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RASHI

215.9万浏览    10.3万参与
头像是世界宝藏
迟到的merry chirst...

迟到的merry chirstmas和新年快乐!

迟到的merry chirstmas和新年快乐!

头像是世界宝藏
之前发了又删掉的生贺(缩小看全...

之前发了又删掉的生贺(缩小看全图效果更好一些

之前发了又删掉的生贺(缩小看全图效果更好一些

某咸鱼hy
迟到生贺➕新年快乐(那四个破字...

迟到生贺➕新年快乐(那四个破字就是自己写的 丢脸.jpg)

迟到生贺➕新年快乐(那四个破字就是自己写的 丢脸.jpg)

Asukarui

贵族之家(12)

不能接受泥塑、骨科、生子的请不要再往下看了。

CP主要是智润、二翔、相樱

也有涉及其他但并不明显


———————————


       他们又走出去大约百米,离军队驻扎的地方已是很近。二宫已经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些临时搭建起来的、状如中国式瓜皮帽的松叶色的帐篷顶,整肃划一的,像一种厄运的肉身。而最令二宫有些震动的,却是那崖上竟还立着一座天主教堂 —— 那靛蓝尖顶上高耸入天的十字架浸浴在太阳的照耀中,在蓊蔚树荫的罅隙间投下了银子一样细碎沉寂的光芒。...


不能接受泥塑、骨科、生子的请不要再往下看了。

CP主要是智润、二翔、相樱

也有涉及其他但并不明显


———————————


       他们又走出去大约百米,离军队驻扎的地方已是很近。二宫已经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些临时搭建起来的、状如中国式瓜皮帽的松叶色的帐篷顶,整肃划一的,像一种厄运的肉身。而最令二宫有些震动的,却是那崖上竟还立着一座天主教堂 —— 那靛蓝尖顶上高耸入天的十字架浸浴在太阳的照耀中,在蓊蔚树荫的罅隙间投下了银子一样细碎沉寂的光芒。


        二宫不再去看那海。

        

        而彦久亲王则在一旁缓慢地讲道「虽然那时候知道这场姻缘是再也不能,我也难过到不敢再去想有关他的事,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于是在启程前往英国的前一个星期,我还是违背了父母殿下的意愿,偷偷地去了京都。」


      「下了火车,走出车站,我便雇了一辆人力车,急急地朝你们的外祖父家奔去。那天很闷热,是八月十五日,再过十四日就是润君的生日。我想,如果能把他十八岁的生日礼物送达,对于润君,大概也是一种病中的安慰。」


      「栉森侯爵的府邸在一处极为幽森闲寂的地方,挨着比叡山,虽说此处是历代高僧进德修业的名所,但我却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在杉树的重重遮蔽下,寻到了掩映在夹竹桃间写着“栉森”两个字的门牌 —— 说句失礼的话,你母亲那样一位时髦的夫人,却是在这样古朴的家庭中长大,实在是令我惊讶。」


      「那天前来接引我的,是一位身着黑留袖的端庄妇人,灰白的头发在脑后盘成圆髻。她把我请到茶室里,却并未见到栉森侯爵本人。我问她:夫人,能否让我见一见松本侯爵家的三少爷。那妇人却说:润少爷几天前就已经被和也少爷派人接回东京了。」


        话毕,彦久亲王便侧脸端详起了二宫和也的脸,那两只让二宫觉得阴冷的眼睛里,带着一种令二宫厌恶的刨根问底,看上去却又很有些无辜。


      「这也确确实实是我的不对。」二宫镇定自若道,脸上虽挂着笑,却有些鬼气森森,「本来以为在佛祖神明的庇佑下,病情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好转,他那时毕竟年龄还那么小,也从来没离开过我,换做是哪个当哥哥的,都于心不忍…」


        说到这里,二宫又惆怅了起来。


      「请您不要怪罪,毕竟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有理由再去告知您这些琐事。」


        或许是觉得自己这提问,确实来得有些唐突,对二宫来说,也是一种不愉快的施压。于是彦久亲王在接下去的路上,便陷入了凝重的沉默。


        他们爬上山顶的时候,陆军士兵们已经在灼热明亮的金色日轮下,排起了整齐有序的队列。这些男人们对着他们敬礼,神情坚毅而木讷,而在二宫和也的眼里,却有些像才放进棺椁里的死尸。


      「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一座教堂?」


        二宫问。


      「丰臣当政的时候,有二十六名天主教徒在这里被丰臣家的武士所围困。于是他们一齐从悬崖之上,跳入了大海之中。」


       「人们为了纪念他们,便在这里修起了这座教堂。」


 

        回到东京的日期,比起先预计的迟了整整两日。


        樱井翔倒是早早地就牵着修司,候在了家门口。他妥妥贴贴地穿着一身素雅的象牙色着物,半襟上却绣着显目的红玫瑰,跟他绯色的羽织很是相称。如果二宫没记错,那玫瑰花的几何形状,是由一位姓竹久的画师所作。


  樱井跟他结婚后,就不大能跟得上当下的潮流,又怎么能这样快,就得到那种玫瑰的图案。


        二宫摸着鼻子,有些想笑,心底又有些冷。


      「你吃桃子吗,喏,松兄从乡下又寄了好多来。去年那个蜜柑,我实在是无福消受,所以今年冬天啊,松兄说…」樱井对着贴在墙壁上做成太阳形状的镜子理了理头发,他从里面看到了二宫从矮桌上拾起了一只珍珠耳环。


      「啊,那是绿子的,还没来得及让人给她送去。她最近身体好了很多,就说想来看看我…」


        樱井又看到他丈夫在水银色的日轮里轻轻翘起了嘴角,二宫笑着悠悠开口道「如果我是你,遇上这种时候,真巴不得躲起来装病。」


        黄铜的古罗马式花瓶里插着唐菖蒲,赤红浅粉的花开得像假的,枝干耸得高高的,齐着壁镜的顶端。樱井翔看了看自己映出在镜子中的脸,又侧过脸看了看那几朵鲜艳的花。


        接着他推开了纸拉门,一言不发地走入了旁边的和室中。


        二宫独自在这边坐着,也不上楼去换身简便的行头。他并不觉得自己气,却也不想去宽慰樱井。他坐在那张洛可可式的沙发上,盯着相叶绿子那只耳环正发着愣,就听到和室那边传过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撞击声。


        他便走过去拉开门,看到他妻子正背对着他,拿着他那套极为珍惜的法国产的扑克牌,一张张地往榻榻米上费劲地砸。


        樱井歪斜着身子,腰部连着臀部扭出一条柔美的曲线,衣摆同足袋之间裸着一截雪白的肌肤。二宫看了看樱井的腿,又看了看樱井的腰。走过去从背面拉住了他的手。


      「扑克牌可不是这么用的。」


        二宫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附在妻子的耳边好声好气地讲。


床头吵架床尾和


Noir-nori
来源:第二十五期会报

来源:第二十五期会报

来源:第二十五期会报

化为水蒸气的阿然

我和uber司机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十三)

我是一边写一边发啊,无聊使我填坑。争取今天再来一更!

————————————————————

松本润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寒暑假总会回乡下爷爷奶奶的老家呆上一些日子,所以上山打鸟,下水摸鱼样样精通,再加上长相着实讨喜,不知不觉就成了那片的孩子王。

照片上的那个夏天,松本润依稀记得附近搬来了一户富贵人家。这点从当这群小屁孩还穿着洗得松垮的T恤和褪色的大裤衩子,而那户人家的孩子却齐整地穿着一丝褶子都没有的衬衫马甲小西装三件套就能看得出来。

那孩子并不似他们一般上山打鸟,下水摸鱼,更多时候是坐在草坪上、树荫下、小溪边安安静静地看书。孩子们也觉出了彼此的不同,自然也不去招惹他,也不爱带他玩。

本...

我是一边写一边发啊,无聊使我填坑。争取今天再来一更!

————————————————————

松本润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寒暑假总会回乡下爷爷奶奶的老家呆上一些日子,所以上山打鸟,下水摸鱼样样精通,再加上长相着实讨喜,不知不觉就成了那片的孩子王。

照片上的那个夏天,松本润依稀记得附近搬来了一户富贵人家。这点从当这群小屁孩还穿着洗得松垮的T恤和褪色的大裤衩子,而那户人家的孩子却齐整地穿着一丝褶子都没有的衬衫马甲小西装三件套就能看得出来。

那孩子并不似他们一般上山打鸟,下水摸鱼,更多时候是坐在草坪上、树荫下、小溪边安安静静地看书。孩子们也觉出了彼此的不同,自然也不去招惹他,也不爱带他玩。

本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小孩子的行为往往都不需要理由且捉摸不透。那日趁那孩子在溪边看书,有一调皮捣蛋的男孩从背后就是猛然一推,然后混进孩子群里嘻嘻哈哈地跑了。好在溪水并不深,那个男孩镇定自若地从水里站起来,松本润鬼使神差地停下了逃跑的脚步,回眸看着他。那个男孩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垂着头站在水里,那使人看不惯的西装三件套被打湿,贴在身上,越发显得他的身影纤薄。不知是否错觉,松本润觉得那孩子的眸光有些冷。

 

他回忆不起来那个瞬间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那时候自己拔腿就向着小溪走去,脚步逐渐加快变成了跑。

 

待他跑到溪边时已是气喘吁吁,他弯腰向仍然待在水里的人伸出了右手,说到:“来,把手给我。”

水中的男孩缓缓抬头看他,眼底从一片死寂逐渐燃起点点星火。当两只手接触时,两人都是如触电般猛然一哆嗦。

好在那天的太阳很大,两人的衣服都成功在回家前干透了,但是溪边泥土还是不可避免地粘上了,松本润还记得那天回家挨了好一通臭骂。

那件事成了两人破冰的开端,虽然樱井翔仍然不跟着他们玩,但似乎有默契似的,孩子们在哪儿玩,樱井翔就坐在不远处的草坪看书。一般半天下来平均看两页,其他多数时候都在看松本润。

 

那是一个很长、很好的暑假,蝉鸣声噪,松本润无忧无虑地在太阳底下肆意奔跑,偶尔下了雨,就坐在爷爷家的檐下听雨,吃撒了盐的西瓜。虽然夏季的空气黏腻,但是老式的电风扇吱吱哟哟地摇头摆脑地吹走了一整个夏天的烦恼。

那个夏天过去后,松本润随着父母回了东京,再之后,爷爷奶奶不在了,那么乡下的家也不在了,松本润再没回去过。关于那里的记忆也逐渐被封存了起来。

可是他没想到,樱井翔竟然就是当年那个沉默寡言的矜贵少爷,到底了经历了什么,使一脸正经的他变成了现在这副没皮没脸的模样?

 

松本润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让他本人自己说比较好,他掉头走出房间,离开之前不忘拎上二宫和也给樱井翔找好的换洗衣物,顺便摸走了车钥匙。

当二宫和也啃哧啃哧将樱井翔的电脑和资料搬下楼,看着楼下空空荡荡的车位,绝望地嘶吼出了那一句:“我车呢??????!!!!!!!!!!!”

Noir-nori
来源:第三十一期会报

来源:第三十一期会报

来源:第三十一期会报

朱仔_

【松本BG】《守りたい》第二十八章 - 心不在焉

  「這份是什麼?」

  在富士電視台的休息室內,大野、櫻井、相葉、二宮四人圍在一起研究手上寫滿字的紙張。

  櫻井「這是松潤給我和ニノ的,他想我們根據他這篇文編曲編詞成為新專輯的solo。」

  相葉「這次真的糟糕了,你們看他寫的……」

  二宮「就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才跟大家一起商量!」

  一時想不出對策,大家處於沉默的氣氛,大野率先提出建議「不如我們跟Johnnyさん說吧!」

  依目前的狀況,這個可能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其他人都同意提議,希望能為事情帶點希望和𥌓光。


  Johnnyさん撥了一通長途電話到香港。

  「大忙人竟然有空找我,真少見!」

  「武田,我們...

  「這份是什麼?」

  在富士電視台的休息室內,大野、櫻井、相葉、二宮四人圍在一起研究手上寫滿字的紙張。

  櫻井「這是松潤給我和ニノ的,他想我們根據他這篇文編曲編詞成為新專輯的solo。」

  相葉「這次真的糟糕了,你們看他寫的……」

  二宮「就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才跟大家一起商量!」

  一時想不出對策,大家處於沉默的氣氛,大野率先提出建議「不如我們跟Johnnyさん說吧!」

  依目前的狀況,這個可能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其他人都同意提議,希望能為事情帶點希望和𥌓光。


  Johnnyさん撥了一通長途電話到香港。

  「大忙人竟然有空找我,真少見!」

  「武田,我們認識了這麼多年,今次有事想請你幫忙!」

  「幹嘛說得這麼嚴重,發生什麼事?」

  「你們的記者--楊琬雪是不是回了香港?」

  「為什麼你會提起她?」

  「不瞞你說,琬雪跟我們的松本在交往,可是兩個多月前卻突然消失,松本因此大受打擊,其他成員因為擔心所以找我幫忙。」

  「他倆在交往?你竟然答應他們?」

  「畢竟松本都踏入適婚的年紀,我也希望他們得到幸福。」

  「的確,琬雪是被調回香港當編輯,這是一些人事上的安排,而且她還希望公司對此幫她保密,我想兩者可能有點關係。」

  「原來她真的回去了……」

  「話說回來,她這次回來跟之前有點不一樣的感覺,以前她總是跟同事打打鬧鬧,整天都掛著開心的笑容,現在的笑臉卻有點牽強。」

  「我想到一個辦法,只是需要你的幫忙……」

 

  國立演唱會將至,嵐五人都趕緊排練,在烈日當空下,他們一邊揮灑著汗珠,一邊為求完美地不斷採排。松本掛上嚴肅的樣子,對所有的細節都一絲不苟,成員都覺得這未嘗不好,至少他能專注在工作上,應該就能少想了琬雪的事。只是每當松本練習solo的時候,他總是會想起她,腦海就不禁浮現出一起時的畫面,熟悉的笑容,寂寞的情愫再次漫延……

  坐在酒店房間的窗邊,看著黑夜中亮著紅白燈的東京鐵塔,琬雪想也沒想過自己這麼快又回到這個城市,既熟悉又難忘的城市。夾在記事簿內的是嵐的國立演唱會門票,是老闆武田親自給她的,說希望她能看完後寫一篇觀後感,原本她打算借藉口推搪,但對方語氣強硬,最後她只好答應。

  位置還是Arena的前排位置,也代表被台上的人看到的機會更大,這點令她更為不安,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放棄,上天又偏偏安排她回來。

 

  當天是首場,所以不論是觀眾還是嵐本身都是充滿期待。音樂奏起就看到五人從主舞台的機關中升上來,推高現場的氣氛,粉絲們都用盡力量叫喊著,相信在現場七萬人當中就只有琬雪在哭吧!

  相隔兩個多月再看到他們,心情百感交雜,再加上現場的情緒令她的淚腺變得更敏感。她真的曾以為自己再沒機會親眼看到他們了,他們依舊在台上閃閃發光,為大家帶來歡樂和驚喜,慶幸自己當時選擇了離開,才能保護眼前的一切。

  這次的solo部分,松本被安排到最後一位才出場,同樣是在琬雪前方的舞台升出來,可是這次缺少了鋼琴,松本坐在高腳椅上,同時響起弦樂的憂怨聲。松本緊閉雙眼,以低沉、帶著磁聲的聲線唱出每一句描寫他心情的歌詞……

 

  三天、十三天、二十三天、三十三天  你突然消失不見

  屬於你的東西都一同離開  記憶卻深刻地留在腦海

  有時會以為這一切都是夢

  可是

  你的確切切實實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也切切實實離開了我

  那承諾的戒指還掛在我手上

  你呢


  背後的螢幕顯示著歌詞,在其他人的眼中,內容可能就只是說書人說的故事,但對松本和琬雪而言,這正正是二人的回憶。

  原本看到在演唱會中魅力依然的松本,還以為自己的離開對他的影響不大,但看到歌詞就知道事實並非如此,看著他的包子臉消失了,而大大的眼睛下掛著黑黑的圈,一定是為了工作而捱壞了身體,眼前的一切都令她無比心痛。縱使知道對方的心意,但還是要忍下來,絕不可以心軟,要不然就會前功盡廢了。

  「潤,對不起……」

Noir-nori
来源:第二十四期会报

来源:第二十四期会报

来源:第二十四期会报

Noir-nori
来源:第二十五期会报

来源:第二十五期会报

来源:第二十五期会报

Noir-nori

来源:第二十一期会报

来源:第二十一期会报

Ärtenis
哎,大家好, 待在家快长毛了给...

哎,大家好,

待在家快长毛了给大伙儿表演个画画v(´-ι_-`)v


别问,问就是没有画风

哎,大家好,

待在家快长毛了给大伙儿表演个画画v(´-ι_-`)v


别问,问就是没有画风

化为水蒸气的阿然

我和uber司机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十二)

黑色的本子原来是本相册,可真正令松本润没想到的,是相册里的主角,照片摄于各个年份,照片上的人虽有小孩也有少年,但都看得出来是同一个人。而这个人,并非他人,正是松本润。

这些照片,有的是自己老家相册上有的老古董,有的是别人社交网站上发的合影,甚至有些照片,松本润都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拍的,其中初高中的自己尤多。笑着的自己、打篮球的自己、睡着的自己,越看松本润越觉得毛骨悚然。竟然有人暗中默不作声地窥探自己多年而自己浑然不觉。

翻到尾页时,松本润的大脑已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在病床上等待自己的人,他甚至有些害怕:自己平时看到的樱井翔真的是真正的樱井翔吗?

松本润死死地盯着照...

黑色的本子原来是本相册,可真正令松本润没想到的,是相册里的主角,照片摄于各个年份,照片上的人虽有小孩也有少年,但都看得出来是同一个人。而这个人,并非他人,正是松本润。

这些照片,有的是自己老家相册上有的老古董,有的是别人社交网站上发的合影,甚至有些照片,松本润都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拍的,其中初高中的自己尤多。笑着的自己、打篮球的自己、睡着的自己,越看松本润越觉得毛骨悚然。竟然有人暗中默不作声地窥探自己多年而自己浑然不觉。

翻到尾页时,松本润的大脑已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在病床上等待自己的人,他甚至有些害怕:自己平时看到的樱井翔真的是真正的樱井翔吗?

松本润死死地盯着照片,甚至开始有些不认识自己的脸了,他忽然觉出照片的表面似乎有一点不平,他将最后一张照片抠出相册,果不其然照片背后写着字。

最后一张照片是自己和樱井翔第一次见面时他带自己去吃拉面时的样子,照片上的自己眉目低垂,只有一丝清浅的笑意。照片背后樱井翔的字迹写着:小润还是这样,臭屁傲娇还不会照顾自己,今天达成肢体接触1/1,减轻小润的胃病1/∞。

松本润怔了怔,自己有胃病这事儿自己都没怎么在意,实在疼的厉害了,吃点药也能扛过去,没想到他竟放在心上。

再往前翻,净是些:“小润创业好辛苦,但是他认真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小润打球的样子也太A了,我可以!!”、“小润吃饭的样子也太令人感到幸福了”、“小润的腿不是腿,塞纳河畔的春水”、“小润睡觉的时候最有小时候的样子了,想亲”等一系列鸡叫痴汉言论。

对!小时候!松本润赶忙翻到第一张照片,儿时的自己小脸肉嘟嘟的像包子一样,那时还有个润包子的外号。但无暇沉溺于自己的可爱,松本润翻到照片背面,豁然写着:一切的开始,只消一眼,我便知道这是我会用尽一生追寻的,深爱的人。

 

一切的开始???松本润的大脑飞速旋转起来,试图翻找回这段尘封已久的回忆。看衣着和布景,那是自己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一个漫长暑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