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sriel

70014浏览    2243参与
梦狼. Delairs
正月初四·Kid...

正月初四·Kiddoes·身体健康


*事实上后来Azzy还是买了一堆巧克力塞满了Chara的私人小冰箱

正月初四·Kiddoes·身体健康




*事实上后来Azzy还是买了一堆巧克力塞满了Chara的私人小冰箱

无余

画了最喜欢的角色。
快乐直男照

画了最喜欢的角色。
快乐直男照

西门向东的bug

虽然很不像话但是开场杀这种事情也是会有的

约定传说/Promisetale设定点此进入

本文属于时间线-灰,是轻松向的文风!

大过年的写点轻松的东西,字数5千+。

文中的部分梗参考了《银魂》(by空知英秋)

 --------------------------------------------------------

  数百年前,怪物和人类尚且共同统治着地球。

  但是有一天,两个种族之间爆发了战争。

  经过漫长的战争后,人类获得了胜利。

  他们用一道魔法符文将我们怪物封印在地底。

  我们在地下重建了我们的家园。

  然后某一天,那个人,

  国王Asgore决定带领我们突破封印。

  由...

约定传说/Promisetale设定点此进入

本文属于时间线-灰,是轻松向的文风!

大过年的写点轻松的东西,字数5千+。

文中的部分梗参考了《银魂》(by空知英秋)

 --------------------------------------------------------

  数百年前,怪物和人类尚且共同统治着地球。

  但是有一天,两个种族之间爆发了战争。

  经过漫长的战争后,人类获得了胜利。

  他们用一道魔法符文将我们怪物封印在地底。

  我们在地下重建了我们的家园。

  然后某一天,那个人,

  国王Asgore决定带领我们突破封印。

  由于种种原因,决定保护掉入地下世界的人类的我,Asriel(以及我的母亲Toriel)。

  今天也在为保护最近掉下来的人类而努力着——!

 

  “放开那个人类,骷髅——!”

  Asriel很有气势地站在上方喊道。

  狂风呼啸,Asriel的声音被风刮跑了。

  “你……休想……再用……可怕的谜……害他!”

  Papayrus抬头:“哇哦,刚刚我好像听到了神秘的声音?”

  sans:“它在称赞你呢,兄弟。毕竟你的谜题,”

  sans:“棒‘骷’了。”

  Papyrus:“SANS!”

  Papyrus头疼地叹了一口气,把注意力转回到对面的人类小孩身上: “……咳咳,人类!让我们再来一次。”

  Papyrus:“你将遇到我们给予你的最后的,同时也是最危险的挑战!”

  Papyrus:“注意了,这将是无与伦比的、恐怖致命的试炼!”

  Papyrus打了个响指,四周立即垂下数根绳索,上面绑着长矛、大炮、Asriel甚至火箭筒。

  Papyrus得意洋洋道:“捏嘿嘿,只要我一声令下,这些玩意就会尽数启……sans?我的天哪那个难道是……”

  sans也抬头:“哦哟。”

  Papyrus:“……一只个头很大的羊?”

  sans:“其实,我想那或许是挂在你绳子上的一朵花。”

  sans:“说不定是你原来准备挂上去的小狗送你的呢。”

  Papyrus高兴了起来:“WOW意思是说我收到了礼物,天哪!”

  sans:“嘿,不过戴着那朵花的又是什么?”

  Papyrus:“我的天!那……那是……”

  Papyrus:“……一只个头很大的羊?”

  一直吊在半空听两个骷髅废话的Asriel终于忍无可忍,他扭动着身体大喊,绳索随着他的动作四下晃荡。

  Asriel:“不是羊,是王子Asriel!”

  Asriel:“啊。”

  绑着Asriel的绳子断了。

  Frisk:“!”

  Papyrus眼珠都要飞出去了,如果他有的话:“糟啦那只羊把人类撞下悬崖了!”

  sans迅速冲到悬崖边使用蓝色魔法。

  然后他看到Frisk从正怀里掏出一卷绳索并朝上方抛来——

  绳索另一端绕在了sans伸出的手腕上。

  sans:“oops。”

  sans消失在悬崖边。

  Papyrus飞扑过去:“SAAAAAAANS——”

 

  数秒后,落在悬崖下方凸出来的一块山坡上的Frisk从雪澎里钻出来,顺便拿掉头上的雪帽子。

  在他的不远处,sans也从雪堆里坐起身。

  山坡上松软的雪堆里目前就他们两个,sans看上去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Frisk抢在他前面开口了。

  Frisk:“呃,sans,我想继狗夫妇那里之后你是第二次帮助我了。我刚才只是想随便挂住一根牢固点的树枝什么的……抱歉把你拽下来。”

  Frisk:“废墟里一位慈和善良的女士为了我——现在变成了我和Asriel——的雪镇之行准备了不少道具,所以我没问题的,不用太担心。”

  Frisk选择行动。

  *你取出包裹里的魔法滑板。

  Frisk:“像是这个,它会带我回到正确的道路上。”

  *你踩到滑板上……咦?

  Frisk挥手作别:“还有,你的头狗很可爱。待会见。”

  sans目送Frisk离开。他往头上一摸,才发现头上有只雪做的狗。

  他再低头一看,Frisk掏出的魔法滑板还停在原地。

  真是精美细致的作品啊,不愧是那位老女士。

  ……等下。

  sans眼眶一黑:“kid……你刚才踩着什么滑出去的?!”

  sans冲出几步,但是Frisk的移动速度太快了,他无法瞬移到正在高速移动的Frisk面前。

  如果刚才那一闪而逝的身影sans没认错的话……

  sans毫不犹豫地踩到另一块滑板上。

  *骷髅,那不是滑板,是王子Asriel!

  sans绝尘而去,冲远处的Frisk大喊:“把你的脚拿开kid,那不是滑板,是我兄弟Papyrus!”

  *给我停下来你们两个!

  sans总算冲到了Frisk身边:“停下,kid!看你脚下!”

  Frisk:“嗯?……啊什么时候换掉的?!”

  sans:“明白就好快从我兄弟身上下来。”

  Frisk:“你还说我,你脚底下踩着的是谁你知道吗?”

  sans:“当然是你的滑板……噢什么时候换掉的?”

  Frisk:“你也一样啊!”

  sans:“好吧,事已至此。总之我们都得停下来。”

  Frisk:“是的没错。所以……”

  sans:“有件事我不得不问……”

  Frisk&sans:“滑板要怎么停下来?”

  静默。

  Frisk默默查看了脚底的“滑板”。

  *滑板(Papyrus)。

  *运气太差了,这滑板由于种族原因不能使用〇1〇刹车。

  sans这时出声提醒:“kid,看前面!”

  Frisk入眼就是迎面而来的一丛丛灌木。来不及犹豫,Frisk迅速决定:“我左你右。”

  明显左侧的灌木排列更加复杂。Frisk一瞬间预感到sans为了兄弟的安全,会更倾向于超过自己并选择左侧,把自己和Papyrus挤到右边的位置。

  几秒的时间迅速溜走,他们几乎同时来到灌木前,一左一右,安全通过。

  虽然sans没有回应Frisk的提议,但是确实是Frisk左,sans右。

  但是滑板的问题还没解决,Frisk又查看了sans的“滑板”。

  *滑板(Asriel)。

  *请不要使用他的〇1〇刹车,否则你会知道后果。

  Frisk:“sans……”

  *闭嘴,你这魔鬼!

  Frisk充满了决心:“你知道〇1〇刹车吗?”

  sans:“……”

  Papyrus:“嘿我感觉到我们正处于难关!——唔噗什么情况?!”

  Frisk:“抱歉Papyrus,能麻烦你像你兄弟那样闭紧牙齿讲话吗?”

  Papyrus:“我想我不能……怎么有那么多雪在我眼前飞舞?人类你又是在哪里说话?哇我该怎么把自己停下来!”

  sans:“兄弟……你醒来的太及时了。”

  Papyrus:“SANS!你没事吗?天啦我也看不见你了!”

  sans:“papyrus,你来对你身边的这只羊使用蓝色魔法让他停下,我会对你使用蓝色魔法让你停下。”

  sans:“这样我们都会脱险。”

  *前面!

  Frisk:“看前——好吧我想我们已经晚了。”

  在骷髅们发动蓝色魔法之前,滑板们带着他们的乘客冲出了山坡,向着更深的深渊坠落了。

  “GYAAAAAAA——”

 

  sans在一片白茫茫中醒来。

  风划过树梢发出恰拉拉般的声响,白雪缓慢轻柔地落在他的骨头上。

  sans有些困惑。之前发生的那些,是梦吗?

  他站起来,在雪镇外这片广袤的森林间穿行。

  树与树的缝隙间,sans隐约看到他的兄弟Papyrus站在远处的一条小道上。

  “兄弟,你怎么在这里?”sans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朝那个方向迈步。

  人类孩子的身影在距离Papyrus不远的树林缝隙间一闪而过。

  sans这才想起了什么,这瞬间他甚至忘记了他的瞬移能力。

  sans:“不不不不不——不!papyrus,离开那个人类!”

  高大身影的头颅掉了下来,摔在雪地上,碎了。

  Frisk缓缓收刀入鞘。

  他开口,语气无比冰冷。

  Frisk:“犹豫,就会败北。果断,才会白给!”

  Frisk:“啊。”

  Frisk注意到在他身后喘粗气的sans。

  sans:“你在干什么?”

  Frisk看看身后刚刚被自己斩杀的雪人(自制),又看看明显受到惊吓的sans,再看看自己堆的雪人(无头)……

  Frisk伸手按在自己脑门上,假装自己扣了一顶帽子。

  Frisk:“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

  sans:“……”

  过了一会Frisk抬头,用仿佛才发现sans 的语气说:“啊呀好巧啊sans我在雪地里练习太空步呢——”

  sans:“刀术很好玩,嗯?”

  【非常抱歉,我们和谐了中间的这段内容。请大家耐心地欣赏完本句话。】

  Frisk:“对不起……我们从山坡上掉下来以后就失散了。我找不到出路,实在无聊就……”

  *sans加入了队伍。

 

  Asriel:“愚蠢的家伙啊,竟然只留下了我一个人。”

  Asriel:“那么现在,黑 暗 降 临。”

  Asriel缓缓睁开双眼,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噢我的天呐,我一直都是空荡荡的。体内充满了灵魂的感觉真是好呢。”

  Asriel:“六个,我现在有了六个……还差一个,我就能成为神!”

  Asriel表情狰狞扭曲起来:“我将不再是一个人……!”

  啪啪啪啪啪。

  Asriel回头。

  Asriel:“啊。”

  Frisk和sans正站在他身后为他刚才的念白鼓掌。他们脸上的表情可谓超凡脱俗,充满了仿佛马上就要羽化飞升的圣人般的理解。

  一刻钟后。

  “我真的不是一个人……”Asriel捂着脸走在两人身后。

  sans摊手:“没关系。中二病这种东西就算到了上大学的年纪也不一定会痊愈,我们都能理解。”

  Frisk:“而且Asriel哥你之前念的挺好的,有那味了。”

  Asriel:“啊啊啊啊你们别说了,马上给我忘掉,忘掉!”

  *Asriel加入了队伍。

 

  雪地里,实在想不到还能做什么的Papyrus端着意面做在雪堆上。

  Papyrus:“那朵云的形状,是天空之城!”

  Papyrus:“天空之城啊,我跟你说我忍很久了。SANS的睡前故事实在太无聊,而且他经常讲到一半就睡着了!”

  Papyrus一边说一边把快冻成冰坨的意面往嘴里送。

  Papyrus:“啊!”

  Papyrus:“NOOOOOOOOO——”

  Papyrus:“世界马上就要完蛋了!”

  Papyrus:“因为我不小心煮出了世界上最好吃的意面!人们会为了争夺我的意面而爆发世界大战的!”

  Papyrus叉腰大笑:“捏哈哈哈!”

  一边的sans深深地捂住了脸,脊背都佝偻起来。

  Frisk:“别伤心sans,我想Papyrus不是故意的。”

  Asriel:“这位不会讲故事的哥哥,你的笨弟弟只是称述事实哈哈哈!呃……你真的没事吗?”

  sans肩膀都在耸动。

  Papyrus总算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

  Papyrus:“哦,我终于能看见你们了。原来你们三个在这里……嗯?人类,还有羊,你们的眼睛和眉毛怎么了?为什么它们都在拼命冲我挤?”

  这时一直捂着脸的sans总算放下了手掌,他眨了眨眼,坏笑:“你们看,我的兄弟太棒了不是吗?”

  Papyrus:“哇,人类和羊,你们到底怎么了?!”

  Frisk和Asriel的脸上充满了荒木线:“我们很好。”

  Frisk&Asriel :“只是一颗心终究是错付了。”

  *Papyrus加入了队伍!

  Papyrus:“我想我们现在人都在这里了。我们得想办法找到回去的路。”

  “可是我们该怎么回去呢?我们弄丢了可以引路的我妈的魔法滑板,还迷路了。”Asriel忧心忡忡地抬头,“我从没有来过这么深的地方。”

  sans倒是很平静:“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就当是一次美妙独特的体验吧。”

  sans:“反正……”

  sans看向身边的Frisk。

  Frisk,LV1 EXP0,

  正在忍住喷嚏。

  说时迟那时快,Frisk迅速把头藏到胳膊肘底下:“…嚏。”

  “啊!!”Asriel突然大叫,把另外三人都吓了一跳。

  Asriel迅速把自己的外套解下来套在Frisk身上:“天啊十年过去我和我妈居然都忘记了!人类可没有我们那么耐寒!”

  Asriel的衣服对于还是孩童的Frisk来说太大了,他只好尽可能把袖子挽高,再像中世纪的贵族女性行礼那样双手提起过长的衣摆。

  Frisk(闷声):“谢谢。”

  sans把头扭到一边:“pfff……”

  这时候,刚刚不知道跑哪里去的Papyrus又跑了回来:“嘿伙计们,快来看伟大的Papyrus发现了什么。”

  Asriel跟上Papyrus,数秒后他回头招呼:“好大的湖!湖中间有座小岛,岛上有房子……”

  湖边的寒风卷过。

  Asriel:“哈嚏!”

  sans和Frisk跟在他们身后抵达湖边。

   “而房子的烟囱正在冒烟。”sans补上了Asriel没能说完的话。

  他一边说还一边解开外套。

  sans把蓝外套递给Asriel:“别着凉了,王子殿下。”

  Papyrus愣了一下:“呃,我是不是应该也和你们一同交换衣服?”

  sans:“喔你可以把你的衣服给我,但是鉴于你没再穿别的衣服了……”

  sans眨眨眼:“我们不能太‘露骨’,兄弟。这可是全年龄向的直播。”

  Papyrus:“SANS——”

  sans: “pfff……哦,什么事,kid?”

  Frisk拉住了sans老头衫内衬的衣角:“现在数你穿的最少,不冷吗?”

  “骷髅不会感到冷,因为我们没有皮肤!”Papyrus插嘴道。

  Frisk看向披着明显过短的蓝外套,仿佛围了一条蓝色毛边围脖的Asriel:“所以,为什么我们不交换一下?你不怕冷的话,其实你直接把你的外套给我就解决了,我们差不多高。”

  Frisk:“从我们掉下来开始你就好像有些躲着我,为什么,sans?”

  sans握紧了手心里的仪器,仪器的边角还勾着几缕蓝色的线。

  sans:“没什么,kid。……什么事也没有。”

 

  雪镇森林深处,湖中心的小屋内。

  Papyrus:“干得漂亮SANS,这下我们可以尽情除掉我们身上堆积的雪了。”

  sans四下查看了一圈:“屋主看来暂时离开了。”

  Asriel看向身后:“奇怪……我们刚刚还站在湖边的。哦Frisk,你还好吗?”

  Asriel的背上,披上了sans外套的Frisk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我有点累,抱歉……”

  “会不会掉下来的时候受伤了?”Asriel给了一团火魔法供Frisk取暖,“Frisk,我查看一下你的HP。”

  Frisk,HP:3/20。

  Asriel:“……”

  Asriel:“啊!!!”

  Asriel:“我刚刚认识的弟弟快要死掉了!没被皇家科研院抓走反而要被冻死了!派呢?妈妈给你的派呢?”

  Frisk:“没关系的Asriel哥……我现在又不会进入战斗,没必要回血。”

  Frisk:“挨到save点就好……我不想浪费……”

  Papyrus:“什么什么?人类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sans站在门边,关不太严实的门漏出冷风,吹动了他的白T恤。

  「——只要拥有save和决心,最后的赢家就只会是我。」

  尘埃和鲜血的味道从sans的记忆里传来。

  「你看,我赢了。你知道我一向利息收很高……」

  「保持决心,sans。」

  “保持决心,sans。”

  “!”sans猛地回过神。

  “SANS!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呢!”Papyrus正在招呼他过去,“我们要把人类围起来取暖!”

  sans:“来了,兄弟……唔!”

  sans撞到了什么,视野里一时间全是黑色。

  黑,更黑,更加的黑暗。

  黑暗持续增长……

  Gaster :“你们好……想来点炸雪吗?用殿下您的火魔法球交换就可以了。”

  Asriel:“Gaster院长?!”

  突然出现在四人面前的是W.D.Gaster——皇家首席科学家、皇家科研院院长、核心的创作者、灵魂与决心理论的奠基人、莫得感情的糖分和咖啡因摄取机。

  对于掉入地下世界的人类来说他是最危险的存在。

  Asriel警惕地挡在了Frisk面前。

  sans上前挡住了Gaster有可能看到Frisk的另一侧。

  Papyrus一脸茫然地拿出一根骨头。

  Papyrus :“我没有零花钱买炸雪了哎。只有骨头……以及我换不出去的战斗服。”

  Gaster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他抬起手,魔法在他开了洞的手心汇聚。

  Papyrus :“好、好强的魔法——!”

  Asriel:“危险,高个子的骷髅!”

  强光覆盖了整座小屋。然后,

  一块炸雪递到Papyrus眼前。

  Papyrus:“捏?”

  扑到Papyrus怀里的Asriel:“哎?”

  Gaster:“战斗服也行,换给我吧。”

  Gaster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要能保暖……”

  sans轻松地摊手:“我打赌,院长深吸气是为了把鼻水吸回去。”

  另一块炸雪飞到了sans脸上。

  sans笑嘻嘻地,依然挡在Frisk前面:“oops。”

  *Gaster,常年呆在皇家科研院实验室,重度的空调依赖症患者。

  *作为骷髅,很神奇地他现在快要感冒了。

Siren

Milk太太作品,她的人类组特别可爱!

P6:*It’s you! 

P7:*Despite everything, it’s still you.

Milk太太汤不热ID:miikpal

汤不热地址:http://miikpal.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Milk太太作品,她的人类组特别可爱!

P6:*It’s you! 

P7:*Despite everything, it’s still you.

Milk太太汤不热ID:miikpal

汤不热地址:http://miikpal.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茶言久

菜鸡摸鱼

是福和小羊

重新补和平线爆哭,艾斯利尔太好了呜呜呜(泣)


菜鸡摸鱼

是福和小羊

重新补和平线爆哭,艾斯利尔太好了呜呜呜(泣)



-冉北北-
●冒个泡 ●黑历史重绘,黑历史...

●冒个泡

●黑历史重绘,黑历史传送门【https://xiaoyuanchai.lofter.com/post/1f9413d7_1c641bb73】

●上色什么的太难了(其实是今天至少要做完一本寒假作业,时间有点紧)

●冒个泡

●黑历史重绘,黑历史传送门【https://xiaoyuanchai.lofter.com/post/1f9413d7_1c641bb73】

●上色什么的太难了(其实是今天至少要做完一本寒假作业,时间有点紧)

琳·dawn
我又在改表情包(你妈的为什么)...

我又在改表情包(你妈的为什么)


*在那一天。UNDERBULRAY地底的怪物们,第一次看到了彩虹(?)

我又在改表情包(你妈的为什么)


*在那一天。UNDERBULRAY地底的怪物们,第一次看到了彩虹(?)

瑞卡戴安
是之前给班上画的黑板报 全 是...

是之前给班上画的黑板报

全 是 私 货

是之前给班上画的黑板报

全 是 私 货

雨星✨

【羊猹/ut】《flowers》

*女猹注意

*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时间是在chara掉下来之后,会有ooc!

*祝食用愉快


Flowers 1友情向


Chara手中抓着一抓金色的花瓣。她坐在一层又一层的花朵上,抬头望向不可见的洞口,那里只有一束惨淡的,冰冷的光落在她的身上,让她不自觉地眯起双眼。


“嘿?Chara?" Asriel来到她的身边,Chara却仍望着上方,直到听见呼唤才回头看向他,“Asriel?我不知道你走路没有声音。”


“那是你太专注了……”Asriel叹一口气,坐在Cnara的身旁。塌下去的花朵将他包围着,连吐吸之间都带上一点淡淡的...

*女猹注意

*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时间是在chara掉下来之后,会有ooc!

*祝食用愉快




Flowers 1友情向



Chara手中抓着一抓金色的花瓣。她坐在一层又一层的花朵上,抬头望向不可见的洞口,那里只有一束惨淡的,冰冷的光落在她的身上,让她不自觉地眯起双眼。


“嘿?Chara?" Asriel来到她的身边,Chara却仍望着上方,直到听见呼唤才回头看向他,“Asriel?我不知道你走路没有声音。”


“那是你太专注了……”Asriel叹一口气,坐在Cnara的身旁。塌下去的花朵将他包围着,连吐吸之间都带上一点淡淡的花香。


Chara回给他一个笑容,她将花瓣仍细地摘选出来,理清纹路,并试图把它们重新拼接起来。


Asriel看着她把花瓣换了又换,小声问道:“你喜欢这些花吗?”


“那是当然Asriel,"Chara想要腾出手指去数清这些花究竟有多少出好处,”它们很美,很香很柔软....还有——它们总让我想起陆地上的花。"


Asriel检起一片掉落下来的花瓣,并把它放在光下。理智告诉他不应当去忽略这句话,但情感却拒绝这么做。


也许我应该尝试去说点什么?他想要从脑海找出一个话题,比如他过来只是因为7oriel新烤了一个香甜可口的派,或是他竟然还没有门口那个白色柱子的一半高。还有他想都没有想便从城堡跑向这里,仿佛冥冥之中他便知道Chara一定在这里似的。"


沉默之际,听得见风从洞口吹下发出的鸣咽,如果再安静些,花朵的根茎从士钻出来的声音会悄然作响。

 

Chara并没有再说什么。她只是把拼接好的六瓣小花再一次揉乱,在地上摩擦过好几回的它们慢慢流出汁液,被辗压过的痕迹逐渐变得透明。


"Chara?" Asrie1最终还是开了口。他放下花瓣,并把它埋进土里。那仍然有些稚嫩的少年音在空旷的山底轻轻回响,好像有无数的人在呼唤Chara。余光瞥见,她依旧露出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

“你还记恨你的过去吗?"


一句话问完,再次陷入了无边的沉默。


一朵又一朵金色的小花在他埋葬的地方迅速发芽,绽开,没有被光覆盖的花朵又立刻消歉。五片花瓣紧凑在一起,千万朵在组成一片金黄的地毯。


"Asriel. " Chara笑了,虽然她一直都露出笑容,但此时此刻,Asriel却能够感受出来,她的笑第一次拥有了温度。


"Asriel,谢谢你。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仍然在想着过去的事,但那终究过去了,不是吗?“她看向Asriel,眉眼微微弯曲,调皮地向Asriel吐了吐舌头,”我会尝试去忘记的。“


"Chara……"


“Chara!"两声呼唤重叠到一起,他们一同回过头,Toriel正站在后方扶着那高大的白色柱子。注意到她的孩子们正坐在花朵上聊天,她心中的高兴立马代替了担忧:"哦孩子……你们跑得有点远。”


Asriel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妈妈我本来是想……”


“那没关系的Asriel," 7oriel走过去将手放在两个孩子的头上轻轻拍了拍,"能看到你们俩好好相处我很高兴。我的意思是,你们自从见面就没怎么单独相处过。“


“好了!那么回去吃派吧!这次我做的是....”


Asriel向Chara身边靠过去”除了奶油派,肉桂派,奶油肉桂派就没有别的了。“


" Asriel,我想说的是:肉桂奶油派!”


Chana笑起来,Asrel大声反驳:“妈妈!这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嗯谁知道呢?”Toriel将孩子们从花朵上拉起来,并摘下一朵别在Chara的耳边,”好了,回去吧。”


Asrel正往前跳一步,却被Chara拉住了。他转过身,Chara向他伸出手。


“Asriel, 我是Chara."

“我是说,很高兴真正认识你。”

 

- END-

 

Chara和Asriel友谊的开始。是幻想。

因为小孩子太好了。羊猹是我一生的痛。【痛哭】

 

 

 

 

 

 

唱片机REcord
深更半夜更新xx 新春福利的的...

深更半夜更新xx

新春福利的的话,啊哈哈哈(这人还没画)

画不完了xx

有仨很明显的致敬/彩蛋


深更半夜更新xx

新春福利的的话,啊哈哈哈(这人还没画)

画不完了xx

有仨很明显的致敬/彩蛋


B♥MS
Undertale的亲们除夕快...

Undertale的亲们除夕快乐!

*frisk、asriel、chara正在赶去过春节的路上……

*响应春节气氛,三位角色的服装和原设有一定出入

*frisk表示脑袋很暖和

*asriel对自己的新徽章十分满意,而且还有糖葫芦吃

*chara携带的年货最多,而且发现自己颜料带上的颜料全部换成了鞭炮(?)


ps:1、这个配色一定过节的气氛都没有😂,好吓人啊!感觉换个场景就可以变成凶杀现场了!

      2、今晚跨年还有一张图,不过是ink!sans和ink!papyrus的主场了,而且比较粗糙😨...


Undertale的亲们除夕快乐!

*frisk、asriel、chara正在赶去过春节的路上……

*响应春节气氛,三位角色的服装和原设有一定出入

*frisk表示脑袋很暖和

*asriel对自己的新徽章十分满意,而且还有糖葫芦吃

*chara携带的年货最多,而且发现自己颜料带上的颜料全部换成了鞭炮(?)


ps:1、这个配色一定过节的气氛都没有😂,好吓人啊!感觉换个场景就可以变成凶杀现场了!

      2、今晚跨年还有一张图,不过是ink!sans和ink!papyrus的主场了,而且比较粗糙😨

      3、新年快乐,可爱的创作者们和读者们

惢_Aria
约定 是自家au的羊猹 算是前...

约定


是自家au的羊猹

算是前传之类的?

约定



是自家au的羊猹

算是前传之类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