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雏

30213浏览    148参与
横山裕的黑框眼镜

【all横雏】最喜欢哥哥们了

年下x年上,MS女装梗,强迫

在变 态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这次雏雏在最右👀

小心不要被雷到🙈

惯例见评,挂了告诉我~


年下x年上,MS女装梗,强迫

在变 态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这次雏雏在最右👀

小心不要被雷到🙈

惯例见评,挂了告诉我~



盐水裕司_
不要再被屏蔽了。太难了。htt...

不要再被屏蔽了。
太难了。
https://m.weibo.cn/7247728980/4449441442429002

不要再被屏蔽了。
太难了。
https://m.weibo.cn/7247728980/4449441442429002

hina酱love
狱友脑洞:雏boy飞机杯【谨慎...

狱友脑洞:
雏boy飞机杯
【谨慎下滑

狱友脑洞:
雏boy飞机杯
【谨慎下滑

hina酱love

住在公寓的白狐狸先生捡到了送上门的小动物妻子【和打包送的三个弟弟


p3新发型的练习

住在公寓的白狐狸先生捡到了送上门的小动物妻子【和打包送的三个弟弟


p3新发型的练习

hina酱love
是横山先生的可爱妻子 【虽然是...

是横山先生的可爱妻子

【虽然是NTR的后续】

是横山先生的可爱妻子

【虽然是NTR的后续】

hina酱love
mob雏(? 孕梗注意 又在n...

mob雏(?

孕梗注意

又在ntr老横

mob雏(?

孕梗注意

又在ntr老横

hina酱love
【mob雏♀】NTR横 大晚上...

【mob雏♀】NTR横

大晚上还是搞点快乐的事情,比如绿一下老横(?

虽然这个hinako更像大阪大妈里的村上太太【  

【mob雏♀】NTR横

大晚上还是搞点快乐的事情,比如绿一下老横(?

虽然这个hinako更像大阪大妈里的村上太太【  

hina酱love
【妄想一个被监护人强行送来学琴...

【妄想一个被监护人强行送来学琴的小学生雏】

来源是村麻油上说自己讨厌练琴的雏宝宝(37) 

【妄想一个被监护人强行送来学琴的小学生雏】

来源是村麻油上说自己讨厌练琴的雏宝宝(37) 

倾樽盏茶

是个绿紫独轮车
发了被屏无数次我已经泪了
第一人称 过激有病 慎重观看
超绝ooc 请勿上升

链接放评论吧(。

是个绿紫独轮车
发了被屏无数次我已经泪了
第一人称 过激有病 慎重观看
超绝ooc 请勿上升

链接放评论吧(。

hina酱love
和狱友们偷偷进行了一次all雏...

和狱友们偷偷进行了一次all雏传画
本着想画涩图的目的但是没能涩起来【遗憾遗憾 


不知道有些人的lofter 请直接走微博吧

@十三先生_村上先生快上剧@萤-_@Purple_Addiction@橫山真宵@-碰叽_pang-@ZOEkiwi奇异果 

和狱友们偷偷进行了一次all雏传画
本着想画涩图的目的但是没能涩起来【遗憾遗憾 

 

不知道有些人的lofter 请直接走微博吧

@十三先生_村上先生快上剧@萤-_@Purple_Addiction@橫山真宵@-碰叽_pang-@ZOEkiwi奇异果 

汞双

【斑雏】新轨

我在犹豫要不要打斑的tag,因为这章没斑的戏分所以还是没打。

近几天有点忙,拖到今天才更。

新轨

五、温泉

    时间还早,井田并不想太早睡觉。她环顾自己的房间,甚是朴素,也很干净。

  角落里有原木做的衣柜,打开衣柜,是日常用的各种衣服,清一色黑色,整齐地摆在那,露出炫目的宇智波族徽。

  景田摸摸衣服的布料,心中有了底,便翻找起最简便,舒适几件打算全部收理在一起做内衫,然后找些毛躁的做外套,这些衣服要分好类,嗯,可以节约以后选衣服的时间。

  一件衣服奇怪的触感使井田特意将它拉了出来。

  “咦,是浴衣呀。”

  显然是女式浴衣,这倒让没什么打算的井...

我在犹豫要不要打斑的tag,因为这章没斑的戏分所以还是没打。

近几天有点忙,拖到今天才更。

新轨

五、温泉

    时间还早,井田并不想太早睡觉。她环顾自己的房间,甚是朴素,也很干净。

  角落里有原木做的衣柜,打开衣柜,是日常用的各种衣服,清一色黑色,整齐地摆在那,露出炫目的宇智波族徽。

  景田摸摸衣服的布料,心中有了底,便翻找起最简便,舒适几件打算全部收理在一起做内衫,然后找些毛躁的做外套,这些衣服要分好类,嗯,可以节约以后选衣服的时间。

  一件衣服奇怪的触感使井田特意将它拉了出来。

  “咦,是浴衣呀。”

  显然是女式浴衣,这倒让没什么打算的井田有了个好主意——接下来去洗澡吧!

  “笃笃笃…”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井田迅速将浴衣折好跑过去拉开了门。

  “井田妹妹,哥哥把你带回来啦。”正是泉奈,他一脸阳光的笑着,伸手摸了摸井田的小脑袋。

  “啊,嗯…泉奈哥哥与父亲聊好了吗?”

  “好了,父亲叨了一些小事。话说宇智波怎么样,大吧?”

  井田心虚了,毕竟她根本没好好逛过,因为头痛晕倒的事是不可以说的,会让泉奈担心,可她真不擅长骗人。

  井田折中组织了一下,告诉自己她并没有作假:“那...那个...宇智波很大,我也很喜欢哟。”看到泉奈骄傲的神情后,井田稍稍舒了一口气。

  “泉奈哥哥,哪里可以洗澡呢?”

  “诶?呃,后山上有个温泉,你可以去那里洗,需要我带路吗?”

  “要的,拜托了!”井田愉悦地抱住泉奈,泉奈差点当机。他轻轻推开井田,不自在的轻咳—声。井田的脸自下而上的变红。

  “走吧。”

  泉奈和井田一前一后,慢慢向后山走去。本来是微凉的,却逐渐热了,起来似乎还有氤氲的雾气,果然温泉在前面。

  泉奈用查克拉感知附近,在确定没有人后,然后告诉井田她可以洗了。

  “泉奈哥哥接下来要去做什么?”

  “我守着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泉奈虽只有似水,但这幅信誓旦旦的模样,让井田安心安心。她很信任泉奈。

  “泉奈哥哥去那边守着我吧,不能偷看哟。”

  井田缓缓脱下鞋子,将外套脱下,小心的折好摆在旁边,再是内衫。热气攀上了她雪白的皮肤,引来了一丝微红。墨黑的头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遮去了春光,最后是裤子。井田看了一眼泉奈,他正专心把玩手里的小草,随着手的下滑,她是可以入水了。

  井田坐在岸边用脚尖试一下水温。还可以。便慢慢没入温泉中,只剩下一个有些羞涩的小脸。

  “井田妹妹有查克拉吗?”泉奈在一旁先开口了。

  “我不知道…”

  “那井田妹妹会体术吗?”

  “我…我没试过。”

  “啊,没事,明天我和斑哥哥会来教你,不用担心!”

  又聊了很多,关于这个时代,关于宇智波,关于泉奈,关于斑,关于宇智波的宿敌千手,关于战争。

  井田听到泉奈的声音越来越冷漠,知道他其实厌恶战争,可是在这种时代,不战争,就是被屠杀的命运。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就只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局。

  井田已经泡足了,她上岸换上浴衣,眉发间滴下轻盈的水珠,打湿了刚换上的浴衣。井田低声要泉奈站起来。

  他转头,眼中的一切仿佛都变得透明,只剩下井田一人。井田穿着黑色浴衣,头发还是湿哒哒滴着火。她在岸边,干净的与黑色格格不入,她是如此特殊,她是他的妹妹。

  泉奈咽了口口水,眼前的人儿还没有长大,就有如此夺目,等长开了,岂不倾国倾城?她性格这么温柔,被欺负怎么办?

  谁敢欺负她!!

  两人又回到了宇智波。如果要说中间又发生了什么,那大概是泉奈硬要抱井田回来有点奇怪,还一脸正直的说,脚沾地又要脏了。

  泉奈的房间在井田房间的对面,斑则是在隔壁。接触一天不到,井田就有了对两个哥哥的印象:斑,冷酷又温柔的哥哥。泉奈,表里都温柔的哥哥。

  井田带着微笑睡着了,一夜无梦。


汞双

【斑雏】新轨

南极圈快乐!!!


新轨


四:又一段记忆


        斑要先找到泉奈,于是他去了训练场,去了泉奈的房间,可都不不见泉奈,斑有些恼火,刚打算去后山找找,就与吃完饭的泉奈和井田撞了个正着。

  斑发出一声冷笑,双手抱在胸前,直勾勾的看着泉奈,音节一个一个从他口中说出:“泉奈,父亲找你。”

  泉奈挠了挠后脑勺,一脸天真地笑了两下:“是吗?我正要带井田妹妹四处逛逛,那大哥你来吧,她对咱家真的一点也不了解呢。抱歉井田妹妹,父亲叫我,失陪了。”

  泉奈不负责任地跑开了,井田愣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抬眼,井田发现斑周围气场骤降,露出了一...


南极圈快乐!!!


新轨


四:又一段记忆


        斑要先找到泉奈,于是他去了训练场,去了泉奈的房间,可都不不见泉奈,斑有些恼火,刚打算去后山找找,就与吃完饭的泉奈和井田撞了个正着。

  斑发出一声冷笑,双手抱在胸前,直勾勾的看着泉奈,音节一个一个从他口中说出:“泉奈,父亲找你。”

  泉奈挠了挠后脑勺,一脸天真地笑了两下:“是吗?我正要带井田妹妹四处逛逛,那大哥你来吧,她对咱家真的一点也不了解呢。抱歉井田妹妹,父亲叫我,失陪了。”

  泉奈不负责任地跑开了,井田愣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抬眼,井田发现斑周围气场骤降,露出了一个不耐烦的表情。

  “没事,斑哥哥可以不用带我转的,我...想回房间...我有点累。”井田移开了视线。

  其实井田是真的希望斑能带她认认路,但毕竟班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他是族长的儿子,一个天才,更是一名忍者,修行是不可耽误的。她的出现及失忆已经很大的影响了斑的安排,明明发誓不让斑为她操心,那就最好别再麻烦他。

  斑也走了,留下井田一个人,这宇智波再大,此刻也只有井田自己了。她到现在仅认识的三个家人都不在旁边,叫她“大人”的女人也不在,无助感占据了井田的整颗心脏,现在没有人站在她前面。

  “哈哈,看那个白眼怪物。”

  不是从耳边响起,却那么真实。忽地出现,那么突然!头又隐隐作痛,井田扶着一旁的墙,勉强支撑身体。

  “白眼怪物,叫你跪下!”

  井田痛得冒冷汗,心中的空虚被无限放大,那是她忘记的一段痛苦的记忆。她本可以中断这突来的记忆,可她没有,即使这记忆很残忍,让她痛苦,即使中断记忆她就不会头痛。

  她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接下来,似乎会出现一个很重要的人。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他是我的太阳。

  井田咬紧嘴唇,脸上渐渐没有了血色,撕心裂肺的痛苦,让她不得不靠着墙坐下。她选择继续接受记忆。井田闭上眼睛,周围越来越黑,在一瞬又都白了起来。她眼前出现了一个有靛蓝色头发的小女孩,小女孩面前有三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

  “喂怪物,你不会撞的人就聋了吧?我叫你跪下,向我道歉!”

  “对...对不起...”小女孩用手背擦擦眼角的泪,井田才发现小女孩有一双纯白的眼睛,无一丝杂色。

  井田是黑头发黑眼睛,与这个女孩一点也不一样,可她有一个强烈的预感,这个女孩就是她,而且那个梦中死去的有蓝色头发,估计有17、8岁的人也是她。

  其实井田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长得不一样,为什么现在她只有四岁左右,却认为那个17、8岁的女孩就是她,而且那个她还死了。

  只见小女孩慢慢曲起了腿,膝盖离地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井田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痛楚,看到这一幕不由喊出声:“不要!”

  小女孩的胳膊被一个人抓住了,膝还未落地。

  井田猛地睁开眼,发现斑正握着她的手坐在她身边,他的脸离她如此之近,鼻息一下下打在井田的睫毛上。井田的脸立马成为一个红苹果,反射性地抽开了手,跳了起来。结果因为头痛而无力,两脚一软到在了斑身上。

  这回斑没有摔倒,反倒稳当当的接住了井田,叹了口气:“什么叫没事?还好我不放心回来看了一下,你看起来很难受,怎么叫都不醒,我就抓住你的手,希望你能好点。”

  “嗯......”井田还是红着脸。

  风徐来,斑的头发被风吹起,扫着井田有些痒,井田低头笑了一下,再抬头,已是满面春光。她轻柔地将斑的头发往后搂了一下。

  井田的指尖划过斑的脸颊,斑感觉到一股凉意及不输于丝绸的质感,当他看到井田满含笑意的眼睛后,彻底沉默了。

  斑二话不说打横公主抱起井田,机械性的走到井田的房间,放下井田,然后不动声色地离开了。井田还以为自己的行为冒犯了斑,有些愧疚。

  只有斑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一一不想让井田看到他红透的耳根。

汞双

【斑雏】新轨

雏田不是白眼睛吗?怎么成黑眼睛了?

我得说一下,四战时六道斑不是用求道玉刺穿了宁次嘛,我的设定是宁次没赶上,结果雏田被刺穿(雏田有17、8岁吧)。然后因为某些原因,雏田失去所有记忆成了黑发黑眼的4岁女孩摔在5岁斑身上,被宇智波纳入冠名宇智波井田。(能力也有改变,在后来甚至开了写轮眼,至于为什么后文会写到的)

行啦,以上。


新轨


三:泉奈哥哥


        井田目送斑离开,百般无聊地端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直到有人来敲门。

        “井田大人,这是您的衣服。”...


雏田不是白眼睛吗?怎么成黑眼睛了?

我得说一下,四战时六道斑不是用求道玉刺穿了宁次嘛,我的设定是宁次没赶上,结果雏田被刺穿(雏田有17、8岁吧)。然后因为某些原因,雏田失去所有记忆成了黑发黑眼的4岁女孩摔在5岁斑身上,被宇智波纳入冠名宇智波井田。(能力也有改变,在后来甚至开了写轮眼,至于为什么后文会写到的)

行啦,以上。


新轨


三:泉奈哥哥


        井田目送斑离开,百般无聊地端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直到有人来敲门。

        “井田大人,这是您的衣服。”

        一个女人推门而进,在景田面前放下一套衣服,便默默退出房间,在门口等待。

        井田迅速换好衣服,那是宇智波的族服,和斑的款式很像,背上是引人注目的团扇族徽。

        现在我算是宇智波的人了吧。井田想。

        束完腰带,穿好鞋子后,井田下床告诉门口等待的女人,她已经好了,可以带她去吃饭了。

        “井田大人,请跟我来。”

        “叫我井田就行了。”

        “好的,井田大人。”

        井田终是拗不过女人奇怪的固执,好像她也经常把大人挂在嘴边,也是习惯呢。想起习惯,井田对自己的过去更在意了,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自然做出那么多礼节,如镌刻在骨髓里,即使忘记了一切也能做出反应。

        “您的房间在斑大人的旁边,我们会去打扫的。前面是领饭的地方,今天请您亲自去拿,以后我们会送到您房间的。”

        女人的声音拉回了井田的思绪,她点了点头,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前面的确有一间房,房里隐约有一个黑头发,穿着宇智波族服的人,个子与斑差不了多少,看起来很像,但不是斑。井田敢保证。

        斑的气场如同冰原的狼王,孤傲、冷漠。这个人呢,则似冰原的太阳。

        “抱歉,这里是可以取饭的地方吗?”

        “是啊,不过你是......”双目相对,俩人都打探着对方,场面一度尴尬。

        男孩猛一拍脑袋,先笑了起来,再向井田解释:“我知道了,你就是刚才家族会议中提到的那个女孩吧,黑发黑眼,确实是我们家族的特征。斑大哥说你叫井田,我叫泉奈,也是你的哥哥哟。”

        原来他叫泉奈,是斑的弟弟呀,怪不得长得有点像。

        井田挂上了一个笑容,应到:“泉奈哥哥~~”

        泉奈被井田天使般的笑容震惊了,在这种战争的年代,毫无真实可言,不是假笑、奸笑,就是冷笑、苦笑,像这样自然的笑容,是珍宝啊!

        她没吃饭,怎么可以?!井田,不是妹妹不能饿着!泉奈忽然有了作为一名“哥哥”的贴心与意识,泉奈立即有了动作,不能井田开口,饭就放在了井田手中。

        “妹妹你来得有些晚,下次早一点可以要求菜式的。今天在这里吃完再走吧。”

        井田体验到哥哥的关照,对泉奈的好感,嗖嗖的往上升。

        “谢谢泉奈哥哥,我先开动啦。”

        有泉奈哥哥,真好。

        另一边,斑与田岛正在讨论井田的加入可能带来的一系列麻烦。

        “长老们的讨论结果是,井田有黑发黑眼,可能是宇智波在外的子嗣,是有概率开启写轮眼的,而且写轮眼是不可以被别人所得的,留在族中可以避免这个问题。至于她突然出现没放出一丝查克拉是有疑点的,斑你要注意观察,如果真是卧底,唉,就动手吧。”

        “......是。”斑莫名觉得再平常不过的结果放在井田身上,他会下不了手,但万一,万一是卧底,他绝不会带上个人色彩,宇智波本就冷血。

        “还有,明天带井田去的学习忍术,需要的话就从头教她提炼查克拉,你要时刻记住,在没有十分证据证明她是卧底之前,井田都是你的妹妹,和泉奈一起保护好她。”

        “是。”这回没有半分犹豫。

        “好了,把泉奈叫来,我得跟他谈谈。”

        斑退了出去,便听到田岛在房内剧烈的咳嗽,斑更加肯定了以前自己的一个猜测一一父亲怕是在隐藏他已经大不如前的事实。必须要变强,在一日父亲再也无法瞒下去之前有实力当上宇智波的族长。

        阴影遮位了他的半边脸,只有,死一般的冷静。

        

        

        

        

        

汞双

【斑雏】新轨

斑雏文好少哇!果然是南极圈。。。


新轨


二:她的笑容    

    不一会,宇智波斑和宇智波井田就到了宇智波大宅的门前,有一个男人你在门上双目半眯,他是斑的父亲,宇智波田岛。

  “父亲,”斑点头示意,“她就是了,依长老们所说冠名为宇智波井田。”

  井田看到田岛,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两只大而水灵眼睛弯出一丝弧度,两腮上是可爱的红晕。有一刹那田岛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虽然井田有宇智波的黑发黑瞳,那个笑容却满是不属于这个家族的纯粹、洁净。

  田岛咳了两声,将长老们讨论出的结果公布出来:“咳,听好,因为斑发现了井田,所以我得负起责...

斑雏文好少哇!果然是南极圈。。。


新轨


二:她的笑容    

    不一会,宇智波斑和宇智波井田就到了宇智波大宅的门前,有一个男人你在门上双目半眯,他是斑的父亲,宇智波田岛。

  “父亲,”斑点头示意,“她就是了,依长老们所说冠名为宇智波井田。”

  井田看到田岛,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两只大而水灵眼睛弯出一丝弧度,两腮上是可爱的红晕。有一刹那田岛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虽然井田有宇智波的黑发黑瞳,那个笑容却满是不属于这个家族的纯粹、洁净。

  田岛咳了两声,将长老们讨论出的结果公布出来:“咳,听好,因为斑发现了井田,所以我得负起责任,井田将成为我的女儿,此后斑就是井田的哥哥。斑,明天带井田去学习,宇智波的人都是要上战场的。”

  斑似乎要反驳,就被田岛接下来的话给打断:“那么,井田,叫父亲。”

  井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可是她不敢深究。她发现如果硬要回想只会让她头痛欲裂。既然什么都忘了,那就从头开始,不过终有一日她定会找回记忆。

  看着和田岛,井田笑得更加灿烂,她觉得自己很幸运。目成阳光的声音自然流出:“请多指教,父亲大人,哥哥大人。”

  斑带井田走进了宇智波大宅。井田的一举一动无不透露出一股优雅,见人就会点头,如果不是被斑背在身上,恐怕是走路都会有繁琐的急步缓步之分。

  井田在失忆前绝对有过良好的家教,斑心想。他越来越好奇井田过去的身份了。

  斑走进了一个房间,将井田安置在床上后转了转僵硬的肩膀,倒不是井田太重,而是斑保持一个动作太久了。井田把这一幕看着眼里,愧疚之情涌上来,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斑为她操心。

  “这是我的房间,你的房间暂时还没有定下,衣服一会儿会有人送过来,然后去吃饭。”

  斑转头欲走,一只手就拉住了他衣服的一角。

  “斑哥哥......”

  斑一震,他对这个称呼感到别扭,但身体还是很老实地停下了。

  “谢谢你......”

  声音很轻,简直比蚊子叫还令人听不清,这样怎么能配得上宇智波呢?!以后一定要教会她什么是宇智波的精神。

  心里是这么想的,斑的嘴角却微微勾起,眼底多了一份温柔。



汞双

【斑雏】新轨

主斑爷与太子妃,还有各种All雏,注意避雷!

应该是长篇吧,不定期更新emmm。

南极圈快乐!

注意日向雏田=宇智波井田。要问为什么的话,后文会写的。

可以提建议的,可以私聊的!

0k,以上。


新轨

一:宇智波井田


    有谁能想到天上能平白无故掉下一个人砸到自己?

  总是在各方面都表现的“天才”的斑也没有想到,虽然他只有五岁,连写轮眼都未曾开启,可是在警惕性与查克拉感应性方面还是一等一的。

  怎么就被砸到了呢?

  没错,不久前斑就被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女孩砸到了,她突然出现在斑的头顶,甚至没放出一丝查克拉给斑的反应时间不到零点几...

主斑爷与太子妃,还有各种All雏,注意避雷!

应该是长篇吧,不定期更新emmm。

南极圈快乐!

注意日向雏田=宇智波井田。要问为什么的话,后文会写的。

可以提建议的,可以私聊的!

0k,以上。



新轨

一:宇智波井田


    有谁能想到天上能平白无故掉下一个人砸到自己?

  总是在各方面都表现的“天才”的斑也没有想到,虽然他只有五岁,连写轮眼都未曾开启,可是在警惕性与查克拉感应性方面还是一等一的。

  怎么就被砸到了呢?

  没错,不久前斑就被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女孩砸到了,她突然出现在斑的头顶,甚至没放出一丝查克拉给斑的反应时间不到零点几秒,该死的引力就将她带了下来。

  “你是谁?!”斑以忍者的基本素养,手中不知何时多出来的苦无就抵在的女孩脆弱的喉前。此时,此时斑只需稍加用力,苦无就会割开女孩的喉咙。

  女孩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一下,斑试探性地起身,但苦无离女孩还是只有一点点距离。

  斑起身后,终于看清了女孩,她有一头柔顺的黑发,铺撒在地上,皮肤白皙剔透,双眼紧闭,穿着一条洁白的裙子。

  女孩的眉毛舒展开,没有紧张,痛苦的感觉,一张小嘴微启着,似乎是没有防备,她的手上没有任何伤口或茧,她的脚上没有穿鞋子,但是却不染一丝尘土。

  是......死了么?

  斑皱起了眉头,要真死了还真不好办了。

  应该......不是忍者。

  虽是这么想的,手上的苦无依然不动,只不过斑用另一只手去感受了一下女孩的呼吸,幸好呼吸还很平稳。

  女孩的睫毛忽然扑闪了几下,斑立即警惕起来,准备随时用苦无去割断她的喉咙。

  “你是谁?”这是女孩醒来问的第一句话。

  “斑,告诉我你是谁。”斑眼神一凝,散发出森森寒意,他看到女孩黑曜石般的黑瞳,顿了一下。

  我是谁?我是...

  任女孩回想都只有一片空白,一个画面忽然闪过女孩的脑海,还未来得及捕捉,一阵入骨的疼痛便脑海处蔓延开来,如闪电般布满全身,她又晕得过去。

  现在的情况更加难办了,虽然斑放下了一点戒心,因为眼前女孩明显不会有太大威胁,但也不至于信任到把她带入宇智波大宅,毕竟女孩有太多疑点,说不定就是千手的探子。

  斑最终叹了口气,收起了苦无,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女孩身上,运起查克拉,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回族地。他打算向长老报告女孩的情况,依他们定夺,最好是能把女孩带回来。不然只要把她在那里晾一天,以她的身体状况,绝对会变成孤魂野鬼。

  感受到身上多了件衣服的女孩下意识蜷起来,两只手紧紧捏住衣服的一角,头伸到了衣服里。

  她做梦了,梦到了一个金黄头发的人,是一个脸上有猫须,拥有一双湛蓝眸子的少年。梦中的他在男孩面前,在流血,在笑,心安和心痛,蓝色的顺发从肩头滑落,她倒下了,只觉冷。

  “......田!”男孩歇斯底里地吼叫,只能听清这个字。

  又是头痛,这回真的只剩下一片黑暗,连梦都不施舍给她了。四肢逐渐变冷,周围越来越安静,堕入黑暗的感觉。

  再睁眼,女孩正被人背着,是之前问她名字的男孩,她伸手揉揉眼睛,贴在他耳边柔声问:“我们去哪儿?”

        “回我家。”斑沉声道。

        那群老狐狸不知怎么,听完斑的描述竟同意他带女孩回来,而且有意给她冠上一个“宇智波”的姓氏。

        “你到底叫什么?”

        “我不记得,只是好像有个‘田’字,”女孩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把那个奇怪的梦说了出来,“我刚刚做了个梦,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黄发男生,我在梦中死了,但很安心,男孩叫我的名字,我只听清了‘田’。”

        “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

        女孩在后面没有说话,斑的肩上搭上了一双小手,那双手搭的很小心。

        半晌,她说:“我似乎忘了很多重要的人和事。”

        斑意识到自己踩雷了,忙不迭转换话题。

        “井田。”

        “嗯?什么?”

        “回到宇智波,你就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了,你就叫一一”斑运起查克拉跑得更快了。女孩耳边响过风声,和斑的低语。

        “宇智波井田。”

        

        


汞双

    心血来潮的鸣雏。

    会OOC注意。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雨,湿哒哒的,有点讨厌呢。

    雏田一向不怎么喜欢雨天,因为在雨天,她看不到太阳。

    淅淅沥沥的雨打在她的头上,脸上,衣服上。

    作为日向家的大小姐,她一般不会独自出门,可今天偶尔一个人出去,就突然下起了雨,她可没有带上雨伞。

    雏田三步并两步,堪堪躲在旁边的屋檐下。

    幸好,淋湿不多。...


    心血来潮的鸣雏。

    会OOC注意。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雨,湿哒哒的,有点讨厌呢。

    雏田一向不怎么喜欢雨天,因为在雨天,她看不到太阳。

    淅淅沥沥的雨打在她的头上,脸上,衣服上。

    作为日向家的大小姐,她一般不会独自出门,可今天偶尔一个人出去,就突然下起了雨,她可没有带上雨伞。

    雏田三步并两步,堪堪躲在旁边的屋檐下。

    幸好,淋湿不多。

    雏田站在那,安静地凝视着天空。

    果然啊,没有太阳,连天也不是蓝的。

    四战之后,木叶和平了不少,和平的气氛使一个人容易发呆,发呆时警觉性也会降低,以致于雏田甚至没有注意到身旁多了一个人。

    “哟,雏田,你也在躲雨啊。”

    熟悉的嗓音拉回了雏田的思绪,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地开始僵硬,脸比身体反应更快地有了红晕,心跳比脸反应更快的出现悸动。

    雏田扭过头,看到的是一个金黄色的头发的脑袋。

    正是四战的英雄,她的暗恋对象一一漩涡鸣人。其实也不能说是暗恋,雏田已经表过白了,只是当时情况特殊,鸣人根本没有时间去理解。

    浅紫的眼睛与湛蓝的眼睛对上了。

    “鸣...鸣人君...”

    那双湛蓝的眼睛使雏田仿佛看到了天空,鸣人就是太阳,是与此时相对的晴天的感觉。

    “啊,雨变大了,看来还要再躲一会儿。”

    雏田默默转回了头,退了一步,手指不停地碰在一起。

    沉默。除了雨声什么也没了。雏田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什么也听不到了。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斜,雏田和鸣人再不能往后退了。雨终于是打到了雏田身上,脸上,头上,冰凉的。

    这样下去会被淋透的。雏田想。

    有什么挡住了光线,连着雨一并没了。

    她抬头,是鸣人,他脱下了外套,张大遮住了雨。

   “雨天被淋湿是会生病的说。”     

     鸣人与她靠得很近,很近,她似乎只要一低头就会靠在他的胸膛上。她能感受到鸣人的体温,鼻息,包裹了她。她追求的太阳,是如此的美好。

     雨天...也会有太阳呢。

hina酱love

和 @84年份黑紫葡萄焦糖炸冰淇淋小圓蝸牛麵包  一起做了all雏的像素鸟小游戏!(真的只是小游戏
有点难……
但是理论上能通关x

app暂时只支持安卓【如有更新直接更在下方】

安装包: https://pan.baidu.com/share/init?surl=UZrUoi4b-dOkra95Xik8Sw   1ald


苹果ios和pc可以直接点h5: http://t.cn/AiN7zLKN

个人觉得安卓的app界面舒服点……

∞∞∞∞∞进度∞∞∞∞∞∞∞
【横雏】已完成
【丸雏】待更新
【剩下cp】缓慢。。。 

和 @84年份黑紫葡萄焦糖炸冰淇淋小圓蝸牛麵包  一起做了all雏的像素鸟小游戏!(真的只是小游戏
有点难……
但是理论上能通关x

app暂时只支持安卓【如有更新直接更在下方】

安装包: https://pan.baidu.com/share/init?surl=UZrUoi4b-dOkra95Xik8Sw   1ald


苹果ios和pc可以直接点h5: http://t.cn/AiN7zLKN

个人觉得安卓的app界面舒服点……

∞∞∞∞∞进度∞∞∞∞∞∞∞
【横雏】已完成
【丸雏】待更新
【剩下cp】缓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