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an scott

1396浏览    18参与
。

【Green Lantern:Sleepers2】片段

是绿灯侠官方小说的第二本!阿兰聚聚的小白时期!由于我英语词汇只有四千(小声),所以是中英对照,如果有看着别扭或者严重偏离原意的地方各位可以看看原文,并且非常欢迎捉虫和更好的译本!

中文校对感谢:  @人不寐 

原文文档来自豆丁网。

以上。

*是二战期间发生的故事。

——————————————

The crook was tall, skinny and clumsy, bumping into nearly everything near him

as he hooded thebeam of light from his flashlight...

是绿灯侠官方小说的第二本!阿兰聚聚的小白时期!由于我英语词汇只有四千(小声),所以是中英对照,如果有看着别扭或者严重偏离原意的地方各位可以看看原文,并且非常欢迎捉虫和更好的译本!

中文校对感谢:  @人不寐 

原文文档来自豆丁网。

以上。

*是二战期间发生的故事。

——————————————

The crook was tall, skinny and clumsy, bumping into nearly everything near him

as he hooded thebeam of light from his flashlight and felt the walls for the door to the walk-in safe.

这个贼高瘦而笨拙,借着手电筒的闪光摸索着走向保险柜门的时候几乎把身边的东西撞了个遍。


Finding it to both his and Green Lantern' s silent relief, the thief pu1led a slip of pape r from his pocket and opened the heavy panel door to reveal the formidable interior steel door of the safe. Focusing the beam from his flashlight on the paper, the crook began dialing the combination. In a few moments he had the door opened.

找到保险柜的时候,他和绿灯侠都松了一口气。这个小偷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打开沉重的面板门,露出保险箱内部的一扇看起来很难对付的大铁门。把手电筒的光聚焦在纸上,这个骗子开始拨动密码锁的数字组合。片刻后,他把那扇门打开了。


The Lantern waited for the thief to enter the enormous safe, then followed him in. The thief had gone straight to the velvet box housing the enormous Phoenix diamond and was admiring it,confirming that he had the right object. Green Lantern tapped him on the shoulder.

灯侠等着他进入巨大的保险柜,然后跟着走了进去。这个小偷径直奔向装有“凤凰”大钻石的天鹅绒盒子,欣赏着它,确认自己找对了东西。绿灯侠拍了拍他的肩膀。


The man jumped straight into the air. " Judas Priest!" he barked.

男人跳了起来。“犹大牧师啊!”他喊道。


Green Lantern was about the tell the thief about crime not paying when he heard a quiet clickbehind him. He turned to see that the wooden door to the walk--in safe 回had closed. The steelwalk-in safe was encased in mahogany. A lump in his throat, the Green Lantern went to the doorand tried opening it. His worst fear was confirmed:

it was locked from the outside-he could see that the hinge had a mechanism that closed the doorautomatically.

一声脆响从身后传来时,绿灯侠正准备告诉他犯罪是没有结果的。他回过头去,发现保险箱的木门已经关上了。铁质保险箱被桃花心木包裹着。灯侠喉头一紧,走上前试图打开那扇门。他最害怕的事情真的发生了:门是从外面锁上的——他能看见铰链上有有个自动锁门装置。


Green Lantern pounded on the mahogany door, muttering, I can t believe this. Doiby...

绿灯侠撞着桃花心木门,咕哝着,“难以置信,Doiby……”


It was the thief s turn to tap the Lantern on the shoulder, and the hero' s turn to jump insurprise.

轮到小偷拍灯侠的肩膀了。这位英雄被吓了一跳。


What, we' re trapped?

“怎么,我们被困住了?”


Green Lantern turned and pounded on the door.

绿灯侠转过身来,在门上使劲捶了一下。


You could say that. "

“你可以这么说。”


The thief knocked against the door. This one' s just wood. Why don' t you bust it open?

小偷敲了敲门:“这只是扇木门而已,你为什么不把它撞开?”


My powers aren't terribly effective against wood. "

“我的能力对木制品不起作用。”


Why don' t you use your super -power .X- ray vision to cut a hole in the door. 

“用你的超级X射线在门上切个洞?”


Doesn' t work that way.

“不是这么玩的。”


That' s a hell of a thing. "

“那还真是见鬼。”


The thief sat down and pulled off his cap and let out ä breath. 

Hoo-boy. It' s stuffy inhere. "

小偷坐了下来,摘下帽子,喘了口气。

“呼——老天。这儿有点闷啊。”


He bounced the huge diamond in his hand.

他上下抛着那颗大钻石。


Wouldya get a load of this thing. It' s the size of a rutabaga!"

这东西不可多得。它像个芜菁甘蓝一样大!


Green Lantern, snatched the diamond in mid-air. The thief sulked a little,then looked over the Lantern, who examined the heavy wooden door, looking for some way of opening it. Finally, Green Lantern gave up and sat on a chair next to the thief.

而绿灯侠,从半空中夺走了那颗钻石。小偷有点生气,看向灯侠——他正在检查那扇沉重的木门,想办法打开它。终于,绿灯侠放弃了这个想法,在小偷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Aren' t you hot in that getup?

“你穿着这身行头不热吗?”


"I' m fine. '

“我觉得挺好。”


Well, as long as we' re cooped up in here... " The thief extended his hand. The name sMcGurk. Tommy McGurk. Pleased to meet ya.

“好吧,既然我们被关在这了……”小偷伸出了手,“麦克古尔克。汤米·麦克古尔克。很高兴见到你。”


Reluctantly, Green Lantern shook McGurk' s hand. The thief eye-balled him a bit more.

绿灯侠不情愿地跟麦克古尔克握了手。小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So what' s with the outfit? You got something to hide?

“那么,这身行头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要隐藏吗?”


The super hero ignored him, but McGurk was just getting started. "So what was it you were gonna say to me?

这位超级英雄无视了他,但麦克古尔克才刚刚开始。“所以你原本打算对我说什么?”


That you were under arrest. "

“ ‘你被逮捕了’ ”


Can you do that? Officially arrest people?

“你能那么做吗?我是说正式把人拘留?”


We1l, not really. But I can detain you and hand you over to the authorities. "

“呃,不全是。但是我能抓住你然后把你交给当局。”


I gotcha. Does that really hold up in court? Detaining folks and all?

“了解。那在法庭上站得住脚吗,拘留别人什么的?”


You' d be surprised. "

“你会大吃一惊的。”


McGurk fell silent, to the Lantern s relief. But it didn' t last long. Hey-I heard you saythis great thing once. I heard it on the radio. What was that?

令灯侠欣慰的是,麦克古尔克安静了。但没持续多久。

“嘿——我听你说过些很棒的话,从收音机里听到的。那是什么?”


You mean my oath?

“你是说我的誓词?”


That musta been it. Geez, it was moving. " The thief tapped his chest. It got me righthere, I tell ya. What was that?

“就是这个。天啊,那可真感人。”小偷拍着他的胸口。“它打动了我,真的。那是什么来着?”


"It' s an affirmation of my power and dedication to fighting crime. " 

“这是对我打击犯罪的力量和献身精神的肯定。”


Would you mind saying it for me?

“介意念给我听听吗?”


It' s not something I do light1y."

“我不会轻易这么做。”


C mon-just once. We' re gonna be here for a while."

“拜托——就一次。我们可得在这待上好一会呢。”


I'm not here to perform for you. "

“我不是来这给你表演的。”


0h, so you' l1 say it for the radio and the newsreels, but I' m not good enough? "

“哦,所以你会为广播和新闻短片这么说,但我还不够格?”


I don' t say it for the radio and newsreels! It' s an affirmation of my power!"

“我不是为了广播和新闻短片才那么说的!那是对我对我力量的肯定!”


McGurk stared at him expectantly.

麦克古尔克期待地看着他。


Finally, Green Lantern mumbled, "I shall shed my light over dark evil, for the dark thingscannot stand the light, the light of... " McGurk, remembering, joined the Green Lantern infinishing it ... the Green Lantern.'

终于,绿灯侠嘟囔着:"I shall shed my light over dark evil, for the dark thingscannot stand the light, the light of... " 麦克古尔克回忆着,和绿灯侠一起接了下去,"... the Green Lantern."


McGurk nodded in approval. That' s really catchy. "

麦克古尔克赞同地点了点头。“真是朗朗上口。”


Thank you. 

“谢谢。”


"I wish I had a saying. Some kinda nifty motto that sorta summed up my life mission. A...what' s the word...

“我希望我有一句名言,一些漂亮的座右铭,它总结了我的人生使命。一个……那个词是什么来着?”


"Credo."

“信条。”


Yeah- -that' s the ticket. And I could have it on a calling card or something. I mean, Icouldn' t say it out loud like you. What. good would that do, seeing that I mainly work without spectators and witnesses and the like.

“对——就是那个。我还可以把它写在电话卡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我是说,我不能像你那样大声说出来,毕竟我的工作主要是考虑陪审团和证人之类的。”


Green Lantern sighed.

绿灯侠叹了口气。


McGurk mulled it over. "Credo. Yeah... a card I could leave after a job with my credo on it.That would be aces. But to tell you the truth, I' m no damn good with them similes and such."

麦克古尔克仔细考虑过了。“信条。是啊……我可以在完成一份工作并离开的时候留下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我的信条。那一定棒极了。但是跟你说实话,我不太擅长这些东西,对着别人微笑什么的。”


Green Lantern rolled his eyes. Then McGurk nudged him. 

绿灯侠心不在焉。麦克古尔克用手肘捅了捅他。


There' s another thing I alwayswondered- why are you always going after us Westsiders? What' s that about? What's with nabbing only us Westies? What do you got against us?

“还有一件事,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你总是追着我们西区人?这是什么道理?为什么只抓我们西区人?你为啥跟我们对着干?”


That' s not true. I go after any evildoers.

“那不是真的。我追捕任何行恶之人。”


Uh-huh- -any evildoers between Thirty- Fourth and Fifty· -Ninth Streets. I think them Eastsiderss paying you off. I' m thinkin' they' re worried that us Westside boys are cutting into theiraction. See-those guys think with their fists.

“嗯哼——任何在第三十四和第五十九大街之间行恶之人。我觉得东区人贿赂了你。瞧见没——那些家伙只用拳头思考。”


I don t work for criminals. I just catch them. "

“我不为罪犯工作。我只是抓捕他们。”


McGurk nodded seriously. That s good rule. Real sage. But I gotta tell you somethin'

麦克古尔克认真地点头。“这是条金科玉律。真正的圣举。但我得告诉你一些事。”


McGurk tapped the side of his head. We' re loads smarter than those

Eastside boys.

麦克古尔克轻拍着他的头。“我们可比东区的那些小子聪明得多。”


0h yeah? If you' re so smart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哦是吗?如果你真有那么聪明,那你在这干什么?”


You wanna know the truth? I had to do it. "

“你想知道真相?我不得不这么做。”


That s what they all say.

“他们都这么说。”


No, really-I' m doing it as a favor."

“不,是真的——我是帮别人的忙。”


That s a new one.

“这倒新鲜。”


Harry' s paying me. "

“哈利付钱给我。”


Who' s he?

“那是谁?”


Harry Woodhouse. He owns this place.

“哈利·伍德豪斯。这地方是他的。”


" Robbing himself. Clever. "

“抢劫他自己。真聪明。”


He s got a sick wife. Owes everyone in town. "

“他有个生病的妻子。欠镇上所有人的钱。”


So he' s got to resort to crime?

“所以他必须求诸犯罪?”


What crime? McGurk reached over and tapped the diamond in Green Lantern's hand. The owners of this here rock are millionaires who have got the damn thing overinsured. That' s why;it' s here-to get appraised. See? I do this job and the rich owners get richer collecting more than the real value on the insurance. Then Harry and I hock the thing and Harry gets the missus the operation she needs. Who loses?

“什么犯罪?”麦克古尔克伸手敲了敲绿灯侠手中的钻石。“这块石头的主人们都是百万富翁,他们把这该死的东西保险过高了。这就是为什么它在这里——是为了得到估价。看见没?我做这份工作,富人们就会变得更富有,从保险中收到的钱比财物的实际价值还要多。然后,哈利和我把那些东西,哈利就能让那位夫人做她需要的手术。谁会受损失?”


The insurance company.

“保险公司。”


McGurk guffawed at this. What, are you kidding? That' s hilarious, pal. They just raise their rates. But that' s something they woulda done anyway.

麦克古尔克对此嗤之以鼻。“什么,你在开玩笑吗?太搞笑了,伙计。他们只是提高利率。但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会做的事。”


Stealing is against the law, " the masked hero countered. McGurk smiled. Begging your pardon Mister Lantern, but there' s the law and there' s justice. Even your average copper or the beat knows all about that.

“偷东西是违法的,”戴面具的英雄反驳道。麦古尔克笑了。“请你原谅灯侠先生,但除了法律之外还有正义。连那些普通警察或巡警都知道这一点。”


Green Lantern crossed his arms. "I' m a crimefighter and it' s a crime to steal.

绿灯侠交叉双臂。“我是个犯罪斗士,而偷东西是犯罪行为。”


McGurk waved a finger at him. "And that' s another thing: who are you to decide what' s criminal? We got a whole system of justice, right? I don' t remember anything about guys in tights signing the Bill of Rights or the Constitution. "

麦克古尔克向他挥动了一根手指。“那是另一回事:凭什么由你来决定什么是犯罪?我们有一套完整的司法制度,不是吗?我不记得有任何穿紧身衣的家伙签署过‘宪法’或是‘权利法案’。”


Green Lantern sighed. I can tell this is gonna be a long night... 

绿灯侠叹了口气。“看得出来,今晚将会极其漫长……”


His weariness didn't stop McGurk.

他的疲倦并没有阻止麦克古尔克继续说下去。


I mean, everyone else has gotta play by the rules, right? Other than that costume and your powers, what makes you so special?"

“我是说,所有人都必须遵守规则,对吧?除了那套戏服和你的超能力之外,是什么使你如此特别呢?”


Nothing, I suppose. But the fact of the matter is that I do have these powers and have vowed to do good with them.

“我想,我没什么特别的。但事实是,我确实拥有这些力量,并发誓要用它们来行善。”


McGurk nodded.

麦克古尔克点了点头。


Fine. Excellent. So why not use your . superpowers' to catch ' super-criminals' and leave us little guys alone?" Green Lantern said nothing. McGurk sensed victory close at hand and pressed home his advantage.

“很好。棒极了。所以为什么不用你的‘超级力量’去抓‘超级罪犯’,让我们这些小人物单独呆着?”绿灯侠什么也没说。麦克古尔克感觉到胜利近在咫尺,并抓住了自己的优势。


You outta be ashamed of yourself. If I had superpowers I wouldn t be shaking down two-bi thustlers 1ike me. I' d be protecting this city from the big fish."

“你应当为自己感到羞耻。如果我有超能力,就不会只打倒两个像我这样的暴徒。我将会保护这个城市免受“大鱼”之害。”


Silence. The Lantern was happy to have it so he could sulk in peace. Then McGurk jabbed him again.

一片寂静。灯侠对此感到高兴,这样他就可以安静地生闷气了。然后麦克古尔克又戳了他一下。


" And another thing- -about that costume.

“还有一件事--关于那套制服。”


0h, for God s sake... what about it?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它又怎么了?”


Did you get it made somewhere?

“你从什么地方弄到的吗?”


"I made it myself."

“我自己做的。”


"Why?"

“为什么?”


I couldn' t tell you. It just seemed like the thing to do.

“我不能告诉你。只是我似乎应该这么做。”


"You couldn' t tell me? What kinda BS is that?" 

“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废话?”


Look, it was my destiny.

“听着,这是我的命运。”


0ooo: destiny. You mean like a higher calling? Isn' t that a bit elitist? Just because yougot this power don t make you special, does it? I mean, if I found a gun, I wouldn' t go around calling myself a cop and shooting people. That s...

“哦——命运。你是说更崇高使命的召唤?这难道不是有点精英主义吗?仅仅是因为你拥有了这种力量并不能让你变得特别,是吗?我是说,如果我找到了枪,我就不会到处说自己是警察,也不会向别人开枪。那是……”


vigilantism.

“私刑。”


Yeah. That ..

“嗯。那..。”


"I' m restoring order. Righting wrongs.

“我在恢复秩序,纠正错误。”


McGurk slapped his knee. "Isn t that what Hitler' s doing? Restoring order? And that bastard Mussolini? And how is stopping a guy from robbing a store for another guy so he can pay off a hospital bill restoring order?

麦克古克拍打了膝盖。“恢复秩序?这不正是希特勒在做的事吗?还有那个混蛋墨索里尼?阻止一个人为偿还另一个人的医院账单而抢劫商店,这算什么恢复秩序?”


Green Lantern went to the locked wooden door and pounded on it. "Help!Help!Anybody!Help!We are trapped in here!"McGurk watched him, bemused.

绿灯侠走到上锁的木门前重重地敲打着。“救命!谁来帮帮我!来个人啊!我们被困在这儿了!拜托!救命!”麦克古尔克疑惑地看着他。


Finally the Lantern gave up and McGurk walked up and patted the crime-fighter' s shoulder comfortingly.

最终,灯侠放弃了。麦克古尔克走上前安慰似的拍了拍这位犯罪斗士的肩膀。


I know, pal, I know. Where' s a cop when you need one? "

“我明白,伙计。我明白。当你需要警察的时候他们都上哪去了?”

————————————

The mangled toothpick in Detective Beasley' s mouth dangled for a moment as he yawned. He was looking scruffy: the shadow of a beard was emerging on his angled face and his hair was greasy from sweat and cigarette smoke. 

比斯莱警探嘴里的断牙签随着他打哈欠的动作晃了一下。他看上去脏兮兮的:胡茬爬满了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头发因汗水和香烟烟雾而变得油兮兮的。


The weaiy cop was leaning heavily against the dewy wet black-and- -chrome prowl car, which was parked facing the entrance to the luxurious jewelry store.Other squad cars had blocked off the avenue behind it and were also parked facing the store,their headlights illuminating the entrance. The dawn light was beginning to rise over the city,giving the scene a grim gray flatness.

这个疲倦的警察正重重地靠在沾满露水的黑铬警备车上,停在奢侈品店入口处。警队的其他车辆封锁了他身后的大道,并且也停在面对店铺的方向。车灯照亮了入口。黎明的光开始在城市上空升起,使这一景象呈现出一种无趣的单调的灰色。


Beasley broke into a cynical grin as Green Lantern emerged from the jewelry store entrance.Behind the hero, two beat cops led McGurk out in handcuffs.

绿灯侠从店里出来的时候,比斯利突然露出讥笑的神情。在那位英雄身后,两个武警把带着手铐的麦克古尔克带了出来。


McGurk gave Green Lantern a farewell nod. So long, Green- -don' t take any wooden nickels!Ha!The Lantern just grunted. A11 he wanted was to head home.

麦克古尔克朝绿灯侠点头告别:“再见,小绿——别收任何木质硬币!哈!”灯侠哼了一声。回家是他此时此刻想做的唯一一件事。


Although he was expecting the ribbing, the sight of Beasley' s snide smile annoyed him.

即使他早已料到自己会受嘲弄,比斯利的冷笑仍然令他恼怒。


What the hell are you grinning about? the super hero mumbled. You find this funny?

“你他妈在笑什么?”超级英雄嘟囔着,“这有什么好笑的?”


You re right--I should be pissed. We gotta waste man power to get you and this joker out of asafe, with everything else going on. " "0h yeah- -what else is going on? "

“你说得对——我该生气来着。我们要浪费人力把你和这个小丑从保险箱里弄出来,同时还有一大堆别的事要做。”

“哦,是吗——还有什么别的事发生?”


Didn' t you hear-the Japs bombed our bases in Hawaii and the Philippines. We' re at war. 0hyeah-you were ' indisposed' for the last twenty-four hours.

“你没听说吗——日本人轰炸了我们在夏威夷和菲律宾的军事基地。我们开战了。哦,对了——你在过去的24小时里‘身体不适‘。”


The smile slid off Beasley's face as he flicked his chewed toothpick into the gutter and turned to climb back into his car.

比斯利把嚼过的牙签吐进下水道里的同时,笑容从他的脸上滑落。他钻进了车里。


The radio station was chaos- -the alarm bells from the wire services were ringing merrily to announce yet another breaking story on the fledgling war that had just engulfed the country.Radio reporters practiced reading their copy, and newsmen not writing or editing stories huddled around the chattering teletype machines and radios, reading and listening for the latest update.

广播站一片混乱——来自通讯社的警钟在欢呼雀跃地响着,宣布了刚刚席卷全国的新一轮战争的另一个突发事件;电台记者练习阅读他们的稿件;没在撰写或编辑报道的新闻记者们蜷缩在喋喋不休的电传打字机和收音机周围,一边读一边听着最新更新。


Scott rushed through the pandemonium to Irene" s office. He found her at her typewriter furiously churning out copy, her fingers flying as the typewriter clacked away like a machine-gun.

斯科特冲过,来到艾琳的办公室。她正在打字机前怒不可遏地撰写着大量稿件。随着她的手指上下翻飞,打字机像机关枪一样噼啪作响。


【注】阿兰此时在广播电台工作。艾琳是他若即若离的女友,一位优秀的记者。


Irene- -what' s going on? Scott asked.

“艾琳——发生了什么?”斯科特问道。


It' s war-we're going to war, Irene said, not looking up from her typewriter. FDR just announced it."

“战争——我们要打仗了,”艾琳说道,没从打字机上抬头。


Do you think Green Lantern... "

“你觉得绿灯侠……”


Look Alan- -they' re saying we lost a lot of boys in Pearl Harbor. We don't know what' s going on in the Philippines. Hong Kong' s under siege. Do you think anyone' s going to give a hoot inhell about a guy in tights catching dumb- ass burglars?

“听着,阿兰——他们说我们在珍珠港失去了很多人。我们不知道菲律宾发生了什么。香港被包围了。你觉得这时候谁还会在乎一个穿紧身衣抓窃贼的家伙?”


Scott stood awkwardly, stung by the truth in Irene' s words. Then some of what she said sankin.

斯科特尴尬地站在那里。艾琳的话刺痛了他。她说的话让他意识到了一些东西。


The Philippines? Paul' s there, " Scott said.

“菲律宾?保罗在那里。”斯科特说。

【注】Paul是阿兰的朋友,于上一章参军并认为绿灯侠应该参战而不是局限于哥谭市,对阿兰影响颇深。


Irene stopped typing and took a breath. She looked up to Scott and he saw her concern.

艾琳停下了打字的动作,做了个深呼吸。她抬头看着阿兰。他看出了她的忧虑。


'That' s right. Pau1 is there," she said. Then she went back to her work.

“对,保罗在那里。”她说道,然后又回去工作了。


Exhausted from his double- -shift at the station, Scott walked through the door of his apartment,turned on his desktop radio and threw the late - -edition paper on the coffee table, next to hisscrapbook. Flopping on the couch, Scott opened the book and flipped through the articles aboutGreen Lantern' s feats of capturing thieves and nefar ious underworld figures.

斯科特在广播电台上了两班班,精疲力竭地穿过公寓门,打开台式收音机,把晚版的报纸扔到咖啡桌上,放在他的剪贴簿旁边。斯科特扑倒在沙发上,打开书,翻阅有关绿灯侠捕获小偷和地下人物的壮举的文章。


The world s changing, " Scott said to himself.We' re not so innocent anymore. "

“世界在改变。”斯科特对自己说。“我们已不再天真了。”


His spoken words fell flat.

他的言语味同嚼蜡。


Scott walked to the comer of the room and opened a small chest in the comer. Squatting down next to the chest, Scott pondered its contents: the Green Lantern ring and his neatly foldedcostume. As he lit a cigarette and contemplated these objects, the radio played a rebroadcastof FDR' s speech, the president' s solemn, angry, resolute voice booming through the static:There is no blinking at the fact that our people, our territory and our interests are in grave danger... With confidence in our armed forces- with the unbending determination of our people -wewill gain the inevitable triumph-so help us God...

斯科特走到房间的角落,打开角落里的一个小箱子。斯科特蹲在胸前,沉思着里面的内容:绿灯戒指和他叠得整整齐齐的制服。当他点燃一支烟,凝视着这些物体时,收音机播放了罗斯福的讲话,总统的庄严、愤怒、坚决的声音在静电声中轰鸣:这是一个的事实:我们的人民、我们的领土和我们的利益处于严重的危险之中……怀着对我们军队的信心--凭借我们人民的坚定决心--我们将会不可阻挡地获胜--所以帮助我们吧,上帝……


Alan Scott closed his eyes.

阿兰·斯科特闭上了眼睛。


Captain Alan Scott opened his eyes to the bright sun. 

阿兰·斯科特上尉睁开眼睛望着明亮的太阳。

————————————

节选部分结束。

以上。不想看我bb的小伙伴可以退出了。

《Green Lantern:Sleepers》是绿灯侠的官方小说,应该是三本,主角分别是凯小白、阿兰聚聚和哈尔,三本书之间有联系,但是我个人只看了第二本,感觉单独看没什么影响,联动部分可以当彩蛋看看,挺有意思的。

【第三本有神仙太太翻译过了!!!太太的ID是“不灭之火”她是神仙!!!希望我的渣翻不要被发现】

书中交代了阿兰聚聚的起源和成长经历,可能部分设定和漫画略有不同(毕竟我漫画看得不够多),当做精彩的同人来阅读也可以。

总之Volume 2的阿兰聚聚超级可爱,刚开始可能是因为对力量不熟悉又经常被打不停喘气所以感觉有点弱,但是后期越来越刚最终成为结尾彩蛋里的众人之父(不)靠谱的成年男性,经历了复杂的心理斗争,做出了很多艰难的选择。剧情虽然不算跌宕起伏,但也有很多奇妙(原谅我的用词)的地方。书中细腻生动的各类描写和(也许很俗气的)关于善恶的讨论也是一大亮点。建议配合有声书食用,各类音效(例如biubiubiuboompopbang嗯嗯啊啊噼里啪啦)虽然在一开始会让不常听书的人有点难以适应,但是对气氛的烘托简直绝妙(沉浸式状态体验)。好了假正经的安利就到这里总之主角和旁白声音都超帅女主姐姐A出天际主角间的双A感情线合情合理又虐(主要是男主的)身虐心非常容易激起读者的二刷欲望。

(废话比翻译还长)


依巫

綠燈!!!!軍團?


綠燈人數太多了,根本畫不完,我原本想只畫到kyle就好,而且hal我畫到哭......真的好難

綠燈的對比圖是上一張的閃電俠們

guy他好像是我畫第二次眼神死了


綠燈!!!!軍團?


綠燈人數太多了,根本畫不完,我原本想只畫到kyle就好,而且hal我畫到哭......真的好難

綠燈的對比圖是上一張的閃電俠們

guy他好像是我畫第二次眼神死了


依巫

喜好的髮色02(應該沒有後面了).......吧

跟前篇的一樣的主題,很大部分是跟最前面的韋恩莊園聚餐中(不要問前篇為什麼紅髮組的人是穿制服,跟前幾篇的穿便服,因為我忘了)

HAL的金髮癖,但是官配是黑髮,好友很多都是金髮(金髮藍眼的人真的是多到我畫都畫不完,圖片一直再拉長,所以我決定放棄,(海王是的不是你被遺忘,是我故意放棄的)


韋恩莊園的某一處


[图片]


Kala:請問需要些飲品嗎?

Dinah:謝謝

Oliver:請給我一杯謝謝

Steve:不用了謝謝

Stephanie:我也要一杯,kala

[图片]
[图片]


Kala:Alan先生需要一杯嗎?


[图片]

Alan:謝謝,先不了...

跟前篇的一樣的主題,很大部分是跟最前面的韋恩莊園聚餐中(不要問前篇為什麼紅髮組的人是穿制服,跟前幾篇的穿便服,因為我忘了)

HAL的金髮癖,但是官配是黑髮,好友很多都是金髮(金髮藍眼的人真的是多到我畫都畫不完,圖片一直再拉長,所以我決定放棄,(海王是的不是你被遺忘,是我故意放棄的)




韋恩莊園的某一處


null


Kala:請問需要些飲品嗎?

Dinah:謝謝

Oliver:請給我一杯謝謝

Steve:不用了謝謝

Stephanie:我也要一杯,kala

null
null



Kala:Alan先生需要一杯嗎?


null

Alan:謝謝,先不了

Barry:請給我一杯謝謝








遠處........兩名綠燈


null


Kyle:Hal你在看什麼?看這麼久

Hal:.........沒什麼(盯)






Kyle:你可以告訴我你在看誰嗎?






標籤太多放不下


我在打這篇的時候忽然想到......老爺好像是黑髮藍眼的愛好者呀?嗯想想就好

金髮的人物腳色真的很多,而且基本都是藍眼睛(就跟紅髮都是綠眼一樣)

黑髮藍眼的也很多,棕髮藍眼也蠻多的,原本想把金色先鋒跟海王也放進去,可是如果畫他們的話,那泰瑞跟奧姆都要畫下去了,然後就沒完沒了,然後我就可以畫一個色相環了........還是放棄吧


好想跟人聊天呀......ORZ,然後我朋友真的把我拉黑啦,完全不理我了呢XDDDD,然後我補刊補到想X......越補越傷心,好杯,我覺得new52還行呢P52也可以呀........然後為什麼要在我回坑的時候搞5G計畫呢

躺平中.............望天

丹某刺尔

慢慢吞吞的点图()有一些朋友点了重复的内容我就当一张画啦
p1幽灵哈小姐姐
p2阿兰巨巨
p3血爹和炮炮
p4龙戬阿飞

慢慢吞吞的点图()有一些朋友点了重复的内容我就当一张画啦
p1幽灵哈小姐姐
p2阿兰巨巨
p3血爹和炮炮
p4龙戬阿飞

芭芭PEN

初代绿灯好帅还有一个漂亮的男朋友
挂了好可惜555

初代绿灯好帅还有一个漂亮的男朋友
挂了好可惜555

夜尘西

西方魔幻设定四十题

-很久以前我做了这个设定,西幻从来都适合英雄们。这本来是一个游戏剧本的前传,在那个游戏开始之前,有这么一段故事。不过由于拖延症与各种各样的原因,那个游戏没能呈现于世人面前。
-谢谢大家对我的容忍。
-那么开始吧,我想讲一个JSA的故事。

1.深渊将落满日光
彼时还没有被称为会社的骑士团元老殿*,当然后来被称为联盟的骑士团更是还未出现在历史中。深空云端尚无翡翠之城,命运之塔也还只是座废旧古塔。闪电骑士尚未受神眷仅为一个孱弱的神官,战争之龙也不过是只在龙之深渊之中摸爬滚打的普通龙而已。
而此时这位还未长成的混血龙族就被一群人堵在了封闭的小巷中。
龙族以排外著称,身为混血,他虽然能够呆在龙之深渊中,但被找茬...

-很久以前我做了这个设定,西幻从来都适合英雄们。这本来是一个游戏剧本的前传,在那个游戏开始之前,有这么一段故事。不过由于拖延症与各种各样的原因,那个游戏没能呈现于世人面前。
-谢谢大家对我的容忍。
-那么开始吧,我想讲一个JSA的故事。

1.深渊将落满日光
彼时还没有被称为会社的骑士团元老殿*,当然后来被称为联盟的骑士团更是还未出现在历史中。深空云端尚无翡翠之城,命运之塔也还只是座废旧古塔。闪电骑士尚未受神眷仅为一个孱弱的神官,战争之龙也不过是只在龙之深渊之中摸爬滚打的普通龙而已。
而此时这位还未长成的混血龙族就被一群人堵在了封闭的小巷中。
龙族以排外著称,身为混血,他虽然能够呆在龙之深渊中,但被找茬是少不了的。Ted也早就习惯了纯血龙族对他的态度,懒得废话,直接揍了上去。
从模样上看他确实已经是成年男性的外形,但跟外表年龄相仿的纯血龙族比起来还是太过于年幼。眼看他就要落败,昏暗的巷道中却亮起了光芒。绿色的光芒看起来柔和,落到身上却如火焰般灼痛。
一群龙本就已有几分畏惧,看到那光芒巧妙地绕过了和他们缠斗在一起的Ted时更是感到惊恐。能够让龙族感到疼痛的东西不多,纯血龙族龙鳞的防御力更是胜过秘银,强大到直接无视他们防御的魔法一般都非常难以控制,而那个连面都没露的对方竟然将这样的魔法控制得如此精确,这种级别的法师不是他们这种未成年龙能够对付的。不甘心地瞪了Ted一眼,几龙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
之前一直隐藏在阴影中的魔法师这才走出来,他披着一袭黑色斗篷,戴着兜帽,从头到脚都盖得严严实实,只是伸出一只左手,刚刚烧灼着那群龙族的绿光就如同温驯的宠物一般安静地缠绕在他的手指上。接着他发问,声音很年轻也很平静,仿佛只是在做一个陈述:“Wild Cat,Theodore Grant?”
Ted不明所以地点点头,Wild Cat是他在佣兵工会的名号,在龙之深渊中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
对方掀开兜帽露出面容,看向Ted语气平淡地介绍自己的来意:“Green Lantern,我的名字是Alan Scott。我这次来,是想询问你是否有兴趣一起创建一个佣兵团。身为可以随时离开封印的混血,你也不想一直待在龙之深渊里吧。”
Ted打量了一下Alan,对方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对尖耳,加上对方比身为龙族的他都要高挑的身形与过于白皙的皮肤,综合起来很容易就能得出一个结论:“你是精灵?为什么要来找我?”
听到他的问句,对方微微笑了起来:“因为我对普通人类没有兴趣。同为被限制的一族,龙族是我最好的选择。”虽然表情是笑,但精灵的眼睛中仍然没有什么感情,就像一片毫无波澜的蓝色湖泊,其上结着重重冰层,“你知道的,精灵和龙族对于人类来说代表着什么。”
自称野猫的混血龙族跟精灵对视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了头:“好,我答应你。”
他们此时都没有想过,在将来他们所成立的这个佣兵团会是闻名所有大陆的骑士团。翡翠之城会成为圣地,龙之深渊会落满日光。
他们还没有遇见那个以命运为名的魔法师,未来还是一片未知。

*JSA最初的成员为:Doctor Fate, Hour-Man, the Spectre, the Sandman, the Atom, the Flash, Green Lantern, Hawkman,实际上并没有Wild Cat。

流鸟会飞往何方

阿兰,阿兰,可以要一个额头Kiss吗? 别,别这样,好痒啊////   
。。。明明是你要额头kiss的

阿兰,阿兰,可以要一个额头Kiss吗? 别,别这样,好痒啊////   
。。。明明是你要额头kiss的

裴峛

【童话AU】【Alanjay】Once Upon a Time番外:A long Time Ago

Jay Garrick绕着棵泛着绿光的树跑了一圈。哇哦,他几乎惊叫出声,他得习惯这个。

他调整着呼吸,身体里流动的神速力令他喘不过气来——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速度,他甚至感到血液沸腾的流动。

事实上违背自己的本能是不可能的。Jay迈开了脚步,几乎在同时带起数缕硝烟般的白。他穿梭於一草一木间,享受着髮梢间呼啸的风夹杂着挥洒的汗水。

他在绕了几圈後放缓了脚步靠了在同一棵树下。这片森林还算不上大,他想,思索着这是自己的想法还是神速力的影响。

这可是奇妙无比的一天,Jay喘息间都带着笑意,他无时无刻都在怀疑自己在做梦。哇哦,在一天早晨发现自己成了个飞毛腿,简直是个童话,他就知道昨夜夜里神的信使的...

Jay Garrick绕着棵泛着绿光的树跑了一圈。哇哦,他几乎惊叫出声,他得习惯这个。

他调整着呼吸,身体里流动的神速力令他喘不过气来——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速度,他甚至感到血液沸腾的流动。

事实上违背自己的本能是不可能的。Jay迈开了脚步,几乎在同时带起数缕硝烟般的白。他穿梭於一草一木间,享受着髮梢间呼啸的风夹杂着挥洒的汗水。

他在绕了几圈後放缓了脚步靠了在同一棵树下。这片森林还算不上大,他想,思索着这是自己的想法还是神速力的影响。

这可是奇妙无比的一天,Jay喘息间都带着笑意,他无时无刻都在怀疑自己在做梦。哇哦,在一天早晨发现自己成了个飞毛腿,简直是个童话,他就知道昨夜夜里神的信使的来访不可能只是个梦。他甚至不晓得是什么引导他来这个充满自然气息的地方,但管它的,他要留下来。

然而他并不是唯一有这念头的人。

Jay看着面前和那棵树一样浑身泛着绿光身后飘着披风的家伙。

说实话他没有什么诧异的情绪,这真是漫长的一天。



Alan不自然的摆弄着勒着第三指节的指环。

昨晚可真是奇异的一夜。一只从天而降的指环令他成了一种绿色火焰的主人,他花了整整一晚上才学会控制这个讲求意志及想象的古怪东西。

“你是这枚灯戎的主人。”

“你将成为森林的守卫,和你的搭档一起。”

“恐惧会令灯戎失去力量。”

一只会说话的灯戒,很好,但愿它的话不会太多。

而今天这小玩意还把他带到一棵树前。Alan整理着庞大的信息。这大概是力量的来源,他推测着,灯戒在接近时他感觉到源源不绝的力量。

他动用灯戒的力量升起来观察这神奇的受造物,发现在树荫之下坐着个青年,额角的汗珠於光芒之下令人有一种泛看光的错觉。

也许留下来不是个坏主意,他想。



Jay摘下了头上那金属造的帽子,轻轻用它扇着风,看着那从天而降的男人。

“我们皆是为保护这里而来。”那人几乎是脚尖刚碰到地面就开了口,“我们大概得认识一下,以后有很多相处的机会。”

他向前走来,向Jay伸出没戴戒指的那只手,“Alan Scott。”

“……呃,Jay。”Jay迟疑着握上,顺势借对方的力站了起来。“呃,好了Alan,你清楚这是什么一回事吗?”

“大致上。”Alan举起右手,欣赏着Jay看见这些上下蹿的火苗时脸上的惊叹。“简单来说,保护这里,也许得定居下来。”

“哇哦……它可以做些什么?”Jay的视线从没离开过,Alan觉得Jay几乎要把灯戒摘下来戴在他自己手上。

“这样。”

下一秒一头绿色的猛兽向Jay扑来。

“嘿!”Jay躲到了Alan身后,“这不可笑!”

但Alan忍不住嘴角的笑意,然后光束包裹了Jay,现在Jay被困在一个巨大仓鼠球里头。

“嘿这不好玩!”Jay拍打着球体的内壁,“放我出去!”

“冷静点儿。”Alan说着自己也踏进仓鼠球里,“我想你应该想观察一下森林。”球体开始缓缓上升。

“早看过了。”Jay盘腿坐了下来,轻轻哼了声,“啧,自大的家伙。”他嘟囔道。

Alan也不知道是听见了没,反正他没理会。



这就是历史上第一对绿灯和闪电的搭档,晨光和晚风见证着他们的诞生。他们从开始的棱角磨合到光滑,合作无间的他们为森林带来了半个世纪的和平。

但神速力也及不上这个世界的变化。五十年后的今天,风暴要来了。

风暴席卷了整个岛屿,风雨为两国平定的心理激起了水花和涟漪。两国的人民偏激起来,光明与黑暗,大都会和哥谭,只能存在一个。

两国的人民开始擅自攻击对方,战火一触即发。最终受不了挑衅的两国君主发起战争。

有人类必有战争,而两国之间的森林成了他们的战场。

Alan Scott属於哥谭而Jay Garrick属於大都会,但绿灯和闪电属于彼此和森林。他们开始并肩战斗,只为彼此和森林而战。

他们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令战火远离森林中央,那棵树是这片森林的灵魂,只要它存在,森林的一切都能复苏。



Alan坚信这一切都会过去,如同过去和Jay面对的一切困难。

现在他们躲在离中心树不远的一所树屋里,Alan认为双方都快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

Alan向树屋深处走去,Jay就躺在那里,他受了伤,但Alan坚信神速力会让他好起来。

“今天双方派出了人作出交涉,相信事情很快就会好起来。”Alan递给Jay一碗清水,Jay额角的班白提醒着他时间的流逝,“你也很快会好起来的。”

“哇哦,但愿我能和你一样乐观,Alan。”Jay笑着,尽量令自己看上去有笑容,“还有年轻,伙计,你简直和我们相遇时一模样。”Alan抿着唇,没有回答。他的力量和青春连接着大地的力量,川流不息。但反观Jay,神速力并没有让他逃离时间的定律。“嘿我真想看看你老去的样子,你现在仍然是个小伙子。”Jay带着笑意的眼角还是和以前一样,Alan想。

然后他艰难的开口,“……我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你也一样。我现在得去确保外面一切稳定,答应我你会照顾好自己。”

Jay轻轻的笑了,没有回答。他看着Alan离去的背影,浅浅叹了一口气。

“我恐怕不能答应你,我的朋友……”

他扶着牆站起来,捋了一把头发,再一次迈开不再轻快的步伐。

他想以最好的状态最后一次观察这片森林。



Alan到达哥谭时连天空都是黑暗的,整个王国都是冷清的,连空气都弥漫着硝烟。

这可真奇怪。Alan想,从大都会前来的使者应该使两国的关系进一步改善才是。

他步入韦恩一家的堡垒,一个守卫都没有,这更诧异了,他步入殿堂。

难道不怕对方派兵来攻——天啊。

Alan不可置信的看着被血迹渲染的殿堂。

——还有韦恩夫妇的尸体。

这不是一次交涉,是一次刺杀。

难怪这个王国的人已经不顾一切的战斗了,Alan想,空气中夹杂的血腥混沌着他的脑袋。

这真是个悲剧——喔不。

Alan突然醒悟过来。

这一切意味着战争,而战场——

……Jay。

他居然把他独自遗留在战场。

Jay再次穿梭於一草一木间,他还记得初来乍到的那天,那时呼啸的风已经变了质,夹杂的血腥和硝烟的空气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几乎耗尽自己的力量,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正在死亡。

但他不能。

Jay咬着牙继续前进。

上帝,请让他再见一次Alan。



当Alan回到树屋看见Jay时他松了口气。

“Alan——很好。我本来就打算去找你的。”

“Jay,快点,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浪费了——”

“对,关于这个……”

Jay的喘息带着笑意,Alan想起了初遇的那天。

“Jay?你看起来有点累……”

天啊。Alan托着Jay的后脑,怀里的人太轻,轻得Alan甚至认为他会就此化成风离去。

“Jay,别闭上眼睛,听着,你不会有事的……”

“嘿,人会老去,Alan。你也许不会,但人会死亡……”

“我真想看一次你老去的样子……”

Alan紧握着Jay的手,恐惧席卷了他,他甚至不能为Jay做些什么。

等等。

“你这个自大的家伙……”Jay再次笑喃道,Alan不知道如何回应。

他重重的吸了口气。

“……我放弃,Jay,我放弃。”Alan尽力压下颤抖的声音,他收紧了双臂。

“一切都不会好起来,比如你,比如战争。但我惧怕这一切。”

“我放弃坚持,我在惧怕。”

“我在惧怕你的死亡,Jay。”

一直勒着手指的指环松脱,随着垂下的手落到地板上。

“我放弃。”

一切都是风前残烛,下一秒将随风消逝。

“Jay,你看。”

Alan凑到Jay脸前。那是金发中掺和银丝,年华垂暮的Alan。

“我老了。”

“我们都老了。”

Alan看到Jay的笑容,现在的,过去的,年轻的,垂暮的。

“我知道……”

那是如一缕白烟般的声音,彷佛在不经意间就会晃动着散开於风之中。

他陷入了一个没有伴随呼吸和心跳的睡眠。



一切都结束了。

伴随着大都会君王Jor和他妻子的死讯,两国人民都意识到他们的愚昧。

那枚从指尖滑落的灯戎为大地注入一股力量,配合着灵魂树重建这片荒地。

而曾经的绿灯伴随着曾经的闪电融入了大地之中。至此,每一对搭档都会受到他们的祝福。

这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这可是奇妙无比的一天。

Jay连呼吸间都带着笑意,他摘下头盔。他受到赫尔墨斯的庇佑,他就知道这是有原因的。他属於这个充满自然气息的地方。

然而他并不是唯一一人。

Jay看着面前浑身泛着绿光的家伙,他总觉得那人身后少了些什么。

时间的巨轮一直在转动,前世今生,联系着千丝万缕的两人。

这是第一对搭档的第二次初遇。

END.

昨天又刷了几遍神速搭档,心血来潮。

这篇番外其实就是用来交代一下历史设定的。

夜尘西

初代GL性转段子

背景是姐夫大大笔下的JSA时期,大概是在Darkness Falls事件刚刚完结以后。

因为野猫大大太OOC所以就不打标签了。

突发脑洞,其实只是想写那段【Tu es en retard.】【我迟到了,而你醉了。】的对话。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高亮】

能接受再往下看吧……

当Ted姗姗来迟地走进JSA大厅的时候众人已经各自搭对三三两两分散在四处。他也没有打扰任何人,而是径直走向阳台,虽然刚刚抬头时没有看见,但他知道他的好友一定在那里。

“Tu es en retard.”刚踏入阳台,角落里就传来声线平淡的法语。
他的好友背向外面的景色,身着平时很少穿的礼服长裙,...

背景是姐夫大大笔下的JSA时期,大概是在Darkness Falls事件刚刚完结以后。

因为野猫大大太OOC所以就不打标签了。

突发脑洞,其实只是想写那段【Tu es en retard.】【我迟到了,而你醉了。】的对话。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高亮】

能接受再往下看吧……

当Ted姗姗来迟地走进JSA大厅的时候众人已经各自搭对三三两两分散在四处。他也没有打扰任何人,而是径直走向阳台,虽然刚刚抬头时没有看见,但他知道他的好友一定在那里。

“Tu es en retard.”刚踏入阳台,角落里就传来声线平淡的法语。
他的好友背向外面的景色,身着平时很少穿的礼服长裙,微微斜倚着阳台,任凭裙摆在地上散开漂亮的花。她背着光,看不见表情,长发随意地搭在胸前,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淡淡的温润光芒。
今夜的Manhattan几乎看不到星星,倒是有着极美的月色。
他上前靠到她身边,拿过她手上的高脚杯,里面分明是不同于红酒的颜色:“我迟到了,而你醉了。”
她很少这样放纵自己,至少在JSA重组以后,她扮演的一直是那个严谨认真的角色,以至于Ted都快忘了她还有这样的一面。
在最初的最初,在那个JSA还没有经过战争洗礼不是现在的JSA的时候,Alana Scott偶尔会像个普通女孩一样身着长裙前来赴JSA的聚餐。她本来就身形高挑,就算不穿高跟鞋而是只着轻便的平底鞋都与长裙足够相配。
她说,JSA最是能让她安心的地方,所以不用强迫自己一直那么男性化。
直到后来Alana和Ross Canton结婚,Alana都还是觉得JSA是最能让她安心的地方。初代JSA的成员都不止一次看见Green Lantern在会议室里的沙发上安静地睡着,即使她那个时候已经有了丈夫有了家庭。
Ted从没告诉过Alana,他一直觉得她才是他曾经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即使他见过了天堂岛的女王与公主,也见过了不属于这个星球的完美的氪星女孩。
他曾经有过去追求她的意思,虽然他并没有流露出来,但Alana就是知道了。那个时候Alana刚刚开始养长发,她摸着自己还没长起来的柔软金发和他开玩笑,说等她长发及腰就和他试着谈恋爱。但后来他们上了战场,她把养到及肩的长发果断地削掉,那个时候他就放弃了追求她的念头,因为他知道,这女孩再美也不会是属于他的。所以他们一辈子都是最好的朋友,他也真的再未对她产生任何旖旎的念头。
直到此刻,他已经开始衰老,而她永远年轻,就像是雪山顶盛放的红玫瑰。
永远美艳得不可方物。
Alana没有反抗地让Ted取走了她手上的杯子,只是垂下眼帘轻声笑了笑:“我现在的身体是由星心构成的,怎么会醉。”她分明双颊绯红,总是淡色的唇瓣也像染血般艳红,偏偏望向他的眼神是清醒的。她把刚刚放在她身旁圆滚滚只有巴掌大的和长颈瓶装的两种酒一起推向Ted,“在东方的盛宴上,迟到的人要自罚三杯。来吧Wildcat,让我看看当年的Ted Grant。”
毫不掩饰直接看过来的蓝色瞳孔带着一丝柔软的醉意,平日里的警醒也化为面对好友的放松与欢愉,此刻她不是那个JSA的主火力手Sentinel,而是Alana Scott。
只是Alana Scott。

裴峛

【童话AU】【DC/绿红bluepulse】Once Upon a Time 4

11.

Alan Scott和Jay Garrick是这个森林里的大前辈——当然,外表不过是俩二十出头的青年,但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这里的一草一木对於他们来说几乎是自己的一部分。

Alan并没有初来那天的印象,他似乎在有意识的一瞬开始就待在这里。

但他敢肯定,意识中待在这里的时间比实际长。

也许他们注定待在这里,亿万斯年。

12.

一如既往的朝晨,临近森林的边缘,每天来找Jaime谈东道西已经成了Bart除了抓小鸟玩外唯一的消遣。

“嘿老兄你见过一种红黑色的小鸟吗那可漂亮了可惜会啄人抓不了。”

“嘿你在森林外看过夕阳吗我顶多爬上树上看但感觉应该不一样吧?”

“嘿你见过大前辈们嘛...

11.

Alan Scott和Jay Garrick是这个森林里的大前辈——当然,外表不过是俩二十出头的青年,但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这里的一草一木对於他们来说几乎是自己的一部分。

Alan并没有初来那天的印象,他似乎在有意识的一瞬开始就待在这里。

但他敢肯定,意识中待在这里的时间比实际长。

也许他们注定待在这里,亿万斯年。

12.

一如既往的朝晨,临近森林的边缘,每天来找Jaime谈东道西已经成了Bart除了抓小鸟玩外唯一的消遣。

“嘿老兄你见过一种红黑色的小鸟吗那可漂亮了可惜会啄人抓不了。”

“嘿你在森林外看过夕阳吗我顶多爬上树上看但感觉应该不一样吧?”

“嘿你见过大前辈们嘛Jay人可好了不过Alan有时候有点太严肃了——”

老天,终于捕捉到一句有意思的。“大前辈们?”Jaime尽快在Bart再次转移话题前发出题问。

“是啊,他们待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而且听说Alan前辈甚至有个人类前男友。”

“……男友?”

“是啊——欸等等你的重点不应该是人类嘛。”

“……你的意思是,他是同性恋?”

“是——嘿老兄你的重点呢——那可是个人类!还是Alan前辈的前男友!而我居然没见过他!”

“……Bart,人类不可以进来。”

“嘿我知道这个Barry跟我说过无数次——该死的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一个人类!”

……而你现在正跟一个人类谈话。

Jaime想,但他终究没有说出来。

“说回你的前辈,……前男友?”

“当然是前男友啊——你知道的毕竟人类……”Bart顿了那么一下子,“……比较脆弱,何况寿命也不长。”

这次沉默代替了回答。

“Bro……?”Bart对於谈话突兀的结束有点不习惯。

“抱歉,没什么。”Jaime抬头看了眼天色,“你现在还不回去没问题吗?”

“好吧——那明天见?”Bart疑惑道,他说错什么了吗?

“明天见。”Jaime笑道。

13.

Jay在第一眼看见Alan时就感觉这不只是个陌生人。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但也许没有那么久,Jay那年轻的身体难以察觉岁月留下的痕迹。

很久以前,是Jay发现了这片森林,但在踏足森林的瞬间莫名的熟悉感让他改变了想法——

是这片森林发现了他。

TBC.

依旧只改几句。

named鲛子
成为星球一部分的Alan。

成为星球一部分的Alan。

成为星球一部分的Alan。

Ezzuka_弓盔截稿

【Earth 2 - World's End 007】

异性恋同性恋都没好下场的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办!还能不能爱了!


异性恋同性恋都没好下场的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办!还能不能爱了!






DC Fan's Talking

Catwoman V3 #56~72 - Selina & Helena (上)

Helena的生父之謎。


(※此時期的Selina在被Zatanna洗腦過後,Catwoman已經轉身投入近似義警身分而非一般竊盜。)


在Infinite Crisis 事件後的一年,再出現Gotham 的 Catwoman - Selina 已經是一個化名Irena Dubrovna帶著女兒 Helena 的母親了 ,而Selina從不提及她的父親身份,連好不容易再重逢、幼年即與姊姊 Selina 在育幼院分開的妹妹Holly也不知道。



(Selina懷孕期間請求Holly代替她成為Catwoman,而在Helena出生後還是有兩位Catwoman在...

Helena的生父之謎。



(※此時期的Selina在被Zatanna洗腦過後,Catwoman已經轉身投入近似義警身分而非一般竊盜。)


在Infinite Crisis 事件後的一年,再出現Gotham 的 Catwoman - Selina 已經是一個化名Irena Dubrovna帶著女兒 Helena 的母親了 ,而Selina從不提及她的父親身份,連好不容易再重逢、幼年即與姊姊 Selina 在育幼院分開的妹妹Holly也不知道。



(Selina懷孕期間請求Holly代替她成為Catwoman,而在Helena出生後還是有兩位Catwoman在Gotham的大街活動)



(由Wildcat引導Holly如何成為義警)


Helena的生父,一直直到與姊姊重逢後同樣會以Catwoman喬裝外出Holly被警方誤認為為救人而殺害Black Mask的姊姊入監後才揭曉;揭曉以前,不清楚內情的Holly完全拒絕相信Catwoman會殺人。



(中間還有Green Lantern/A.S.串場)



(原本和Holly在樓頂閒談打牌的Wildcat,在老友Green Lantern/A.S.求援一道離開後,Holly在路上閒逛被警方錯帶走)



(與此同時Selina因褓姆及女兒遭綁架,急電要求Zatanna協援;才發現歹徒就是一年前被雇用殺害女兒生父的人)



(知道沒抓到正兇的警方同意讓Holly打電話,她則是致電Wildcat求助)




(身為Justice Society一員不能去劫獄的Wildcat只能將事情告知Selina,後被要去劫獄的Selina交予了帶孩子的重責大任。)


Selina為救Holly而找上了退休的Slam,請他找上在警局的同僚幫忙。但Slam表示他沒有人脈能幫得上忙。事後在醉倒路邊的他被劫持過Selina的歹徒告知了Selina的存在而找上門。



(Slam是Gotham的警員、Selina之前的情人。當年Catwoman槍擊Black Mask的真相就是為了保護他與Sam;Slam的兒子、Helena的生父)




(Selina解釋了當年她與Sam因任務合作時的一夜激動就有了Helena)




在Selina知道自己懷孕沒多久後Sam即因出勤任務遭殺害,考量Sam的死亡以及之前Black Mask的事情,Selina選擇不說出Helena的生父保護她。


RTDove

【Day By Day】Note.01 | AlanJay | G

Note.01  

Hero Of The Hero


DCU,,N52 | AlanJay | G




        如果說你已經成為了一個無所不能的英雄,那還有什麼事情是值得你操心的呢?

廢話,當然是祈禱世界繼續和平下去,英雄的存在前提的是悲劇的存在好嗎?看著主持人對著這話題侃侃而談的正經樣子,Jay鄙視地撇了撇嘴,然後放大了音量有些自虐地聽著那些自以為是的老生常談。...


Note.01  

Hero Of The Hero


DCU,,N52 | AlanJay | G




        如果說你已經成為了一個無所不能的英雄,那還有什麼事情是值得你操心的呢?


        廢話,當然是祈禱世界繼續和平下去,英雄的存在前提的是悲劇的存在好嗎?看著主持人對著這話題侃侃而談的正經樣子,Jay鄙視地撇了撇嘴,然後放大了音量有些自虐地聽著那些自以為是的老生常談。


        至少這能讓他從剛剛轉過的Syrian civil war最新報導裡脫出那沉痛哀傷的心情,而不是一股腦兒不止地想著世界最快之人,用著他的神速力能夠晚回多少喪生這場悲劇裡的亡魂。世人總愛傳奇,卻每每忽略英雄亦有許多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他們自己才真正關心得到自己。


        電視節目總還是不肯放過加諸在他們身上的光環,即便他們的所做所為帶著純然的正義及公理,對那些眼裡看得見收視率的媒體而言,最好從各方面都拼命地加油添醋,再扔進新聞媒體這個大炒鍋裡任人烹煮;成為這種炒出話題用的熱鍋上螞蟻對Jay而言,無疑是他另外有了英雄身份後,首度覺得媒體真是個萬惡的存在;他享受穿梭朋友間狂歡派對裡各種的氣氛營造鎂光燈,但絕對不是以新聞話題這種呈現方式打在他身上。

        Jay‧一邊批評批判這些媒體良心‧一邊跟萬惡之首上床約會‧Garrick,真酷。



        當Jay第一次對著全球廣播公司的CEO面大肆唾棄這些無所不用其極的惡魔們,攬他在懷的Alan只是用與他翡翠騎士相稱的一雙碧綠盯著他,聽完之後給了演講者一陣爽朗的笑聲並取過Jay手中的遙控器,關掉掛載床對面牆上的節目。


        最後只是Alan有些膩聲地笑著拉躺Jay倒回床上,附帶一個滿是愛與慾的晚安深吻並關掉了室內所有的光源。


        又是一個安眠夜,溫暖的床鋪、心意相通的愛人,夾雜了愛的體溫總是特別催眠……我只是短暫性留存溫柔鄉的時刻裡選擇性遺忘你有多麼邪惡,Jay自暴自棄的這麼回抱Alan邊這樣催眠著自己;即使這個段子每天晚上就寢前他們都要重複上演一次。



---






還在考慮是不是用一樣的標題寫各個我喜歡的CP互動,

不過目前想得到的全都是AlanJay而且長度都略嫌短地只能充當一個半長不短的段子,但又稱不上幾句話的微小說。


如果這樣子的故事模式還有後續就沿用這個標題,但我也只是說說……。


然後,下面防雷空一大格。






---



衝著看AlanJay的人不多,下面只是我自己的寫這段子而設想情境跟回想重啟前他們生存的年代時,不太算有感而發的Murmur,也許能稱得上預告,但有沒有後文我不知道;只是想想。


Syrian civil war就是打了兩年不止還因化武問題引發敘利亞內戰。

寫給所有看著各種水母腦社會時事會哭會痛會難過的人跟我自己,就一個很容易情緒放大化的人來說,我關心社會但我真的痛恨看新聞。


世上多數人總不懂為何一個簡單的新聞標題能讓人激動至此,我承認自己愛狂灑糖這點親媽而且不寫悲劇得有點病態,不算夠老但我自覺已看過經歷過了不算大量但也夠多了的慘劇,給世界留點純然的愛不算什麼,至少我就是這樣愛著這世界。


我他媽就愛死了把文寫得甜到你噁膩想吐。


我就他媽單純不想在世界上更增任何一個人只因為看著我的東西而多了一道哭聲。


喔耶。



RTDove

【Not Need Too Long】AlanJay | PG-13

DCU,,N52 | AlanJay | PG-13


        原來在一起是這個樣子;在恍恍惚惚的雨聲伴奏中他們接吻、他們交纏、他們無所不用其及深入對方,為人世一响貪歡,欲仙欲死,巫山雲雨。


        Jay不知道在射完爽完喘完之後轉身進浴室是不是個常態,但他知道Alan進去的時間長得絕對不會是常態。

        等他意識過來...

DCU,,N52 | AlanJay | PG-13


        原來在一起是這個樣子;在恍恍惚惚的雨聲伴奏中他們接吻、他們交纏、他們無所不用其及深入對方,為人世一响貪歡,欲仙欲死,巫山雲雨。

 

        Jay不知道在射完爽完喘完之後轉身進浴室是不是個常態,但他知道Alan進去的時間長得絕對不會是常態。

        等他意識過來時才查覺到這時間長得要人命,長得夠他好好在高潮餘韻之後仔細分析他們之間到底是誰錯了哪一步棋--或誰沒走對了哪一步棋。

        Jay不想去思考他跟一個男人上床了這件事情,他確定他全都還沒有準備好告訴自己這件事實;可事實就是,他愛Alan。他愛慘了Alan。他愛死了跟Alan做這碼子舒服得能上天堂的事。


        身體最後出賣了他。

 


        這很荒謬。


        他們之間沒有告白,沒有互吐心聲,Jay隱隱約約覺得當那瞬間兩人緊緊擁抱後相互裸裎相見那一刻,也許一切令人臉紅心跳或尷尬害羞的制式過程都靠肢體語言說開了,可該死的;他甚至沒信心自己不過是來了場一夜情。

        他曾風聞同性之間的一些事情,終究他不懂那一套文化,但也許對Alan來說這不過是稀鬆平常。

        他該死的不知道Alan是否心裡頭還住著那個他永遠贏不了的人;你跟死人能比什麼呢對吧?


        該死的,你愛他。

        該死的,你們還上床了。

 

        該死的Jay Garrick,你得償所望的做得真好。

 


        經過無數個自我唾棄、厭惡以及各種兩人之間猜忌之後,Jay放棄了那些令人崩潰的臆度與猜測來正視那個在他高潮瞬間閉上雙眼後,再睜開眼就沒看見從浴室走出來的Alan。

        Jay不確定流水聲究竟持續了多久,反正,嘿,一個坐擁全球最大廣播公司的男人當然不會計較他浪費的這麼一點點水費,但Jay介意在他的人生上紀錄第一次開了他苞的總裁大人隔天在床榻五呎旁的浴室裡畏罪自殺。

        Jay決定不再放任他的神速思維在他腦海裡開始印刷起明日的頭條報導,拖著走起路來有點跛的身體靠到了浴室門上。

 


 

        Alan完全沒思緒為何在自己打開浴室門之後,看到的是Jay驚慌失措的表情;還有他差點控制不住的神速力拍打浴室門的雙手差點往他胸膛用力連環搥下去。

        在他幾下衝撞後終脫離了那個放任沉淪慾海的自己,回過神更多的是對自己的詫異與不可置信。


        不得不說,Alan有些慶幸尚在喘息片段的Jay沒有看見自己是如何將慌失措的逃脫那個房間,那張床鋪,那個夜晚。

        落荒而逃,任蓮蓬頭的水柱從頭到尾的沐淋著自己,Alan對這樣難看的自己有些想發笑,又有些想哭;他都不知道這樣算起來他與Jay稱不稱得上情投意合然後順其自然,可他們之間什麼隻字片語的過場都沒有。

        閉上眼感受著連同磨砂窗外的陽光一同灑落他臉上的流水,Alan陷入了很長回憶,很多段的回憶。


        滋味說不清道不明,總之已不如以往回味時是同一個想念;Alan感覺有些什麼熟悉的東西陌生了,而什麼陌生的東西熟悉了--在他試圖成功釐清那些他愈是撥開、就愈是雲霧得模糊不清的東西前,那一陣陣加速而力道愈大得像是要敲破浴室門的敲門聲劃破了他探索著的空間;雲霧依舊環室繚繞,你抓得到、又抓不到的滿室水蒸氣與那模糊的什麼東西原來不過一樣。

        你抓得到、又抓不到。

        他覺得他連看向浴室門的時候這世界都有些那麼不真實的氤氳,可門就在那而,他還在現實這兒。


 

        昨天就像這樣,眼神一個對上之後,Alan把他給拽進了房間門,兩人就這麼面對面不過半呎也不過半分鐘時間全褪去了自己與對方的衣服,與昨日夜裡不同的是,他們被水蒸熱氣環繞在陽光下沐浴著。字面上的沐浴。

 


        好吧,淋浴。

        水幕從頭頂順著髮絲蓋住了他的視線,Jay不確定能看到Alan現在的表情是什麼,但在他看見Alan只是雙手搭在他肩上對著他低頭沉思後,Jay放棄了去猜Alan的下一步跟大老闆他永遠參不透的心思。

        Jay不確定自己是否要開口說點什麼,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說先什麼,他、呃,對,他就是沒經驗,縱使他覺得兩個人這樣面對面淋浴實在有些蠢透了。


        事實上,在以為Alan要在浴室了結自己以前他還想來洗個舒服的澡,單就高級的衛浴用品跟設備這一點就能讓他想得夠多;而他也這麼做了。

        沖在自己身上的水柱很舒服,但水從頭淋下來的方式讓他沒辦法開始清潔自己,他面前還擋著個人,一點位置都沒法挪。

        在都壓擠好了洗髮乳才發現這點的Jay自暴自棄了一秒後,把雙手連同洗髮乳覆上了他面前高度為至正適合Alan的頭上然後搓洗了起來。

        Jay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麼,於是他決定無視Alan因為有訝異而抬起看他的頭,並繼續理直氣壯的搓洗它。

 

        這種氣氛是真的安靜得還挺讓人難受的,Jay咕噥一會繼續專心手頭上的活;而他沒注意到的是,他漸漸的在觀察Alan的過程中忘卻了那種不自然感。

 

 

        「你頭髮柔順得真好,我有時洗頭都覺得像在跟自己的腦門打仗…」

 

        「我覺得有時候你還挺像頭獅子的,奶油金閃亮的鬈髮…」

 

 

        有些什麼熟悉的東西陌生了。

 

 

        「我覺得你上回撞到的右後腦好像淤血還沒消…」

 

        「全球最大廣播公司總裁的頭髮肯定不斐…」

 

 

        而什麼陌生的東西熟悉了。

 

 

        「為什麼淋了水還能這麼捲…」

 

        Jay對Alan突來的擁抱有些促不及防,流水沖刷掉了他在Alan頭上努力出來的泡沫,也許還沖刷掉了Alan的眼淚,他想。

        畢竟抱著他的Alan可是渾身上下壓抑著他顫抖個不停的身子。

        他覺得他好像知道為什麼,又好像不知道為什麼;而他只是選擇回抱Alan。

        兩個人這樣面對面淋浴實在有些蠢透了對嗎。

       

        他聽不清楚Alan到底喃喃自語的說了些什麼,但Jay想也許他可以對自己有點信心了起來。他捕捉到的一丁點字詞告訴他:這些不會太久的,但你總要給他點時間醞釀沉澱。

       

 

        他記憶畫面中的那男人逐漸遠去了,而愛與相處、與生活的感覺逐漸近了。

        什麼熟悉的東西陌生了、什麼陌生的東西熟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