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k

64.6万浏览    3938参与
真是奇怪le 奇怪君
400块钱搞到的AK皮肤,升级后居然这么帅!
400块钱搞到的AK皮肤,升级后居然这么帅!
翻车阿伦
怪不得芭芭拉拿上AK了学医确实救不了蒙德
怪不得芭芭拉拿上AK了学医确实救不了蒙德
籽衿TZ

这个本来是作为生贺的结果。。没画完(●—●)


这个本来是作为生贺的结果。。没画完(●—●)


籽衿TZ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立秋...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立秋傍晚从河对岸吹来的风。”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立秋傍晚从河对岸吹来的风。”

籽衿TZ

AK明信片。

作为生贺吧。

虽然说时机不太对。。。

AK明信片。

作为生贺吧。

虽然说时机不太对。。。

军大侠
AK步枪实弹射击测试,采用7.62X54R弹药,后坐力真大
AK步枪实弹射击测试,采用7.62X54R弹药,后坐力真大
军大侠
俄罗斯生产的短突击步枪:AK-105,发射5.45×39毫米(M74)步枪弹
俄罗斯生产的短突击步枪:AK-105,发射5.45×39毫米(M74)步枪弹
绝地求生真人版
381绝地求生真人版:拿98k的怕拿AK的,最后拿AK的被淘
381绝地求生真人版:拿98k的怕拿AK的,最后拿AK的被淘
Tsubasa
五步包你学会吞哈欠

五步包你学会吞哈欠

五步包你学会吞哈欠

墨帝

放假了,家人们 ,来放几张照片康康吧

放假了,家人们 ,来放几张照片康康吧

明天开始变话唠

【林阵磨枪】便利店男孩

*因为团综又有动力写文了!

*平行世界的人间小短剧w


1、

Livehouse的燥热空气在十二点三十分后散去,同样散去的还有学校宿舍敞开的大门和地铁的末班车。


林墨和同行的好友在深夜的上海街头踢着石头前进着。这大概也是两个文艺青年的计划之一,他们随机选了一场演出蹦到嘶哑,又准备压尽上海的黑夜。


“诶等我一下,我有点渴。”林墨看到旁边有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便招呼一声好友,自己钻进小小的便利店。


他在货架上随手捞了两瓶可乐...

*因为团综又有动力写文了!

*平行世界的人间小短剧w

 

 

 

 

 

 

 

1、

Livehouse的燥热空气在十二点三十分后散去,同样散去的还有学校宿舍敞开的大门和地铁的末班车。

 

林墨和同行的好友在深夜的上海街头踢着石头前进着。这大概也是两个文艺青年的计划之一,他们随机选了一场演出蹦到嘶哑,又准备压尽上海的黑夜。

 

“诶等我一下,我有点渴。”林墨看到旁边有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便招呼一声好友,自己钻进小小的便利店。

 

他在货架上随手捞了两瓶可乐和两个面包,前往收银台付钱。他发现从进来到现在收银员一直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直到他坏心思地踏着重重的正步走到收银台前,那人还是没发现自己。

 

他只看到一张纸和一个用胳膊圈起来的脑袋,还有小小的发璇。

 

不是上夜班睡着了吧?待会店都要给人搬空了。

 

林墨假装咳嗽,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那人才如梦初醒一般抬起头,手上攥着耳机,镜框下一双单眼皮眼睛睁得老大,就这样看着林墨。

 

“结账。”

 

“噢。”男子慌忙站起来,熟练地拿起商品扫码,再拿出塑料袋把东西装上。

 

“一共十二块半,现金还是x信还是xx宝?”

 

“x信。”林墨慢吞吞地点开,偷偷把流量关掉,看着转不出来的付款码说道:

 

“哎呀,网有点慢。”

 

“没事。”收银小哥言简意赅地说道,手上还举着扫码器。

 

林墨低着头盯着手机,却在偷偷打量他:除了刚刚看到的单眼皮大眼睛,他还发现他的皮肤很白,手指很细长,头发很黑很顺地贴着额头,看起来很乖,他瞄着台上的纸笔,发现上面写满的都是自己看不懂的符号。

 

“算了算了,我换xx宝,今天x信是怎么了。”林墨背过身,再转过来时亮出可以支付的付款码,他接过收银小哥递过来的塑料袋,和他说道:

 

“拜拜。”

 

收银小哥是他今晚第一个观察对象。

 

一个有点呆,有点可爱的人。

 

2、

 

作为表演系大二生,林墨有个小组作业,要编一出短剧。

 

从剧本到布景到演出都要小组内的人全部操办,于是一圈人围在一起压榨脑汁,企图凭空捏造出大结局,林墨盘着腿左顾右盼,然后举起手高喊自己要演深夜的便利店店员。

 

“等等?我们连故事都没生出来你哪来的便利店店员?”队长惊恐地疑问道。

 

“现在不就有了吗?”林墨又是笑眯眯地说道,“我再去给你们取点材。”

 

于是林墨又出来在深夜的上海街头,又出来买可乐和面包。

 

这次他没有那么晚,宿舍门禁是23:50,可是他还不知道收银小哥具体的上班时间,万一也是23:50上班呢?林墨担心地想着,从校门口骑自行车需要骑上半小时才能到那,他尽量压着自己的时限感到便利店门口。

 

小哥不在收银台。林墨在门口东张西望,终于看到从货架的间隙出来的高个。

 

他也注意到门口东张西望的林墨,于是他也抱着商品站在便利店内歪着头看着林墨。

 

大眼瞪小眼。

 

林墨知道这样子下去自己要被当成可疑分子了,他扭头清了清嗓子,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进里面,穿梭在可以看到收银台的货架间。

 

小哥在给商品上架,手写价格卡。

 

留给林墨的时间不多了,于是他拿过一瓶可乐就冲到前台,听到了若有若无的音乐。

 

“皇后乐队?”林墨惊喜地问道。

 

“嗯?对。放来提神。”小哥有点不好意思地捏了捏鼻子,“上次也是你对吧,我上夜班戴耳机打瞌睡那一次。”

 

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林墨有点惊喜,忘了把可乐放到收银台上,他兴致高昂地说道:

 

“没想到你也喜欢皇后乐队,我朋友都不喜欢,主要是我拿他们的歌当起床铃声来着……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刘彰,你喊我ak就好。”ak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这个自来熟的小伙子,上夜班见最多的不过是买套和买烟的,很少有大半夜过来买瓶可乐还要和自己聊天的。

 

“你好ak,我是林墨,墨水的墨。”

 

“那个,可乐。”ak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质工作,他指了指林墨手上的东西,示意道。

 

“噢噢噢抱歉。”林墨如梦初醒,把可乐放在台上看他扫码。

 

“两块。微信还是支付宝?”

 

“微信。”

 

林墨距离自己到达宿舍的缓冲时间只有一分钟。

 

“好的ak很高兴认识你!”林墨的语速突然加快,“下次再见!”说着连人带自行车就消失在门口。

 

还有下次再见?刘彰有点懵,然后笑着摇摇头,这人真挺怪的。

 

哦,他叫林墨,下次不要忘了他的名字才行。

 

林墨快把自行车蹬出火花才在门禁最后一分钟赶回宿舍,他一边喘一边写观察日子,自己和自己吐槽道这样观察下去自己都能去报名自行车极速比赛了。

 

观察日记第2条:他叫刘彰,喜欢听皇后乐队。

 

想到这一点,林墨莫名有点高兴。

 

 

 

3、

 

被学校的事情牵绊,林墨今天份的观察收银小哥的计划有点匆忙。

好在他的耐力确实不是盖的,虽然看起来细胳膊细腿,跑十公里的时候是傲视群雄的强,现在蹬自行车的速度也是。隔壁车道的轿车探出一个人头,吃惊地看着深夜街头飚自行车的年轻人。

 

然而林墨没顾得上注意这个,当他看见不远处熟悉的便利店的白光时,他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沃土,自己是朝圣的虔诚信徒。

 

好吧,两者没有什么关系,就像是林墨学校里面就有三家24h便利店而他非要去校外的这一家一样。

 

他气喘吁吁地把车停好,瞄了一眼手机发现自己居然比平时早到,意味着自己可以和刘彰多聊五分钟的天,自己的观察日记可以写多一点。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刘彰不在收银台。

 

然而他也顾不上这些了,他眼里只装得下门口放着的饮料冷柜,里面的冰可乐就是他的续命血浆。

 

他一把拉开了冰柜门,和另一头的一双眼睛对上,有点熟悉,像第一次见面那次一样,这是这次是平视的角度。

 

刘彰另一头在整理饮料。

 

“欢迎光临。”店里响起甜美又没有感情的铃声,是冰柜连着的提示兼防盗系统。

 

两人呆呆地对望,无视了机器人的欢迎声。

 

 

 

 

“今天喝冷的?”刘彰挑眉,主动发问,打破被冰柜冷风凝结起来的空气。

 

“今天自行车给我整出极限运动的感觉了。”林墨还在喘,虽然多半是被对面的眼睛吓到的。

 

“那缓一会再喝,剧烈运动后喝冰水对身体不好。”ak说道,走到几步外的收银台,再给林墨也支了张凳子,“坐着聊会。”

 

林墨顺从地坐下,发现今天放的歌不是皇后乐队了。

 

“说唱?”这首歌林墨听着有点耳生,明明旋律和咬字都很专业,但制作听着总觉得有点粗糙。

 

“对,我还挺喜欢的。”刘彰有点不好意思,撇开头说道,“随便玩玩的东西。”

 

“哇?这首歌是你写的啊!我说怎么没听过。”林墨的眼睛闪出奇怪的光芒,“我老想自己写自己唱,但是我朋友听了一次就让我以后再也别写了。”说完给刘彰放了自己写的名为“非常完美”的rap作品。

 

然后林墨好像在刘彰身上看到了在自己朋友脸上出现过的,类似于便秘又类似于吃错东西的表情。

 

“好的我不会再写了。”林墨假装受伤地哀嚎,在椅子上呈现颓废状。

 

“哎别别别,挺特别的我觉得,很有你的……风格。”刘彰的脑子极速运转道,思考一个回答安慰一下对方,“我也玩得很菜,不过你有想问的问我也行。”

 

“真的?”椅子上的人突然昂扬起来,又有些好奇地看着他,“诶你多大了?”

 

“我?21岁了,你呢?”

 

“那我可以喊你哥了,我19,不远那个戏剧学院的大二生。”

 

“不用了,喊我名字就行。我在你隔壁学校读数学,大三。”

 

“你是在这兼职吗?上夜班?”

 

“算是吧。”刘彰看起来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话语里模糊带过。

 

“哇,好棒,我还不知道半夜的便利店是什么样的。”

 

“噗。”刘彰对这个回答有点意外,他以为他会说自己上晚班很辛苦,没想到居然是想来上班。

 

“没有文艺电影的那些故事吧,除了大半夜来买可乐的大学生和急匆匆过来……算了,没有。”

 

“哎哟这都不敢说。”林墨笑嘻嘻地调侃道,却也岔开话题,“不过一个人在店里一整夜,不会无聊吗?”

 

“还好,我有数学题可以写,没什么人的时候就自己磨demo。”

 

“数学题和rap是什么奇怪的搭配啊。”林墨吐槽道,“但又感觉和你很配。”

 

“谢谢夸奖。”刘彰虚虚地做了个salute的动作回敬一下,又引来林墨哈哈大笑。

 

林墨天天赶着点过来便利店和他聊天,扯东扯西,听了许多刘彰写的demo,也臭屁地在他面前跳过舞,又或者是两人都一言不发,林墨静静地看着刘彰补他学校的作业,还有时间就杀盘五子棋。

 

两人总有说不完的话,每天都聊到林墨必须回学校的最后一分钟,刘彰总是看着林墨整个人像弹簧一样弹起来,又慌慌张张地冲出门口,嘴里念念叨叨地说道:“不是吧我今晚不想花钱住酒店啊!”

 

很好,赶门禁的样子非常大学生。刘彰哈哈大笑,送人到门口,看着他三步当两步跨上自行车,还不忘记和自己说再见。

 

“等着!明天见!”林墨朝里头喊道。

 

“明天见。”刘彰毫不示弱地回道。

 

话说完的一瞬间又连人带车在路上奔驰,刘彰在门口傻站了一会,才转身地走回收银台。

 

冰可乐总是忘了带走,流下了一汪水珠,在夏夜失去它的冷酷。刘彰握着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又抽出一张纸巾把它仔细擦干,常温的货架上摆着许多晾凉的可乐。

 

“林墨是什么辛德瑞拉吗?”

 

今天的联系方式又忘了交换。

 

观察日记第3-N条:

 

收银小哥……刘彰,是一个很会写歌的人。他的词写得很特别。(暂时还比不上我就对了)

 

他下五子棋下得很好。

 

在这里打工是为了攒点钱去个好点的录音室录歌。(我们学校的录音室不错,今晚忘了说,下次偷偷拉他过去。)

 

他点钞很专业,算数特别好,怪不得可以当收银员。

 

下次想和他一起上夜班。

 

 

 

 

4、

 

刘彰没有见到第二天晚上的林墨,他猜测他是被几个姐姐拉去打扫卫生了。

 

事实是林墨几个朋友趁着周末出去撸串劈酒,带上林墨这个不会喝酒的小鸡仔过去帮忙给几个酒鬼收尸。

 

被架出去的时候林墨毫无反抗余地,他坐着车经过便利店,却没办法停下来和刘彰赴约。

 

“我的罗密欧~”林墨打开车窗,非常做作地朝便利店的方向痛哭。

 

“喂,你演的哪出?”朋友毫不留情地吐槽,然后把伸出窗外的手拉回来,“你叫破嗓子罗密欧也救不了你。”

 

“但是如果罗密欧来喊我一定听得到。”林墨突然正色道。

 

“哈?”

 

没有人跟得上林墨的脑回路。

 

接下来好几天又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林墨不能去便利店,直到他终于腾出空在晚上十点赶去便利店时,他看见便利店坐着一个面生的人。

 

“那个,之前在这打工的那个收银员小哥这周轮休吗?”

 

“哦,你说刘彰吗?他前两天辞职了。”

 

“啊……”林墨张大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晃悠悠地走出便利店。

 

他点开备忘录,翻看之前的观察日记,发现自己对刘彰的记录其实很单薄,而自己认识他的时间也是短暂又浅薄,两人甚至连个x信都没来得及加上,光知道他在自己隔壁学校,想捞他却像是大海捞针。

 

明明还有很多东西自己还不知道。

 

林墨难得被四面袭来的失落包围了。

 

 

 

 

 

 

5、

 

最终还是林墨写了这个剧本。他写的是深夜便利店的故事,看起来安静内敛的收银员在工作间隙悄悄狂欢,舞台好像很小,但是他毫不介意,呆在深夜便利店也毫无困意。

 

他在小舞台上放着皇后乐队的歌,然后穿梭在纸糊的货架间,聚光灯在舞台上游走,见证收银员变成说唱歌手和白发苍苍的华罗庚。

 

困在小小的收银台里好像是孤单的,可是他一点都不孤单,深夜的便利店发着吸引人的光。直到晨曦微亮,24h的便利店进入下一个八小时,他收敛了成为舞台巨星的欲望,戴上帽子,驼着背走在大街上,等待下一个夜晚的降临。

 

观众的视角就像是他那天在便利店门口瞥见里面的光景一样。

 

这是一出和林墨这个人一样有点奇奇怪怪的戏。小组成员都是林墨的朋友,对这个剧本总有说不上的感觉,感觉这不是林墨凭空捏造,但华罗庚和说唱歌星和收银员,这个奇怪的搭配又感觉很符合林墨能想出来的奇怪的脑洞。

 

舞台谢幕,林墨和他的观察日记告一段落。

 

他照例和朋友过着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偶尔出去看看剧场,走与众不同的交通线路,兜一大圈再回到目的地;也喜欢去隔壁大学走走,感受一下理工科大学截然不同的氛围,走进去时他总是紧张又期待,但每次都毫无收获。

 

朋友说他这样子和找不特定人面基一样。

 

渐渐地林墨也开始收拾掉那些失落,默默安慰自己萍水相逢的缘分多得是,如果缘分未尽总能再遇到。

 

在遇到之前他会再努力一点,比如全网寻找粉丝个位数的原创音乐人,再把记忆里的水晶鞋给他们套上,看看谁是那个在便利店放自己写的歌的收银小哥。

 

好吧,实在有点难找。

 

林墨把这件事放一边了,不过是日复一日回到练功上课做作业的生活,直到一天,他再路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林墨,这栋楼怎么走。”

 

他失踪多日的观察对象走出了限定的深夜便利店,又来到了他的身边。



end






写得有点凌乱,感谢观看🙏评论区聊聊吧~

油炸冬瓜条

【刘彰乙女向】新的一年

刘彰❌我

3.3k+

考前最后一更

勿上升


他们说和心爱的一起跨年,会长长久久的。


自从和刘彰在一起后,明明是他年纪比我大,他确实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奔三的男人总喜欢把头埋到人怀里,蹭的人发痒,搞得我心惊乱跳的。


今年元旦,我第一次没有在爸妈身边过节,我一直是个爸宝女,总和他个老男孩腻得慌,今年发了消息和他说今年元旦不回家了,平时等上个三个小时才回消息的人竟然秒回,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生番哭哭的表情包接着可怜巴巴地发了条语音,真的很荒谬。


“呜呜呜,女儿长大了,和小刘努把力啊!”


我顿时无语,什么叫努把力,我不懂。


2021年的最后一天,我特...

刘彰❌我

3.3k+

考前最后一更

勿上升



他们说和心爱的一起跨年,会长长久久的。


自从和刘彰在一起后,明明是他年纪比我大,他确实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奔三的男人总喜欢把头埋到人怀里,蹭的人发痒,搞得我心惊乱跳的。


今年元旦,我第一次没有在爸妈身边过节,我一直是个爸宝女,总和他个老男孩腻得慌,今年发了消息和他说今年元旦不回家了,平时等上个三个小时才回消息的人竟然秒回,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生番哭哭的表情包接着可怜巴巴地发了条语音,真的很荒谬。


“呜呜呜,女儿长大了,和小刘努把力啊!”


我顿时无语,什么叫努把力,我不懂。




2021年的最后一天,我特地和刘彰起了个大早,说真的,我很久没有认认真真化过一次全妆了,来来回回捯饬了有两个小时,我拉着他去新开的大头贴馆,文艺复兴了属于是。


我一进去就看到了那个美乐蒂头套,粉粉的,毛茸茸的,很适合我的彰彰,我一个健步走过去把头套戴在他头上准备开溜,却还是被揪住了衣领。


“彰彰...怎么了啊?”


“什么怎么了啊?”


“哎呀,这不就是cool man吗?”


“cool man可不戴美乐蒂头套。”


“谁说cool man 不可以戴美乐蒂头套?”


刘彰自然是说不过我,我很是满足,摸摸毛茸茸的兔耳朵,摸摸他软乎乎的头发。


我按下快门,准备举起千年不变的剪刀手,脸颊却被一股子力气盖住,我瞪大眼睛。


咔擦,画面定格。


“刘彰?!你刚干了什么?”


他一本正经地回答,甚至还掰起了指头。


“你占了我一次便宜,我还你一次,扯平了。”


我也不好说什么,盯着他的嘴唇直发愣,饱满的,红润的。


刘彰递过来照片,羞耻的画面呈现在我眼前,我急忙捂眼。


“啊啊啊啊啊!好羞耻!”


“哪里,明明就是很可爱嘛 。”


我薅着刘彰戴着头套又和我拍了好些张,除了大头贴馆已经是饭点,我们草草去商场解决了午饭,毕竟作为一个字母站生活区up主,跨年饭怎么能不自己动手呢?



我不喜欢去超市,尽管说貌似超市买东西更方便些,但是要想找些烟火气还是要去菜市场,我和刘彰这种生活方式,就目前来说见到菜市场热闹的早市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其实,午后的也不错呢。


日光暖洋洋的,菜市场门口的白猫的皮毛被照的反光,时不时天天爪子,打个哈欠,人也跟着想打盹儿。人也陷在宽大的羽绒服里,很舒服,是很美好的生活。


刘彰还戴着冷帽,和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一样惬意的午后,一样的冷帽,一样的芝麻汤圆,一样的我,一样的我们。一切都像汪老笔下的生活,充斥着温情。


“彰彰你想吃什么啊?”


“嗯,你看吧。”


“行。就我们两个会不会太无聊啊?”


“要不问问代子哥和南姐他们?”


“好,那就吃部队锅吧,我在弄几样菜。”


我打开备忘录开始规划今天的晚饭,嘴里小声嘀咕。


“喏...汪豆腐,嗯可以  油条塞肉,也不错呢,在搞些家常菜,杯子蛋糕......”


刘彰忽然从背后抱住我,点击键盘的手停下。


“哎呀。”

“老婆。”

“干嘛啊?”

“老婆?”

“嗯?”

“你真好。”


刘彰总会间接性的做一些幼稚的事情,我只能发笑。


“我可是刘彰的老婆哎,能不好吗?”


“说的也是。”


“好啦,别闹了嗷。”


我和菜市场里的大妈搞得熟,走了一路被送了不少东西,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拒绝,却又难抵好意。刘彰在后面跟着,也不说话,拿着大包小包,也是喜感。


冬天天黑的早,四点多天就有些暗下来,落日还不是最好看的时候,但也不错。我蹲在路边扒着袋子清点着食材,身旁好似一阵白光略过。


“艹,怎么忘关闪光灯了。”


我听到刘彰的声音,却还是逗他。


“在拍落日吗?”


“嗯....对 拍落日。”


“给我看看呗?”


“拍...拍的不好看,别看了。”


“好吧。”


我发笑,刘彰其实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呢。


到家放下东西,还没等我准备架好设备拍个跨年vlog,家里门铃就响了。


我赶忙上去,南姐和代子哥站在门口。我抱住南姐直贴贴,谁不喜欢美女对吧?


“我弟呢?”


“喏。”


我用手指指陷在沙发里的刘彰。


“哎,不是我说,弟啊,你再这么下去这么贤惠的老婆总会没的。”


代子哥倚在门框上,一副长辈模样。


“看看这是什么?”


南姐从身后掏出两朵用别针别住的栀子花。


“我刚看楼底下有奶奶在卖就买了两个。”


“哇!好香哎!”


“啊喂喂,这是我老婆哎。”


刘彰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来的,把粘在南姐身上的我拽下来。


“我的!”


刘彰老师奇奇怪怪的占有欲。


我又回了厨房,他们大概是在聊音乐,我虽然也喜欢,但毕竟是专业不对口,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回了厨房继续准备着。


洗菜的素材录的差不多了,我把相机架到灶台边,准备开始录制制作部分。我有些手忙脚乱,锅里的葱蒜刚放下去,油噼里啪啦地炸开,刘彰却在这时候推门而入。


“老婆?”


“出去!快出去玩!”


“助手都不要吗?”


我没理会他,只是摇头。


“哼,生气!(╬◣ω◢)”


刘彰插着腰站在我后面,往锅里放了水后,终于平静了了。我暗暗用余光瞟着嘟着嘴巴叉着腰的刘彰。


“你是小孩子吗?”


“你连助手都不需要吗?”


“可能不太需要呢。”


“那你亲亲我。”


我盯着锅,眼看着就要开了,在这么下去这饭做到第二年都没法做成。只能走上前去在他脸上吧唧一口,他也是听话,立刻走了。


我听不清南姐和代子哥在客厅里讲了什么话,貌似是在笑。


关掉煤气灶,关掉设备,晚饭准备开始。我招呼他们来拿碗筷,把菜端上餐桌,南姐却拿着手机对着我。


“和直播间的老铁们打个招呼吗?”


我有些发懵,朝镜头挥挥手。


“大家好啊!我是生活区的up!”


我被一排排刷过去的【嫂子!!】惹的眼花,菜差点没拿稳。


等菜上齐,南姐炫耀一下的拍起了餐桌的大全景。


【k子好福气】

【哇!这老婆可以归我吗?】

【姐姐,给个姬会。】


一排排刷过去的弹幕,搞得我脸红。我倒是平时很少直播,当然也只是懒,还有直播太多脸会丢没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几百年才直一次播,却次次遇到抓马时间还上站内每周必看真的很淦。


等部队锅开,就把直播关了,刘彰吃饭很可爱,很让人满足。


我电话突然响了,果然,老男人还是耐不住寂寞给我打了视频通话。


“女儿?和朋友在玩吗?”


“嗯。”


“那我就不打扰了,今晚加油哦!”


我听了心惊,发现不对劲,立马挂了电话。接着是一阵爆笑。


“我弟这,虽然不是太年轻气盛了,但也算是血气方刚吧。”


代子哥总是语出惊人。南姐只是笑,我捂住脸,暗自庆幸幸亏关了直播,不然又丢大脸了。


这顿饭吃的异常之快,一般南姐和代子哥来总会待到个半夜才走,这还没到十一点就套上衣服急急忙忙地走了。


走前代子哥默默拍了拍刘彰的肩膀,南姐也趁着关门抛下一句“加油哦!”就匆忙离开。


我只发觉无语,刘彰却走上前来。


“我看栀子花可不好闻?”


“生气了?”


“没有。”


刘彰把我抱在怀里。手指轻轻在我耳垂上揉搓,被触到敏感点的我,顿时腿软,整个人瘫在刘彰身上。


“话说,咱完成一下咱爸的新年愿望呗?”


我没有力气,自然没法反抗。


又是一夜无梦,果然是血气方刚的刘彰。


第二天,我按掉刘彰手机的闹铃,看到了手机锁屏——我蹲在路边,认真清点着袋子里的食材。鲨鱼夹随意夹住的头发,碎发随着风飞起,伴着半落的太阳,整个人散出暖洋洋的光。


是和刘彰的新的一年。









💤
ak你的坐姿真的好妹妹啊!☺️...

ak你的坐姿真的好妹妹啊!☺️♥️

ak你的坐姿真的好妹妹啊!☺️♥️

Tsubasa
委屈屈,生气气( *`ω&ac...

委屈屈,生气气( *`ω´)

委屈屈,生气气( *`ω´)

鹿仙解说
AK和M762如何选择?(1)
AK和M762如何选择?(1)
鹿仙解说
AK和M762如何选择?(3)
AK和M762如何选择?(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