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uckland

3274浏览    1256参与
纪安.
生日的时候许了愿望给你们❤️.

生日的时候许了愿望给你们❤️.

生日的时候许了愿望给你们❤️.

imjanet

我一边踉跄前行,一边重振旗鼓。

我一边踉跄前行,一边重振旗鼓。

GlØЯiΔ

大海啊,你水真多~

-----------


「圖一攝影師用的全景拍攝手抖了 導致我腿大減肥😂」

大海啊,你水真多~

-----------


「圖一攝影師用的全景拍攝手抖了 導致我腿大減肥😂」

李逸
给可爱的女生做的蛋包饭 1.0...

给可爱的女生做的蛋包饭

1.0版本成功啦~

感谢厨师朋友提供的菜谱

我还要继续练习摆盘呀~

给可爱的女生做的蛋包饭

1.0版本成功啦~

感谢厨师朋友提供的菜谱

我还要继续练习摆盘呀~

GlØЯiΔ

防曬油的味道當然是配陽光和沙灘啦😁

防曬油的味道當然是配陽光和沙灘啦😁

骑着小鹿的工人

【忘羡】 No Interruption (2)

第一篇走这里

忘羡双特工_test_2.exe

Pairing:治愈叽×冬日战羡

Author:骑着小鹿的工人

<Restarting system...>

<File  loading...>

11月24日,1时55分。

  

 "师姐师姐,"魏无羡挂在蓝忘机身上,声音随着蓝忘机的脚步颠颠晃晃,"羡羡任务完成,平安收工啦!"

  

  耳机里还未响起江厌离的回应,先听见的是蓝忘机略有不悦的声音:"不算平安。"

  

  他的目光警示地划过魏无羡的腹部,那里的肌肉平滑如初,甚至连疤痕都没有。如果不是黑色作战服上的血迹和被子弹...

第一篇走这里

忘羡双特工_test_2.exe

Pairing:治愈叽×冬日战羡

Author:骑着小鹿的工人

<Restarting system...>

<File  loading...>

11月24日,1时55分。

  

 "师姐师姐,"魏无羡挂在蓝忘机身上,声音随着蓝忘机的脚步颠颠晃晃,"羡羡任务完成,平安收工啦!"

  

  耳机里还未响起江厌离的回应,先听见的是蓝忘机略有不悦的声音:"不算平安。"

  

  他的目光警示地划过魏无羡的腹部,那里的肌肉平滑如初,甚至连疤痕都没有。如果不是黑色作战服上的血迹和被子弹穿透的焦洞,谁也看不出魏无羡中了一枪。

  

  魏无羡忙飞一个吻安抚蓝忘机,这时他的耳机也响了起来。"阿羡,你又受伤了吗?"战斗期间蓝忘机的耳机总是连接集体通讯,刚刚的话都传到了江厌离的指挥总部,"不要以为会自愈就能随便受伤呀。"

  

  "师姐,别担心啊,我都活蹦乱跳的。"魏无羡现在得哄两个人,头都要大了。

  

  "喂喂?厌离姐?曦臣哥!"只有聂怀桑会用打电话的开头接通通讯,而他的声音此刻万分惊恐,尾音劈叉,"江澄——江澄,他,他受伤昏迷了!"

  

  魏无羡和江厌离同时惊呼:"什么!?"

 

  

 

 

20分钟前,11月24日,1时35分。

  

  江澄举着温若寒塑像上的巨型泡面叉,一路火光闪电地追在温晁身后。认为温晁已是穷途末路,丧家之犬,聂怀桑也膨胀起来,顶着一身叮咚哐当的古董跟在江澄后面,百分之十是为了助力,百分之九十是为了看热闹。

  

  温晁鬼哭狼嚎地扒着扶手,在螺旋形的楼梯上狂奔。江澄一边追一边咬牙切齿:可恨楼梯扶手不是金属的,否则当场就送这畜牲上西天!

  

  一直追到顶层天台,温晁已经退无可退。他小心翼翼往边缘看一眼,车水马龙与灯火辉煌已经过了保质期,向下望,漆黑的街道像深渊巨口。

  

  江澄站在天台入口,紫色电流映亮了他痛快的神色。温晁还抖抖索索趴在天台边缘企图求饶,他眯起眼,瞄准那张油腻的脸,用尽全力掷出了手中的三叉戟。

  

  缠绕着紫色电流的三叉戟把天台映到亮如白昼,像一道愤怒的闪电,直直向温晁劈去。气喘吁吁赶来的聂怀桑已经在鼓掌喝彩:"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嘭"一声巨响,天台栏杆飞了出去,三叉戟深深插进水泥地面,周围裂开了直径数米的蛛网纹路——却没有刺中温晁!

  

  江澄目眦欲裂,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人怀抱本该横尸当场的温晁,站在天台另一角,风衣下摆猎猎飞扬。

  

  一看清来人,聂怀桑立时后退一大步,把古董盾牌挡在面前,枪口很不稳当地架着:"温温温!温逐流!"

  

  温晁坐在温逐流臂弯里,又硬气起来,狂拍着温逐流肩膀命令道:"给我杀了他!杀了他们!"

  

  温逐流眼珠也不曾偏一下:"温总是命我立即带你离开。"

  

  独自对上温逐流几乎没有胜算,但是怎么能甘心眼睁睁看着仇敌逃走?江澄一把抓过聂怀桑手中的盾牌,电流在他指间滋滋作响:"我先取你狗命!"

  

  他将通电的金属盾牌砸向温逐流,对方轻而易举瞬间向旁移开。而下一刻伴着江澄胜券在握的笑容,一枚子弹擦过温逐流的手臂,皮肉燎灼的焦臭气弥散开来。

  

  江澄单手握住格洛克,连扣扳机,子弹死死咬住温逐流高速移动的残影:"我看你能不能跑得过子弹!"

  

  可是尽管有血花喷溅,温逐流速度却丝毫不慢,下一秒,他就出现在江澄身后。皮肉烧焦的臭味自江澄脑后飘来,他心中警铃大作,立刻转身调转枪口。然而还是太迟,他被温逐流当胸击中,高速加持的拳头让他重重砸在地上,几乎听见了骨骼断裂的声音。疼痛还未来袭,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聂怀桑本是颤颤巍巍地跟着江澄一起向温逐流射击,江澄倒地的一刹那,他就已经无比敏捷地躺在地上装死。

  

  温逐流只扫了昏迷的江澄一眼,就要转身离开。温晁又大叫起来:"温逐流,把他们给我杀了!杀了!"

  

  温逐流头也不回,只是把乱扭的温晁又按紧了。他固定好勾爪,冷冷抛下一句:"浪费时间。"

  

  他握紧钢索,在温晁杀猪般的嚎叫中从天台一跃而下,转瞬便消失在夜色里。

  

  聂怀桑听见温晁的叫声越来越远,这才一骨碌爬起来扑在江澄身边。"江澄!江澄别吓我啊!"见喊不醒,聂怀桑都带哭腔了。他手指都不敢往江澄身上戳,抖着手打开耳机:"喂?喂——"

  

  

  

  

11月24日,15时整

  

  医疗仪器发出规律的轻响,江澄睁开眼,魏无羡正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捧着一只碗不知吃些什么。

  

  胸口绑了固定用的胸带,他只能费力地把头转过去:"魏无羡……妈的,那是给我的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把碗往床头柜一放,喜道:"你醒啦?"

  

  江澄的声音还沙沙的:"再不醒,我的汤都被你喝完了。"

  

  "小气!师姐还在家煮呢,"魏无羡又伸手敲一敲江澄的胸带,"恭喜恭喜,肋骨骨裂。不过给你用了蓝氏的新药,两个星期后你就能出外勤了。"

  

  蓝氏麾下的医疗部装修一律是性冷淡的水蓝乳白,江澄看这一片白看得眼晕,视线只好落回魏无羡脸上:"温逐流来了。"

  

  魏无羡的笑容敛去:"怀桑已经说了,温若寒把温逐流派来保护温晁……"

  

  他两指捏弯手中的小钢勺,声音陡然透出狠戾:"那就让他们两个都有来无回!"

  

  "去你的!"江澄拼尽全力抄起一只靠枕丢过去,"你让我拿什么喝汤!"

  

  

 

      魏无羡大笑着溜出江澄病房,又顶着小护士谴责的目光把笑声憋在喉咙里,一边连连致歉一边钻进电梯。他径直按下顶层键,电梯缓缓上升。

  

  踏入顶层,眼前似乎只有一堵白墙,而正中有一只银色的密码锁。魏无羡漫不经心地按下几个数字,扬声器里响起冷酷的合成人声:"密码正确,请通过身份验证。"

  

  键盘旁一块区域亮起绿光,魏无羡把整个手掌按上去,"滴"一声脆响过后,那个声音又道:"身份验证通过,魏无羡,蓝忘机指挥长家属,权限:一级……"

  

  右下角滑开一扇门,魏无羡踏着那个格外无情的声音走进蓝氏机要,小声吐槽:"身份验证都通过了,这个声音就不能换一个温柔一点的吗?绝对是蓝老头的品味……"

  

  云深不知处机密顶层除了储存秘密文件外,还是蓝氏嫡系办公场所。但与世界上任一处办公楼都不一样,这里还有很多人在工作,却静得可怕,只听得见纸张翻动时的声音。

  

  魏无羡轻手轻脚地通过一扇又一扇门,终于看见嵌着他"家属"名牌的门——蓝忘机。

 

  魏无羡压着嗓子敲门:"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还没唱完,门就开了,换下作战服,穿着白色西装衬衫的蓝忘机出现在眼前,开口道:"魏婴。"

  

  

  

  

  

  

  

  两人都到地下停车场了,才想起来昨夜出任务,江澄受伤后魏无羡又一直守在医疗部,根本没车回家。

  

  "蓝湛!"魏无羡倒是兴高采烈,"我们坐地铁回去吧,我都好久没坐地铁了!"

  

  地铁车厢里并不算拥挤,只是已无空座。蓝忘机单手握住吊环,魏无羡却不去抓另一只空吊环,偏偏勾住蓝忘机上臂。

  

  蓝忘机回头向他望来,琉璃色的目光融化在车厢暖色的灯光里。魏无羡的五指弹琴般在蓝忘机的肱二头肌上溜了一遍,又朝他挑眉附赠了一个wink。

  

  蓝忘机:"……抓稳。"

  

  魏无羡笑着抓紧了掌下坚实的肌肉,目光落下时,不经意间瞥见一个女孩的iPad屏幕。

  

  那女孩带着耳机,背朝向他,iPad屏幕里的画面清清楚楚,倒不是有意偷窥,实在是精锐特工眼力奇佳。魏无羡认出来,这女孩正在看《美国队长2》

  

  屏幕里的冬日战士满脸空洞地坐着,反派头子一个手势,便有一群白大褂围上来,让冬日战士躺倒在洗脑仪器上。

  

  这台人形兵器温顺地咬住口塞,他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并非毫无知觉,他明明因为恐惧疼痛在疯狂地喘息,却依然毫无反抗,脸上只有被粗暴驯化后的漠然与空洞。直到电流被接通的一瞬间——

  

  极度痛苦的嗥叫响在魏无羡耳边。

  

  "魏婴,"蓝忘机的呼唤让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抬头,落进一双温柔而隐忧的眼眸,"我们到站了。"

  

  女孩的耳机没有漏音,方才只是他的幻觉,此刻只有他过载的心跳声如雷震响。魏无羡环顾四周,他很安全,满车厢都是未受特殊训练的普通人,这里最有杀伤力的武器不过少年背包里的棒球棍,人人都专注于自己的屏幕,没有护目镜后监视的目光……最重要的,蓝湛在他身边。

  

  他已经不在那里了,那个他曾经被控制,被失去自我的地方……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很好,"魏无羡吞咽一下,才重新绽出笑容,他的手扣紧了蓝忘机的手腕,"没事,我们走吧。"

  

  两个超级特工踏出车门,隐入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须臾便不见踪影了。

  

  

  蓝忘机站在家门前,正准备指纹解锁,魏无羡忽然拦住他的手,笑嘻嘻地:"等等,蓝湛,今天这里有个惊喜。"

  

  蓝忘机微微挑起眉,退开半步等待他的展示。魏无羡上前一步,面向泛着金属冷光的大门,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掷地有声道:"我爱蓝湛!"

  

  锁舌处"喀"一声轻响,大门应声而开。

  

  魏无羡转身叉腰,对着蓝忘机邀功:"怎么样?我新加了一个声纹识别锁,喜不喜欢?"

  

  蓝忘机耳廓通红一言不发,两双拖鞋飞来他们面前。蓝忘机的神经毫无疑问的过热了,往常他总是先打开鞋柜再移出拖鞋,有条有理。而这一次拖鞋们直接"咚"地顶开柜门飞了出来。

  

  魏无羡强忍笑意踩进拖鞋里,还故意追着蓝忘机不放:"蓝湛,说句话点评一下嘛,你要是不喜欢,我明天就把拆了。"

  

  蓝忘机忽然回身捧起魏无羡的脸印下一吻,呼吸拂过耳垂时留下温热的一句:"我也是。"

  

  魏无羡摸着脸傻笑,看着蓝忘机的背影匆匆逃进厨房,猛地助跑几步,跳在蓝忘机背上。

  

  蓝忘机稳住身形,托一托魏无羡的膝弯:"……魏婴,我要做饭了。"

  

  魏无羡对着他的耳朵吹气:"二哥哥,你就不能用你的能力做饭,让你的手做点别的事吗?"

  

  

  

 

  

  

  

  

  

  

11月24日,2时28分。  

 

  蓝忘机是被魏无羡的梦魇惊醒的。

  

  枕边人的呼吸急促而艰难,好像被掐住了脖子。即便是黑夜里,也看得清他脸上的惊恐。

  

  "魏婴,醒醒!"蓝忘机用力摇晃魏无羡的肩膀,"魏婴!" 

  

  下一刻魏无羡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在视网膜上的还是一片模糊,但熟悉的檀香已经把他带回了现实。他本能般缩进蓝忘机怀中,恨不得自己是从蓝忘机身上长出来的。

  

  "蓝湛,蓝湛,"魏无羡极力要从爱人的名字里获得力量,尾音还在颤抖,"那个梦……太逼真了……我以为自己又在……"

  

  蓝忘机揽紧魏无羡,一只手拢在他的后脑,一下一下抚摩他的头发。蓝忘机没有开灯,他知道骤然的强光只会雪上加霜。他应对这个已经能称得上驾轻就熟——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睡眠对魏无羡来说就意味着重温噩梦。

  

  "魏婴,你已经回来了,"蓝忘机把唇贴在对方冷汗涔涔的额头,"我在这里。"

  

  魏无羡爬上蓝忘机的胸膛,心脏在他掌下收缩又舒展。他自己的狂跳的心脏渐渐慢下来,应着蓝忘机的心跳,终于安安稳稳地落回肚子里。

  

  灼眼的无影灯、沾着鲜血的狰狞的脸、垂死者非人的哀嚎……比噩梦还要恐惧的过往终于在蓝忘机的安抚下烟消云散了。魏无羡向上挪了挪,脸颊蹭过蓝忘机光裸的肌肉,肌肤相触的感觉才让他觉得真实,觉得自己不是活在被操纵的,醒不来的噩梦里。

  

  蓝忘机的手顺着魏无羡的脊柱,一节一节滑过他的脊背。"是不是出事了,"他像在给小猫顺好因为惊恐而奓开的毛,"你很久没有再做噩梦了。"

  

  那个同病相怜的人形武器出现在魏无羡脑海里。"算得上事情的只有温逐流来了,"他摇了摇头,发丝痒痒地划过蓝忘机锁骨,"但不是因为他,温逐流有什么可怕的。我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事而已。"

  

  一个吻落在魏无羡发顶,蓝忘机双手环过他的脊背:"不会有人能伤害你了。"

  

  窗帘滤过的月光模糊而温柔,像一个美梦,落在蓝忘机臂膀上有玉一样的光。魏无羡更紧地贴在蓝忘机身上:"蓝湛。"

  

  蓝忘机一直轻抚他的后背:"嗯。"

  

  魏无羡小声呢喃:"蓝湛。"

  

  蓝忘机永远会回应他:"我在。"

  

  呼吸声渐渐平稳,这一次,魏无羡的梦里只有蓝忘机。

  

------------------------
 
 我又跨出了自己的一大步,特工AU挑战! @囵囤团 感谢你让我跨出舒适区!我特别喜欢谍战特工电影,但自己尝试起来还是有不足。欢迎你们的各种意见!

PS:我真是个中漫威毒不轻的女人。。。。

骑着小鹿的工人

胡言乱语

说真的,围观內鱼,人人都说什么明星的NC粉导致他们对正主反感。我真的挺迷惑这种心理的,毒枭都爱RMB,你怎么不因为这些毒枭而脱粉RMB呢?为了衍生群体而讨厌正主,只能说明一开始就有偏见吧。

而甚至很多魔道黑,以及某些明星的黑说自己本来是粉,后来是因为自家NC粉怒而转黑。我寻思着这是急着想划清界线好不被路人当成无脑小学生吧。"那你的仰慕是何其廉价!"

我就是我,我喜欢什么东西,是基于自己的判断。只要我在理性地爱着,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怕别人把NC的脏水泼到我头上来吗?

说真的,围观內鱼,人人都说什么明星的NC粉导致他们对正主反感。我真的挺迷惑这种心理的,毒枭都爱RMB,你怎么不因为这些毒枭而脱粉RMB呢?为了衍生群体而讨厌正主,只能说明一开始就有偏见吧。

而甚至很多魔道黑,以及某些明星的黑说自己本来是粉,后来是因为自家NC粉怒而转黑。我寻思着这是急着想划清界线好不被路人当成无脑小学生吧。"那你的仰慕是何其廉价!"

我就是我,我喜欢什么东西,是基于自己的判断。只要我在理性地爱着,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怕别人把NC的脏水泼到我头上来吗?

骑着小鹿的工人

完结后的一点感想

原著向生子的故事,其实我从17年就开始构思了,但直到留学出来才有时间动笔。有些片段是执念,比如说叽单独带娃,羡一脸岁月静好地奶娃这两段。脑补的时候总觉得特别美好独特,但写在纸上之后竟然是广告和实物的差别哈哈哈哈哈。

我的笔力不行,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的。这是我第一篇第三人称的小说,一上来就搞将近十万字还是无存稿连载,我真会给自己找麻烦。😂😂

我爱魔道,我的第一篇中长篇,第一次肉……许多第一次都献给了魔道,我真的非常开心。这篇文对我意义非凡。在我成年这一年,做成了这样一件大事,真的给了我无比的信心。

做写手之后,更佩服神仙大大了,也深刻的体会了创作者的困难。所以屏幕前的读者们,不要吝惜你的...

原著向生子的故事,其实我从17年就开始构思了,但直到留学出来才有时间动笔。有些片段是执念,比如说叽单独带娃,羡一脸岁月静好地奶娃这两段。脑补的时候总觉得特别美好独特,但写在纸上之后竟然是广告和实物的差别哈哈哈哈哈。

我的笔力不行,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的。这是我第一篇第三人称的小说,一上来就搞将近十万字还是无存稿连载,我真会给自己找麻烦。😂😂

我爱魔道,我的第一篇中长篇,第一次肉……许多第一次都献给了魔道,我真的非常开心。这篇文对我意义非凡。在我成年这一年,做成了这样一件大事,真的给了我无比的信心。

做写手之后,更佩服神仙大大了,也深刻的体会了创作者的困难。所以屏幕前的读者们,不要吝惜你的赞美,哪怕只是土拨鼠尖叫,我们都会超快乐的!

当然,最让我感动的是我的读者们,尤其是常来的,我已经记住你们啦!不论是阅读量,心心,手手,评论……真的超级感谢每一个用任何一种形式在我的文下表达看法的人。每次需要力量的时候我就点开老福特,看见期待着我的你们,我一下就满血了!

这篇完结之后,我可能会去翻译几篇文过来,然后掉落一些短篇。明年我大学开学了,如果我能轻松handle的话,大概率会再开一篇连载哦。

再次感谢给我动力的你们,感谢将忘羡爱情带给我们的墨香!

骑着小鹿的工人

【忘羡】 蓝巍 24 结局

—蓝巍本章实惨,父母真爱系列

—一路走来,感谢你们的陪伴与鼓励,爱你们!(感觉双数完结还挺吉利)

—跳转点Proceed,不是双杏车,无雷

 

第二十四章        

 

       日头渐高,一家三口并一只驴在路旁休息。树木荫翳,离城池尚有一段距离,此处荒无人烟,连茅草屋也见不着一顶。

  

  魏无羡转了转眼珠子,把陈情往腰带上一插,招手向蓝巍道:"阿巍,来。"

  

  蓝巍应声即来,把"父母呼...

—蓝巍本章实惨,父母真爱系列

—一路走来,感谢你们的陪伴与鼓励,爱你们!(感觉双数完结还挺吉利)

—跳转点Proceed,不是双杏车,无雷

 

第二十四章        

 

       日头渐高,一家三口并一只驴在路旁休息。树木荫翳,离城池尚有一段距离,此处荒无人烟,连茅草屋也见不着一顶。

  

  魏无羡转了转眼珠子,把陈情往腰带上一插,招手向蓝巍道:"阿巍,来。"

  

  蓝巍应声即来,把"父母呼,应勿缓"发挥到了极致。他站在魏无羡面前,叫了一声"爹"。

  

  蓝巍喊爹总是轻轻的,弱弱的,像一片柳絮落在手心里。魏无羡觉得大约是小孩子脸皮薄,刚改口还不太适应,怕羞的紧。魏无羡好好揉了一把蓝巍,看着他的眼睛快乐地眯成两条小缝,像被顺了毛的猫。

  

  对不住了,儿子。魏无羡在心里叹气,面上正色道:"儿啊,给你一个任务。"

  

  蓝巍不言不语地望着他,认真的神色颇有几分蓝忘机的神韵。

  

  魏无羡揽着蓝巍的肩膀,带着他走到路旁,指着前方隐隐约约的城墙,道:"前面那座城就是我们一会儿要去的地方,看到了吗?"

  

  蓝巍在他的臂弯里点点头。魏无羡接着道:"你的任务,就是去前面探探路。问一问,看一看,这座城里有哪些怪事奇案,民风如何,嗯——还有没有什么小吃。两个时辰之后回来,可以迟不许早,能不能做到?"

 
 

  蓝巍认为自己被委以重任,站的笔直,道:"能!"

 
 

  蓝忘机朝他们两人走来,魏无羡笑嘻嘻地对他道:"蓝湛,给阿巍锻炼锻炼,怎么样?"

  

  蓝忘机看着他,语调十分平静:"很好。"

  

  "行,"魏无羡回头拍拍蓝巍的肩膀,"那走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蓝巍向他们行礼告别,刚刚转身,忽然蓝忘机出声道:"钱袋。"

 

        点我看新婚夫夫还没修炼成一个眼神就知道怎么换体咳位的探索时期

我的小天使们,番外见!

番外为你们解决历史遗留的家规问题,以及羡羡重塑身体(脑补哪吒,这就是为什么我写莲妖设定。后知后觉有点雷,不管了,不写这个我怎么开车)



骑着小鹿的工人

咕咕

我诈尸一下,还没正式完结,还有最后一章,我又咕咕了,我有罪,我姐姐都看不下去了,在我身边大骂无耻。嘤嘤嘤,等我忙完选课什么的,很快了(真的)。【顶锅盖遁走】

我诈尸一下,还没正式完结,还有最后一章,我又咕咕了,我有罪,我姐姐都看不下去了,在我身边大骂无耻。嘤嘤嘤,等我忙完选课什么的,很快了(真的)。【顶锅盖遁走】


懿~ル
一個善良又懂得感恩的你,在未來...

一個善良又懂得感恩的你,在未來的哪個地方?

一個善良又懂得感恩的你,在未來的哪個地方?

GlØЯiΔ
我發現我就是喜歡拍些奇奇怪怪的...

我發現我就是喜歡拍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我發現我就是喜歡拍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