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tr

74579浏览    1660参与
风璃萱自我迷失中 °◅°

夜桜よ 舞え 踊れ

夢と歌詠鳥を乗せて 翌なき春まで 行け

たとえ君が 忘れてしまっても

涼風よ 舞え 踊れ 

夏と汗ばむ君の髪が雲に隠れても 

ずっと見惚れたい

季節の折々にて

夜桜よ 舞え 踊れ

夢と歌詠鳥を乗せて 翌なき春まで 行け

たとえ君が 忘れてしまっても

涼風よ 舞え 踊れ 

夏と汗ばむ君の髪が雲に隠れても 

ずっと見惚れたい

季節の折々にて

易枝陌杏Minafu
泡jio 因为不知道怎么画了于...

泡jio

因为不知道怎么画了于是逐渐草率

等我会上色了就回来填坑

(U~・ω・⑉)~弧

泡jio

因为不知道怎么画了于是逐渐草率

等我会上色了就回来填坑

(U~・ω・⑉)~弧

彷徨う僕らの世界纪行
压感还未找回() 定个小目标,...

压感还未找回()

定个小目标,暑假画30张mafu

压感还未找回()

定个小目标,暑假画30张mafu

我永远喜欢萨沙
占tag歉!没钱出个物。图上这...

占tag歉!没钱出个物。图上这两张专,都只转过一两次,买来收藏的

自带价,都可刀。明日色买的比较早,一直放着落灰,除了碟子本体之外都有点瑕疵不过不影响听。可大刀。Atr那张有虎穴特典吧唧,但是有瑕

爽快的话可包邮(非偏远地区),还可以送你签绘

有意可以加qq:1658800605

占tag歉!没钱出个物。图上这两张专,都只转过一两次,买来收藏的

自带价,都可刀。明日色买的比较早,一直放着落灰,除了碟子本体之外都有点瑕疵不过不影响听。可大刀。Atr那张有虎穴特典吧唧,但是有瑕

爽快的话可包邮(非偏远地区),还可以送你签绘

有意可以加qq:1658800605

☆丝丝复习中★
是打赌赌输了赌出来的图 也是给...

是打赌赌输了赌出来的图

也是给她的生贺,祝她生日快乐(笔芯.jpg)

是打赌赌输了赌出来的图

也是给她的生贺,祝她生日快乐(笔芯.jpg)

Yonaro佴奈

~(=^‥^)ノ千本樱

身高差太多真的不是故意的草了 画着画着就偏离轨道了

~(=^‥^)ノ千本樱

身高差太多真的不是故意的草了 画着画着就偏离轨道了

不辞

是不知道的AtR中的随便哪个人的手

假期再画一张就退坑了(应该)

不管哪个圈子都好乱啊烦躁死了

大家都中考冲鸭——

グッ!(๑•̀ㅂ•́)و✧

是不知道的AtR中的随便哪个人的手

假期再画一张就退坑了(应该)

不管哪个圈子都好乱啊烦躁死了

大家都中考冲鸭——

グッ!(๑•̀ㅂ•́)و✧

石玉
用ps搞得wwwwww是mac...

用ps搞得wwwwww是macbookpro适用的电脑桌面!!

(因为用了pv截图、真人照片和别的无授权图片所以这个只是自用请勿抱图

用ps搞得wwwwww是macbookpro适用的电脑桌面!!

(因为用了pv截图、真人照片和别的无授权图片所以这个只是自用请勿抱图

NO2/二氧化氮(中考停更)

【まふそら】追光者

为什么这都会被屏啊???全篇最过分的也就是一个kiss了吧?
[图片]
[图片]

为什么这都会被屏啊???全篇最过分的也就是一个kiss了吧?

ふわふわわわわわ(ノ)`ω´(ヾ) ​​​ 

虽说嘴上嚎着雨停什么时候官宣什么时候官宣,但比起用亲吻对方的推文广而告之,我更希望是舞台暗处悄悄缠绕的尾指


因为爱的那么单纯,爱的那么热切,所以不愿让这段恋情被哪怕一个人泼上刺耳恶毒的脏水。


不需要祝福,我们相恋已经足够幸福。

虽说嘴上嚎着雨停什么时候官宣什么时候官宣,但比起用亲吻对方的推文广而告之,我更希望是舞台暗处悄悄缠绕的尾指


因为爱的那么单纯,爱的那么热切,所以不愿让这段恋情被哪怕一个人泼上刺耳恶毒的脏水。


不需要祝福,我们相恋已经足够幸福。

正好好学习的じゅんじくん

与猫

part.4

       “そ……そらるさん!”这是一个属于少年有些激动的声音,而且因为激动声调还显得异常的高。そらる慢慢的回过头,是まふまふ正背着一把黑色的吉他小跑过来。

       是的了,和まふまふ的相遇是在一个早春,樱花正在绽放的时节,空气中还弥漫着晚上下过雨残留的湿气,伴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扑面而来。不是很好闻,但让人感到神清气爽,心情躁动。

       后来呢?后来...

part.4

       “そ……そらるさん!”这是一个属于少年有些激动的声音,而且因为激动声调还显得异常的高。そらる慢慢的回过头,是まふまふ正背着一把黑色的吉他小跑过来。

       是的了,和まふまふ的相遇是在一个早春,樱花正在绽放的时节,空气中还弥漫着晚上下过雨残留的湿气,伴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扑面而来。不是很好闻,但让人感到神清气爽,心情躁动。

       后来呢?后来他们组成了一个组合,まふまふ说他要好好守护そらる,不让他受到伤害,然后不出意外的得到了空手道黑带的鄙视。

       本来应该这样一直走下去,但是那天记不清是什么原因吵架了,まふまふ在录音室里哭,说什么也不肯出来。そらる只好出了门在夜色中闲逛,于是他遇到了一只脏兮兮的小猫。そらる停下脚步,想等那只猫自己走过来,但当他俯身打算摸一下的时候,那猫又灵敏的跳开了。反复几次后,そらる仍旧耐心的引导着猫咪,开口和猫说起了话。

      “刚刚也有个白色的家伙欺负我,你也欺负我……”语气听上去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不知道是不是把猫咪讲得心软了,这次突然被そらる抱了个正着,そらる终于露出了一点淡淡的笑意骂了一声“笨蛋”。

        而车祸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意识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整个被那一瞬间冲过来的まふまふ压在怀里,除了脑袋估计落地的时候擦撞了一下,全身上下几乎没什么大碍。反观まふまふ,满脸血迹,脸色苍白,两个护住そらる的手臂也几乎要露出骨头来。

     “ま……まふまふ,能听到我说话吗,まふまふ!”

     “そらるさん……抱歉,以后我会不会不能再和你一起弹吉他啦……”

      “开什么玩……笑……”

      “まふまふ……”

      “まふ……”

      “……”

        ……

      “病人有些选择性失忆,保留建议观察,最好……最近不要受到有关记忆上的刺激,不管是哪种类型的。”

      “好的,谢谢医生。”sakata拿着病例走进房间,そらる刚刚清醒过来,在和其他人打招呼,看到sakata进来之后关上了门,下意识的往sakata背后望了望。sakata不动声色的问道:“怎么了吗,そらるさん?” 

       似乎是自己也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そらる摇摇头“没什么。”  但sakata总感觉自己已经一身冷汗了,简单问候了一下就借口说有安排,然后赶到そらる和まふまふ的公寓,开始清理痕迹。

       平静无事多年。

       时间回到现在,当sakata拿着备用钥匙打开そらる家的门走进客厅的时候,就看到そらる正抱着まふまふ的吉他坐在沙发上发呆。

      “……”

      “……”sakata本能的感觉到そらる眼里透露出的愤怒与悲伤。

       他抬头看了sakata一眼,把吉他

放在了脚边的盒子里。sakata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就已经被そらる摔在了沙发上,看着そらる抬起就要打过来的拳头,紧紧的闭上了眼,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咚——”的一声,そらる却是狠狠的打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冷静そらる,冷静下来,まふまふ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你。

        丢下sakata瘫在沙发上,そらる冲去卫生间将自己的脸没入冰冷的水中,缓解着害怕、不安与焦躁。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过脆弱了吧,经不起闹,经不起折腾,经不起悲伤。平淡的生活确实很安逸,但缺少了很多……乐趣,让人对这样的现状无可奈何又不希望作任何改变,任何一点波澜都会掀起惊涛骇浪,将人拍个粉碎。

       sakata此刻正襟危坐在沙发旁,和趴在沙发上的もふもふ大眼瞪小眼,在心里不停祈祷,希望そらるさん能够从轻发落自己,那么温柔的そらるさん不会这么不明事理的……

      “……”

      “我没有怪你,也没有生气”そらる摸着怀里的猫,稳稳的坐在沙发上,任由sakata一副认错的姿势跪在沙发旁,“我是真的想明白了。”sakata小幅度的抬眼瞄了瞄そらるさん的脸色,确实平静,但也许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そらる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不论怎样我还有もふもふ……”そらる眯起眼睛,似乎是要睡着,他隐约是记得的,まふまふ曾很兴奋的说自己的眼睛颜色很好看,要是自己也有一双这样漂亮颜色的眼睛就好了。而这只猫蓝水晶一般的眼睛明亮又闪烁,成了そらる现在最后的寄托。

      我会好好的,如你期望的那样。



——————————☆

至此,刀子捅完了

至此,完结撒花哈哈

希望你能喜欢,一开始是想讲述soraru和猫mafu的故事,但是脑海中浮现的剧情总让我写出来就开始歪楼【十分对不起】

希望看完能留下一些指导和评论就更好了

谢谢你的阅读(´°̥̥̥̥̥̥̥̥ω°̥̥̥̥̥̥̥̥`)

井上tenn

和我まふまふ在一起的只能是そらる

(49)


  这顿庆祝宴以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告终。


  成濑在经历了soraru毁灭性的打击后自闭了。


  事后成濑哭着跑到我的私信下面99+,我晾着没理。


  我正一笔一划地在小卡片上写着网上看见的小句子。


——不是除了你我就没人要,而是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


  非常符合我傲娇又专一的性格,叉腰。


  我把卡片放在soraru写歌的电脑桌上,一脸期待等着看他的...

(49)


  这顿庆祝宴以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告终。





  成濑在经历了soraru毁灭性的打击后自闭了。





  事后成濑哭着跑到我的私信下面99+,我晾着没理。





  我正一笔一划地在小卡片上写着网上看见的小句子。





——不是除了你我就没人要,而是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





  非常符合我傲娇又专一的性格,叉腰。






  我把卡片放在soraru写歌的电脑桌上,一脸期待等着看他的反应。






  “这话你当面跟我说不行吗?”这是男朋友的反应。






  “字丑,让你平常不好好练字。”这是男朋友的评价。





  “呜呜我要换一个阿so。”





  “驳回。”





  “嘤嘤嘤。”





  “我武力专治各种嘤嘤怪。”





  哈哈哈我又哭了。





  我要分手。





(50)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我迟早要跟这狗男人打一架。







 ——在游戏里。






  soraru知道了我的想法,并对此不屑一顾。





  我怒了,最后创下连败29局的最高记录,最后一局还是他看不下去了站着不动让我打才赢了。





  

  我真的要闹了。

  




 

  soraru摸了摸我的狗头:“你就是青铜的技术白银的手速黄金的意识钻石的嘴,你要善于把长处用在该用的地方,比如做一个路见不平嫉恶如仇的网络小警察。”






  有本事你站着别动,老子今天就宰了你。


  

  


(51)



  soraru听话是真的听话,让他不动就真的不动,站在那里任我打。





  发泄完了我的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其实这男人除了嘴贱了点儿其他方面都挺好的。




  soraru从我背后用双臂环住我:“我错了。”




  “你又错哪儿了?”我连头都懒得回。





  soraru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把头搁在我的肩上。




  我耸了耸肩企图把男朋友的头顶开,结果男朋友贴的越来越紧,我只好作罢。





  “贴够没?够了就给我起开。”我声音闷闷的。




  男朋友蹭了蹭,懒洋洋地答道:“不够,一辈子都不够。”





  顿了一下,又接了一句:“很好闻。”





  我脸微红,挣脱那个怀抱骂道:“变态!”





  soraru自然地应了一声:“嗯,只对你变态。”




  我仰了仰头:“那肯定,不然你想去祸害哪家小姑娘?”




  “邻居家的小妹妹?”soraru居然真的在认真思考,“她可喜欢我了,每次见到我都要抱抱。”




  我咂咂嘴:“我不跟那小丫头一般见识。”

  



  但是想起她总是围着soraru转我莫名不爽。


  

  “好啊,那我们明天去见见你情敌?”soraru拍拍手。




  “我干嘛要去看她?我才没那么无聊,”我偏过头,“还有她个小学生算哪门子情敌?”




  “去了浅草寺一趟,给她带了礼物这个理由够吗?”soraru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个小纸袋。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给那小丫头送礼物了???”





  “哪有哪有,顺带的。”



(52)


  soraru拉着面无表情的我站在邻居的门前。




  他居然真的带着我去找小姑娘。





  说真的,我醋坛子翻了。





  我臭着一张脸看着男朋友敲门。




  身材娇小的小姑娘开了一条缝,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透过门缝观察门外的人。




  “soraru哥哥!!”




  小姑娘惊喜地叫道。




  啧,哥哥这两个字怎么听怎么不爽。




  我抬手挽住soraru的手臂,笑眯眯地释放出我的善意:“你好呀。”




 小姑娘盯着我挽着soraru的手,脸上露出三分惊喜三分可爱还有四分设置仅我可见的敌意。



   soraru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小姑娘一脸欣喜地把门拉开,我一脸要把那只手剁了的表情看着soraru。




  小姑娘趾高气扬地冲我扬了扬小脸。




  我一边维持脸上的微笑一边悄悄用手拧男朋友腰上的肉。




  男朋友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要崩了。

 



(53)



  我挽着soraru的手坐在松软的沙发上,小姑娘坐在我们对面,她看我的眼神跟要吃了我似的,我毫不犹豫地瞪了回去。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我尽量面部友善地问道。




  “不告诉你。”小姑娘做了个鬼脸。




  你妈,小屁孩就是小屁孩。




  “她叫今冬。”soraru插道。




  京东?




  喂?京东给了你多少,我拼多多给你三倍!



(54)


  “京东啊,好名字。”我由衷地称赞道。




  小姑娘京东一脸懒得和你计较的表情。




  soraru把带来的纸袋放在桌上:“小今冬,这是给你的礼物。”




  小姑娘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把纸袋抱在怀里:“谢谢soraru哥哥!”




  我偏过头翻了个白眼,一些明信片而已高兴成这样。



  小姑娘似乎是看见我的表情了,很不服气地问道:“soraru哥哥给这个人买的是什么?”



  “没大没小,叫哥哥。”我又翻了个白眼。



  “才不叫,杂鱼。”小姑娘哼声答道。



  soraru咳了一声,然后开口:“戒指。”




  小姑娘一脸惊恐:“戒指?为什么是戒指?!你,你们……”



  我装作不经意间用手摸了摸带在指间的戒指:“意外吗?羡慕吗?嫉妒吗?做梦去吧,梦里啥都有。”




  京东嘤地哭出声。




  男朋友打抱不平在我头上呼了一把:你多大,欺负一小姑娘。




  京东顿时呜地哭的更大声了。




  我瞪大了眼睛,这狗男人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我玛卡巴卡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mafumafu哪能服气?





  于是我哇地一声哭得比她更大声。





  京东:……?





  孩子,时代变了。(叼烟



---tbc

  


  

  

正好好学习的じゅんじくん

与猫

part.3

        几天以前,小猫终于成功睁眼了,让そらる意外的是,小猫居然是蓝色的眼睛,和自己预想的红色完全不一样。尽管自己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笃定这只没睁眼的小猫眼睛会是红色,红色瞳孔的猫本就很少见吧。不过听说蓝眼睛的白猫可能会伴随着先天性耳聋,就目前そらる每次叫もふもふ的时候都会得到回应的情况来看,这只小猫大概幸运的并没有耳聋。

        不但没聋,似乎还有很好的音乐天赋。这是そらる向朋友介绍小猫时的台词,...


part.3

        几天以前,小猫终于成功睁眼了,让そらる意外的是,小猫居然是蓝色的眼睛,和自己预想的红色完全不一样。尽管自己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笃定这只没睁眼的小猫眼睛会是红色,红色瞳孔的猫本就很少见吧。不过听说蓝眼睛的白猫可能会伴随着先天性耳聋,就目前そらる每次叫もふもふ的时候都会得到回应的情况来看,这只小猫大概幸运的并没有耳聋。

        不但没聋,似乎还有很好的音乐天赋。这是そらる向朋友介绍小猫时的台词,朋友们听到后都是敷衍的“嗯”着,然后眼神飘忽游离,把话题悄悄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久而久之,そらる干脆不再对外提起这只猫来,只是养成了每次录歌的时候,总会让猫猫陪伴在自己身旁的习惯。这一天そらる打算写一首新歌,于是走进录音室里存放乐器的地方,灯也没开直接顺手去摸放在老地方的吉他。

       但这次他没吉他没摸着,反倒是摸到了一个毛茸茸带着温度的东西,下意识的抖了一下之后反手打开了开关。一只白色的猫正在那一般都是放吉他的位置上,而吉他不知所踪。

      “奇怪……你是怎么进来的?”そらる甚至要觉得自己遇到灵异事件了,正在这时他收到了一条LINE,是sakata发来的。

      ——“そらるさん,你上次来录音时把吉他忘在我这里了哦!需要我现在送过来吗?”

      ——“好,麻烦了。”

        简单的回想了一下,大概是上周去sakata家玩的时候sakata说顺便想和自己录现场弹奏的视频,但是他那边只有一把吉他,只好自己又带了一把,结果走的时候太迷糊了,自己压根忘记这件事了。

        そらる的视线从关掉的手机上离开,落在了正蹭着自己小腿的もふもふ身上,当他弯腰想要抱起猫的时候,却猫灵巧的跳开了,然后轻轻的跑到一个角落的琴箱前坐下。そらる皱了皱眉,他记得自己似乎没有过这样一把吉他,用樱花木纯手工制作的琴身,黑色的外观点缀着细碎的樱花图案,让人觉得隐隐能嗅到早春时期樱花刚开时的清香。

      当そらる伸出手拿起这把吉他时,他更加确定了,这把吉他绝对不是他的。这吉他的带子明明白白的绣着まふまふ的名字呢。

易枝陌杏Minafu
猫猫(*´ω`*)...

猫猫(*´ω`*)

我说srr在玩动森你信吗,我自己都看不出来…

猫猫(*´ω`*)

我说srr在玩动森你信吗,我自己都看不出来…

柠荷不是宁和

上色练习

#上色好难,不会画画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上色练习

#上色好难,不会画画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辞泽cency。

无聊摸鱼。

p1是魔法少女soma贴贴

p2是米饭和真冬

无聊摸鱼。

p1是魔法少女soma贴贴

p2是米饭和真冬

正好好学习的じゅんじくん

与猫

part.2

     “ もふもふ——吃饭了哦!”循着声音一只白色的小猫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说是白猫,但实际上有些灰不溜秋的,而且左眼的下方还有一撮不明黑色杂毛。“好丑的猫”这是そらる将小猫洗净后的对第一印象,尤其是眼睑处的那团杂毛,打破了整体的和谐,甚至让他有点犯强迫症,勉强忍住了想把那团毛剪掉的冲动。

       毫不知情的小猫慢慢走到食盆前,任由そらる在自己身上...


part.2

     “ もふもふ——吃饭了哦!”循着声音一只白色的小猫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说是白猫,但实际上有些灰不溜秋的,而且左眼的下方还有一撮不明黑色杂毛。“好丑的猫”这是そらる将小猫洗净后的对第一印象,尤其是眼睑处的那团杂毛,打破了整体的和谐,甚至让他有点犯强迫症,勉强忍住了想把那团毛剪掉的冲动。

       毫不知情的小猫慢慢走到食盆前,任由そらる在自己身上抚过,并在吃食的间隙发出了满足的呼噜声。

       そらる看着眼前让他感到熟悉的猫咪,思绪再度放空。其实之前自己就总会在看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开始放空,有时候是桌面上的一瓶茶,有的时候是餐盘里的两只马克杯,有的时候是录歌用的耳机。

      自己的记忆是出过问题的,这一点そらる是知道的,身边的人也没有瞒着他的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好像没有要告诉他关于这段记忆的事情,况且自己也并没有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每天生活中都是熟悉的面孔,也没有小说里那种失去了一段记忆后触景生情的感觉,或者是感觉忘记了什么的失落感。

       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久到そらる几乎要忘记自己有一段记忆的空白,直到他看见了这只小猫。灰扑扑的毛色和淡粉色的眼角仿佛触动了某处的神经,鬼使神差地使他把这只外表并不怎么讨喜的猫带回了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听说了这只猫叫もふもふ后,周围人的表情都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还是被そらる敏锐的捕捉到了,考虑到多方面他并没有当着面追问下去。

       他隐隐有种预感,所以他想先让自己有点心理准备,至少在接触真相之前,至少……自己能够接受这个真相。

正好好学习的じゅんじくん

与猫

【无差】

也许有些意识流

而且补坑跨度有些大

文风前后可能不太一致

本意是写甜文的

【有人被预告骗了嘛】

【说到这里你也应该知道我想预示什么了】


————☆


part.1

    “啊……真是太糟糕了”

      そらる有些懊恼,演唱会结束后照例和大家小小的开了个总结会,感到有些困,于是就随便找了个房间躺下休息了。没想到的是大家走之后竟然忘了叫上他,当自己醒来后发现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关键是自己还没带伞。本应该打个电话让staff来接自己的,手机好巧不巧这时候关了机...

【无差】

也许有些意识流

而且补坑跨度有些大

文风前后可能不太一致

本意是写甜文的

【有人被预告骗了嘛】

【说到这里你也应该知道我想预示什么了】


————☆


part.1

    “啊……真是太糟糕了”

      そらる有些懊恼,演唱会结束后照例和大家小小的开了个总结会,感到有些困,于是就随便找了个房间躺下休息了。没想到的是大家走之后竟然忘了叫上他,当自己醒来后发现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关键是自己还没带伞。本应该打个电话让staff来接自己的,手机好巧不巧这时候关了机。

       そらる站在玻璃窗前,想等雨小一些后直接冲回家,免不了就是感冒,最近也没什么活动。夏天的雨总是这样突如其来的暴躁,这样想着そらる看着窗外发起了呆,感觉思绪被温湿的雨水泡的有些发胀,又或许是刚刚睡醒的原因,莫名的感到一丝心悸。这场雨仿佛想要冲刷出这座城市的秘密,暗灰色的天空一点也没有要变淡的意思,幕布一般笼罩下来。

       忽然他注意到在离窗子不远的地方放着一把白色的伞,雨很大,几乎要把伞打翻,而伞下貌似遮着什么东西,但是附近并没有人接近。

       “要不……借用一下这把伞,明天再给人还回来吧……”其实自己还是想早点回去的。そらる挪动着因为睡久了有些疲软的步伐,慢慢地晃到了目的地,才发现原来这伞遮着一个箱子,因为有伞的缘故并没有全湿。

        原来是有用途的啊……这样想着,そらる正打算转身却听到一声细糯糯的猫叫声从箱子里传出来。

       そらる最终还是走了过去拿起了伞,把箱子抱进了室内,边打开箱子边自言自语道:“是被遗弃的猫么……”一个白梭梭的脑袋首先探了出来“喵——”

        还挺有活力的嘛……そらる忍不住揉了一下小猫的头,小猫发出了舒服的咕噜声,但是迟迟没有睁眼睛。“难道说是眼睛出了什么问题吗?”そらる思考了一下,“这样的话,小家伙你就跟我回家吧,路上带你去宠物医院看看。”

        “但是你得有个名字啊,不能一直小猫小猫的叫你,感觉很随意……”そらる歪了歪脑袋,眯了眯眼睛露出思考的神情,“叫你什么好呢?”

        随着そらる陷入思索,他的眼前闪过了一片雪白的头发,随即对上了一双泛着泪光的红色眼瞳“m……もふ……”そらる猛的睁开眼,“好了,就叫你もふもふ吧,反正你摸起来也是软敷敷的。”

       “喵?”

        就这样,一人一猫终于回到了家,そらる空旷的房子总算不再是他独自一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