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hp

21280浏览    391参与
快发霉的蘑菇

磕all耀的姐妹请扩我! 磕all耀的姐妹请扩我!磕all耀的姐妹请扩我! QQ:2105503805  扩我有饭吃,扩我有饭吃

磕all耀的姐妹请扩我! 磕all耀的姐妹请扩我!磕all耀的姐妹请扩我! QQ:2105503805  扩我有饭吃,扩我有饭吃

Penthouse

1943年9月过后,那/不/勒/斯发表了停战宣言,而萨/罗仍手持着卡尔卡诺M1891式步枪。


1943年9月过后,那/不/勒/斯发表了停战宣言,而萨/罗仍手持着卡尔卡诺M1891式步枪。


叙世

求文!

是个观影体,内容有黑塔众人看国家宝藏黄河流域取水那期节目,我看的时候就更了几篇!!!!

是个观影体,内容有黑塔众人看国家宝藏黄河流域取水那期节目,我看的时候就更了几篇!!!!

John_Doe/晓

  奥利弗忘画雀斑是我的错()

  我是说,属于自嗨产物了

  奥利弗忘画雀斑是我的错()

  我是说,属于自嗨产物了

清茗

求文

【中国人不愧是地球gai溜子,好像出国了但又没完全出-哔哩哔哩】 https://b23.tv/jHeSO5y

  有没有写这个或者类似的?

【中国人不愧是地球gai溜子,好像出国了但又没完全出-哔哩哔哩】 https://b23.tv/jHeSO5y

  有没有写这个或者类似的?

栎

oc:王苑,近代诞生的怨灵,纯中国人(存在于我流AHP世界观中),会珍惜他人给予的善意并记在心上,不具有普世意义上的善恶观念,不嗜杀但也不忌杀。很好相处,外冷内暖。

但有着因为无性+无性恋+永生种导致的对产生过于深厚的羁绊的抗拒

除了最后一张都是这个孩子

长发是私心啦,不过王苑选择这个发型其实是因为这个发型比较中性,祂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位男性或者女性,但祂从生理结构来讲也许更偏向女性?(没有任何的生殖器官)身体年龄在十七八岁左右。如果自己想要的话,可以随意更改外貌和体型。

但其实末法时代很难使拥有自我意识的灵诞生,源溯秋(我流Earth)帮了祂一把,才让怨真正的诞生,也因此怨极度虚弱的情...

oc:王苑,近代诞生的怨灵,纯中国人(存在于我流AHP世界观中),会珍惜他人给予的善意并记在心上,不具有普世意义上的善恶观念,不嗜杀但也不忌杀。很好相处,外冷内暖。

但有着因为无性+无性恋+永生种导致的对产生过于深厚的羁绊的抗拒

除了最后一张都是这个孩子

长发是私心啦,不过王苑选择这个发型其实是因为这个发型比较中性,祂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位男性或者女性,但祂从生理结构来讲也许更偏向女性?(没有任何的生殖器官)身体年龄在十七八岁左右。如果自己想要的话,可以随意更改外貌和体型。

但其实末法时代很难使拥有自我意识的灵诞生,源溯秋(我流Earth)帮了祂一把,才让怨真正的诞生,也因此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会重新回到这副外貌,甚至会导致身体年龄减小……

oc:王筼,近代诞生的执念凝成的灵,纯中国人(存在于我流AHP世界观中),介于守序善良和中立善良之间,温润如玉,白切黑切红

忠实的马克思主义者,已入党。可以说是除去源和王耀之外唯一能管住王苑的家伙

但同样有着因为无性+无性恋+永生种导致的对产生过于深厚的羁绊的抗拒

最后一张就是这个孩子啦ヾ(✿゚▽゚)ノ

其实当初真的是设定比名字先诞生……

筼筜(yún dāng):一种皮薄、节长而竿高的生长在水边的大竹子

外貌的来历和苑一样(光明正大的摆烂)


二次编辑:

王筼是于国民党内反动集团叛变革命时期受戮的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临死前的执念凝结而成的,因此实力比王苑弱很多,但也因此比苑更擅长外交、会谈之类的活动,比近战肉搏更擅长枪械、投掷手榴弹之类的近代战场上的重要技能(其实如果说给近战能力给出1~10的评分,当时的战士普遍在7,王筼是9.5,他近战能力不弱,只是1~10的评分是用来评价正常人的,王耀、王筼、源溯秋(我家Earch)这些都不在正常人的范畴里而已)

是24岁的北京青年,王苑的哥哥(现在的身份)

一个真的很细节的小设定:王耀、王筼、王苑和星体意识体们打中文都更习惯用五笔输入法

我流星体简介在合集里

星落羽

请问向紫毛非碳基生物献殷勤的哥哥还能要吗【2】

又名《没事,看了原文还能要》

王曦的设子走链接

https://xingluoyu88633.lofter.com/post/74939872_2b72f64f7

王曦看着王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从怀中的文件夹中出几张文件,放到王耀面前“我先走了,剩下的看你了。还有一份文件我发你手机上了,记得查看。”

说罢,转身离开会议室,而这场如同闹剧的会议也到了尾声。离去之前,她与塔娜莉亚对视了一眼,轻笑了一下,做了个口型便离开了。

联四……唉?不对,是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围到了歆嫣身边,开始献殷勤:“歆嫣小姐,要哥哥说,你就不必管他,以免坏了你的心情。”“噗呼呼,王耀还是那么讨人厌呢,...

又名《没事,看了原文还能要》

王曦的设子走链接

https://xingluoyu88633.lofter.com/post/74939872_2b72f64f7

王曦看着王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从怀中的文件夹中出几张文件,放到王耀面前“我先走了,剩下的看你了。还有一份文件我发你手机上了,记得查看。”

说罢,转身离开会议室,而这场如同闹剧的会议也到了尾声。离去之前,她与塔娜莉亚对视了一眼,轻笑了一下,做了个口型便离开了。

联四……唉?不对,是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围到了歆嫣身边,开始献殷勤:“歆嫣小姐,要哥哥说,你就不必管他,以免坏了你的心情。”“噗呼呼,王耀还是那么讨人厌呢,一点都不像小夏露露。”“AHAHAHAHA!歆嫣小姐,hero可以把四分之一的国土送给你哦,就不要因为王耀生气啦”

王耀没有心思听他们这些极度ooc的话语,他现在正在看着自家妹妹发来的文件。那文件上端端正正的写着“紫月国”三个大字。

‘是那位歆嫣小姐的资料吗?’他想着,点开了文件,然后他被玛丽苏的光芒耀瞎的双眼。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诸位看官老爷们,小的知错了,这就写。


王耀忍着恶心看完了这篇文,正准备把这篇雷文发到联五专用群时却看到了王曦的留言

人民至上:“先别急着转发”

人民至上:“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人民至上:“大部分意识体都被这个紫毛非碳基生物控制了”

人民至上:“就像开会时的你一样”

人民至上:“无条件支持那个非碳基生物”

人民至上:“女性意识体应该没有受影响”

人民至上:“总的来说”

人民至上:“还有很多事情不清楚”

人民至上:“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为妙”

人民至上:“我先去找基尔伯特”

人民至上:“你想办法让五常中的四个人中的一个清醒过来。”

人民至上:“对了。”

人民至上:“亚瑟可能已经清醒了。”

UN大厦外

王曦站在树下,正在和基尔伯特聊天。

“谢谢你了,基尔伯特。”王曦看向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多谢你愿意听我在这里说这些有用没用的。”

“keseseseseseseses,不用谢本大爷,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本大爷哦,毕竟本大爷像小鸟一样帅!”

“额……”王曦汗颜,“这两者之间没什么关系吧……”

大厦内

王耀看着即将离开的几人,说到:“伊万我有事跟你说。”

伊万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但还是留下了。

“万尼亚……”

“王耀,你叫错了哦,我明明叫露西亚。”伊万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水管,在手里轻轻敲打着,“你让小夏露露不高兴了,怎么还敢单独和露西亚在一起呢?”

王耀长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又打算与我交恶吗?你曾今对我的承诺都是在骗我吗?”

伊万愣住了,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而且对自己非常重要,究竟,是什么呢?

看着伊万眼中被压下去的紫红色,王耀决定乘胜追击:“是啊,我从来都不应该指望依靠你,那条道路之前明明说好了一起走下去你却半道离开。终究,是我错付了。”

王耀说着,眼眸蒙上了一层水雾,眼眶红红的,好像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我…………”伊万刚想开口反驳,却不知怎么的什么也反驳不出口。

“我恨你。”王耀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王耀出了UN大厦,看见两个身影站在树下,交谈甚欢,但在他们身后的树上有一个紫色蠕虫在树枝上摇摇欲坠。

淦,紫月国那位大姐已经去爬树拿发带了!

淦,那玩意要掉下来了!

“小心!”王耀喊了一嗓子,把树上树下的三位给吓到了,王曦和基尔伯特同时看到树上 ,好家伙,她什么时候爬上去的?

王曦拉着基尔伯特后退了好几步,紫月国大姐匡的一声掉到了树下由于下雨而积成的水坑,脸上堪比城墙厚的妆糊了一脸,再加上没人接牠导致牠摔倒了石板路上,疼得牠眼泪直流,看上去更像怪物(比如Tommy)了,十分的辣眼睛。

“亲父在上!本大爷……本大爷刚才竟然想亲这个非碳基生物!”普爷成功变成世界名画《呐喊》,“Scheiss!Woher kam das Monster!(wc!哪里来的怪物!)”

他擦去脸上的被溅上的雨水,却没发现那雨水已经变成了金粉色。





彩蛋是 @太湖明珠(刘叶萧)【其实是SCN人】 的ask回复

ask:曦姐姐,小女子想知道您平时读的书的类型,喜欢读诗书类型的吗?

清茗

有人写这个的观影体吗?

【2022耀诞 本朝纪(填词手书)-哔哩哔哩】 https://b23.tv/b4BkUvh

【2022耀诞 本朝纪(填词手书)-哔哩哔哩】 https://b23.tv/b4BkUvh

一只路过的南星(初中学生党)

求文

蓝耀世界观影红耀世界看多了,有没有红耀世界观影蓝耀世界的?

求求——

蓝耀世界观影红耀世界看多了,有没有红耀世界观影蓝耀世界的?

求求——

小狐桃

求文

  有没有像龍与向日葵太太的宇宙之主一样的文章,求推荐

  有没有像龍与向日葵太太的宇宙之主一样的文章,求推荐

水云身

你我

你生于严冬

伴着寒风

走进十月的晨曦

你让世界震撼

你是人类最伟大理想的化身

你裹着红旗,在东方傲立


我沉默不语

我紧紧注视着你

你年轻的躯体

宏伟且有张力

你在最广阔的土地上奔跑

你的眼眸如贝加尔湖般深邃

我看着你

一如看着当年的自己


浓黑的硝烟

震动的地面

废墟上狂吠的狗

子弹划破空气的嘶鸣

你在斯大林格勒艰难喘息

我在诺曼底的海底屏息

红色与金色的光芒在那一刻交汇

世界无法忘记

须臾间我曾沉溺在你的眸底

如此纯粹且干净

我看看自己身后肮脏的血迹

迟疑着

放下了张看的手臂


凝固的空气中筑起了无色的藩篱

勾出来一东一西的两极...

你生于严冬

伴着寒风

走进十月的晨曦

你让世界震撼

你是人类最伟大理想的化身

你裹着红旗,在东方傲立


我沉默不语

我紧紧注视着你

你年轻的躯体

宏伟且有张力

你在最广阔的土地上奔跑

你的眼眸如贝加尔湖般深邃

我看着你

一如看着当年的自己


浓黑的硝烟

震动的地面

废墟上狂吠的狗

子弹划破空气的嘶鸣

你在斯大林格勒艰难喘息

我在诺曼底的海底屏息

红色与金色的光芒在那一刻交汇

世界无法忘记

须臾间我曾沉溺在你的眸底

如此纯粹且干净

我看看自己身后肮脏的血迹

迟疑着

放下了张看的手臂


凝固的空气中筑起了无色的藩篱

勾出来一东一西的两极

百年间情绪从未如此期待

你我相望相视而笑

漆黑的枪口不发一语


你最终仍是离去

死在人类最黑暗的欲望里

我是那样熟悉

你沉睡在了1991年的那个寒冬里

海峡一岸

在圣诞夜的灯光里

我欣赏着红旗在夜色中消失

笑声歇斯底里

盖不过西伯利亚的凌厉


亲爱的

你该落幕了

我说

再等不来回应

你沉睡了

沉睡在茫茫雪海之中

伏尔加河早已凝出了蓝冰

封印住了你红色的躯体

我笑着哭泣

泪水却在极夜中结冰

如你所愿

我成为世界一级

却再不见你


亲爱的

我会在你的葬礼上

献上加州

最灿烂的向日葵

星落羽

请问向紫毛非碳基生物献殷勤的哥哥还能要吗【1】

又名《没事,看了原文还能要》

王曦的设子走链接

https://xingluoyu88633.lofter.com/post/74939872_2b72f64f7


王曦表示这辈子就没这么懵圈过

这个充满了紫色、粉色、金色的房间,桌上还摆放着好几个非碳基生物的立牌,甚至每位意识体面前还摆着一份欢迎什么紫月国的文件,并且大屏幕上的ppt也成了“欢迎紫月国小姐到来”的花里胡哨的玩意的地方,你能相信这是UN总部会议室吗?

换了你,你也不可能相信。

但是,现在王曦没时间想这个,因为一个噪音源正在向着赶来,那声音像极了一个人穿了非常不合适的高跟鞋从而导致鞋跟与瓷砖地板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又名《没事,看了原文还能要》

王曦的设子走链接

https://xingluoyu88633.lofter.com/post/74939872_2b72f64f7


王曦表示这辈子就没这么懵圈过

这个充满了紫色、粉色、金色的房间,桌上还摆放着好几个非碳基生物的立牌,甚至每位意识体面前还摆着一份欢迎什么紫月国的文件,并且大屏幕上的ppt也成了“欢迎紫月国小姐到来”的花里胡哨的玩意的地方,你能相信这是UN总部会议室吗?

换了你,你也不可能相信。

但是,现在王曦没时间想这个,因为一个噪音源正在向着赶来,那声音像极了一个人穿了非常不合适的高跟鞋从而导致鞋跟与瓷砖地板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然而其他人像是失聪了一样,一点都没听到这刺耳的声音,反倒一脸期待的看向门口,她低头看看手机,好家伙,会议已经开始20分钟了,他们是没有时间感了吗!

吱呀——

门开了,浓烈的混合式厕所除臭剂味飘了进来,王曦抬起头,发现一个紫色渐变到粉色又渐变到蓝色的非碳基生物蠕动着进来了。

那个非碳基生物用着比太监还要尖细100多倍的夹子音捏揉造作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紫月国,名字是歆嫣·安雅沫澜香·夏露露·G·婧云子水。你们可以叫我歆嫣或者夏露露。”

“想起来了,我百分之百的确信,这就是<紫月国>!”王曦忍住呕吐的冲动,心中愤愤的想着,手机却不自觉的调成了录像。

“可爱的歆嫣小姐,请务必和哥哥我一起共进晚餐。”弗朗西斯拿出999朵红玫瑰,单膝跪在非碳基生物面前,一脸深情。殊不知在他身后的王曦已经开始录像。

“红酒混蛋你快滚!夏露露小姐你不要听他的!他才不友善呢!”亚瑟以原不良的气势一脚吧弗朗西斯踹开,接着一秒变回英伦绅士彬彬有礼的献上吻手礼。

???!柯克兰先生请您冷静!你这吻手礼不是专门献给女王殿下的吗?怎么给了这个非碳基生物了?王曦手一抖,差点摔了手机。但仔细看看,可以发现亚瑟的动作很僵硬,如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中的厌恶被压在眼底

接着,阿尔弗雷德一蹦一米六,踩到亚瑟的背后(莫名押韵),发出了他杠铃一样的笑声:“AHAHAHAHAHA!我是世界的hero哦!歆嫣小姐请让我带你飞!AHAHAHAHAH——”

不错,可以用来要阿尔肥还钱。

(后面是原文)

“好了,各位,可以开世界会议了吗?”非碳基生物的噪音贯彻全场。那一大群意识体红着脸点点头。

王曦:地铁 老人 手机 .jpg

不是,你们脸红个泡泡茶壶啊!

王曦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王耀,发现在他眼底沉淀着一抹淡淡的紫红色,那一抹紫红色在他眼中不断的升腾,落下,由于眼中原本的金色交缠。

“看来是被控制了啊。”王曦皱眉,小声叨念着,不过没人听到

趁着其他郭嘉脸红的功夫,歆嫣清了清嗓子,继续说:

“……因为我只是一个刚诞生不久的小/国,所以我提议,国|土|面|积大的郭嘉可以分给我五分之一的土地。而且我认为我处于太|平|洋中心的位置,理应加入常|任|理|事|国……”

???什么鬼?这玩意……啊呸!这非碳基生物也配入常?想当年自家哥哥入常可是和十七国联军打了一架,虽说没打赢,但也是平手,还在技术封锁之下早出了蘑菇弹和氢弹,牠干了什么?再说了五常都是在ww2中贡献最大的五个国家,牠凭什么挤进来?你是打算把自己的位置让给牠吗?

还有就是,这个憨批居然要求五常割地,要求成为第六常?宁搁那痴人说梦呐,啊呸,zz说梦呐。

“让我们开始投票吧,首先,美方同意♥”

“法方同意♥”

“俄方同意♥”

“英方反……同意。”

“中方同……”

“中,方,反,对!”

就在王耀准备同意之时,王曦黑着脸拍案而起,一字一顿的将这四个字说出,顿时,所有郭嘉的注意力全都转到了她身上。

“你算什么东西,敢替王耀geigei做决定。”歆嫣立着打抱不平被人设,不知死活对王曦训道。

“呵,我算什么东西?”王曦展开袖中的折扇,无视了其他国家或惊异或愤怒目光和他们的窃窃私语,眼中寒芒乍现,“小女王曦,中|国人民意识体。据UN规定:若国|家意识体做出有害所属国|家利益的决定,该国人民意识体、党政意识体、文明意识体有权对此做出更改,其余国|家不得过问。”

说着,她合起扇子,从公文包里拿出那张不|平|等条约,将其撕成细软的纸屑,扔到空中。纸屑纷纷扬扬的落下,就像是冬日空中轻盈的雪花。末了,还颇为嫌弃地拿出随身携带的酒精洗手液给手消了个毒。

“还有就是,歆嫣小姐,五常都是在ww2中贡献最大的五个国家,你凭什么挤进来?要不问问上一个加入的都经历些了什么?”王曦眼中冷意更盛,说的话也带了几分怪气阴阳,“宁怕不是个锑元素?还割地?我是不是该庆幸宁没让我们赔款?宁脑子里全是H₂O吗?谁给你的勇气?阿三吗?大姐,大清亡了!”

说罢,她看向王耀:“大哥,这一次,你又打算将弟弟妹妹们拱手相让吗?你又打算再看一遍五四运动?还是说,嘉龙、濠镜、晓梅被带走时的哭喊声你已经忘了?”

王曦盯着王耀的眼睛,看着里面逐渐淡化的紫红色,心中也多了几分愉悦。

王曦的话字字落到了王耀心底,闭上眼,嘉龙、濠镜、晓梅被带走时的哭闹声围绕在他耳边,那种无力感再次涌出,他还会不做任何举动就将自己的弟弟妹妹拱手相让吗?不,不会了。一些紫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眼角流下,他一惊,赶忙用纸巾擦去。

王耀深吸一口气,睁开眼,抬头看向王曦,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集中在他身上,似乎是在等他表态。

“中方……”他呼出那口浊气,神色逐渐平静下来“反对。”




彩蛋是 @九尾凤凰 的ask回复

(云若问的)ask:曦姐,你平时用的武器是什么呀?我用的是圆规呢!

失去枪法,失去一切

【aph综艺体】五大流氓国设崩塌现场

联五友情向,掉马预警,掉马遇见,掉马预警!!!

很早就想写的梗(微露中➕微drover➕联五友情)


          王耀悠闲地晃着茶杯,抿了一口龙井,把自己从摇摇欲坠的文件堆里拯

救出来。办公楼内一派岁月静好,水管与哀嚎齐飞,一路丁零哐啷不绝于耳。

伊万面带微笑地挥舞着水管,翻过办公桌追着美/利/坚同志狂敲,阿尔弗雷德

面目跑到狰狞,痛不欲生。


          “啊啊啊...

联五友情向,掉马预警,掉马遇见,掉马预警!!!

很早就想写的梗(微露中➕微drover➕联五友情)


          王耀悠闲地晃着茶杯,抿了一口龙井,把自己从摇摇欲坠的文件堆里拯

救出来。办公楼内一派岁月静好,水管与哀嚎齐飞,一路丁零哐啷不绝于耳。

伊万面带微笑地挥舞着水管,翻过办公桌追着美/利/坚同志狂敲,阿尔弗雷德

面目跑到狰狞,痛不欲生。


          “啊啊啊啊啊至于吗!hero不就给你们报了个综艺吗!”在绕着大楼跑

了近三圈后,阿尔弗雷德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灌了口可乐慰藉受到惊吓的心

灵。


          亚瑟·柯克兰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你也没征求我们的意见啊。”王耀和

弗朗西斯认真地点点头,他俩刚刚在阿尔弗雷德被伊万穷追猛打的过程中一致

选择了吃瓜。不像英/国先生,顺手还贡献了一块外焦里能的司康。


           “耀!那你怎么不追究他拆了半个办公室!”世界明灯气急败坏地指着

正在擦拭凶器俄/罗/斯意识体叫道,“你家的国际信条呢??”


            “中/国永远不会跟谁结盟。”王耀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我们只站在

历史正确的一边,懂?”


             阿尔弗雷德:合着我这不算历史呗。


             有被内涵到。


            “咳咳所以,综艺什么情况?”弗朗西斯眼看话题逐渐歪向政治立场,

连忙打圆场。


            “就是最近各国明星塌房比较多大家准备整治娱乐圈,要传扬正义向

上的风气,所以请我们国家意识体做个示范。”王耀无奈的回答,“就当放个假

吧。”


             “本来就没什么嘛。”阿尔弗雷德嘟嘟囔囔地抱怨。


              “闭嘴!”


          

小喻想睡觉

白桦林

 #这几天学了《我爱这土地》,老师要求仿写,就突然想到这个

 #大家如果对这个有不同的想法可以提出来

 #xxs文笔

 #可带入红色组,露中,苏中,苏瓷,俄瓷等(我才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我混的圈多)

  ——

  

  我爱这白桦林

  假如我是一架手风琴,

  我也应该演奏出喀秋莎的音符:

  这被白雪覆盖的白桦林,

  这永远照亮着我们前行的红星,

  这无止息地盛开的向日葵,

  和那来自东方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这莫斯科郊外…

  ——然后我解体了(死了),

  睡在那颗我们一起合奏过的白桦树下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秋色

  因为我对你爱得深沉

   ...

 #这几天学了《我爱这土地》,老师要求仿写,就突然想到这个

 #大家如果对这个有不同的想法可以提出来

 #xxs文笔

 #可带入红色组,露中,苏中,苏瓷,俄瓷等(我才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我混的圈多)

  ——

  

  我爱这白桦林

  假如我是一架手风琴,

  我也应该演奏出喀秋莎的音符:

  这被白雪覆盖的白桦林,

  这永远照亮着我们前行的红星,

  这无止息地盛开的向日葵,

  和那来自东方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这莫斯科郊外…

  ——然后我解体了(死了),

  睡在那颗我们一起合奏过的白桦树下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秋色

  因为我对你爱得深沉

                                                   1991.12.25

  

舞溪
“为什么为什么,上司还不停止战...

“为什么为什么,上司还不停止战争,大家都在死去啊”

画的很丑(特别是手),哭了,我对不起冬妮娅姐姐😢

“为什么为什么,上司还不停止战争,大家都在死去啊”

画的很丑(特别是手),哭了,我对不起冬妮娅姐姐😢

璎珞

  菲利子,我已经画死了……

  菲利子,我已经画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