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站up

2507浏览    514参与
Reic?

【夏潮】柄③(核心x行为)

更新完成!2020.5.31 

指路:本合集(马浩宁nb)的第二篇文章

评论区底部的链接

今天是我生日,也是返校日....哭哭

写得有点匆忙,见谅

等6月20我回家了会修改的


更新完成!2020.5.31 

指路:本合集(马浩宁nb)的第二篇文章

评论区底部的链接

今天是我生日,也是返校日....哭哭

写得有点匆忙,见谅

等6月20我回家了会修改的


西桅

恭喜阿姨百万!!

来自住校生迟到的贺电

恭喜阿姨百万!!

来自住校生迟到的贺电

魔法少女小紫璃

有一天,B站有个叫阿漫的up,他不知不觉路过了一个小酒吧,于是他突然灵机一动。


“诶,这不是洛瑶瑶遇到御傲天的地方吗?嘿嘿,进去取材,说不定还能水一期视频。”


阿漫踏进了这个闪着暗黄色灯光的小酒吧。


他四处张望,却没能看到什么有趣的人。


“oh!!no!!难道我的视频水不了了吗!!!”他在心里大声尖叫着。


他叹了一口气,终是认命,抿了抿他清秀的薄唇,眼泪止不住的流,转身就要离开小酒吧。


但是


他转身的时候


撞到了一个高大而又英俊的男人


他!!!


竟然是!!!!!


竟然是!!...

有一天,B站有个叫阿漫的up,他不知不觉路过了一个小酒吧,于是他突然灵机一动。


“诶,这不是洛瑶瑶遇到御傲天的地方吗?嘿嘿,进去取材,说不定还能水一期视频。”


阿漫踏进了这个闪着暗黄色灯光的小酒吧。


他四处张望,却没能看到什么有趣的人。


“oh!!no!!难道我的视频水不了了吗!!!”他在心里大声尖叫着。


他叹了一口气,终是认命,抿了抿他清秀的薄唇,眼泪止不住的流,转身就要离开小酒吧。




但是




他转身的时候




撞到了一个高大而又英俊的男人





他!!!





竟然是!!!!!




竟然是!!!!!!!







御傲天!!!!




于是阿漫激动了,他闪着泪光眼睛一眨不眨得盯着御傲天。


没错



他可以水视频了!!!!!



他好开心!!!!



谁知道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御傲天竟然该死的爱上了这一双会闪光的眼睛。


他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茬。


“很好,男人。”


阿漫激动的眼泪都快要溢出来了,连忙点头。


“嗯嗯嗯嗯嗯我很好我现在很好哦我的九尾狐lailai呀我又可以水……等等。”


阿漫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可惜为时已晚

漩涡里漂荡的小船

脑补了一下p4的前因

是超级ooc的碳碳 艹

尝试了一下新上色方法,翻了淦,我对不起这两位🙏

脑补了一下p4的前因

是超级ooc的碳碳 艹

尝试了一下新上色方法,翻了淦,我对不起这两位🙏

漩涡里漂荡的小船

可可爱爱小cb🙉

又是一张草的一批的图

可可爱爱小cb🙉

又是一张草的一批的图

漩涡里漂荡的小船
看到一个布丁教程所以随便糊了一...

看到一个布丁教程所以随便糊了一下,果然劳斯握着我的手教我我都学不会💦

来源于那个很著名的直播吃草莓

草衣服乱搞的,我对不起花老师

看到一个布丁教程所以随便糊了一下,果然劳斯握着我的手教我我都学不会💦

来源于那个很著名的直播吃草莓

草衣服乱搞的,我对不起花老师

漩涡里漂荡的小船

又是一张没有技术含量还毁模板的画🙏

520瓶子超话连泛瓶都没有,果然买这股已经不赚了吗

又是一张没有技术含量还毁模板的画🙏

520瓶子超话连泛瓶都没有,果然买这股已经不赚了吗

季夏🌱

【阴阳怪气】虚拟地带(1)

-私设世界观,是一个脑洞→这里 

-就自己写着爽爽

-无CP!无CP!无CP!

-全员友情向,ooc属于我,可能会出现其他的up主

-均纸片人人设,请不要上升正主❗️

——以上——


“你好,up主。”


“欢迎回到bilibili,会议将于今天下午三点开始,请抓紧时间前往会议室。”


-


——下午2:30。


“呀,你们来啦?”


老...

-私设世界观,是一个脑洞→这里 

-就自己写着爽爽

-无CP!无CP!无CP!

-全员友情向,ooc属于我,可能会出现其他的up主

-均纸片人人设,请不要上升正主❗️

——以上——

 

 

 

 

 

“你好,up主。”

 

“欢迎回到bilibili,会议将于今天下午三点开始,请抓紧时间前往会议室。”

 

 

 

 

 

-

 

——下午2:30。

 

 

“呀,你们来啦?”

 

老番茄看着从远处匆匆赶来的两个身影,朝他们打了个招呼。

某幻和花少北显然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头发都没打理好就出来了,番茄看着两人的样子不禁轻笑出声。

 

“害妹睡醒呢?”

 

“没呢,没呢。”

花少北边回答边打了个哈欠。

 

半个小时前up主们突然收到了B站总部发来的消息,三点要召开紧急会议,番茄这周倒是没课,收拾收拾就出门了,某幻和花少北,一个昨天直播嗨到凌晨三点,一个熬夜剪视频,正打算一觉睡到今天晚上,好梦却被突然的通知打断。

 

 

“哇太顶了兄弟,好困。”

 

某幻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随后环顾四周发现好像少了两人。

 

“中国boy和老蕾呢?”

 

 

“中国boy他说他还在外面搬砖,得晚点,至于老蕾他……”番茄突然顿了顿。

 

“他说他走到一半发现ID卡忘记带了,又跑回去拿了。”

 

“……不愧是他。”

某幻和花少北面面相觑,然后是异口同声。

 

 

“所以……怎么突然就召开紧急会议?”

花少北盯着消息界面,伸出手揉了揉凌乱的发,发问道。

 

“‘世界’里出现了新型的吞噬者。”老番茄从背后的书包里拿出一个平板,点开了一个视频,递给面前的两人,“这是散人发来的。”

 

 

视频里,一个黑色乱码数据怪物尖啸着,抬起利爪朝拍摄者发出攻击,拍摄者躲开后,可以看见面前的

 

“我靠,这……”

“这是会化成人形的……病毒?”

花少北发出一声惊叹,又将视频倒退了几秒,想再看清楚那一幕。

 


“不对,这是‘复制’。



某幻抬起头,与面前的老番茄对视,面前的少年认真的点点头。

“没错,这个“吞噬者”可以复制一切数据,然后应用到自己身上,以便于隐藏自己。”

番茄从花少北手里拿回了平板,

 

“等等等等一下!我有点没听懂!”花少北制止住了某幻和老番茄的讨论,“意思就是说,这个东西它可以复制我,然后变成我?”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番茄从花少北手里拿回了平板。

 

 

 

-

 

 

21世纪,世界各国为了合理利用地球的资源,统一达成共识组成了地球联邦政府,世界前所未有的统一,促成了经济和科技的飞速发展。

 

然而,在这科技和经济飞速发展,日益膨胀的物质世界中,人们的精神世界越来越空虚,手机电脑等等等已经满足不了有些人的娱乐需求,于是,名为“infinite”网络虚拟世界便诞生了。

 

人们可以自由的出入这个虚拟世界,还可以到各个国家的虚拟平台游玩,聊天交友,提高了科技和人类社会的发展。

 

伴随着网络虚拟世界越来越发达,它们,“Phagocyte”——吞噬者,也出现了。

 

这种网络病毒大肆的攻击还存在在虚拟世界的人们,可以通过各个台迅速传播与攻击,同时破坏某些网络虚拟世界的组件,导致世界崩溃,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

 

同年,名为bilibili的弹幕视频网站上线,政府简称他们为——B站。

 

表面上是拥有由专业用户自制内容组成,即 UP 主的原创各类视频,以及动画、番剧、国创、音乐、舞蹈、游戏、科技等等十五个内容分区的视频网站,但地底下却是隶属于世界联邦政府的调查局——来自于bilibili的各位“up主”,专门应对“吞噬者”的入侵,进行定位清除。

 

 

当然,up主们也不是普通人,他们拥有着一些特殊能力——所以,说不定他们咕咕咕的日子是在保护网络安全呢(?)

 

 

 

-

 

随着今日搬砖结束戴着口罩背着包从街道另一侧跑来的中国boy,还有半路回去取ID卡导致最后赶来的lex,五个人正式汇合,有说有笑的一起踏入了B站总部的大门。

 

 

“您好,请出示ID卡进行认证。”

 

门口的工作人员提醒了他们,五个男孩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其中四个人反应过来朝着番茄做了个“请”的姿势,异口同声:

 

“一哥您先请!”

 

话音刚落,四人乖乖的在番茄的身后排好了队。

“要不要再放个赌神的BGM,来个一哥降临。”lex在队伍后探出头提议道。

 

 

“喂喂喂……”

番茄扭过头看着他们无奈的笑了笑,自知也阴阳怪气不过他们,只好随了他们了,从口袋了拿出红色的ID卡,放至机器的显示屏上,画面上发出的光覆上了他的脸颊。

 

 

“嘀——”

 

“up主,老番茄。”

 

“up主,中国boy超级大猩猩。”

 

“up主,花少北丶。”

 

“up主,某幻君。”

 

“up主,LexBurner。”

 

 

 

“认证成功。”

 

“你好,up主。”

 

“欢迎回到——Blilblil.”

 

“会议还有十五分钟开始,请尽快前往会议室。”

 

冰冷的机械女声回响在他们的耳畔。

 

 

 

 

 

“搞快点搞快点兄弟们,忘记我们上次迟到陈总怎么惩罚我们的了吗??”

 

跑在最前面是花少北,时不时的扭头朝后面四人催促到。

 

“那怎么可能忘兄弟,倒立听完整个会议流程……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安啦安啦,这回肯定迟到不了,还有十五分钟呢。”

 

其次是某幻和中国boy,一左一右的附和道,最后是lex和老番茄不紧不慢的走着,而且两人貌似在讨论着什么。

 

 

 

下午的2点45分,已经可以听见总部会议室里时不时传出来的交谈声。

 

“感觉都到的差不多了?”

 

“应该。”仔细的在门口听听里面的动静,番茄表示了肯定。“进去吧。”

 

进入了环形的会议室,收到召集令的同僚差不多都到了,甚至在里边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五个人挑了个靠后的一排坐下,和旁边的人寒暄几句,花少北也顺手和第三排坐着的KB打了个招呼。

 

 

 

十五分钟后,陈总出现在了会议厅里。

 

15:00,会议准时开始。

 

 

 

 

——TBC——



Reic?

【砍潮】自言自语(甜向)

现实向,小甜文。有ooc

概要:小砍脑海里总蹦出一个声音,指示他做“正确”的事(实则助攻),暗恋小马许久的他突然得知工作室要搬到上海了,决定主动出击,没想到被老板搞了一手。

渣文警告,没修改过就直接发了 

我觉得应该不用走链接吧,也没写啥。

没啥篇幅概念,这算短文吗?反正写着写着就....  

—————————————————————————


小砍怀疑自己人格分裂了。

最近他脑海中总蹦出来一个声音,极尽所能地嘲讽他,挖苦他。尽管这并不能对他的心情造成什么影响,但还是让他困扰,因为那声音总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

而且老是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现实向,小甜文。有ooc

概要:小砍脑海里总蹦出一个声音,指示他做“正确”的事(实则助攻),暗恋小马许久的他突然得知工作室要搬到上海了,决定主动出击,没想到被老板搞了一手。

渣文警告,没修改过就直接发了 

我觉得应该不用走链接吧,也没写啥。

没啥篇幅概念,这算短文吗?反正写着写着就....  

—————————————————————————


小砍怀疑自己人格分裂了。

最近他脑海中总蹦出来一个声音,极尽所能地嘲讽他,挖苦他。尽管这并不能对他的心情造成什么影响,但还是让他困扰,因为那声音总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

而且老是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做文章。

关键是,它一发话,自己就莫名其妙地会去听从。

太可怕了。

 

比如,小潮总喜欢在半夜给他打电话,刚开始他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从床上跳起来就赶去接电话,结果要么是给他讲笑话(“小马抹桌子”),要么是和他讨论怎么整海皇。连续好几天的午夜铃声让他在白天倍感疲惫,盯着电脑屏幕就头痛欲裂,但转头一看见老板走过来,他又不知道为什么会自发地作出积极努力工作的样子,即便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工作些什么。

这样的状态可不行啊。

当天夜里小潮又给他打电话了。

他打断了他一下。

 

“老板...我想跟你说个事儿啊———”

他想说的是,别总在半夜里为了些没啥意义的事情给他打电话,太影响他的睡眠了。

这时候脑海里那声音就出来了。

第一次出现。

 

他影响你睡眠?是你影响他心情吧蠢货?

啊?

你啊什么啊?白天一看到他就装成忙工作,他想跟你说话都不好意思打断你。这都看不出来吗?

呃...还真没看出来...

......

可我话都说一半了啊?现在该怎么办?

身体掌控权给我,看爷操作。

??还真有掌控权这玩意儿啊?诶?等————

 

 

“————你能不能给我个午休?”

“午休?”

“对啊,天天熬夜困死我了。”

“那你不能早点上床睡觉吗?”

还有脸说。

 

“我不能太早睡的啊…太早的话就...那个.....”

 

“就什么?别磨磨唧唧的。”

还嫌我墨迹?要不是你我———

 

“就是...太早睡我怕没听到你的电话嘛......”

委委屈屈的语气软到头皮发麻,简直百年一见。

 

“啊这——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想——嗯....就是...哎...”

不就是想和我说话么?

 

“那要不,我每天睡前给都你打个电话?嗯?”

跟哄小孩儿似的。

 

“好啊好啊!!忘了就扣你工资!”

一点儿也不掩饰语气里的欣喜若狂。

 

 

 我透。拜你所赐,以后我每天还得给他打电话?

你明明求之不得呢。

我呸。还有,你说话能别用这么肉麻的语气吗?

你明明想用都不敢用呢,我这是帮你迈出了一大步。

你为什么偏要说我想用?

从头到尾——啊不,还没到尾,我都看得很清楚好吗。

...........

你还在吗?

...下次别说占就占我的身体。

知道了。

 

 

....

“那今天可以说晚安了嘛?”

还是延续一下这种语气吧,不然露馅了怎么办。

 

“晚安晚安,做个好梦啊,爱你宝贝儿。”

挂掉了。

小砍想起他听老板打过的几个电话,每个都是宝贝宝贝的叫,突然有点不舒服,酸酸的。

不对,我酸啥?

 

给你补充一下,他打电话的有鬼影有胖迪有———

闭嘴。

看,你又酸了吧?我感觉的到。

烦死了。

奉劝你一句,别自欺欺人。

 

 

后来的几天都挺好,小砍习惯了睡前给老板打个电话唠唠嗑,他们什么都聊,最近玩的游戏啊看的视频啊还有明天怎么整海皇啊之类的。甚至有一天,小潮手机摔坏了,当晚不能打电话,小砍还觉得可惜。

不对啊,我为啥要可惜?

 

他对自己的感情起了一点点疑心,真的只是一点点,因为每当电话接通的“嘟”声一响,他就把自己的思绪抛的一干二净。

 

直到那天。

 

半夜沉寂了很久的手机突然振动,把他惊醒。

 

“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干嘛?”

这瓜娃子又犯什么毛病了。

 

“你能不能有点年轻人的朝气呀小砍!这才12点啊!美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你怎么跟我爹一样!”

声音听起来很亢奋,有什么开心事吗?

 

“憋逼逼,嘛事儿?”

我也想快点听听。

 

小砍打开了免提,拿远手机,准备打一个大大的哈欠。

打哈欠这个行为每次都让他很舒服,尤其是那一阵酥麻,感觉就跟成了仙似的。

哈————————

 

“我们打算搬到上海了”

 

哈欠戛然而止。

 

心脏在那一瞬仿佛停止了跳动。大脑甚至没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就自发地开始轰鸣,掀起沉重的情绪,厚重到堵死了他的耳朵。

 

“小砍,小砍?砍爷你还在吗?”

 

模糊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还能传进来。

噢对了,固体也能传声来着。

听起来他还挺开心,还能想象到他嬉皮笑脸的样子。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真奇怪啊.......明明是好事。

 

“明天晚上有个party你来不?说话呀砍爷?”

“来...来的”

 

小潮挂掉了电话,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憨憨猫跳上桌子来蹭了蹭他,手感简直完美。

害,哪里不对呀,生活不要太美好。

马浩宁沉迷撸猫无法自拔。

 

 

 

one day later

9:18p.m.

 

这会是最后一晚吗。

小砍走向进出无数次的电梯。

 

还是想不通,我明明该为他高兴的。去上海多好啊,能和那么多up主一起拍视频,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女性朋友,男性朋友,说不定还有——————

打住。

到门口了,你该挂起笑容了。

 

他克制住沮丧,低头整理了下面部表情,掏出手机发微信告诉老板自己到门口了。

刚发完门就打开了。

 

“小砍你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小潮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就往门里拖,他挺无奈地笑着,任由这个b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他瘫在那里,抬头看着马浩宁去门口迎接其他人,蹦蹦跳跳的样子活像只兔子。很沙雕的那种。

他想养一只。

 

我天,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这该死的大脑整天都干些不正经的事。

应当切除,他确信。

可他看起来真的好小。他控制不住的想。鬼影比他高,海皇比他壮,柳萌看起来也比他成熟很多,这小屁孩儿似的家伙却是自己的老板,你说好笑不好笑?

反正我挺乐意的。

 

他想起初见时,他低头看着这个黄发泡面头矮子,而那小矮人抬头兴奋地告诉他自己整蛊海皇的计划,连比带划,神色嚣张到让他忘了溅在自己脸上的唾沫星子。

也挺好,矮点就不容易暴露双下巴了。

让他想起那种...叫什么...黄精灵?或者...小马·浩宁?

好沙雕啊。

 

 

但你其实挺喜欢的是不是。

我...

承认吧,别犹豫,其实你不用担心的。

还是说...难道你忘了吗?他加上你微信时说过什么话?

这我哪记得?他说了什么?

“你这头像是情头吧?”

那又怎样?我就是觉得这头像好看而已啊?

你也看见了,他皱了皱眉,然后又笑着调侃你。

so?

他眼角抽搐了下,显然是肌肉紧绷的后果。别想忽略。

你还想说什么?

那天早上,你谋权篡位。他在装睡。

挺nb,还押上了。

他缩在被子里,只留出眼睛,被子起伏很明显。

嗯。

目的也很明显吧。

照你这么说,他的目的还敌不过他的起床气?

你怕不是个低情商直男癌?

好好说话。

行。最后一个晚上了,别想逃了。

什么。

你和海皇翻他相册回收站的时候看见了吧?那个视频?

把话说清楚。

他穿着和海皇同款的衣服,比了个心。

哦...

连吃醋都不敢承认?那酸的pH值都趋向于无穷小了吧?

我...我承认。是该做些什么了。

至少,要让他知道才行啊。

这还差不多。打算怎么办?你上还是我上?

....

 

 

 

“小砍,小砍?你怎么了?老走神?我还没搬走就开始想我了?海皇你看看人家,多有良心!你个白眼狼!”

小潮靠在小砍身上,指着海皇笑骂着。

头发戳在手臂上,软软的,没想象中那么扎人。

蛮舒服。

“天天见面为什么要想你???”海皇疑惑。

啊对,海皇也会一起搬过去。

不舒服。

 

他拿过桌上的一罐啤酒,不知是谁喝剩下了一半,仰头一饮而尽。苦酒入喉心作痛。

 

“我的酒——————小砍!!!”

小潮气急败坏地扑向小砍,抓住他的肩膀疯狂摇动,他只能装死,随小潮怎么打他,都像拳头打在了海绵上,白费力气。

但是摇来摇去的真的好晕啊。

马浩宁终于没力气了,这才松开他,瞧见他通红的脸,发觉不太对劲。一转头,在垃圾桶里看见了四五个空罐子。

“...这不会全是你喝的吧...小砍?”

“不知道,但我没喝。”鬼影接道。

“我只就喝了一点,还在桌上呢。”海皇说。

“好像还真是砍哥喝的...”胖迪有些担忧地走过来。

“他看起来好像是醉了,上次鬼影喝多了也是这个脸色...哎影哥你别急,我不会说的....现在该怎么办?要不你给他家里打个电话?”柳萌看向他。

 

“可我没他家里人的电话啊...要不用一下他手机?卧槽他居然没密码?”

小潮一解锁就是微信界面,上面的备注是“老爹”。

挺方便。他正打算打字,却看见了几分钟前的消息。


“爹我今天不回家住了,明早回来”

“好的”

 

这怎么还自作主张住下了???

他歪头想了想,嘴角泛起一抹看不见的笑。

果然啊。

他装作打字发微信的样子,发送了一条话费查询短信,在铃声响起后,抬头告诉大家自己弄好了。


“他爸说他开车出去了,家里他妈应该已经睡了,就让小砍在这住一晚。”

大家都没怀疑。

“那他睡哪呢?沙发?”海皇问。

小潮假装犹豫了下,几秒钟后答道,

“睡我房间吧。”

 

“你们帮我扛一把,他太重了!”

“...马浩宁你说清楚!我怎么就重了!我很轻的我才.....”

小砍挣扎了几下,随即又陷入沉睡。

和平时那个拘谨的工作狂不太一样啊。

你这故作高冷的shake it?

 

众人(除柳萌)终于把小砍运到了房间里。

“把他穿外面的衣服脱了吧,别弄脏我床。”

大家扒掉小砍的外套和裤子,看卫衣还算干净就没动。他们把他扔到了床上,就不再理会他。

 

房门被关上了。

听到“咔”的一声,小砍睁眼,翻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第一阶段,成功。

 

他在脑海里一遍遍排练着要如何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心意,推断着各个情形下那人的反应会有什么不同。

他想了很久,终于在酒精带来的头痛中睡着了。

...

 

 

 

人去房空。

他们都回家了,只剩下一盏灯,昏昏暗暗地在一片狼藉的桌子上撒着光,提醒他不久前这里还回响着几个好朋友的笑声。

明早让海皇收拾吧,不收拾好就扣他工资。

小潮看了眼手机。1点多。算了,今天早点睡吧。

他完全忘记了小砍还在自己床上躺着,灯也不开,衣服也不换,拉开门,蹬掉鞋子,就往床上一扑。

他想象中那柔软弹性的触感并没有到来。

而是.....他扑到了小砍身上。

幸好没太用力,不然再往上一点儿就亲上了。但是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却由于裤子太短太薄的原因....碰到了。

 

好在小砍没醒,多亏了这几罐酒啊。

他想挪动一下,不料大腿滑过大腿的感觉,对他的神经来说实在过于刺激了,尤其是在这16℃的空调温度下,每个毛孔都比平时要敏感好几倍。

他哆嗦了一下,然后不合时宜地发现了一件事。

这大腿的质感可真他妈好。

他忍不住捏了一把。

爽到了。

 

 

小砍瞬间惊醒。

快告诉我现在什么情况,我人傻了。

没事,你自然点就好。

草草草这他妈怎么自然反应啊喂!

 

他还没反应过来,大腿又被狠狠捏了一把。他强忍住痛感,隐约听见了趴在自己身上的家伙那标志性的笑声。

很猥琐的那种。

“这手感也太好了~要是能天天摸到该多幸福~”

这语气是在感慨,调侃,还是...?

 

马浩宁沉迷捏腿无法自拔。

他还趴在小砍身上呢,甚至没移动一下,因为他怕自己一动小砍就会醒过来,而且如果这要动一下的话...避免不了会......

他得思考一下,有什么不激烈的动作能够摆脱这尴尬的处境,又不至于走火。

酒精让脑子不好使。

他思考了很久,惊觉有什么东西抵到了自己。

草。

 

“小...小砍...?”

小砍失了智,手脚并用锁住了小马,利用力量优势一个翻身,成功交换了两人的位置。

“喂,你抵着我是想干嘛!”小马慌了。

他的确预料到了一点,可也没想到会这样啊...

小砍没说话,只是大口喘着气,估计是被压久了憋的。

他跨部向前顶住了小马,在被子里摸索着找到紧张到冒汗的手,紧紧扣住。

 

小马不敢动。

把我认成女朋友了吗?

“我是马浩宁啊小砍!!你认错人了!!!”

你感觉不到生理结构上的区别吗?这也能认错??

 

“...没认错啊...老板...”

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一股酒味儿,落在了他的脸上。

 

心里一紧。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那你—————唔......?”

嘴唇突然堵了上来,很莽撞,没什么技巧,目的似乎只是为了让他闭嘴。不去撬开牙关,也不伸舌,只是反复地蹭来蹭去。

干燥的蹭上湿润的。

马浩宁傻了。

他试图扭头逃脱,但无奈于小砍把他按得紧紧的,动都动不了一下,嘴又被堵着说不出话,只好躺在这挨亲。

哼,舔狗。

他终于被蹭的有些不耐烦了,抬头主动迎上去,舔了下那唇瓣,示意小砍张嘴,便长驱直入,搅乱了酝酿许久的酒味儿,在狭小的空间里翻云覆雨,虽有辗转流连之意,却更像是攻城略地。

味道挺甜。

 

在这该失智的时候,小砍倒是回过了神。

昏暗中他瞥见那人的眼角,微微湿润,尖尖的向外延伸出去,此时向上挑起了一个嚣张的弧度,瞳孔正聚焦在自己的视线中心。

.....真的假的?

第二阶段,成功。恭喜。

 

一阵狂喜涌上心头,在心尖上跃出轻盈的水花,沉重的身体也顿时轻松了不少。小砍用力抱住了老板,胸膛紧贴,感受着两颗心同步地跳动着,为同样的事情和结果而欢喜着。

“小砍...咳..放开,喘不过气了....”

 

小砍连忙放开他,拉过被子盖到了他身上。这样单人被就只剩下一点空间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起身再去拿一条被子。

他刚坐起来,就被一把拽了回去。

“好冷啊,给我取暖呗~小~砍~~”

实在顶不住。


小砍钻进被子里,小马挤了过来,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毛绒绒的,像工作室里那些被瞎起名字的玩偶。

不过玩偶可没这么软。

小砍安心地抱住小马,实现了几个月以来的梦想。

他把自己埋进了蓬松的头发间,深吸一口气。

淦。这家伙肯定没洗头。


脑海中干净漂亮的小白兔瞬间变成了在泥里打滚,沾了一身烂泥的小黄兔。不过也很可爱就是了,况且野兔比起家兔,更适合做火锅呢。

他满足地舔了舔怀里的兔头,忍住没流口水。

...

 


 

不是,你这就安心了?满足了?

为什么不?

难道你不觉得哪里憋得慌吗?

啊这...还是先忍忍吧,养肥了再吃。

你看这双下巴,还嫌他瘦???

下巴随他便,但腿不行,韧性看起来也不太行吧。

怎么说?

这腿怎么能架得起来?

......

还有,他天天熬夜剪片,那张桌子又那么矮,腰怎么可能好?还好意思抱怨自己腰痛。

......还挺关心他。

当然。和你这种只会客观推算、满足私欲的家伙不同。

随你怎么说。

...

 

 

 

 

第二天,小潮睁开了眼,发觉自己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他眨巴眨巴眼睛,视线和大脑一起清明起来。

真不好意思啊小砍。

委屈你给我当了一晚上抱枕,能架腿能取暖能打能踢能踹的那种。实在是太舒服了。

“小~砍~~”他凑到小砍耳边。

 

温热的气流吹到耳垂边,泛起一阵痒意,瞬间变红。

柔软的话语既是最好的叫起床方式,

也是最好的———

 

小砍睁眼就看到一张大脸,硬生生给吓清醒了。

——晨...吓得他把生理反应憋下去了。

 

“其实啊,我昨天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笑的眉目弯弯,但小砍知道这表情是通常是诡计得逞。

 

肯定没好事。

那可不一定哦?

你怎么阴魂不散的。

以防万一,我一直看着呢。

防什么?

防止你被吃干抹净。

什—————

 

“我之前问过你爸妈了,他们很愿意你一起搬来上海。”

 

———么?

所以不告诉我是为了...

让我觉得这是最后的机会然后不得不......

变聪明了嘛。

所以你早就知道?不对,你怎么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但听那家伙的语气就知道他是肯定不会,也不想让你伤心的。不然你以为前天半夜那个电话他会那么兴高采烈?爱情让人失智呢。

我以为他只是单纯高兴自己能搬到更有机会的地方——

sb。

好吧,我就是。

为好结局庆幸吧。

 

 

“小砍?你怎么又在发呆?不期待一下新家吗?你能和我一起住哦?”

“还有海皇?”听起来酸溜溜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都说了别随便占用我的身体啊!

不好意思,没忍住呢。

你就是故意的吧!

不是故意,是存心。

这么老的梗还在这玩?!

有骂我的时间,你倒不如先想想看该怎么应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砍你是吃醋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的这么猥琐啊!吃就吃了嘛我又不能干啥......”

“你听我把话说完呗?我们看好的房子一共只有两个卧室,海皇这么胖,睡不下沙发,所以必须住房间里...所以能不能委屈你睡沙———”

“委屈我和你睡一个房间?好的没问题。”

“不是...”

“啊呀我真是太、开、心、了~”小砍扑上去锁住了小潮,用惯用方法堵住了那张可能会说出让他不爽的话的嘴。小潮倒是挺配合,迎接着,撩拨着,安抚着,让他们的契合度逐渐加深。

逐渐深入。

许久,他放开了他,留下微微迷离的眼神,眼眶微红。

 

“...拿你没办法......不过你要给我当枕头才行。”

“哪种枕头?人形抱枕考虑一下?”

“你是说那种?哦嚯嚯没想到你好这口啊小砍~”

“是你满脑子黄色废料好吧!我是说给抱!不是说给*!”

“别激动呐,给抱就够了。至于给*嘛,以后再说咯。”

他环抱住小砍,抬腿夹上了他的腰,向前一顶胯,让不可描述的地方贴合,隔着薄薄的衣料轻轻擦过,碰撞挤压。

light it up.


 

“抱歉刚才吓到你啦,现在重新回到刚醒时的状态吧?”

“你怎么知道....呃....”

“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他向前顶了顶。

“唔!别动!!我....”

“Aroused again?”

“嗯...”抱的更紧了。

 

 

 

你什么时候会英文了?

虽然听不懂,但我知道意思啊。

你是只有在这种时候智商才能回升吗?

好像还真是...其它时候的智商都在你那吧。

切。谁稀罕你那丁点儿智商啊,还没*大。

.....谢谢啊。

用不着。我也是为了自己。

的xìng福?

不用强调这个吧...虽然对我来说挺重要的。

哦?那对我来说呢?

你自己不知道?

你不是能感知的更清楚些吗?

我看到你有其它很多重要的事,不过基本都是关于他的。

都有些什么?

有健身计划、饮食习惯纠正、规划作息时间什么的。

......那个部分呢?

几个想法的比例都挺平均的。不过要是单看分量不看占比的话,你似乎把那个部分看得比我还重呢?

 

 

 

小潮干净利落地起床了,丝毫看不出起床气的迹象。

“小砍你也起来吧?”

他回头笑着看小砍,还没等小砍说话就跑出了房间。 

 小砍缩在被子里,很委屈地等着某反应自己结束。

什么嘛,撩了就跑,真不负责。

 


明天就搬家了,要不明晚让他负责?

这是我第一次强烈认同你的观点。

那么合作愉快,要是有不懂的地方记得问我。

到那种时候,如果你想用这个身体,就用吧。

报酬吗?谢了。

 

 

 

 

 

 

uni_cici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有耳禾日
“I have no mout...

“I have no mouth but I still wanna scream.”

“I have no mouth but I still wanna scream.”

猫铃兰
是新粉上的虚拟主播! 他真的超...

是新粉上的虚拟主播!

他真的超级可爱!!!

是新粉上的虚拟主播!

他真的超级可爱!!!

烈_獄
老他妈头番茄猫猫 会星星眼撒娇...

他妈头番茄猫猫

会星星眼撒娇的那种

他妈头番茄猫猫

会星星眼撒娇的那种

漩涡里漂荡的小船
瓶子套瓶子3.0👍 另外两版...

瓶子套瓶子3.0👍

另外两版我在软件上改改可能也会发出来

水就这样吧,太渣了画不出来

瓶子套瓶子3.0👍

另外两版我在软件上改改可能也会发出来

水就这样吧,太渣了画不出来

Reic?

【夏潮】柄 ②

最后更新删改:2020.5.15

之前的那篇被屏蔽了,然后补的那篇又屏蔽了

心肌梗死

郁闷的不是被屏蔽什么的,是压根没啥热度又被屏蔽

指路:这个合集(马浩宁nb)第二篇文章的评论区底部有这个系列的链接!!!我唯一没挂掉的链

标题有“合集指路”的那一篇


(要是喜欢的话)不许白嫖

总之我现在发啥链都会挂。

[图片]原文信息如上

别来套娃好吗


最后更新删改:2020.5.15

之前的那篇被屏蔽了,然后补的那篇又屏蔽了

心肌梗死

郁闷的不是被屏蔽什么的,是压根没啥热度又被屏蔽

指路:这个合集(马浩宁nb)第二篇文章的评论区底部有这个系列的链接!!!我唯一没挂掉的链

标题有“合集指路”的那一篇


(要是喜欢的话)不许白嫖

总之我现在发啥链都会挂。

原文信息如上

别来套娃好吗



漩涡里漂荡的小船

把微博发的还看的过眼的搬过来了💦

模板涂的三幻神,我上色忒脏了对不起各位幻神

把微博发的还看的过眼的搬过来了💦

模板涂的三幻神,我上色忒脏了对不起各位幻神

ssaanns
头发是瞎画的,能不能帮忙提个意...

头发是瞎画的,能不能帮忙提个意见 ,剩下的三个画那些up主

头发是瞎画的,能不能帮忙提个意见 ,剩下的三个画那些up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