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dsb

173浏览    3参与
山草小住(看简介看简介)

【HP】Special Period(allAD无差/互攻,凤凰社)

  

食用说明:all邓无差/互攻向,小邓睡遍凤凰社全员,自行避雷别哔哔。不想看到格林德沃吃醋烂梗。

该归罗琳的……


(1)

红发青年(基本还是少年)对总部的阴暗破败以及明显的黑巫师特征没有表露任何态度,连左顾右盼的小动作也没有,仅仅是在来到社员们的注目下时把蓝眼睛转了一圈,镇定自若地记了记人。毫无疑问,他已经掌握了在场诸人的基本关系和对待每个人的适当态度——好吧,考虑他是谁,没什么可稀奇的。他甚至可能下一秒就抬起双手要求肃静,然后发表一通逻辑清晰的即兴演讲。

“我相信你没忘了规则,阿尔。”邓不利多(这个称呼现在显得有点诡异了)大概还是从在场最年轻的人脸上看出了什么,...

  

食用说明:all邓无差/互攻向,小邓睡遍凤凰社全员,自行避雷别哔哔。不想看到格林德沃吃醋烂梗。

该归罗琳的……

 

(1)

红发青年(基本还是少年)对总部的阴暗破败以及明显的黑巫师特征没有表露任何态度,连左顾右盼的小动作也没有,仅仅是在来到社员们的注目下时把蓝眼睛转了一圈,镇定自若地记了记人。毫无疑问,他已经掌握了在场诸人的基本关系和对待每个人的适当态度——好吧,考虑他是谁,没什么可稀奇的。他甚至可能下一秒就抬起双手要求肃静,然后发表一通逻辑清晰的即兴演讲。

“我相信你没忘了规则,阿尔。”邓不利多(这个称呼现在显得有点诡异了)大概还是从在场最年轻的人脸上看出了什么,如此说道。

阿尔轻轻抬了下眉毛,放在他脸上,任何一名教师都该为这个微表情警铃大作。

“你知道我没忘,阿尔。”他用一种能听出刻意的成熟口吻说。

“这又是什么哑谜?”西里斯问,他是这几个吃惊的人中唯一出声的,阿尔的蓝眼睛瞥了他一下。

“我没故意模仿我们的父亲说话。”邓不利多和颜悦色地说,他看着阿尔的目光中有种不同于对其他学生的感情(废话,会做这种比较也就是因为他是邓不利多而已),简直像是他伸手揉揉对方的脑袋。

阿尔没再说什么,但其他人的耳朵可竖起来了,毕竟……邓不利多的父亲?他在这里绝大部分人出生前就年高德劭了,但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二十岁的阿不思·邓不利多站在凤凰社总部,少年老成,文雅持重的外表下包着藏不住的聪明和愤怒劲儿,不免一下子拉开那道好奇的闸门,让人想象这家伙从前是否也令自己父亲头疼。但米勒娃看着阿尔的神情有点悲伤,她肯定知道得比其他人更多,这告诉他们要谨慎挑选问题。

校长版邓不利多没有进一步满足大家好奇心的意思,确认阿尔安顿好——其实没什么可安顿的,他亲自押人没准只是为了避免阿尔当场把房子拆掉——就回了学校,身负教学任务的麦格和斯内普也很快离开。莫莉试着招待了阿尔一阵,一群人坐在餐桌边喝起了下午茶,阿尔还真诚地赞美了她的厨艺。他并不在乎浑浊的空气中漂着的那上千个没提出的问题,倒是对唐克斯的易容天赋显得很感兴趣。

“……对,我能变成另一个人。”唐克斯介绍着,同时在几秒钟内变成了一个穿女装的阿尔,“但这是最容易的部分。像另一个人那样行动,哪怕只是做几个表情都很难。用别人的脸的时候,我总感觉我的五官在到处乱跑,而且我总是撞倒什么东西。”

“没有特地准备的情况下,很难骗过熟悉他们的人。”唐克斯又把他的鼻子变成了鸟嘴,阿尔眼睛都没眨,“但只需要别人认不出是你的情况下,易容马格斯就比变形咒要方便得多。”

“对,这也是我得到加分的原因。”唐克斯耸耸肩,“我的跟踪和潜行差点不及格,一路上换了十二副伪装才过关。”

“你变成别人的样子干什么呢,”西里斯插嘴,“——阿不思?用这个名字真怪。”

“要是你喜欢,也可以叫我‘先生’。”阿尔说,尾音带出特定对象才能领会的暗示意味。在大家不同程度的窃笑中,西里斯扬起了眉毛。

“好啊,先生——”他拖腔拖调地说,唐克斯直接笑出了声,“我相信您有充足的理由冒充别人?”

“我在我的去年拜访了英国的九个巨人部落。”阿尔回答,“大部分巨人领地边界都处在封锁状态,只允许特定人进出。”

现代魔法史只简单提到那段时间巨人繁殖迅速,扩张地盘过程中杀害大量麻瓜和巫师,威胁保密法,魔法部不得不在几十年间陆续组织了几次围剿,将其数量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但即便当下巫师界对巨人也持普遍的畏惧和仇恨——看看海格身份曝光后发生的事就知道了,一百年前情况只会紧张十倍。用平淡的口吻语惊四座,还真像邓不利多的风格。不过考虑到他们面前是阿尔,也可能是知道波澜不惊的效果比大肆夸耀好得多而故意为之。

“噢,那份报告,《英国巨人生存实录》。我上学时读过。”卢平说,“你在大概三十年前成功阻止魔法部捕杀英国的最后一批巨人,并给他们保留合理的生存空间。”

“邓不利多诸多丰功伟绩中的小小一笔。”唐克斯笑道。

“就我所知,那份报告还没问世。”阿不思矜持地说,很难看出他对亲眼目睹自己在大半个世纪后享有的地位持什么态度。

他们又闲聊了一阵,作为注意力的中心,阿尔进退得宜地回答了来自各方的提问,不引人注目地坐得离西里斯越来越近。其他社员暂时满足够了对年轻邓不利多的好奇,就渐渐都散了,莫莉走之前还在锅里留了晚餐。不过毫无疑问,这阵子总部会常常有客来访。至于这是不是好事,还得看接下来的发展。

“邓不利多把你送来之前稍微提醒过,他在你这阵子处于特殊时期。”西里斯在阿尔从自己盘子里取走一块香肠时说。

“你是指在母亲被杀,跟初恋男友反目而且中途还害死了自己妹妹之后,过起了有空就跟人胡搞的私生活?”阿尔用一种永远都能能准确命中西里斯的挑衅口吻说,西里斯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吃惊和好笑哪个更多,“我猜我在一百多岁的时候不那样了。”

“他没说细节。”他说,又忍不住加上:“在别人有机会提起之前抢先把话说完,并不真能阻止这些话伤害你。”

“只能制造一种一切都在控制范围内的假象。”阿尔接道,“但有时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个,不是吗?同情之外的任何东西。”

西里斯笑了,靠,邓不利多。“你是指我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还因为没犯过的罪被关了十二年,而据说是我朋友的人在此期间都相信我是个背叛者和杀人犯?”

“我也刚知道细节。”阿尔回答,“但我看得出来,你恨他们,包括‘邓不利多’。虽然你隐藏得很好。”

他的身体倾向西里斯,手从肩膀开始,滑过西里斯的上臂,定在胳膊肘上,一个当前恰好可以接受的位置。说真的这不是西里斯见过最高明的勾引,但这种事不在技巧,管用就行。

“说真的,你是邓不利多,而且差不多还是个孩子。”西里斯说,但坐着没动。

“你不是吗?”阿尔反问,“有十二年的时间,你被与世隔绝,做的唯一一件事是独自跟绝望战斗。你几乎没有长大的机会,人们却要求你立刻变成一个成熟的长辈。”

他语气中有西里斯熟悉的那种说服力,犀利的蓝眼睛则燃烧着更多火焰,远没有百年后的冷静平和。阿尔的存在此刻显得如此真实,一个年轻的,炽热而痛苦的人。

“这世界对你来说肯定很无聊。”他设法说道,“能在见到每个人的五分钟内将他们看透。”

“而你,是这一点的反证。”那双手向他背部滑落,附上更多重量,“你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西里斯·布莱克。你导致我犯了错误,错看了你。如果我能回去,我不会忘记这点的。”

“我相信有很多更值得你记住的事。”西里斯说,他的手忠实地传来阿尔大腿的热量,他们谁都没有移开视线。

“但你的确是我的前辈。”阿尔轻声说,“比起任何人,你恨自己都恨得更多。告诉我,要怎样在这样多的愤怒中存活?”

“你们先前说的规则是什么?”他几乎滑到了年长男人大腿上,西里斯喘息了一声,“我已经被关起来了,可不想再因为违规被惩罚。”

“别担心,我保证不对他的学生下手。”阿尔随意地说,“反正在跟未成年人胡搞这件事上,我也吃到足够的教训了。”

“那位神秘的初恋男友?”

“教教我。”阿尔伸展身体,在他脖子附近低语,“教我些阿不思·邓不利多教不了的事。”

西里斯还能说什么呢?邓不利多永远都能达到目的,即便他在阿尔这个阶段还不服气,现在也早认了。

“好啊, 先生。” 


阅读记录

(奇怪的)邓布利多/其它角色(ao3)

Приключения Сириуса Блэка и Джона Томаса by Elga

😂开眼了开眼了长见识了

邓布利多x小天狼星

死后世界

年轻身体


Adult Actions 

by Delphi for chasehunts

惊呆

邓布利多x小天狼星(应该算潜规则?),而且小天狼星还是西弗勒斯的身替!


大多数Совершеннолетие

by Stephaniya

俄语,不过对能突破挑战找到它的人来说,找个翻译器应该...

Приключения Сириуса Блэка и Джона Томаса by Elga

😂开眼了开眼了长见识了

邓布利多x小天狼星

死后世界

年轻身体


Adult Actions 

by Delphi for chasehunts

惊呆

邓布利多x小天狼星(应该算潜规则?),而且小天狼星还是西弗勒斯的身替!


大多数Совершеннолетие

by Stephaniya

俄语,不过对能突破挑战找到它的人来说,找个翻译器应该不是难事了吧?

介于意外和酒后乱性间的半自愿性事,感觉是成年人间的你情我愿

还不错


Picture Me Gone

by Kindassunshine

Summary:

在最后一场战斗之后,哈利又一次走进Pensieve,发现了一些他宁愿不知道的东西。


沉思.jpg

剧情好像是,tom给ad下药让他上了自己,以此威胁他:如果他试图阻止tom的任何计划,就拿这段记忆做为他qj未成年的证据


A Slight Identity Crisis 轻微身份危机

by Alia_D

西弗勒斯是邓布利多和汤姆里德尔的儿子

关键词之一:遗弃儿童


山草小住(看简介看简介)

【HP】所以说养狗治百病(小天狼星&邓不利多)

  

食用说明:小天狼星&邓不利多,又双是时空穿越梗,这会儿老邓六十。

该归罗琳的统统归罗琳。


——————————正文——————————


半世纪前的阿不思·邓不利多与西里斯设想中有些不同。首先校长——现在还是变形学教授——长发和胡须都还是棕红的,其次,这人比起他记忆中的邓不利多更显得温文儒雅、喜怒不形于色。看样子邓不利多经历过某种逆生长,先是内敛锋芒、(失败地)假装自己温和无害,再渐渐学着让自负、顽皮、欣慰、苦恼随心浮现,就像春水击破冰层。怎么说呢,一百岁的邓不利多远比六十岁的邓不利多像个人类。

这不似人类的邓不利多问他:“那我为你做过什么?”

啊...

  

食用说明:小天狼星&邓不利多,又双是时空穿越梗,这会儿老邓六十。

该归罗琳的统统归罗琳。


——————————正文——————————


半世纪前的阿不思·邓不利多与西里斯设想中有些不同。首先校长——现在还是变形学教授——长发和胡须都还是棕红的,其次,这人比起他记忆中的邓不利多更显得温文儒雅、喜怒不形于色。看样子邓不利多经历过某种逆生长,先是内敛锋芒、(失败地)假装自己温和无害,再渐渐学着让自负、顽皮、欣慰、苦恼随心浮现,就像春水击破冰层。怎么说呢,一百岁的邓不利多远比六十岁的邓不利多像个人类。

这不似人类的邓不利多问他:“那我为你做过什么?”

啊,这可不是个容易回答的问题。西里斯和邓不利多几乎没有过什么个人的交集,先是学生与校长,然后是凤凰社成员和领导者,邓不利多没理由“为他”做些什么。

“你招收我一个最好的朋友入校,他是个狼人,本来没有机会入学的。”西里斯说,“你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是我的工作。”邓不利多却说,“只要采取足以保障安全的措施,没有理由将狼人学生拒之门外。后来霍格沃茨招收狼人成为惯例了吗?”

“那个,没有。”西里斯回答,“这部分我猜我也有责任。”

“那我就没改变什么。”邓不利多评价道。

邓不利多自我评价和对学生的评价显然用的是两个系统,西里斯不禁有些不平。校长最为人所知的成就大都达成于击败格林德沃之后,但即便是现在,邓不利多也应该知道自己这一生会大有作为。

“要我说,你的存在就足够了,先生。”他又说,“激励我们坚持战斗和正义,诸如此类。我们相信你,这就是为什么死掉然后出现在半世纪前之后,我想到去找的第一个人就是你。”

邓不利多点点头,表情没什么变化,西里斯猜不出自己的答案是否达到他预期。但反正他也只是个时空错乱产物,邓不利多没必要在意他说的话。

“你相信我了吗,先生?”西里斯问,“你对下一步有什么想法?”

“你为什么断言自己已经死了?”邓不利多却问,“击中你的不是致命的咒语,你摔进了死刑帷幔,但你在这儿。”

“嗯……很难说。”西里斯捋了一下长发,“当帷幔在你身后低语……那是种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当你死了,你会知道的。我知道我不该在这里,不该跟任何时代的活人待一块。”

“但你也许有机会去改变你生命中已经发生的一些不幸,包括你自己的死。”邓不利多说,“你甘心放弃这个机会,回到死者的世界吗?”

要说西里斯没考虑过肯定是假的,但他到达的时间点距他自己的出生有近二十年,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机会。这会儿伏地魔还籍籍无名,难道要他去阻止自己父母结婚、以便将来不会有人劝说詹姆更改保密人?如果是为了救下詹姆和莉莉等上十几乃至几十年……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长时间,而且他也不确定阻止詹姆和莉莉的死会造成什么后果。这样复杂的问题,还是交给活人操心吧。

“别告诉我你赞同那个主意,先生。”西里斯开玩笑道,“我相当确定它是严重违法的。”

邓不利多慢慢地点了点头,仍旧没透露任何信息,西里斯却忍不住想要问——“你有无论如何都想改变的事吗?哪怕要靠死掉来回到过去?”

考虑到邓不利多现在是如此热衷(和擅长)于掩饰自己,西里斯有理由相信对方身体的轻微僵硬不是假装。阿不思·邓不利多追悔莫及的傻事?唔,不会是关于姑娘的吧……他胡思乱想着,邓不利多像个圣人——不,僧侣——似地独身到老,没准源于年轻时刻骨铭心的英雄难过美人关。西里斯不是个八卦的人,但事关邓不利多遥不可及的少年时代,他不相信有谁会不感兴趣。

“我不确定你期待我做什么。”女士们先生们,他成功让邓不利多转移话题啦!“我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的例子,魔法部对处理时空事故有一套完整的机制。”

“让他们再次不经审判把我关进阿兹卡班,直到我自己消失为止?”西里斯哼了一声,“如果这就是你的建议的话,先生,我没准该试试看。”

邓不利多沉默了一下,西里斯不禁有点为自己的嘴快后悔。无论如何,他怒气的对象都不是半世纪前的邓不利多。

“他们把你关进阿兹卡班时,我在哪里?”邓不利多问,“你说你当时为我工作,我做了什么?”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西里斯只得回答,他当时哪儿管得着邓不利多在做什么。要他说的话,邓不利多大概在查证伏地魔是否真死了以及清扫食死徒吧,但他最好还是别再随便发言了。

“我让他们这么做了。”邓不利多一锤定音,“你冒着生命危险为我工作,但在你无辜受屈时我什么也没做。”

靠,他真的要好好考虑自己关于僧侣的那个想法了。因为邓不利多现在真就像那种人,抓住一切理由用荆条抽打自己,没准邓不利多这会儿在长袍下还穿着苦刑衣。

“我说的是我不知道。而且即便你真的什么也没做,也有充分的理由。”西里斯有些无奈,为什么在这儿的不是詹姆?他才擅长让人相信自己。“我们对你有所隐瞒,告诉你我是詹姆的保密人。还有,我刚不是说到我那个狼人朋友的事么?我害得他差点咬了一个学生,我猜那时你就知道我的确有成为杀人犯的潜质了。”

“我问过你理由吗?”邓不利多说,跳过追问“你怎么会让自己的朋友咬人”这部分,“向你确认过这的确是你干的?”

“就算你来问了,我大概也会直接承认。”西里斯耸耸肩,“而且你那会儿一定忙得要死。”

邓不利多仅仅是点了点头。让他对未来的自己感到失望可不是西里斯此行想达成的效果,但现在开始吹捧邓不利多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看来也不会有任何帮助,嗨,邓不利多肯定能撑过这个的。

“所以,你的建议是什么?”他问,“就算要去找魔法部——也许你认识什么人?因为我真不知道该找谁。”

“我可以先帮你找个地方住下。”邓不利多沉吟着说,“也许就在霍格莫得,既然你来自半个世纪之后,可以不用太考虑避开你的生活圈子的问题。”

“在猪头酒吧么?”西里斯问,“噢,我不知道阿不是什么时候——”

“阿不福思?”邓不利多忽然问,西里斯吓了一跳:空气中突然涌动起希望,面前人从算无遗策的控局者变成了一个忐忑不安的大哥,想知道自己将来能否与弟弟言归于好,又害怕答案。觉得自己能体会邓不利多的心情是件很奇怪的事,但假如换他听说雷古勒斯还活着,大概也是这样吧。

“他跟我一批加入的凤凰社,是创始人之一。”他说,不自觉地放柔了口气,“你需要在校外跟人商量些什么的时候,总会到霍格莫得的猪头酒吧,阿不福思是那儿的老板——不过你真得建议他把杯子洗干净点儿。”

邓不利多点点头,“谢谢,我会记住的。”

“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互赠贺卡什么的,但至少你们相互信任和照看对方——比我和雷古勒斯强多了。”西里斯表示,他听说安慰人的时候卖惨永远不会错,“他十六岁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我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大概十六年了。”

“……”邓不利多说,“我的确应该庆幸。不过鉴于猪头酒吧还不存在,你需要另外找个地方。”

“随你安排好了,总不会比我死前住的更糟。”西里斯笑笑,“不过——恕我冒犯,先生——你和阿不福思又是什么兄弟纠葛?别告诉我阿不从前也是个巫师至上的黑魔法爱好者。”

他担心自己会冒犯到邓不利多,但对方轻轻挑起了红棕色眉毛,看起来与他印象中的长者更相似了。

“实际上,恰好相反。”

啥?

“这是个玩笑吗?”西里斯问,因为他真看不出来,“你是在说,阿不思·邓不利多从前是个黑魔法爱好者?”

“不完全是。”邓不利多温和地说,看来他这德性并非年老才养成的,“不过在我还年轻而愚蠢的时候,的确有那么一阵子,我与一名黑巫师有着共同的梦想。那件事以彻底的悲剧收尾。”

西里斯慢慢消化着这个爆炸性的新闻,把邓不利多跟黑魔法联系起来还是很困难,不过……好吧,要说这人青少年时期干过比骑着摩托上天疯狂百倍的事,那可完全不令人惊讶。一个人有了邓不利多这样的才华,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没把天捅个窟窿,巫师界就该谢天谢地了。

嗯?等一下,等等。

“你说的是盖勒特·格林德沃吗?”说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西里斯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眉毛纠结成奇怪的形状。

“你的出现本身就向我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邓不利多回答,“半个世纪后我还活着,而且身份自由。”

这可不能怪他:他出生的世界就建立在邓不利多击败格林德沃的基础上,要他一下子想到那场战斗在发生前胜负难料,也太难为人了。

“嗷。”西里斯说,“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已经过得够戏剧化了呢。”

“至少我直到六十岁还没成为阿尼玛格斯。”邓不利多轻松地说。

“你可以考虑一下,很好玩的。”他才不会放过鼓动邓不利多违法乱纪的机会,“没准你能变成一只凤凰,每天跟福克斯一起飞来飞去。”

还是变形学教授的邓不利多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很有吸引力。”

关于阿不福思的对话过后,西里斯便放松了许多,他更习惯敬畏邓不利多,但这样也很好。他们又愉快地闲谈了一阵,邓不利多向他介绍了这个时代的大致情况和诸如着装之类的生活细节,以免他的存在太突兀,这让西里斯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你考虑过养狗吗,先生?”他问,邓不利多眨眨眼,传达出‘你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然而西里斯就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真的,这样更方便,狗不用考虑着装和言谈的问题,而且我真的觉得你很需要经常遛遛狗,或者来个狗狗抱。你看起来太紧张了,而我嘛,很擅长当狗——没准比做人更擅长。”

“恐怕我对你的自我评价不能同意。”邓不利多稍许严厉地说,这个西里斯可不怕。

“那另一部分呢?”

不久后,学生们惊讶地发现总是伏案工作的变形术教授开始常常出现在午后的草坪上。他身边总跟着一条大得可怕的黑狗,它精力充沛地奔跑着,转圈追逐自己的尾巴。

 

(全文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