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佑

575浏览    3参与
浮尘

【All佑】Stay with me(三)

*他狱部分剧情魔改

*All佑警告,不喜勿喷

*人物严重ooc

                                             ...

*他狱部分剧情魔改

*All佑警告,不喜勿喷

*人物严重ooc

                                                                                                           

11.

       沉默是今晚的银贤洞。

       下班回来的尹宗佑缓缓走在小路上,不时吹过的微风本是让人十分舒服的,但是……

       不知为何,尹宗佑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人跟着他,他又不敢回头,只能越走越快,单薄的衬衫都因冷汗而贴在了背上。

       就在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铃声响了起来,吓得尹宗佑差一点就爆起了粗口。

       “喂……妈,有什么事吗?”尹宗佑接通电话,因为听到对方的声音而稍稍安心下来。

       “宗佑啊……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吃饭?上司有没有难为你啊?”

       “没有……妈,我在首尔挺好的,你放心好了。”

       “哎……你说你一个人在外地的,妈又照顾不到你……要是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就去找你表哥吧,待会儿我把他的手机号和地址发给你,在首尔好歹有个照应……”

       “等等……”尹宗佑出声打断她:“我哪儿来的表哥?我怎么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表哥……”宗佑妈在手机那端弱弱地说。

        尹宗佑:???!!!

       “不过他说是你表哥,之前还来咱们家做过客,可能真的和咱们有过来往吧,只是咱们忘了……再说……他要不是,他又能图什么呢?咱们家……”

        尹宗佑严重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自己亲妈。不过想想也是,他们家有什么好图的?就算是骗子也没必要做到这份上。

       尹宗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心里又无端生出一丝悲凉来,他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到自家亲妈又说:“他叫赵贤秀,挺懂事的一个孩子,长得和你挺像的,我乍一看都以为是你回来了,差点就扑上去了……就冲他那张脸,别说是你表哥,说是你亲哥我都信。”

       尹宗佑:……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赵贤秀……”尹宗佑低声重复了一遍“表哥”的名字,然后对自家亲妈说:“嗯……知道了……那我先挂了……”

       尹宗佑挂断电话,颇为心累地叹了口气。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回到考试院里好好地睡上一觉。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宛如行尸走肉般走进考试院,连严福顺跟他打招呼他都没理,径直走进房间。

      尹宗佑刚想转过身关门,严福顺就趁机溜了进去。

      “嘿嘿……小伙子,看你累了一天,喝点饮料吧,这个是抗疲劳的。”严福顺堆着笑,活像个推销员。

      尹宗佑有些不耐烦地皱起了眉,但又碍着某些原因,尹宗佑不好冲她发火,只能勉为其难地接过来一饮而尽。

      “哇塞……小伙子豪爽啊……”严福顺夸奖道,又说:“哦,这……这个瓶子给我吧。”

      尹宗佑把瓶子递给她以后,像赶苍蝇一样把她赶走了。

      呼……但愿今晚能睡个好觉吧。

      ……但愿吧


12.

      “不要再笑了啦!啊啊啊啊啊!”

      原本不小心睡着的徐文祖正梦到他家亲爱的,结果被突然的一声叫喊弄醒了。他揉了揉眼睛,一脸阴沉地走出房间。

      此时的走廊里聚集着考试院里所有的住户,这让本就狭小的走廊更拥挤了几分。

      徐文祖缓缓靠近,语气不善地问:“你们在做什么?”

      闻声的卞得钟和卞得秀身躯一震,自觉地为徐文祖让路。

      听到声音的尹宗佑放开洪南福,踉跄着走到徐文祖面前,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这里……你最可怕……”

      徐文祖看着面前不自觉嘟起肉唇的尹宗佑,当场就当机了。

      阿西……他家亲爱的怎么能这么可爱?!

      徐文祖强忍着笑意,努力保持着自己“大魔王”的形象,淡定道:“今晚亲爱的火气很大啊……”

      “唔哼……”尹宗佑痛苦地捂住头,往徐文祖那里靠近几步,然后一头栽进徐文祖的怀里,很快便不省人事。

      徐文祖愣了几秒,随后扛起他就是个十几米冲刺。


13.

      “唔……”

      徐文祖将尹宗佑放到床上,顺势坐到尹宗佑身边。尹宗佑像是做了噩梦,这会儿秀气的眉正紧锁着,汗珠从他的额头上缓缓流下。

      徐文祖怜爱地为他擦了擦汗,结果措不及防地被尹宗佑抓住了手。

      尹宗佑哼哼唧唧地说着梦话,把徐文祖的右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蹭啊蹭的,像极了在撒娇的小奶猫。

      徐文祖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缓缓凑近吻上了尹宗佑柔软的唇。

      尹宗佑没躲开,反而伸出舌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舔舐着徐文祖的红唇,撩得徐文祖心痒难耐。

      这要是还能忍住,他徐文祖就不是男人!

      徐文祖欺压上去,结果被呼吸不畅的尹宗佑一掌呼到地上。



14.

      听完徐文祖的话以后来看监控的尹宗佑一脸懵逼。

      监控里和那个变态大叔头顶头的人是他?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来不能轻易喝大婶给的东西啊,谁知道里面加了什么。

      尹宗佑不自觉地摸了摸头,然后又像想起了什么,嫌弃地擦了擦手。

      嗯……一会儿还是去洗个头吧……

      这样想着,他向严福顺道了声谢,然后冲到洗漱间洗了个头。

      洗完头的尹宗佑用毛巾揉着自己的头发,不经意地一抬头,就看到徐文祖靠着门框盯着自己看。

      尹宗佑不自觉地皱了皱眉,背过去自顾自地接着擦。

      擦完头的尹宗佑将毛巾放到原位,转过身发现徐文祖仍然在原地站着。尹宗佑没由来地觉得火大,但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气呼呼地路过他,快步走进自己房间。

      “呼……”尹宗佑靠着门,长舒一口气。

      “叩——叩——叩——”

      尹宗佑开门,看到顶着一个巴掌印的徐文祖站在门口。

      “亲爱的,今晚有时间吗?一起喝杯啤酒吧?”

      304大叔怎么总想着跟我喝啤酒?

      尹宗佑疑惑地看着他,连连摇头:“抱歉……我今天不太舒服……改天吧……”

      “不太舒服?哪里不舒服?”徐文祖闻声皱起眉,颇为担忧道。

      “啊……就是胃有点儿不舒服……躺一会儿就好了。”

      徐文祖并没有信他的话。

      “哎呀……真的!我躺一会儿就好了!明天……明天晚上我有空,明天约吧。”

      得到回应的徐文祖微微弯了弯嘴角,心情颇好地说:“好,明晚我在天台等你。”他说完,又补了一句:“注意休息。”

      “嗯嗯嗯……知道了。”尹宗佑说着,把徐文祖关到了门外。

      “呼……304大叔怎么这么执着于跟我喝酒?”尹宗佑自言自语道。

      “哼,他明明就是馋你身子!”原本只有尹宗佑一人的狭小空间里突然响起第二个男人的声音。

      “卧槽!有鬼!”尹宗佑惊呼。

      “不是不是……我不是鬼……呃……其实也算是……”

       阿使说着,急忙把头上的黑色帽子摘了下来,在尹宗佑面前显出了真身。

       “我……我是阴间使者,我不是坏人的……”

       “阴间使者?”尹宗佑重复一遍,见他连连点头,问道:“阴间使者来我这干嘛?我好好的,你不能带我走!”

        “我……我不是来带你走的……”阿使委屈地看着他,问他:“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父王。”

        尹宗佑眼角一阵抽搐,好半晌,他才缓过神,怒吼道:“滚!我没心情陪你玩cosplay!神经病!”

        阿使就这样被尹宗佑赶出了房间。



15.

        芮振宇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慌忙关了火,小跑着来到客厅,也不看显示号码,抓起手机就接了起来。

        正在看电视的芮善宇用余光瞄到了自家哥哥的一系列操作,讶异地看向他,并看到芮振宇的神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激动转变成失望,他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等到芮振宇挂断电话后问他:“哥,你是在等谁的电话吗?我未来嫂子?”

        芮振宇愣了愣,红着脸撂下一句“没有的事!”就匆匆躲进了厨房。

        芮善宇宛如发现新世界般微微睁大了眼睛。

                                                                                                        

总觉得这章写得不好,各位亲爱的请见谅

可能到时候会再完善一下🤐

另:老徐,我对不起你!

我超爱看评论❤️


      

      


      

浮尘

【All佑】Stay with me(二)

*他狱部分剧情魔改,不喜勿喷

*All佑文警告,不喜勿喷,谢谢

*人物严重ooc

                                           ...

*他狱部分剧情魔改,不喜勿喷

*All佑文警告,不喜勿喷,谢谢

*人物严重ooc

                                                                                                        

06.

      皓月当空,霓虹闪烁。

      赵贤秀坐在驾驶座上闭目养神,脑海里都是韩宰浩那原本闪闪发亮的眸子逐渐黯然无光的画面。

      他亲手掐死了他曾经最信任的老大,连带着他对未来的憧憬,和活下去的希望,都随着韩宰浩生命的结束而一同破灭。

      他在这世上,真的没有一丝牵挂了。

      赵贤秀睁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下意识地摸向口袋,随后才反应过来口袋里已经没有烟了。他皱了皱眉,启动跑车,向前方开去。

      此时的尹宗佑正在超市里挑猫粮,路过食品区时又忍不住选了几样好吃且便宜的零食。他推着购物车来到收银台结账,把零食和猫粮放进塑料袋后心满意足地转身向门口走去。

      还没等伸手推门,门就被人从外面拉开。尹宗佑下意识地抬头,看清来人的样貌后讶异地睁大双眼,愣愣地站在原地。

      原本打算到超市买包烟的赵贤秀一开超市门,就看到对面与自己长得大概有七八分像的男人,也不禁愣了愣。

      但随后,他便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他的眸子上。

      面前男人的眸子正隐隐闪着光,像是发现新鲜事物的猫,惊讶,好奇,毫无防备。

      如果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当警察,而是选择了一份平凡的工作,过着平凡人的生活,自己现在也该像他一样吧?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毫无生机。

      尹宗佑眨了眨眼,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后尴尬地笑了笑,为他让路:“你先吧。”

      赵贤秀点点头,向他道谢,信步走进超市。

      尹宗佑则推开门走了。

      赵贤秀回头,透过透明的玻璃门看向尹宗佑离去的方向,喃喃道:“总是会有希望的……”


07.

      从天台上看到慢慢悠悠走回考试院的尹宗佑的徐文祖眼睛一亮,穿着大黑拖孩“噔噔噔”就下了楼,完全忽视了跟在尹宗佑身后的赵贤秀。

      “亲爱的,周末有时间吗?一起喝啤酒啊?顺便聊聊亲爱的在写的小说内容。”计算好时间的徐文祖装作刚从楼上下来一样,慢慢悠悠地走向尹宗佑。

      正想象着周末与智恩的约会的尹宗佑被徐文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转过身看向“闪现”的徐文祖,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啊……抱歉……我周末要和我女朋友约会。”

      “啊……有约会了啊……”徐文祖淡淡地重复着,听不出情绪。

      “嗯……”尹宗佑点头,之后指了一下旁边的铁门,对他说:“如果大叔没别的事了,我就先进去了。”

      “嗯……”

      徐文祖目送尹宗佑走进考试院,闷闷不乐地转身走向四楼。

      刚从四楼里出来的双胞胎二人迎面遇见了徐文祖,冲他问好:“304大叔好。”

      徐文祖点点头,径直走进四楼。

      “304大叔又……又怎么了?摆出那个表情……吓……吓死人了……嘻嘻……”

      “看他那样,一猜就是又被303大叔拒绝了。”

      “嘻嘻……303大叔真……真厉害……敢拒……拒绝304大叔……”

       此时在铁门后听到一切的徐文祖:真当我什么都听不见吗?╯^╰💢



08.

      304号大叔到底要干什么啊?怎么总试图向我投喂啤酒?真不怕喝出啤酒肚吗?

      尹宗佑皱着眉,将零食放到木桌上后顺势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登录网站,果然在“聊天”上看到了显眼的小红点。

      尹宗佑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点开后收到了来自“Law”的消息。

      Law:下班了吗?今天怎么样?上司又难为你了吗?

      “Law”算是他的一个小粉丝,自三年前他在网站上发表小说后他就一直在追,还会时不时地与他私聊,时间一长,两人便熟络起来,陆陆续续地把这几年遇到的事都说给彼此,然后一起吐槽,一起感慨。尹宗佑甚至觉得“Law”比他的女友智恩都好。

      至少,“Law”不会在他难过,需要安慰的时候,轻飘飘地说一句“我今天很累了,明天再说吧。”

      有时候真的很讽刺,一个交往多年的女友,居然还没有一个陌生人懂他。但他也清楚其中的亲疏关系,他可以毫无顾忌地与“Law”说心里话,也可以向“Law”请教问题,可这些全部都是基于陌生人的情况下,并且也只能是陌生人。而闵智恩,是他心爱的女友,未来的妻子。

      而且最关键的是,“Law”是个男人,不然就算他对智恩再痴情,日子久了总会变的。

      尹宗佑挑眉,轻笑一声,回道。

      他人都是地狱:还好,习惯了,就是有时候忍不住想打人。

      电脑屏幕的那边,权正禄正在处理文件,在听到清脆的“叮咚”一声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查看消息。

      “嗯……”权正禄托着腮,一脸的苦恼。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啊!

      权正禄想了半天,最后干巴巴地打出一句:这年头,总会遇到那么几十来个智障,别跟他们一般计较。

      他人都是地狱:嗯。你现在在干嘛?还在加班吗?

      权正禄看了一眼手边的四五个文件,回复道:在家呢,今天不是很忙。

      尹宗佑见他这么说,立刻松了一口气,与他分享起今天遇到的趣事。

      被迫陪权正禄加班的吴真心抬头,看到平日里高傲冷漠的权正禄此刻像个怀春少女般捧着脸,对着电脑屏幕傻笑。

      吴真心:我陪你在这里加班累得半死,你却在那里勾搭小姑娘?!

      一直以为权正禄在搞网恋的吴真心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09.

      一身牛仔服的尹宗佑失望地坐在公园长椅上。

      原本正满怀期待地等着智恩,结果却被告知她今天被上司硬派去采访一篇文章的作者。尹宗佑知道她也是身不由己,他没有怪她失约,但是说不失望也是骗人的。

      他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深吸一口气,随后强打起精神站起身,准备去哪里打发一下时间。结果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疑似徐文祖的男人。

      尹宗佑看到那男人一脸怨气地盯着自己,他很确信这个男人就是徐文祖,但是在下一秒,男人又突然消失在人群里,仿佛刚才看到的是他的幻觉一样。尹宗佑疑惑地眨了眨眼,随后心事重重地往回走。

     尹宗佑一边走,一边思考事情。人群里突然传出一阵惊呼,他回头,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倒在地上,周围人小声议论着,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查看。

     他们都怕惹是生非。

     尹宗佑看着周围人的反应,心凉了半截。他掏出手机,一边录制周围情况,一边走向那个中年男人。

     他给医院打了个电话以后把手机收好,蹲下身准备为这个男人做心肺复苏。但是……

     心肺复苏怎么做来着?

     尹宗佑硬着头皮为他做心肺复苏,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来人轻声说:“你的手法不对。”

     尹宗佑有些尴尬地抬头看向他。

     芮振宇对上他微微发亮的眸子,稍稍愣了几秒,随后开口:“心肺复苏是这样做的……”说着,他就在病人身上做起了示范。

     尹宗佑:……这突如其来的讲解是怎么回事?

     不多时,救护车便来到芮振宇三人身边。芮振宇帮忙把人抬上去后回头向他伸出修长的手:“一起来吧。”



10.

     尹宗佑乖巧地坐在医院里的长椅上。

     真没想到刚才那个男人是急诊科医生啊……真是巧……

     “先生……”

     尹宗佑闻声抬头,已换上制服的芮振宇站在他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那个……因为病人家属还没到,住院证明又需要交上去,所以……您能在这上面签个字吗?”说着,他把病例单和笔递给尹宗佑。

     “啊……”尹宗佑站起身,接过病例单问他:“签这里是吗?”

     芮振宇的耳朵渐渐红了起来。他微微向后躲了躲,点头称是。

     尹宗佑签完后递给他。

     “那个……”芮振宇开口叫住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说道:“那个……有事联系我……”

     尹宗佑眨了眨眼睛,收下名片后向他道别。

     “哎……这可能是最糟糕的搭讪了……”芮振宇低头懊恼着,看到手中的病例单时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把尹宗佑的手机号存了进去。

                                                                                                        

文中关于医院流程的纯为本人瞎写,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

不定时更新

      

浮尘

【All佑】Stay with me(一)

*他狱部分剧情魔改,不喜勿喷

*All佑文,不喜勿喷,谢谢

*人物严重ooc

                                           ...

*他狱部分剧情魔改,不喜勿喷

*All佑文,不喜勿喷,谢谢

*人物严重ooc

                                                                                                        

   01.

        徐文祖单手扶墙,透过墙上的小洞观察着隔壁的尹宗佑。

        喝下了加有迷药的咖啡之后的尹宗佑眼前逐渐模糊,而后重重地倒在了简陋的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家兔兔咋这么可爱呐?

        那这么可爱的兔兔养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坠入地狱,这个结局它不香吗?!

        徐文祖看着不自觉嘟起一张肉唇的尹宗佑,不禁露出了一个猥琐诡异的笑容。

        他笑着走出房间,凑到卞得钟耳边小声说了句“别擅自行动,不然我会杀了你们哦。”说完又自顾自地笑着离开了。

         卞得钟:???我们在这儿站半天,结果你告诉我这个?!

         洪南福见卞得钟脸色有些不好,问他:“304大叔说什么了?”

         卞得钟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直愣愣地看向洪南福,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妈……妈的智障!”

         洪南福反手就是一巴掌。



   02.

         “啊……”尹宗佑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睡眼惺忪地坐起身,略带一些茫然地环顾了一下狭小的空间,晕乎乎地在床上坐了好半天才清醒过来。随后慢悠悠地爬起来,揉着有些凌乱的头发走出了房间。

         尹宗佑顺着走廊来到洗漱间,此时的洗漱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这不禁让他松了口气。

         他可不想一大早上就因为一些稀奇古怪的人而生气。

         他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心情颇好地洗漱起来。

         尹宗佑正在洗手池前刷着牙,一抬头就看见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卞得钟,吓得尹宗佑差点一口牙膏泡沫喷出来。他把嘴里的泡沫吐出去,没好气地回头,刚要说些什么,看到卞得钟的全貌后又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卞得钟依旧如往常那样嘻嘻地笑着,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左脸已经红肿起来,笑得有些扭曲但又格外喜感。

         尹宗佑憋着笑,掩饰性地转过身继续刷牙。等他洗漱完毕后转过身,发现卞得钟仍旧站在原地冲他笑。尹宗佑当时就皱起了秀气的眉,没好气地说:“大叔,有什么好笑的?!”

         卞得钟嘻嘻笑了几声,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303大叔长……长得是好看哦……嘻嘻……”

          他阴阳怪气地笑了一会儿,慢慢悠悠地走开了。

          尹宗佑表示很莫名其妙,并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03.

          一袭黑衣的地狱使者在一栋破败的建筑前站定,他抬起头,看向写有“伊甸考试院”几个字的牌匾,轻轻地叹了口气。

          真是没想到这么一栋不起眼的小破楼里,居然住了好几个变态杀/人/狂,还悄无声息地杀/了那么多人,天知道他来这里多少次了?!

          等他们死后,会成为阴间使者实锤了!

          地狱使者向下拉了拉帽檐,缓缓走进充斥着呛人气味的楼梯间。

          今天天气晴朗,是个适合与鬼怪斗法的好日子,然而现在他却要到这么个人间地狱来收一个叫……叫什么不重要,反正到时候按照卡片上的念就好了。

          饶是敬业如地狱使者,此刻也生出了一丝翘班的念头,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认命般继续往上走。

          地狱使者抬头,刚巧看到有些着急的尹宗佑迎面向他走来。

          因为地狱使者戴着具有隐身功能的黑色帽子,尹宗佑是看不到他的。他急匆匆地与地狱使者擦肩而过,一路小跑着下了楼。

          地狱使者却愣在原地,好半晌,他才缓缓转过头,看向尹宗佑离开的方向。

          好奇怪……自己应当是没见过他的……

          可是为什么会觉得他格外熟悉呢?

          而且……

          地狱使者怔怔地捂住胸口,十分讶异。

          自己刚才居然在心痛?!

          地狱使者不自觉地皱起眉,心事重重地向楼上走去。



04.

           金信正端坐在茶几前品茶,余光瞄到一袭黑衣后转过头,扬起一个笑容对他说:“阿使回来啦。”

           “嗯……”地狱使者失魂落魄地坐到金信对面,无知无觉地摘下头上的帽子。

           “怎么了?”金信见他这副样子,关切地问道。

           “我今天不是又去那个伊甸考试院收魂儿了吗?”地狱使者低着头,缓缓开口:“我在那里碰到一个人……他似乎是那个考试院的新租户……”

           他说着,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看向金信,问他:“你说……他会不会有事?”

           “他有没有事跟你有什么关系?”金信挑眉。

           “可是……”

           “你别忘了你是阴间使者,不能干涉人间生死的。”

            地狱使者垂眸,缓缓点头:“我知道的……”

            金信起身走向地狱使者,伸手揉了揉地狱使者毛茸茸的头发。原本只是单纯地想安慰他一下,但架不住他头发的手感太好,金信摸着摸着就摸上瘾了。直到发现地狱使者隐约有炸毛的趋势,他才依依不舍地收回手。

            他看着努力摆出凶狠表情的地狱使者,意味深长地说:“恩倬之前还说想在家里养只二哈呢,不过我看是不需要了。因为家里已经有只二哈了嘛。”

            地狱使者眨了眨眼睛,随后反应过来,朝他怒吼:“你呱!”

            金信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回了房间。

            地狱使者气鼓鼓地整理着自己凌乱的头发,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尹宗佑的样子。

            他停下动作,愣愣地在那里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一滴眼泪措不及防地掉落下来。

            “可是真奇怪啊……我怎么……会心痛呢?”



05.

            地狱使者做了个梦。

            梦里一个穿着朝服的男人缓缓走进一处寝殿,他信步走到书架前,打开一处暗格后扭动里面的机关。书架也随之向两旁退去。

            男人轻车熟路地走进密室,密室里的白袍少年正背对着他作画。

            男人悄悄移到他身后,头靠在白袍少年的肩膀上,呼吸落到少年的颈侧,引得原本白皙的皮肤顿时染上一层淡红。

            少年明显不自在地动了一下身子,在感受到身后人越发加深的力度后轻叹一口气,又自顾自地画起了画。

            直到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抵到他身后,他才如梦初醒般挣扎起来。

            “父王……”白衣少年小声唤着,仿佛在提醒着两人彼此的身份。

            但是少年软软糯糯的声音在男人听来更像是在引诱。他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舔舐着少年敏感的耳廓。

            “嗯……父王……别……”

            男人夺过少年手中的毛笔并扔到地上,把少年压在书桌上开始咬他柔软的脖颈。

            白袍少年感到腰上一松,蓦地睁大双眼,也不去管被男人扯松了的腰带,挣扎着翻过身,隔着一层水雾看着他,哽咽道:“别在这儿好吗?父王……”

            男人最是看不得少年撒娇,一撒娇他就会心软。于是他只是温柔地吻了吻少年的肉唇,随后把他抱上了木塌。

            一夜云雨。

            黑暗里地狱使者蓦地睁开眼睛,茫然地盯着天花板出神,好久才缓过来。

            那个男人……好像与自己长得一般无二……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是自己的前世?

            那那个白袍少年呢?

            梦里白袍少年的眉眼逐渐与白天里遇见的尹宗佑的眉眼重合。

            地狱使者逐渐清醒过来,随后发现自己居然起了反应。

            涨红了一张脸的地狱使者快速掀开被子,然后钻进了洗手间。

                                                                                                          

先放一点出来试试水,嘿嘿

我感觉我把老徐写成了一个沙雕……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使人降智吧

兔兔就是要宠着来的啊!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