霞🌆

布缺饭呀
嘿嘿嘿,有谁猜得出这都是谁嘛

嘿嘿嘿,有谁猜得出这都是谁嘛


嘿嘿嘿,有谁猜得出这都是谁嘛

夕岚

《玉子市场》——在植物园的首次约会(下)这只是一场巧妙的误会

     周日如约而至,也就意味着,约会之日来到。

        饼藏与玉子相约在植物园,少男少女的首次约会就此拉开序幕。

        临走前,饼藏特意带上了相机,为了记录首次约会其实饼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约会地点定到植物园,按照常规情况来说,不应该是水族馆吗?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被约会带来的紧张感和幸福感所遗忘。与此同时,玉子也很紧张。......


     周日如约而至,也就意味着,约会之日来到。

        饼藏与玉子相约在植物园,少男少女的首次约会就此拉开序幕。

        临走前,饼藏特意带上了相机,为了记录首次约会其实饼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约会地点定到植物园,按照常规情况来说,不应该是水族馆吗?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被约会带来的紧张感和幸福感所遗忘。与此同时,玉子也很紧张。

      看看时间,刚好八点半,饼藏和道子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到达约会地点后,饼藏瞅了一眼手机,说好的九点到现在8:40,还有20分钟,不过这20分钟对于饼藏特别漫长,仿佛过了20天,刚过九点,玉子就来了。

     玉子罕见的把头发披了下来,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

“抱歉呀,饼藏你久等了吧?”

“没有没有,才刚刚到。”

“那就好。”然后对着饼藏眨了眨眼。看着俏皮可爱的玉子,饼藏的脸又红了。

“那么我来帮你拍张照片吧。”

“嗯,好啊。”玉子又把头发扎了上去。

(下面是图片)

“其实玉子怎样都很好看呢!”

“嗯,是吗。”玉子红着脸把头发披了下来,

“这里的蔷薇花真好看,再来一张吧!”

(图片×2,衣服不一样,就自己想,我这个也是截的ed)

     “我们今天来植物园,只是为了拍照吗?”玉子歪了歪头,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是啊!这可是……这是…约会。”饼藏这么说着,脸却越来越红。

    又逛了一会植物园,看见了许多盛放的花。然后看见一把长椅,走了许久,也有些累了,就坐了上去。

 两人对视着脸却越挨越近,就在嘴唇即将要碰到的那个瞬间,

馅子突然出声“饼!姐姐!你们在干什么?”

    “咦!”饼藏叫到“馅子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和柚季他们一起来这,不对,饼和姐姐怎么在这啊?”

“嗯……馅子啊,其实我已经和饼藏在一起了。”

“哦,我就知道,那你们继续吧,饼可不要对姐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哦。”

“呃~~”饼藏听了馅子的话,脸立马又红了,不不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整个头都红了。

(写的不好,请大家多多指教)



人间真好,下次不来了
  (摸了好久的恩菲爾,才出了...

  (摸了好久的恩菲爾,才出了張臉

  (摸了好久的恩菲爾,才出了張臉

Loli酱
Loli酱
Loli酱
Loli酱
Loli酱
Loli酱
春夜雨弥

终于把橘里橘气看完了

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终于把Citrus柑橘味香气这部漫画全部看完了,很满足。

蓝原柚子、蓝原芽衣你们都好棒,特别是柚子最后强闯豪宅,一橘定胜负很让人感动,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以鼓起无限勇气。

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谷口晴美我爱你!!!

真希望Citrus能出动画二期,还有那部著名的终将成为你最好也能出第二季,把漫画剧情做完,虽然希望非常渺茫。

或许应该再加一部安达与岛村,尽管第一季动画评价褒贬不一,但我很喜欢,不知有没有机会也出二期。

我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却特别喜欢看百合动漫,对此我自己也说不清。从早期的青之花、轻声密语、Candy Boy,到后来的Citrus、终将成为你、安达与岛村……......

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终于把Citrus柑橘味香气这部漫画全部看完了,很满足。

蓝原柚子、蓝原芽衣你们都好棒,特别是柚子最后强闯豪宅,一橘定胜负很让人感动,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以鼓起无限勇气。

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谷口晴美我爱你!!!

真希望Citrus能出动画二期,还有那部著名的终将成为你最好也能出第二季,把漫画剧情做完,虽然希望非常渺茫。

或许应该再加一部安达与岛村,尽管第一季动画评价褒贬不一,但我很喜欢,不知有没有机会也出二期。

我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却特别喜欢看百合动漫,对此我自己也说不清。从早期的青之花、轻声密语、Candy Boy,到后来的Citrus、终将成为你、安达与岛村……百合动漫总能让我觉得特别甜,特别美好,也许在我的内心深处还留有一份对单纯无邪的爱情的一点点憧憬吧,而女孩子之间的恋爱没有世俗的污染,恰好满足了我的心理预期。

最后再大声疾呼一次:谷口晴美我爱你!!!

张小葱

宣传下Valdereland原版生存服务器

愿每一位玩家都能在Valderland找到一份归属感

Part1 服务器简介

   「将许多的点连成线,唱响至遥远的彼方」

Valderland的名字改编于「Wonderland」,意在为大家提供一个互相信任、互相分享的幻想乡。我们以ACGN为主题,但不局限于此,希望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在这里分享心中的美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完成同一个目标,正是我们希望带来的。

Part2 主要玩法

  「他梦见了阳光与草木,梦见了火与水。他梦见他创造」

这个服务器是以原版生存为主的服务器,在不影响平衡的情况下,会加入少量特...

愿每一位玩家都能在Valderland找到一份归属感

Part1 服务器简介

   「将许多的点连成线,唱响至遥远的彼方」

Valderland的名字改编于「Wonderland」,意在为大家提供一个互相信任、互相分享的幻想乡。我们以ACGN为主题,但不局限于此,希望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在这里分享心中的美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完成同一个目标,正是我们希望带来的。

Part2 主要玩法

  「他梦见了阳光与草木,梦见了火与水。他梦见他创造」

这个服务器是以原版生存为主的服务器,在不影响平衡的情况下,会加入少量特别的玩法。通过npc插件的形式,将人物带到这个世界(当然你也可以申请创建)服务器。同时加入了经济系统,可以交易一些原版物品。服务器不设领地,请各位自觉遵守,我们也有白名单来进行筛选。服务器开启死亡掉落,大家要小心哦~。

现在服务器正处于开荒阶段,几乎就算是原始人了(笑)。欢迎大家来开荒啊


主城里的御坂美琴

Part3 服务器截图

「我捧出给她的礼物,那是一小块凝固的时间」




Part4 联系我们

「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我一定会,去见你」

加入我们的QQ群,进行审核:521860755

B站账号:Valderland_瓦尔德兰

 愿大家在Valderland留下一份难忘的回忆

Loli酱
Loli酱
Loli酱
Loli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