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r

8179浏览    1123参与
烧味双拼
烧味双拼
烧味双拼
Pastel Sea

【FF15/AR】当最后一朵魂之花凋零时

简介:亚丹亲吻瑞布斯裸露在外的心脏,从未像此刻般鲜活地跳动着。


  亚丹不喜欢瑞布斯的眼睛。

  他把手指穿入瑞布斯的尸体翻搅,这份力量曾用来为病患拂去疾苦,如今却要把它还诸于世人。漆黑的脉络爬上已经失去气息的躯体,支撑着一副破败的血肉骨架重新站了起来。瑞布斯的喉咙发出绝望地低吼,来来回回地咆哮着那两个字。

  “亚、丹……”

  黏腻乌黑的液体从他的双眼里流出来,视线中什么也不剩下。亚丹总觉得那对眸子太过冰冷,泛着幽幽的白,像是望不到尽头的雪原,也哭不出泪来。十二年来,他总被瑞布斯的眼神所刺痛。误解、...

简介:亚丹亲吻瑞布斯裸露在外的心脏,从未像此刻般鲜活地跳动着。


  亚丹不喜欢瑞布斯的眼睛。

  他把手指穿入瑞布斯的尸体翻搅,这份力量曾用来为病患拂去疾苦,如今却要把它还诸于世人。漆黑的脉络爬上已经失去气息的躯体,支撑着一副破败的血肉骨架重新站了起来。瑞布斯的喉咙发出绝望地低吼,来来回回地咆哮着那两个字。

  “亚、丹……”

  黏腻乌黑的液体从他的双眼里流出来,视线中什么也不剩下。亚丹总觉得那对眸子太过冰冷,泛着幽幽的白,像是望不到尽头的雪原,也哭不出泪来。十二年来,他总被瑞布斯的眼神所刺痛。误解、指责、背叛,这些没有新意的戏码在他见证的永恒里根本不值一提,但他却无法回应瑞布斯的眼中燃至灰烬的痛苦。

  他也许是怀念城堡中的家人,也许是在怨恨无能的国王。但如果你仔细拨开那些浮于表面、显而易见的复仇,他藏下了数不清的美好梦境,可怜的希冀在年复一年的沉默中瓦解。亚丹不能面对的是,瑞布斯心怀温柔却不得不斩下的剑,进攻的步伐化为劈向自己的利刃,屠杀溅起的血液成为扑不灭的烈焰。

  如果人不能抵抗命运而行,那么瑞布斯也只是其中被神明玩弄的布偶,提着线在黑夜里匍匐,奢求在没有黎明到来的日子里竭尽所能地洒下一点星光,便也满足了。

  已经失去瞳孔的眼睛望向亚丹,他想起如炬的视线扫过帽檐下的笑容,那些背负了数千年的阴暗秘密也几乎要被探知。

 

  亚丹不喜欢瑞布斯的白发。

  芙尔雷家族的子孙世代金发,亚丹第一眼就厌恶那束几乎要融进光芒中的白。他从几个帝国军中走到了伊德拉的面前,稚嫩的嗓音还忍不住打颤,向仇人下跪宣誓要为帝国效忠。亚丹站在王座旁,笑得快要喘不上气。

  他走下台阶,抓紧了少年别在耳后的发,温暖的生命在自己的呼吸间不堪一击。亚丹想起把匕首推进爱人心脏的滋味,疯狂的痛苦带来扭曲的欢愉,竟再次唾手可得。瑞布斯像野兽般露出了自己的獠牙,五官被这股怪力拉扯得变形,坚韧的精神却叫他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自那之后,他就常常出入帝国基地了。他向宰相行标准的军礼,只是神情间不曾有过一丝动容。多数人敬畏亚丹,其余的惧怕他,阿拉尼雅之辈自诩清高地摆出不屑的态度,瑞布斯则与他们都不相同。

  他总是兴致缺缺,全然不在乎周遭发生的事,但罕见地对亚丹发出怜悯的叹息。粘人的目光注视着亚丹的一举一动,仿佛要生剖开他腐烂的心脏,将龌龊角落都晒在正午的艳阳下。彼时还未举起光耀之戒的少年,心底尚存神使一族的天性,一无所知地在庭院中牵起亚丹的手,诵祷减轻疼痛的法咒。

  “你为什么痛苦不已?”

  亚丹毫不犹豫地甩开了他的好意。瑞布斯又懂得什么,眼里容不下未来的人,注定会被时间的洪荒带走。瑞布斯所窥见的那些苦难,不过是亚丹在无尽轮回里不朽使命的一部分。他替少年捋过被风吹乱的发,没有回答。

  那股黑雾在瑞布斯的头顶盘旋,把散落的发丝悉数泼上墨,然后生出一只坚硬的角。

 

  亚丹不喜欢瑞布斯的左臂。

  承蒙路西斯列王加护的力量聚集于此,瑞布斯的义肢里寄存了王血之证的魔法。似乎他们生而要为这场编排好结局的皇室游戏所牵连,无人能够幸免。真王、伪王……在记忆里的亲友变成一道道枷锁捆住了亚丹前进的方向。

  恼人的引擎声划开了空气,魔导兵降落在奥尔缇西的漩涡中心。这副景象作为悲剧故事的源头,按下覆灭的启动键钮。亚丹想起前几天的那场雨,把踌躇的思绪积进了砖块缝隙的水洼里,藉此敲响丧钟。

  瑞布斯在水神一役后的倒戈在预料之中,他抱着露娜弗蕾亚冰冷的身躯时,如同一只终于挣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晃晃地飞入虚无,竟还可悲地相信着帝国逆篡生死的背德力量。

  亚丹幻象成诺克提斯,踩着满不在乎地步子来到奄奄一息的瑞布斯面前,为他被谎言埋葬的一生添上相衬的尾声。

  从以前开始,瑞布斯每一次都能识破亚丹或精湛或拙劣的演技,纵然不合理的败笔充斥着表演,这一次他却盲目地相信了。

  罗刹之剑砍断了义肢的连接点,雷吉斯的剑和象征着被接纳的手臂滚落在地。亚丹想要给他一只新的左臂,定然远比路西斯王们所赐予的还要强大。瑞布斯会以更加美丽的姿态,挥舞他的武器。

 

  亚丹亲吻瑞布斯裸露在外的心脏,从未像此刻般鲜活地跳动着。眼前的瑞布斯正是完美的,剩下了亚丹所怀念的芙尔雷拥有的一切,又与路西斯王室全然割舍。

  亚丹万分喜爱眼前的瑞布斯。

  使骸化的瑞布斯臣服于靴下,身体与意志背道而驰地抽搐着。亚丹问自己为唯独钟情于他?他既不像自己从未得到的爱拉,也不会是嫉妒到憎恨的露娜弗蕾亚。瑞布斯忍辱负重的强大,又推卸责任的懦弱。他比谁都要执着于过去,却肆意燃烧自己的将来。他像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不可能融合的矛盾体纠缠在一起,进退不得。

  他像是在另一个时代出生的亚丹。

  “可怜……”

  来自使骸的讥笑扎痛了亚丹的耳膜,比常人的挑衅还要令他怒火中烧。

  “那么,你就粉碎在敬爱的王的剑下吧。”

 

  诺克提斯一行人远去后,亚丹回到了硝烟不再的战场。瑞布斯垂倒在地的最后一粒灵魂恰好消散了,在他的指间穿梭飘零。依稀可辨的外套碎布里抖落出一朵盛开的花——焚毁的特涅布莱早已在两千年前就不再有这样染上血红的魂之花。

  他本想送给谁?


END

波洛还是菠萝

从甲板上认识大海

瞬间,就认出它巨大的徘徊

从海上认识犁,瞬间

就认出我们有过的勇气

在每一个瞬间,仅来自

每一个独个的恐惧

从额头顶着额头,站在门坎上

说再见,瞬间就是五年

从手攥着手攥得紧紧的,说松开

瞬间,鞋里的沙子已全部来自大海

刚刚,在光下学会阅读

瞬间,背囊里的重量就减轻了

刚刚,在咽下粗面包时体会

瞬间,瓶中的水已被放回大海


被来自故乡的牛瞪着,云

叫我流泪,瞬间我就流

但我朝任何方向走

瞬间,就变成漂流


刷洗被单簧管麻痹的牛背

记忆,瞬间就找到源头


词,瞬间就走回词典

但在词语之内,航行


让从未开始航行的人

永生——...

从甲板上认识大海

瞬间,就认出它巨大的徘徊

从海上认识犁,瞬间

就认出我们有过的勇气

在每一个瞬间,仅来自

每一个独个的恐惧

从额头顶着额头,站在门坎上

说再见,瞬间就是五年

从手攥着手攥得紧紧的,说松开

瞬间,鞋里的沙子已全部来自大海

刚刚,在光下学会阅读

瞬间,背囊里的重量就减轻了

刚刚,在咽下粗面包时体会

瞬间,瓶中的水已被放回大海


被来自故乡的牛瞪着,云

叫我流泪,瞬间我就流

但我朝任何方向走

瞬间,就变成漂流


刷洗被单簧管麻痹的牛背

记忆,瞬间就找到源头


词,瞬间就走回词典

但在词语之内,航行


让从未开始航行的人

永生——都不得归来。


                            ――多多《归来》

清幽庭院锁越王

【Alan Rickman】艾伦里克曼

采访(2015)谈及斯内普教授这一角色

“每年都会有7周的时间,我会一颗颗的扣好钮扣,戴上假发,并与一位‘老友’重逢。”

“不知不觉之中,三个孩子都已经从12岁,成长到了22岁。”

罗密欧与朱丽叶(1978)即将33岁

(图原址:@ )

自截修

【Alan Rickman】艾伦里克曼

采访(2015)谈及斯内普教授这一角色

“每年都会有7周的时间,我会一颗颗的扣好钮扣,戴上假发,并与一位‘老友’重逢。”

“不知不觉之中,三个孩子都已经从12岁,成长到了22岁。”

罗密欧与朱丽叶(1978)即将33岁

(图原址:@ )

自截修

你的ar爱人

捕获一只何完美一共需要几步——

捕获一只何完美一共需要几步——

💸旺仔小拳头🦉

2020.5.10.『艾伦•里克曼』

🧣微博:AR_Elaine-E

5.11返校无法更新

请等我回来吖


2020.5.10.『艾伦•里克曼』

🧣微博:AR_Elaine-E

5.11返校无法更新

请等我回来吖


鎏鱼(yang)

VR的死或生

[图片]

五月四号,福布斯撰稿人 Barry Collins 发布了饱受争议的《VR正在孤独的死去》。不到三天,同为福布斯另一位作者 Joe Parlock 针锋相对的砸出了《停止妄谈VR已死》。在相关的线上社区里,两个掐了3年的阵营照例列阵开撕,热闹的很。

作为一名对科技有一定敏感性的老玩家和开发者,即便抹去这关于VR的三年,类似的桥段也是非常熟悉了。记忆比较深的有《VR战士》发售时街霸达人对这种“盒子游戏”的嗤之以鼻;有资深游戏杂志力推世嘉土星,因为其 2D 机能相对更好且比PS更具“游戏性”;有关于电子游戏这样的“洪水猛兽”在中国是不是注定无法立足;有 PS Vita 后置触摸板的设...


五月四号,福布斯撰稿人 Barry Collins 发布了饱受争议的《VR正在孤独的死去》。不到三天,同为福布斯另一位作者 Joe Parlock 针锋相对的砸出了《停止妄谈VR已死》。在相关的线上社区里,两个掐了3年的阵营照例列阵开撕,热闹的很。

作为一名对科技有一定敏感性的老玩家和开发者,即便抹去这关于VR的三年,类似的桥段也是非常熟悉了。记忆比较深的有《VR战士》发售时街霸达人对这种“盒子游戏”的嗤之以鼻;有资深游戏杂志力推世嘉土星,因为其 2D 机能相对更好且比PS更具“游戏性”;有关于电子游戏这样的“洪水猛兽”在中国是不是注定无法立足;有 PS Vita 后置触摸板的设计是不是根本孕育不出好游戏;有“华而不实”的 3D 电视是不是没有前途;有“画蛇添足”的智能手机是不是注定昙花一现。

他们有时候说对了,有时候说错了。

就像上述所有曾经的新事物一样,我无法在VR的种子期断定后续的发展。我自然不敢说 Barry Collins 等作者们不会有更深远的见识,但也很难相信任何一方愿意将赌注压在自己发表了的判断上。我们总是在自己不用负责的时候侃侃而谈。

但在我的观念里,游戏人应该是叛逆的。我们不喜欢事物一成不变地保持他们原有的样子。绝大部分的影视作品拥有极为类似的叙事架构,而游戏人会不断创造新的玩法,衍生新的规则,最终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所以当“资深玩家”们从排斥 3D,嘲笑玩不完的沙盒游戏,快餐游戏,到疏远 VR 时,我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我们一直谈论科技的飞速发展,但也许很少人意识到,比起小时候科幻电影里预测的一二十年后的未来,我们的现在有多么的无趣。车子马力每年大一点,手机像素每年多一点。这才是我们生活的常态。成年后,购买游戏成了我的习惯,但买回家立刻兴奋开机一口气通关的体验似乎再也没有回来。很多游戏甚至从来没有拆封,就像老婆买回家就再不待见的衣服。

从第一次体验,我就感到 VR,AR 也许是游戏体验真正质变的开始。它为游戏设计打开了让人兴奋的可能性,对新玩家(比如那些不理解游戏乐趣的父母,妻子)更直观,可以跨越学习时间让乐趣立刻发生。如果可以,希望玩了多年游戏的你暂时抛去“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想法,给它一次尝试,一次机会。


💸旺仔小拳头🦉

『艾伦•里克曼相关』

🍩自调壁纸

🍩拿图麻烦请前往🧣

🈲二传|🈲二改

💕感谢喜欢💕


『艾伦•里克曼相关』

🍩自调壁纸

🍩拿图麻烦请前往🧣

🈲二传|🈲二改

💕感谢喜欢💕


蜜酿酒

AR短篇57

57.微笑配送

(突发奇想用手机码的,排版可能有问题,见谅)


店里新来的兼职员工是个年轻的男孩子。

褐色头发,个子不高,总戴着口罩,声音混着黏糊的鼻音,好像总在遭受花粉症的困扰。

平日里他话不多,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一道上班的同事也只知道他姓香坂,是接替那个上周扭伤脚倒霉蛋的短期救急人员。

似乎曾有一段便利店工作经验,虽然待客不够主动热情,但还算业务娴熟,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去了一星期。


某一天晚班快结束,夜班的同事正在准备接班的时候,有些冷清的店里连着进来了几波客人。

“欢迎光临。”

“给您找钱,请问需要袋子吗?”

“您的便当需要加热吗?”

“这边为您盖章,请稍...

57.微笑配送

(突发奇想用手机码的,排版可能有问题,见谅)


店里新来的兼职员工是个年轻的男孩子。

褐色头发,个子不高,总戴着口罩,声音混着黏糊的鼻音,好像总在遭受花粉症的困扰。

平日里他话不多,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一道上班的同事也只知道他姓香坂,是接替那个上周扭伤脚倒霉蛋的短期救急人员。

似乎曾有一段便利店工作经验,虽然待客不够主动热情,但还算业务娴熟,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去了一星期。


某一天晚班快结束,夜班的同事正在准备接班的时候,有些冷清的店里连着进来了几波客人。

“欢迎光临。”

“给您找钱,请问需要袋子吗?”

“您的便当需要加热吗?”

“这边为您盖章,请稍等片刻。”

“请确认一下年龄认证。”

少年站在收银台后面机械地结账打单,说着营业用话术,等到一群结伴而来的闹腾高中生带走一大堆商品离开之后,才空闲了一会,让他在口罩后面松一口气。

“欢迎光临——”接过下一个客人递来的东西时他顿了一下,低下头扫码。

“请问需要袋子吗?”少年飞快抬头瞥一眼顾客,瓮声瓮气地问。

“不用,对了请帮我盖一下这个收集章。”上班族模样的客人笑了笑,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神奇宝贝集章卡。

“还有,”他看着收银员埋头盖章,突然低声添了一句,“请来一个微笑,打包带走。”

一旁正推门出来的接班店员霎时停住脚步,竖起耳朵摆出随时前来救场的姿态。

“……那个很贵的,要三千万哦先生。”少年埋头盖章,不冷不热回敬了一声。

“我没有那么多钱。”接过卡片后客人锲而不舍追问,“用其他方式付可以吗?”

“……请您回吧。”少年抬起头,一双眼睛盯着频频出言调戏的客人,目光胶着片刻,对方眉目舒展没觉尴尬反而笑得更明显了,微微动了动嘴唇却不发声音,拿过东西转身就走。

“你没事吧?”这古怪的僵持结束后,在休息室里啃完夜宵的同事带着一身泡面味凑了过来,关心了一下正低头数硬币的男孩子,“你说刚才那客人是不是喝醉了啊,跑来便利店调戏店员算什么意思。”

“啊,没事的。”他含糊地应了一声,瞥一眼时钟,说:“钱款和账面一致的,我下班了,前辈。”

“啊好的去吧,辛苦啦。”


少年换了衣服抱着自己的包急匆匆跑出后门,四下一环顾找到目标,然后他的脚步却慢下来,磨磨蹭蹭往独自伫立在街灯下的人影那走。

“……有事吗店员先生?”方才出言调戏他的青年人放下热饮的易拉罐,语气轻松带笑。

“……我来送客人忘带的东西。”少年轻呼出一口气,拉下口罩,语气还是营业用的平板,“但是请先付清费用。”

“我忘带了什么?”

“……请先付费。”对方往前踏了一步,少年抬眼,在灯光下显出抿紧的嘴角。

“唔,”青年捏了捏他的脸蛋,“我是不是落下了一只小笨蛋?”

“……我才不认识会在大庭广众调戏店员的轻浮男,说什么‘微笑打包’不尴尬吗。”少年嘟囔了一句,却没抗拒对方伸手过来抱自己。


“我很累了,所以微笑……就先欠着。”少年用力推开男朋友的怀抱,把自己从工作的疲惫和温柔的抚慰感里艰难地拔出来,坚持那一点赌气,转身就要走。

“……你要去哪?”

“……回家啊,不用送了。”

“……你不和我一起回去?你上周不是已经答应和我同居了吗?”

“咦?”少年停步转过头,被趁机拉住了手。

“所以这就是我出差这几天,你都没回我那儿的理由?”

“我忘了……啊对不起,我当时光惦记短期兼职的事了,下班习惯性回了自己家,而你又不在……”想起被抛到脑后的记忆,顶着对方深沉视线他有些心虚。

“我还以为你突然和我冷战了。”

“哎嘿。”他下意识露出了一个傻笑。

“我要是今天没来接你,你还想不起来是吧?”青年轻哼了一声,“回家了笨蛋。”

Xanny夏尼

〖Alan Rickman〗

出处:叛国作家

修复+调色:妮妮


〖Alan Rickman〗

出处:叛国作家

修复+调色:妮妮


霜夏朳朳

纪念最好的斯内普教授

逝于1998.5.2

///

纪念最好的斯内普教授

逝于1998.5.2

///

O₂9211.

纪念(2020.5.2)

    1998.5.2-2020.5.2

    霍格沃兹大战胜利22周年

    我们忘不了你们

[图片]
[图片]




    1998.5.2-2020.5.2

    霍格沃兹大战胜利22周年

    我们忘不了你们


波洛还是菠萝

也许,我们生下来就该是耄耋老者,

携带着智慧来到人间。

这样,我们便能决定自己在世上的命运,

便能在第一个十字路口

就选择好毕生的道路。

我们只需从容地行进,日益年轻,日益强健,

抵达创造之门时,成熟而又充满活力。

然后,在爱中步入豆蔻年华。

儿女出生时,我们已成为孩童。

那一刻,年长的他们会教我们咿呀学语,

会哼着摇篮曲陪伴我们进入梦乡。

我们渐渐消隐,渐渐缩小,

小如葡萄,小如青豆,小如麦籽……

――《应该》安娜·布兰迪亚娜 [罗马尼亚]

也许,我们生下来就该是耄耋老者,

携带着智慧来到人间。

这样,我们便能决定自己在世上的命运,

便能在第一个十字路口

就选择好毕生的道路。

我们只需从容地行进,日益年轻,日益强健,

抵达创造之门时,成熟而又充满活力。

然后,在爱中步入豆蔻年华。

儿女出生时,我们已成为孩童。

那一刻,年长的他们会教我们咿呀学语,

会哼着摇篮曲陪伴我们进入梦乡。

我们渐渐消隐,渐渐缩小,

小如葡萄,小如青豆,小如麦籽……

――《应该》安娜·布兰迪亚娜 [罗马尼亚]

Xanny夏尼

半夜若觉得棉被太沉重 无需猜疑 是命运压在上面了。

修复:我


半夜若觉得棉被太沉重 无需猜疑 是命运压在上面了。

修复: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