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K

95939浏览    1068参与
安菲娅

【出本】日刊漫本

出高达seed destiny日刊漫本两本。

左边是小宇宙单独大航海社团的漫本,cp是akrs,封面内页画风预览如p2、3、4。

右边是樱兰paro的全员再录本,封面如p5。

两本可拆出,价格都是80r。打包带走可包邮。

之前高价收来的,均已自刀,求带走。

占tag抱歉,出即删,未删则还在。

【出本】日刊漫本

出高达seed destiny日刊漫本两本。

左边是小宇宙单独大航海社团的漫本,cp是akrs,封面内页画风预览如p2、3、4。

右边是樱兰paro的全员再录本,封面如p5。

两本可拆出,价格都是80r。打包带走可包邮。

之前高价收来的,均已自刀,求带走。

占tag抱歉,出即删,未删则还在。

maruko

[AK]disalignment/错位人生

*阅前扫雷*

・没错这个是AK,就是现在估计冷到南极圈都木有人的那个AK,还是现实向

・发神经产出

・当然有梗源,来自于cxr最近的一个talk。啊~当然动笔前脑洞和最后自暴自弃式完结完全不一样了。理由在于我加班暴躁期和快放假的喜悦(简单来说就是,最后我想回家睡大觉了~放假啦~

无雷点的的话,请谨慎食用。

以及,估计在此全篇不知所云~捂脸


------------------------------------------------------------

disalignment/错位人生(1end)


龟梨和也二十代初的时候,在一次聚会上,近藤真彦曾经对他说...

*阅前扫雷*

・没错这个是AK,就是现在估计冷到南极圈都木有人的那个AK,还是现实向

・发神经产出

・当然有梗源,来自于cxr最近的一个talk。啊~当然动笔前脑洞和最后自暴自弃式完结完全不一样了。理由在于我加班暴躁期和快放假的喜悦(简单来说就是,最后我想回家睡大觉了~放假啦~

无雷点的的话,请谨慎食用。

以及,估计在此全篇不知所云~捂脸


------------------------------------------------------------

disalignment/错位人生(1end)




龟梨和也二十代初的时候,在一次聚会上,近藤真彦曾经对他说过:「kame你现在是还年轻,总有一天人是会变的。」

语重心长。可是傲气如被龟梨和也,二十代的锋芒和桀骜一鼓作气全部化作龟梨和也本能的反驳:「不会的。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我还是我。还是现在的我。」

盲目天真的自信。近藤真彦只是笑了,并没有再说什么,看着对方昂起的下颚嘴角勾起的笑容,却又顾及着对前辈的恭敬,抿起双唇眼波的游离,仍旧闪烁着对未来的憧憬,熠熠生辉。

那是属于青涩而有年轻的独有象征。

「真好。」近藤真彦在桌上撑起手,望了过去,「那kame一定要带着这份傲气一直走下去哦。」

「是说最近仁君怎么了?听说好像有些不一样的想法?」同桌的另外的一个前辈喝了一口酒,接着话题继续对龟梨和也发出了疑问。



时间稍稍再往前拔一点点。

曾经十八九岁的龟梨和也和二十一二岁的赤西仁,鼻孔朝天,整天黏糊在一起过。

那时,他们还没有出道,却如日中天;

那时,他们还没有出道,却觉得无所不能;

那时,他们还没有出道,也会以为自己是不是再也不能出道;

那时,他们还没有出道,仗着有对方在身边肆无忌惮,横冲直撞;

那时,他们还没有出道,他对所有人喊着my best friend JIN;

那时,他们还没有出道,背靠着背却能同时开口歌唱;

那时,他们还没有出道,但是他们却坚信,他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不论未来会怎样,能在一个团里真好。


后来的后来。在他们看来,都过去了好久好久的时候。

他们终于出道了。

坐拥了好几百万人的热闹和盛大,繁华过尽,二十二岁的赤西仁不在是十七八岁的愣头青,虽然具体的他自己也说不清。

那一年他第一次去了LA留学。他年少向往的地方,自由的气息,和东方世界完全不同的西方文化。周围是白人或者黑人,他们身材高大,舌头打着卷的英文,一开始它们充斥进赤西仁的生活里时,他是抗拒以及不适的。

但同时却又充满着挑战,而富有激情。让潜伏在赤西仁体内的好战分子蠢蠢欲动,一切是未知的领域,未知的文化,以及未知的未来。

这一切都打乱了,原本在日本的循规蹈矩。不再是无止尽无聊的通告,不再是固定好照搬套入的台词式演讲,不再是格式化统一的服装和舞步。在海的那一边,赤西仁重新找到了生活,属于自己的新生活。


他迫切的,想要把这些告诉一个人。

他想要将生命中各种值得开心,为之兴奋的事情,即便是微不足道地些微小事也好,他都愿之于他分享。十一月的LA夜间并抵御不住一件单衣,可是体内的兴奋却让他丝毫感受不到凉意,算好时差,赤西仁小心翼翼的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夜晚的街道灯光迷离,刚刚下过雨的街道,随着地面的坑洼,残留着水渍。一点点蔓延延伸开来,像是点点地星空,却又因为霓虹而更加璀璨耀眼。赤西仁出神地盯着眼前那一滩水洼,它随着周围的人流的涌动,或是汽车过境的震动,亦或仅仅是冷风吹拂而过,泛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好似赤西仁此刻的心,蠢蠢欲动。又仿佛是耳边透过冰凉的机械,而传出空鸣地规则嘟嘟声。

却也好像心跳地声音。


「咳…咳」电话那头传来的咳嗽声,像是一道长鸣划过天际,隔开出了一个新的空间。

赤西仁一脚踏上那一汪水,“啪”地一声飞溅开来。

「你这感冒拖的也太久了吧?真不打算去医院看看吗?」劈头盖脸地就骂了出来,龟梨和也忙起来对自己最狠,这点赤西仁深有体会。

「没事,快好了。说吧,你想干什么?」


那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一句「你想干什么」――如此简单的询问,却可以拉开一个近乎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想干什么?

在赤西仁的脑海里只是一团模糊的影像,伸伸手想要一把抓住,终会化作一抹尘烟。但无论怎样,尽头处总会站着一个人影。清瘦,棱角锋利,发尾打着卷的胡乱喧嚣,指尖忽明忽暗,随着那人的起伏划出来一道漂亮的红色轨迹,香烟袅绕的雾,那时龟梨和也喜欢的1mg薄荷淡烟。似乎这就是一切的源头 ,从那人的手间晕染开来,混合着金属质感独有地回响,与自己的小拇指达到共鸣。




「想要和你,一起到达巅峰。」




年轻,总是会有很多很多奇思妙想。其中不乏狂妄自大,或是匪夷所思的异想天开。

例如说没有缘由的觉得:

「只要牵着你的手,我们就能走到世界的尽头。」当然世界并没有一个尽头,因为它是一个圆的。但若非要定义一个,所谓地尽头的话,可能就是现在所站的起点吧。

缘启缘灭。

看,就连许下的海誓山盟都透着年轻时特有地,意识过剩地傲慢。

当事人却深信不疑。


并没有说不好,不管怎么说,至少在当下是快乐的。



所以,当下在大西洋的彼岸,隔着电波的杂乱声,赤西仁也能够感受到那头龟梨和也明显的雀跃,语调都带着些许的轻快。

「嗯。我也是。」甚至都可以在脑海里勾画出一个眯起眼睛,弯起嘴角的龟梨和也。「和仁一起。」

赤西仁抬手,从指缝间望过的,是红红绿绿霓虹的夜晚,耳边疾行而过的,是汽车带起的风啸。这片自由的气息,一定会和龟梨和也一起体验的,他想。





当焦油含量早已换成15mg的龟梨和也,在知道了赤西仁要退团消息时并没有显出太大的反应。只是猛的吸进一口烟,滚过一次肺,从鼻腔中重新倒出来的时候,很冷静的想到:

「啊,他果然想要的是自由 。」

同样拿着15mg的赤西仁,看着坐在休息室里的龟梨和也淡定自如地云云吐雾时,也很云淡风轻地想:

「啊,果然他并没有想要和我一起。」


认知性的,两个致命错误。

起源于一次彩排的后台里,赤西仁一句:「在你的心里是不是永远都是KT比我要重要。」

在赤西仁的认知里,他想要和龟梨和也一起看的风景里,不被任何东西束缚,自由。最后的的重音落在了不被任何事物操控上。

而在龟梨和也的认知里,他要想和赤西仁一起看风景的话,需要有杰尼斯,KAT-TUN的存在,才有他们的相遇。最后的重音落在了能够两个人在一起上。

当他们从年少开始就一直认为的和谐,其实是个荒谬的错频时。才猛然发现,那些能够对上的频率,其实只是错位后的和谐。

愚蠢至极。




所以尼古丁量从0.1mg换到1.0mg的龟梨和也,在休息日一个人来到LA的时,时过境迁的想要去体会一下当年26岁的赤西仁的心境。

他换回了轻薄荷3mg的万宝路,早些年的赤西仁最爱。

他在想赤西仁当年年坚持的到底是什么呢。他以为他们两个相似,却其实根本不同。他把坚持KAT-TUN放在了首位,现在也依旧如此。

无意中他想到了曾经近藤真彦对他说过的:kame一定要带着这份傲气一直走下去。

龟梨和也想,他确实做到了。从他从来也没有想过放弃KT这一点,他觉得他二十代的自己如出一辙。

可是,能让龟梨和也当时横冲直撞,理所当然说出,自己绝不会改变的源动力。却在很早以前就被他弄丢了。


一包淡到完全没有味道的万宝路快要见底的时候,龟梨和也突然迷茫的觉得,自己到底还是是变了。


他妥协了很多东西。

他妥协了他的冷傲;

他妥协了他的狂妄;

他妥协了他的薄荷1mg;

他妥协了他的发尾卷翘;

他妥协了他的年龄与体重;

他还妥协了,

他的爱情。


但是龟梨和也把这个看作是成长。

脱胎换骨的疼痛,刻苦却也铭心。这也是35岁的赤西仁渐渐明白的东西。

不同于龟梨和也的主动妥协,赤西仁发现自己被动,只能去妥协。有点无理取闹的任性感,却也无可奈何。

他妥协了,他的无拘无束;

他妥协了,他的自以为是;

他妥协了,他的啤酒含量2%;

他妥协了,他的睡眠质量;

他也妥协了,他的年龄与体重;

以及,

曾经的爱情。


27岁的赤西仁才明白,原来自己想要的自由根本就不存在。当自己从那个圈里跳离开来,才发现,等着你的不过是另一个环。于是他开始失眠,一开始很轻微,他把他视作是压力过大,以及家庭担当的责任感。可是当35岁的赤西仁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时候,他才发现,无形的压力早就把他压的透不过气了。

压力来源自自己,来源自家庭,来源自过去,来源自一切的所有所有。

那是心结。


于是在录音室的天台上,赤西仁开始认真思考24岁的龟梨和也。明明比自己还小两岁,怎么就可以成熟的比自己还要早?

随行摄像机跟上来的时候,赤西仁赶紧扒拉了自己的头发,其实他有点点镜头恐惧症,虽然很多人并不相信。金属的冰凉感顺着手指擦过的额角延伸到发尾。


风吹过来的气息,不再是混合着甜腻奶味的薄荷清香。



「JIN 君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次の曲…」



此曾相识,却也回不到过去。







-END-


半成品罐子~

还有多少人记得十几年前的AK

        现在到处都是“山龟”,还有人记得十几年前的“赤龟”吗?曾经的KATTUN啊……不复存在了。真的心酸,“赤龟”承载了太多我青春美好的记忆。现在的局面又能说明什么呢?人生如戏,他俩的那部戏,只是停更了,各自去完成自己的旅程,没有人能够剧透大结局。

        现在到处都是“山龟”,还有人记得十几年前的“赤龟”吗?曾经的KATTUN啊……不复存在了。真的心酸,“赤龟”承载了太多我青春美好的记忆。现在的局面又能说明什么呢?人生如戏,他俩的那部戏,只是停更了,各自去完成自己的旅程,没有人能够剧透大结局。


海边种花自留地

AK新图上色版公布了

[图片]
上色后忽然就觉得这张狼好幼齿23333自动理解为狼这是战后一直有鸡陪着,天天好心情没压力有爱情的滋润所以显年轻2333

差点都忘了,狼比鸡还小来着,本身就是年下啊www


上色后忽然就觉得这张狼好幼齿23333自动理解为狼这是战后一直有鸡陪着,天天好心情没压力有爱情的滋润所以显年轻2333

差点都忘了,狼比鸡还小来着,本身就是年下啊www

NI
想了很久才作出的選擇🤦🏻‍...

想了很久才作出的選擇🤦🏻‍♀️

想了很久才作出的選擇🤦🏻‍♀️

海边种花自留地

【官方】gundam fan club会员限定キャラマイドプレゼント

卧槽这次是真新图了


官方真懂,理所当然的AKwww看内容好像还是过年的时候一起去抽签?真是太懂了啊2333


官方介绍:

お待たせいたしました!

「描きおろしお正月イラスト」をキャラマイドで皆さまへプレゼント!

キャンペーンがスタートいたしました。

第一弾は

キラとアスランがおみくじを引いてのひとコマとなっております。

おみくじの内容にも是非ご注目くださいませ!

12月中をガンダムファンクラブ会員で継続しただくだけでOK!

とても素敵なイラストに仕上げておりますので楽しみにお待ちくださいませ!

▼「キャラマイド」とは?

全国のセブン‐イレブン店頭のマルチコピー機で利用できるプリント出力サービスです。

・第...

卧槽这次是真新图了

官方真懂,理所当然的AKwww看内容好像还是过年的时候一起去抽签?真是太懂了啊2333


官方介绍:

お待たせいたしました!

「描きおろしお正月イラスト」をキャラマイドで皆さまへプレゼント!

キャンペーンがスタートいたしました。

第一弾は

キラとアスランがおみくじを引いてのひとコマとなっております。

おみくじの内容にも是非ご注目くださいませ!

12月中をガンダムファンクラブ会員で継続しただくだけでOK!

とても素敵なイラストに仕上げておりますので楽しみにお待ちくださいませ!


▼「キャラマイド」とは?

全国のセブン‐イレブン店頭のマルチコピー機で利用できるプリント出力サービスです。


・第一弾
『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SEED』よりキラとアスランのお正月イラスト

└プレゼント対象:2019年12月31日23:59の時点でガンダムファンクラブ会員の方

└コードご連絡:2020年1月20日

└キャラマイド配布期間:2020年1月20日~2月20日23:59まで


官方地址:http://lp.gundamfc.com/news/224371aed

藤田Mila

【AK】燦紫-下

配對:赤西仁 x 龜梨和也
注意:此文為赤龜RPS,注意避雷,J禁。


「和,她肚子裡有我的孩子。」

「是嗎?恭喜你。」出乎意料的冷靜答覆使對方抬起方才因愧歉而不敢與他對視的雙眼。


「就這樣?」

「既然有了就好好負起責任,她會是個好老婆的。」按著電話按鍵的指尖未曾停下,低著頭瀏海陰影遮住了那人的表情。


「那我們呢...那你呢!?」面對他的過度從容自己反而像是笨蛋一樣忐忑不安,男人緊握緊拳頭低聲吼著。


「別天真了,仁。」逐漸黯淡的手機螢幕上映出他驟然欲泣的苦笑「我們原本就不會有結果。」


後來呢?他想不太...

配對:赤西仁 x 龜梨和也
注意:此文為赤龜RPS,注意避雷,J禁。


 

「和,她肚子裡有我的孩子。」

「是嗎?恭喜你。」出乎意料的冷靜答覆使對方抬起方才因愧歉而不敢與他對視的雙眼。

 

「就這樣?」

「既然有了就好好負起責任,她會是個好老婆的。」按著電話按鍵的指尖未曾停下,低著頭瀏海陰影遮住了那人的表情。

 

「那我們呢...那你呢!?」面對他的過度從容自己反而像是笨蛋一樣忐忑不安,男人緊握緊拳頭低聲吼著。

 

「別天真了,仁。」逐漸黯淡的手機螢幕上映出他驟然欲泣的苦笑「我們原本就不會有結果。」

 

後來呢?他想不太起來了。

印象中那隻紅色手機隨著咆哮聲有如綻開的煙火般四散飛舞,在自己冷眼旁觀下連同那顆支離破碎的戀心一併被摧毀殆盡。

 

刺目晨陽透進窗內,一夜未眠的亀梨和也躺在雙人大床上將手背掩蓋在眼部微微嘆了口氣。

 

 

「吶,爸爸我看起來還可以吧?」遲疑的站在門牌前不時撥弄那頭不安分捲髮,緊皺眉眼中透露出男人的焦慮與不安,就連方才接受大廳保全的訪客出入確認時,哪怕見識過大大小小萬人演唱會的自己卻緊張的結起巴來。

 

還好沒被當成可疑分子啊,赤西仁內心這麼暗忖著。

 

「papa很帥哦。」

 

女孩可愛的笑魘像是給了一劑強心針似的,他深呼吸鼓起勇氣按下了門鈴鍵,低鳴的聲響縈繞在耳邊,然後像條繩索般纏繞著劇烈跳動的心臟。

 

冷靜下來赤西仁!男人下意識握緊沒有牽著女孩的那隻手。

 

一秒、兩秒時間緩慢流走,就在想著這樣繼續下去自己絕對會緊張到死掉時,門片突然伴隨那張俊俏的臉龐開啟,縱使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這個再平凡不過的瞬間卻使他動彈不得,只因此刻與過去相疊的畫面未免太過熟悉。

 

年少的男人總會故意假借著沒帶鑰匙,只為了讓對方替自己開門後噘起那張薄唇說「下次再忘記帶就睡外面!笨蛋仁。」但自己就是知道他定會捨不得,在吻上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後一把將戀人擁入懷抱笑道「我回來了,和。」

 

「好久不見,赤西君。」遊走的思緒因為這聲陌生稱謂硬是將男人拉回現實。

 

是啊、那些是早已毀在自己手中的美好記憶,面前這人也不是屬於他的小和,而是眾星拱月的巨星亀梨和也。方才不受控的心跳此時彷彿被勒緊般難受,他扯出一個苦笑回應「好久不見,亀梨君。」

 

——所謂最熟悉的陌生人是不是就是這種感覺?

 

消縱而逝的片刻失落並沒有逃過太過細膩的雙魚座,他卻也沒有選擇也沒有立場去拆穿。亀梨蹲下身後側過頭看著緊抓對方衣角的女孩,嘴角微微彎起接著將不知從哪變出的白髮娃娃擋在自己面前壓低聲線。

 

「おはいよ—かい,Theiaちゃん。」

「啊、是貝姆!」女孩欣喜地從那人手中接過劇中角色的玩偶後擁在懷中「謝謝你,亀梨叔叔。」

 

其實並不是第一次從他人耳中聽到關於小女孩的事情。

 

親友起初會因顧慮兩人曾經的關係總是在飯局中避免談到此事,那時興許是不想氣氛老因自己變僵而無心說了句「給我看看吧,孩子的照片。」一頭遺傳來自父親微捲棕髮和與他年少時雷同的無邪笑容,簡直就像個小小的赤西仁。

 

看著從手機螢幕映出的全家福他卻意外沒有想像中那種抵觸心理,相反地同樣喜歡孩子的自己卻有一絲遺憾的羨慕。

 

真好呢,有個這麼可愛的孩子。

他下意識提升了微笑幅度,伸手輕撫女孩那頭柔軟髮絲。

 

噗呲——不和時宜的笑聲從上方傳來,抬頭望著掩面忍笑的男人,亀梨瞇起雙眼冷聲道。

 

「笑什麼?」

「不、沒事,亀梨叔叔⋯⋯呵呵。」

 

雖然是無傷大雅的笑點,但從對方口中說出使他略顯不好意思的惱羞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你還比我大一歲呢!」亀梨嘴上一邊嘟噥著年紀問題,內心卻因這段無心調侃打破眼下尷尬氛圍而鬆了一口氣。

 

「我就算是大叔也是帥氣的長腿叔叔,吶、Theia?」

「哼!真自戀。」

 

女孩似乎很喜歡自己以前從劇組那邊得到的電影週邊,尤其是劇中角色的玩偶更是使她愛不釋手,但卻苦了那個非得陪自己女兒角色扮演的父親。

 

「咳咳、我是⋯⋯呃這誰啊?」

「那是貝拉哦!Theia是貝羅。」

「女的!難道爸爸不能當那個什麼姆的嗎?」男人一邊掀著玩偶身上黑裙,故作委屈的說。

 

「貝姆這麼帥氣當然是亀梨叔叔呀。」

「帥氣的貝姆哦。」站在一旁開放式廚房將草莓蛋糕擺盤的龜梨忍不住探出頭壞心的附和。

 

「什麼嘛,我明明比較帥氣的說!」男人撐著下巴望向廚房小聲的嘟噥著。

 

他不否認這幾年對方的確變了很多,那對漂亮眉眼中已不見年輕時的叛逆剛毅,反而更添一絲成熟男性的魅力。或許身邊早已有另一個像現在這樣能讓那人在廚房張羅料理的對象了吧?在被打斷的心虛應答之前,男人不由得用眼角餘光悄悄留意著是否有其他人在這裡生活的痕跡。

 

「赤西?」

 

「呃、是!」

「はい~」亀梨疑惑著對上客廳同時傳來的應答聲,片刻後才恍然大悟這兩人是父女姓氏理所當然一樣。

 

「Theiaちゃん要喝什麼呢?」長年的主持經驗使他得以完美的轉移詢問對象以掩飾方才失誤。

 

「甜——甜的牛奶,像PaPa一直弄的那種!」女孩漾著笑說。

 

是在說那種加熱後放入兩勺砂糖的牛奶吧?還是一樣的口味。

 

「那你呢⋯⋯」亀梨略嫌不自然的轉身背對著客廳方向打開櫥櫃「仁。」

 

赤西仁沒有漏聽語尾喚著那個盡幾乎無聲的名,要是年少時自己絕對無法遏止這時候衝上前抱住此刻耳畔泛紅的對方。不過事已境遷早已不是當年毛躁小鬼的他笑著站起身「我來幫忙吧,和也。」

 

 

手中把玩那支鑲有骷髏水鑽的打火機,香菸在薄唇吸吮中燃起猩紅火光。當混濁白煙充斥喉間,來自尼古丁苦味和混著些許焦油的黏膩感就像是那時候張著口卻無法吐之為快的真實感受。

 

「也給我一根吧。」另一個男人逕自拿起擱置在陽台牆上的菸盒抽出後貼附在唇間,而對方亦不以為意的替他將其點燃。

 

「Theiaちゃん呢?」

「她啊⋯⋯玩累睡著了。」

 

「是嗎。」指尖捻著香菸在煙灰缸上輕點除去殘留前端的灰燼。並沒有再繼續問下去,只是將雙手交疊在胸前靠著牆,但視線卻在遙遠的夕陽那端。

 

「我以為你並不想見她。」還有我,他將後面三個字隱藏在喉間的裊裊白霧中。

 

「為什麼?」亀梨小幅度的揚起淺笑「其實我還挺羨慕你能有個這麼可愛的女兒。」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什麼...」當亀梨尚未反應過來之際,身體已落入溫暖且熟悉的體溫裡。

 

還是這麼霸道。

亀梨暗自嘆了口氣。

 

「你不用weekends了?」赤西下意識收緊纏繞在男人纖瘦細腰的手臂,當鼻息間並不是當年自己贈與對方後就沒再改變後的香水味時,不禁還是有些落寞。

 

「總要有所改變的不是嗎。」停下滯空在對方腰際的雙手,亀梨最終將掌心緊握住平放在大腿兩側,險些迷失在這溫柔懷抱裡的自己只要不當心將會使這一切平衡失去控制。

 

「告訴我,現在的你幸福嗎?」

「那你呢?仁。」亀梨不著痕跡的將頭輕輕微靠在對方這幾年似乎健身有成的胸膛上「有了年少時期望的家庭、婚姻和孩子的你,現在幸福嗎?」

 

沒料到亀梨竟突如其來的反問,赤西皺起眉眼後選擇沈默。

 

—沒有你,再幸福也始終少了一塊。

 

咽下那句午夜夢迴想起對方身影時總會暗忖的話語,他將下巴抵在對方好看的髮旋上,遲疑不決的搖搖頭後又點點頭,這是赤西一如以往馴服於亀梨後的小習慣。

 

「這樣就夠了。」亀梨在赤西胸前悶聲回答後將彼此過於越距的距離拉開,微抬起頭給了那張曾經熟悉、在歲月留下成熟痕跡後卻依然帥氣的臉龐淺淺一笑。


他不只一次在友人半強迫塞下的獨立後演唱會DVD看著那個曾經迷戀過的身影思考著,如果當時過於年少的亀梨和也要是任性點、坦率點,在對方憤而轉身離去之前抱住他喊出聲希望他別走,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不是就不會改變?這個男人或許在至今還是屬於自己的——但是然後呢?


缺乏自信的他並沒有與戀人共度一生的勇氣,甚至在還沒交往之前就已處處擔心隨時被說出口的分離。礙於身分性別與世人眼光、無法浮出檯面的地下戀情和註定不能生育的身體,那時唯一能支撐自己的大概只有赤西所給予的溫柔和彼此的愛情吧。只是身為男人的事實能夠付出什麼的痛苦始終糾纏著他,甚至自暴自棄得對著赤西大喊為什麼自己不是女人的醉酒失態也不是沒有過。所以被告知對方有了孩子時,老實說多半是震驚但同時卻是替他開心。


現在有人終於能給予那個曾經喊著想要孩子和家庭的男孩一切,那給不起那些的龜梨和也唯一能做的不就是祝他幸福嗎?雖然分手的苦澀與掙扎的確讓自己痛不欲生,只能靠大量的工作來麻痺那些太過寂寞的夜晚。縱使自私且一意孤行,但在多年後得到對方親自證明當初做的決定和犧牲是正確的,真的就足夠了。

 

「吶、什麼意思啊?你還沒回答我呀!」

 

他知道,就算不說出口赤西也能明白。

就算時間帶走了他們的年少歲月,卻從未未稀釋彼此內心深處的愛戀。要說這些年幸不幸福,那大概是對過去釋懷的這個瞬間吧和方才那短暫卻意猶未盡的擁抱吧。

 

「到底為什麼啊?難得氣氛這麼好,回答我啦小和!」

「少囉嗦煩死了!還有別叫我小和。」

「為什麼嘛!!」

 

真是令人懷念又煩躁的難纏,亀梨再度翻了個非常不偶像的大白眼一邊忙著甩開那隻死拉住自己衣襬的大手這麼想著。

 

 

「好,這樣就可以了!」蹲在玄關處將女孩粉紅毛絨披風上打上完美的蝴蝶結,還不忘將位置好好的矯正在中心點。

 

「小和叔叔謝謝~」大大的咧嘴一笑,就像十幾歲時總是笑得比陽光還燦爛的赤西仁。

 

「「欸!小和叔叔?」」兩人不約而同發出疑惑驚呼聲,引來Theia不解的歪著頭看著他們。

 

「因為papa都是這樣叫的呀。」女孩睜著大眼對父親眨了眨眼後,低下頭攪著手指頭遲疑的偷看著亀梨臉上的表情「是不是Theia不能這樣叫呢⋯⋯」

 

被稱為小和叔叔的男人迅速抬頭朝著罪魁禍首瞪了一眼,而兇手也心虛的在眼神交集瞬間立刻移開視線。亀梨心想不跟笨蛋計較後輕輕將掌心放在女孩一頭微卷的褐髮上。

 

「當然可以哦,Theiaちゃん!」面對這麼可愛的請求,男人只能面露寵溺的苦笑。

 

「那Theia下次還可以再來嗎?」

「嗯!下次再一起玩吧。」亀梨對著女孩伸出小指頭「我們打勾勾約定好了。」

 

始終被晾在一旁的赤西仁看著感情這麼好的兩人不禁吃味起來,嘖嘖舌後也一併蹲下身硬是擠進兩人身邊。

 

「那我呢!我也可以一起來小和家玩嗎?」三十幾歲還裝著奶聲嗲氣的示好,卻不料只得到了冷冷一句才不要。略受打擊的男人開始完整重現當年吵著亀梨說不想起床、不想拍戲練舞的耍賴招數,就在對方決定徹底無視他時赤西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拉著亀梨站起身。

 

「吶、陽台那個有骷髏頭水鑽的打火機項鍊是我的對吧?」那可是當年訂製後喜歡到不離身的,有天突然消失找也找不到甚至還因此失落了一陣子。

 

「那個是、是你自己當初亂丟在樂屋我替你收起來的!」這的確是事實沒錯,且當時處於兩人剛分手尷尬的階段實在找不到時機歸還,但又或許是自己私心想留下曾經置於他胸前鍾愛的所有物吧。

 

「如果你想拿回去的等我一下,我去⋯」突如其來的心虛感和想掩飾開始略為泛紅的耳根,亀梨轉過身欲想前往拿取卻被一把抓住後迎上對方的笑顏。

 

「不用了,和也還是替我好好保管吧。」說著一面從鬆垮的牛仔褲口袋拿出一張白色的信封袋「這個給你!等我們離開了再看。」語畢還裝模作樣的對他眨了眼。

 

到底是什麼東西需要這麼神秘兮兮?待送走了父女兩人後,他走向陽台小心異異的打開信封口取出內容物。

 

—我把屬於我們的那份幸福和回憶都留在了這裡。Jin&Kazuya

 

熟悉字跡背後是當年節目中一起去露營時的合照,看著當時雖然被整的慘兮兮卻還是對著鏡頭笑開懷的兩人,亀梨忍不住回憶湧上心頭的笑出聲。取出了信封內另一張寫著VIP位置的演唱會門票,地點是沖繩。他彎起嘴角舉高薄薄的票券透著夕陽微光心想這下子可就多一張票了,該怎麼辦才好呢?

 

—如果能再次相遇在那個溫暖國度,一定還會看到那道絢麗無比的燦紫吧。

 

Fin.

藤田Mila

【AK】燦紫-上

配對:赤西仁 x 龜梨和也
注意:此文為赤龜RPS,注意避雷,J禁。

「好了,你看看這樣可不可以。」放下手中鬃梳後男人一副造型師架式還不忘誇張的將蝴蝶結左右校正,小女孩透過鏡子大大的雙眼眨呀眨,不時轉動頭部確認後終於滿意的露出笑顏,那張無邪臉龐簡直像個小天使。


真不愧是我家女兒!早已三十好幾的赤西仁驕傲地暗忖著。


不過一旦想到未來也許會有某個臭男生牽著他家小公主的手登門拜訪,說不定還會說什麼「請把女兒交給我!」這種不要臉的話,要是這傢伙敢叫一聲岳父自己絕對埋了他。


看著在鏡子前拎著裙子轉圈的小女孩,赤西仁忐忑的開口「我們家Theia在幼稚園一定很受歡迎對吧,有沒有人跟妳告白呢?」他不自然的搔...

配對:赤西仁 x 龜梨和也
注意:此文為赤龜RPS,注意避雷,J禁。


「好了,你看看這樣可不可以。」放下手中鬃梳後男人一副造型師架式還不忘誇張的將蝴蝶結左右校正,小女孩透過鏡子大大的雙眼眨呀眨,不時轉動頭部確認後終於滿意的露出笑顏,那張無邪臉龐簡直像個小天使。


真不愧是我家女兒!早已三十好幾的赤西仁驕傲地暗忖著。


不過一旦想到未來也許會有某個臭男生牽著他家小公主的手登門拜訪,說不定還會說什麼「請把女兒交給我!」這種不要臉的話,要是這傢伙敢叫一聲岳父自己絕對埋了他。


看著在鏡子前拎著裙子轉圈的小女孩,赤西仁忐忑的開口「我們家Theia在幼稚園一定很受歡迎對吧,有沒有人跟妳告白呢?」他不自然的搔著脖子,深怕聽到那些小兔崽子覬覦自己女兒的意圖。


女孩側著頭貌思考狀,然後開始掰著手指喃喃自語的計算,但在看到自己父親越來越黑的表情後她馬上放下手搖搖頭。


剛剛那是什麼!!赤西覺得自己受到不小打擊,現在的孩子都這麼早熟嗎?眼光真好呢混帳小鬼們。


「呃、那Theia有喜歡的人嗎?」他的寶貝女兒如此天真無邪,怎麼可能會看上那些庸俗貨色!絕對沒有比他老爸我還帥氣的人吧?


女孩再度側著頭思考,這次似乎很難抉擇的咬著手指。突然她看向了牆上時鐘後準確打開電視,不理會父親那張疑惑的表情專心按著換台鍵,直到一道略沙啞聲線從環繞喇叭傳來。


我們只是想變成人類——..


赤西朝著聲音看過去,螢幕上那人雖然被白色假髮遮住了大半臉龐,不過依舊掩蓋不了與生俱來的氣質和容貌,總是刻意迴避與對方相關消息的自己是多久沒仔細看過他了呢?


「喜歡唷。」


稚嫩嗓音將思想沈浸在螢幕中那人的赤西瞬間拉回現實,等等、他聽到了什麼?


「Theia喜歡他哦、貝姆。」女孩指著電視甜笑著。


請問父女喜好是會遺傳的嗎?還真的看上比他老爸帥氣的對象⋯⋯才怪!那個自戀的傢伙才沒有老子好看,不過不得不承認女兒的好眼光,男人感到些許疲憊的揉了揉鼻樑。


「papa?」

「嗯?沒什麼。」赤西裝作一副非常驚訝的口吻說「呀—原來Theia喜歡和也啊。」


「咦?papa認識他嗎。」

「當然囉!爸爸我好歹也是明星啊。」他起身走向書房,從被一堆凌亂曲譜中抽出幾張佈滿灰塵的專輯,封面上六人曾經的臉龐是那麼稚嫩。


「喏、這個是爸爸。」男人將女孩抱在腿上,指著當年使勁對鏡頭裝著酷的自己,然後指尖移動到身旁那人「這個就是和也哦。」憶起當時在攝影棚因為即將CD出道而過於興奮的二十歲少年們,赤西不自覺露出笑容。


「原來papa真的是明星呢。」

「真、真失禮!不然Theia以為爸爸都在游手好閒嗎。」他故作生氣的使出搔癢攻擊,逗得小女孩咯咯大笑。


「吶吶、Theia可以認識他嗎?」女孩終於止住笑的趴在父親腿上,沒有察覺對方突然僵直的動作。


「這個嘛、」藏不住的面露難色「大概不行吧。」男人苦笑著說。

「為什麼呢,papa跟他不是朋友嗎?」


朋友⋯⋯嗎?赤西不禁想著從單飛以來似乎一次也沒聯繫過對方,那個在鏡頭前彬彬有禮事實上卻是個不服輸偏執狂的龜梨和也更不可能主動聯絡他,再加上在那件事之後那人說不定根本沒有原諒自己。



「CUT!那麼龜梨桑的部分到這裡全部拍攝完畢。」


此起彼落的拍手聲在導演助理拍板後響起,身為主角龜梨和也客氣的向現場工作人員一一道謝後走向個人休息室。關上門他扯下勒緊在頸部的領帶,望向大型穿衣鏡裡的自己不禁苦笑著心想,這真是一張累得有夠難看的臉。


沒日沒夜的工作就算再疲倦一旦鏡頭帶過來還是必須得保持敬業的完美形象。身為傑尼斯一舉一動總會被放大檢視,所以他必須學著將自己包裝成漂亮的商品,出道那時的天真和年少輕狂早已不復存在,現在有的只是一貫招牌的笑容和謙遜說詞,甚至被粉絲戲稱是官方龜也無所謂。


煩躁地用掌心揉亂整理得宜的髮型後把自己摔在沙發裡,正想著抽完菸後去洗澡不然黏膩薄汗讓使潔癖的他受不了,就在摸索到菸盒之時一旁的手機螢幕隨著震動聲亮起。


090…


來電顯示是沒有印象的陌生號碼,不過一般人也不太可能可以拿到自己的聯絡方式才對,遲疑片刻後他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喂?」電話那頭只有些許吵雜電視聲卻無人應答,疑惑的再次呼喊亦沒有反應。就在龜梨準備將電話掛掉時,那聲熟悉呼喊使他險些拿不住手機。


『... 和也?』緊接著是那頭傳來各種東西掉落和那人明顯比自己慌張地吃痛喊叫。


「赤西?」

『呃、對是我,抱歉是不是打擾到你了?那個...我想你應該換手機了,電話是跟P問來的。』

聽到這裡龜梨不禁想翻個很不偶像的白眼,一個是當年摔壞自己手機的元凶、一個是出賣他的好友,他定了定神盡可能維持冷靜的口吻「剛結束拍攝,等等要回去了。」


『這樣啊。』

「嗯。」


他們心知肚明要是不馬上打破這個尷尬狀態,那些不受控的共同記憶將會慢慢揭起兩人早已結痂的傷口。不自然的沉默猶如一世紀般漫長,直到一聲稚嫩嗓音出現才使電話那端男人想起了自己撥給對方的來意。


『對了、Theia...呃就是我女兒,她很喜歡你演的貝...貝...』

「貝姆?」
『沒錯就是這個!然後她知道我們曾經共事過後就一直吵著想認識你,所以我想說和也能不能隨便跟她說幾句話呢?』或許是自覺這個請求太過突兀,他乾笑的補上句『如果不方便也沒關係的,唉、這孩子總是這麼任性也不知道是像誰...哈哈...』


「好啊。」

『欸?』雖然早就腦內演練各種會被拒絕的話語,但如此乾脆的同意簡直出乎意料。


「少囉嗦,電話拿給她聽。」


久違且懷念的喝斥令赤西仁又驚又喜,將電話轉交給女兒後他逕自走向廚房將方才加熱過後的熱牛奶倒入粉紅色馬克杯裡,習慣性拿出砂糖勺了兩匙將其攪拌。


看著顆粒逐漸溶解在白色液體中,他突然想起同樣的口味似乎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在調配著,最初還是為了那個總是嚷嚷著要長高卻不喜歡牛奶味道的某人。


(吶、好喝吧?這可是我特地為小和調的特製牛奶哦。)

(好奇怪的味道。)


明明喜歡卻擺出一副嫌棄嘴臉,但那張勾起漂亮彎度的嘴角卻騙不了人,他知道那是對方撒嬌的表現。赤西仁搖搖頭決定不再去回想,拿起杯子返回客廳時正好聽見Theia開心地說了掰掰後將電話掛斷。


「滿意了吧?」他笑著看著一臉興奮的女兒,然後將熱牛奶放在桌上後說「你們聊了什麼可以跟爸爸說嗎?」


「亀梨叔叔說讓Theia去他家玩,地址會發給papa哦。」
「... ...欸?」


尚未反應過來之際手機螢幕跳出訊息視窗,內容是位於東京某處高級住宅區的地址。


Tbc.

akkania

But i miss u,2019年 赤西仁的那根骨头与隐藏曲目

这是今年补偿单But I miss you 的封面,这是首隐藏曲目。这首情歌的封面是赤西仁自己的骨头,他的腰椎骨。他也单独把这首歌发在了ins。赤西仁在2019年3月,変形性腰椎症診断,这首情歌的封面就是他的腰椎骨。为什么在今年,仁用自己的骨头给这首情歌做封图,一首情歌,一根骨头,歌词写的尽是苦痛与思念,求而不得的爱情。

已经2019年了,赤西仁,你该放手了。

而且这首歌在通常盘里看不到,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仁想告白的人,估计也是看不到的,你想让那个人看到,有本事就发专辑单曲主打,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又为什么要在自己的骨头,在一个角落,偷偷的哭泣着。(瞳は濡れてるのに 澄んで見...



这是今年补偿单But I miss you 的封面,这是首隐藏曲目。这首情歌的封面是赤西仁自己的骨头,他的腰椎骨。他也单独把这首歌发在了ins。赤西仁在2019年3月,変形性腰椎症診断,这首情歌的封面就是他的腰椎骨。为什么在今年,仁用自己的骨头给这首情歌做封图,一首情歌,一根骨头,歌词写的尽是苦痛与思念,求而不得的爱情。

已经2019年了,赤西仁,你该放手了。

而且这首歌在通常盘里看不到,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仁想告白的人,估计也是看不到的,你想让那个人看到,有本事就发专辑单曲主打,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又为什么要在自己的骨头,在一个角落,偷偷的哭泣着。(瞳は濡れてるのに 澄んで見えるの)

让人想起2015年,赤西仁写的那首歌 baby,歌词写到,因为不想让你看到我在哭泣。他求而不得的爱情,念念不忘的那个人,但是,不想打扰,也不能打扰(誰にも見えない痛みを,抱えて きっと私は 生きて行けるから)。

于是献上一根骨头,一首情歌,在角落,独自思念。(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u)

补充:

因为要给个开放式的延展,我个人观点只是主观看法。

官方的说法。

因为腰椎变形的问题,仁今年预定的演唱会推延了,仁为了弥补这个遗憾,把这张骨头图与这首情歌合成发行,说是弥补没能开成演唱会的遗憾,送给歌迷的礼物。

这一段是仁的官方说法,大家各自选择自己想要相信的。我只是做记录,记录里哪些是我的想法,哪些是官方信息,很清楚,我希望人与人敞开来,无论观点是否一模一样,乐观悲观,都能说真心话。

我的个人观点,这首歌词字面上表达的,痛苦,强颜欢笑,觉悟,理想,如果是有一个表达对象的话,可以有几个选项,比如官方发言里说的歌迷,因为腰椎没能开成演唱会的遗憾,所以补偿给歌迷的礼物。但如果是表达给一个人,这首歌词的悲伤,就是求而不得的爱情了,因为这是首以骨头为背景的情歌。这几个选项,不给定论,都有道理。


But I miss you

Why

胸の奥 二人で並べた想い出

瞳は濡れてるのに 澄んで見えるの

内心深处我们并肩的回忆

泪眼朦胧中也依旧清澈可见


why

どうしてまだ苦しいの

覚悟なんて数えきれない程してきたのに

为何痛苦还在持续

为何觉悟细数不尽

(为何还在受苦,已经做了无数的心理准备,)


I'll be fine

理想とは少しちがうけれど
嘘でも笑えばいつか強くなれるから

会好的

虽与理想事与愿违

假装强颜欢笑总能撑过去


でも会いたくて 近くに居たくて 

Time after time
この手を取って 好きって言って
それから抱きしめて

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u Miss you....
You know I miss you

Miss you....

離さないで

但是好想见你 好想接近你

牵你的手 说喜欢你

然后紧紧抱着你

你知道 我还在想你

不要放开


Why 悲しくないふりしてるの

自分にそう 問いかけても迷ってしまうだけ 

为何,只是假装不难过么

扪心自问只会更迷惑


I'll be fine
誰にも見えない痛みを

抱えて きっと私は 生きて行けるから

会好的

怀抱着谁也看不见的痛苦

独自一人也一定能活下去

(带着无形的痛苦活下去)


でも会いたくて 近くに居たくて

Time after time
この手を取って 好きって言って

それから抱きしめて

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t Miss you....
You know I miss You Miss you....
離さないで


You know I'm missing your love
You know I'm missing you baby
You know I'm missing your love

Used to calling your name baby
You know I'm missing your love
I'm still in iove with you
I'm still in love with you

习惯了叫你的名字

还爱着你


あなたにとって 私があって

いつでも
隣に居たくて そばに居たくて

言葉にならない(1 Miss you)

无论何时 我都在

想在你身边 想在你身边

无法言说


今会いたくて 近くに居たくて
Time after time
この手を取って 好きって言って

それから抱きしめて

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u Miss you....

You know l miss you Miss you....
離さないで


 @Suzy 

是秦歌不是秦鸽

AK是什么神仙模范情侣

不仅要一起打比赛

还要一起转会

Agilities是加拿大人

四舍五入等于A哥带卡瑞五回娘家

幸福美满👌🏻👌🏻👌🏻👌🏻

AK是什么神仙模范情侣

不仅要一起打比赛

还要一起转会

Agilities是加拿大人

四舍五入等于A哥带卡瑞五回娘家

幸福美满👌🏻👌🏻👌🏻👌🏻

akkania

赤西仁『episode』

赤西仁写于2016年的一首歌,说是为了超越eternal,但是episode应该怎么翻译?一页?一段经历?插曲?一集?总之这个歌名只是表达这是一个片段,又怎么与永恒相比?

在这首歌里,他写到,他反复掉入一个无法醒来的梦境里,在这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无边的梦境中,他看到那个人,数不清的那个人,那是他唯一应该守护的证明,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在最后一段,点明了那是他的青梅竹马,他有几个深情如此的青梅竹马?这真是一首奇怪的歌。

就在这首歌发表后,一星期以后,根据仁的亲友(j与f的说法),7月4日仁的生日那天,kame去跟仁见了一面,然后在那个月的演唱会,仁也说了生日那天见到了很重要的人。

再看这首歌词...

赤西仁写于2016年的一首歌,说是为了超越eternal,但是episode应该怎么翻译?一页?一段经历?插曲?一集?总之这个歌名只是表达这是一个片段,又怎么与永恒相比?

在这首歌里,他写到,他反复掉入一个无法醒来的梦境里,在这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无边的梦境中,他看到那个人,数不清的那个人,那是他唯一应该守护的证明,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在最后一段,点明了那是他的青梅竹马,他有几个深情如此的青梅竹马?这真是一首奇怪的歌。

就在这首歌发表后,一星期以后,根据仁的亲友(j与f的说法),7月4日仁的生日那天,kame去跟仁见了一面,然后在那个月的演唱会,仁也说了生日那天见到了很重要的人。

再看这首歌词,尽管仁这首歌写的深情,唯一的守护,活着的全部意义,但是又用了只想永远这样眺望着你,在日语语境里,眺める,应该已经不是亲近的关系,而是遥远的望着,求而不得的,偶尔见面,远远的守护,至少在2016年写这首歌时是这种关系,因为歌词中写到,再次重逢的今天,是个奇迹(而AK的再次重逢,就台面上的说法,是2014年的火星哥演唱会),所以这首episode究竟是写于2014年,还是2016年,也不清楚,但是能表明当时的关系,就是即使过了很多年,仁依然念念不忘这个人,而且当时还只能远远守着,长情,没走出来。


episode

赤西仁

201606


覚めない夢の中にいるような

繋いだ手の温もりが

牵着手的温度犹如在无边的梦境之中/仿佛身处不会醒来的梦境之中,相握的手心温度渴求着彼此/就像在一个不会醒来的梦里,牵着手的温暖

求め合いがむしゃらに並べた

数えきれないほどの君を

伴随着数不尽的相互渴求

和在跌跌撞撞之中的你/随心所欲的排列一个个数不尽的你/跌跌撞撞地彼此渴求,并肩前行的数不尽的你

急ぎすぎて通り過ぎ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为了不将彼此匆匆错过/不要走的那么匆忙

愛の位置をこの胸に

就把爱的位置放在心中

小さな手のひらあどけない笑みが

小小的手心和天真无邪的笑容

この世で唯一守るべき僕の証

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应该守护的证明

“生きている”の意味は永遠に“君”だから

因为“活着”的意义永远是“你”

このままただずっと眺めていたいんだ

我只是想要永远这样仰望着你

覚めない夢の中にいるような

繋いだ手の温もりが

牵着手的温度犹如在无边的梦境之中(相握的手心温度支撑着彼此)/就像在一个不会醒来的梦里,牵着手的温暖

支え合い傷つかないように

このキセキを辿って行くから

有着为了不受伤害而相互支撑着达成的奇迹/为了不让彼此受伤,我会沿着这份奇迹一直走下去

急ぎすぎて置き去りにし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为了不把彼此匆匆失去/为了不让匆忙的脚步,而忽略了真正珍贵的东西

愛の位置をココロに

就把爱的位置放在这颗心中

小さな手のひらあどけない笑みが

小小的手心和天真无邪的笑容

この世で唯一守るべき僕の証

是我理应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守护的证明

“生きている”の意味は永遠に“君”だから

因为“活着”的意义永远是“你”/我生存的意义,永远都是你

このままただずっと眺めていたいんだ

所以只是想要永远这样仰望着你/好想就这样永远的凝望着你

幼い二人の愛、想いは

胸でそっと育つから

因为年少的两人/年幼的两人的爱,那份情愫在心中悄悄生长

静静的在心中孕育着这份爱和回忆

また出会い今日を生きる僕等は

所以生存在再次相遇的今天的我们/再次重逢,生存在当下的我们

きっとキセキなんだろう

一定是个奇迹/我想这一定就是奇迹

キセキなんだよ

是奇迹哦


NI
收執東西時特別感觸

收執東西時特別感觸

收執東西時特別感觸

NI

赤龜 - But I Miss You

But I Miss You 


***其實是我在5月看了紀錄片拿到碟之後的小腦洞,但拖延到現正🤦🏻‍♀️***

~~~~~~~~~~~~~~~~~~~~~~~


10年後的自己?有3個小孩子、有個幸福家庭。


————————————————————



雖然還沒有第三個孩子,但都已經有長女、小兒子、有個美麗的妻子(?),事業不是豐功偉績但亦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



那麼現在34歲的赤西算是個幸福男人吧?大概是吧。



原本赤西以為自己是幸福的人,但當醫生告訴他的腰需要接受治療一段時間,演唱會開不成了,計劃打亂了,...








But I Miss You 


***其實是我在5月看了紀錄片拿到碟之後的小腦洞,但拖延到現正🤦🏻‍♀️***

~~~~~~~~~~~~~~~~~~~~~~~




10年後的自己?有3個小孩子、有個幸福家庭。


————————————————————






雖然還沒有第三個孩子,但都已經有長女、小兒子、有個美麗的妻子(?),事業不是豐功偉績但亦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




那麼現在34歲的赤西算是個幸福男人吧?大概是吧。




原本赤西以為自己是幸福的人,但當醫生告訴他的腰需要接受治療一段時間,演唱會開不成了,計劃打亂了,而他就像偶然發現般觸及到自己內心深處的情感。




腰痛主因是因為從小到大跳舞的訓練?我沒有練得很厲害呀⋯⋯腦海中閃現出是當初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小烏龜。




————————————————————


「仁~你應該在我的左邊啦。」




「龜,我們練習完之後去吃拉麵吧。」


「好,但是我想練習到十點哦。」


————————————————————




說到勤奮努力的不得不說龜梨,我這樣的練習量都會有這個腰痛的問題,那你呢?還好嗎?




從醫院出來,赤西坐在自家房車內,他沉思了一下,他撥出了一個電話。




冗長的接駁鈴聲,令赤西有異常的煩躁。




就算是過了多少年,經歷了多少次關係、位置的改變,赤西還是會因為龜梨的不接電話而煩躁不安。




————————————————————


「不接電話,你還要電話做甚麼?」赤西盛怒之下一手搶去龜梨的電話摔到地上。




龜梨當下沒有說甚麼,只是默默地拿起電話,淚水都只是在眼眶打轉不曾掉下。


————————————————————




幸好龜梨沒有接電話,如果不是,可能是換成赤西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雖然他倆不是老死不相往來,該出席的聚餐會出席,該聯絡的時候會聯絡,但是因為發現自己的腰疾所以關心起前度?好像不太合理。




赤西冷冷一笑自嘲自己的想法,便開車走了。心裡還默念了三次幸好。




平時的赤西都是以簡易快捷的淋浴方法洗澡,今天卻反常了,回到家中赤西便跑進浴室久違地泡浴了。




享受著按摩浴缸的服務,浴室內給帶有溫度的水氣包圍,有種很安逸的感覺,舒服得赤西閉目養神:「難怪從前龜梨就喜愛泡浴⋯」




————————————————————


「和⋯你又要泡多久?水都快涼啦⋯」


「嗯⋯差不多啦⋯」


「你再不出來我就要進來了。」




————————————————————




「嘻⋯⋯」


好像每次之後就會是在浴室來一場似的,難怪龜梨每次都說不讓我一起跟進浴室。




還是很想打電話給他,提醒他一句照顧好自己注意腰部、不要受傷。




赤西從浴室出來邊擦著頭髮邊坐到沙發,拿起茶几上的電話,發現一個未接來電顯示。




不知道為何赤西突然就有點心虛了,望向就在一旁抱著兒子的妻子,她有看到龜梨的來電嗎?




雖然赤西跟龜梨現在是清清白白的朋友關係,但赤西仍是有點作賊心虛的感覺,畢竟剛剛又再回想起自己跟龜梨以往的種種回憶。




赤西還是決定靜靜地拿著電話走入工作室,正當撥出的電話才響了一下,就聽見女兒的叫喊,只好把電話斷掉。




好不容易的把兩個小寶貝哄睡了,回到工作室又再看到龜梨的未接來電顯示。




赤西突然覺得有點可笑,只不過是想打個電話問句好,卻偏偏好像他們的故事一樣兩人一直互相追逐繼而錯過對方。




赤西都不好意思再撥出電話啦,龜梨大概會覺得是赤西酒後的失常不會太上心。




突然間,赤西好像有創作的靈感了。




Why 胸の奥 二人で並べた想い出


瞳は濡れてるのに 澄んで見えるの


Why どうしてまだ苦しいの


覚悟なんて数えきれない程してきたのに


I'll be fine


理想とは少し違うけれど


嘘でも笑えばいつか強くなれるから


でも会いたくて 近くに居たくて


Time after time


この手を取って 好きって言って


それから抱きしめて


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u


Miss you...


You know I miss you


Miss you...


離さないで

逐月

高达seed同人漫 AK

把以前一位姑娘发给我的漫放上来。

纯属搬运,感谢汉化的姑娘们。

AK,可能有副CP,请自行注意

pan.baidu.com/s/1SHdGcBxOysC_CHSyB1HSiA

提取码:35mw 

把以前一位姑娘发给我的漫放上来。

纯属搬运,感谢汉化的姑娘们。

AK,可能有副CP,请自行注意

pan.baidu.com/s/1SHdGcBxOysC_CHSyB1HSiA

提取码:35mw 

方舟

求收弓红骑士本

rt,就是《History of Knights Templars 》系列,作者是弓月凛、红月きさら(文)TENNEN(图)的那个。


咱知道时间已经太过久远了……TAT但是最近才开始努力学日语(而且有钱买了),求求有没有好心人愿意出啊(崩溃),或者是日本的妹子愿意帮忙收的跪谢了!!!

rt,就是《History of Knights Templars 》系列,作者是弓月凛、红月きさら(文)TENNEN(图)的那个。


咱知道时间已经太过久远了……TAT但是最近才开始努力学日语(而且有钱买了),求求有没有好心人愿意出啊(崩溃),或者是日本的妹子愿意帮忙收的跪谢了!!!


逐月

高达seed同人合集(已补链接)

以前一位姑娘发给我的,感谢她

AK为主,有其他CP。

懒得分了,自己注意避雷0 0

pan.baidu.com/s/1rdwzcbw32ITUobNZjFcqWw

提取码:kfm7


以前一位姑娘发给我的,感谢她

AK为主,有其他CP。

懒得分了,自己注意避雷0 0

pan.baidu.com/s/1rdwzcbw32ITUobNZjFcqWw

提取码:kfm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