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HP

3659浏览    88参与
不见青山远

【菊耀】竹影

本田菊一直很喜欢王耀的眼睛,就像是颓唐夕阳与流云融合时,被造物者意外添加了鎏金。那是只消一个眸光,便足以让人沉醉的温柔。

初见是在竹林。

不闻竹音声声,不见竹影重重。尚且年幼的本田菊眼里便就只有王耀了。

余晖逐渐落入地平线深处,淌过白墙砖瓦上的翘角飞檐,滚落进鸦雀精心梳理的羽翼,只剩下绒绒的光。

明月下他与他共饮,王耀指着乌云散尽后的圆月,向他低诉着五千年来流传过的古老故事。偶有微风乍起,檐角下垂落的风铃和着王耀饮酒后低哑的声音,朦胧的像一个梦。

“月色真美”

美的究竟是月还是人,已经无从得知了。只知道那一片月光,那一抹流光从此驻扎在本田菊的心间,割舍不能。

时光的齿轮不紧不慢的...

本田菊一直很喜欢王耀的眼睛,就像是颓唐夕阳与流云融合时,被造物者意外添加了鎏金。那是只消一个眸光,便足以让人沉醉的温柔。

初见是在竹林。

不闻竹音声声,不见竹影重重。尚且年幼的本田菊眼里便就只有王耀了。

余晖逐渐落入地平线深处,淌过白墙砖瓦上的翘角飞檐,滚落进鸦雀精心梳理的羽翼,只剩下绒绒的光。

明月下他与他共饮,王耀指着乌云散尽后的圆月,向他低诉着五千年来流传过的古老故事。偶有微风乍起,檐角下垂落的风铃和着王耀饮酒后低哑的声音,朦胧的像一个梦。

“月色真美”

美的究竟是月还是人,已经无从得知了。只知道那一片月光,那一抹流光从此驻扎在本田菊的心间,割舍不能。

时光的齿轮不紧不慢的转动着,残忍的碾碎所有值得在意的东西。没有人能逃过时间的摧残,砖瓦被粉碎,城墙被推倒,就连国家都无法避免被吞噬的可能。

大概是在甲午那年,王耀才恍然明了,以前那个跟在他身后,和他一起赏月的孩子,真的长大了。他的实力增长了,他的野心也开始膨胀。仔细回忆,王耀也已经许久未和本田菊一起赏过月了。

又是一年战火纷飞,满目疮痍的大地似乎暴露了这个曾经强盛一时的国家的颓败。薄暮西山的腐败政府再也护不住偌大的国土,被富饶资源吸引的又岂止一只豺狼。王耀眼睁睁看着一份份文件被盖上章,一块块国土被分割殆尽,猩红的印泥刺的眼睛发疼。可他们终究是不知饥饱的贪婪巨兽,这段灰色时间里,似乎所有人都变成了敌人,就连本田菊也在这个时候露出了狰狞的野心。

刀锋出鞘。

伤心吗?愤怒吗?

可能会有,但最多的居然是遗憾和可惜。

“啊,最终还是变成敌人了”身着军装的王耀这样想着。

燎原的战火在这片古朴的大地上蔓延开来,传承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注定不会在这里消亡,即使艰难,他依然度过了这段艰难岁月。

和本田菊的关系却再也回不到过去了,竹林间的小路行走的两条人影消失了,他们在月下擦肩而过。

庭院里还摆放着半旧的茶具,檐角垂挂的风铃依然在随风舞动,那两个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终成遗憾。

♡鹊鸠
是那个小黄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亲...

是那个小黄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亲友逼迫我换但是我找不到喜欢的就自己搞了个少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那个小黄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亲友逼迫我换但是我找不到喜欢的就自己搞了个少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
给澪澪画的米英 不可以用噢uu...

给澪澪画的米英

不可以用噢uu


我好喜欢看皇后和小国王a..!!!!

给澪澪画的米英

不可以用噢uu



我好喜欢看皇后和小国王a..!!!!

林曦柏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会议

地点:联五会议
 
美国:中国听说你家最近闹病毒很严重啊!
中国:是呀,这次很严重呢,是因为吃野味。唉,真让人头疼啊,阿鲁。
美国:没关系的,中国,你要什么帮助?本hero都会帮助你的。
英国:额,那个中国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向我说,我也会给你的。
中国:不过听我的上司说英国你的上司给我们捐了好多好多钱呢阿鲁。
英国:是这样吗?那就好。
法国:中国你有什么需要也尽管跟哥哥说,就好了,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中国:法国,你不知道吗?你的上司也给我们捐了很多口罩之类的东西呢!
法国:诶,哥哥我怎么不知道?
中国:不知道?也是大家都不知道难道你还会知道,唉,老了脑袋不都不好使,阿鲁。
法国:哦,是这样啊,看来哥哥...

地点:联五会议
 
美国:中国听说你家最近闹病毒很严重啊!
中国:是呀,这次很严重呢,是因为吃野味。唉,真让人头疼啊,阿鲁。
美国:没关系的,中国,你要什么帮助?本hero都会帮助你的。
英国:额,那个中国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向我说,我也会给你的。
中国:不过听我的上司说英国你的上司给我们捐了好多好多钱呢阿鲁。
英国:是这样吗?那就好。
法国:中国你有什么需要也尽管跟哥哥说,就好了,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中国:法国,你不知道吗?你的上司也给我们捐了很多口罩之类的东西呢!
法国:诶,哥哥我怎么不知道?
中国:不知道?也是大家都不知道难道你还会知道,唉,老了脑袋不都不好使,阿鲁。
法国:哦,是这样啊,看来哥哥我的魅力还是那么强大。
英国:法国,你不要那么自恋可不可以?
法国:哥哥,我这叫自恋,这本来就是事实啊!
英国:你是不是想打架?
法国:来啊,来啊,谁怕谁你这个原不良。
英国:你说什么!
中国:哎,你们不要打起来啊,快停下快停下,阿鲁。
美国:唉,中国都过了那么久了,你还去劝他们这种事情劝也没有用的啦,打完不就好了。来吧,让我们猜猜是谁赢。
俄罗斯:哎呀,真是让人兴奋呢,又打起来了。
中国:可是啊呀尊重一点,老年人啊,阿鲁。
俄罗斯:不过中国我倒是知道我们为你捐献了什么呢。
中国:你为我捐献的,我也知道啊,我们上司也说了。
俄罗斯:诶,那还要不要我再捐献一点过去?
中国:这到是可以,但是我告诉你,所有国家中就属你的最霸气了。
俄罗斯:唉,是吗?
中国:当然啊,阿鲁。
美国:加油,加油,加油。唉,英国你难道被法国打败了吗?唉,英国你怎么又占上风了?加油加油加油,好精彩啊!
俄罗斯:我说你们能不打了吗?
英国:啊,那不打就不打。
法国:哥哥,我才懒得跟你打了。

之后就是散会了。

狤zi
╮非要说什么共同点,都是熊?...

╮非要说什么共同点,都是熊?

╮双厨了解一下

╮看到校长的肚脐眼了咩(你够)

╮这是真的露露,兽拟,快看他似水的紫瞳!

[坚持用三原色画画(已经自闭ing)😂


╮非要说什么共同点,都是熊?

╮双厨了解一下

╮看到校长的肚脐眼了咩(你够)

╮这是真的露露,兽拟,快看他似水的紫瞳!

[坚持用三原色画画(已经自闭ing)😂


磨花眼镜
晚间摸鱼我穿过五千年看着你,盛...

晚间摸鱼
我穿过五千年看着你,盛世繁华,烽火狼烟全部在你的眼底凝结成温柔的笑意。(小学生文笔,小学生画技不要在意
ヽ(≧Д≦)ノ)

晚间摸鱼
我穿过五千年看着你,盛世繁华,烽火狼烟全部在你的眼底凝结成温柔的笑意。(小学生文笔,小学生画技不要在意
ヽ(≧Д≦)ノ)

墨子清在线讨饭

(露中)王大爷他入魔了(大概)文风偏沙雕(2)



*肥肠ooc,大概是甜甜带点黑小朋友吸血鬼伊万x性子随和养生老大爷恶魔耀

*这篇文是从入间同学入魔了里找到的灵感,剧情毫无逻辑性,请降智酌情观看,bug很多

*小学生文笔预警,苟子清开始花式胡扯,文风偏沙雕,是小甜饼(真的,因为我想写甜甜的恋爱,因为辣鸡写手(连写手都不能算)以前从来没写过

*我绝对不咕(当然是假的/划掉

学校——

   “我可爱的学生们,今天我们班要来一位新同学喔~”老师摆着一张和蔼可亲的笑脸,手里凝聚着高阶火系魔力球,“谁要是敢找他决斗的,我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世界。”

  “……”班里一阵沉默

  “好了小耀同学你进来吧。”

  ...



*肥肠ooc,大概是甜甜带点黑小朋友吸血鬼伊万x性子随和养生老大爷恶魔耀

*这篇文是从入间同学入魔了里找到的灵感,剧情毫无逻辑性,请降智酌情观看,bug很多

*小学生文笔预警,苟子清开始花式胡扯,文风偏沙雕,是小甜饼(真的,因为我想写甜甜的恋爱,因为辣鸡写手(连写手都不能算)以前从来没写过

*我绝对不咕(当然是假的/划掉

学校——

   “我可爱的学生们,今天我们班要来一位新同学喔~”老师摆着一张和蔼可亲的笑脸,手里凝聚着高阶火系魔力球,“谁要是敢找他决斗的,我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世界。”

  “……”班里一阵沉默

  “好了小耀同学你进来吧。”

    “是,老师。”本来在门口发呆的王耀离开秒变乖巧听话的好学森,轻轻推开门,腰杆挺的笔直,,直径走向讲台,礼貌的鞠了一躬:“同学们好,我叫王耀,兴趣是古文和……弟弟妹妹。”

  “哦豁,终于来了一个乖巧一点的学生了吗?”老师突然鸡冻地握住王耀的双手,开始鼻涕一把泪一把:“同学啊,你知道老师开学这一个月有多痛苦吗?这个班呐……”

  “是…是,老师你辛苦了阿鲁……”

  “这个班呐,只能用武力解决…”老师冷了声,笑得很快乐,“所以麻烦王耀同学也最好乖一点喔。”

  “……”

  这个老师……是被逼疯了吗?……

  “那你就坐伊万同学旁边吧,第七排最后一个,他一直没什么朋友。”

  王大爷抬头一看,那个叫伊万的正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手里还拿着一根无比可爱的水管,身边仿佛有着无形的低气压。

  好像有点吓人。

  但是王大爷却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坐了下来,心里感叹:“原来是那么可爱的一小孩,那没事了,你看他笑得多么灿烂。”

  “……^L^?”

课后———

   上学的第一天,当然是要交朋友辣,嗯,这个同桌多么和蔼可亲的,就他呗。

   “伊万同学……”王耀刚想打招呼,阿米就猛地,出现了。

   “HAHAHA,王耀同学你好哦,今天早上hero救了你哦(๑>ڡ<)☆,那时候就看你眼熟,我们以前见过吧?”

  “见过吗……?”王耀陷入沉思,然后,他猛地想起来了!“哦哦哦,对对对!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吧?!我记起来了!你欠我好多钱来着!!!”

  ………

  空气突然安静了

  “哎呀,hero好像突然有事啦,那个什么亚瑟你帮我和王耀同学聊聊呗,我先走了——”

  莫名被推过来的亚瑟:?

  于是他掏出了一根勺子(?)

  语气别别扭扭:“如果能用魔力把这个马猴勺子变弯,我就勉为其难地让你有资格和我聊天。”

  然后王大爷接过勺子直接掰断:“可以了,你说吧。”

  “BAKA!!!你这是什么奇怪的方法?!”

“哎呀,柯兰克这个原不良在欺负新同学了,小耀同学你需不需要尼桑是帮忙”一个泡面头带着特效和玫瑰出现了。

“混蛋胡子不是和你说了我不是原不良了吗!BAKA!嘛,像你这样不过就是嫉妒我的家室嘛,低等胡子!”

“别开玩笑了,尼桑我可是集才华美貌和背景于一生的完美男人,原不良是气急败坏了吧!!!”

什?小学生吵架吗?

王耀有些头疼,他看了一眼伊万,本想让他来劝个架的,结果这货笑得十分开心甚至还吃起了瓜。

他这同桌……应该不是那种内心阴暗的人吧?

………

后来事情解决了,没什么,老师过来把他俩暴打一顿就好了,立刻见效的那种。

————午休分割线

“喂?春燕吗?嗯嗯,我想退……”

“关于退学一律免谈(`Δ´)!”

“……行吧阿鲁”

刚挂了电话的王耀觉得整个魔生都有点灰暗了

小学生同学天天吵架,还有个欠钱不还的魔都找不到的那种,同桌感觉也有点……嗯,同桌还好,他还挺正常。

然后恰一口自己做的便当,魔生又明亮了。

幸福,就是那么简单。——酒足饭饱(bushi)王大爷

……

在午后的小树林里,暖阳透过拼接地绿叶在地上点点洒洒,任何风吹草动都格外清晰。

啊~惬意的午休时光(´-ω-`)

结果听到了一群路人甲乙丙丁的碎碎念,美好破碎。

“E班的那个伊万……是你们班的吧?”

“对对对,和我同班,是个吸血鬼…不是纯种的恶魔”

“真的是吸血鬼啊?我真搞不懂我们学校怎么想的,吸血鬼这种只喝人血的低/贱恶魔怎么有资格和我们一起抢夺魔王的宝座。”

“就是!我们个个都是身份高贵的纯血统高级恶魔,吸血鬼……不就是异/类吗?”

“是怪物好不啦。”

“应该是杂/种,杂/种!”

“蛤蛤蛤蛤蛤蛤蛤嗯,贴切!”

“行了行了,你们小声点……”

暗地里偷听的王大爷抿了口茶:种族歧/视啊……不是都魔历9102年了还歧/视啊,这些孩子比自己还落后???

也就是说,那个叫伊万的,他那个同桌,被校园欺/凌还有冷/暴/力喽?!

“都这样还笑得那么开心,真坚强。”王耀不禁在心里同情这位完全不需要同情的伊万同学

回到教室后——

“伊万同学,你太不容易了阿鲁!”王大爷拍了拍这位小伙计的肩,做出鼓励的手势。

“?”伊•我这憨憨同桌在说什么•万笑着看向王耀,“万尼亚没有啊。”

天呐他也太坚强了吧!(๑•́ωก̀๑)

王耀决心帮助这位完全不需要帮助的伊万同学。

“没事,我都懂”゚(゚´Д`゚)゚。

“啊?”你懂了什么?(´-ι_-`)


Maaaaaaa大吉

醉卧美人膝(1)

⚠全篇恶搞,雷者勿入。


华国先帝昏庸软弱,不问世事喜好奢华,终日只顾玩乐,宠信奸佞,导致华国被诸方势力割据,狼烟四起。华国战乱百姓流离,加上天灾连连赋税不断,搅得百姓更是苦不堪言。先帝驾崩后,窃国者打算扶持先帝独女——王春燕上位。


因春燕年幼,窃国者便将春燕视作手中傀儡,他们不信小小稚子他们还拿捏不住。就算以后成年,只要养废了还有她翻身的机会吗?天下还不是他们说的算。可惜,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这个被他们轻视的稚子还真在他们手里翻了天。


春燕登基不过十岁,从登基时便立志誓要中兴华国。可龙困浅滩,想要重回九天,其中艰难险阻不言而喻,但她从未畏惧困难,她...

⚠全篇恶搞,雷者勿入。



华国先帝昏庸软弱,不问世事喜好奢华,终日只顾玩乐,宠信奸佞,导致华国被诸方势力割据,狼烟四起。华国战乱百姓流离,加上天灾连连赋税不断,搅得百姓更是苦不堪言。先帝驾崩后,窃国者打算扶持先帝独女——王春燕上位。

 

因春燕年幼,窃国者便将春燕视作手中傀儡,他们不信小小稚子他们还拿捏不住。就算以后成年,只要养废了还有她翻身的机会吗?天下还不是他们说的算。可惜,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这个被他们轻视的稚子还真在他们手里翻了天。

 

春燕登基不过十岁,从登基时便立志誓要中兴华国。可龙困浅滩,想要重回九天,其中艰难险阻不言而喻,但她从未畏惧困难,她忍辱负重耐心地蛰伏。

 

有的人一旦腾飞,便是谁也阻止不了的。王春燕十五岁亲政时就除掉了把持朝政的奸佞,二十五岁时解决了割据问题,执政十余年间她修水利重农耕,深受百姓爱戴。二十年来她不害怕任何事情,可如今三十岁的她,也会为了一件事情而发愁。

 

“陛下已到而立之年,却还没有子嗣,臣不忍心见皇室凋零啊!”

 

“皇上,您之前说奸佞未除,考虑儿女私长愧对祖宗,更无颜面对华国子民。现在百姓安居乐业国家回归正轨是时候该考虑您自己的问题了啊!皇上!”

 

“寻常人家到了三十岁谁不是儿女环绕,老见陛下孤零零一个人,老臣心酸啊!”

 

“如今后位空缺,后宫无人,臣恳请陛下重开选秀!”

 

“陛下,我爱你,我自愿入宫!”

 

“你不知廉耻!你一个女人入什么后宫,天下没有两个女子完婚的道理,要入也是我!”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还是旧社会吗?同性怎么了?陛下都说了男女平等,人人都有追求爱的权利。你还入宫?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什么德行!”

 

“我也入!”

 

“臣有一子,生得……”

 

哎,这群大臣烦死人。自己为什么想不开非进行体制改革,要是之前他们敢在殿前这般放肆统统拉出去砍头,端坐在龙椅上的王春燕痛恨自己为什么如此开明,旧制度存在千年看来还是有它的道理的。

 

是的,她王春燕,华国女帝,中兴之主,全国人民的爱豆,至今未婚。

 

“选秀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朕只提一点——莫要再说立后之事。”王春燕不耐烦地说,“干饭吃多了整日盯着朕的私事,也不说多去替朕开发开发边远山区,那边闹蝗灾连饭都快吃不上了。”

 

“皇上,此言差矣,如今我华国青年建设国家的热情高涨,就拿臣的小女儿来说吧,昨天刚刚离家出走去了灾区,临走前还说‘要把毕生的精力投入到新华国的建设中去,灾情一日不稳便一日不归家’呢。”

 

“臣这里有数据表明,这季度我国青年申请支援偏远地区的人数同比增长了百分之五。”

 

大臣们叽里呱啦说了一堆。王春燕无语,她说一句话,他们有八十句等着。

 

“行了,选秀之事交予你们全权处理,只是立后——”王春燕起立环顾众人,“此事关乎社稷,还需斟酌,容后再议。退朝。”

 

“臣等遵旨。恭送陛下。”

 

退朝后。

 

“你说陛下不提立后的事,是不是还想着那位?”

 

“哪位?”

 

“哎呦,你傻了啊,还能是谁?战死的那位呗。”

 

“这……不敢妄言,不敢妄言,”摇头,“天意难测啊……”

 

这番议论倒是想错了王春燕。华国皇后有权与皇帝一同临朝议政,位同副帝。她不立后不是因为还想着谁,是单纯地觉得世上没有哪个男人能配得上与她并肩而立。但更多的是——她不愿旁人分走自己手中的权力。

 

几天后重开选秀的圣旨下达,各家官员勋贵反应各异。

 

柯克兰家。

 

“选秀?”亚瑟皱起了眉毛,随后讥讽一笑,“我已经二十五了,难不成还要我入宫与一群男人争风吃醋吗?”

 

“可咱们家只有你一个适龄的男子,你要想好了波诺弗瓦家是肯定会让弗朗西斯入宫的——他已经二十八岁了。”

 

“亚瑟……”欲言又止,“咱们家不比从前,你要仔细思量啊。”

 

亚瑟·柯克兰闻言脸色变幻莫测。

 

琼斯家。

 

“您要让儿子入宫吗?”

 

点头。

 

阿尔弗雷德低头思索,不一会儿,他抬头笑得明媚开朗,“我知道了。”

 

布拉金斯基家。

 

“入宫啊……”伊万拖着软绵绵的声音,“那万尼亚就入宫吧。”

 

“如今后位空缺,不知有多少人盯着那个位置,你入宫以后定会艰难重重,你可考虑清楚了?”

 

“当然。”

 

“当然了。”

 

同一时间不同地点,两位样貌各异但同样英俊的青年给出了相同的回答。

 

“我/万尼亚难道比别人差吗?那个位置是我的,也必然是我的。” 他们的脸上露出了一样的表情——野心勃勃的表情。


梨萌鱼不想更文

【联五(六)】关于王耀变小这件事

诈尸~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现在在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F·琼斯、伊万·布拉金斯基以及弗朗西斯·波诺弗瓦面前的,正是变小了的王耀呢~

    小孩子天生就有的清澈被他琥珀色水灵灵的眼睛表现的淋漓尽致;淡红色的脸蛋和小嘴以及白嫩嫩,稍稍有点婴儿肥的脸。黑棕色略微有些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大概会让人误以为他是女孩纸吧~

    “你……你们是...

诈尸~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现在在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F·琼斯、伊万·布拉金斯基以及弗朗西斯·波诺弗瓦面前的,正是变小了的王耀呢~

    小孩子天生就有的清澈被他琥珀色水灵灵的眼睛表现的淋漓尽致;淡红色的脸蛋和小嘴以及白嫩嫩,稍稍有点婴儿肥的脸。黑棕色略微有些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大概会让人误以为他是女孩纸吧~

    “你……你们是谁啊~?”他用着奶声奶气的幼稚口音警惕地问道。

    正中萌点!众人表示:上这么小的孩子,犯法吗?

   王耀见他们不说话,用自己认为最大的力气去锤打他们,可是这怎么可能对这些身经百战的国家起效呢?砸在他们身上,只会有一种软软的,麻酥酥的感觉弥漫在心头,想把它捉住,但它就会像水一样流走。

    “这……我带吧!”第一个发出声的是亚瑟。

    “不行!”很显然,遭到了大家的一志反对。

    “Why???”

    “你这……”

    还没等到大家反应过来,稚嫩的声音已经脱口而出,“这是谁做的,好难吃啊!”

    然后小王耀就晕了过去。

    世界沉默了————

     “啊啊啊啊!!!耀!!!!”

     “说!!!死眉毛你在死扛里加了什么!!!”

     您的好友——伊万·布拉金斯基,已拿出他的“魔法小管管”向您走来……请做好准备!

     “啊~寡人似做了好长的梦阿鲁~”一个活泼开朗的少年音说道。哦不,还带了点帝王天生的气质。

     这时的少年已经稍稍长开了些,但还存着几分稚气,眼中的清澈被尖锐精明取代。

————————————————————————

有缘再更,今天上线,纯属诈尸。

今天写的,极其敷衍,爱看不看。

哈哈哈哈,放飞自我,希望再见~


墨子清在线讨饭

(露中)王大爷他入魔了/大概(文风偏沙雕

*肥肠ooc,大概是甜甜带点黑小朋友吸血鬼伊万x性子随和养生老大爷恶魔耀

*这篇文是从入间同学入魔了里找到的灵感,剧情毫无逻辑性,请降智酌情观看,bug很多

*小学生文笔预警,苟子清开始花式胡扯,文风偏沙雕,是小甜饼(真的,因为我想写甜甜的恋爱,因为辣鸡写手(连写手都不能算)以前从来没写过

*我绝对不咕(当然是假的/划掉

这是一个干净清爽的早晨,身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王耀正在电脑前辛勤劳作(?。然后,时间突然静止了……

发觉不对劲的王耀正要起身,一个漂亮妹子不知从何窜出,拎着王耀的后衣领“咻”地一下就到了一个奇奇怪怪但是很熟悉的地方.

“来回迎欢……”妹子开口了。

???嗯∠( ᐛ 」∠)_???什么

但是身为社...

*肥肠ooc,大概是甜甜带点黑小朋友吸血鬼伊万x性子随和养生老大爷恶魔耀

*这篇文是从入间同学入魔了里找到的灵感,剧情毫无逻辑性,请降智酌情观看,bug很多

*小学生文笔预警,苟子清开始花式胡扯,文风偏沙雕,是小甜饼(真的,因为我想写甜甜的恋爱,因为辣鸡写手(连写手都不能算)以前从来没写过

*我绝对不咕(当然是假的/划掉

这是一个干净清爽的早晨,身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王耀正在电脑前辛勤劳作(?。然后,时间突然静止了……

发觉不对劲的王耀正要起身,一个漂亮妹子不知从何窜出,拎着王耀的后衣领“咻”地一下就到了一个奇奇怪怪但是很熟悉的地方.

“来回迎欢……”妹子开口了。

???嗯∠( ᐛ 」∠)_???什么

但是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的王耀凭借自己机智的头脑立刻会意:“不就是语音倒放嘛,鲁阿会也我。”

但是为了我们亲爱的读者小可爱们,所以我们正放(其实是因为这样写下去子清要癫狂的

“……那,那个”妹子猛地冲上去搂住王耀的脖子:“哥!我是湾湾啊……就是那个每天都会出右耀r18同人本的湾湾呐QwQ!!!”

王大爷愣了一下:“……那个,湾湾咱能不出右耀出左耀可以吗阿鲁?”

“说什么呢哥哥,当然不行啦”

“咳咳,”王耀理了理情绪:“说正事,湾湾这里是哪啊,把我叫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阿鲁?”

“哥哥,这是咱家。”

“……”

淦………?

“还有春燕姐叫你滚回来上学,因为长老会那边终于开始要处理魔王位置空缺这个几千年都没有恶魔在意(大概,的事情了,就在w学院的学生中选出下一届魔王,所以……”

“噢,这样啊,我拒绝,把机会留给那些年轻但孩子们不好吗阿鲁?”

“嘉龙,濠镜和小菊也在那里就读(๑• . •๑)”

“明天就去吧,我准备好了阿鲁ヾ(Ő∀Ő๑)ノ”

————

太阳当空照,湾湾对我笑,王耀说:“早早早,为什么我一个四千多的老年人还要去上学阿鲁QAQ!!!”

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好,重返学校,和一群屁孩一起交交朋友谈谈心,写一写成山的作业,是美好的青春校园生活啊……个屁啊!!!

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只有我可爱乖巧的弟弟们还残存一丝温暖

于是收拾东西准备去上学

w学院,冲冲冲!!!

————

上学途中

成群结队的恶魔“快乐的”飞在上学的路上,然后一只王耀从天而降,“唔啊啊啊啊啊阿鲁!!!”

于是路过的阿尔弗觉得自己是个hero应该要救魔,立刻冲了过去:“hahahaha,不要担心,hero来了!”

吓得王耀又飞了起来。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被吓到了,连儿化音都给吓没了。

感谢阿米教王大爷重新学会了飞翔(bushi

看着王耀远去的背影,阿尔弗觉得他有那么一颗米的眼熟。

王耀也是这样想的“刚才那个神经病怎么长得一副欠了我钱的样子阿鲁?”


墨子清在线讨饭
摸摸耀耀的表情包,及其潦草

摸摸耀耀的表情包,及其潦草

摸摸耀耀的表情包,及其潦草

鸽鸽只会鸽

最近的摸鱼

最后一p是oc注意

最近的摸鱼

最后一p是oc注意

南糖

屯段,军阀pa

占tag致歉

金陵戏楼,今儿只接待一位客人,可戏楼外边排了俩道兵,好大的阵仗。

戏腔绕梁,那二楼的观赏台上只摆了一张藤椅。正唱着高音的地儿,那藤椅上的军官却突然抬了手,让停。

站在一旁的嘉龙躬身“大佬…?”

王耀放了手里还有半盏茶的瓷碗,一开口,就是那台上唱曲儿的,刚刚唱的词:“这句,刚刚高了,重来。”

那叫堂的于是高声喊:“四段三句,军爷说唱的高了,重来!”

那戏楼的乐声于是停了半刻,才又响了起来。

屯段,军阀pa

占tag致歉

金陵戏楼,今儿只接待一位客人,可戏楼外边排了俩道兵,好大的阵仗。

戏腔绕梁,那二楼的观赏台上只摆了一张藤椅。正唱着高音的地儿,那藤椅上的军官却突然抬了手,让停。

站在一旁的嘉龙躬身“大佬…?”

王耀放了手里还有半盏茶的瓷碗,一开口,就是那台上唱曲儿的,刚刚唱的词:“这句,刚刚高了,重来。”

那叫堂的于是高声喊:“四段三句,军爷说唱的高了,重来!”

那戏楼的乐声于是停了半刻,才又响了起来。

墨子清在线讨饭
是我的画技巅峰了没错背景怎么搞...

是我的画技巅峰了没错
背景怎么搞啊好难QwQ

是我的画技巅峰了没错
背景怎么搞啊好难QwQ

墨子清在线讨饭
摸了一张伊万/对不起我是辣鸡Q...

摸了一张伊万
/对不起我是辣鸡QwQ
但是还是想看子露拉风琴/满足了

摸了一张伊万
/对不起我是辣鸡QwQ
但是还是想看子露拉风琴/满足了

顾南鸢子

记一个联五的梗

阿尔“hero的意见是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不支持反对hero的!”

王耀“我对美方的意见持保留态度,毕竟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所以我反对”

露西亚“万尼亚支持小耀,唉为什么?因为万尼亚和小耀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万尼亚也投反对票”

弗朗西斯小声bb“黄背心……黄背心……49周了……周了,尼桑头疼”

亚瑟“脱欧又延迟了bakabakabakabaka……”

————————

想写时政了

阿尔“hero的意见是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不支持反对hero的!”

王耀“我对美方的意见持保留态度,毕竟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所以我反对”

露西亚“万尼亚支持小耀,唉为什么?因为万尼亚和小耀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万尼亚也投反对票”

弗朗西斯小声bb“黄背心……黄背心……49周了……周了,尼桑头疼”

亚瑟“脱欧又延迟了bakabakabakabaka……”

————————

想写时政了

ikoem
【群宣】这是个十分沙雕的综漫语...

【群宣】这是个十分沙雕的综漫语c群啦啦啦,非常欢迎新人来玩啊~群里沙雕网友​欢乐多,正经人误入~
​本群综『黑塔利亚』『名侦探柯南』『文豪野犬』『博多豚骨拉面团』『p5』『刀剑乱舞』『薄樱鬼』『k』『全职高手』『阴阳师』啦啦啦~多种多样~
群里有『文野』​剧组的某帽子架和某绷带浪费装置坐等文野全员~
有『刀乱』​剧组的某粟田口绿头发小短裤和日常忘记弟弟名字的哥哥切还有某三条绿色神刀坐等刀乱全员~
有『全职』​剧组的微草未来高某与嘴炮max黄某坐等全职全员~
有​『博多』剧组的卑微林林坐等博多全员~以及林林墙裂希望马场快来啊啊啊!没人怼好无聊!
有『薄樱鬼』​剧组的天天秀恩爱(?)某鬼之子冲田君与围巾是本体...

【群宣】这是个十分沙雕的综漫语c群啦啦啦,非常欢迎新人来玩啊~群里沙雕网友​欢乐多,正经人误入~
​本群综『黑塔利亚』『名侦探柯南』『文豪野犬』『博多豚骨拉面团』『p5』『刀剑乱舞』『薄樱鬼』『k』『全职高手』『阴阳师』啦啦啦~多种多样~
群里有『文野』​剧组的某帽子架和某绷带浪费装置坐等文野全员~
有『刀乱』​剧组的某粟田口绿头发小短裤和日常忘记弟弟名字的哥哥切还有某三条绿色神刀坐等刀乱全员~
有『全职』​剧组的微草未来高某与嘴炮max黄某坐等全职全员~
有​『博多』剧组的卑微林林坐等博多全员~以及林林墙裂希望马场快来啊啊啊!没人怼好无聊!
有『薄樱鬼』​剧组的天天秀恩爱(?)某鬼之子冲田君与围巾是本体的一君坐等薄樱鬼全员~
有『aph』剧组的某hero在线渴望眉毛子,比肥啾还帅气的普爷希望来意呆
啦啦啦​群号3.7.7.7.3.5.8.3.4啦啦啦
本群完全为了开心~正经人误入~

陆吾初
记一个梗,没想好用在哪个cp上...

记一个梗,没想好用在哪个cp上。
露西亚镇楼!

霓虹灯在夜色中喧嚣,汽车的轰鸣听起来更加刺耳。

手表上显示着凌晨一点钟,他看了看身边的行李,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心情如此烦躁还要来夜街边坐着。

被老板炒,房租到期又被房东赶出来,还好自己单身,不然又要受一次失恋的打击,那可真是没法活了。

领带早就已经松松垮垮的了,干脆一把扯下来,点燃了一支烟看着面前穿的甚是清凉的少男少女。

年轻真好啊,不用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挥霍着青春散着发热量,让人羡慕的不得了。蓝色的烟雾在眼前氤氲,妖娆的摇曳着一碰就散的身姿。

那边的几个小子好像看他很久,不时的窃窃私语是在嘲笑他这个失败者吗?嘛,无所谓了,事实本就如...

记一个梗,没想好用在哪个cp上。
露西亚镇楼!

霓虹灯在夜色中喧嚣,汽车的轰鸣听起来更加刺耳。

手表上显示着凌晨一点钟,他看了看身边的行李,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心情如此烦躁还要来夜街边坐着。

被老板炒,房租到期又被房东赶出来,还好自己单身,不然又要受一次失恋的打击,那可真是没法活了。

领带早就已经松松垮垮的了,干脆一把扯下来,点燃了一支烟看着面前穿的甚是清凉的少男少女。

年轻真好啊,不用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挥霍着青春散着发热量,让人羡慕的不得了。蓝色的烟雾在眼前氤氲,妖娆的摇曳着一碰就散的身姿。

那边的几个小子好像看他很久,不时的窃窃私语是在嘲笑他这个失败者吗?嘛,无所谓了,事实本就如此。

唉?那个穿黑色背心的小子似乎向他走过来了。错觉吧,来找他干什么?

“喂,大叔。”声音清亮的很而且很近,真的是在叫他,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少年,好看的脸上面无表情,耳朵上的金属饰品在反射着霓虹灯的光芒。

少年不顾他疑惑的神情,从他的唇边抢走已经没了一半的烟,自己猛吸了一口,蓝色的烟雾还未从的口中溢出,就俯身吻上了他的唇。

这个吻既不浪漫也不是甜的,只是充斥着匪夷所思和尼古丁的味道。少年的吻技很拙劣,舌头半天才撬开牙关,将所剩不多的烟雾渡到他的口中,因为已经飘逸了很多所以并没有呛到。

少年直起身什么也没说,既没道歉也没解释,面色微红但是仍没有表情的走向早已经起哄尖叫的同伴,然后一同走远。

他还处在茫然的时刻,唇上少年唇瓣柔软的触感尚还清晰,口中弥漫着尼古丁和少许酒精的味道竟不是那么糟糕。

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他笑了,这真是他此生最不合时宜也是最难忘的一次接吻了。

他站起身拿好行李,突然感觉心情好了很多。黑色背心的小子……不知道会不会再次遇见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