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drl

44浏览    1参与
山草小住(看简介看简介)

【HP】Special Period(4)(All邓无差/互攻,凤凰社)

  

小邓睡遍凤凰社,自行避雷,不想看到格林德沃吃醋烂梗。

完整嗷三随缘搜文题,不过也没删多少。


(4)

莱姆斯梳洗完毕走出房间时,正赶上给巴克比克送完午餐的西里斯提着空了的袋子从走廊上晃过去。听见开门声,西里斯停下脚步,懒洋洋地回过头来。他镇定地迎上好友的打量,然而西里斯观察了几秒,嘴角不断上扬。

“哈,我认得这个内疚的表情,还有这张发光的脸。”他晃回来,胳膊肘撞撞莱姆斯,“放松点儿嘛,要论亵渎凤凰社共同的精神偶像——我觉得事实应该是反过来的,你都跌出前五名了。除非你是为老牛吃嫩草而羞愧。”

莱姆斯阴着脸用力地撞回去,但面颊的红色表明他肯定不是真生气,“你是故意的。给他制造机...

  

小邓睡遍凤凰社,自行避雷,不想看到格林德沃吃醋烂梗。

完整嗷三随缘搜文题,不过也没删多少。


(4)

莱姆斯梳洗完毕走出房间时,正赶上给巴克比克送完午餐的西里斯提着空了的袋子从走廊上晃过去。听见开门声,西里斯停下脚步,懒洋洋地回过头来。他镇定地迎上好友的打量,然而西里斯观察了几秒,嘴角不断上扬。

“哈,我认得这个内疚的表情,还有这张发光的脸。”他晃回来,胳膊肘撞撞莱姆斯,“放松点儿嘛,要论亵渎凤凰社共同的精神偶像——我觉得事实应该是反过来的,你都跌出前五名了。除非你是为老牛吃嫩草而羞愧。”

莱姆斯阴着脸用力地撞回去,但面颊的红色表明他肯定不是真生气,“你是故意的。给他制造机会。”

“只有那碗浓汤是我的主意。拜托,我们在说的可是阿尔——一名二十岁的超级天才,而且懒得给自己拉缰绳。你以为他不知道你的软肋在哪儿?”他走下楼是西里斯跟在他身边,“要是阻止他,我的另一个选项大概是被捆在自己床头以免碍事。既然非得听一上午你俩的动静,我会希望至少手能动。”

狼人猛地刹住脚步,瞪着他。西里斯无辜地回望了几秒,终于忍不住爆笑起来。

“好啦,我什么也没听到。这儿的隔音比你想象中好。”西里斯邪恶地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或者是邓不利多知道演给别人听之前最好问问搭档,毕竟我不确定你们具体搞得多响,甚至关没关门——”

莱姆斯往他膝盖后边踢了一脚,西里斯大笑着跳开,差点被克利切绊一跤。他斥走小精灵,把手里的袋子往墙角一扔,开始洗手准备做他们午餐时间的早餐。

“他往得手名单上打完勾就跑了?”

“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我还没起来他就进了壁炉。”莱姆斯边取出鸡蛋边回答,“我猜不用担心他会被监视飞路网的人抓到。”

“或者他巴不得。”西里斯窃笑,“我敢拿总部打赌他,他正等着在傲罗办公室的桌子上跟金斯莱颠倒黑白。你觉得金斯莱能抵抗他多久?”

“别逼我想象。”莱姆斯叹口气,“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上午什么都没干,你竖着耳朵也没什么可听的。”

西里斯怀疑地扬起眉毛,莱姆斯在他脸前关上橱柜门。

“是睡醒以后。”他勉强继续说明,“而且没有……完整的【哔——】行为。”

他交友不慎,西里斯又爆笑了好一阵,莱姆斯在踹他屁股和往他头上丢鸡蛋之间犹豫,最终决定这狗东西既不值得浪费还见底的体力,也不值得浪费鸡蛋,于是直接绕过了扶着流理台发抖的某人。

“操,完……完整的【哔——】行为!”西里斯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你他妈以为是在上课吗?勾引与欲WANG唤醒N.E.W.Ts提高班?”

莱姆斯开始打鸡蛋,暗自接受自己只能跟一个混蛋谈论(屈指可数的)XING生活的悲惨命运。阿尔提前离开是有原因的,当然也可能是莱姆斯一厢情愿地更愿意相信,少年邓不利多不是得手了就跑,而是看出了他在完全回归日常状态后会对刚发生的事不知所措。并非他后悔了,他跟阿尔之间的牵绊还没深到会引发后悔的程度,但邓不利多又一次在与他见面几分钟后就看透了他,而且拿捏他的弱点取得自己想要的——双方都想要的,这事就是没那么简单。

“他给了我汤……还有照顾我。”莱姆斯很高兴自己手头有事可忙,不用面对西里斯的表情,他听上去大概有点可怜巴巴,“等我换了睡衣,他已经钻进被子里,招呼我进去。”

“听听,”西里斯开始煎对半切开的香肠,莱姆斯简直怀疑他是故意的,尽管这个想法没有任何根据,“这让人怎么拒绝呢?”

“我可以拒绝的。”莱姆斯带着莫名的辩解语气说,“但我就是……我不知道,我什么都做不了,满月夜以后我根本没法……我想只是睡一觉没关系,最多也就是等我们睡醒了他大概会失望。”

“邓不利多才不会对你失望呢。”西里斯用一种略显柔和的语气说,莱姆斯决定忽略它。

“他抱着我睡觉。”那种恰到好处的动作,给出温暖和支持,又不会太紧密,引起不安和疼痛,“我们一起睡了大概四个小时,醒的时候我感觉好多了,虽然还是不能……他看上去没醒,不过我发现了他的……”

“我勒个大操。”西里斯忍无可忍用锅铲柄敲了一下自己脑门,“紧急情况,哥们,这里有一个人听见【哔——】就会晕倒。顺带一提,那人不是我。”

“他【哔——】的【哔——】顶在我大腿上!满意了吗?”莱姆斯吼道,叮当作响地搅拌手中鸡蛋、面粉和奶酪碎的混合物,西里斯总吐槽他能做出世界上最邋遢的煎饼,但不可否认它们味道不错,“既然我知道他想要什么,我猜我总可以做点力所能及的。”

西里斯凑近观察锅里的香肠,“所以你们就进行了不完整的【哔——】行为?”

“这么说吧——我吃过早餐了。”莱姆斯夸张地活动了一下脖子和肩膀,他的好友发出恶心的声音,“而且我告诉你,以我们这个年纪来说,在床上跟一个躺着的人吃香肠可以算自我谋杀。”

“别再告诉我任何细节。”西里斯大翻白眼,抖了一下煎锅,“靠,我是哪根筋搭错了选的香肠?”

“自作自受。”莱姆斯毫不同情。

少年邓不利多在这事上表现得活跃开放,毫不惮于展现自己的要求和感受,(省略少许)

莱姆斯·卢平是那种乐于被索取的可怜虫,阿尔一看即知。他能给予别人什么东西的机会太少了,以致对任何获得的可能性都诚惶诚恐,害怕因自己付不起对价而最终失去。于是他活着,尽可能别造成太大麻烦,多年来都仅此而已。他的朋友们总是设法塞给他更多,想当然地认为手里拿着足够的本钱,他就会好起来;而阿尔尽情在他身上榨取快乐,然后把头昏眼花的他拖到自己怀里汲取体温,发出猫一样满足的声音。即使是错觉,莱姆斯也有一瞬间感到自己被需要,值得被爱着。

他们有过一段短暂的对话,莱姆斯揽着那少年的躯体,口中的滋味给了他莽撞提问的勇气。

“我不想与世隔绝,那样我就输了,但我也不能信任任何人。”阿尔咕哝着回答,仿佛正神游天外,“就算不能是我的心,至少可以是别的……我想这是我与他人建立联系的方式。”

【你的方式是什么呢,莱姆斯?】

“大脚板,”莱姆斯深吸一口气,西里斯因他的语气停止了谋杀沙拉蔬菜的行为,“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我真的很庆幸你离开了阿兹卡班,告诉了我们真相。我很高兴能找回我最好的朋友。”

西里斯吃惊地睁大了眼,等理解他的意思和认真程度,就变得口齿伶俐、眼神飘忽。如果说莱姆斯是不擅长自我表达,那么这家伙在表情达意领域就是个纯粹的低能儿。

“呃……”黑色长发的男人挠了挠头,清清嗓子,“我也——你的煎饼冒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