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u

16万浏览    19560参与
qwrr

先发10张,老福特也是的,只能发10张。

先发10张,老福特也是的,只能发10张。

鲨鱼哥游戏解说
彩虹神庙落地信号枪刚拿到AU你硬要送我MK14
彩虹神庙落地信号枪刚拿到AU你硬要送我MK14
风知晓

花滑AU 重逢—1

俄罗斯人?乌克兰人?路明非一眼就看到了冰场上一些正在热身的女孩们,对花滑几乎一无所知的他一边想着一边打量着。

不过那望过去,金发、棕发、红色的女单选手凑在一起,也看不出个哪国人,反正这些外国妞,在他看起来都差不多。

不过他听李路说过,花滑分为正式赛和表演性质的商演。滨海站的赛程正式开始,要到明天才开始,目前这些女单还是男单选手,都是今天过来先热热身,找找感觉,为明天比赛做准备。

不过这些妞,可真漂亮啊,路明非漫不经心地想着,腿脚一抖一抖的。

“路明非,你看,那个妞可真漂亮啊!”一旁的李路猛地拍了一下路明非的大腿,让他险些跳起来。

“哎呦!”路明非恨恨地瞪了一眼旁边的李路,看在入场券是...

俄罗斯人?乌克兰人?路明非一眼就看到了冰场上一些正在热身的女孩们,对花滑几乎一无所知的他一边想着一边打量着。

不过那望过去,金发、棕发、红色的女单选手凑在一起,也看不出个哪国人,反正这些外国妞,在他看起来都差不多。

不过他听李路说过,花滑分为正式赛和表演性质的商演。滨海站的赛程正式开始,要到明天才开始,目前这些女单还是男单选手,都是今天过来先热热身,找找感觉,为明天比赛做准备。

不过这些妞,可真漂亮啊,路明非漫不经心地想着,腿脚一抖一抖的。

“路明非,你看,那个妞可真漂亮啊!”一旁的李路猛地拍了一下路明非的大腿,让他险些跳起来。

“哎呦!”路明非恨恨地瞪了一眼旁边的李路,看在入场券是白嫖了这家伙的份上,他还是啥也不说了。

他一眼就注意到了,有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女孩,是典型的金发碧眼,一头白金色的长发扎成辫子,做成发髻高高盘在头上,在一身漆黑的训练服衬托下,肤色是冷白到几乎发光,比起其他俄罗斯女孩,几乎白了一个度,如瓦尔登湖一般幽冷的湛蓝色眸子,折射出的是西伯利亚白雪皑皑的冰雪温度,恰到好处的身材但该有的都有,她此刻就像一个轻盈的天鹅一般,在冰面上划出一个又一个优美的弧度。

只是,感觉气质真的好清冷……路明非莫名地觉得她经过的周围温度都下滑了不止一个度。

“雷娜塔?”愣神之间,路明非大脑不受控制一般的,叫出了一个他本该陌生但又觉得无比熟悉的名字。

“哦!看不出来你还做过功课呢!”李路笑嘻嘻地说道,“她可是俄罗斯女单的大热门呢!”看得出来,李路特地做了不少功课,打开话门就滔滔不绝拦不住,不过路明非及其相当肯定他只是想来看俄罗斯美少女。

“不,我不是……”路明非摇摇头,他肯定自己从未接触过花滑,对雷娜塔这个名字,之前也绝对不可能听说过。

当他陷入迷茫和混乱的时候,冰场上的金发少女像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忽地抬起头来。

好漂亮。

路明非怔怔地看着金发少女,大脑一针抽痛抽痛。

是我的错觉吗?对上少女的眼神,路明非几乎是沉溺在那双冰蓝色的海洋里,又似乎回到了俄罗斯黑夜的冬天,遥望着港里的星星点点。

但冰场的少女却是没有停下来,最后,一个轻盈的燕式回转,滑回了边上。一旁的高大金发男人拍了拍她,两个人点头交谈似乎在说着什么。

“明天,反正不用上课,正好过来看看吧,我可是压了蕾娜塔是夺冠热门呢,当然库切利娃、星野奈奈我觉得也可以…”听着一旁男孩兴奋的唠唠叨叨,路明非出奇地沉默不语。

明天,也许我可以过来看看?

(未完待续)


可望·爱chara

Underpeace(前言)

很久很久以前

世界上有两大种族统治着

人类与怪物


有一天

他们之间爆发了战争

结果没有胜者


人类只好居住在他们的村庄或城市中

则怪物居住在大自然中

两族之间互不相让


许多年过去了…


202x年

伊波特森林


传说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



很久很久以前

世界上有两大种族统治着

人类与怪物











有一天

他们之间爆发了战争

结果没有胜者












人类只好居住在他们的村庄或城市中

则怪物居住在大自然中

两族之间互不相让













许多年过去了…











202x年

伊波特森林



传说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

瘦弱且debu的狐狸头
fell,好久没画不知道有无画...

fell,好久没画不知道有无画错的地方,,有的话请揍我一顿

fell,好久没画不知道有无画错的地方,,有的话请揍我一顿

射手核心

摸鱼,大概是梦幻联动?

幻影王au(Danny在幽灵界成年)

————————

正常组:

Luna:嘿,吾以前从来没见过你,你是...天角兽?但是好奇怪...

Danny:(内心:是priness Luna......?物质界的三位公主之一(暮光:看着我再说一遍几位公主)...不过,真怀念啊...不知道爸妈,Jazz,Sam...Tucker都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吗?)

————————————

黑化组(又称“黑化皇冠都不要了组”(?):

Dan:啊,是priness Luna?不,你是梦魇之月,哈,物质界越来越有意思了(是时候去到物质界搞一些大事(?)了...

摸鱼,大概是梦幻联动?

幻影王au(Danny在幽灵界成年)

————————

正常组:

Luna:嘿,吾以前从来没见过你,你是...天角兽?但是好奇怪...

Danny:(内心:是priness Luna......?物质界的三位公主之一(暮光:看着我再说一遍几位公主)...不过,真怀念啊...不知道爸妈,Jazz,Sam...Tucker都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吗?)

————————————

黑化组(又称“黑化皇冠都不要了组”(?):

Dan:啊,是priness Luna?不,你是梦魇之月,哈,物质界越来越有意思了(是时候去到物质界搞一些大事(?)了)。

梦魇之月:滚回去,新幽灵王,滚回你的灵质(幽灵)界去。(皇家口音)

ветер

May i be your lucky flower?

May i be your lucky flower?

Oly_23

玫瑰色

向哨/哨向无差,AB无差,残血柑橘树味哨兵/玫瑰花露味向导,非典型哨向文。不知道会写多少了,是没完结的状态……应该到治好为止

(这也依旧不是从一而终的感情……⚠️)

(文中病和设定都是按我自己的理解来的,不是很严谨)

借用21太太的图是因为这个是灵感——

下一次更新尽量见(借用jln的话x)

(食用方法见置顶)

[图片]


向哨/哨向无差,AB无差,残血柑橘树味哨兵/玫瑰花露味向导,非典型哨向文。不知道会写多少了,是没完结的状态……应该到治好为止

(这也依旧不是从一而终的感情……⚠️)

(文中病和设定都是按我自己的理解来的,不是很严谨)

借用21太太的图是因为这个是灵感——

下一次更新尽量见(借用jln的话x)

(食用方法见置顶)


Andy
约翰尼斯•贝伦索特警探的驾照肖...

约翰尼斯•贝伦索特警探的驾照肖像,1987年

和之前第一次画他 时的形象有所不同,1987年的他看上去要瘦了很多,眼睛也有点不太一样。在过去的那四年里,他因为严格的警员体格指标而不得不保持体重,长期的单身也使他变得有些外貌焦虑,开始想办法保养自己(然而他的好基友伊仓似乎过了多少年都还是没什么变化,很显年轻)并最终修成正果,成为了即将奔三的小鲜肉

距离他初次登场的1983年已经过去了四年,尽管已经都快要27岁了,可他依然还是长着一张娃娃脸,脑子还是那么不好使,做出的事情还是那样让人啼笑皆非。他不但看上去很可爱,有的时候他的一些想法也非常可爱——对于警察来说这是贬义词。虽然经常笨手笨...

约翰尼斯•贝伦索特警探的驾照肖像,1987年

和之前第一次画他 时的形象有所不同,1987年的他看上去要瘦了很多,眼睛也有点不太一样。在过去的那四年里,他因为严格的警员体格指标而不得不保持体重,长期的单身也使他变得有些外貌焦虑,开始想办法保养自己(然而他的好基友伊仓似乎过了多少年都还是没什么变化,很显年轻)并最终修成正果,成为了即将奔三的小鲜肉

距离他初次登场的1983年已经过去了四年,尽管已经都快要27岁了,可他依然还是长着一张娃娃脸,脑子还是那么不好使,做出的事情还是那样让人啼笑皆非。他不但看上去很可爱,有的时候他的一些想法也非常可爱——对于警察来说这是贬义词。虽然经常笨手笨脚甚至搞砸一些事情,可他似乎是那种什么也不在意的类型,在各种困难和压力面前依然可以没心没肺地快乐生活

Xx__xX

前几张都是寂静和他的第二人格,最后两幅是nil的

最后一副可能看不懂写的什么

nil的妈妈:nil,my child。(nil,我的孩子)

nil:mama?(妈妈?)

nil是女骨,比较乖,爱开玩笑。什么都懂但就是要表现的似懂非懂。

nil的意思是“无”

nil的小臂,小腿,脊椎和部分指骨是深灰色的。大臂和部分指骨是是深蓝色的,锁骨是浅蓝色的。颈椎骨是黑色的。其他部位的颜色正常。

nil只有半颗灵魂,但是却可以正常活着

nil穿的比较花,比较喜欢蓝色,紫色和黄色

体力非常不错,能撑4个原衫(原衫沦为计量单位),攻击力很强,总之就是很强(我看你其实就是没想好)...


前几张都是寂静和他的第二人格,最后两幅是nil的

最后一副可能看不懂写的什么

nil的妈妈:nil,my child。(nil,我的孩子)

nil:mama?(妈妈?)

nil是女骨,比较乖,爱开玩笑。什么都懂但就是要表现的似懂非懂。

nil的意思是“无”

nil的小臂,小腿,脊椎和部分指骨是深灰色的。大臂和部分指骨是是深蓝色的,锁骨是浅蓝色的。颈椎骨是黑色的。其他部位的颜色正常。

nil只有半颗灵魂,但是却可以正常活着

nil穿的比较花,比较喜欢蓝色,紫色和黄色

体力非常不错,能撑4个原衫(原衫沦为计量单位),攻击力很强,总之就是很强(我看你其实就是没想好)

没了


Xx__xX

swap fell同人

papyrus

外号绿宝石

swap fell同人

papyrus

外号绿宝石

谦梦

(80) 危险 《如果衫厨穿越到ut中》

  “...?”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看接住我的人,在原地愣了一秒。

  

  “kid,你还要躺多久?”Sans先发出了声,虽然嘴上想让我起来,但还是有在稳稳扶住我的。

  

  “啊啊啊这就起来,对不起!”我急忙一脚跨到前面,离开了Sans,差点没站稳又摔下去。

  

  “LOVIA,你当心点!”Papyrus从旁边走过来想要扶住我,不过我先一步站稳了。

  

  “我没事,你们快撤吧,接下来准备交给Chara和Asriel。我还有些能量,可以垫后防止意外。”我摆摆手,示意Sans和Papyrus离开,又重新拿起剑,看了一眼Betty的残骸。

  

  “没问...

  “...?”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看接住我的人,在原地愣了一秒。

  

  “kid,你还要躺多久?”Sans先发出了声,虽然嘴上想让我起来,但还是有在稳稳扶住我的。

  

  “啊啊啊这就起来,对不起!”我急忙一脚跨到前面,离开了Sans,差点没站稳又摔下去。

  

  “LOVIA,你当心点!”Papyrus从旁边走过来想要扶住我,不过我先一步站稳了。

  

  “我没事,你们快撤吧,接下来准备交给Chara和Asriel。我还有些能量,可以垫后防止意外。”我摆摆手,示意Sans和Papyrus离开,又重新拿起剑,看了一眼Betty的残骸。

  

  “没问题吗?”Sans有些担忧地说道。

  

  “没问题,快走吧。接下来是场硬仗,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太适合作为战斗力。Papyrus,得麻烦你照顾一下我们两个战损人员了。”我耸耸肩,虽然话说得轻松,但我还是在赶着骨兄弟两人离开。

  

  没人知道我们能不能及时撤离那个混合体的攻击范围,眼下只有尽快跑路,仇恨接管Betty身体所需的时间很短。

  

  虽然前几分钟还在想着彻底干掉Betty,但Betty那个混乱的状态估计是已经和仇恨建立了联系或者说仇恨正在尝试夺取意识,那么实际上想要抹除这个魔法生物的存在是需要完全耗尽仇恨的力量的。

  

  “现在想想刚才应该在她短暂逝世的时候直接跑路的...我抽了什么风要冒着危险干这种蠢事...”我不禁翻了个白眼,是在唾弃我自己的判断失误,平时还好,这样重要的事情上被我意气用事,感觉自己脑子不太灵光...

  

  “别这么说,LOVIA,你已经很棒了!我为你自豪!!!”Papyrus的声音听起来开朗极了,但我们都知道这只是在强撑,或者丧亲之痛还没有彻底反应上来。

  

  “我还以为你真打算拼命,结果还是跑路,不过我们能逃到哪里去?”Sans那边传来了一声嗤笑声,他只是瞥了我一下后转眼盯着Papyrus。

  

  “我有做好去世的觉悟了好嘛!话虽如此,我现在也只是在尽量减少伤亡,但仍然牺牲了不少人...”我也只是嘴上反驳一下,这样的景象都差点让我忘了自己在哪里。

  

  “你只顾着救怪物,人类死了几乎一个学校的孩子们。”Sans的目光盯着地面,“我不是想责备你,我只是想说我没法理解这有什么...我...”

  

  Sans抬眼看了看Papyrus,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下去。

  

  “我觉得我能理解。我仍然选择这么做,是因为...”我想要安慰Sans,但我突然发现我说不下去了,我的内心有这么一种情感,模糊却坚定,我能感受到它,是它让我一路做了这么多,但我没法描述它,我没有办法具体感受它。

  

  “没关系的!我们不用现在把什么都说出来,我们还可以晚点回去再说!”Papyrus打破了这逐渐焦灼起来的氛围。

  

  我本想着能就这么安全撤退,但空气凝固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一切都是错的。

  

  随着身后那窒息般的能量瞬间炸开,每个人的内心都被恐惧的情感充斥。

  

  “可恶!”我不禁咒骂着,但声音在这一刻似乎无法传达出去,我只听见了自己的脑海中有这么一个声音。

  

  世界瞬间安静了,安静得可怕,黑暗吞没了一切。但我好像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这是哪?”我困惑道。

  

  我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影,穿着一件风衣,在黑暗中模糊不清。

  

  我逐渐走近,感受到一些熟悉的感觉。

  

  “Gaster...?”我试探着问出心中的答案。

  

  Gaster没有回答我,只是转过头,死死盯着我,忽明忽暗的眼眸却毫无生气。

  

  “为什么...没能救下我...”Gaster的声音诡异而又扭曲,但我却能听得出这就是他的声音,听见声音的那一刻我的后背发凉。

  

  “我...我很抱歉...”愧疚的感觉涌上心头。

  

  “只有我...被同胞亲手杀死...”Gaster的头低了下去,让我没法看见他的表情,“Sans...Papyrus...他们...也要来陪我...”

  

  “Lovia...你怎么敢...出现在这里...”另一个声音尖锐而又空洞,那是Frisk,我整个人忍不住向后退,身上寒毛颤立。

  

  “是你...把我的时间线搞得乱七八糟...没有你...一切都会照常...”Frisk的声音一声声透过我的耳膜穿透进来。

  

  “我...我...”我感觉我无力反驳,“...哎...对...我不该......我本不该......”

  

  “KID!”Sans的声音突然传来,那是一声近乎嘶吼的声音,我从没听到过Sans这样大喊。

  

  我回过神,向四周张望,发现Sans和Papyrus正在和混合体应战,而我却愣在原地。

  

  “你们...不...不对,Chara和Asriel呢!?还没看到吗?”我拿出剑开始跑动起来躲避攻击,这样至少不用让他们两个为了保护我而分心,护着一个人战斗真的太艰难了。

  

  “没有看到!”Papyrus大声回应着我。

  

  “他们两个怎么回事?哪里出问题了吗?”我这么说着,他们两个实际上是最后的底牌了,如果他们两个的环节出错了...那这个时间线...

  

  “呃啊...!”Sans发出了痛苦的声音,那声音瞬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立刻停下了脚步,呆呆地望着不远处,Sans被混合体的尖刺穿透,嘴角流下了“番茄酱”。

  

  “Sans...?”我愣在原地有些接受不了。

  

  突然,我感受到一个身体撞开了我,再一眨眼,刚才看到的Sans和混合体都消失不见了。

  

  我正在纳闷怎么回事,却看到Sans在几步之外向我跑来:“当心!kid!”

  

  Sans突然到来挡住了我的视线,随着混合体的动作挥砍,Sans硬生生替我扛了一刀,尖刀砍中Sans的肋骨,透过破裂的衣服肉眼可见地观察到肋骨正在开裂。

  

  “SANS!”Papyrus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着急地大喊着。

  

  我赶忙上前拉过Sans,让他靠到我身上,然后在面前开了一个防护盾。

  

  “SANS!你还好吗!坚持住兄弟!”Papyrus已经来到了我们旁边。

  

  我清晰地看到Papyrus眼里衔着泪水,这意味着他感受到Sans的伤极其严重,否则Papyrus这样坚强的人怎么也不会轻易落泪。

  

  我抬头看了看混合体,低头看了看Sans和我剩下的能量,还是决定给Sans渡用我的决心能量:“我也来帮忙,但愿我们可以撑到他们来。”

  

  Papyrus直接跪坐在了旁边,开始对Sans用治疗魔法。治疗的主要责任还是给了Papyrus,我一边传递能量,一边还在不停地构建保护罩防止混合体的进攻。

  

  “可恶啊!”我被混合体搅和得心情极差,混合体的攻击很强,这意味着如果我一个不小心失误了就会酿成大错。

  

  我只给Sans用了一点儿能量,随后不得不被迫面对混合体越来越快的攻击速度。

  

  我将保护罩的范围调整成一个护盾,这样集中能量有利于增强护盾的坚固度。

  

  “Papyrus,你加紧治疗,我来防守。”我担心地叮嘱着。

  

  “知道了!”Papyrus的手一刻也没停下过。

  

  高度紧绷的神经反而让我有点犯迷糊,当我看到混合体扔出一根裹着仇恨的长矛时,我竟没反应过来要如何防守。

  

  我眼睁睁看着那根长矛在我的护盾前拐弯,反弹,随后指向Sans快速飞去。

  

  Papyrus见状直接抱住Sans拿身体护住他,下一刻这里便烟尘四起...

一头抱抱熊

【犬狼】Damaged goods (6)

6.

他醒来时正沐浴在日光里,莱姆斯一定是拉开了窗帘,他在从前就爱这么做,似乎很爱看西里斯被阳光叫醒的暴躁模样,西里斯揉揉眼睛,培根的香气从客厅传来,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他的卧室——七年,他默念着提醒自己,莱姆斯住在他的公寓已经是七年以前。

他爬起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有熨好的衬衣,他草草拢上然后往客厅走去,莱姆斯在厨房里,瓷白的碗碟里装着煎得焦黄的吐司和冒着热气的培根,看着比寻常的两人份更多一点,客厅的壁炉不知道为什么燃着,西里斯从茶几捡起莱姆斯的魔杖把它熄灭。

“早上好。”西里斯站在厨房门口问候到,莱姆斯没有转头,只是将最后一片培根放进盘里:“你可以用我的东西洗漱。”

西里斯盯...

6.

他醒来时正沐浴在日光里,莱姆斯一定是拉开了窗帘,他在从前就爱这么做,似乎很爱看西里斯被阳光叫醒的暴躁模样,西里斯揉揉眼睛,培根的香气从客厅传来,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他的卧室——七年,他默念着提醒自己,莱姆斯住在他的公寓已经是七年以前。

他爬起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有熨好的衬衣,他草草拢上然后往客厅走去,莱姆斯在厨房里,瓷白的碗碟里装着煎得焦黄的吐司和冒着热气的培根,看着比寻常的两人份更多一点,客厅的壁炉不知道为什么燃着,西里斯从茶几捡起莱姆斯的魔杖把它熄灭。

“早上好。”西里斯站在厨房门口问候到,莱姆斯没有转头,只是将最后一片培根放进盘里:“你可以用我的东西洗漱。”

西里斯盯着莱姆斯后颈尚未褪去的暗红色的吻痕,那些痕迹延伸到他的衣领之下,西里斯昨晚对此有过努力。莱姆斯转头挑眉看他,西里斯只是挠挠后脑勺问:“这是夏天,你的壁炉怎么还染着。”

“西弗勒斯今天要来送狼毒药剂。”莱姆斯叹了口气,仿佛他已经重复了一千次这句话:“去洗漱,西里斯,然后来吃早餐。”

黑发男人看着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是莱姆斯只是转过头去清洗厨具。

当西里斯再次坐在餐厅时他一言不发,莱姆斯不得不走到客厅用魔杖再次点燃壁炉,他知道西里斯连盘里的早餐都没动过,他不愿意争吵,那匹狼正在他的骨头里蛰伏,转变的疼痛已然悄悄展现,他庆幸开学正是在第一个月圆之后,至少他最开始不会缺席任何课程。

我们谈过这个了,我现在不想谈这个,你有一份工作——莱姆斯想好了一切应对西里斯问题的回答,但西里斯只是看着他,就好像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就像他在害怕吓跑莱姆斯。

但西里斯一点错都没有,莱姆斯的逃避全然因为他自己的懦弱,西里斯当然可以毫无顾忌地去爱自己的朋友,把他们划到自己的保护圈里,罔顾一切拒绝,因为西里斯就是这样,他和詹姆就好像一对双胞胎,用永远炽烈的火焰燃烧他们的周围,只是西里斯比詹姆更要决绝。

不是你的错,莱姆斯想要第一百万次解释,我在无穷无尽地自怨自艾不是你的错,我爱上你然后逃跑也不是你的错,不是那些关心、陪伴或者所有让我觉得好得过了头的一切把我吓跑的,是我自己——所以你无需害怕。

“我保证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但我又没法验证你的保证。”因为我不在那,西里斯咽下这句话。

“你会去送哈利开学,对吧?”莱姆斯现在站在桌旁,他看上去疲惫无比,月圆这件事让他衰老了,西里斯都能看见他鬓角的银丝,但他还是非常美丽,一如往常。

西里斯点点头,莱姆斯用他最擅长的平复西里斯情绪的语气说道:“而我也会在那的,你可以自己来看,可以吗?”

这压根都不算妥协,他早该知道莱姆斯根本不会妥协或让步,但西里斯还是点了点头,他抓起自己的魔杖,嘴里念叨着:“我该走了。”便转身离开。

 

“马琳会对你下恶咒的,如果你再出神的话。”詹姆推了他一把,他愤愤地踢了回去,他没在走神,好吧,是有一点:“马琳因为交往期间出柜所以欠我好多次,我猜她也只能忍着了。”

詹姆明显是想起了那次西里斯戏剧性的被甩经历,因为他正在一个“十分重要”的潜伏任务里笑得差点让他们暴露,马琳狠狠地甩了他们两个眼刀,詹姆才不得不收回笑容。

等到马琳成功混入那群售卖鹰头马身有翼兽的卖家里,詹姆才呼出一口气问道:“怎么了,你怎么闷闷不乐的?”

“今天是月圆。”西里斯把玩着手里的魔杖,手臂上的满月纹身总是时隐时现,没有月亮脸的日子里他也很少沐浴到月光。叉子叹了口气:“我也问过月亮脸。”

西里斯警觉地看向詹姆,他毫无察觉的继续:“但莉莉说我们应该信任他,我是说,如果月亮脸不想要的话,我们也许可以信任他能照顾好自己。”

很显然他自己也不相信这套说辞,西里斯想要这么指出,因为要是叉子相信的话,他绝对会大笑着说西里斯怎么会突然选择做那个老妈子角色,然后用过分热情的力道肘击西里斯的肋骨让他不要再想。

“……还有,万一他已经有什么人了呢?”

“那是什么意思?”西里斯平静地问。

詹姆朝他做了个鬼脸,带着一种恶作剧的笑容拉长语调:“哦,是这样的,大脚板,如果一个人非常爱另一个人的话,也许他会和那个人一起交往——交往这个词意味着……”

“我说过了叉子,再把我当成你儿子教育一次,我就会用变形咒把你变成一只该死的水獭放进麻瓜动物园。”

短发巫师的眼睛里透着的笑意让西里斯更加烦躁,莱姆斯不会有什么人,因为西里斯很确信,要是莱姆斯有什么人的话,他会一辈子呆在芬兰那个压根没有白天的地方,根本不会回到英国。他在那里是怎么过月圆的,晚上那么长,月亮总是挂在天空上,西里斯从前不让自己去想,因为他没法在那,现在莱姆斯不在什么不见人影的北欧,他就在那里,在伦敦,一个破破烂烂的公寓里,而西里斯在这儿,追踪黑市贩卖神奇动物的交易。

“他会没事的。”詹姆再次向他保证:“不过说起来,你弟弟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西里斯叹了口气,他害怕说出口——雷古勒斯现在变成他们的一员了,他看向西里斯的眼神就像他们的母亲一样了,他们不再交流,从很早之前就像这样,而西里斯也许永远失去他了。因为他害怕说出口就会变成真的。

“都会好起来的,兄弟。”詹姆捏住他的肩胛说:“至少我们会一直在这。”

西里斯朝他微笑,往他胸膛锤了一拳。他继续盯向酒吧门口,至少现在月亮还未升起来。

当月亮再次落下去时他已经和波特一家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莱姆斯已经在那里了,他穿着一身灰绿的袍子,对他微笑。没有新的伤口,这是西里斯的判断,没有血的味道,这是大脚板的判断。而詹姆无需任何判断就跑过去拥抱月亮脸,高兴地朝他打着招呼:“早上好!我可以看到有人是在过度担心了。”

西里斯把头扭向哈利,他的教子显然注意力完全不在此处,他正看着对面,哦,小天狼星知道了,那是他的朋友们。

“去吧。”西里斯拍拍他的背,哈利朝西里斯微笑,说实在话,这孩子是个天使,莉莉伊万斯生了个天使,西里斯确保自己会在某次醉酒后告诉她这一点。

等哈利跑开后西里斯才慢吞吞地朝莱姆斯靠近,莉莉和詹姆已经在那了,莉莉又在用“你在搞什么”的眼神盯着小天狼星,他真的害怕这女人哪天把他杀死在波特家的沙发上。

“我告诉过你们,我会没事的。”莱姆斯再次重复。

“你只是太擅长撒谎了。”西里斯自然地接过话,莱姆斯朝他露出戏谑的微笑:“是吗?我一直以为这是你们每次都让我去像麦格教授撒谎的说辞。”

“别告诉我现在你和麦格教授做同事之后就要背叛我们了,月亮脸。”西里斯朝他靠近,那些昨日还留在他身上的暗色吻痕已然消失,也许他也用了过多的治疗咒语应付自己的伤口,西里斯与棕发男人对视,他现在看不懂他。

莉莉在他背后掐了他一把,西里斯得用尽全力才不呲牙咧嘴,他皱眉看向红发女人,唇形是:你搞什么?

但莉莉压根不和他讲话,只是看着莱姆斯:“祝你一切顺利,莱姆斯。”她在莱姆斯的侧脸印下一吻:“记得帮我看着哈利。”

“如果他能在二年级偷走西里斯的摩托车去霍格沃兹的话,莉莉,我建议你对我不要太抱有信心。”莱姆斯回复,西里斯为他的话露出个自豪的笑容,换来莉莉今天第三次对他使的眼刀。

“试试总没错。”最后她这么说道。

所以西里斯变成了最后一个和莱姆斯送别的人,莉莉和詹姆退到了一旁给他们一些空间,西里斯其实还想再偷一个吻作为保证,但他知道莱姆斯不想这样。

“我还是可以变成大脚板去找你,就像我去找哈利一样。”他发现自己以这句话开头,莱姆斯眼睛里藏着熟悉的无奈的喜爱,西里斯现在觉得已经不需要那个保证的吻。

“我建议你不要,”莱姆斯说,“我会常常写信的,而且我会回我的公寓,记得吗?”

黑发男人站在那,他透亮的灰色瞳孔仿佛要探明莱姆斯的一切秘密,而莱姆斯只是把视线转向霍格沃兹特快。

“时间过得太快了,不是吗?”

他用余光捕捉到西里斯在点头,于是他继续说道:“我还记得第二年你在这,身上袍子沾了露水,就像在这等了一整晚似的。”

西里斯没有告诉他,他确实在这等了一整晚,他也记得那天早上,总是准时的莱姆斯是他见到的第一张熟悉面孔,棕发的男孩那时候脸上还没有那么多疤痕,在西里斯搂住他问好的时候也没有说话,只是礼貌地把自己的围巾交给他:“我有点热,西里斯,你能帮我拿着吗?”

那是一条很温暖的手工针织围巾,太多年了,西里斯都忘了那时候莱姆斯的围巾闻起来是什么样的,烘培还是茶的香气,还是属于莱姆斯的味道,把夜风令人作呕的气息都赶跑了。

“……你什么都没说。”西里斯语气有些虚弱,莱姆斯看着他,只是笑了笑:“我那时候和你一样有很多秘密要藏。”

你现在也是,西里斯想这样指责他,相反,他只是帮莱姆斯把行李提至车门,看着他往里走去。他转身时装上正往门里挤的哈利,小天狼星蹲下身与他对视,黑发男孩看着有些难为情,但西里斯才不管这些:“我会去看你这学期的魁地奇决赛。”他庄重地宣布,哈利腼腆的笑了一下当作答复,小声说道:“大脚板,拜托了,我朋友还在……”

赫敏和罗恩在他背后偷笑。

“多给我写信,还有,照顾好莱姆斯,好吗伙计?”他轻轻地问,哈利看了一眼车窗,显然他也察觉到莱姆斯今天的虚弱。

男孩坚定地点了点头,詹姆在他背后催促:“得了兄弟,那是我儿子,想要自己生一个去。”

西里斯拍拍男孩肩膀把他放走,然后向笑着的波特夫妇走去:“或者伊万斯带着孩子改嫁给我也成啊。”

他走到正在尽力掩饰自己笑容的莉莉身旁,低头小声问:“喂,你今早为什么这么凶?分离障碍?”

第五个眼刀,好吧,西里斯已经习惯了,而红发女人回复:“我知道你又干蠢事了,西里斯。”这语气每次都弄得他浑身起鸡皮疙瘩,“你下次犯傻最好不要被我抓到。”

西里斯困惑地看向詹姆:“叉子,你老婆什么毛病?”

詹姆也摸不到头脑,回复道:“分离障碍吧,我猜?”


岛上HANA
小剧场SP 果然还是想给他们一...

小剧场SP

果然还是想给他们一个结局。

淇子跑了三年了,三年了,一次见面也莫得。

跟我这儿搞网恋呢这是?

去年淇子十八岁生日黑豹正式签他当主唱,还是明义哥微信通知我的,摔!

赵明义来电。

“喂,明义哥!黑豹刚拿了金唱片奖?是是,我刚也从新闻上看见了。恭喜恭喜!嗯嗯,那是,淇子当主唱的第一张专辑就拿了奖,那必须得庆祝庆祝。你们跟哪呢现在?诶,订了机票给我?飞三亚的?!酒店也订了?哎呦,这让你破费.....诶,是淇子?...嗯嗯,好好,我绝不告儿他你把他卖了,哈哈哈哈哈。好嘞好嘞,等我俩回来的,咱北京见。”

隔天三亚某海滩。

淇子:“我回来啦!!!”

辉子:“欢迎回来,咱们的主唱...

小剧场SP

果然还是想给他们一个结局。

淇子跑了三年了,三年了,一次见面也莫得。

跟我这儿搞网恋呢这是?

去年淇子十八岁生日黑豹正式签他当主唱,还是明义哥微信通知我的,摔!

赵明义来电。

“喂,明义哥!黑豹刚拿了金唱片奖?是是,我刚也从新闻上看见了。恭喜恭喜!嗯嗯,那是,淇子当主唱的第一张专辑就拿了奖,那必须得庆祝庆祝。你们跟哪呢现在?诶,订了机票给我?飞三亚的?!酒店也订了?哎呦,这让你破费.....诶,是淇子?...嗯嗯,好好,我绝不告儿他你把他卖了,哈哈哈哈哈。好嘞好嘞,等我俩回来的,咱北京见。”

隔天三亚某海滩。

淇子:“我回来啦!!!”

辉子:“欢迎回来,咱们的主唱大人!!!”

完。

从此,主唱和主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逆转末路
先发个吐司大大给的草稿混更in...

先发个吐司大大给的草稿混更ing

这只在文设上已经和原ink没什么太多关系了好像 而且大量我私心加入eie元素(什

是蜉蝣 年龄其实是全苹果汁最小的但长的很快(?

先发个吐司大大给的草稿混更ing

这只在文设上已经和原ink没什么太多关系了好像 而且大量我私心加入eie元素(什

是蜉蝣 年龄其实是全苹果汁最小的但长的很快(?

Andy
画出这么典型的八十年代人设还是...

画出这么典型的八十年代人设还是第一次,感觉比预想的还要成功😎

这位新的人设叫玛丽娜•德布鲁赫,1963年生人,以模特般的身材和优雅的笑容而闻名,是一位非常温柔优雅且色气值+++的交警警长,曾在1983年的市警察日仪式上作为新警员代表出现过

在那次大会上,她曾被一个个子和她差不多高、外表缺乏阳刚之气、看上去冒冒失失的警探盯着屁股和胸看,这让她感到很失礼也很气愤,并冷冰冰地讽刺了他。因为在接下来的仪式里两人不得不紧挨着对方站了很久,那次警察日仪式让她大为不快

四年后的1987年,当她和一名同事在下班后出去逛街的时候,她再次见到了那个警探,并搭上了话。当两人开始攀谈时,已经忘记两人曾有一面之...

画出这么典型的八十年代人设还是第一次,感觉比预想的还要成功😎

这位新的人设叫玛丽娜•德布鲁赫,1963年生人,以模特般的身材和优雅的笑容而闻名,是一位非常温柔优雅且色气值+++的交警警长,曾在1983年的市警察日仪式上作为新警员代表出现过

在那次大会上,她曾被一个个子和她差不多高、外表缺乏阳刚之气、看上去冒冒失失的警探盯着屁股和胸看,这让她感到很失礼也很气愤,并冷冰冰地讽刺了他。因为在接下来的仪式里两人不得不紧挨着对方站了很久,那次警察日仪式让她大为不快

四年后的1987年,当她和一名同事在下班后出去逛街的时候,她再次见到了那个警探,并搭上了话。当两人开始攀谈时,已经忘记两人曾有一面之缘的她觉得他是个很不错的人,甚至在临别时互相留了电话

Well, mind changes, after al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