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yin

16.9万浏览    825参与
HYDRA

我,永远永远喜欢A。


是很久以前的图,因为有牢骚只会挂一天


像p2一样的评论多得我数不过来了 

我已经不闻不问月计很久了,但是为什么还是这么容易破防呢


以及就是我现在天雷卡门和安吉拉,并非讨厌角色本身,而是月计写的垃圾叫人恶心


我,永远永远喜欢A。


是很久以前的图,因为有牢骚只会挂一天


像p2一样的评论多得我数不过来了 

我已经不闻不问月计很久了,但是为什么还是这么容易破防呢


以及就是我现在天雷卡门和安吉拉,并非讨厌角色本身,而是月计写的垃圾叫人恶心


黎明前线

  “……”

  “我假设这里说的美少女是指我?”

  

  

  

  

  

  一些梗图+美少女(非Adam)

  p1梗图,p2-4长发Ayin避雷。

  

  彩蛋是和画师的幕间与朋友的吐槽

  “……”

  “我假设这里说的美少女是指我?”

  

  

  

  

  

  一些梗图+美少女(非Adam)

  p1梗图,p2-4长发Ayin避雷。

  

  彩蛋是和画师的幕间与朋友的吐槽

月

allA24h图文接力企划

各位不愿待在冷圈的孩子啊,和我们一起建设家园(tag)吧。不论你是ba,ca,ana,还是其他的a右CP,只要你有一点灵感,一腔热血和一点兴趣,就可以来报名参加allA24h。

各位同好们,来加入我们吧。

活动目前预计12月25号,圣诞节开始。

所有参与者,一律提前五天交给@黎明前线 审稿。

有意参与者,请加入下面的群。

[图片]


各位不愿待在冷圈的孩子啊,和我们一起建设家园(tag)吧。不论你是ba,ca,ana,还是其他的a右CP,只要你有一点灵感,一腔热血和一点兴趣,就可以来报名参加allA24h。

各位同好们,来加入我们吧。

活动目前预计12月25号,圣诞节开始。

所有参与者,一律提前五天交给@黎明前线 审稿。

有意参与者,请加入下面的群。


黎明前线

【脑叶BA】绿潮.3

作者:黎明前线

梗概:

  Ayin注意到,Benjamin今天的精神状况不对。

  他当时没想到今天的Benjamin来自未来,也没想到,自今天后,他每天早上睁开眼时都会遇到不同时间线上的Benjamin。

预警:

  ①CP为BA,无其他cp

  ②存在大量私设、捏造剧情与非官方角色解读

  ③暂时没有,想到再补

  

  【想要热度,评论、粮票和粉丝。】

  【持续更新】

  

  

  

  03.

  

  现下,那孩子还不知道未来将发生的事情。

Ayin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Benjamin的思维水平和反应能力确实很强,在Ayin为他...

作者:黎明前线

梗概:

  Ayin注意到,Benjamin今天的精神状况不对。

  他当时没想到今天的Benjamin来自未来,也没想到,自今天后,他每天早上睁开眼时都会遇到不同时间线上的Benjamin。

预警:

  ①CP为BA,无其他cp

  ②存在大量私设、捏造剧情与非官方角色解读

  ③暂时没有,想到再补

  

  【想要热度,评论、粮票和粉丝。】

  【持续更新】

  

  

  

  03.

  

  现下,那孩子还不知道未来将发生的事情。

Ayin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Benjamin的思维水平和反应能力确实很强,在Ayin为他讲解过一遍情况后,他很快就追平了当下研究所的科研进度,并且接过了未来自己的工作。

  

  当看着仅经过两个小时培训,就开始对工作轻松上手的Benjamin,一瞬间,Ayin脑袋里突然闪现出了一个极为不靠谱的想法:

  

  如果他能克隆一千个Benjamin,二十个整合数据,二十个分析理论,把每一个Benjamin全部做到都物尽其用,是不是研究所就能够有足够的进度……不,那太可怕了。

  

  他一定是疯了。

  

  Ayin掐断了脑海里恐怖的想法,但是他必须承认Benjamin的可塑性真的很高。对方不仅非常快就适应了研究进度,还同时适应了新身份,甚至于比原来的Benjamin还要做的更好,连带着身边的人也恍然大悟。

  

  “原来Ayin所长和Benjamin先生居然是这种关系。”在私下讨论时,Michelle如此感叹。

  

  Ayin注意到两个姑娘在看向他时,表情带着笑意,以至于连平时的躲闪和害怕都少了很多。


  Gabriel和Daniel会避免在他和Benjamin独处时打扰,Enoch和Lisa不再在午休时来找Ayin补习,甚至于平时吃早饭时,连Kail都会让出位置,体贴地给他和Benjamin创造出一个私人环境。


  “不,他们绝对误会了。”


  Ayin和Carmen词严义正地说。他的话语里间杂着无奈和痛苦,只能寄希望于Carmen来替他澄清这一系列的影响。然而Carmen只是轻笑了一下。


  “有什么错误嘛,毕竟Benjamin确实是在追求你。”


  “那是因为他误会了。”Ayin焦头烂额地说。


  Carmen陷入了思考。她若有所思地盯着Ayin,在一段沉默后,甚至引得Ayin也有些不安。


  “你在想什么?”Ayin直言问。


  “我在想,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滤镜能有多厚,以至于能够在被卖了后,还傻愣愣地替对方数钱。”


  “是说Benjamin对我?嗯,我今天早上似乎确实对Benjamin的进度要求有些苛刻了,那孩子其实……”


  “不,我是在说,你对Benjamin。”


  Carmen停顿了一下,“当然也有你对我。Ayin,你这个样子让我总觉得,如果有一天,我和Benjamin把你转手给卖了,你都还会我们两个找理由解释。”


  Ayin怔住。


  Carmen眼见对方神色严肃地说:“这不可能。我再怎么说,也至少是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


  “是,Ayin是成年人了,所以当年是谁一听我说要开一家研究所,撂下手头工作就跑过来词严义正地劝我放弃,结果两三下,就被我反过来诱骗到放弃了每个月经费动辄几十亿的工作,跟过来打白工,现在还连带数钱管账的?”


  “……”


  Ayin哽住,Carmen哈哈大笑。


  “完了,这么一说我真的觉得我好缺德啊,怎么办?Ayin。”Carmen眨眨眼,她看见Ayin咳嗽了一声,别开了头。


  “你别岔开话题。”Ayin说,“Carmen,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对待……或者说处理Benjamin了。”


  “那就不处理。”


  Carmen收敛了笑容,她如此建议:“其实这也是个好机会,让你放下过去的偏差,去好好认识一下Benjamin。”


  “偏差?”


  “当然,正面偏差也是偏差——你总是习惯把人想的太好了,但是在这个世界,不完美才是常态……原谅我老是说这种话,我虽然口头上总是鼓励别人,但是我向来不惮于以最糟糕的结果准备预测,而你则恰恰相反。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有时候我总是担心你受到伤害。”


  Carmen说完叹了口气。


  Ayin愣了一下,他随后就听到Carmen继续感叹:“所以说,Benjamin遇到我这个丈母娘,真的很倒霉啊。要是换个人,他早就已经把你卷上床,开始大吃特吃了吧。”


  “Carmen!!!”


  谈话最后没有产生任何效果。唯一有益的结果就是Ayin彻底放弃了纠正这个错误,任由Benjamin缠着,甚至于乐观地想好歹这还能多推一点研究进度,但在Benjamin积极主动加班,连续工作12小时后,又开始担心起这是否有些过于不人道。


  显然,今天的Benjamin在任何事情上,都显得格外殷勤。Ayin总感觉对方像只迫待求偶的雄鸟,正花枝招展地向Ayin展现他所有能展现的东西。


  但是Ayin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哪种雄鸟是到手后还乐得天天主动叼虫子回窝,热情到半刻都不撒手的,只能默默在鸟纲下面单开了个Benjamin目Benjamin科Benjamin属。


  这种情绪在晚上睡觉时达到了巅峰,Ayin甚至想和Benjamin说一句,对方可能找错了对象。但是他没能说的出来,因为Benjamin那双眼睛确实很致命。


  那样的绿潮足够让人沉溺,心甘让人腐烂在其中。而当下站在Ayin眼前这只雏鸟,显然尚还年轻,羽翼未满,没有上一只那样高危,目光好似将溺亡之人,牢牢抓住稻草不放。


  但是Ayin仍然很在意发生了什么。


  “你昨天晚上过来的时候,状态不对。”Ayin和正在铺被子的Benjamin说。


  “有吗?”


  “你觉得呢?”Ayin平静地反问,“我是你的老师,Benjamin。当我向你许下诺言,承认这段师生关系时,我一并承诺下的,还有你未来的前途和永远的信……”


  “嘘。”


  Benjamin突然打断了Ayin的话,他放下了被子,眨了眨眼,和Ayin轻声说:“老师,我希望您记住,请您绝对、绝对不要对我轻易承诺永远这个词。因为,我怕我会忍耐不住……伤害您。”


  Ayin怔住。他听见Benjamin继续说:“事实上,当时我确实在思考您,老师。因为就在穿越之前,Carmen学姐刚刚来找过我。”


  Ayin有点意外,他不记得Benjamin私下有和Carmen谈过什么,但是转念一想,他俩要是真的私下谈过什么,自己不知道这么一遭太正常了。


  “Carmen找你谈了什么?”


  Ayin话音落下,Benjamin对望着Ayin,他突然笑了笑说:“Ayin老师,您知道吗?Carmen女士真的,非常、非常在意您,这份在意和关心的程度甚至于远超过我最夸张的设想,让我不得不放弃了某些事情——但是请相信我,我们谈论的具体内容,您不会想知道的。”


  Benjamin没再多说,而是娴熟地摆出一副无辜而担忧的样子,Ayin盯了Benjamin一会,他最后叹了口气:“好,我不问。我们睡觉。”


  晚上,Benjamin睡的很乖巧。他看起来折腾了一天,是真的累了,整个人非常放松。


  但是Ayin并没有立刻睡着,他在回想Carmen的一句话。


  “他把你当追求对象,但是肯定想不到你把他当幼崽了。”那是Carmen之前和他说的话。现在Ayin想否认,因为没有哪个幼崽是会盯着人看一晚上的。


  当Ayin睁开眼时,他看见了Benjamin死死地盯着自己看,那样的深绿把他吓了一跳。


  “Benjamin?!”


  Ayin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甚至带着一点不可察觉的颤音,当看着面前容貌苍老,而仍然神色熟悉的人时,他突然心悸了一下,一种无法言明的难受,突然压得他喘不过气。


  而Benjamin的反应也像是缓慢了许多,他延迟了半拍,方才从Ayin的身边慢慢挪开,收敛了目光。


  “我很抱歉,A。”Ayin注意到,Benjamin似乎变了对他的称呼,“但是,老师,请原谅我的冒昧,我甚至无法确定,这是一场梦吗?”


  “不,是我在做梦。”


  盯着Benjamin仿佛吃人的目光,Ayin此时唯一的想法是,他未来绝对是辜负了Benjamin什么。


  当他回过神后,另一个想法是:当同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时,他大概可以确认,这个变化的契机是晚上的睡眠。


  或者大胆一点,午夜12点。 

  

  ——tbc——

gene

突发奇想。。。。

一些最近的鱼。。。。

突发奇想。。。。

一些最近的鱼。。。。

室内植物

中元节快乐!!来点小海豹蛋糕吧(*˘︶˘*).。.:*♡

中元节快乐!!来点小海豹蛋糕吧(*˘︶˘*).。.:*♡

陆地上的旗

  明明是人类,却比机器更为无私,哪怕是将自己的全部奉献也没有一丝后悔

  明明是人类,却比机器更为无私,哪怕是将自己的全部奉献也没有一丝后悔

黎明前线

  一些黑猫爬绿钟后,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绿钟盯上了。

  

  

  

  p1滤镜,p2原图

  来自我的奇怪脑洞和画手老师的一些摸鱼。黑猫的画法有参考罗小黑,画完之后,画手老师和我哭诉她真的不太会画Q版。

  

  【幕后】

  北巷-画手:思索,白底金瞳好像有点不好看。

  我:(陷入沉思)稍微加一点黑色调调整,但是主体还是金眸是肯定的

  北巷:还要加点什么?直接穿个白大褂?

  我:可行

  (出图后)

  北巷:虽然但是 加了披风后 感觉后面那只眼睛更变态了

  一些黑猫爬绿钟后,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绿钟盯上了。

  

  

  

  p1滤镜,p2原图

  来自我的奇怪脑洞和画手老师的一些摸鱼。黑猫的画法有参考罗小黑,画完之后,画手老师和我哭诉她真的不太会画Q版。

  

  【幕后】

  北巷-画手:思索,白底金瞳好像有点不好看。

  我:(陷入沉思)稍微加一点黑色调调整,但是主体还是金眸是肯定的

  北巷:还要加点什么?直接穿个白大褂?

  我:可行

  (出图后)

  北巷:虽然但是 加了披风后 感觉后面那只眼睛更变态了

黎明前线

  “你害羞了!你刚才一定是害羞了!”

  “我没有……唔,Carmen!”

  

  

  

  

  进行一些新老师的约稿尝试.jpg

  其实除去放出来的这些外,还有好多稿子的,但是完全不敢放太翻车的。

  【幕后】

  我:A的脸上要不要稍微上一点红晕(?)不用太重,透明度很高的那种就行(草啊)

  暮夜-画手:草,其实我上了

  暮夜:可能有点看不出来(挠头)

  我:草,仔细看居然真的有

  暮夜:草 有点好笑(?)那我还需要改吗?

  我:有点好笑,不用啦

  “你害羞了!你刚才一定是害羞了!”

  “我没有……唔,Carmen!”

  

  

  

  

  进行一些新老师的约稿尝试.jpg

  其实除去放出来的这些外,还有好多稿子的,但是完全不敢放太翻车的。

  【幕后】

  我:A的脸上要不要稍微上一点红晕(?)不用太重,透明度很高的那种就行(草啊)

  暮夜-画手:草,其实我上了

  暮夜:可能有点看不出来(挠头)

  我:草,仔细看居然真的有

  暮夜:草 有点好笑(?)那我还需要改吗?

  我:有点好笑,不用啦

Life4left

是前段时间噩梦频发失眠爬起来的听歌画画

自动自觉降低饱和度以求过审

是前段时间噩梦频发失眠爬起来的听歌画画

自动自觉降低饱和度以求过审

醉年

群内B在售,起司红姐锁妈长发藻数调,最后本人的一点点小私心,看看Ayin,在群相册数调一栏,满30送样,孩子想要Ayin的棉花娃娃!(扭曲)(阴暗的爬行)

群内B在售,起司红姐锁妈长发藻数调,最后本人的一点点小私心,看看Ayin,在群相册数调一栏,满30送样,孩子想要Ayin的棉花娃娃!(扭曲)(阴暗的爬行)

明胖窗

[永七pa]终将倾颓的通天之塔

神器使档案Ayin 

神器·巴别塔 人类联合起来兴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

神器使能力·预见崩塌

神器故事1:大地上的人类联合起来,希望能建造一座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

神器故事2:他将人们汇聚起来,宣告要建造这座通天高塔以逃离地上的苦痛与厄难。“他们这样齐心协力,有什么是做不成的呢?”于是神拨弄命运,使高塔注定倒塌。

神器故事3:伫立于高塔之上,他眺望远方。通天之塔弥高,他所视弥远。世界的终末他看得分明,塔的倾颓、自身的坠落他也看得分明。如果...

神器使档案Ayin 

神器·巴别塔 人类联合起来兴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

神器使能力·预见崩塌

神器故事1:大地上的人类联合起来,希望能建造一座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

神器故事2:他将人们汇聚起来,宣告要建造这座通天高塔以逃离地上的苦痛与厄难。“他们这样齐心协力,有什么是做不成的呢?”于是神拨弄命运,使高塔注定倒塌。

神器故事3:伫立于高塔之上,他眺望远方。通天之塔弥高,他所视弥远。世界的终末他看得分明,塔的倾颓、自身的坠落他也看得分明。如果塔的倒塌无法避免、如果塔下聚集之人的分道扬镳无法避免,那么只能在这一切到来前,让塔通往「箱庭」之外。 

NGC3393

【脑叶NA】涸辙之鲋(2)

★菜人试作,因为这对实在没人磕而自割腿肉的小渣文而已!权作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人喜欢NetzachxAyin并加入tag!!快饿死了真的


★看不太出来但确实是现代pa。主NetzachxAyin,有YesodxAyin提及!!!逻辑被我吃了,ooc满天飞警示。


★还是那句话,不磕勿喷,不看就屏蔽此tag。对不起我文笔真的不行。所以什么时候有太太做饭我来吃(尖叫)


  

  

  

  

  

  

  

  

  

  开门声。Carmen带他进了屋,按亮小客厅的灯。


  

  

  新家的修饰简单大方,桌角柜台上不乏赏心...

★菜人试作,因为这对实在没人磕而自割腿肉的小渣文而已!权作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人喜欢NetzachxAyin并加入tag!!快饿死了真的


★看不太出来但确实是现代pa。主NetzachxAyin,有YesodxAyin提及!!!逻辑被我吃了,ooc满天飞警示。


★还是那句话,不磕勿喷,不看就屏蔽此tag。对不起我文笔真的不行。所以什么时候有太太做饭我来吃(尖叫)


  

  

  

  

  

  

  

  

  

  开门声。Carmen带他进了屋,按亮小客厅的灯。


  

  

  新家的修饰简单大方,桌角柜台上不乏赏心悦目的小装饰,明显出自Carmen的手笔。之后此处就是Netzach的新家,可他觉得不太适应,原因是他尚记得此前不久蔓延在他生活里另一个人的味道,清清冷冷而独特的安心味道。Netzach把这种感觉归于一时的矫情不适,再没多挂心。小小的离别成了一粒硌进鞋底的小石子,到哪儿都有不起眼的痛觉。


  Netzach寻思着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份工作。考试,申请了教师资格证,在Carmen的帮助下到附近的中学拿一套油画工具做美术老师(他此前确实对油画颇有研究,希望这一年多时间至少没全忘了)。磕磕碰碰里他的生活逐渐步入常人的正轨,并且从慢慢直起的腰杆上看不出 过去的阴影了。Netzach每天下班开车回家,放完热水后对着镜面审视自己,偶尔拆开手上的绷带看以前给自己划下的十数道伤痕。伤痕。它们早已痊愈结痂又脱落,淡棕的痕迹仍然存着。

  Netzach逐渐不再喝酒了,他在学校和几位同事成了朋友,收到邀请时往往挑着度数低的果酒——偶尔还是有醉的时候——但他会一直买着那薄荷糖带在身上。苏醒时片刻的晕眩让他忘却嘴里积久的药苦味和昨夜果味充裕的甜酒味道,却对这糖的味道记得分外清楚。手指摸上糖盒,他从一盒糖上看出过去时光的影子,并且回忆起Ayin,以及那颗芥末味的糖。


  他好像确实很久没再见到过Ayin了,即使他昨天上午还在街区自动贩卖机旁远远望见那道黑色的身影,拿着一罐咖啡快步离开,转瞬即逝。Netzach恍惚的一瞬间以为那是否是他幻视的一道影子,又对他早饭只一罐咖啡的行为有些近乎担忧的无名思绪。当他某天下午没课,转而打道去了Carmen曾提起的那座研究所时,心情竟有些忐忑。


  他昨夜当然一夜没睡,没拉紧的窗帘泄月光照着手腕的伤痕,它们曾经覆着年轻人蹙眉给他包扎的绷带。他终于正视自己的过去,把时针调回初见的那天一点点溯游向上去查证萦绕的目光。那个晚上他斜坐在阴暗里回想Ayin每一句话的尾调,每一声轻笑的嘴角和闪着碎光的眼睛。Netzach终于在姗姗来迟的悸动里明白那挥之不去的想念是什么,那晚他攥着糖盒的棱角,觉得过去陌生而熟悉的记忆再次吞没他,而他拽着用来不陷入深渊的绳索握在另一个人金色的眼睛里。


  那是双很漂亮的眼睛。


陆魜贾

梦魇

艾因视角同人

警告:本文有大量私设,不止是原著人物的设定,还有我自己设计的角色会出现。


————分割线————


    “老师,老师。”

    ‘这个声音……’

    “老师!今天可是您结婚的日子啊,怎么这么没精神。”

    “本杰明?”失焦的眼中渐渐浮现出一名灰发青年,艾因有些错愕。

    “老师?”翠绿的眼眸之中满是担忧,本杰明看着神情恍惚的艾因,有些担心。“您的...

艾因视角同人

警告:本文有大量私设,不止是原著人物的设定,还有我自己设计的角色会出现。


————分割线————


    “老师,老师。”

    ‘这个声音……’

    “老师!今天可是您结婚的日子啊,怎么这么没精神。”

    “本杰明?”失焦的眼中渐渐浮现出一名灰发青年,艾因有些错愕。

    “老师?”翠绿的眼眸之中满是担忧,本杰明看着神情恍惚的艾因,有些担心。“您的状态不太好,没事吧?”

    “不,我没事。”艾因坐直身体,理了理有些凌乱的白色礼服,转过头看向窗外。“我们到哪里了?”

    “不用着急,时间来得及。”坐在前座的丹尼尔探出身子,笑着打趣道。“一定是太兴奋睡不着,才这么没精神,要不要来点咖啡?”

    说着,丹尼尔拿出一个保温杯,递到艾因面前。

    “不用了。”伸手将杯子推回去,艾因有些无奈。“卡门说的没错,你真的是咖啡上瘾,我还以为你对咖啡的要求很高。”

    “当然。”将装着咖啡的保温杯收起来,丹尼尔挑了挑眉。“不过艾因先生婚礼的宝贵时间我可不能全拿来泡咖啡啊。”

    “在你油嘴滑舌的时候能不能坐好。”加百列虽然在目不转睛的驾驶,但还是嘴上不饶人。“不然你就坐到后面,和乔凡尼换位置。”

    闻言,丹尼尔坐了回去,通过后视镜看向后座脸色欠佳的乔凡尼:“乔凡尼,你和我换换吧,可能会舒服一些。”

    “咳咳,谢谢,不过不用,我不是晕车,而且马上就到了。”捂住嘴咳嗽几声,婉拒道。

    “你应该静养一段时间的,病还没有完全好。”艾因看着身旁不住咳嗽的乔凡尼。

    “不,咳,不行,这可是卡门和你的大事,我不能错过。”乔凡尼摇了摇头,拒绝了艾因的提议。

    “唉,不过情况恶化我可不能让你继续勉强自己。”知道自己劝不过乔凡尼,艾因只能先作罢。

    “谢谢你,艾因。”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乔凡尼苍白的脸色露出温和的笑意。“你一定能咳咳,照顾好卡门的。”

    “到了。”

    还没有回应乔凡尼,加百列的声音便拉回了艾因的注意,艾因急切的起身,却被车顶拦住了他的动作,只能半蹲在车中,看起来略有些滑稽。

    “老师,不必急切。”本杰明率先推开车门走出,做出请的动作。“师母就在里面等你。”

    ‘师母……’本杰明的改口让艾因愣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身后的乔凡尼推了一把。

    看着将要举行自己与卡门婚礼的地方,艾因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一步接一步地靠近。

    看到艾因那和平时大相径庭的呆板,紧跟其后的四人相视一笑。

    “啊,你来了。”一身黑色西装的卡莉走上前,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门。“进去吧,伊诺克在大厅里,他会带路。”

    “辛苦你了,卡莉。”艾因向卡莉点头示意,随后便迫不及待的走进大门之中。

    “可惜啊,婚礼少了一个伴娘。”走在后面的丹尼尔刻意压低了声音,却又让别人能听得清清楚楚,在卡莉青筋暴起后加快脚步走进了大厅。

    听着身后的小剧场,艾因无奈的笑了笑,环视四周后找到了等待的伊诺克:“伊诺克,我们到了。”

    “艾因先生,请跟我来。”担任花童的伊诺克走来,侧过身伸手为艾因指明方向。“由我为您带路。”

    看着彬彬有礼的伊诺克,艾因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个曾长期卧病在床的孩子:“多谢,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先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我的状况很好。”伊诺克鞠了一躬。“感谢您的关心,也感谢您和卡门小姐的照顾。”

    “不,这没什么,都是卡门的功劳,我只是做好分内之事。”

    “伊诺克——他们来了没有啊?”活泼开朗的声音传来,丽萨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之中。

    “丽萨,不要乱跑,我马上就把艾因先生他们带过去。”伊诺克绷住的状态陡然放松,朝着不远处的丽萨喊道。

    “啊!好的,我这就回去通知大家准备一下。”说完,丽萨便离开了艾因的视线范围。

    “准备?准备什么?”早在之前艾因便准备好了大部分事宜,突然又要准备什么自己完全不知情。转头看向与自己同行的几人,发现他们都在躲避着自己的视线。

    “你们啊……”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告诉自己,艾因叹了口气,回过头跟着伊诺克准备迎接‘惊喜’。

    路程不长,艾因很快就到达卡门所在的房间门前,只需要推开门就会见到自己的新婚妻子,但……

    “哼哼,艾因先生,我可是提前查阅了资料,准备好应对我们的‘堵门’吧。”元气满满的声音响起,身穿伴娘礼服的伊利亚双手叉腰,挺胸抬首看着面前的艾因。

    “呵。”艾因轻笑一声,环视了一圈站在门前的众人。“行啊,你们有什么考验都拿出来吧。”

    米歇尔默默退后一步,细声细语的和伊利亚说悄悄话:“伊利亚,然后我们该怎么做,你还没有告诉我们。”

    “额……就是你要满足我们每个人一个要求。”伊利亚思考片刻,提出‘考验’的内容。

    “没问题,就从你开始吧。”艾因失笑,他很清楚急躁的伊利亚大概率没有完全摸清楚规则,但也并不打算拆穿她。

    “我想想……有了!”伊利亚灵光一闪,想出一个点子。“我想当您孩子的老师!”

    “咳咳咳,太早了吧。”艾因一脸黑线,但还是回应了她的要求。“可以,但如果你不能胜任,我就会开除你。”

    “您放心吧,我一定可以的!”伊利亚自信满满。

    “那么你呢?米歇尔。”艾因目光移向一边的米歇尔。

    “唔……”米歇尔向身旁挪了挪,将自己藏在伊利亚身后。“我没什么想要的……”

    “没有吗?那麻烦了,我要一直被堵在门外了。”艾因托着下巴,皱起眉毛,故作为难的样子。

    “不会的!我会把路让开的!”米歇尔被吓到了,连忙摆手说道。

    “可这是必要的流程。”艾因并不打算就那么简单了事。“能帮我这个忙吗?”

    “我,我知道了。”米歇尔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只能答应下来。“那么……我想要艾因先生和卡门小姐永远幸福。”

    “你确定吗?那好,我答应你”一个不算要求的要求,但看着连忙点头的米歇尔,艾因只好作罢。

    “到我了!”丽萨蹦蹦跳跳,挥舞着双手想要引起艾因注意。“该让我来了!”

    “你想要什么啊?”艾因低头看着这个充满活力的小花童。

    “我想当姐姐!”一直被别人照顾的丽萨也想要照顾别人,伊利亚的要求给了她思路。

    “可以啊,没问题。”卡门对丽萨和伊诺克视如己出,艾因完全可以把两个孩子当做自己的骨肉。“不过你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行。”

    “好耶!”丽萨双手高举,开始期待未来自己的弟弟妹妹。

    看着兴奋的丽萨,艾因面露微笑,转头看向门前的最后一人,看了看她一袭黑衣的墨皊:“看来你们两人一个也没劝成功。”

    “艾因先生,这个我真不行。”墨皊苦笑一声。“如果不是咳咳,不是卡莉把我赶回来,我就不用挡在您面前了。”

    “就算卡莉不说什么,我也不会让病人在我的婚礼工作。”艾因摇了摇头。“唉,不多说了,怎么样,想好‘考验’了吗?”

    墨皊张了张嘴,准备提出和米歇尔一样的‘要求’,但看到艾因的眼神,还是改了口:“那就吃颗糖吧。”

    “糖?”这个要求让艾因有些摸不着头脑。

    “咳,对,水果糖。”墨皊从口袋摸出一颗桃心形状的糖果。“想用这颗糖为你们的爱情献上祝福。”

    “水果糖么,是什么味道的?”艾因接过糖果丢进嘴里,随口问道。

    “听说爱情的味道丰富多彩,所以我用了不止一咳咳,一种口味。”看着艾因脸上略有些崩坏的表情,墨皊捂着嘴。“除了糖之外我还放了柠檬、辣椒、苦瓜还有盐。”

    “咳咳咳咳!真是独特的‘水果糖’。”知道自己被整了,艾因咳嗽几声后将糖嚼碎吞了下去。“那么这样就可以了吧,还是说你们还有什么招数?”

    几人对视了一下,伊利亚开口:“没有了”

    “那么能让我进去了吗,女士们?”

    “没问题。”伊利亚等人让开了路,禁闭的门扉展露在艾因眼前,面对近在咫尺的目标,灵活的思维再度卡壳,艾因抬起有些沉重的脚步,慢慢地靠近这扇门。

    看着僵硬的艾因,加百列叹了口气,瞥了眼旁边的丹尼尔,后者立刻会意,拿出一个小盒子交给加百列。

    “等等,艾因。”加百列挥了挥手上的东西。“你忘了件东西。”

    “啊?”艾因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加百列,其他人看到那个艾因这幅模样,都不住地笑出了声。

    加百列也是忍俊不禁,止住不停上扬的嘴角,将手中的物件塞到了艾因的手中。

    “这是……”虽然是疑问句,但艾因瞬间明白这是什么,拿着盒子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力捏紧。

    完事具备,艾因来到门前,只要推开这扇门,他就能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请等一下。”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在玩什么呢?也让我参与一下。”

    “给我站住!”卡莉紧跟其后,戒备地看着眼前的人。“这里可不欢迎你!”

    墨皊也上前将其他人挡在身后,与卡莉将不速之客夹在中间。

    “不要紧张。”紧张的氛围里,加里翁笑盈盈的看着众人。“我只不过是想为新人送上自己的祝福而已。”

    “我们并没有邀请你。”艾因看着态度轻松的加里翁,沉声道。

    “不要这么说,多亏了你们的研究,我再也不能从高处俯视那些景色了。”嘴角勾起,加里翁若有深意的说着。“可我又无法立刻抛下这个爱好,不过幸好我问到了有趣的事。”

    听到加里翁的话,米歇尔的脸色变得煞白,六神无主地看着与众人对峙的加里翁。

    注意到米歇尔的异常,但艾因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和加里翁交涉:“那就由我来招待你吧。”

    “这怎么行,你可是主角。”加里翁回绝了艾因的提议,指向一边的丹尼尔。“就让这位先生来帮我吧。”

    “……乐意效劳,女士。”汗水打湿了衣服,丹尼尔接下了这份差事。

    艾因见状,本想再说什么,却被卡莉打断:“喂,艾因,别墨迹了,有我在,不会让这家伙搞什么名堂的。”

    “咳,你是不是忘了……”一旁的墨皊幽幽开口,但被卡莉的呵斥声打断。“闭嘴,就你现在病殃殃的样子能做什么,老老实实呆着。”

    “我只不过是一名看客,不会做什么,请放心。”乐呵呵旁观的加里翁再次开口。“你还不行动吗,让新娘等太久可是很失礼的。”

    背对着艾因的墨皊回过头。“去吧,我们都在这里。”

    “我明白了,谢谢各位。”身旁的众人相继向艾因点头示意,艾因也不浪费时间,推开门走进了房间之中。

    进入房间后,他终于见到了她,此时此刻,艾因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她一人,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她,最后来到了她的面前。

    此时的卡门一身洁白无瑕的婚纱,端坐在房间之中,灯光下的她如同耀眼的太阳一般散发着光芒,但这光芒却又温和如月,令艾因无法将目光从卡门身上移开。

    像是太阳,却又柔和不灼人眼目,像是月亮,却又温暖不令人寒冷。

    不知是等待太久,还是昨晚兴奋地没睡好,卡门坐在椅子上垂着头,均匀的呼吸从鼻翼传出。

    看着卡门恬淡的睡颜,艾因放轻了动作,不想将卡门从睡梦中惊醒。

    慢慢半跪在地,看着卡门搭在腿上的双手,艾因轻轻抬起叠在左手之上的右手,拿出盒子,取出盒中的东西,小心翼翼地交给了卡门——戴在了她的环指上。

    白皙细长的手指上环绕的戒指在光照下熠熠生辉,盯着卡门佩戴婚戒的手掌,艾因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

    做完一切后,强烈的困意如泉水般涌出,艾因将双臂轻轻搭在卡门的大腿上,枕着胳膊渐渐发散了意识。

    “抱歉,先让我休息一会吧。”

………………

    “数据传输完成。”

    冰冷的机械合成音在空荡的房间中响起,趴在桌上的艾因被惊醒,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艾因猛然站起身冲向门外。

    推开门,艾因慌乱地搜寻着其他人,片刻之后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回到房间之中。

    坐在椅子上的艾因神游片刻,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原本挺拔的身躯一点一点地弯折,如同被一座沉重的山岳压断了脊梁。

    “即使身处与这个流行离别的时代,我也完全不擅长道别,可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学会道别。”

    “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已经不会再忘第二次了……”起身看了眼记忆副本下载那上走到满的进度条,艾因喃喃自语。

    漆黑寂静的房间之中,艾因面对着如同棺柩的铁制方盒,缓缓开口。

    “真是一场噩梦。”


————分割线————


想必看到这里的读者已经知道我的私货是什么了,墨皊这个角色是我被艾因他们的故事吸引,想要加入他们而诞生的,也是我开始写同人文的契机。

在这之前我就已经尝试过,可惜不尽人意,开始在这里写短篇,一是想表现自己的想法脑洞,二是想要练习积攒经验。

再说说文章标题和艾因最后的话,我认为这样的美梦对于这个时期的艾因就是最可怕的噩梦,因为这个梦境或多或少地暗示了艾因身边人的死因和遗憾。

再者,举个简单的栗子:一个坠崖的人被人抓住,但伸出援手的人却又松开了手。如何让一个人绝望,先给予他希望。

然后是本文的灵感来源,整体走向来自晓皮大大的文章《梦阑珊》。

艾因说过的话来自b站up主魔法zc目录的一句话:“这个时代是流行离开的的时代,但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最后艾因为卡门带上婚戒后梦醒看着还没诞生的安吉拉则是下面这张图片。


黎明前线

  “为什么这么看我?是我脸上的水还没擦干吗?”

  一些老婆出浴图.jpg

  嘘,是谁存的图我不说。

  

  

  p1原图,p2异色,p3无背景

  【幕后】

  《本期话题:李涛,研究所所有成员一起去泡温泉,谁是最开心的一个?》

  “为什么这么看我?是我脸上的水还没擦干吗?”

  一些老婆出浴图.jpg

  嘘,是谁存的图我不说。

  

  

  p1原图,p2异色,p3无背景

  【幕后】

  《本期话题:李涛,研究所所有成员一起去泡温泉,谁是最开心的一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