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urora

9240浏览    720参与
冬夜深渊

520快乐(✪▽✪)

美女与野兽&睡美人😘

作者twitter@ lottalottat

520快乐(✪▽✪)

美女与野兽&睡美人😘

作者twitter@ lottalottat

海冰
即使不能再作为共和国海军的一员...

即使不能再作为共和国海军的一员,她依旧戴着当年的红五星。

520,你好,Aurora。

即使不能再作为共和国海军的一员,她依旧戴着当年的红五星。

520,你好,Aurora。

柠檬烩饭

Speak to me, speak to me,Make for me, make for me。 


Speak to me, speak to me,Make for me, make for me。 

荒城之月

[Malora] 魔法森林裡的魔法課 7

Chapter 7


「首先,妳得知道 Mistress 喜歡怎樣的人。」


聞言,Aurora 翻了個白眼:「她也就喜歡過一個人啊。」


她接著說:「但我跟父親不熟,而且他個性蠻糟的。坦白說,我覺得教母的眼光不怎麼樣。」


想到阿姨們說的教母與父親相識,最終被辜負的往事,她都會非常難受…父親怎麼能傷害精靈?明明教母那麼單純又善良! 


「確實是。」Diaval 不假思索,「但換個思路,妳三個仙子阿姨說他們年少時就認識了,妳父親是 Mistress 結交的第一個人類朋友,後來才發展成戀人關係。」...

Chapter 7


「首先,妳得知道 Mistress 喜歡怎樣的人。」


聞言,Aurora 翻了個白眼:「她也就喜歡過一個人啊。」


她接著說:「但我跟父親不熟,而且他個性蠻糟的。坦白說,我覺得教母的眼光不怎麼樣。」


想到阿姨們說的教母與父親相識,最終被辜負的往事,她都會非常難受…父親怎麼能傷害精靈?明明教母那麼單純又善良! 


「確實是。」Diaval 不假思索,「但換個思路,妳三個仙子阿姨說他們年少時就認識了,妳父親是 Mistress 結交的第一個人類朋友,後來才發展成戀人關係。」


「所以,」他強調:「我們基本可以肯定三點。」


Diaval 用鼓勵的眼神看著少女,Aurora 想了想,「年齡相近、日久生情,和⋯異性?」


“Bingo!” Diaval 打了個響指,真是個聰明孩子。


「那怎麼辦啊⋯⋯」少女沮喪得頭埋進膝間哀鳴,「那不是說我永遠都沒機會了嗎?」


她難過的模樣引來小精靈的關切,他們擔心地飛到她身旁,圍著她打轉,又摸摸她給予安慰。


這孩子確實是被精靈眷顧的,Diaval 十分感慨。女孩的父親傷害了 Mistress ,但她卻溫暖了她冰封的心,讓她和魔法森林都煥發新生;倘若 Aurora 的愛能夠長久,換個方式又何妨呢?


倒不如說:真是太好了。


「不是沒有希望,恰恰相反。」Diaval 溫言道,他由衷希望兩人都能幸福快樂,無論是以哪種形式。


「為什麼?」Aurora 疑惑抬頭,小精靈們也動作一致,可愛的模樣逗笑了 Diaval,他解釋道:「就我觀察,她還蠻討厭男人的,可能是陰影吧。」


正確來說,是所有雄性生物,Diaval 聳肩:「戀人的背叛讓她不相信世上存在真愛,但妳的出現改變了她的想法。」


想到這裡,他嘆了口氣,:「Mistress 真的很愛妳,所以我希望妳能好好思考,妳是不是真的愛她?」


「我當然⋯⋯」Aurora 急忙反駁,她不明白為什麼 Diaval 要質疑她?


Diaval 抬手止住了她,「先別急著回答。我問妳,妳覺得這份悸動能保持多久?三年?五年?十年?我不希望妳一時興起,但數年後的某天發現心動不再,又突然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隨即拋下她離去…」


「就像妳父親那樣。」


Diaval 臉上是 Aurora 不曾見過的認真和嚴肅,她愣住了,隨即陷入沈思。烏鴉明白,她只是需要時間,而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他伸手逗著飛舞的小精靈,靜靜候在一旁。


良久後,見少女仍眉頭緊鎖,Diaval 說:「妳不需要現在就給出答案,甚至不需要告訴我,妳自己明白就好。我只是希望妳好好想清楚,再進行下一步。」


Aurora 更沮喪了,「我是認真的,也很真心⋯⋯」


「但人類的真心和承諾都不長久,」Diaval 強調,「特別是少年。」


他邊逗著小精靈邊說:「這是第二點,年紀相差那麼多,妳要怎麼讓她產生妳對她一樣的渴望?」


Aurora 沉默了。她知道要不是自己撒嬌耍賴還用強,自己根本沒機會和教母接吻…


「她把我當成孩子。」她洩氣道,「但我已經十六歲了!」


「是啊,妳才十六歲。」Diaval 輕笑,「妳怎麼不去問問 Mistress 幾歲了?」


少女扁嘴,她有些不忿,沒有任何魔法能讓人快點長大,她只能一天天慢慢成長,比教母晚生了二十幾年又不是她的錯……


如果她早點出生,就不會讓父親接近並傷害 Maleficent 了,她會保護好她!Aurora 隨即想到,父親沒接近教母,沒割下她的雙翼被加冕為國王又娶了母親,自己還有誕生的機會嗎?


那要怎麼認識進而保護教母?


環環相扣形成死結,女孩抱著腦袋試圖釐清這亂七八糟的關係,無果,她憤怒道:「我也不想這麼年輕,我也想快點成為大人啊!」


「那就快點長大吧。」Diaval 涼涼道:「那麼孩子氣,她只會一直當妳是孩子。」


「學會沉住氣,讓自己成為一個成熟可靠,能被信賴、依賴的大人,不然 Mistress 怎會對一個孩子心動呢?」烏鴉一語道破,Aurora 聽得雙眼發亮。


「我永遠都比她年幼,但我總會長大。」少女眼神清澈,語氣充滿信心,「總有一天,我能與她並肩,擁有追求她的資格。」


Diaval 更欣慰了,「如果妳想清楚了,go ahead.」他拍拍少女的肩膀,認真道:「希望妳不負初心,不要辜負 Mistress。」


「我明白的。」Aurora 點點頭,「那第三點呢?」


「拜託,」Diaval 攤手,「有什麼比教母和教女更親密的關係嗎?」


「沒有~」Aurora 笑了。



***



Aurora 到家時,Maleficent 正從爐子裡端出水果塔。她看看在廚房忙碌的精靈,又看看餐桌,桌上有烤派、燉菜、煮雞蛋和果汁,相當豐盛的晚餐。


她們家餐桌不會出現肉類,因為教母不吃,她也不怎麼喜歡;沒有湯,因為教母覺得喝果汁對身體更好,她相當同意;沒有麵包,因為教母不會做,她覺得無所謂。


Maleficent 曾摸著女孩的頭感慨,「妳怎麼那麼好養?」


「只要妳做的我都喜歡,」Aurora 笑得很甜,「妳愛吃什麼,我就愛吃什麼~」


精靈微笑,沒說出她不太吃烹調過的食物這件事。雖然她食量不大,卻總會陪 Aurora 一起用餐,看著女孩一臉幸福地品嚐自己準備的食物,這讓她感到滿足。


Aurora 想過,同樣是精靈,為什麼阿姨們總做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以至於她在過去十六年都沒嚐過正常的餐點,但教母烹調的食物都那麼美味可口?


她以為這是魔力高低影響的,教母是最強大的精靈,自然廚藝精湛。直到有天,她無意間看見教母拿著人類的食譜認真鑽研…才明白過來。


Maleficent 根本不需要吃這些,精靈都不需要,自然也不會做了。教母她……真的為自己費盡心思。


女孩非常感動,但讓最強 faery 天天窩在廚房給自己做吃的,這讓她良心不安,可是教母拒絕她的幫忙,並表示她得先掌握魔法,才有學做飯的資格。


Aurora 知道,這只是教母對她的疼愛⋯⋯而且她也樂在其中。


“Godmother.”


「回來了?」終於肯出聲了啊⋯呆站了那麼久。Maleficent 在心裡嘆了口氣,說:「過來吃晚餐吧。」


女孩乖乖洗了手,坐到桌邊。因為教母愛乾淨,她都會注意保持整潔,這樣才好討她歡心。


兩人默默吃起了晚餐,今晚的女孩特別安靜,雖然她最近都古里古怪的,但這顯然有些反常了,看著她還有些發紅的眼尾,Maleficent 忍不住問:「下午去找 Diaval 玩了?」


「嗯,他送我回來的。」


Aurora 咬了一口派,並不多話,Maleficent 為她添了點果汁,又問:「那他怎麼不進來?」


「啊?」她愣住了,Diaval 一般只會送她到門外,按他的說法,紳士不該隨意踏入淑女的住所。


「他應該還沒走遠,我去喊他來一起用餐?」


Aurora 作勢起身,Maleficent 卻按住她的手臂,「不用,他更愛吃蟲子,別管他。」


事實上真沒走遠的 Diaval:「……」


「好吧。」於是女孩又坐下來默默用餐,Maleficent 總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算了,等 Aurora 睡著再問 Diaval 好了。


她正想說什麼打破這怪異的氛圍,Aurora 開口道:「教母,明天我想到西南邊找些菌菇,可以嗎?」


「當然可以,」Maleficent 有些好奇,「妳想做什麼?」


「噢,不是該學幻覺藥的做法了嗎?我想先準備好。」


女孩的好學讓精靈非常高興,她微笑道:「我陪妳去吧?」


「妳不是得到東邊巡視?」Aurora 說,「我去就行了,天黑前就能回來。」


少女咬了咬唇,「妳不放心的話,我找 Diaval 陪我一起?」


「不,沒關係。」森林里禁制處處,樹靈們也會照看女孩,沒什麼不放心的。


但女孩的拒絕讓 Maleficent 有些失落⋯孩子大了,心思就難猜了。


「那附近很安全,妳想自己去或找人陪都行⋯誰都無所謂。」


女孩一臉不解,精靈笑了笑不再多言,晚餐在安靜的氣氛中結束。



*** 



“Good night, godmother.”


“Good night, beastie.”


互道晚安後,Aurora 很快就進入夢鄉,傍晚和烏鴉談話後她還是忍不住小小哭了一場,她有點精疲力盡,便也不像前幾天那樣輾轉難眠了。


見小獸睡著,精靈躡手躡腳的找到了 Diaval,問了半天卻一無所獲,他堅持只是閒聊,之後就看著女孩和精靈們玩耍,沒什麼特別的事發生。


「要是讓我知道你欺負她,或瞞著我什麼重要的事,你就死定了。」Maleficent 挑眉,她才不信一切如常呢。



「我哪敢欺負她啊?」Diaval 哀嚎,「真的沒有,不然問問湖邊的精靈⋯」



然而不過一轉身 Maleficent 就不見了,想到今晚又要以人身過一夜,Diaval 欲哭無淚⋯⋯



回到臥室,Maleficent 躺上床就發現女孩皺著眉,雙手微微掙扎,是做噩夢了嗎?怎麼睡了都不安穩呢?


她心煩意亂,又心疼不已,伸手將呢喃著的小獸抱入懷中,展開雙翅覆蓋在她身上,一下下輕拍著她的背,直到她放鬆下來。精靈鬆了口氣,閉上眼卻怎麼都睡不著,她不敢隨意亂動免得吵醒女孩,便靜靜閉著眼數綿羊。


良久後,當她幾乎要睡著時,Aurora 動了一下。原以為女孩要翻身,卻察覺到她的視線⋯這孩子又在盯著人看了。


Maleficent 很是無奈,不動聲色的繼續裝睡。片刻後,她聽見女孩悄聲說:


「妳一定要等我啊,我會快點長大的。」


Aurora 湊前,輕輕吻了教母一下。


Maleficent 徹底失眠了。

遥·四个馒头·知

【Malora】五年

-ooc预警

-说不清是糖是刀

-当个应激障碍吧


01.


    荆棘和围墙都不能守护一方净土,和平才能。


    伴着摇曳烛火,Maleficent躺在床上着看向一旁的Aurora,巨大的羽翼限制着她只能侧卧,但看着女孩日夜惊醒也就放弃了原本的巢穴。


    Aurora清瘦了不少。五年又五年的时光足够一位人类少女褪去稚嫩的婴儿脸颊。她依旧与精灵保持着相同的饮食,身形便比着同龄女子更纤细些,个头却是高挑,若是...

-ooc预警

-说不清是糖是刀

-当个应激障碍吧

 

01.

 

    荆棘和围墙都不能守护一方净土,和平才能。

 

    伴着摇曳烛火,Maleficent躺在床上着看向一旁的Aurora,巨大的羽翼限制着她只能侧卧,但看着女孩日夜惊醒也就放弃了原本的巢穴。

 

    Aurora清瘦了不少。五年又五年的时光足够一位人类少女褪去稚嫩的婴儿脸颊。她依旧与精灵保持着相同的饮食,身形便比着同龄女子更纤细些,个头却是高挑,若是除去尖角的部分,她已经比Maleficent还要高出几公分了。

 

    也许该按着Aurora的意思不再将她看作女孩,糊弄的讲上一句你永远是我的小怪物已经无法敷衍,但提及年龄,她确实永远是一只小怪物的。

 

    血脉相连确实是种比魔法还要神奇的羁绊,Aurora带着些英气的眉眼同斯蒂芬有七分相似,剩下三分化解了本有的阴郁,那是蕾拉的功劳。

 

    她侧卧着瞧着拿着黑色羽毛笔对着牛皮纸张涂涂改改的女孩出神。

 

02.

 

    Aurora安静的翻看着条款,全然不知身后人发散的思绪。从什么时候Aurora不在活泼的追在自己身后念东念西的?Maleficent沉默着追溯着记忆的碎片,是从五年前那场阴谋开始的。仿若犯了错的小家伙强撑着宣读着和平的公约,婚礼成了闹剧,年少的喜欢是一时的初遇便芳心暗许,但辅以阴谋便无法长久。Aurora回了摩尔森林。

 

    相隔五年她才发觉女孩儿似乎真的成长到独当一面,不需要她时刻望着的程度。

 

    同人类打交道是件麻烦事,Aurora这样觉得,她甚至开始觉得从前教母对人类的厌恶并非是没有道理的。即使和平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五年,但并非所有人类对精灵都能怀有善念,如今她倒是丢弃了从前天真的想法细细的看着送来的贸易条款,挑着可能存在的任何微小漏洞。

 

    她将在善良与美好中成长。如今她长大了,收起了活泼的性子,她确实如出生的“祝福”一般的美丽而优雅。

 

03.

 

    “想什么呢?”

 

    Maleficent望的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收了纸笔回到床上的女孩。

 

    “在想你小时候。”

 

    她生的怜人,Maleficent瞧见她的第一眼便这么觉着,二十几年对于精灵并非漫长,转眼功夫小团子便出落得亭亭玉立,经历了许多,性子竟也沉稳的不似从前,端坐在王座上也越发有个女王的模样。Maleficent依旧出神,经过了转化,她越来越像个人类,情绪在她的脑袋里翻涌,她总是说不出个所以。

 

    “那时候倒是天真的蠢笨。”

 

    Aurora吹灭了蜡烛,掀开毯子的一角,侧身揽上精灵的腰身,指尖反复的剐蹭上Maleficent背部的伤痕,铁器导致的几近贯穿的烧伤,即使皮肉愈合也留下了些斑驳的痕迹,一片没有纹路的皮肤,每每触及都觉得呼吸不畅,她的胳膊再用力上几分力气将Maleficent几乎禁锢在怀里。

 

    闭上眼睛,红色的铁粉是她的梦魇。

 

04.

 

    回到五年前的典礼上。

 

    Aurora不说话,但她清楚在英格瑞斯的主意打到Maleficent身上的时候,她懵懂的爱情连同她一贯的天真都草草的结束了。

 

    这场阴谋之下,人类与精灵两败俱伤。出于愧疚,奥斯泰的和平公约拟定的公平,只是Aurora坚持着要对擅自进入摩尔森林的人类处以极刑,Maleficent的眉头轻蹙,有些东西变了。

 

    婚礼过去的第一年,Aurora开始学习着人类的文字,Maleficent侧眸瞧着些爬虫般密集的文字头疼,她远远的在一旁的树上朝着湖里丢了块石头,她说不清这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Aurora是人类,也许她总要Let her go。水面上泛着涟漪但摩尔森林依旧安静。

 

    第二年,Aurora开始圆滑的同前来沟通的使臣打着周旋,Maleficent咂了咂舌,她依旧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或许这在人类口中叫做成长,作为“监护人”她本该高兴,但她却一点儿都欣喜不来。她知道被迫收敛心思的滋味,嗅到了心结该怎么解开。

 

    第三年,使臣送来了奥斯泰王国的请柬。菲利普会迎娶邻国的公主,Maleficent同几年前一样,听着消息便匆匆赶到,羽翼挂起的巨风将新生的精灵吹走,她却说不出什么,从前极力阻止,如今也总不能说一句恭喜。Aurora拂去她肩头的尘土,只要Aurora开口,即使依旧讨厌,她也能不计代价的绑了那混小子,可Aurora什么都没说,她摸不清女孩的心了。

 

     第四年,奥斯泰想要促成贸易条款,为表诚意率先送来了些物件儿供着精灵们挑选。Aurora拿起一旁的酒壶望着溪流里晶莹的石子,神色凝重,她拆开蜡封,眼神瞧着Maleficent的身影饮下一口,和平的铠甲是为了守护她的安全。

 

05.

 

    压抑着本性许久,Aurora抱着酒坛喝了个痛快,人类比精灵更了解放纵的快感,酒精的纯度便也比着林间的佳酿强上许多,她有些乏了,一时忘记了回家的时候,只是倚着身后的树木看着星星闪烁,直到Maleficent来寻她,将她扶回了房间。

 

    Maleficent并不饮酒,酒精带给她的记忆也只有清醒过后失去羽翼的痛彻心扉。她扶起醉酒的女孩,星辰映在女孩的眸子里,到有了几分从前的模样。

 

    “我不能再失去你了,Godmother。”没有头绪,Aurora兀自地呢喃。

 

    “怎么喝醉了?”Maleficent不善言辞,从前都是Aurora说,她便默默的听着再时而插上一两句,女孩安静下来,她们便沉默了许多。

 

    “我喜欢你。”

 

    “你喝醉了。”

 

    是从箭矢刺穿身体那刻才发觉的锥心喜欢,她是,她亦是,只是迟了几分,又难以言明,但幸好还能弥补。

 

06.

 

    是太过珍视在只能借着几分醉意又带着多数理智吐露心声,最差还能推脱给一旁的空酒坛。

 

    如果不是之后带着酒味的吻,Maleficent依旧想要逃避这份看不出真假的告白。她到底没能拒绝温热的唇以及心底的悸动。温软湿热,低声的喘息与呜咽交织着绘出的旖旎,昏黄烛光做了她的衣裳,女孩克制着长久的压抑,眸子里分明是理智万分,掌心顺过她的发丝,拥着她吻过额角,轻声的说了句晚安。

 

    即使一切都变了,但她依旧没有办法拒绝女孩的任何请求,包括爱。

 

07.

 

    第五年,Aurora勾掉了用溪涧的宝石换取任何物资的条款,贪念会招致祸事。她伸了个懒腰,活动了几下不复当初的年轻筋骨,望向一旁出神的恋人,收起纸笔,拥紧了失而复得的温暖。她自噩梦中惊醒,慌张的箍紧了身侧人的胳膊,许久才在掌心的安抚下吸了口气,指头描摹上精灵的颧骨。

 

只有你在,一切才显得值得。


荒城之月

[Malora][沉睡2同人] When Dreams Come True 19

Chapter 19


見到上一秒還神情愉悅的鳳凰瞬間面無表情,北境女王恨不得敲敲自家丈夫的腦袋,看是不是木頭做的。 


這傢伙怎麼一遇到鳳凰就智商下降?他都看不出來她情緒那麼糟糕一定是被教女氣了嗎?  


說真的,在她看來那麼愛情至上是非不分又不知好歹的傢伙,實在不值得讓人多花心思⋯誰知道哪天會再被反咬一口?也只有鳳凰會當她是寶貝。  


Maleficent 淡淡說了句「謝謝,你有心了」後便不再多言。王夫見她冷著臉,一旁的妻子也一臉嫌棄,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說錯話了。他説錯了什麼?怎麼辦啊?  ...


Chapter 19



見到上一秒還神情愉悅的鳳凰瞬間面無表情,北境女王恨不得敲敲自家丈夫的腦袋,看是不是木頭做的。 


這傢伙怎麼一遇到鳳凰就智商下降?他都看不出來她情緒那麼糟糕一定是被教女氣了嗎?  


說真的,在她看來那麼愛情至上是非不分又不知好歹的傢伙,實在不值得讓人多花心思⋯誰知道哪天會再被反咬一口?也只有鳳凰會當她是寶貝。  


Maleficent 淡淡說了句「謝謝,你有心了」後便不再多言。王夫見她冷著臉,一旁的妻子也一臉嫌棄,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說錯話了。他説錯了什麼?怎麼辦啊?  


北境女王在心裡歎了口氣,說:「親愛的,幫我們添些茶行嗎?」  


王夫問:「添茶?」  


不是剛添過?餅乾也是新出爐的啊?他有點茫然,直到妻子瞪過來才慢半拍的意會,「我記得還有一款新茶,我去找找,先失陪。」  


王夫灰溜溜地回到屋內,Maleficent 看得好笑,打趣道:「看來你們還得好好培養默契。怎麼,有什麼想說?」


「人在面對在意的對象時總是比較傻,他非常敬仰您。」Queen Avril 感到無奈,並承認自己很吃味,「平時的他精明幹練,我們也默契十足。」  


Maleficent 知道王夫對外的形象是驍勇、睿智但寡言,北境的精靈都很愛戴他,也很喜歡果敢堅毅的 Avril——那個從小就往冰原跑,樂得與精靈為伍的人類女孩。  


就跟 Aurora 一樣。  


Maleficent 定了定神,可能是太累了,思緒總不受控制,「看來是我打擾你們了?」 


「沒有,怎麼會呢?」北境女王面不改色,「即使有也沒關係,無論何時何事,我們都願意為您效勞。」 


她啜了口茶,問:「沒記錯的話,您的教女很快就22歲了?」 


「沒錯,」Maleficent 抬眼,「怎麼提起 Aurora?」 


「我出生在4月份,今年就34歲了。」沒正面回答,她自顧自說:「成熟的外表只是妝容效果,實際上看起來更年輕,大概就二十幾歲⋯不比 Aurora 大多少。」  


Maleficent 心一緊,「什麼時候開始的?」  


莫名其妙的問題,對方卻答得毫不猶豫:「大概17、8歲吧,這幾年更是幾乎沒衰老過。」  


Maleficent 沈默了。依稀記得剛搬進森林時,Aurora 還是個愛笑愛鬧又非常黏人的孩子,只不過兩三年,她就長成秀氣斯文的少女,也沒那麼黏人了。看著女孩慢慢長大,她欣慰又惆悵,但不知何時起,她發現Aurora 似乎停止了生長,不論外貌、骨骼幾乎沒改變過,像是時間在她身上停滯了一樣。  


Maleficent 為此憂心不已,也想過會不會是錯覺,Diaval 說這可能是家族性的,加上 Aurora 天生娃娃臉,再過幾年就不會了,何況她一直很健康,沒什麼好擔心。  


然而眼前這人的一番話,又讓她提起了心,Maleficent 隱隱有個猜測,她問:「是什麼原因,妳有頭緒嗎?」  


「9歲那年,我出遊時發生意外,受了重傷,被碰巧經過的 Dark Fey 救回領地。」她回想著,「據說我昏迷了很久,精靈用魔法保住我的命,給我喝稀釋的魔藥,為我療傷。」  


Maleficent 覺得很奇怪,「妳沒帶侍從?父母不管妳嗎?」 


「侍從們都死了,」她呼了口氣,繼續道:「我追問過,長老說父王派來的醫師束手無策,但精靈們不願輕易放棄,雖然不確定在人類身上使用魔法會有什麼後果,但前提是讓我活下去。」  


她也曾想過,或許不是救不了,而是不想救,誰知道呢?  


「我在魔法冰原養一年多,期間跟精靈同吃同住,長老也擔心過魔法可能會對我造成影響,這應該就是後遺症了。」她微笑著望向小屋,「但挺不賴的,至少我們還能在一起很久,我沒什麼不滿。」 


聽完後,Maleficent 垂著眼,不發一言。她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Aurora 還是嬰兒時就被魔法詛咒,長大後又伴隨自己在魔法森林住了許多年,沒人知道魔力的滲透會對人類造成什麼影響,如果眼前這傢伙是活生生的例子,那 Aurora 的情況只會更嚴重……


她一直希望小公主能幸福、快樂地度過一生,如今她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人生才正要展開,她有疼愛自己的丈夫,未來會有自己的孩子,那對她而言,長生究竟是祝福還是詛咒?


Maleficent 非常頭痛,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她也不想讓女孩難過。但她該如何告訴 Aurora 這件事?特別是在關係如此尷尬的當下。


「畢竟無例可循,我只是說出我的情況,這可能是因人而異的。」女王說道,「但我私心希望您能如實告訴她,隱瞞只會加深隔閡,您應該深有體會。」


聞言,Maleficent 危險的盯著她。


北境女王卻絲毫不懼,「包括您的身體狀況,她應該要知道。」


Maleficent 漆黑的雙翼瞬間賁張,亮金色魔力暴漲,天空中陰雲迅速堆疊,狂風大作;王夫從屋內慌忙奔出,將妻子護在身後喊道:「鳳凰陛下,請息怒!」


她安坐在藤椅上十指交疊,氣勢猶如君臨天下的王者,微微笑道:「你們的手可真長,都伸到我頭上來了。」


「您的身體令人擔憂,這在 Dark Fey 之間並不是秘密,」王夫頂著威壓開口,他都快站不住了,「我們無意冒犯,只是關心,希望您能理解。」


女王卻把王夫推開,說道:「能影響您情緒的事情不多,我只是恰好看見 Aurora 哭著跑走,不是有意窺伺,前後一聯想就能猜到大概⋯」


「愛和理解是雙向的,您把她保護得太好了,但您畢竟沒辦法保護她一輩子。」她直視 Maleficent,語氣堅定:


「我們接到線報,教廷將委派新主教來這片大陸。他們從未放棄過對人類王國的滲透,Aurora 作為 Queen of the Moors 和 Ulstead 的王妃,必定是首要被拉攏的對象;若她沒辦法守護魔法森林,被矇騙或更糟糕的被同化了,精靈方就危險了,歷史必將重演。」


Maleficent 訝異得微微張大雙眼,「什麼時候的事?」


「中午時接到的密報,」王夫道,「具體時間不清楚,但來源可信。」


「所以 Aurora 得盡快成長起來,學會明辨是非,與您達成共識、互相信賴,至少在您不得不離開時好好守護 Moors…」她頓了頓,「如果她足夠愛您,愛護魔法森林,她會理解並做到的,否則我們得提前防範……」


「夠了,別試圖挑撥我和 Aurora 的關係!」Maleficent 怒斥:「我警告妳,不想變成山羊就管好妳的嘴!」


「當妳不停止愛那個傷害妳的人,妳實際上已經不愛自己了!」Queen Avril 揚聲,「妳也不確定她會不會再次背叛妳,不是嗎?拜託妳多愛自己一點吧 Maleficent!」


「妳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些話?」


Maleficent 暴怒地站起身,魔力在她指尖縈繞,王夫見狀立刻伸展雙翼將妻子護入懷中,準備承受來自鳳凰的致命一擊…


但什麼也沒發生。


片刻後,他們聽見翅膀扇動的聲音,轉過身已不見了鳳凰的身影,只留下一地狼藉作為雷霆之怒的佐證。


「妳是不是瘋了!」王夫搖晃著妻子的肩膀,「為什麼要激怒鳳凰?妳明知道 Aurora…」


「我就是知道 Aurora 是她的死穴才這麼說的!」北境女王掙開丈夫的手,憤怒道:「再這樣下去她遲早會再被 Aurora 害死,會真的死掉!你們一個個都誠惶誠恐不敢勸不敢說,這就是敬重了?你們怕她,我不怕!你們不說,那就我來說!」


她氣呼呼地說完就轉身入屋,王夫壓抑怒氣的跟上,卻在踏進門時差點撞上轉過身的妻子;她火大道:「今晚你自己睡!」


說完,她就關上了門。王夫看著眼前緊閉的大門,和亂七八糟的院子,頭痛不已。



***



Maleficent 憤怒地飛回巢穴,隨即一頭栽進窩裡。她大口大口喘氣,緊握拳頭抵住胸口,死死壓抑著不讓魔力失控;汗水從她額上滲出,很快就浸濕了衣領和後背,黏膩得令人心煩。


她閉上眼,拒絕去想背上的濕潤究竟是汗水還是血水導致的,舊傷一下一下抽痛,她咬牙忍耐,倔強得不發出呻吟,只在心裡祈求這一波痛苦趕快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體內的魔力暴動才平復下來,Maleficent 已脫力得無法動彈,她靜靜地呼吸,眼眸半闔,覺得今晚應該無法出席篝火晚會了。


也好,不然見到 Aurora 也不知該說什麼。


但 Aurora 也不會出席吧?她應該已經回 Ulstead 了。


早上和 Aurora 不歡而散後,她在森林毫無目的地漫步,不知不覺走到崖下,抬頭望了巢穴許久,最終還是轉身回到城堡。


但如她所料,Aurora 並不在城堡裡,或許,當時她就離開森林了吧。


Maleficent 突然覺得好累。


她心裡明白,Queen Avril 說的都是事實,所以她才會如此惱怒。


Aurora 喜歡上次的茶嗎?她喜歡的,為此還特別寫了信表達謝意,信裡抱怨了 Ulstead 的茶很難喝,餐點也不美味,她想念森林了。


正確來說,是想家了。


家。


但她看完信只是默默收了起來,並沒有回信。那陣子她東奔西走,非常忙碌,即使知道 Aurora 不時回森林,也沒空和她多聊幾句⋯⋯


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雖然她安慰女孩,一切都跟以前一樣,沒有,也不會改變,森林永遠是她的家,自己也永遠都會在⋯⋯但實際上,她很難再用同樣的心態面對 Aurora 了。


在 Aurora 之前,她不曾對誰敞開心扉,如今也不過是回到原點罷了。Aurora 硬闖入她的心,偷走她僅存的愛,卻背棄了互相照顧、永遠在一起的承諾,頭也不回地走了。


她不需要她。


她甚至不相信她。


女孩的不信任,深深傷害了她。


Maleficent 不願承認,但她不由自主的想過,要是再發生同樣的事,Aurora 是否會一樣不信任自己?


她害怕了。


她也會痛。


於是她關上心門,將自己保護起來;不敢再相信任何人。


特別是 Aurora。


她依舊忍不住去關懷呵護,關注她的一舉一動,暗中保護她,為她掃清障礙,為她鋪路⋯⋯


但也一點一點把自己從她生活中抽離。


沒有我,Aurora 也能過得很好。


Maleficent 如此勸說自己,她籌謀著一切,等所有事都安排妥當,她就能安心回到傳承巢穴養傷。


不料現在又出現了變因。


教廷那邊該怎麼辦?


看來又得重新部署。還得想辦法和北境修復關係,給他們多點好處算了。登基典禮在即,她該強硬把 Aurora 留在森林嗎?Aurora 會不會生氣?


一切都要從長計議,但她現在好累好累,她想她得好好睡一覺,補充精神,醒來後再跟 Diaval 談談,由他去勸 Aurora 比較好吧⋯⋯


眼皮越來越重,思緒漸漸渙散,Maleficent 蜷縮在窩裡,陷入沈睡。



—————————————
這篇怎麼成月更了⋯my bad,我會抓緊寫的


狼座
心目中的真結局...畫出來我圓...

心目中的真結局...畫出來我圓滿了 
小怪物快跟教母結婚啦!!!!

心目中的真結局...畫出來我圓滿了 
小怪物快跟教母結婚啦!!!!

冬夜深渊
美人Aurora🌹 作者:K...

美人Aurora🌹

作者:Kép

美人Aurora🌹

作者:Kép

СΔiopm

当世上的绿荫消失不见

当清澈的河流再无发现

金钱如同废纸,人类也将灰飞烟灭

当世上的绿荫消失不见

当清澈的河流再无发现

金钱如同废纸,人类也将灰飞烟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