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mireux

671浏览    22参与
瞳色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中文名《恋人未满》


Si t'avais vingt ans de plus

如果我刚过二十岁

Ou moi vingt ans de moins

你也将步入二十岁

On se s'rait peut être aimés plus

我们或许更像是恋人

Mais t'imagines le chagrin

但你能想象这悲伤吗


On s'aime ...

中文名《恋人未满》


Si t'avais vingt ans de plus

如果我刚过二十岁

Ou moi vingt ans de moins

你也将步入二十岁

On se s'rait peut être aimés plus

我们或许更像是恋人

Mais t'imagines le chagrin

但你能想象这悲伤吗


On s'aime sans se déchirer

我们之间没有争执

Sans se dévorer

也没有折磨彼此

Tous nos bonjours me rendent heureuse

所有的“你好”都让我欢欣

Et nos adieux me laissent rêveuse

而对于你的“再见”我却无法接受


Amireux

恋人未满

On est amireux

我们是恋人未满

C'est un amour version joyeux

这或许是关于爱情敷衍的说法

Qui fait jamais pleurer les yeux

也是永远不会让人落泪的回答


Que deviendrais je

我将会扮演什么角色

Quand tu tomberas vraiment amoureuse

当你被真爱击中命门

Ça m' fait pas peur

这些我都不会怕

J'ai assez d' place dans mon p'tit cœur

我内心足够强大

Tu es gentille

你在我心中美丽优雅

J' connais la vie et les maris

我理解生命里属于我的角色

S'il me choisit il te choisit

如果命运选择了你我

J' suis comme je suis

我将成为最适合你的那一个


xxxxx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觉得这个歌有点适合井贤

觉得这个歌有点适合井贤

ying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amireux

感觉我嗑的很多cp都是这个状态

哭了T﹏T

amireux

感觉我嗑的很多cp都是这个状态

哭了T﹏T

荼酒_梶山光

【原创/BL】鲸落

第一章


窗外传来了第三次暴雷般的欢呼。

于皓狠狠地把笔摁在了桌子上,响声太大,惹来班里人异样的目光。

好好的复习,算是彻底被学校的球赛毁了。

距高考不到一百天了,学校突然搞了个什么“夏季球类运动会”……

这刚到四月还没回温,不清楚是哪儿来的夏季……

于皓起身。

“叮咚——”

“7班那位站起来的同学,立刻回到座位上去!”

于皓当做没听见,从空无一人的走廊朝办公室径直而去。

学校设计非常脑缺,教学楼旁边就是球场,隔音非常差……

“报告。”于皓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三五个老师回头望着他,“老师,我要请假。”

“啊……啊?”班主任抬头望着于皓搞不清状况,“于皓你刚刚……”

“...

第一章


窗外传来了第三次暴雷般的欢呼。

于皓狠狠地把笔摁在了桌子上,响声太大,惹来班里人异样的目光。

好好的复习,算是彻底被学校的球赛毁了。

距高考不到一百天了,学校突然搞了个什么“夏季球类运动会”……

这刚到四月还没回温,不清楚是哪儿来的夏季……

于皓起身。

“叮咚——”

“7班那位站起来的同学,立刻回到座位上去!”

于皓当做没听见,从空无一人的走廊朝办公室径直而去。

学校设计非常脑缺,教学楼旁边就是球场,隔音非常差……

“报告。”于皓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三五个老师回头望着他,“老师,我要请假。”

“啊……啊?”班主任抬头望着于皓搞不清状况,“于皓你刚刚……”

“我,要,请,假。”于皓没等班主任说完话,一字一顿地瞪着班主任道,“头疼,回宿舍。”

班主任被他这瞪得一愣,又赶紧开口:“你……你不看书了吗,现在可是关键……”

“我说过我要回去睡觉吗?”

“哦……”

班主任张老师是个年纪不大的女教师,于皓是她带的第二届学生,但她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

于皓等张美少女打好假条,回了教室,在同学们的注视下随意捞了几本书,把书包往肩上一甩,扬长而去……

下了楼必须经过球场……

于皓看着操场上一群热火朝天的低龄青少年们,他真想对着他们吼一嗓子,不过忍住了。

球场上很少有人注意到他,所有人都朝着场内,除了那个失控的球……

那球朝于皓的脸飞去,若不是于皓眼疾手快,这球恐怕可以接着他的金属眼镜儿往他脸上砸出俩坑。

于皓双手拦下那球,他自己也想不到能这么快做出反应……

于皓顺着惯性,兜着球向下划出弧线,把它甩了出去,转身往宿舍就走。

“谢了啊!”一个男生朝于皓喊了一嗓子。

于皓当然没理。

“嚯……架子这么大啊。”那男生叉腰望着那球飞回来。

一群人小声议论的同时,那球居然不偏不倚落入了最近的篮筐……

于皓身后爆发出浪潮搬的欢呼,几乎将于皓整个人淹没。

于皓口中低骂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走得六亲不认。

到了宿舍终于没那么吵了,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笔在纸上划过的声音。

相比起来,于皓觉得宿舍才是他每天应该待的地方。

四五点的暖阳恰好斜斜地照入窗户,晒得于皓有些犯困,他剥了桌角的薄荷糖放入口中,抬头恰好看见悄悄落上窗沿的鸟儿。

于皓终于轻轻勾起唇角,缓解了疲惫之后又迅速进入了刷题状态。

……

哨声长鸣,球赛中场休息……

场边的女孩儿们像是同时受到了神秘力量的召唤,捏着毛巾和水瓶一拥而上。

“越哥,还是你强啊,”比周越矮了半个头的刘柯拍了拍他的肩,“后半场还能上吧?咱们班可就靠你了啊!”

周越仰头灌水,把塑料瓶儿捏的“啪啪”响,随后顺手把空瓶塞给刘柯,头顶的小发束里漏下两撮碎发,带着汗水耷拉在额前,细密的汗珠结成小液滴儿顺着面部棱角滑下,滴落。

周越抬手用护腕抹了一把唇角:“刚刚那人谁啊?”

“刚刚扔球那位?”刘柯把塞来的塑料瓶捏扁,“高三理选的,天天考第一,叫于皓。”

“高三真TM了不起啊,”周越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嗤笑,“说了‘谢谢’都不理。”

“周越学长!”二人身后响起轻柔的女声。

周越抹了一把额前的几小撮头发回头,一个目测一米六左右的小姑娘扭扭捏捏地扯着校衬下摆,目光落在小皮鞋上。

“哎,小迷妹来了。”刘柯小声道,随后像是特意跟小姑娘说的,提高了些音量,“你们慢慢聊,我去那边看看。”说罢就往操场边上去了。

“学长今晚有空一起吃饭吗?”眼前那小姑娘仰起脸,周越这才看清,这小姑娘长得还挺清秀。

“我之有幸。”周越朝她笑笑,带着轻浮的嗓音,配合着高挺的鼻梁和轻挑的眉,那姑娘脸上刷了一层红。

甜腻的气氛被哨声打破,周越跟姑娘挥挥手,回到了球场。

这场球赢得毫无悬念。

“老周,晚饭一块儿吃吧。”队长孙彦明抱着球朝周越招呼着。

“明哥啊,今天被小姑娘抢先了,”周越抱歉的笑笑,拉着领子散热,“决赛的时候再跟大家一块儿。”

“那行!到时候你可别推啊!”孙彦明也不强求,说完号召其他队员去了。

“学长。”之前那小姑娘跑上前来,手里攥着一瓶水,隔了老远就朝周越挥手。

周越笑着颔首。

“学长真厉害,已经拿下好几场比赛了!”

“过奖了。”周越接过小姑娘手里的水匆匆灌了几口。

小姑娘悄悄抬头望着一米八几大高个的周越,正好看见他唇角漏下的一小股水流淌到锁骨上,姑娘赶紧避开眼神,脸上红得发烫。


一同用餐的过程周越没怎么说话,一边保持暧昧的微笑一边听着小姑娘扯东扯西。

小姑娘叫唐禹琪,高一五班的宣传委员,整个人只能用娇小玲珑来形容,长相应该算得上是班花,齐肩的短发让她看起来乖巧,成绩不错……多少男生的“初恋”啊。

当然,在周越这儿算不得什么……

吃完饭,两人在操场消食。塑料假草坪上是正在训练的校足球队。

再往前走,到转角小房子后边儿肯定得发生点什么。

周越这么想着,抬头看着西边的晚霞。

唐禹琪果然在小房子后边叫住了他。

“学长,我…我喜欢你,我可以从今天开始追你吗?”唐禹琪双手举着一个粉色的信封,闭着眼把话说完了,一动不动地等着周越反应。

“啊……其实你确定了的话,今天就可以开始交往。”周越倚着墙。

他没别的意思,这种追不追,能不能追的问题,基本上就是走个形式,小姑娘肯定得天天找他,班里人能把八卦传上天,这种恋爱早晚都得谈,不如早省了小姑娘一大功夫……

“学长……你,你说真的?”唐禹琪抬头一脸惊讶地望着他。

“嗯。”周越喉咙里应了一声,浅笑颔首。

唐禹琪感觉自己心跳都漏了半拍,移开目光有些不知所措。

搞得周越也有些尴尬抓了两把微乱的头发。

好在预备铃拯救了他。

“那,学长再见!”唐禹琪说完就往教学楼跑了。

周越慢慢在后面走着,看着唐禹琪蹦跳着跑开,觉得这姑娘还挺单纯,说不定人家情窦初开呢……周越想着笑了一下。

不过说不定也同先前的那些姑娘差不多,脑子一热就和他谈恋爱,看腻了就分手,没有一个不是外貌协会的。

周越认定了一个事实——自己的恋爱和秋天是一个道理,早晚都得凉。

就连他曾经以为会是永远的一场恋爱,也在半年前凉了个彻底。

那女孩儿是周越在初二的假期里认识的。他那会儿还是个难得一见的乖孩子,顶着个小平头,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生。

谁也没想到周越会和那女孩儿谈恋爱。

毕业以后,周越进了市重点,女孩只读了普高,天涯两隔,两人看起来“顺理成章”的分开了。

周越轻叹一声,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挺好的,自在逍遥。除了学校没什么束缚,虽然成绩垫底,但颜值还算中等偏上,篮球打得漂亮,又多才多艺,姑娘们都虎视眈眈,追他的人能从这儿排到太平洋。


晚自习的宁静不可多得,全校除了冬季运动会,只要是不占用晚上时间的校园活动都得上晚自习,回宿舍背不动那么多书,于皓自然也回了教室。

选科班大家都很自觉,除了翻书几乎没有杂音,就连问题讨论都是在教室外边。

于皓是踏着铃声进的门。

班长方子源看见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用食指指节叩了叩他的桌沿儿。

于皓抬头,准确来说只是抬了抬眼睛,站在跟前这个男生个子不高,长得也乖巧,总有人把他当成小孩儿。

“你没事儿吧。”方子源把声音放得很轻。

“没事。”于皓应了,低头继续整理教辅。

“那行,注意身体,有事儿就叫我啊。”

“嗯,谢谢班长。”于皓抬起头露出一个官方笑容。

方子源摆摆手,转身回了座位。

可能是下午一直在看书,于皓觉得眼睛有些发酸,自己做了一套眼保健操,年级主任就进来了,同桌苏佳见他闭着眼正安逸地按压风池穴,赶紧推了他一把。

于皓不动于衷。

“年级主任!”苏佳小声道。

于皓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睁眼瞄了年级主任一眼,然后闭上眼继续做操,没看见似的。

“我们有些同学,这个晚自习,不是给你拿来养神!”年级主任操着一口隔壁县口音的普通话,开始在班上骂骂咧咧,“养神回家养去!晚自习是用来学习的,在这个关键时候……”

之后的于皓没再听下去,放弃了眼保健操拿出耳塞戴上,捏着笔开始做题。

年级主任肯定火了,隔着老远就指着他喊,提高了几个分贝,耳塞挡不住强烈声波有些漏音……

于皓本来不打算跟这个老男人起冲突,可这老男人还真就没完没了了,指了他一会儿,可能手酸了吧,把手放下继续数落他……

于皓把笔往桌上一摁,像下午那样发出巨大声响,年级主任也愣住了,大家望着他摘下耳塞站了起来,有人还在小声议论。

于皓压着手里的笔,直勾勾地盯着年级主任,眼中仿佛下一秒就要喷出岩浆……

年级主任抬手指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起来非常恼火。

于皓移开目光坐下,那可怜的笔被自己砸得溅出几滴墨水……

年级主任站了一会儿以后离开了,有很大的可能是去找班主任了。

有意思吗?麻烦。

于皓没心情继续想下去。

他坐下清理了桌面,拧开笔套看了看内部结构……好像也没什么用。

苏佳好像也被吓到了,端着书眼睛都不敢眨。于皓手肘拐了她一下,然后摆摆手,埋头又开始刷题。

成绩好真是为所欲为通行证,张美少女那个事儿精居然没来找于皓“喝茶”。


于皓盯着黑板上头的挂钟看了一会儿,还有三分钟结束自习。

今天的晚自习还算顺利,一切都在计划时间内完成了。

多久没这么舒畅过了,于皓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没写完作业。

或许白天把运气都攒好了?

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铃已经打过了,周越和刘柯正聊得起劲。

“越哥,有人找。”身后响起一位同学的呼唤。

两人停了话题,一同朝后门望去。唐禹琪在后门外边伸着脑袋朝他招手。

刘柯一看是下午那姑娘,拍着周越肩膀乐了会儿:“哎,老周,不愧是你啊!”

“就你能贫。”周越被刘柯笑得跟着乐了一会儿,在他背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把空无一物的书包甩到了肩上,起身朝后门走。

……

周越从第三排的位置走到后门,就这么十几步路,此起彼伏的“99”喊得就像是生怕校领导听不见。

倒也就是走个形式。

“等很久了吗?”周越柔声道。

“刚到一会儿呢,”唐禹琪笑着跟在周越侧后。

唐禹琪似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沉默着,脸上倒是白里透红气色非常好。周越倒也没什么话想说,女人是非常容易生气的动物,点还非常莫名其妙,一般情况不要随便开口。

这一小段路是小情侣夜晚约会的好地方,路两边都是三层楼高的树,穷得没装路灯也没有监控摄像头……

快到楼下时,唐禹琪往周越身侧贴了贴。他用膝盖都能想到她想做什么,于是在唐禹琪指节碰到他手背之前,他很自然地把双手往衣兜里藏了起来。

唐禹琪的手扑了个空。

周越若无其事,把防止自己低血糖用的果糖拿了出来,在唐禹琪面前张开手掌。

唐禹琪倒是跟普通小姑娘一样,看样子挺高兴的。

“晚安。”周越在路口停下脚步,双手插回兜里,弯眸望着唐禹琪。

唐禹琪笑着跟他挥挥手,蹦着朝宿舍楼去了。

周越看着她走远,他现在暂时不能走。

不出所料,唐禹琪在楼梯口又转头看向周越的方向,周越抬手朝他挥了挥。

有时候女孩儿挺好哄的。

周越转身进了宿舍楼。

可能是因为打了一整天都球,周越一夜连梦都没做。

atlasnoor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下雨了

看 马路对面那个穿着花裙子的女孩子在急匆匆地收拾着花摊

可是花香已经飄过来了

来不及了哎


(我又想去旅游了🤦‍♀️)

下雨了

看 马路对面那个穿着花裙子的女孩子在急匆匆地收拾着花摊

可是花香已经飄过来了

来不及了哎


(我又想去旅游了🤦‍♀️)

彦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快乐地悲伤🎶🎶🎶🎶

💃🏻💃🏻💃🏻💃🏻友情以上恋人未满恋人未满🕺🕺🕺🕺


把喜欢的音乐也随机丢上lof!有时间来听听吧!

🎵🎶∮快乐地悲伤🎶🎶🎶🎶

💃🏻💃🏻💃🏻💃🏻友情以上恋人未满恋人未满🕺🕺🕺🕺


把喜欢的音乐也随机丢上lof!有时间来听听吧!

黄油苍蝇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又到了单曲循环的深夜


又到了单曲循环的深夜


衢州养富月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这首好适合sf啊~

这首好适合sf啊~

ConnieZ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网课Day 6

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一天啦!

网课Day 6

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一天啦!

咕咕鸡本鸭
↖↖↖ 今日意难平 看到这个词...

↖↖↖
  今日意难平
  看到这个词了嘛
  法语Amireux
  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我们嗑西皮的就是这样啦
  到底都是圈地自萌
  产粮也要咕咕哒

↖↖↖
  今日意难平
  看到这个词了嘛
  法语Amireux
  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我们嗑西皮的就是这样啦
  到底都是圈地自萌
  产粮也要咕咕哒

溪边一棵树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当时我们还是Amireux,现在已圆满成双。

当时我们还是Amireux,现在已圆满成双。

小李抽风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很特别的感觉~首先法语就很好听嘿嘿~然后大爷的声音非常~~~撩人!试试呗~特别的声音(´∀`)♡

很特别的感觉~首先法语就很好听嘿嘿~然后大爷的声音非常~~~撩人!试试呗~特别的声音(´∀`)♡

暗恋你的日常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恋人未满
我们是恋人未满
我会什么时候离开这段恋情呢?
也许是你把你的爱给了别人
也许是我去寻找真正属于我的光明
也许是我们的人生越走越远
或者是
直到世界结束

恋人未满
我们是恋人未满
我会什么时候离开这段恋情呢?
也许是你把你的爱给了别人
也许是我去寻找真正属于我的光明
也许是我们的人生越走越远
或者是
直到世界结束

江江🥕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Ami&Amoureux

Ami&Amoureux

奶糖一磕🍬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怎么能把恋人未满唱的这样轻快呢?
😔😔

怎么能把恋人未满唱的这样轻快呢?
😔😔

Verlaine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和你聊着天
日推放到这首歌
网易云还真是懂我

和你聊着天
日推放到这首歌
网易云还真是懂我

Daisy's life
Amireux - Gérard Darmon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