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ndy同人

15351浏览    274参与
毕仔绝赞摸鱼中
成为泥塑手艺人后突然发觉老狄最...

成为泥塑手艺人后突然发觉老狄最后那幕好美女,于是摸鱼潦草大头


--然后发现我一点也不适合画古装--

成为泥塑手艺人后突然发觉老狄最后那幕好美女,于是摸鱼潦草大头


--然后发现我一点也不适合画古装--

放逐乡

潸何调 Chapter1
新边缘人-痴线力/第一茧-阿勇
啊嗷三
OOC,莫得逻辑,感觉第一茧里阿勇那个死法太适合搞小美人鱼文学了我就(((

潸何调 Chapter1
新边缘人-痴线力/第一茧-阿勇
啊嗷三
OOC,莫得逻辑,感觉第一茧里阿勇那个死法太适合搞小美人鱼文学了我就(((

毕仔绝赞摸鱼中
第一次画自己的白月光cp居然是...

第一次画自己的白月光cp居然是女装那段(草)

暗战真是太白月光了呜呜呜

第一次画自己的白月光cp居然是女装那段(草)

暗战真是太白月光了呜呜呜

毕仔绝赞摸鱼中

草 这种尺度也能被屏(半恼)

草 这种尺度也能被屏(半恼)

放逐乡

Vers La Flamme(龙在边缘 王志成/龙一飞)

啊嗷三

喝喝,以后可以吹我是搞了一年飞龙哥的人了【醒醒
non-con,巨特大OOC,慎点慎点,点了的话建议配合同名bgm食用

啊嗷三

喝喝,以后可以吹我是搞了一年飞龙哥的人了【醒醒
non-con,巨特大OOC,慎点慎点,点了的话建议配合同名bgm食用

毕仔绝赞摸鱼中
以前画的,铺了个底色就忘记了,...

以前画的,铺了个底色就忘记了,现在发出来当庆祝下新年啦x

以前画的,铺了个底色就忘记了,现在发出来当庆祝下新年啦x

毕仔绝赞摸鱼中

表情包 简单扣了图

可以使用✓

表情包 简单扣了图

可以使用✓

虚允

赎于黑暗-4(3A)

这几天下雨,所以车车熄火了emm...

之前的语句和别字都有,之后一起修正了。

[图片]

这几天下雨,所以车车熄火了emm...

之前的语句和别字都有,之后一起修正了。



虚允

赎于黑暗-3(3A)

车发动了,但是没开233


车发动了,但是没开233



虚允

赎于黑暗-2(3A)

2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旧·创1:6》

吕明哲是被呛醒的,更准确地说,是被滋醒的。睁眼看到的就是赤裸的男“哔—”性“哔—”生“哔—”殖“哔—”器官,黄色的液体呛得吕明哲眼睛直发疼。

“咳,什么?”吕明哲坐起身才算弄清楚状况,眼前的人叫肥彪,三年前因为金店抢劫被判二十年,是他亲手抓的。

隔断的铁门紧闭着但囚室地锁随意地敞开着,吕明哲地眉头蹙起,闭上眼睛指着一旁的蹲便器“这才是厕所,瞄不准吗?”

吕明哲被抓起直接摁在了墙上,他能感觉到那人的手已经搭在了臀部,扭动屁股试图躲开但结果却是被一把抓住。随后耳边响起了与身材一般油腻的声音“吕sir,现在虎...

2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旧·创1:6》

吕明哲是被呛醒的,更准确地说,是被滋醒的。睁眼看到的就是赤裸的男“哔—”性“哔—”生“哔—”殖“哔—”器官,黄色的液体呛得吕明哲眼睛直发疼。

“咳,什么?”吕明哲坐起身才算弄清楚状况,眼前的人叫肥彪,三年前因为金店抢劫被判二十年,是他亲手抓的。

隔断的铁门紧闭着但囚室地锁随意地敞开着,吕明哲地眉头蹙起,闭上眼睛指着一旁的蹲便器“这才是厕所,瞄不准吗?”

吕明哲被抓起直接摁在了墙上,他能感觉到那人的手已经搭在了臀部,扭动屁股试图躲开但结果却是被一把抓住。随后耳边响起了与身材一般油腻的声音“吕sir,现在虎落平阳了就别摆臭脸了,跟我玩一玩怎么样?”

“那么小,就收回去吧,不丢人吗?”吕明哲嘴角扯起了一个弧度,仍是闭着眼睛。长期缺乏睡眠使得此刻的吕明哲也无力还手,但从那人赤裸裸的展示而言不难看出他的意图,而结果当然是一巴掌,随后身上的囚服也被粗暴地扯开,肥腻的身体在吕明哲身上胡乱地蹭着“吕明哲,你还挺漂亮的,你早点给爷玩玩,说不定爷就金盆洗手了”。

吕明哲是有洁癖的,生理性厌恶使他的小腹一阵阵抽搐着,而此时他也只能忍住恶寒等待机会。

“咳”一声咳嗽从第三个人口中穿来。

吕明哲绷住了身体,不得不睁开眼睛,只看肥彪浑身一震慌张地回过头去,吕明哲则抓住机会把住肥彪的腰将人摔在了地上。

“吕sir身手不错。”顺着声音吕明哲看到了说话的人,应该算是他的邻居,那人坐在轮椅上但上半身仍处在黑暗中,也不知刚才他看到了多少。

轮椅上的人费力地打开了门锁到了吕明哲面前,而吕明哲毫不费力地认出了他“你是江……世孝?”一个俊朗的中年男人,进兴的坐馆。这是他师傅在退休前组织抓捕的最后一个犯人,四年前吕明哲正在英国进修,听说这消息时也为无法参加这样的大型抓捕而遗憾了许久。

“是,很荣幸,吕sir认识我”江世孝抬手将毛巾递给了吕明哲,而眼神则坦荡地落在吕明哲赤裸的胸前。

“谢谢。”虽然一时之间难以对罪犯生出好感,但家教与素养仍是教他要道谢。

“不用,这里就是这样的,可能对你们外面的警察而言比较难以想象。”江世孝无所谓地说着,指尖有节奏地叩打着轮椅的扶手。

“……”吕明哲低头看着中年男人,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还要挤在自己的这七平方。

江世孝用力敲了下肥彪的头,随后说道“不过,肥彪有一点说得对。”

吕明哲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什么?”

“你的确很漂亮。”江世孝无害地笑着,在吕明哲诧异地目光中站了起来。

--

老攻来了!

虚允

赎于黑暗-1(3A)

定位大概是看破红尘的俗人x挣扎光暗的困兽,在黑暗中救赎的温情故事。(是真的!)

不定期更新。第一章并没有攻233而且很短

赎于黑暗

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

——《新·约3:19》

1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

——《新·来9:27》

地动山摇的崩塌、疾驰而过的卡车,在吕明哲扣动扳机之前,末日审判就已先行降临。血流不止的伤口所传来的疼痛感告示着吕明哲幸运地被记在生命册中,而陶成邦却永远地沉入火湖。所有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吕明哲应当高兴的,主站在了他的身旁,似乎在告诉他:孩子,你是对的。

吕...

定位大概是看破红尘的俗人x挣扎光暗的困兽,在黑暗中救赎的温情故事。(是真的!)

不定期更新。第一章并没有攻233而且很短

赎于黑暗

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

——《新·约3:19》

1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

——《新·来9:27》

地动山摇的崩塌、疾驰而过的卡车,在吕明哲扣动扳机之前,末日审判就已先行降临。血流不止的伤口所传来的疼痛感告示着吕明哲幸运地被记在生命册中,而陶成邦却永远地沉入火湖。所有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吕明哲应当高兴的,主站在了他的身旁,似乎在告诉他:孩子,你是对的。

吕明哲是信耶稣的,从小他的祖母便每天带着他祷告。祖母在世时,祖母就是他的道;在他去警校报道的第二天,祖母过世了,从此,天就是他的道。十二使徒各有磨难,而吕明哲的难便是无尽的噩梦。那天过后吕明哲没有再合上眼过,闭眼即是不断重复播放的画面,他拒绝了心理治疗放弃了药物辅助只为保持那一丝清醒,但意志的坚强抵不过生理的摧残,吕明哲不得不选择接受人间的审判。

吕明哲的审判是由他自己进行的。二十页的悔过书,他将曹楠的、啪哥的、陶成邦的、唐强父女的罪都加在了自己身上,似乎只有这样才算是给梦中的各位一个交代。

谢绝了保释,拒绝了探视,如他所愿,终身监禁。

吕明哲安排了单独囚室,据说这里住过的不是名人就是富人,当然他属于前者。在走进囚室的路上他听到了各种嘘声,监狱竖起了高墙但却并不密封,吕明哲立功无数现在自然也不乏旧友重逢,好在冰冷的钢铁囚住了吕明哲却也锁住了各怀鬼胎的豺狼虎豹。

“老实点。”许是知道吕明哲曾经的身份,狱警规矩地解开脚铐锁上门便走了。

狱警走时切断了单独囚室与集体囚室的联系,沉重铁门闭合,空气瞬间凝固。

多年CID的直觉让吕明哲第一时间观察起了周边,囚室大约七个平方,面对面有一间制式相同的但似乎没有人居住,如果没有铁锁阻隔大概算是个两室一厅。

“阿门…”尘埃落定的轻松感让吕明哲难抵睡意,而这次的梦中没有刀山火海却又有洪水袭来。

那是一个台风天,暴雨猛烈地拍打着阁楼的天窗,轰鸣的雷电时不时照亮窗外的夜空。幼时的吕明哲匆匆下楼却找不到祖母的踪迹,雨水累积,浸透了本已腐朽的地板。水位仍以惊人的速度上涨,眼看着就要没过祖母最钟爱的彩电。但水已经涨到了吕明哲的胸口,他不得不逃回阁楼等待风暴散去。吕明哲脱下了湿透的上衣蜷缩在床边看着天窗,天窗吱呀吱呀地叫着,雨水从窗的边缘渗了进来,吕明哲忙乱地找到胶带想要修补。雨声中突然传出清脆的响声,天窗破裂,雨水变为水柱淹没了他。

帅哥是瑰宝
评论里放一篇搞他的pwp

评论里放一篇搞他的pwp

评论里放一篇搞他的pwp

毕仔绝赞摸鱼中
虽然我底色都铺完了但是我就是只...

虽然我底色都铺完了但是我就是只想摸鱼你能拿我怎么办.jpg

虽然我底色都铺完了但是我就是只想摸鱼你能拿我怎么办.jpg

放逐乡

「江湖·左手/洪仁就」江湖路冷

是本懒鬼剪到现在最用力的视频了-L-光transcript就记了毛八千字,做纪录片都没这么认真过……之前看了个江湖的影评说虽然余陈也很好,但要是能让年轻时的德华和火油穿越过来演左就就太妙了。深有同感,就尝试圆满一下妄想:3
主要素材是江湖和旺角卡门,另外还用了阿飞正传/喋血街头/重庆森林/天长地久/天若有情,其实还剪了不少咖喱辣椒和阿飞阿基的素材但是这俩片太谐画风不对没用进去hhh

Soundtrack:
王菲 - 彼岸花
Astor Piazzolla - Milonga For Three
姚莉 - 重逢

B站链接

「江湖·左手/洪仁就」江湖路冷

是本懒鬼剪到现在最用力的视频了-L-光transcript就记了毛八千字,做纪录片都没这么认真过……之前看了个江湖的影评说虽然余陈也很好,但要是能让年轻时的德华和火油穿越过来演左就就太妙了。深有同感,就尝试圆满一下妄想:3
主要素材是江湖和旺角卡门,另外还用了阿飞正传/喋血街头/重庆森林/天长地久/天若有情,其实还剪了不少咖喱辣椒和阿飞阿基的素材但是这俩片太谐画风不对没用进去hhh

Soundtrack:
王菲 - 彼岸花
Astor Piazzolla - Milonga For Three
姚莉 - 重逢

B站链接

毕仔绝赞摸鱼中

是P2的抹蛋糕名场面,终于搞了

是P2的抹蛋糕名场面,终于搞了

我唔識字

【皇帝X叶孤城】九重深宫锁美人(下)

前排提醒:文章内容衍生自电影决战紫禁之巅

………………………………………………

叶孤城就这样在皇帝寝宫之后的密室中住了下来。

皇帝自从那日说了那些话后,一直未曾出现,伺候叶孤城的也只有刘安这个一脸橘皮的老太监。

叶孤城不喜有人触碰自己,刘安便规规矩矩站在一旁,稍后再去向皇帝回禀。

叶孤城面有讥色:“你倒是一片忠心。”

他本以为这老太监会是自己成功的关键一步,却不料竟然是条咬人的狗。

刘安嘿嘿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后脸上褶皱更多,让叶孤城几欲作呕。

“王爷玩笑了,老奴不过是晓得谁才是最后胜出那个人罢了。王爷虽是顶尖剑客,权谋一事也略有精通,却哪里是陛下的对手,您只觉得自己一身傲人才华...

前排提醒:文章内容衍生自电影决战紫禁之巅

………………………………………………

叶孤城就这样在皇帝寝宫之后的密室中住了下来。

皇帝自从那日说了那些话后,一直未曾出现,伺候叶孤城的也只有刘安这个一脸橘皮的老太监。

叶孤城不喜有人触碰自己,刘安便规规矩矩站在一旁,稍后再去向皇帝回禀。

叶孤城面有讥色:“你倒是一片忠心。”

他本以为这老太监会是自己成功的关键一步,却不料竟然是条咬人的狗。

刘安嘿嘿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后脸上褶皱更多,让叶孤城几欲作呕。

“王爷玩笑了,老奴不过是晓得谁才是最后胜出那个人罢了。王爷虽是顶尖剑客,权谋一事也略有精通,却哪里是陛下的对手,您只觉得自己一身傲人才华,却只因一个身份只能做白云城主。

您却不知只要上了皇家玉蝶,便没有私生一事,您多年不曾在朝堂之上露面,不过是陛下不想让人知晓他的王叔长什么模样,这样您日后出现在后宫之中,才不会有人说陛下乱了伦常。”

叶孤城只觉喉头有腥甜之意,内力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晕了过去。

等他醒转时,皇帝正坐在床边,拿着他的手打量。

察觉到人醒过来,皇帝摸着他手掌之中老茧,说:“小王叔手中这茧子厚了些,若是侍君,还要用些去老茧的脂膏才好。”

叶孤城将自己手抽回来。

皇帝在等着他发怒,不论是谁,听到了刘安那样的话都应该是愤怒的。

一个人藏在心里十几年的芥蒂,却并非是他所想那样,只是因为有人想要他日后常伴君侧,所以叫他一身才气泯于平凡。

叶孤城该是愤怒的,但是他并没有生气。

皇帝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小王叔性子清冷了些,后来得知他竟然要谋反,皇帝着实高兴了一阵,因为他的小王叔终于像个人了,他也有了人类的七情六欲,而并非无求无欲生活在云端之上,做他的天外飞仙。

可是现在,这人竟然又变成了那副清冷模样,仿佛世间所发生一些都与他无关。

皇帝击了三次掌,刘安端着一碗汤药进来。

皇帝亲手结果汤药,一勺一勺喂给叶孤城。

叶孤城并未抗拒他喂来的汤药,却在察觉到汤药入喉,自己内力逐渐流失时蹙了眉。

皇帝发出愉悦小声:“王叔莫不是以为朕之前说的话只是玩笑不成?”

叶孤城额头微有薄汗,他在用自己所剩内里抵抗药力。

皇帝见状也不阻拦,任由他做出努力,之后发现努力白费,看他面上薄红之色,就像是寒冬之中一束梅花轻缀其上,无端端一股绝代风华。

皇帝感慨:“其实,王叔不应住在白云城,合该住在万梅山庄才是。”

叶孤城咬牙不语。

皇帝估摸着他内力消散的差不多,起身去拽他的衣带,刘安谄笑着退下。

余下内容请移步置顶


我唔識字

【皇帝X叶孤城】九重深宫锁美人

很久之前写的了,不知道为啥没发出来,今天无意中看到了,大概就是个城主没死,被皇帝给囚禁起来的梗

………………………………

皇帝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要做皇帝的人。

他皇爷爷子兄弟没几个,平南王远在南海之地,太平王虽在京城,却无任何实权,乃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太平王爷。他皇爷爷子嗣单薄就只有他父皇一个孩子,他的父皇子嗣也单薄,只有他一个孩子,他就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皇帝,也因此他在很小的年岁就见识到了很多人一辈子都见识不到的东西。

他十三岁知晓人事,宫里就给他安排了女人,是当时名誉京城的四美之一,他当时如获至宝,简直恨不得日日与那女人耳鬓厮磨,结果半月后,那女人死于一杯毒酒,是他父皇下的令...

很久之前写的了,不知道为啥没发出来,今天无意中看到了,大概就是个城主没死,被皇帝给囚禁起来的梗

………………………………

皇帝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要做皇帝的人。

他皇爷爷子兄弟没几个,平南王远在南海之地,太平王虽在京城,却无任何实权,乃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太平王爷。他皇爷爷子嗣单薄就只有他父皇一个孩子,他的父皇子嗣也单薄,只有他一个孩子,他就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皇帝,也因此他在很小的年岁就见识到了很多人一辈子都见识不到的东西。

他十三岁知晓人事,宫里就给他安排了女人,是当时名誉京城的四美之一,他当时如获至宝,简直恨不得日日与那女人耳鬓厮磨,结果半月后,那女人死于一杯毒酒,是他父皇下的令。

九重深宫锁美人,这全天下都是你的,何必为了一个女人耽搁了正事。

这是那晚父皇跟他说的话,被他深深的记在了心里,从此以后他对任何的女人都不上心了,直到遇见了那一个人。

那天是父皇四十整寿,平南王进京贺寿,带来了自己的长子,叶孤城。

叶孤城并不是南王世子,他只是南王外出游岛之际偶遇一美人,性质上来与人春风一度,天明后直接起身离开。没想到那女人竟然是飞仙岛白云城城主的独女,也没想那女人竟然一晚有孕,而且把孩子生了下来,便是今天领来的叶孤城,平南王今次领他过来也是为了上玉蝶之事。

皇帝自然是高兴的,皇家子嗣单薄,能多出一个成年的男丁来,自然是高兴事,只是皇帝看出来那个叫叶孤城的少年并不高兴。

“小王叔!”年纪不过十五岁的太子当时叫了一声,没人知道他这个小王叔叫的是谁,只有叶孤城抬起眼看了他一眼。

皇帝至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眼,好像是清冷月色之下,一抹孤寒,又好像是雪山之上,一道凌冽。

当时的还是太子的皇帝不知道,那是俗称的剑意,而那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王叔,已经用他手中那柄乌鞘长剑,斩杀了一百七十二位海外成名剑客,他更不知道这位被他的叔爷领来上玉蝶的人,乃是名满天下的剑客,一招天外飞仙已经登顶当世绝顶高手之位。

“小王叔,孤在叫你,你为何不应。”

这下子众人才反应过来,这太子叫的竟然是这个平南王的私生子。

平南王当即拽了一下叶孤城的衣袖,让他回应那高居尊位之人的问话。

平南王老眼昏花没有看清楚,可小太子却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小王叔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冷气,却被他快速压下。转过头问太子:“叫我何事?”

当即就有礼部之人站出来呵斥叶孤城,要对太子行两跪六叩大礼,才可回话。叶孤城没话,只是看了一眼那个礼部侍郎,那人竟然被那一眼看的直接跌坐到了地上去,腿软到半晌没站起来,最后还是太医将人抬了下去。

太子瞧着实在好玩,抬手免了叶孤城的礼,并且免了他日后见到自己的所有跪拜之礼。

九重深宫锁美人,锁的就应该是这样的人才对,那些庸脂俗粉,只需摆出荣华富贵,自然唾手可得,哪里有一丝意思。

……

“噔噔噔……”寝殿的门被轻轻的敲了两下,是内侍刘安。

“陛下,该早朝了,昨日,平南王叶孤城谋反未果,以被毙于西门吹雪剑下,今日朝臣都等着您如何处理平南王封地事宜呢。”

皇帝从自己的回忆中清醒过来,没有应刘安的话,而是去看龙床里面的人。剑眉星目,龙章凤姿,只可惜那双只是看人一眼就可以让人腿软的眼睛此时却紧紧的闭着。

皇帝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了那张锋利的似乎可以将人划伤的脸,嘴中呢喃道:“小王叔,你说,朕该如何公布你的死讯,处理你的封地呢?”

皇帝并没有如何处理,只是让刘安代宣了一下,昨日刺客是易容成了平南王的样子,真正的平南王身体抱恙,此时正在宫中修养,至于那些人信不信就不是皇帝的事情了,他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他的小王叔竟然还没有醒过来。

刘安个老人精看出皇帝的着急,舔着脸上前道:“陛下,平南王爷此番受了大苦,不仅吸入迷药过多,武功都被您的秘药废了大半,多休息上一段时日也是应该的。”

“你这老东西,若不是你将小王叔的所有计划全部都告诉朕,朕如何能将王叔囚禁于此,你今天倒是替他抱不平来了。”

“嘿嘿嘿……奴才体虚陛下辛苦,才会如此行事,若是,王爷醒来后要奴才的命,还求您……”

“你要求他如何?”

龙床之上传来一声清冷到了极点的声音,刘安当时腿一软就直接跪倒了地上,大喊:“王爷饶命……”

叶孤城似乎是有点难受的样子,过了一会以后才又说道:“我不成想,竟是你卖我。”

刘安僵硬着一张老脸看皇帝,希望皇帝能说两句话。

“小王叔。”皇帝开口道。

“陛下!”叶孤城道。

“王叔涉嫌谋反,你说朕该如何处置?”皇帝问道。

“当诛。”叶孤城道。

“可若是朕不想诛了王叔呢?”皇帝问道。

“你既已有定论,何须问我。”叶孤城道。

皇帝看他这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道:“王叔大概不知,你封地的那些臣属倒是没有反应,可是你白云城昨晚有数十身着白衣,手持乌鞘长剑的漂亮姑娘们一直在宫门外徘徊,今日被近卫全数抓了,更有南海传书说飞仙岛近日聚集了不下千人之众,人人手持刀剑不知道要做什么,朕只好调兵,围了飞仙岛。”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何须牵连他人。”叶孤城清冷的一张脸上,出现了红晕,很显然是被气的。

“就凭你白云城叶氏一族前朝余孽的身份,朕就可以将你们全部处死。”

“你……”叶孤城愤怒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起身,无关他体内莫名消失了一半的内力,更无关他因为迷药至今虚软的身体,而是他的身上,竟然被缠了不知道什么东西。

一圈一圈,将身体,手,脚,无一例外,牢牢绑缚在龙床之上,难以离开半分。

“刘安,快快将王叔的被子揭开,你给王叔解释一下究竟是什么将他捆在了朕的龙床之上。”

那老太监又从地上滚了起来,摆出那一副献媚的笑脸,把叶孤城身上的被子掀了开来,露出了他的身躯。

“王爷,锁着您的这乌金锁链,是陛下耗费了近十年的功夫才锻造出来了,奴才曾听说您当初锻造您手中长剑,寻遍天下,找不到一块乌金,咱们陛下为了您,可是找了数百斤之多,就只为这一条能锁住您这绝世剑客的锁链。”

“好了,刘安,朕只让你说这东西,你说这么详细做什么。”皇帝没有让老太监继续说下去,害怕他的小王叔一时承受不住做出什么损人不利己的人事情来,当初锻造这锁链的人可说了,虽说乌金是天下最硬的东西,但是却不一定真的能锁得住这些绝世的剑客,所以他才又废了他一半的武功。

“王叔,如今你已经无处可逃,还不如安心的在宫里住下来,日夜为朕排忧解难。”

叶孤城皱眉,“你若是放心谋反之人留在身边,自然无甚不可。”

“王叔可知,这排忧解难,也并非公事,也可有私事。”

“何意?”叶孤城问道。

“小王叔大概不知,朕初见王叔的那一刻,便已经心悦王叔,是以才耗费十年时间,造了这副锁链出来,就是为了将王叔锁在这深宫之中,好做到当初父皇说的,九重深宫锁美人,只是不知王叔可愿满足朕这一个私愿。”



未完  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