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ot

987.2万浏览    34659参与
韩吉我命中注定的老婆酱

利韩cp《kein name》(4)

无授权搬运,详情见本合集简介


走出办公大楼时,天色已显得微暗,不久前还看到得夕阳落下,现在才不过六点多一些,却只剩一抹橘红,独立与即将笼罩的黑夜对抗。  


夏天已然结束,秋天则在不知不觉中接近。虽然他比较喜欢冬天,冷风吹过面颊时冻得发疼的感觉,但秋天有韩吉,这是她出生的季节。


“里维学长,这边!”


熟悉后辈的呼喊声将里维吸引过去,站在大楼外边奇形怪状的艺术品旁的,是娇小可爱的学妹佩特拉,以及紧牵着她的手的,即将一同步入礼堂的未婚夫欧鲁。


佩特拉用力挥舞着手,深怕里维看不见自己似的,即便天气转凉,仍穿著一贯的迷你裙与长......

无授权搬运,详情见本合集简介


走出办公大楼时,天色已显得微暗,不久前还看到得夕阳落下,现在才不过六点多一些,却只剩一抹橘红,独立与即将笼罩的黑夜对抗。  

 

夏天已然结束,秋天则在不知不觉中接近。虽然他比较喜欢冬天,冷风吹过面颊时冻得发疼的感觉,但秋天有韩吉,这是她出生的季节。

 

“里维学长,这边!”

 

熟悉后辈的呼喊声将里维吸引过去,站在大楼外边奇形怪状的艺术品旁的,是娇小可爱的学妹佩特拉,以及紧牵着她的手的,即将一同步入礼堂的未婚夫欧鲁。

 

佩特拉用力挥舞着手,深怕里维看不见自己似的,即便天气转凉,仍穿著一贯的迷你裙与长靴,一旁的欧鲁提着一堆纸袋,勉强举手微笑,里维朝着他们的位置走去,脸上勾起一道自己也未察觉的微笑。

 

“这是我们的喜帖,这场婚礼可以顺利淮备,都多亏有学长的帮忙,请学长务必要出席!”


“哪里……恭喜你们。”

 

里维从佩特拉手中接过印有自己名字、纸质滑顺的信封袋,里面是烫金印刷的帖子,一面是新人美丽的婚纱照,一面则写着婚礼的举行地点及日期。

 

"欢迎携伴参加。"

 

一行备注列在帖子一角,里维突然想起还有一人。

 

“这么说来,韩吉的……”

 

作为准新人的两人听着这句话,互相看了一眼。

 

“对了,欧鲁赶快拿出来!”

 

欧鲁被佩特拉轻轻一推,赶忙从公事包中拿出另一张喜帖。

 

“可以麻烦学长转交吗?”在欧鲁不小心咬到舌头以前,里维便伸手接过给韩吉的邀请函。

 

“当然。我很期待你们的婚礼,再度恭喜你们。”

 

“我们才是,这场婚礼受了学长多方帮助……”欧鲁害羞地抓了抓头,佩特拉也露出害羞的笑容。

 

“早点回去休息吧,学长,路上小心。”

 

目送着学生时代至今对两人百般照顾的学长,佩特拉将头靠在欧鲁手臂上。

 

“本来要自己拿进去的,结果里维学长连学姐的也一起拿走了,这样表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吗?”

 

“或许吧……等等,我的准老婆,你难道还想着学长吗?这可千万不……痛痛痛!!”

 

看到未婚夫激动得咬到舌头,佩特拉忍不住想笑,又装出生气的样子,双手叉腰。

 

“你怀疑我吗?我准老公。如果是十年前,我会很肯定地说‘对,我爱里维学长,里维学长一生推!’,但是现在……”

 

接著,她环着他的后颈,垫起脚尖在他的鼻头轻吻:“我只爱你一个人。”

 

“佩特拉……”

 

欧鲁还想再索求一吻,被佩特拉轻盈地推开了。

 

“回家了,笨蛋。”

 


**


 

最近不仅天气改变,季节更换也表示推出新一期商品的时节已经到来,各部同仁忙得天昏地暗,加班是家常便饭,每每回到家都已经凌晨,睡个三、四小时后又得奔向公司卖肝。

 

研究部的韩吉自然也不例外,平时里维会自主加班,一边预支隔天的工作进度,一边等她下班,再一起吃晚餐、回家休息。但今日早已与佩特拉准夫妇约好见面,只能单独回家,同时在心中盘算着替韩吉准备消夜的事。

 

走进超市前,一群学生走过,打闹嬉戏着,发出高分贝的笑声,熟悉的青涩模样令他回想起自己,对韩吉的看法完全改变的那天。

 

虽然那是与现在的秋高气爽完全不同,即将进入夏天前的闷热,空气几乎使人窒息,别扭的初三男学生,正为了自己的同学、邻居兼青梅竹马开始发育、微微隆起的前胸,难为情得不知该如何与她相处。


同时,也为了自己过度意识对方的存在而感到不自在,又为了不能好好和她说话感到气馁,各种复杂的感情堆积在内心时,将自己约在放学后的教室的学妹说的话像一阵来自北方的风,除了驱散炎热以外,也让自己的脑袋降温散热,得以重新思考。

 

就在学妹绯红着脸,以泪水将近要夺眶而出的表情向自己告白后,里维突然明白这阵子突如其来的不知所措,全是与学妹相同的原因。

 

因为喜欢。

 

因为自己,喜欢上那个笨蛋四眼了。

 

“‘好啊’……虽然我很想这样答应你,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说出“喜欢”两个字时,全身的寒毛都颤栗了起来,虽然外表波澜不惊,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我知道,是韩吉学姐对吗?”

 

而学妹佩特拉完全未现惊讶之情,只是了然地点头,眼底的泪光仍在闪耀。

 

原来女孩子会比较早熟,是真的啊。

 

而且难道全世界都知道,只有自己不知道吗?

 

里维觉得惊讶,所以没有回答,只是垂下了眼。


 “我早就知道自己没有希望的……里维学长,希望你可以和学姐幸福快乐地在一起。”

 

说完以后,佩特拉便夺门而出。里维所不知道的后续,是学妹奔向在校门口等待她的学弟欧鲁,紧紧抱着他放声大哭了好一阵子。

 

“我终于说出口了,欧鲁,我终于说了……呜呜呜……好不甘心,为什么还是赢不了学姐呢?可是,看着学长和学姐的样子,又明白自己没有机会……”

 

当时的佩特拉和欧鲁确实是冤家,同时也是里维学长后援会的头号男粉丝和头号女粉丝,两人总是吵吵闹闹的,不是斗嘴就是互呛,吵架激烈时甚至还会打起来,没想到十年后,居然要结婚了。

 

而在那之后的里维,怀揣着一股激动得想立刻与韩吉倾诉的心情,前往她经常窝居的生物教室,但是那天他并没有找到她,不仅如此,她一向珍视的索尼和宾所居住的兔笼,竟然是开的。

 

──对了,那时候的韩吉……

 

那时候,里维错过了最佳时机,再下来,他们为了寻找消失的兔子几乎翻遍学校每吋土地,不久后却发现了被野狗咬死的躯体冰冷地躺在草地,他记得韩吉不顾血染制服,抱着它们大哭的样子,接着她变得郁郁寡欢,不说话也不笑,而他开始为升学作准备,一忙起来,这些事情却也忘了。

 

直到自己对她说出过分的话语以前,他们似乎没了交集,不过说了反而更没交集,那个转折点实在多余,里维忍不住想到,当时说了那种话的自己其实肯定仍深深喜欢着她,但他拉不下脸道歉,一拖竟拖了十年。

 

时光飞逝,自己和韩吉又会如何?还是仍停留在十年前,隐藏着内心感情而无法坦率说出口的小孩模样吗?他又想到在路上遇见醉酒韩吉的那一晚,以及隔天早晨,向她告白后,满脸震惊说不出话的她。

 

那个早上的告白,他其实毫无准备,只是自然地看着韩吉的脸,便脱口而出罢了,那是他最真确的心情,他的心意不会改变,然而她并没有给他明确答复,同居至今将近半个月,她只暧昧地提到过结婚蛋糕。

 

……这么说来,韩吉的年龄也不小了,或许她是默示(漠视?)了自己的告白,下一步直接步向礼堂?!

 

那么,自己是不是该准备婚戒了呢?买新房的头期款早早存好了,结婚基金也还有一些,那么婚戒该买什么款式?又该在什么时候提出好呢?

 

里维放下红萝卜和玉米,为了是否该立刻冲向珠宝店的问题,烦恼得皱起眉头。

 


**


 

最后一份实验结果出来时,时针已经过九了,研究室内横尸遍野,副主任莫布里特几乎挂在桌上无法动弹,身为主任的韩吉用一支笔撑着下巴,否则就要直接倒去。

 

最近公司推出新企划,除了研发崭新化妆品项,同时还要求研究部门的员工根据市面上四大化妆产品做出详尽分析报告,研究部忙得昏天黑地,好不容易在上头要求的时限以前交出资料,接下来可以连放三天假期,她早已决定一回家就要死死赖在床上,就算洁癖鬼把她踢下床也要抱着棉被一起下。

 

“快回家去吧,莫布里特,记得不能开车,肯定会死在路上的。”

 

“是的,那么一起坐电车回去吧?韩吉小姐,记得戴上眼镜再走。”

 

韩吉勉强撑开眼皮,她其实很想直接睡在研究室,只是晚上空调会自动关闭,这里又没窗户,她会先被闷死,与一群助手道别后,上司与属下两人便相依着一路撑到车站,一坐上电车,神智反而清明了起来。

 

然而,一想到回去要面对的画面,韩吉又感到头疼。

 

自从被房东赶出来到现在,她还没时间仔细查找租屋资讯,里维愿意收留她固然值得高兴,但他毕竟是要结婚的人,吃拉面的那天,晚上梳洗过后要睡觉之前,发现他安稳地靠坐在床的一边,她实在吃惊到眼镜都要破了。

 

“我家只有一间卧房,结婚以后或许会搬家吧……啊,不过不用担心,这张床是双人床。”

 

双人床就可以吗?先生,你有未婚妻啊!?

 

看到里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韩吉干脆自暴自弃的上床,没想到第一晚辗转难眠,导致隔天精神不济,工作效率不佳,第二晚居然就睡得像小猪一样,甚至不用等里维上床,自己已经睡得毫无知觉,早上醒来再度回到电脑被重新开机以后的状态──神清气爽。

 

她觉得自己的羞耻心与道德感正在与日俱减,都是他害的,明明有未婚妻,还可以表现得一副非常能够接纳自己的样子。

 

难道学妹也知道这些事情吗?

 

神智清醒加上精神不济的情况就是,韩吉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胡思乱想的脑袋,只要一闭上眼就能看到他与她在蛋糕专柜前幸福洋溢的模样,对比自己目前的寄人篱下,找不到栖身之处,还与他同床共枕的落魄模样,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却又无力改变……或是根本不想改变。

 

不行,韩吉,不能做出逾矩的行为。

 

不可以。

 

她干脆睁开眼睛,用力拍打自己的脸颊,不一会儿便到站了。

 


**

 


从车站走到里维的住处大约十分钟,忙得没时间吃晚饭、饥肠辘辘的韩吉,像只觅食的熊一样四处张望,但或许时间太晚了,只剩路灯还亮着,这一区是安静的住宅区,最近的便利商店还要多走几步,回想起平时似乎总是与里维一起下班,今晚他难得没有等自己,这种时间说不定也已经上床休息,毕竟婚期在即,他也过得非常忙碌吧。

 

在那之后,无论她怎么问,里维都不肯告诉她喝醉的那晚,自己到底对她说了什么,但导致他的态度大转,甚至对自己百般温柔呵护的契机,肯定在那个晚上。

 

韩吉想不出解答,只能闷闷地走向熟悉的家门,掏出钥匙。

 

干脆睡觉吧,睡觉就不会肚子饿了。

 

才刚这样想著,一走进房子,一股香味便扑鼻而来。

“来尝尝。”

 

映入眼帘的便是穿著围裙的里维,他一手拿着汤匙,一手护在下方,将晶莹饱满的米粒送进还搞不清状况的韩吉嘴裡,咬下去的瞬间,充分吸收番茄酱汁的米溢出浓浓香气,她立刻明白这是什么。

 

“蛋包饭?天啊,真的太好吃了!可是为什么是这个……”

 

一身家庭主夫打扮的房屋男主人,一脸理所当然地,松口气般的转回料理台。

 

“什么为什么?你不是最喜欢蛋包饭吗?红萝卜也没加,我猜你肯定还没吃饭,快去洗手,过来吃完再去洗澡。”

 

他像个老妈子一样一股脑地说,一边嫌弃地朝韩吉挥手。

 

“还不快去?不洗手直接吃东西会生病,赶快去洗──”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听到这句话,里维的手僵在半空,他不明所以地转向她,看到的是与方才惊讶的表情不同,似乎既生气又难过的,胀红了的韩吉的脸。


“明明有未婚妻,不久后就要结婚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是说你曾经喜欢我吗?那现在呢?你不把我当女生了吗?你做这些,你未婚妻知道吗?学妹……佩特拉她知道这些吗?你这样子,我实在很困扰!”

 

随着她越来越激动的情绪,眼眶也泛起了泪光。

 

你难道不知道,对一个人这么温柔,她的心也会陷落吗?


然而韩吉没有讲出口,她的全身无法控制地颤抖,一片白色的东西递了过来,她以为是纸巾,那片东西却硬得异常,仔细一看,上头还印着自己的名字。

 

信?这种时候不是应该递手帕或纸巾吗?递这种东西做什么?该不会是缴费明细?我该不会让里维欠费了?啊啊、是上次开着水龙头就睡着,还是忘了关客厅的灯──

 

理性瞬间打断感性,她的怒火像是被白色信封浇熄,打开看过内容后,更像是被扔到冰河,冷得全身寒毛直立。

 

“欧鲁·波札德 与 佩特拉·拉鲁 

   将于10月25日于希娜大饭店举行婚礼

   敬邀 韩吉学姐 莅临♥”

 

她抬起头,里维也随之与韩吉对视。

 

“你刚刚说,未婚妻是谁来着?”

 

他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韩吉认得这张脸,这是里维想要大笑,又天生面部神经坏死,而露出的反而显得很恐怖的表情。

 

他缓缓地向她靠近,韩吉只能不断退后,退到无路可退为止。接着,他伸出手,将她禁锢在墙角缝隙之间。

 

“再说一次,洗手,吃饭。”

 

“是、是、遵命!”

 

这一次,韩吉确实是飞也似地逃跑了。

韩吉我命中注定的老婆酱

利韩cp文《kein name》(3)

无授权搬运,详情见本合集简介


“莫布里特,你有女朋友吗?”


“什、什么?怎么突然问这个?”


 研究室里,正当莫布里特──韩吉身旁一位年轻有为的可爱小助手,分析早上纪录的观察报告给上司参考时,心不在焉的上司突然蹦出一句令他直接呛到口水的问题。


“以后结婚时,会好好陪她准备婚礼吧?像是挑蛋糕啊、巧克力或草莓的,或是挑礼服啊、婚纱照什么的,唉…像你这样温柔体贴的男孩,肯定会为了她鞠躬尽瘁吧。”


韩吉完全不管她温柔体贴的小助手在一旁大咳特咳,自顾自地说着。


她好在意,在意中午看到的一幕,这实在令她听不进任何数据了,同时,内心亦充满前所未有的矛盾...

无授权搬运,详情见本合集简介


“莫布里特,你有女朋友吗?”

 

“什、什么?怎么突然问这个?”


 研究室里,正当莫布里特──韩吉身旁一位年轻有为的可爱小助手,分析早上纪录的观察报告给上司参考时,心不在焉的上司突然蹦出一句令他直接呛到口水的问题。


“以后结婚时,会好好陪她准备婚礼吧?像是挑蛋糕啊、巧克力或草莓的,或是挑礼服啊、婚纱照什么的,唉…像你这样温柔体贴的男孩,肯定会为了她鞠躬尽瘁吧。”


韩吉完全不管她温柔体贴的小助手在一旁大咳特咳,自顾自地说着。


她好在意,在意中午看到的一幕,这实在令她听不进任何数据了,同时,内心亦充满前所未有的矛盾感。


既然要结婚,他为什么还收留她呢?该不会是因为自己太没女人味,连未婚妻大大都非常放心吧?等等、那家伙会跟未婚妻讲自己的事吗?真不敢置信……


韩吉又叹了一口气,莫布里特顺过气后,贴心地为两人倒了茶。


从中午进来研究室时,上司就显得有些奇怪,即使嘴里吃着她最喜欢的焦糖蛋糕,却一点笑容也没有,对实验也爱理不理,原来是为了结婚在烦恼吗?不久前企划行销部的纳拿巴小姐才抓着上司大吐未婚夫的苦水,现在轮到她了。


话说回来,原来韩吉小姐有对象啊,营业部的里维先生听说也要结婚了,两人似乎是青梅竹马,这么说来……


莫布里特有点心虚地猜测两人的关系,因为这些私事实在太八卦,况且也令他感到心情复杂了起来。


因为,自己确实为了心爱的人,正鞠躬尽瘁地卖身卖肝,看她的模样是一生也不会察觉了,不过如果心爱的人可以得到幸福,莫布里特也会感到开心。


“韩吉小姐尽管放心准备婚礼吧,研究室这里还有我,我会全力支援你的。”


 他体贴地说,韩吉则彷彿大梦初醒般,啜饮着热茶,一脸疑惑地望向他。


 

**

 


韩吉在研究室里竭尽所能地待到最后一刻,直到连一点工作也没得做为止,她惊讶于自己的效率,为了不再胡思乱想而埋头研究的成果就是,连一点工作也不剩,必须等隔天数据出来才有东西可以分析。本想着干脆来对乱糟糟的研究室进行大扫除,拿起扫帚前,那个男人自己找来了。


 中午时带着可爱未婚妻,挑选结婚蛋糕的男人。

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


 “莫布里特说你不肯下班,哭着跑来找我了,怎样?突然想到要打扫这间狗窝了吗?”


 “里维……”


 她的确不想下班,正确来说是不想看到里维,备用钥匙还放在包包里,她打算趁深夜时偷偷投回他的信箱,然后像过往的十年一样,知道他就在附近,仍固执地实行三不政策──不接触、不见面、不讲话。


 她对他满腹疑问,为什么收留她?为什么跟她告白?为什么明明要结婚了,还收留她又跟她告白?


 为什么十年过去,他说的话,居然还能触动她的心?


 ……哪有人这样的。


 她还来不及开口,肚子就非常不争气地叫了。


 “咕噜……”


 “走了,去吃饭吧,你比较喜欢拉面还是蛋包饭?”


 “拉面。”韩吉刚说完,里维立刻牵起她的手。


 “我知道车站附近有一间不错的拉面店,只是,我一直以为你比较喜欢蛋包饭。”他说,头也不回地拉着她往外走。


 

干脆在吃晚餐时把钥匙塞回去吧,她心想,几乎忘了自己现在正被他紧紧抓着。


 

**

 


那是间普通的中华料理餐厅,不少刚下班的上班族占据,所以两人即使独处仍不显突兀,一路上,韩吉不断找空隙塞钥匙,都被里维有意无意地闪过,他看似漫不经心地随口聊着工作,却也成功转移韩吉的注意,等她注意到时,热腾腾的拉面已经送上桌了。


“韩吉……你大概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但我还记得,你跟我说你被房东赶出来,暂时没有地方去,要我收留你,实际上我也答应了,既然答应就会做到,在你找到新的住处以前,待在我那里也无妨,所以,备用钥匙先放你那里,不必还我。”


结果反而被里维先说了,就在她想着干脆直接说破前,他语气缓慢地说,从头到尾都低头盯着叉烧,反而令她感到难为情。


 昨晚的自己到底干什么去了,不对,是后辈拿来的酒到底放了什么,怎么可以喝完以后醉到这种地步,连自己开口要求冷战十年的对象收留自己都不记得。


喝酒误事,天啊她再也不要碰酒了!


 “……那就麻烦你了。”

 

两人沉默地开始晚餐,只剩吃面的簌簌声,韩吉下意识挑开红萝卜切片的动作,被里维完全看在眼中。


 “你还是一样,不敢吃红萝卜吗?”


 “咦……?”


 “还是你仍认为这是兔子的食物,人类不该跟它们抢?”


 边说,他便顺势夹走她碗里的红萝卜,自然地彷彿习惯。


 这又令韩吉想起以前,当她的午餐里有红萝卜时,虽然嫌弃,里维仍会将它们吃得精光,后来甚至为了她特制没有红萝卜的蛋包饭。


 那些小得彷彿树荫光点般的回忆蹦地浮出脑海,好像他们从未争执过,始终融洽相处似地,一瞬间,对于他的种种矛盾与不满,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这本来就是兔子的食物,真不懂人类为什么要跟它们抢。”她一字一句,好似复读机一般,说出小时候被他嫌弃挑食时,自己的诡辩。


里维听着,便笑了起来。是少年时稚气的笑容,在他嘴边浮现出来。


算了,都无所谓了吧。


 “……对了,跟草莓比起来,比较喜欢巧克力口味的。”


 本来正替韩吉解决掉红萝卜的里维茫然地看向她,对于突然的话题表示不解。


 “我是说结婚蛋糕,结婚典礼,总不会不邀我吧?”她用力盯着他的眼睛,以确保自己还在微笑。


 “你看到了?”而他没有否认,没有否认自己要结婚的事实,只是故作沉思地低头。


 “不会不邀请你,你是她仰慕的学姐,你的意见,我会转告她。”


 “嘻嘻。”干笑着,韩吉无视内心隐约的不适。


 “不过……我说,这是她的婚礼,哪轮得到你出意见啊?而且比起巧克力,你不是更喜欢焦糖吗?等到……”


 他不自然地低下头,这次是盯着茶杯,随后又将目光飘向她。


 “等到你的婚礼,再找个焦糖口味的蛋糕……或是焦糖红茶之类的。”


 “我的婚礼才轮不到你出意见啊,红茶臭矮子!”


 虽然知道他还记得自己喜欢和讨厌的食物,很令人开心,但是对于“你的婚礼”这几个字,韩吉再度百感交集,她会和怎样的男人结婚?这种事情她一次也没想过,自从…..自从再也不跟他讲话开始,她的内心,就有某个地方永远封闭了。


 “挑食红萝卜混蛋四眼!”


 “这个称呼也太长了吧,吃你的拉面吧!”


那时的韩吉还不懂,自己会心痛和心动的原因。她只觉得可以和里维恢复互开玩笑、自然说话的关系真好,就算他要结婚也无所谓,在那之前她会找到房子,然后,与他维持一生的友好关系。


 韩吉在心中暗自决定。

Eren Jaeger
真是……(摇头) 真的不会擦1...

真是……(摇头)


真的不会擦19伦呜呜呜呜呜我努力呜呜呜别骂我(痛哭)。b

真是……(摇头)






真的不会擦19伦呜呜呜呜呜我努力呜呜呜别骂我(痛哭)。b

Levi Ackerman
如果我在墙外失去了一切。

如果我在墙外失去了一切。

如果我在墙外失去了一切。

韩吉我命中注定的老婆酱

利韩cp文《kein name》(2)

无授权搬运,详情见合集简介


韩吉坐在餐桌前,盯着里维为她准备,还冒着热烟的早餐,几经挣扎以后,饥饿终究胜过亏欠他的不安感,她大口品尝早餐的同时,也向公司请了半天的假,反正有强大的研究助理罩著她,年假也积了不少,下午上班前再带点小礼物好了。


啊,真的好美味~~~!!


尽管是用现成汉方药材调理的汤品,在那个从小就很有家政天赋的男人手里,也是能成为国宴佳肴,以前…还没有和他闹僵以前,她也常吃他手做的料理。


 记得那好像是蛋包饭?他做的蛋包饭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滑润顺口的金黄蛋皮,以蛋汁拌炒仍颗颗分明的晶莹米粒,佐以他亲手调制的番茄酱,因为实在太好吃,简直无法取代,......

无授权搬运,详情见合集简介


韩吉坐在餐桌前,盯着里维为她准备,还冒着热烟的早餐,几经挣扎以后,饥饿终究胜过亏欠他的不安感,她大口品尝早餐的同时,也向公司请了半天的假,反正有强大的研究助理罩著她,年假也积了不少,下午上班前再带点小礼物好了。


啊,真的好美味~~~!!


尽管是用现成汉方药材调理的汤品,在那个从小就很有家政天赋的男人手里,也是能成为国宴佳肴,以前…还没有和他闹僵以前,她也常吃他手做的料理。


 记得那好像是蛋包饭?他做的蛋包饭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滑润顺口的金黄蛋皮,以蛋汁拌炒仍颗颗分明的晶莹米粒,佐以他亲手调制的番茄酱,因为实在太好吃,简直无法取代,在“那件事”导致他们不再有所交集以后,韩吉再也没有吃过蛋包饭。


因为没有一个厨师的手艺,可以超越里维。


 ──韩吉,对于当年的事情,我很抱歉,可我是因为无法坦率说出自己的心情,毕竟当时的我就是个乳臭未干又自以为是的臭小鬼,所以……所以,才会伤了你。


他说的,就是指“那件事”吧。


就在告白事件的同一年,不久后,时间进入了暑假,虽说是假期,隔年就要参加大考的学生们根本没有放假,到校暑修期间还禁止参加社团活动,一开始的韩吉对这件事情非常不满,不断向校方表达抗议,但在索尼和宾──生物研究社中唯二可以被拿来研究的兔子,惨死野狗嘴下之后,只剩社长一人的韩吉便理所当然地结束了社团。


仔细想来,那年的自己,似乎放弃了很多事情。


暑假很热,当时的教室不像现在那么幸运,没有冷气,每天每天,他们在天花板吊扇微弱的阵风下努力苦读,等回过头来,第二学期已经开始了。


这段时间,她几乎完全没有跟里维说过话,或许有说过,但肯定是微不足道的招呼、传递功课之类的事情吧?因为韩吉想不起细节,在她知道里维同意了学妹的告白后,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己就像在赌气一般,即使里维主动来找,也不愿意跟他说话,一开始还记得自己不想说话的理由,久而久之却成了习惯,习惯远离他会出现的走廊,习惯在分组活动时略过他,习惯他的作息,用尽全力躲避他。


直到某次两人再度被安排为值日生的日子,韩吉才意识到自己好久没有好好和里维说话,当下她似乎讲了关于学妹的事。


她说,恭喜他,和可爱又能干的学妹在一起了,学妹如果愿意留在调查团,肯定是延续这个地下社团的支柱,要他好好对待她,不要惹哭人家。


那只是客套话,为了打破尴尬沉默的社交辞令,她一点都不想讲这些,所以越讲越生气,开始半数落他不要欺负学妹,然后,里维也生气了。


放下汤匙,韩吉回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将汤喝得精光,连一点汁液都没有。


真是太好喝了,好喝得令人心烦意乱。


那时他们说了什么?吵架这种事情就像烟火,一瞬间迸发出一堆词汇,劈哩啪啦的像在发射机关枪,回过神来却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然而,乱枪打鸟总会打中几只,就是有某些话语,总会正中对方心中,像颗拔不出的子弹,卡在心脏上,随之鼓动。


“像你这种又脏又臭,性别不明的臭眼镜,才不会有人要跟你在一起!”


那句话就是他向她发射的子弹,卡在心上,伴随她一路走来。


里维肯定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因为这是两人最后说的一句话,下一刻,已经泪流满面的韩吉便用力推开他,头也不回地跑离教室,她知道里维数度想和自己道歉,她没给过他一次机会,岁月磋跎,时光飞逝。


没想到这场捉迷藏,一玩就玩了十年。


在那场大吵以后,他们再也没说过话,直到毕业,两人上了同一间高中,尽管知道彼此就在附近,也未曾找过彼此,大学虽然不同,但是毕业后又进入同一间公司的不同部门,她一直知道他就在附近,直到现在。


──我必须告诉你,我喜欢你,韩吉。


事到如今,说这些有什么用。 


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那件事发生以后,她第一个月就后悔了,却因为拉不下脸,无法好好地跟里维说话,再来,她再度习惯躲着他的生活。


有些事情到最后不需要理由,只是习惯,习惯注意他在哪里,才能顺利避开他,习惯别再与他四目相交,习惯无视他的声音,习惯、习惯……反正韩吉一直知道他在哪里,就连进了公司,他坐在哪一层楼的哪个位置,最近办了什么大案,弄了什么企划,她都知道。


躲人是要有技巧的,而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他永远停留在自己的视线之外,如今,习惯躲避的对象再度踏入自己的世界,看着自己的眼睛,说了令人不敢置信的情话。


十年过去,她以为他肯定恨透了自己。 


韩吉抬头看着玄关上的备用钥匙,里维说要给她的,是要让她自由使用的意思吧?这间房子是里维的世界,而他的世界里,仍有一块留给她的空间。


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想起自己的房间,以各种写实的兔子画装饰的小房间,不久前消失了。房东无预警地将她赶出门,还将东西一扫而空,她被迫流落街头的第一天,跑去后辈的居酒屋大喝特喝,醉得不省人事,记忆停留在作为老板的后辈一脸无奈的表情,不久以后,为什么自己会在里维的家里醒来呢?


有太多想问的事情,这次应该可以好好说出口了。


否则,比起率先坦率的里维,自己也表现得太不成熟,明明同样经过了十年,他不但没有生气,还对自己敞开心房,韩吉认为自己也必须更像个大人才能回应。


稀哩呼噜地吃了里维为自己准备的所有食物,韩吉站起身,决定这次必须要好好面对,不能再逃避。


 

**

 


前往公司的路上,想到自己无预警请了一早上的假,研究室的同僚肯定慌乱不已,抱着愧疚的心,韩吉转进车站附近卖着各式食物的商店街,正准备带一些甜点给大家补充脑力时,一对男女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


一对男女站在知名甜点专柜前,韩吉知道那间甜点店,主打的是结婚蛋糕,精致的拉花和翻糖深得不少准新娘的心。


是要结婚的新人吗?那位准新郎还真有心,不久前才听同事抱怨结婚典礼几乎是她一手包办,她的未婚夫连试穿礼服都懒得参与,没想到现在还有人会陪着未婚妻挑蛋糕。


韩吉好奇地多看了两眼,和娇小的准新娘身高相仿的准新郎,会是什么样子?


当她发现那个男人与今天早上为自己准备早餐的男人有着相同的脸庞时,韩吉脸上的笑容渐渐冻僵了,而他身边的女人,尽管变得更加漂亮成熟,她仍然认得,是那位学妹,小了他们一届,活泼可爱的学妹。


 “里维学长,如果是这个呢?巧克力的应该很受欢迎吧?”


“无论是巧克力或是草莓的,只要你喜欢都没关系。”


 啊啊、怎么会忘了呢?


 ──我说,我喜欢你,正确来说是我曾经喜欢过你,从初中到现在,一直喜欢着你。


他今天早上说的话,已经是过去式了啊。

Eren Jaeger
要开始了! 堵住墙壁的破洞,恢...

要开始了!

堵住墙壁的破洞,恢复人类的领地!

我一定会去到那个地下室的。

要开始了!

堵住墙壁的破洞,恢复人类的领地!

我一定会去到那个地下室的。

Levi Ackerman
嘛……看来你还需要继续被教育。...

嘛……看来你还需要继续被教育。

这只胳膊是对你刚刚的废话,和拒绝回答我的惩罚。

完好的骨头可还剩很多啊。

嘛……看来你还需要继续被教育。

这只胳膊是对你刚刚的废话,和拒绝回答我的惩罚。

完好的骨头可还剩很多啊。

千善
有没有交友扩列的 qq画的小玩...

有没有交友扩列的 qq画的小玩意没人看呜呜 也可以发一些自设和角色让我摸摸同人画和小摸鱼 很好说话的..

有没有交友扩列的 qq画的小玩意没人看呜呜 也可以发一些自设和角色让我摸摸同人画和小摸鱼 很好说话的..

Yelena
韩吉团长不要那么激动嘛…… 你...

韩吉团长不要那么激动嘛……

你们除了和我们合作还有别的选择吗?@Hange Zoe 

韩吉团长不要那么激动嘛……

你们除了和我们合作还有别的选择吗?@Hange Zoe 

韩吉我命中注定的老婆酱

利韩cp文《kein name》(1)

无授权,无授权,侵权立删!!!!

这篇连载超级好看!!!是我前几天深夜激情找粮的战果,本文已完结,但是作者已于三年前停更,私信无回应,只好先搬给大家看看。

原文为繁体,上传前我已全部修改为简中,并且纠正了一些原文不通畅和不适用于大陆的地方。

原文名称:kein name

原文作者ID:Toko

原文网址:不知道为啥放了地址总是审核不过,想要的可以私信我


现代au,设定韩吉是化妆品公司研发部经理,里维是副总裁,青梅竹马


正文


她记得那个时间是放学后,因为走廊上已经没有人,黄昏的夕阳在山的另一头,将走廊照耀得橘红。


她走回教室,似乎是为了寻找说好要一起社...

无授权,无授权,侵权立删!!!!

这篇连载超级好看!!!是我前几天深夜激情找粮的战果,本文已完结,但是作者已于三年前停更,私信无回应,只好先搬给大家看看。

原文为繁体,上传前我已全部修改为简中,并且纠正了一些原文不通畅和不适用于大陆的地方。

原文名称:kein name

原文作者ID:Toko

原文网址:不知道为啥放了地址总是审核不过,想要的可以私信我


现代au,设定韩吉是化妆品公司研发部经理,里维是副总裁,青梅竹马


正文


她记得那个时间是放学后,因为走廊上已经没有人,黄昏的夕阳在山的另一头,将走廊照耀得橘红。


她走回教室,似乎是为了寻找说好要一起社团活动,却迟迟没有来到教室的他。走廊的窗户都关了,闷热的空气令她有些难受,所以下意识地拉着衬衫,又想起他会生气,赶忙将钮扣扣好。


就在他们共处了将近三年的教室里,她听见了一个女孩的声音,那并不陌生,是他们一起参加的地下组织「调查团」中,二年级的那个,能干又可爱的女孩的声音。


“里维学长,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她站在门旁,迟迟不敢拉开那扇门,她的手停在门把上,因为那句话,她变得无法动弹。


他在这里,就在教室里面,或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或许站在讲台前,啊……记得他今天好像是值日生的样子,是因此而迟到吗?原来如此…


“好啊。”


然后,她听见他的声音,语气淡然得就像今天早上,她向他借钱买午餐时,他说的话:“好啊。”


韩吉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走廊的,她不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回到生物教室,把住着索尼和宾的笼子关好…或许就是那天,她没有走回教室,索尼和宾才会一起不见,不久后,被发现在学校后面的草地上,被野狗咬死的吧。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


一阵悠扬的音乐奏响,好像是贝多芬,还是巴哈,在包覆着黑色隔音板的音乐教室里,他们总是被矮小又秃头的老师一再地要求背诵这些旋律,她不是讨厌音乐,只是喜欢更纯粹地欣赏音乐,而非为了成绩单上冰冷又毫无生命的数字。


她睁开眼,看见陌生的白色床单,没有兔子的花纹、没有清洗不掉的口水渍,用力吸一口气,也只闻到暖烘烘的、太阳晒过棉被的味道,没有霉味。


这是哪?


她睁开眼,揉了揉眼睛,宿醉的疼痛在脑中“轰”地炸开,她发出一阵呜咽声,咬牙撑过一阵天旋地转。


“你醒了?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吗?”


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她好像听过这个声音,在哪里?在那间被夕阳染红的教室,那个说了“好啊”的人,是谁?啊啊、是他……


 可是,怎么会!?


 韩吉猛地睁开眼睛,弹跳似地蹦下床,摔到了地上,她痛得哇哇大叫,声音的主人终于现身。


 “几年不见,你还是一样冒失啊?”


“里维!?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里维正在打领带,他瞥了眼地上连同棉被一起乱成一团的女人,啧了啧嘴,便好整以暇地面对镜子,继续手边动作。


“这是我家,你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啧,这就是我讨厌醉鬼的原因。”


 韩吉大吃一惊,她拉开棉被,就像所有三流爱情喜剧那样,发现自己喝醉了,醒来以后倒在前任、路人或是死对头的家里,低头望向棉被底下,自己一、丝、不、挂!


“妈的!!!!”高分贝地喊完以后,她的头又开始不识相地疼痛了起来。 


 “小声一点,我放了一些解宿醉的东西在厨房,梳洗完以后把它吃下去再出门。”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才没有,对醉鬼能做什么?”他嫌恶地皱了皱眉,明明好久不见,韩吉却悲哀地感受到一股怀念。


但下一刻,彷彿接续那场梦的画面,她又想起了令自己感到厌恶的过往。


“说的也是,而且还是又脏又臭的我……”虽然现在仔细一闻,只有清爽的肥皂香而已。


 洁癖鬼肯定在自己喝醉不清醒的时候把自己像块肮脏抹布一般地仔细清洗过了吧?韩吉想著,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妈的,还梳得那么柔顺,这真的是自己的头发吗?


 里维停下动作,盯著她沉默不语半晌。


 “韩吉,对于当年的事情,我很抱歉,可我是因为坦率说出自己的心情,毕竟当时的我就是个乳臭未乾又自以为是的臭小鬼,所以……所以,才会伤了你。”


面对他突如其来地道歉,她反而震惊了,可惜在这栋陌生的屋子里,她不知道自己的眼镜被放在哪里,否则真想好好端详他的表情。


 里维彷彿听到韩吉的心声,他自发地从床头柜方混乱的衣物里面抽出她的眼镜,替她戴上。


 十年了,他的模样几乎没有改变。


 想必在他眼中的自己,也是一样的吧?既然如此,昨晚果然是酒后乱性──


“我必须告诉你,我喜欢你,韩吉。”


?????


韩吉心中骂出脏话的同时,看到里维的表情倏地轻松了下来,彷彿雨后放晴的天空、划破黑暗的朝阳、点亮旅人路途的星子。


韩吉:我怎么还有时间想形容词!?


 “……你现在是在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准确来说是我曾经喜欢过你,从初中到现在,一直喜欢着你。”


说罢,里维甚至露出了微笑,她记得那个笑容,初一第一个返校打扫的日子,当他拿到全新扫帚时,也曾露出类似的表情。


只是现在这个模样,看起来比当时更为欣喜。


“我该去上班了,出门时记得拿备用钥匙,就放在玄关上,还有,把汤喝完再走。” 


 不顾瘫坐在地上的韩吉有多么震惊,无论是脸上呆滞的表情还是完全阖不上的嘴,里维拿起公事包,愉快地走向大门。


"碰"


直到门板关上,韩吉才彷彿大梦初醒。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进展!?蛤!?


“把我十年的眼泪还来啊,你这个洁癖臭矮子───!!”


卧室里,立体音响仍流淌着悠扬的古典音乐。

Armin Arlert

好吧 人会变。b

(随便剪剪呜)


歌名:softcore


@Eren Jaeger 15伦

@Eren Jaeger 19伦

希望你们喜欢!!!!

好吧 人会变。b

(随便剪剪呜)


歌名:softcore


@Eren Jaeger 15伦

@Eren Jaeger 19伦

希望你们喜欢!!!!

犬羲想吃肉

cos预警!!

乱泥的男仆艾伦,15岁伦伦那种脸红哭哭小狗超适合的!!

私心打了all艾伦的tag,因为我是铁血艾右人

cos预警!!

乱泥的男仆艾伦,15岁伦伦那种脸红哭哭小狗超适合的!!

私心打了all艾伦的tag,因为我是铁血艾右人

落筱拾今天填坑了吗⭐

p2是20年四月的摸鱼

重画之

p2是20年四月的摸鱼

重画之

影子

艾伦巨人化实验的漫画详细描述

艾伦真的很辛苦了,好心疼╥﹏╥

感觉艾伦就是个战争机器,被无情地消耗生命,直到死去

艾伦,能不能为自己考虑一下,我真的会哭死

艾伦巨人化实验的漫画详细描述

艾伦真的很辛苦了,好心疼╥﹏╥

感觉艾伦就是个战争机器,被无情地消耗生命,直到死去

艾伦,能不能为自己考虑一下,我真的会哭死

·天谷氨酸
⚠️梦向预警 ·...

⚠️梦向预警

·韩金·

“金,生日快乐”

⚠️梦向预警

·韩金·

“金,生日快乐”

-浅咛-
There's a big b...

There's a big black hole where my heart used to be.

There's a big black hole where my heart used to be.

吃口蓝梅

呃我会炒冷饭(一些现在感觉还能看的大头被我截出来)整个合集

呃我会炒冷饭(一些现在感觉还能看的大头被我截出来)整个合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