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ugust

20551浏览    2575参与
采香独行

我的世界是暗灰色的漫漫天空,下着如波纹刀刃的细雨,尖顶的黑屋中住着不敢言说的我。


说出来……一定会嘲笑的吧


能安慰我的……朋友已经……相隔千里


会被……说成矫情的吧


没有真正关心你的人,悲伤给谁看呢


即使笑着也有掩不住的痛苦


现实才是最大的梦魇啊,强装笑颜,一定很难看吧


说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


只有自己的内心世界才是永远落雨的悲伤之地。


生活是个暴徒啊。


我的世界是暗灰色的漫漫天空,下着如波纹刀刃的细雨,尖顶的黑屋中住着不敢言说的我。


说出来……一定会嘲笑的吧


能安慰我的……朋友已经……相隔千里


会被……说成矫情的吧


没有真正关心你的人,悲伤给谁看呢


即使笑着也有掩不住的痛苦


现实才是最大的梦魇啊,强装笑颜,一定很难看吧


说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


只有自己的内心世界才是永远落雨的悲伤之地。


生活是个暴徒啊。



Bonnieeeeeee

《Free Fall 自由坠落》1-20章 今天完结了

今天传完最后一章时 突然百感交集 

这个故事贯穿了我将近一整年的生活 我几乎可以从更新频率来回忆起这一年的点滴

更新快的时候 生活平稳顺遂 慢的时候 丧到干什么都没有头绪  第一次把自己写哭是第4章 第一次为了揣摩船戏去看小片儿是第17章 20章里有19章是熬夜写的 其中6-7章都熬了大夜 熬秃了头…

翻翻目录 才真的意识到 一年是真的就这样过去了

故事开始于晔...

《Free Fall 自由坠落》1-20章 今天完结了

今天传完最后一章时 突然百感交集 

这个故事贯穿了我将近一整年的生活 我几乎可以从更新频率来回忆起这一年的点滴

更新快的时候 生活平稳顺遂 慢的时候 丧到干什么都没有头绪  第一次把自己写哭是第4章 第一次为了揣摩船戏去看小片儿是第17章 20章里有19章是熬夜写的 其中6-7章都熬了大夜 熬秃了头…

翻翻目录 才真的意识到 一年是真的就这样过去了

故事开始于晔城八月 结束在另一年的八月 

而这一年也是故事中两人相遇的第十年(可惜我没能在19年成功完结它 

故事里的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故事外的两人 依旧友谊长存(惹惹惹惹惹惹

这首 八月 是我为结局篇选的BGM

我相信如果配合使用 效果肯定…因人而异😑🌝

总而言之 我没有坑了它 真的太难了 赞扬我自己 也赞扬没忘了它的你 

最后也想祝你们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 继续惹起来

VenusWish

2007,失去最信任的,世界末日没有来

2011,重病被弃,世界末日没有来

2012,玛雅预言,世界末日没有来

2016,父亲去世,被迫转轨,世界末日没有来

2019,母亲去世,自驾翻车,世界末日没有来

2020,肺炎封城 ,科比去世,世界末日没有来

这就是活着,似乎经常遇到末日般的一天,却仍然活着,一个人全力地…

才意识到,这已然是奇迹


也许,可以的,以对这世间、从心底的无法放弃,尝试更多的未知


(谢谢这几天收到的意外暖意,让自己可以写下这篇,你们将我拉到了、看向更远的未来的轨迹上)

2007,失去最信任的,世界末日没有来

2011,重病被弃,世界末日没有来

2012,玛雅预言,世界末日没有来

2016,父亲去世,被迫转轨,世界末日没有来

2019,母亲去世,自驾翻车,世界末日没有来

2020,肺炎封城 ,科比去世,世界末日没有来

这就是活着,似乎经常遇到末日般的一天,却仍然活着,一个人全力地…

才意识到,这已然是奇迹


也许,可以的,以对这世间、从心底的无法放弃,尝试更多的未知


(谢谢这几天收到的意外暖意,让自己可以写下这篇,你们将我拉到了、看向更远的未来的轨迹上)

牙乌子

月下杀人鬼(第二人格觉醒前的August并没有发现自己罪恶的本性)

月下杀人鬼(第二人格觉醒前的August并没有发现自己罪恶的本性)

栗子的兔子

老板,请假

august是个小职员,在一家国企上班。他最近酒局有点多,所以经常喝断片。

一开始,他只折磨他的猫,之后的受害者才是他的老板,ngern。

比如在喝醉后抱着自家的猫撒腿就跑,边跑还边说

“快走快走,一会儿你主人找你你就不是流浪猫了。”

比如跟抱起猫,跟猫大眼瞪小眼,就那么看着

“快!学狗叫!”

比如指着猫跟自家哥哥说

“你从哪捡来的蒜头王八!它瞪我!”

比如回到家抱起猫,给它穿上皮卡丘的衣服

“走!咱们去抢银行!”

所以有一段时间猫见到august都绕路走,生怕他看到自己


直到有一天,很久没有被打扰的猫熟睡时被抱起,被送出家门,还被扔到ngern的副驾驶,还伴...


august是个小职员,在一家国企上班。他最近酒局有点多,所以经常喝断片。

一开始,他只折磨他的猫,之后的受害者才是他的老板,ngern。

比如在喝醉后抱着自家的猫撒腿就跑,边跑还边说

“快走快走,一会儿你主人找你你就不是流浪猫了。”

比如跟抱起猫,跟猫大眼瞪小眼,就那么看着

“快!学狗叫!”

比如指着猫跟自家哥哥说

“你从哪捡来的蒜头王八!它瞪我!”

比如回到家抱起猫,给它穿上皮卡丘的衣服

“走!咱们去抢银行!”

所以有一段时间猫见到august都绕路走,生怕他看到自己



直到有一天,很久没有被打扰的猫熟睡时被抱起,被送出家门,还被扔到ngern的副驾驶,还伴随着august带有微醺的声音

“老板,这是我家所有的钱,都给你,拜托你!别让我喝酒了,我家猫都躲着我了。”

随后只剩ngern和猫大眼瞪小眼,猫叫了几声后便在副驾驶睡着了,之后ngern就把猫带回家了。

“喵”

“你好”

“喵”

“那我就带你回家吧,明天见你主人那个小傻子吧。”

“喵”

“你这猫倒是不认生。”

“喵”(害,小场面)



第二天august全家都找了一天的猫,august没有办法请假只好先去上班。ngern一如往常的上班,只是这次怀里多了一只猫。august看着ngern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把猫放自己办公桌,还温馨提示了一句

“下次我尽量不让他们灌你酒,这猫不用喂了,早饭我给它吃过了。”

august见到失而复得的猫,又想了想自己昨晚可能发生的举动

“我昨晚大概是疯了吧......”

由于合同临时变故,august加班了两个小时,回家的时候已经没有末班车了,巧的就是,他又遇到了ngern。

“老板你好,你也才下班啊。”

“没有,在等你下班。”

august吓到了,怀中的猫则是熟门熟路的跳上ngern的车

“喵”

“哎呀你快下来!”august手忙脚乱的去捞猫,猫直接跳到ngern腿上

“噗”ngern看了看猫,又看了看一脸幽怨的august不禁笑出声“你就上来吧,昨天你把它扔我车上的时候,你可没这么胆小。”

august立马上了车,低着头玩手机

“我看你简历,你是A大学的?”

“嗯,对的。”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咱们见过。”

“嗯?!”august看着ngern仔细回想自己的学校何时有这号的风云人物“老板你是哪届的?”

ngern没有说话拿出一张合照

“学长?你是那位学长对吗!我说我看你眼熟!但我不敢认,我怕认错人。”august突然握住ngern的衣角,微微颤抖的手把猫的尾巴逗得一跳一跳的

“嗯,我记得我们毕业的时候,你哭的很厉害。”ngern拍了拍august的手背“别激动,那天之后我回学校找过你,他们说你休学了,是被那帮人欺负的吗。”

“你教了我跆拳道后,他们哪里还能欺负我。你毕业之后,我就一个人在那里混学分,我一看学分够了,就请假出去玩了。本就没指着在那里有加分项,不想因为没有社团活动而被扣学分罢了。”august怕猫影响ngern驾驶,于是把猫抱到自己怀里“其实学长你对我的帮助很大的,在认识学长之前,我就是一个只会讲理的人,哪怕人家因我讲理而要打我我还是要坚持讲理,所以之前吃了很多亏,不会变通,不会看眼色,还不会反抗。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养猫,我特别喜欢猫的那一副即使外面乱成什么样子,我还是我自己,只讲自己的道理。”

“嗯,我的小学弟真棒。”ngern腾出手揉了揉august凌乱的碎发“那也记得下次别把猫扔我车里了,你这样你家猫很难做猫啊。”

august又愣住了,大大的眼睛满是震惊。

“到家了,回家吧,明天等我接你。”

于是august立马下车跑回家,猫又被落在ngern车上了。

“喵”

“那你这个被主人遗忘的小猫咪再回我家蹭顿饭吧。”

 


最近ngern与august走的很勤,以至于所有员工都觉得他们有问题。


员工A:我那天看到老板接august上班!就考察那天!

员工D:考察?哪天考察?

员工B:你因为晚起穿着你爸的衣服来那天。

员工A:噗....

员工D:说到这个,我那天看到august穿着老板的衣服。

员工C:那天他们还一起吃的午饭!一个盒子里吃的!

员工B:那天我看到老板等august下班!

员工C:害,小场面。我那天去老板家取文件看到august家的猫。

员工D:哇哦,刺激。你们要喝咖啡还是奶茶?

员工A:咖啡,你们说,他们两个是同居了吗?

员工C:应该吧,猫都过去了。老D,我要混合的,老样子。

员工B:那肯定是同居了呀,听说他们是一个大学毕业一个社团的,老板是august的学长。不用管我,我减肥,喝水。

员工D:哦,那我送过去了,你们未免也太八卦了。

员工B:不要以为我们说话就没看到你往老板办公室瞟的眼神,我还是喝奶茶吧。

员工D:你不减肥吗?自己调去。

 


一大早august便被ngern叫进办公室,说是策划案出了问题。

“就是这里,客户说他想要的惊喜是要蹦出来的,不是喷出来的。”

“嗯....有区别吗”

“有,一个是要人,一个可能是要命。”

“哦,那我拿去改。”

就在august准备离开的时候,ngern突然拉住他的手腕

“嗯..那个你今晚有没有时间,方便出来吃饭吗?”

“这个可能下班前做不完哦!”august晃了晃手里的文件,笑得灿烂“有耐心就等我加完班吧。”

ngern看着august的笑容不由得失了神

“嗯,多久都等。”

 


august做完文案已经很晚了,但ngern的办公室始终开着灯,等august结束后ngern还在看书,august托着腮饶有兴致的打量着ngern。

august不由得感叹ngern的美貌,上大学时他就觉得ngern虽然高冷,但的确是社团里最好看的学长。时间不但没有打磨掉那份少年气,反而更增添了一丝英气。乌黑茂密的头发,幽黑的眸子,高挺的鼻子,完美的侧脸。

“学长!”

“嗯?”

“你说你怎么还长的这么好看呢,毕业这么久也该变成老男人了啊。”

ngern听罢愣了愣,合上书,凑近august使劲捏了下august的脸颊

“做完就赶紧去吃饭,你这小家伙每天都想什么呢。”

“想你!学长你是不是傻,我这些天暗示的不够明显吗?我都把我家猫放你家了!还拜托你送我回家,还用写文案的借口拖你,我就差那句我喜欢你了吧!你就吊着我吧你,小爷不追了!”

august起身准备走,被negrn伸手拉进怀里,ngern看着眼前气鼓鼓的小家伙,不禁笑出声

“那你怎么不说呢?你以为只有你在努力吗?你仔细想,我若不喜欢你,我会任你玩闹陪你加班吗?”

august定定的看着ngern,在他的眼中寻求肯定,看的ngern心痒痒的

august的睫毛在夜风中颤抖,ngern的心尖也随着颤动,他静静地凝视august,默默的靠近。没有任何激情荡跃,有的只是寂静的心动,最后他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唇。

august感觉到ngern俯身向他靠近,然后是两片薄薄的唇触碰到他的唇,如果只是意思下,貌似这样就吻完了,可偏偏那唇仿佛带着倔强似的就那么压下来,他有点慌,只得紧紧的闭住眼睛一点也不敢睁开,直到感觉到后脑被手抱住,腰也被拥的更紧,嘴里是淡淡的烟味,那是一个极具占有欲的吻。好像很久又好像仅一瞬,像是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凌结,然后睁开眼便是某人坏笑,一脸得意的坏笑。

“找到答案了吗?小家伙。”

august仿佛红了脸的小白兔一般,把脸埋在ngern怀里

“臭流氓!”

“你占我便宜!”

“学长你变了!”

“啊啊啊啊”

但即使话很多,他紧紧握着ngern的手从未松开过。


august刚想感叹ngern还算有点正人君子的风度,下一秒ngern的话直接把他的幻想打破

“一会跟你家里说,今晚加班不回家了。”

随后ngern拎着耳朵教训了一番,但august的家里还是收到了august的短信

【今晚加班熬策划案,不用给我留门了。】




第二天,august理直气壮的在被子里说了句话

“请假!不上班了!”

准备厨房做早饭的ngern也立马答应了

“好,好好休息,我去上班了,好好看家。”



ngern走后,august一边吃着早饭一边看着自家的猫慵懒地趴在阳台晒太阳

“要不是你这只小猫咪,哼!”

栗子的兔子

如期而至

“ngern同学?他很好啊,人很好,帮过我们不少忙,就是话有点少,也从来都不笑。好像还有点陋习的样子,我也是听说的,便不怎么和他来往了。”

“ngern很好啊,只是好像很多人说他有些不好的习惯诶,而且好像很多人都讨厌他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远离ngern同学,就极少有人和他要好,自己就觉得可能他有点问题。”

这是ngern被评为最优质转学生之前的学校对他的评价,他的同学在看到ngern被偷录的影像后,都是很震惊的样子。

“他是那么温柔吗?他笑起来好好看哦。”

“他会为了同桌打架的吗,好帅啊!”

“原来他以前的那些事是雪子对他表白失败误传的....那我们好对不起他哦”...


“ngern同学?他很好啊,人很好,帮过我们不少忙,就是话有点少,也从来都不笑。好像还有点陋习的样子,我也是听说的,便不怎么和他来往了。”

“ngern很好啊,只是好像很多人说他有些不好的习惯诶,而且好像很多人都讨厌他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远离ngern同学,就极少有人和他要好,自己就觉得可能他有点问题。”

这是ngern被评为最优质转学生之前的学校对他的评价,他的同学在看到ngern被偷录的影像后,都是很震惊的样子。

“他是那么温柔吗?他笑起来好好看哦。”

“他会为了同桌打架的吗,好帅啊!”

“原来他以前的那些事是雪子对他表白失败误传的....那我们好对不起他哦”


—— 滴 ——


伴随着遥控器清脆的声响,电视的画面消失了,august心虚地撇了一眼ngern

“我就是......好奇”

ngern将碗筷放在august面前,顺了顺他微微翘起的发梢

“不过是陈年往事罢了,在遇到你之后,他们都不足以被提起。”

“ngern...”august的眼中满是心疼“对不起,让你想起那些事。”

“没事,都过去了,快点吃,吃完要去买实习的制服。”


买东西的全程,ngern将august好奇的事情完整的说出,august听着都揪心的回忆他却说的云淡风轻,仿佛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一样。

ngern所说的不足以被提起的事,要从几年前讲起了,一位叫雪子的女生,转来了他们的班级,就是这个女生,改变了ngern原有的生活轨迹。雪子向ngern告白,ngern以性别不合为由拒绝了。那之后便是ngern生活变化的开始,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开始远离他,包括他之前的小眼镜同桌,经常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通报批评,还流传出许多他根本没有干过的传闻。后来他才得知雪子的父亲是校长,而雪子也是手段极高,清高的外表和对ngern的不以为然让同学以为就是如传言一般ngern表白女神失败了,但也曾私下向ngern表示若他肯服软,便立刻停止这种行为,但ngern拒绝了。

回到家的ngern让august躺倒自己的腿上,随后将手放在august眉眼间轻揉着,满眼温柔

“闭上眼睛,前些日子听闻你头疼,我去问了医学系的学妹问到的,一会儿看看效果怎么样。”

“好”

安静了好一会,ngern听到august浅浅的呼吸声,便轻声唤着

“困了?困了好,有些事情等你睡着了才方便说出口呢。”

august听到ngern的声音其实就醒了,但听到后面的话,他决定装睡

“宝宝,其实我不觉得那是很惨痛的回忆,因为那时的我并没有把它当回事,他不足以击垮我。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所经历的一切,即使它真实的存在我也在努力的活着,才迎来了之后的破茧重生。别问我是怎么走过来的,但那都无所谓了,因为我从未因为那种事而烦恼。遇到你的那一瞬,我的世界开始出现光亮,当我确定那个人就是你的那一刻,当你那时鼓起勇气保护我那一刻,我甚至想要感谢那令我变强大的遭遇。我不敢保证我已经足够优秀,但我正为你变得优秀。”


ngern突然感觉手指有些湿润,以为是自己刚刚洗过水果没有擦干水珠,便没有在意。

那之后august便再也没有看过任何有关ngern以前学校的采访,因为他知道,ngern早就已经足够优秀了,优秀到他才是那个光亮却从不自知。

月光透过米白的窗帘应在正在熟睡的august的眼睑,拥在他怀中久久不能入睡的ngern不禁看的出神

“你总说我是你的守护神,你又何尝不是我的白月光。”


ngern和august相遇的时候,ngern大二,august大一。

如同ngern所说,他从未因为那件事而感到挫败,所以依旧以温暖明朗的心态去面对另一个学生生活,只是不会太过热心肠给人错觉了。而august准备报名ngern所在的社团时,正好赶上negrn当任,明朗的微笑让august些许放松了些。

“学长你好,我叫august,来自a班。”

“别紧张,放松。”ngern递给august一杯水“你戴眼镜的样子很可爱,自信点。”

augus凭借出色的整理能力顺理成章进了社团,ngern也曾向august表达爱意,却差点把august吓跑了,但最后两人互诉心意的契机反而还是雪子。

有一次雪子来ngern的学校等人,正好遇见ngern与august在讨论课题

“呦,老同学?”

ngern一看是雪子,不但不理她,看向她的眼神中原本的温柔荡然无存,雪子将那变化看在眼里,她本就气不过ngern以前的做法,一点退路也不给留

“还是这么没礼貌,不想看见我?那可巧了,我先看见你,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当初整你,我就是讨厌你不在乎我,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这么久了还没学乖啊?呦,这是又拐了小眼镜?这次的小眼镜会不会怂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的学校是谁开的,我就算不和你在一个学校一样可以搞垮你那苦心经营的ngern学长形象,就像之前一样。还记得被困在教室里没法回家的场景吗,啧啧,想想就难过呦。”

ngern的目光一直锁定着背着他玩手机的august,他突然害怕august会离开,他第一次感觉到会失去的绝望。

叮叮,伴随着手机的提示音,雪子的目光落到august身上,august又在二人的目光中把玩了手机几分钟,随即转过身

“我来替他回答你,我不会怂的!你的话我刚刚已经录音了,而且不但备了份,还发给了几个朋友让他们存好,还告诉他们,今天若是联系不上我们立马报警上录音,敢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人,哼!你知道我哥是干嘛的吗!我还劝你呢!最好离我的人远点!我不是之前那个认怂的小眼镜!我的眼镜框镀的纯金边!”

“嗯,敢当着我的人面欺负我,谁还没个小天使护着了。”ngern温柔的应和着

就这一句话,把august的暴脾气突然弄没了,一下子埋进ngern的怀里嗷嗷叫着

“不要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啊!我好不容易硬气一回!”

“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说话了,你再去凶凶她?刚刚好可爱的。”

“哇!你还说!!!!”

雪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走了,这回你找了个不怂的,挺好。”

那天之后雪子再也没有来过,august也答应了negrn的交往请求,之后的故事便是一开始的讲述了。



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词语应该就是“如期而至”了吧,不经历兜兜转转就能得到想要的答案和结果,你喜欢的人刚刚好也喜欢你,美好又难得的瞬间,等的很苦却从不辜负的等待,这一切都能如期而至的话,那就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了。


疯人院二楼

woke up being saved by the bell
梦醒、颅内钟声回荡
and incase you couldn’t tell
而你从未得知
i didn’t take it very well
我的狼狈不堪
cos this life’s been killing me ever since it begun
生活是个暴徒、将我囚禁虐杀
this days not any different from any other one
循规蹈矩的日子、干脆放弃改变
feels pretty good but it doesn't feel right
总在开怀大笑时恍然若失
there's voices in...

woke up being saved by the bell
梦醒、颅内钟声回荡
and incase you couldn’t tell
而你从未得知
i didn’t take it very well
我的狼狈不堪
cos this life’s been killing me ever since it begun
生活是个暴徒、将我囚禁虐杀
this days not any different from any other one
循规蹈矩的日子、干脆放弃改变
feels pretty good but it doesn't feel right
总在开怀大笑时恍然若失
there's voices in my head but i just want quiet
而脑内是冷嘲热讽的呓语
i need closure
不如就此了结
oh i need closure
而得以安息…
and every seconds just like the first
而分分秒秒宛若初见
I’ve learnt to like and love the hurt
我学着回味刺痛的快感
it gets closer
愈来愈近
oh it gets closer、closer
几乎重叠…
      🧠
👁👃👁👂
     👅

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十章(完結)

 @运动艰儿 今天就決定是你今年的生日了(任性)


艰ㄦ生贺-《荼靡冰花》第一章

艰ㄦ生贺-《荼靡冰花》第二章

艰ㄦ生贺-《荼靡冰花》第三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四章

艰ㄦ生贺-《荼靡冰花》第五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六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七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八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九章


---我是分隔線---


  August背著Ngern回到領地後便立即召集了劫後餘生的幾名族人開始重建家園,至今金殿已經重建完成,領地也正在慢慢修復,一切就等暗夜之花再次誕下夜族和時間撫去傷痛了。

  距離讓Ngern服下解藥已...

 @运动艰儿 今天就決定是你今年的生日了(任性)


艰ㄦ生贺-《荼靡冰花》第一章

艰ㄦ生贺-《荼靡冰花》第二章

艰ㄦ生贺-《荼靡冰花》第三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四章

艰ㄦ生贺-《荼靡冰花》第五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六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七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八章

艰ㄦ生賀-《荼靡冰花》第九章


---我是分隔線---


  August背著Ngern回到領地後便立即召集了劫後餘生的幾名族人開始重建家園,至今金殿已經重建完成,領地也正在慢慢修復,一切就等暗夜之花再次誕下夜族和時間撫去傷痛了。

  距離讓Ngern服下解藥已經過了一個多禮拜,他身上的圖騰早就消失殆盡,但就是偏偏不見清醒,這讓一直守在他身邊的August不免又皺了眉頭。

  「殿下。」一名女侍端著一碗鮮血走近August,見他面色難看,不免擔心,「殿下,您已經好幾天沒有進食了。」

  「放著吧,我不想吃。」August輕聲說。他的目光未曾離開Ngern,手裡拿著一根棉棒蘸血輕輕的點在他的唇上,就怕他長時間缺血會裂了唇。

  在女侍印象中,族人們總說August殿下是個冷淡的人。他百年來恪守夜族本份,做任何事都親力親為,可對任何人都淡漠以對,就好像從來沒有人可以走進他的世界一般。可在任職了女侍職位後,她在殿下身邊待了一個多禮拜便已經了解,August殿下並非對誰都淡漠,至少對眼前這位沉睡的巫術者不是。

  August殿下不是一個話多的人,她也不曾多嘴問過什麼,但簡單的想一下,她就知道這位巫術者肯定在那可怕的、讓人不願提起的一個月裡,走進了殿下的世界。或許是革命之情搏命之誼,又或者是什麼她也不懂的情感,但是他對殿下很重要,這點無庸置疑。

  悄無聲息地將用玻璃杯承裝的鮮血放在大理石桌上,女侍又看了一眼兩人,最後微微鞠躬退下。

  午後金黃的陽光透過玻璃窗輕巧的灑在Ngern的臉龐上,改變了體質Ngern膚色不像以往是健康的小麥色,但也不像原生吸血鬼那樣蒼白,光澤的米白色還透露著他曾為人類的事實。

  August沒有拉下窗簾,也沒有伸手為Ngern擋下陽光,因為他並不喜歡Ngern現在的膚色,它總是能勾起August心裡的愧疚感和心疼。若不是當初救了自己,Ngern也不會像現在一樣沉睡不起。

  他撥正Ngern被微風吹亂的瀏海,又一次陷入屬於他們的回憶裡。

  

  當Ngern從黑暗裡甦醒時,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大理石紋路的天花板,他有點茫然,因為在過往的人生經歷中,他很確定自己沒有看見過這樣的天花板。在巫族境內,他們的建築採用紅磚,依照自己喜歡的色彩上色,根本不是用石料造屋。而他在荒漠中的屋子則是用木製的,更不可能有什麼大理石花紋了。

  確定自己是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後,Ngern立刻提高了警覺,但醒後的昏沉感和茫然感一過後,他就察覺到了自己體質的不同。他一提高警覺,就感覺到自己的感知能力變強了許多,不僅能感受到微風吹拂過肌膚時所挾帶的細細風沙,也能聽到窗外那棵不知名的樹在微風之下兩片樹葉落地之聲。

  這一切都讓Ngern感到意外。為什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記得……

  記憶緩慢的回溯,神殿、狼王、狼族統領、暗夜之花、August……阿,是了,他中了毒,在神殿毒發了。可是,為什麼他不僅沒死,甚至還感覺自己變強了呢?

  疑惑在Ngern看見趴在自己床邊的August後就有了解答。

  在那樣的狀態下,能救自己的,除了August之外沒有第二個人選了。

  但是他是用什麼方法救醒自己的?為什麼連同他的體質都發生了變化?

  大概是感覺到了動靜,一向淺眠又處於高度緊張的August很快就醒了。他一轉頭便和Ngern的眼神撞個正著,「……Ngern?」August的聲音帶著一點不確定和沙啞,因為吸血鬼沒有做夢一說,但他曾在出使巫族時得知何謂夢境,所以此時此刻他真的懷疑自己是否在作夢。

  「醒了?」

  因為趴睡,所以August原本塞在耳後的頭髮落了幾絲在臉龐前隨風飄曳,這次換成Ngern伸手替他將髮絲塞回耳後,還順手而下,在August白皙的頸項上摩娑幾下,好像這樣便能解了自己讓他擔心害怕這件事的心疼。

  可他的觸碰卻觸動了August心裡的愧疚感。Ngern的手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那麼炙熱了。

  「對不起。」

  身為夜族最強大的存在,August從來不知道對不起這三個字的含意,因為他不需要。可現在他卻明明白白地知道這三個字的重量,不說出來,他的心臟就好像被大理石重重的壓住一般,讓他快要喘不過氣,難受至極。

  可他的道歉卻讓Ngern不明所以,「為了什麼?」

  「如果不淌我這渾水,你便不會有被狼族統領下蠱毒的機會,也不會承受那樣的痛苦甚至面臨死亡的威脅。」August難受的看著Ngern,繼續說下去:「……更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失去你原本該有的模樣。」

  聽了August的說詞,Ngern便明白之前自己的猜測都是對的,「那你是用什麼方法救我的?」

  August噎了一下,才低聲回答:「……相傳喝了泡過荼靡冰花的血液就能擁有像夜族一樣強大的體質其實是錯的,而是要喝下……」說到這裡,August有些說不下去了,總覺得有些難為情。

  「喝下什麼?」看見August目光閃爍的樣子,Ngern一顆心也提起來了。

  August為難的看著Ngern,可終究在Ngern的堅持下敗下陣來,「喝下荼靡冰花所誕下的夜族的心頭血……」

  Ngern心裡一滯,「誰、誰是……」問題還沒問出口,Ngern便知道了答案,當時存活的夜族人只有一個,而那人此時就在自己的眼前。

  Ngern憤怒,他氣August不懂的愛惜自己,竟然挖自己的心頭血給他;他心疼,他心疼August當時忍受萬分的痛楚,可自己卻不能護著他;可他卻又該死的有點開心,因為August肯定是愛慘了他,才會願意付出這一切,只為了將他從鬼門關前拉回來。

  最後,千言萬語都融化在Ngern的眼裡,他按下August的後頸,溫柔的吻著以前覺得冰涼又堅硬的唇瓣,而如今因為體質的改變,竟覺得它變得柔軟和甜蜜。吻了許久,Ngern才稍稍鬆了手,任憑兩人嘴角都掛著銀絲,輕聲說:「我很慶幸自己能遇見你。」語畢後又上前吻了一口,「但如此危險的事,下不為例。」

  這話是對August說,也是對自己說的。

  讓心愛之人身陷危機和苦痛,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明明還吹著春天舒適的微風,可剛趕到吸血一族領地的四名夜族人卻看見了奇蹟般的景象-領地上空正飄著細細的雪花,和那照亮橘黃天空的絢爛煙花。

  他們不知道為何會有此景象,可是有人施放煙花,總歸是好事吧?

栗子的兔子

老师好

august是一名老师,ngern是班级里最调皮的学生却也是学习最好的学生。

ngern曾经想过如果那位女老师不怀孕的话,也许他们一辈子也遇不到,因为之后他才得知下个月august就要因为没有名额出国留学了。


august报道那天,穿着白衬衫,又赶上ngern因为被昨晚拉肚子而导致迟到。ngern曾在多年之后的博客里这么形容august


[那天我又遇到他了,我终于又见到他了,他刚好穿着白衬衫在我面前笑着。阳光正好的时刻,被光晕笼罩的他好看得一塌糊涂,这时候他就是凶我迟到我都感觉自己这辈子值了。


august对ngern印象最为深刻,...



august是一名老师,ngern是班级里最调皮的学生却也是学习最好的学生。

ngern曾经想过如果那位女老师不怀孕的话,也许他们一辈子也遇不到,因为之后他才得知下个月august就要因为没有名额出国留学了。

 



august报道那天,穿着白衬衫,又赶上ngern因为被昨晚拉肚子而导致迟到。ngern曾在多年之后的博客里这么形容august


[那天我又遇到他了,我终于又见到他了,他刚好穿着白衬衫在我面前笑着。阳光正好的时刻,被光晕笼罩的他好看得一塌糊涂,这时候他就是凶我迟到我都感觉自己这辈子值了。

 

august对ngern印象最为深刻,倒不是因为他调皮而是他见过他,他们曾是邻居,他比ngern大三岁,那时他还是家教,到处跑兼职,ngern是他在家教时期带过的最聪明的学生。

 



“肚子不舒服吗?”这是august对ngern说的第一句话

ngern许久才从好听的声音的缓过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嗯,昨晚吃坏肚子了。”

“那去写个假条吧,今天回去养养,生病了上课容易影响学习效果,改天你去我办公室单独补这节课,写完直接回家吧,我去和你班任说。”

“好的,老师。”

ngern递过假条时,刚好对上august月牙似的眼睛,不由得心跳加快了好一阵子。

“老师还是那么好看…”

ngern就这样重复了这句话一天

 



第二天ngern上学的时候,august还特意把他叫去办公室帮他补课,高中就一向讨厌体育课被占的ngern却在大学被占体育课的时候屁颠屁颠的笑着跑去办公室补课。

“还难受吗?”

“不难受了,老师我们开始吧。”

“好,昨天的课其实不算多,你应该半个小时就能接受了,剩下的时间你去玩吧。”

 

补完课后ngern并不想走,而是趴在桌子上看着august备教案

 

“老师你之后搬到哪里去了?”ngern就那样直直的盯着august

“我吗?之后搬到了我哥哥家,我之后去找过你,结果得知你也搬家了。”

“老师你…居然找过我,我以为你不会记得我…”

“不会的,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


august顺了顺ngern额前的刘海,ngern这才仔细打量着august,他的眉眼很好看,他的眼睛像极了昨天晚上他看了许久的月亮,皮肤很好,头发很黑,就是不知道摸起来怎么样。


不然摸着试试?


ngern很快否决了这么大胆的想法,那可是老师啊,他还想活命。


“ngern?你在干嘛呢?不去打篮球了吗?”

“啊?”ngern摇摇头“不去了,white昨天跟我赖皮还没道歉呢。”

“哈?!”august无奈笑了笑“谈恋爱了吗?眼看快毕业了,家里没催啊。”

ngern定定地看着august,突然答非所问

“老师,你有没有理想型?什么样子的人?”

“我吗?”august似乎没多想,而是放下笔看着窗外“其实没有固定的理想型,这么多年我感觉我像是完美躲过每一个浪漫瞬间,可是我还是感觉我一定会遇到那么一个人,可能没有那么浪漫,但却能牵着手,像这时候的你们一样,无惧无畏,只有喜乐,而这一切只因为有那个人在身边。”

说罢august便转头看向ngern,眉眼弯弯的笑了一下,ngern许久都没缓过来甚至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都一直在想august的笑容,以至于他甚至没有注意到august就在他的身后目光灼灼的注视着他直至消失在目光所及之处。




august曾向父母坦言若是没有年龄的受限,若是他与ngern是同龄人,他定会向ngern爱慕之情。他也只能感叹自己再不是年少之时,已然赌不起毫无胜算的爱情。

独自发愁许久的ngern哪知道august的心思,他只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老师,根本不可能喜欢自己,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能陷进去,却一度陷入老师特有的温柔。

“好烦躁,生活太难了,爱情太难了。”ngern与august不约而同的感叹道




第二天ngern再次见到august的时候,august向他微笑,ngern突然撇过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又觉得好像不太好,转过头对august傻笑。

august突然觉得ngern有点可爱,透着傻气的可爱。

“ngern,今天的体育课还打篮球吗?”

“打啊!你要是想让我单独补习也行,white都习惯一个人和篮球架互磕了。”

“我的意思是,带我一个。”


august本就白白净净的受女孩子喜欢,再一去跟ngern打篮球,更是引人关注了,原本空旷的篮球场瞬间人多了好几倍,ngern吃惊地同时不禁有了点危机感

这也太受欢迎了,得变得更优秀才行,不然被别人骗走了可不得了,ngern这样想到。




改变这种僵持是在毕业典礼上,ngern正与white坐在旁边看热闹,突然一位女生出现在他们眼前,对着ngern支支吾吾地说道

“ngern同..同学,你好!我是你隔壁班的!你..你借过我饭卡!”

ngern有点懵...

啥意思?

“我..自打那之后就开始注意你了,你能不能..做..做我男朋友!我一直努力追赶你,想让自己变得足够优秀可以配得上你,现在学校排名已经在第六名了!”

ngern醒悟了...

啊,这是个表白啊。

“那个同学不好意思,我可能得拒绝你了...我有喜欢的人,不是你。但很庆幸能成为你的动力,一定会有人配上这么优秀的你。”

ngern见女生快哭了,随即起身给了她一个拥抱

“别哭,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很棒。”




很不巧,这一幕被august看到了,他今天本来想来祝贺一下那个孩子

“看来这是找到幸福了啊。”

但就算ngern看不到不是还有white吗

“嘿!ngern!你看那是谁!刚都来了就朝咱们这儿来的,又走了!”

ngern顺着white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老师!”

而刚刚的妹子则是愣在原地

“原来他喜欢的是那个老师...”

“是啊”white托腮看着ngern跑向august的背影“从他们三年前相遇的那一刻就喜欢了,一直都记着。”

 


august走的很快,ngern追了有几分钟才将他的手的握住

“老师,你怎么不过去跟我们打招呼啊,这让我给你追的。”

“我...我看到你和你女朋友在拥抱,我就想着等一会吧,打扰自己学生谈恋爱的老师可不好呢。”

august依旧笑的温暖,像极了善解人意的老师。他承认自己撒谎了,他只是不想看到ngern和那个女生拥抱而已。

“那个人不是我女朋友的老师!她就是对我表白,我拒绝了。我就是挺吃惊的,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变成别人的动力,因为我这些年一直在以另一个人为动力。”

ngern突然正了正身子,抬起头直视着august

“老师,这也毕业了,我也不怕什么了,我想跟你说,其实我的动力一直是你!从你第一天当我家教时我就喜欢你了!但你是老师啊,怎么可能喜欢学生,我就一直没敢说, 但我今天决定说出来,我想让你知道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师,谁能跟你共度余生一定是摊上了全世界最好的事。”



august盯着ngern许久,严肃的眸子突然笑得弯弯的

“这么好的事给你摊上,你要不要啊?”

ngern突然愣住了,手都不知道放哪了

“我...老师你再说一遍....我有点没缓过来..”

august又向ngern走进了一步,依旧是眉眼弯弯的样子

“我说,这么好的事给你摊上,你要不要啊?”

august见到像傻小子似的鼓起勇气表白,他突然觉得他又何尝不能赌一赌

“ngern同学,给你五秒钟时间考虑啊,我先走了啊,还没备课呢。”

august刚走出一步,就被带入一个怀抱,随后他便在耳边听到

“这么好的事,不要白不要,你说对吧,老师?”

 只见august的耳垂以肉眼可见速度逐渐变红

他手中的教案动了动,不偏不倚的砸向ngern的肩膀

“你脸老师都敢调戏了是吧!你小子胆子大了是吧!你给我过来有本事你别跑!信不信我向校长举报你给你留级啊!”

“哇!那你就过分了啊!”

“也不是我留级我怕什么!”




于是white再次见到ngern的时候,negrn的脸肿了一大圈

“兄弟咋了,你对表白过敏啊。”

“滚!August太凶残了。”

“哇直呼老师姓名!”

“直呼咋了!我家的!”

只见white指了指ngern身后,笑得十分欠扁

ngern转过头,刚刚的气焰消失全无

“亲爱的august老师好,老师您辛苦了,需要我帮您拿教案吗,这教案怪沉的。”




white注视着远去的两人,不由得啧啧两声

“怂瓜!”


zz不是夜猫
再会,八月。 接下来的日子,是...

再会,八月。


接下来的日子,是要动真格的。重新择选的专业,我能给自己更多实质的积累吗。


哪里还有那样多的时间和闲情,这年头人与人之间已不似过往,即便你看到问题,也无法即刻言明。


蔡说老天爷要大家鸡婆一些,看到自己可以帮的要帮,但人心间的距离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抵达。


好在,此刻的自己完全可以遵从内心生活,活得坦然。我喜欢这个坦荡、纯粹的自己。


还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我想看看真正的自己。


August

再会,八月。


接下来的日子,是要动真格的。重新择选的专业,我能给自己更多实质的积累吗。


哪里还有那样多的时间和闲情,这年头人与人之间已不似过往,即便你看到问题,也无法即刻言明。


蔡说老天爷要大家鸡婆一些,看到自己可以帮的要帮,但人心间的距离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抵达。


好在,此刻的自己完全可以遵从内心生活,活得坦然。我喜欢这个坦荡、纯粹的自己。


还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我想看看真正的自己。


August

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根八】八月生賀-屬於

很久沒有寫根八文了,我以為我會連他們的名字怎麼拚都忘了,可沒想到,其實自己信手捻來。

在正式開文之前,我從來沒有想到要在今天發賀文,不是不愛他們了,我在今天的朋友圈裡還發了生日祝福。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單純沒有這個想法。

直到群組裡的群主姊姊回傳了前線的照片,不寫?沒有的事。

我把近一年的手速全貢獻了他們。

八月三十一日,祝福我們的八月生日快樂。

願他被世界善待,被所愛之人寵壞。

望他一世平安,永遠喜樂。

最後,感謝我們永遠最美好的根八。


---我是分隔線---


  知道今天Ngern有事不能参加生日会,August相当沮丧,不仅生日会彩排的唱歌桥段频频忘词,就连一早妈...

很久沒有寫根八文了,我以為我會連他們的名字怎麼拚都忘了,可沒想到,其實自己信手捻來。

在正式開文之前,我從來沒有想到要在今天發賀文,不是不愛他們了,我在今天的朋友圈裡還發了生日祝福。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單純沒有這個想法。

直到群組裡的群主姊姊回傳了前線的照片,不寫?沒有的事。

我把近一年的手速全貢獻了他們。

八月三十一日,祝福我們的八月生日快樂。

願他被世界善待,被所愛之人寵壞。

望他一世平安,永遠喜樂。

最後,感謝我們永遠最美好的根八。


---我是分隔線---


  知道今天Ngern有事不能参加生日会,August相当沮丧,不仅生日会彩排的唱歌桥段频频忘词,就连一早妈妈准备的猪肉糯米饭都食不下咽,让妈妈担心极了。

  看负责彩排的工作人员脸色越来越难看,妈妈赶紧递了一杯草莓奶昔给她,让她先休息休息,然后又拿了一杯走向前台的儿子,「儿子,吃不下就喝点,你脸色很糟,我很担心你。」

  August也不想让妈妈担心,顺从的接过草莓奶昔喝了一口,对着妈妈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没事,我就是太紧张了,昨晚没睡好。」

  做妈妈的哪里会不懂,但她没有戳破,安慰地拍拍儿子的肩膀让他多加油,自己就先回助理替她准备的椅子坐下了,就怕自己的担心反而给儿子造成更大的压力。

  二十分钟后又重新彩排了一次,大概是妈妈的鼓励起了作用,这次彩排一次通过,但离生日会开始时间已经剩下半个小时,负责人就让August下去补妆,直接准备待会的开场。

  这次生日会办得特别用心,会场也找的比以往都大,没有琐碎的气球布置,就是墙面上挂着August的大型灯牌,简简单单的。不简单的是会场里规划了好几区展区,都不大,就是几张小桌子拼在一起,或是在墙上装了铁网,有的放了August出道以来拍过的写真和杂志,有的是从小到大的赛事奖杯,更多的是和家人朋友的合照,让参加生日会的粉丝们能够一同参与他的现在和过去,然后为他的未来献上祝福。

  其中有一区特别赚人热泪,那区不大,放的东西也不多,但是在那里驻足不走的人却有增无减。

  小桌子上放了《为爱所困》这部戏的原著小说,上下两册,分别为粉色和鹅黄,特别清新。戏剧写真书没有拆封,仿佛剧中人还在剧中,从未离开过一样。剧照也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有他和Ngern,也有Captian和White。多美好的青春。

  补好妆后,August吃了几口粉丝准备的小甜点补充体力,然后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讯息对话框里简单的敲下几个字:要开始了,你真的不来吗?

  对方没有已读,当然也没有回覆。

  在开场音乐中,粉丝们纷纷各自入座,工作人员按照套路开始播放生日影片暖场。

   

  August最后一次打开对话框查看讯息,只是依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覆。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他只好收起手机,几个深呼吸后提振了精神,脸上挂起笑容出现在众人眼中。

  今天他一件浅绿色的T恤搭着纯白色的外套,看起来清爽宜人,特别朝气。粉丝们也守规矩,尖叫完后就纷纷举起手和经过的August击掌,偶尔遇到胆大的粉丝直接喊了句我爱你,总会惹得August红了耳尖。

  就算他不来,但有这么多爱自己的人陪着,这个生日也算相当幸福了。 August想着,脸上的笑容越发真心。

  妈妈远远看着儿子细微的表情变化也终于放下心了。

  主持人很好,一直在给粉丝们谋福利,现场高/潮不断。尤其是August给粉丝打电话的环节,先是期待的抽气声,接着在对方接通后出现的现场哀嚎声,偶尔现场也会出现幸运粉丝的尖叫,这些声音勾起了August的恶趣味,总是能惹的他开怀大笑。

  游戏环节过后,August出了一身汗,借故回休息室换衣服,其实是为了再看一眼手机有没有收到新讯息。新讯息是有的,但是和他所期盼的八竿子打不着。失望的脱下脏衣服后,August随意地给自己套上干净的衣物,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那条白色长裤穿上,那是Ngern送给他的。

  他已经忘了当初是什么理由收到的礼物,反正Ngern送礼物的理由都很奇葩,今天看见隔壁家养的猫很可爱、曼谷的温度终于降了一些、戏剧拍摄的很顺利……等等,总之各种无关紧要的琐事都会被他拿来当作送礼的理由,所以渐渐的他也不再去记了。

  主要太多,他根本记不住。


  唱歌的环节是众所期盼的,因为他的歌声曾经在《为爱所困》和大大小小的舞台中出现过,而今年这个温暖的声音更是为第二季的《逐月之月》献唱,所以粉丝们早就做了复习,准备好随时和自己的偶像大合唱了。

  果然,包含《逐月之月》的歌曲在内,August一连唱了好几首,在场的粉丝全都拿起手机将珍贵的自弹自唱收藏起来。可其实有些人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因为有一首歌一直存在他们的心中,只是它多年来未被提起,仿佛被剧中人所遗忘,但它的旋律却一直徘徊在他们的脑海里,从不曾散去。

  颤动,那一年他们为之颤动过的爱情。

  其实August在安排歌单时想起过这首歌,也是他自己最想唱的一首。但是他想合唱的人不能参与,所以他也就没有再提起,因为缺少意义。

  最后,环节结束,正当他们都以为今年也如往常一样不会听见它时,背景音乐却响起了这首歌。

  August愣住,老粉热泪盈眶,新粉交头接耳的讨论著,然后门口出现了那个人,那个骗所有人说无法出席的人。

  Ngern唱着颤动出现,他的出现不仅引起了热烈的尖叫声,也逼出了一些人的眼泪。他穿着黑色衬衫勾勒出好身材,下半身则是和August默契地穿了一样的白长裤。 Ngern没有为经过的粉丝驻足,而是一路向前,直到走到August跟前才停下脚步。

  他的眼里从来只有他一个人,未曾变过。

  歌曲刚好到最让人耳熟能详的副歌,Ngern笑着看August傻愣地看着自己,实在忍不了手心的渴望,伸手轻轻的揉了他柔软的发,离开时还舍不得的用指尖勾了一下发尾,享受它们在指间滑过的触感。

  August回过神来,头上的温柔让他明白眼前的人并不是自己的想像,一时间红了眼眶。他举起手上的麦克风,看着Ngern,唱起了那一年他们遇见的爱情。

  生日会结束前Ngern就先行离开到休息室等August了,因为这场生日会有它的主角,他提早离开让主角和他的粉丝一起度过这短暂的时光才是正确的决定。

  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他掏出手机在置顶对话框里回覆了一个字:来。

  生日会完美落幕,August亲自送走了所有粉丝才回到现场,然后从妈妈那里要了些活动的照片发了一篇IG感谢所有人后才进到后台休息室。

  休息室里没有灯光,接近黄昏的阳光微弱,正当August想去开灯时,Ngern随即捧了一个精致的造型蛋糕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蛋糕上面是可爱的企鹅和熊猫,它们的前面插着生日蜡烛,一看就知道是特意订制的。今天August收到了很多蛋糕,但无疑他最爱的便是眼前的,不论是人还是蛋糕。

  他们许完愿,Ngern阻止了August吹蜡烛的动作,在August疑惑地同时说出了原因:「借着你生日的烛光,我想预支自己一个生日愿望。」

  August不解地问:「生日愿望还可以预支的吗?什么愿望?」

  Ngern只回答了后者:「希望August能让我一辈子爱他宠他心疼他。」

  August听过不少Ngern说的情话,但每次听在耳里都会有新的感动。他鼻子一酸,眼眶又红了,但嘴里却笑着说:「你刚才怎么不说?粉丝一定会尖叫的。」

  「因为我的情话只属于你。」Ngern这么回答。


栗子的兔子

一个邮差的独白(小短篇)(小甜饼)




没错,我是一个邮差,专门送信的,别问我为什么在电子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还是要负责送信。


因为总有情侣爱用书信秀恩爱啊!


[请邮差小哥将这封信送给august的时候,帮我跟他说句生日快乐,并告诉他他的大笨熊很想他]


嗯,你没看错,以前的几年还有更过分的要求,比如在august生日的时候,给他跳皮卡丘的舞蹈并说杰尼龟的声音说情人节快乐。


我不是快递小哥!我没有那么万能!你当我什么!我没有尊严的啊!


啊,感觉还真有点可爱呢。


今天的信我就偷偷拆给大家读读啊,反正每回都是我帮august拆好的


——————————


august:


 ...







没错,我是一个邮差,专门送信的,别问我为什么在电子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还是要负责送信。


因为总有情侣爱用书信秀恩爱啊!



[请邮差小哥将这封信送给august的时候,帮我跟他说句生日快乐,并告诉他他的大笨熊很想他]


嗯,你没看错,以前的几年还有更过分的要求,比如在august生日的时候,给他跳皮卡丘的舞蹈并说杰尼龟的声音说情人节快乐。


我不是快递小哥!我没有那么万能!你当我什么!我没有尊严的啊!


啊,感觉还真有点可爱呢。


今天的信我就偷偷拆给大家读读啊,反正每回都是我帮august拆好的


——————————


august:


      我今天看到了你心心念念的企鹅,还真是可爱呢,别说有点像你。


      你上次说的项链我找到了,等我回国的带给你。


      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咱们视频,你问我如果我的狗和你一起掉进坑里,我会先救谁的问题吗?第一你知道那个时候你喝多了吗?第二狗为什么会和你一样傻掉进坑里,第三这么愚蠢的问题你是怎么问出来的。


      好吧先救你,然后喊来邮差小哥让他救狗,再让他联系快递小哥把狗邮到家去。


      对了,上次咱们领养的猫有没有又胖了点,我知道那个颜色的猫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你能给我寄点它的照片吗,当然最好还有你的。


      说到猫,听哥哥们说我家狗总是欺负猫是吗?下次你就不要哄着它,你就不给它饭吃,它就认怂了。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也别想了解,不是什么值得探索的回忆。


      我的乖宝宝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啊,我给你邮过去的 零食都是你提到过的,还有你不知道的口味,那个咖喱粉啊,你不要碰,等我回去给你做咖喱饭吃。

昨天我给你视频没接,我问了哥哥说是你睡着了,别太累呀我的小宝宝。


     对了,哥哥说你说梦话了,梦话也是我,一开始我还挺兴奋的,直到我听到那句“那只大笨熊就死在法国吧,哼!都不回来看我!”


    那一刻我本来的担心消失了点,还有力气埋怨我证明我的宝宝还有力气骂人,挺好的。


     我的宝宝是不是想我了啊,乖,我还有两个月就回去了。


宝宝,我也很想你啊。


——



嗯,肉麻死了…(我绝不承认我妒忌)


我去跟august说生日快乐了,顺便告诉他他的大笨熊想他了,顺便说一声他的大笨熊还有两个月就回来了好了


等等,那我是不是就暴露了,还是别说了。


朝玉

AVALON的歌一首一首都好让人上头…😂

AVALON的歌一首一首都好让人上头…😂

栗子的兔子

草莓味的酒加不加柠檬

“又不行啊?”

“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今年这是第几次相亲了?”

“早就忘了,听说你家小家伙又研发一种新酒,我特意来尝尝。”

“好,你等我叫他来给你调。”

Ngern接过white递过来的酒,若有所思的晃着酒杯,眼眸逐渐变得迷离

“white,我今天回老房子收拾邮箱的时候看到一封信,August写给我的,时间是我们刚吵完架冷战的时候。”

Captain听罢愣了一会,又将一杯果汁倒进Ngern的酒杯

“今天的新发明,试试毒”Captain顿了顿“August那封信能给我看看吗?”

信封已有些陈旧,不起眼的角落还存有些许灰尘,但清秀的字体仍清晰可见。信封很干净,里面的内容...

“又不行啊?”

“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今年这是第几次相亲了?”

“早就忘了,听说你家小家伙又研发一种新酒,我特意来尝尝。”

“好,你等我叫他来给你调。”

Ngern接过white递过来的酒,若有所思的晃着酒杯,眼眸逐渐变得迷离

“white,我今天回老房子收拾邮箱的时候看到一封信,August写给我的,时间是我们刚吵完架冷战的时候。”

Captain听罢愣了一会,又将一杯果汁倒进Ngern的酒杯

“今天的新发明,试试毒”Captain顿了顿“August那封信能给我看看吗?”

信封已有些陈旧,不起眼的角落还存有些许灰尘,但清秀的字体仍清晰可见。信封很干净,里面的内容没有署名没有落款但内容很显然就是那个人写的

【五分钟前我们又吵架了,又僵了呢。也许分手是我们必然的结局了吧,也许没办法挽回了吧,只能说是性格不合吧。

你那么优秀,一定会再有恋情的吧。我猜你在跟他一起打游戏的时候,你应该会想起,我为了陪你玩游戏,错过了末班公交车;我猜他给你买零食的时候,你应该会想起,那天下着雨,我冒雨给你送好吃的随即挂在你怀里的狼狈;我猜你在跟他漫步的时候,你应该会想起,我和你一起看星空的时刻。

说一点也不怨你是假的,其实我现在特别想你过得不好,变傻变胖变丑;但我又想你过得很好,冷了有人给你准备衣服,饿了有人给你做好吃的,你还是过得好点吧,毕竟爱过。

如果可以再有一次,可以对我好点吗?我真的不想喜欢除你之外的人,也不想除我之外的人看到你的好。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看到,也许永远不会看到,我放弃了,你一个人好好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你会在两年后看到这个吧。”Captain说道

“我怎么也想不到,两年后我还没忘了他。”Ngern说道

White又挤了些柠檬汁在Ngern的酒里,他一直都觉得觉得那个酒太甜了。

“喂!都说了不要加柠檬汁!都说咱们酒吧没有甜酒了!”Captain嘟着嘴抱怨道

“可太甜了也不好吧,草莓酒加草莓汁,少女要齁死了。”white笑着反驳着

“它的名字是恋爱啊,当然要甜甜啊!”Captain紧跟着white争吵着

Ngern看着他们看得出神,试着尝了一下自己手里的酒,他竟意外地觉得好喝

“其实加点柠檬汁甜度反而正好,”Ngern看着眼前两个人调侃道“你们这两个家伙,少说也有五年了吧,哪能一直像草莓齁甜齁甜的。”

Ngern突然意识到某两位的共同凝视,多年好友了怎么能不懂他们的意思

“我回家了。”


冬季将近,Ngern的风衣稍显单薄,他不禁将外衣裹紧了些,随即瞄见了一对情侣,女孩正在推搡着男孩的运动外套,男孩不但没有不悦反而笑眯眯的,最终到底还是哄好了女孩。

“下次我再看到你和你那个女同学走,你死定了!”

“不走了不走了,我女朋友可不能生气,皮肤都有点不好了。”

“哼!”

这大概就是草莓酒里面的柠檬吧,恰到好处反而更甜。

Ngern向来不喜欢回家,他觉得太冷清,尽职的家政公司总是弄得井井有条,弄得他的家像个出租公寓,他更喜欢回老房子,他可以在老房子待上一整天,他突然有点想August了。

第二天清晨,Ngern被一阵搬家的声音吵醒,他的起床气是出了名的。就在他藏在被子里的时候,车里跳下来一位少年,提着手提箱跟搬家公司有说有笑的走进了ngern旁边的房间。

然而那少年,不就是August吗。


August与Ngern的相识来源于一场感冒

某天August因为感冒请了病假,刚巧那天Ngern来报道,于是Ngern便接过了原本属于August的单子。三天后恢复精神的August准备大战到后半夜清理完所有单子,却发现自己的座位空空如也,不但没有堆积成山的文件,反而多了一个人的工作牌和工作服。

“Ngern?新来的吗?”August呢喃着

与此同时,Ngern推门而入,见到August愣了几秒后随即反应过来

“你就是那个请病假的前辈吧,我是新人,麻烦以后多多关照了。”说罢Ngern便递上一杯咖啡

“谢谢”August接过咖啡,问道“那些单子你放哪了,我看看。” 

Ngern赶忙把自己这些天处理的单子拿出来给August6

“你以前做过这种单子?”August难得的没有皱眉扔回去让重新做

“嗯,做了三年”

“那为什么辞职?”

“因为老板把工作室关了,只能再找工作了。”Ngern无奈笑笑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那对土豪挖墙脚挖来的呢。”

August所说的土豪是自己的合伙人,Captain和White,一对不要脸的夫夫

“总的来说,我算是认识你说的那对土豪,他们是我高中同学。”

“他们是我的大学同学,他们高中就在一起了?”

“没有,高中的他们还是直男,至于为什么在一起,那就是大学的事了,你可能比我清楚。”

“那我仿佛知道了,辛苦你了兄弟,遇到俩深柜你还能安然无恙。”

“不存在的,我啊”Ngern松了松领带,笑着说道“本来就是弯的”

“......”

August装作镇定的把最后一口咖啡喝完,便带着Ngern参观了一下工作室的环境,交代了一下主要业务顺便和土豪夫夫约了顿饭,美其名曰同学聚会,某土豪夫夫听到同学聚会,反应是这样的

Captain(摔手机):每天见八百次,聚毛聚啊!他有毒吧!他什么时候能脱单不烦咱们两个!

White(面无表情敲键盘):餐前奶油蘑菇汤,主餐龙虾,甜点红豆烧

Captain(试图捡回手机):再加一份蟹肉炒饭和咖喱鱼蛋才肯屈服!

White(瞄一眼捡手机的某人):你至今都没有被撑死真是医学奇迹

Captain(傲娇):哼

两个单身狗和一对秀恩爱的夫夫能有什么精彩的,没什么可写的

White给Captain夹了一块龙虾

August:他最近胖了三斤

Ngern:海鲜好像不胖人

August:那是对正常人来说

White:你们闭嘴

Captain吃了一大份蟹肉炒粉

Ngern:有钱真好

August:有钱真好

Captain:你们话好多哦

等最后一份红豆烧上来的时候,August吃了一大半

Captain:甜点容易使人发胖

Ngern:没错

White:没错

August:没事,我吃不胖

真是一顿和谐的午餐呢

Ngern第一次见August就有点心动,他得承认一见钟情,但他更想承认的是再见倾心。

August突然觉得这个新人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他怕不是变态吧,August这么想

随后August在帮Ngern搬家时发现,Ngern住自己家隔壁

“这么巧啊,以后可以一起上班了,真好。”

于是在一个月后的某天,August终于决定问清楚,他用工作的借口把Ngern叫来自己家

(栗子:崽啊,你是傻的吗?)

“你!”August看着Ngern“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是啊”

“你承认的也太快了吧!!”

“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你回来!!”

Ngern待在原地,眼里的温柔看的August不禁又怂了一下,又不得壮起胆子

“看什么看,喜欢我直说,别总动手动脚的!”某企鹅心虚地说道

“我看你怎么了,有本事你和我在一起啊。”

“你看我有理了?那就在一起啊!”

“你说的啊。”

“我说的怎样!”

“不怎样,你厉害,你可厉害了。”

“不服憋着!”

“嗯”

又陷入了许久的沉默

August踢了一下Ngern的脚踝

Ngern看了看他没说话,继续看着他

August只好把脸缩进抱枕,闷闷地说道

“你别看我了......”

“怎么着?我男朋友我还不能看看了?”

“谁是你男朋友?!”August吓得立马拿开抱枕,耳根通红

“你刚刚说的啊”那个人笑的得意

August看着Ngern得意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被下套了....

随后August便被拉进了一个怀抱,他能清晰地听到双方的心跳

“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然后随着与你相处,我便对你着迷,你工作的时候喜欢咬手指,放假的时候又总是懒得出门,有起床气不说还有点毒舌惹不得;喜欢的东西绝对不会说一定要人仔细留意才会发现你喜欢那个东西,嘴里还不承认还得找个借口送你才行。怎么办啊,这么傲娇古怪的小家伙,我就是觉得这样的很可爱很迷人啊。”

August的鼻子抵在Ngern的肩膀,大大的眼睛透露着无措,双手则紧紧地抓住了衣角

“那个....Ngern”

“嗯,我在”

“你衣服哪买的?”

“这个时候你问这个?哪天我带你去买。”

“你肩膀上的装饰刮到我鼻子了。”

“......”

第二天清晨Ngern早早的就拎着早餐,等在邻居家门口

“呦,什么动力让你今天起这么早?”住在三楼的一位少女叼着面包片等家长时随口问道

Ngern从袋子里拿出一盒牛奶抛向少女,少女熟练的接住

“送男朋友上班算不算动力”

少女愣住了,看了看门牌

“啊啊啊啊!!你这个大猪蹄子!!你居然对August下手!!他是全小区最可爱的男孩子!!”

“我知道啊”

“August怎么认识你的?你两怎么认识的?这不科学!”

“他是我上司。”

“你居然还尾随他!!!还去他的工作室应聘!!”

“不行吗?”

少女想了想,将口袋里的牛奶拿出来放回Ngern的袋子里,随后便去上学了,走前还留下一句话

“帮我告诉August一句话,不要被小小的惊喜所迷惑,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是像他那样的可爱的男孩子!”

August开门见到Ngern的时候,愣了一会儿后又迅速关上了门

“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嗯,我在开一下试试。”

在开门还是Ngern,愣了一会儿又想再关上,就被及时制止

“友情提示,距离上班还有20分钟。”

上班的路上,车里一片寂静

August终于忍不住先开口

“你和apple的对话我听到了…”

Ngern挑了挑眉

“然后呢?”

August瞪了一眼Ngern,闷闷地说道

“你把全小区最可爱的我套路到手了,你敢把我弄丢了,你就弄丢了全小区最可爱的男孩子,后果你看着办。”

正在等红灯的Ngern突然凑近,亲了一口August的唇,顾不得后面的鸣笛,看着August愈加泛红的脸庞,一字一句说道

“全世界最可爱的男孩子我怎么可能弄丢,捧在手心里还来不及,我要宠一辈子的。”



就像那杯名叫恋爱的酒,没加柠檬会很甜,加太多柠檬会很酸很涩,只有加那么一点点才是最适合的程度。之后的他们开始争吵,ngern不肯妥协,August也不肯,执拗的像极了两只在寒冷的冬天因为怕痛不肯拥抱的刺猬,于是两人三年的爱情在两人的执拗中走到尽头。





叮咚

Ngern穿着睡衣跑向门口迎接自己以为的外卖,却没想到见到一位老熟人,自己想了两年的老熟人。

很明显,老熟人也觉得有点尴尬……

“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爱喝酒啊…”August晃了晃手里的蜂蜜栗子蛋糕“本想跟邻居套套近乎的,没想到邻居是你,这个蛋糕给你吧解解酒。”

August转身离开时,被握住了手腕

“这几年,你还好吗?”

“挺好的,你呢?”

“我也是。”

August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家,他只知道在关上门那一刻,自己卸下了所有的伪装,蹲在门口处埋在双臂里轻声哭泣。

他也讨厌自己的固执,甚至劝说自己放下身段跟ngern撒撒娇,可他就是不喜欢一副自己就是对的样子,他怕自己妥协一次就会妥协无数次。不止一次有人劝过他既然忘不掉就试试和好,可是和好就能改变问题吗?

与此同时的ngern也是在门口站着久久没有离开,他有多久没有牵过他的手了,他多想告诉他有多想他,他多想他知道自己已经改了很多了,他多想他知道如果可以再有一次他会加倍的对他好,他多想再抱抱他。


August的手机号码一直未换,而ngern一直不敢拨通烂熟于心的那串号码。

直到闻到蛋糕的香气,ngern才发现自己的手里还有蛋糕,ngern像是突然决定了什么,毅然地拨通了那串号码

“昨天captain新研究的酒叫恋爱,草莓酒加草莓汁,甜得要命。White加了一点柠檬汁后口感刚刚好。如果可以再来一次,如果可以改变,如果可以努力,你愿不愿意给我余生所有的时间陪我做一杯那个叫恋爱的酒,只有你可以品尝的酒。”

Ngern听到几声抽泣,随后带着哽咽的声音响起

“万一柠檬加多了呢?”

“那我多放点草莓汁。”

“万一又太甜了呢?”

“恋爱不应该就是甜甜的吗。”

“好,那你只能做给我喝。”

“也只有你才能喝。

                                                     

日森

这个周末有点厉害。

画完是不可能画完的。

有剧透。

这个周末有点厉害。

画完是不可能画完的。

有剧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