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eastars

232.5万浏览    5988参与
情椋

【联文】纳特龙湖之主·第一章

第一章·红翼与獠牙


[本章执笔:@情椋 ]


——以下正文——

红色盐湖上的府邸卷起热潮。

苏达乌加所隶属的家族——纳特龙湖上如日中天的奇美拉。


一封信件,纸张白洁,烫金花纹繁复,放在门守胡沃红色柔软的羽毛上。胡沃曲颈抬双翼呈予几米外堂皇主座上的那一只年长的火烈鸟,也便是奇美拉此代家主,路蒂。


路蒂年岁已高,羽毛不再油光发亮,却倒也并非是寻常动物的黯然无光。要知道,火烈鸟虽不说是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但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是唯一能直视太阳的种族。


血红双眼斩破混沌稍见精光。...


第一章·红翼与獠牙

 


[本章执笔:@情椋 ]


——以下正文——

红色盐湖上的府邸卷起热潮。

苏达乌加所隶属的家族——纳特龙湖上如日中天的奇美拉。

 

一封信件,纸张白洁,烫金花纹繁复,放在门守胡沃红色柔软的羽毛上。胡沃曲颈抬双翼呈予几米外堂皇主座上的那一只年长的火烈鸟,也便是奇美拉此代家主,路蒂。

 

路蒂年岁已高,羽毛不再油光发亮,却倒也并非是寻常动物的黯然无光。要知道,火烈鸟虽不说是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但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是唯一能直视太阳的种族。

 

血红双眼斩破混沌稍见精光。

 

“胡沃,招待那位信使,好好地。”他用鸟类特有的倒装腔调说。门守胡沃,似乎听得路蒂老祖宗刻意加重了“招待”这二字的音调。在奇美拉辗转多年,他自然也是明白老祖宗的意思。

 

胡沃躬身唱了个遵命便几步上前行至高位将信交予路蒂后颔首稍退几步离开。现在,这封来自皇室的信彻彻底底暴露在路蒂血红的目光下。

 

“朕亲爱的追随者、纳特龙公爵路蒂·奇美拉:

    关于您所提出的让乌米迦少爵至皇宫一事,朕代表皇室对您的提议予以反对的意见。关于此事,朕自然有自己的考虑,您身为父尊的左膀右臂,朕也不劳您操心。

    以及您是否可以考虑将您在纳特龙湖的权利均分予每族火烈鸟……”

 

路蒂没有读下去,他眼角目光一扫便看到了右下清秀的署名,姆巴亚二世。信被羽翼扇到了地上,还故作优雅风流地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那象征皇权的印记裹满了尘灰。

 

“这小皇帝未免滑稽可笑——”路蒂拖长了声调,在明暗之间的不屑和不经意流泻的极端疯狂众火烈鸟闻之缄默,只敢低着颈子沉默不语。

 

这便是掌权者。

威严流露举手投足。

旁人低耳垂尾只作木偶。

 

晨间的金光悄悄渗进筑累极高的窗棂,在白色的地上洒下斑驳的倒影。路蒂身后的黑暗愈发张狂,只散漫侵蚀着墙壁,蚕食每双红色的翅膀。

 

“让乌米迦少爷来。”许久的寂静后,路蒂开了口,像是被玻璃绞割过后的声音。火烈鸟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有个大胆的领了命去了。

 

会议室里重归死寂。

 

紧紧相依的火烈鸟们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和对方焦急的心跳。在这个世界,权利即真理。他们只保持着沉默,无知,与畏惧,他们怎敢反抗。

 

厚重的大门被一种,令人咬牙切齿的,草木摩擦的声音推开。一点点阳光抢着从罅隙里溜了进来,为他们的眼前,带来了一点点别样的色彩。

 

两只火烈鸟,一只在前,有显而易见的强健体魄,红翼修长,翅膀基处的血红尤为鲜艳,上覆浅红羽毛,下肢纤细有力分节几段,是一只强壮成年的大红鹳。

 

一只在后,长相特征与前只相似,只脖颈较长羽毛较疏,料神情较为畏惧,瑟缩了身体小心翼翼地跟在前面火烈鸟的后面,倒不提是失了礼节,却是神情仪态万不及前面一只了。

 

细着打量,前一只沉稳端庄,举止有度,素有礼仪,大雅自然,温和机敏后一只虽也是个贵族公子的打扮,可却是多有了顽劣乖张的骄纵情状,一双眼里尽是些道不明的韵事,还有未消磨的曦光。

 

“乌米迦,怎么让哈奇来了。”

 

路蒂显然是不耐烦的语气,几只红烈鸟打了个寒噤颤抖着羽毛神情愈发恭敬。乌米迦,那只为首的火烈鸟,上前几步抬右翅置于身前,恭敬开口。

 

“尊敬的老祖宗,是我让哈奇来的。”其余火烈鸟到对此见惯不怪,哈奇,比乌米迦小上三岁的嫡亲火烈鸟,向来不被重视,却又是被乌米迦宠上了苍穹,次次传唤乌米迦,哈奇是定要跟来的。

 

况乌米迦也乐得他这样,也放任了不管。老祖宗面前也主动为他担责。早些时候族里很多人还觉着不妥,后来也便习惯了此事心照不宣不再多说。

 

只这次老祖宗突然问话尚乌米迦不知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乌米迦扭头问他的弟弟哈奇,温和笑意带着无奈安抚的意味劝着,“哈奇,不如你先……”

 

哈奇这番也使了性子,别过脑袋与他杠着,“哥,凭什么老祖宗不让我留下!明明我也姓奇美拉我也是奇美拉家族嫡亲的子嗣!”

 

哈奇扑腾着翅膀,那燃成火焰的羽毛在上下翻腾。言语已染上了浅薄的哭腔,踱步前后,撒着娇儿吵着闹着,宣述着老祖宗是如何的不公。

 

“哈奇,你干什么,还来!够了!”



TBC

Voyager-Crafting

【联文】纳特龙湖之主·第一章

第一章·红翼与獠牙


 [本章执笔:@情椋 ]


——以下正文——

红色盐湖上的府邸卷起热潮。

苏达乌加所隶属的家族——纳特龙湖上如日中天的奇美拉。


一封信件,纸张白洁,烫金花纹繁复,放在门守胡沃红色柔软的羽毛上。胡沃曲颈抬双翼呈予几米外堂皇主座上的那一只年长的火烈鸟,也便是奇美拉此代家主,路蒂。


路蒂年岁已高,羽毛不再油光发亮,却倒也并非是寻常动物的黯然无光。要知道,火烈鸟虽不说是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但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是唯一能直视太阳的种族。


血红双眼斩破混沌稍见精光。...


第一章·红翼与獠牙

 

 [本章执笔:@情椋 ]


——以下正文——

红色盐湖上的府邸卷起热潮。

苏达乌加所隶属的家族——纳特龙湖上如日中天的奇美拉。

 

一封信件,纸张白洁,烫金花纹繁复,放在门守胡沃红色柔软的羽毛上。胡沃曲颈抬双翼呈予几米外堂皇主座上的那一只年长的火烈鸟,也便是奇美拉此代家主,路蒂。

 

路蒂年岁已高,羽毛不再油光发亮,却倒也并非是寻常动物的黯然无光。要知道,火烈鸟虽不说是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但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是唯一能直视太阳的种族。

 

血红双眼斩破混沌稍见精光。

 

“胡沃,招待那位信使,好好地。”他用鸟类特有的倒装腔调说。门守胡沃,似乎听得路蒂老祖宗刻意加重了“招待”这二字的音调。在奇美拉辗转多年,他自然也是明白老祖宗的意思。

 

胡沃躬身唱了个遵命便几步上前行至高位将信交予路蒂后颔首稍退几步离开。现在,这封来自皇室的信彻彻底底暴露在路蒂血红的目光下。

 

“朕亲爱的追随者、纳特龙公爵路蒂·奇美拉:

    关于您所提出的让乌米迦少爵至皇宫一事,朕代表皇室对您的提议予以反对的意见。关于此事,朕自然有自己的考虑,您身为父尊的左膀右臂,朕也不劳您操心。

    以及您是否可以考虑将您在纳特龙湖的权利均分予每族火烈鸟……”

 

路蒂没有读下去,他眼角目光一扫便看到了右下清秀的署名,姆巴亚二世。信被羽翼扇到了地上,还故作优雅风流地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那象征皇权的印记裹满了尘灰。

 

“这小皇帝未免滑稽可笑——”路蒂拖长了声调,在明暗之间的不屑和不经意流泻的极端疯狂众火烈鸟闻之缄默,只敢低着颈子沉默不语。

 

这便是掌权者。

威严流露举手投足。

旁人低耳垂尾只作木偶。

 

晨间的金光悄悄渗进筑累极高的窗棂,在白色的地上洒下斑驳的倒影。路蒂身后的黑暗愈发张狂,只散漫侵蚀着墙壁,蚕食每双红色的翅膀。

 

“让乌米迦少爷来。”许久的寂静后,路蒂开了口,像是被玻璃绞割过后的声音。火烈鸟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有个大胆的领了命去了。

 

会议室里重归死寂。

 

紧紧相依的火烈鸟们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和对方焦急的心跳。在这个世界,权利即真理。他们只保持着沉默,无知,与畏惧,他们怎敢反抗。

 

厚重的大门被一种,令人咬牙切齿的,草木摩擦的声音推开。一点点阳光抢着从罅隙里溜了进来,为他们的眼前,带来了一点点别样的色彩。

 

两只火烈鸟,一只在前,有显而易见的强健体魄,红翼修长,翅膀基处的血红尤为鲜艳,上覆浅红羽毛,下肢纤细有力分节几段,是一只强壮成年的大红鹳。

 

一只在后,长相特征与前只相似,只脖颈较长羽毛较疏,料神情较为畏惧,瑟缩了身体小心翼翼地跟在前面火烈鸟的后面,倒不提是失了礼节,却是神情仪态万不及前面一只了。

 

细着打量,前一只沉稳端庄,举止有度,素有礼仪,大雅自然,温和机敏后一只虽也是个贵族公子的打扮,可却是多有了顽劣乖张的骄纵情状,一双眼里尽是些道不明的韵事,还有未消磨的曦光。

 

“乌米迦,怎么让哈奇来了。”

 

路蒂显然是不耐烦的语气,几只红烈鸟打了个寒噤颤抖着羽毛神情愈发恭敬。乌米迦,那只为首的火烈鸟,上前几步抬右翅置于身前,恭敬开口。

 

“尊敬的老祖宗,是我让哈奇来的。”其余火烈鸟到对此见惯不怪,哈奇,比乌米迦小上三岁的嫡亲火烈鸟,向来不被重视,却又是被乌米迦宠上了苍穹,次次传唤乌米迦,哈奇是定要跟来的。

 

况乌米迦也乐得他这样,也放任了不管。老祖宗面前也主动为他担责。早些时候族里很多人还觉着不妥,后来也便习惯了此事心照不宣不再多说。

 

只这次老祖宗突然问话尚乌米迦不知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乌米迦扭头问他的弟弟哈奇,温和笑意带着无奈安抚的意味劝着,“哈奇,不如你先……”

 

哈奇这番也使了性子,别过脑袋与他杠着,“哥,凭什么老祖宗不让我留下!明明我也姓奇美拉我也是奇美拉家族嫡亲的子嗣!”

 

哈奇扑腾着翅膀,那燃成火焰的羽毛在上下翻腾。言语已染上了浅薄的哭腔,踱步前后,撒着娇儿吵着闹着,宣述着老祖宗是如何的不公。

 

“哈奇,你干什么,还来!够了!”


TBC

劉不畱
我来发啦!!!! ~=͟͟͞͞...

我来发啦!!!!

~=͟͟͞͞( ✌°∀° )

我来发啦!!!!

~=͟͟͞͞( ✌°∀° )

wmhooの涂鸦

在校期间的摸鱼(字超丑)

p1-3是超级喜欢的番剧之一了,打算这个假期好好再搞一搞同人之类的;

其他p都是杂七杂八的爽图

在校期间的摸鱼(字超丑)

p1-3是超级喜欢的番剧之一了,打算这个假期好好再搞一搞同人之类的;

其他p都是杂七杂八的爽图

饭团SCHENer

占tag致歉 想记录一点碎碎念 涉及到排球少年、约定的梦幻岛、BEASTARS三部漫画的剧透 慎入⚠️⚠️⚠️


首先是小排球最新401话的最后,提到了明年即将举办的奥运会。其中有一幕,古馆老师选择在横幅上写了“我们跨越了重重难关,才在这里齐聚一堂”。
[图片]我认为,这里的“重重难关”所指的一定不只是世界各处的强者们不断磨砺自己最终得以登上世界舞台,还有我们全世界在今年所遭遇的新冠疫情。瞬间就有种次元壁破了的感觉,也对漫画这种形式有了新的想法。

漫画在大多数人眼中也许就是一种消遣的方式,甚至是一种荒废时间的方式。但是真正优秀的漫画,它背后所包含的思想...

占tag致歉 想记录一点碎碎念 涉及到排球少年、约定的梦幻岛、BEASTARS三部漫画的剧透 慎入⚠️⚠️⚠️




首先是小排球最新401话的最后,提到了明年即将举办的奥运会。其中有一幕,古馆老师选择在横幅上写了“我们跨越了重重难关,才在这里齐聚一堂”。
我认为,这里的“重重难关”所指的一定不只是世界各处的强者们不断磨砺自己最终得以登上世界舞台,还有我们全世界在今年所遭遇的新冠疫情。瞬间就有种次元壁破了的感觉,也对漫画这种形式有了新的想法。

漫画在大多数人眼中也许就是一种消遣的方式,甚至是一种荒废时间的方式。但是真正优秀的漫画,它背后所包含的思想观念,所反映的时代背景,真的是值得我们去深入思考的。梦幻岛中也不止一次地提到过人类间的纷争、人性的丑恶;BEASTARS最近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在180话中,关于社会上对女性的看法的这一剧情,但整部漫画中反映的其他社会现象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由于懒得找具体在第几话,所以就不贴图了orz)


优秀的漫画,一定不会只是漫画。它还可以是动画。

它会是一种记录时代背景的方式,会是一种传播观念的方式,会是一种为一些社会现象发声的方式。


(语文水平不太好,有用词不当冒犯之处请多多包涵。🙏)

全流域制霸

•拖延症晚期摸完了,落水马()太他妈帅了其实一直想摸但是懒结果巴留太太给我炸出来了,86老师懂人心👍

•我的嵌字一如既往的shit(图片比较大网点可能有压缩)

•上一话摸晚了没赶上这一话更新就出了,结果看完大松一口气没开虐我就知道86老师这个自由的女人是不会像隔壁那帮没有心的人一样屑的,赞美自由的女人!👍

•落水单遮眼马真是太他娘帅了!!(复读)

•拖延症晚期摸完了,落水马()太他妈帅了其实一直想摸但是懒结果巴留太太给我炸出来了,86老师懂人心👍

•我的嵌字一如既往的shit(图片比较大网点可能有压缩)

•上一话摸晚了没赶上这一话更新就出了,结果看完大松一口气没开虐我就知道86老师这个自由的女人是不会像隔壁那帮没有心的人一样屑的,赞美自由的女人!👍

•落水单遮眼马真是太他娘帅了!!(复读)

二千陈

图源: @满偏电流 太太

原图好好看~

图源: @满偏电流 太太

原图好好看~

巫王の影

看《BEASTARS》第184话有感

(※含剧透,不想被剧透者请勿观看本帖)


就在刚才,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对于作者板垣巴留,只想说一句话:

——真是不得不服你啊。


动物暴乱,肉食和草食之间的团体斗殴。

在最坏的时机,城市突然停电了。

在黑暗中完全看不见的草食动物,全都成了待宰的羔羊。

局面一触即发的时刻,那个男人走了出去。

“只有想吃掉我这个黑色恶魔雅付亚的人,才可以动。”

这是上一话,183话的结尾。


然而,在我设想过几十种可能性之后,现在……

184话,板垣巴留给出了答案。

在一片黑暗中,肉食动物们流着口水,心砰砰跳。

身边的草食动物都被黑暗和危险吓得一动不动。

整条街就像摆满了...

(※含剧透,不想被剧透者请勿观看本帖)


就在刚才,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对于作者板垣巴留,只想说一句话:

——真是不得不服你啊。


动物暴乱,肉食和草食之间的团体斗殴。

在最坏的时机,城市突然停电了。

在黑暗中完全看不见的草食动物,全都成了待宰的羔羊。

局面一触即发的时刻,那个男人走了出去。

“只有想吃掉我这个黑色恶魔雅付亚的人,才可以动。”

这是上一话,183话的结尾。


然而,在我设想过几十种可能性之后,现在……

184话,板垣巴留给出了答案。

在一片黑暗中,肉食动物们流着口水,心砰砰跳。

身边的草食动物都被黑暗和危险吓得一动不动。

整条街就像摆满了高级肉类食材的冷藏室。


然而——

供电比想象中更快的恢复了。

没有任何一起食杀发生。

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手拉着手。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什么啊。

我真是个白痴。

总是说着没办法,没办法。

但其实,办法就是这么简单啊。


我果然,还是喜欢啊。

喜欢正能量,喜欢善良,美好的东西。

喜欢得不得了……

所以想做一个纯粹的人。

只有这一点,无论如何也想坚持下去。

Voyager-Crafting

【联文】纳特龙湖之主·序章

序章:红色天空


与 @情椋 共同创作的联文开始写啦!

[本章执笔: @Voyager-Crafting ]


——以下正文——

   水声浩荡,从天边冉冉升起。

   红色的黎明即将来到。

   湖面上灯火闪烁,如点点星光,摇曳浮动,如梦似幻。

   信使塔欧匆匆登上小舟。瞄一眼信封,干涸的墨水提拉笔划,“收信人:路蒂·奇美拉,火烈鸟”,地址是“纳特龙湖盐岛,苏达乌加庄园”。一天前,塞伦盖蒂的一只戴...

序章:红色天空



与 @情椋 共同创作的联文开始写啦!

[本章执笔: @Voyager-Crafting ]


——以下正文——

   水声浩荡,从天边冉冉升起。

   红色的黎明即将来到。

   湖面上灯火闪烁,如点点星光,摇曳浮动,如梦似幻。

   信使塔欧匆匆登上小舟。瞄一眼信封,干涸的墨水提拉笔划,“收信人:路蒂·奇美拉,火烈鸟”,地址是“纳特龙湖盐岛,苏达乌加庄园”。一天前,塞伦盖蒂的一只戴着面具的狮子把这封信亲自交给了他,并嘱托道:“你把这个送过去,越快越好!记得一定要亲自把信交给他!”

   他注意到,在信封的一角,有一个复杂的符号。

   这个符号,代表皇室。

   既然是皇室的信件,为什么不让他们的御用信使送信,而要让他这个普通信使来送呢?

   ——也许他们只是不想引起注意而已。

   塔欧捏了一下自己的角。这不是他该想的。他的任务,就是尽快把这封信送到湖中央盐岛上,苏达乌加庄园中的一只叫做路蒂·奇美拉的火烈鸟手里。

   船夫是一只角马,与塔欧同族。寂静之中,他们开始攀谈起来。

   “伙计,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了,先生。”船夫回答,仍然卖力地摇着船桨。

   “你可知道,湖中央的盐岛上,有个叫做苏达乌加的庄园?”

   “当然知道。这是奇美拉家族的府邸。”

   塔欧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府里有没有一只火烈鸟,叫做路蒂?”

   “有,路蒂是苏达乌加的主人,还被皇室封为纳特龙公爵。另外,盐岛上所有的动物都是火烈鸟,只有他们能在这种鬼地方生活。”

   船夫开始滔滔不绝地演说了起来。他讲道路蒂的后辈,奇美拉的伟业,以及岛上其他家族的情况。塔欧了解到,这盐岛上有四大家族势力最为强大,除了奇美拉以外,还有姆都木、基塔莱和瓦里木三大家族。

   “当——当——”

   钟声复起,天已黎明!

   “嚯咯咯咯咯……”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船夫把船停靠在岸边。

   四座高大的城堡映入塔欧的眼帘。

   “盐岛是季节性的,但城堡附近的土地是四季都不被水淹没的。四大家族的人为此可花了不少钱……”船夫说着。塔欧无心细听,他已经被巨大的城堡震撼了。它们彻底夺去了他所有的目光。

   船夫指指离他们最近的一座城堡:“这就是苏达乌加庄园。”

   塔欧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背起行囊,踏上了盐岛。

   

   “把信封放在这里就好了,我会提醒路蒂大人的。”庄园门守对塔欧说。他那火红的双眼让塔欧觉得有些瘆人。

   “这恐怕不行……寄信人特意提醒我,一定要亲自把信交给路蒂·奇美拉先生,所以……”

   门守点点头:“那么,请跟我来。”

   于是,塔欧随着门守,踏入了这座伟岸且富丽堂皇的庄园。

   庄园内并不是塔欧所想象的那样绿茵茵的一片,相反,地上寸草不生,只有几根盘虬的枯死树干,甚至说是有些不知死活的动物所留下的尸体,为单调的景象平添一些亮点,一些荒芜。

   “请原谅,但这里怎么看上去这么荒凉?”他忍不住问道。

   门守笑笑:“这是纳特龙湖中心地带,土壤是盐做的,你说这样的地方能长什么植物?”

   塔欧惊讶地瞪大眼睛。

   “在这种地方,只有火烈鸟能生存下去,其他生物——动物也好,植物也好,在这里生活只有一个下场——死亡。”

   塔欧这才想起船夫的话,若有所思。

   他们来到城堡门前。塔欧瞄了一眼门框上的雕花,再一次被深深震撼了。无数条纹错落有致,凹凸而富有质感。两位神灵分立一左一右,左边是鸟类之神弗拉明戈,头戴花环,身披长袍,手持法杖,尖喙微张;右边是猫科之神列奥波德,头顶冠冕,身着华装,獠牙闪光,威严端庄。两位神灵身边还有神使若干,情态各异,惟妙惟肖。金合欢枝相互缠绕成环形,中间飞扬的“苏达乌加”字样似乎不满于它们的束缚,一心只想冲出边界。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用最优的黄金打造的。

     金碧辉煌的纹路,光彩夺目耀人眼球,同这些火烈鸟的骄傲一并生存。他们生而共体,将古怪与桀骜尽数融若,沉闷的庄园又如何会焕发神异的色彩。

   塔欧随着门守走上楼梯,下方传来谈话声:

 

   “梅里达小姐,瓦里木明晚要举办宴会,邀请您参加。”

   “啊,真烦人!能不去吗?”

   “这个……这可是芳铎老爷亲自关照奴才的,您最好还是去一下……”

 

   “芭莎啊,去看看门口,好像有人来了。”

   “我去看过了,卡梅隆,只是胡沃带着一个信使来了而已。”

 

   余下的声音全部消失在楼梯尽头。门守带着塔欧七弯八拐地走着,直到塔欧感到气喘吁吁时,他终于停下了。“我们到了,这就是路蒂大人的会议室。”又对他使了个眼色,说:“我们进去吧。”

   塔欧刚从发黑的世界中回来,眼前只见一扇富丽堂皇的大门,上面同样用黄金雕刻着两位神灵。这一次,他们神情轻蔑,冷冷地俯视着塔欧的内心。

   门守敲了敲门,恭敬叩问,“是我,胡沃,大人。有信使来访。”

   门内响起的声音苍老威严,是不可抗拒的世界,是滔天强盛的权谋,是未来的迷雾重重鬼影迷踪,是……

   “进来。”

   大门缓缓开启,门后究竟是——?

 


——

写在后面

[执笔: @Voyager-Crafting ]  

在我和 @情椋 的共同讨论与修改下,《纳特龙湖之主》的序章终于和大家见面了~~今后章节采取交替执笔、共同修改的形式创作,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情椋

【联文】纳特龙湖之主·序章

序章:红色天空



@Voyager-Crafting  共同创作的联文开始写啦!

[本章执笔: @Voyager-Crafting ]


——以下正文——

    水声浩荡,从天边冉冉升起。

    红色的黎明即将来到。

    湖面上灯火闪烁,如点点星光,摇曳浮动,如梦似幻。

    信使塔欧匆匆登上小舟。瞄一眼信封,干涸的墨水提拉笔划,“收信人:路蒂·奇美...

序章:红色天空



@Voyager-Crafting  共同创作的联文开始写啦!

[本章执笔: @Voyager-Crafting ]


——以下正文——

    水声浩荡,从天边冉冉升起。

    红色的黎明即将来到。

    湖面上灯火闪烁,如点点星光,摇曳浮动,如梦似幻。

    信使塔欧匆匆登上小舟。瞄一眼信封,干涸的墨水提拉笔划,“收信人:路蒂·奇美拉,火烈鸟”,地址是“纳特龙湖盐岛,苏达乌加庄园”。一天前,塞伦盖蒂的一只戴着面具的狮子把这封信亲自交给了他,并嘱托道:“你把这个送过去,越快越好!记得一定要亲自把信交给他!”

    他注意到,在信封的一角,有一个复杂的符号。

    这个符号,代表皇室。

    既然是皇室的信件,为什么不让他们的御用信使送信,而要让他这个普通信使来送呢?

    ——也许他们只是不想引起注意而已。

    塔欧捏了一下自己的角。这不是他该想的。他的任务,就是尽快把这封信送到湖中央盐岛上,苏达乌加庄园中的一只叫做路蒂·奇美拉的火烈鸟手里。

    船夫是一只角马,与塔欧同族。寂静之中,他们开始攀谈起来。

    “伙计,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了,先生。”船夫回答,仍然卖力地摇着船桨。

    “你可知道,湖中央的盐岛上,有个叫做苏达乌加的庄园?”

    “当然知道。这是奇美拉家族的府邸。”

    塔欧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府里有没有一只火烈鸟,叫做路蒂?”

    “有,路蒂是苏达乌加的主人,还被皇室封为纳特龙公爵。另外,盐岛上所有的动物都是火烈鸟,只有他们能在这种鬼地方生活。”

    船夫开始滔滔不绝地演说了起来。他讲道路蒂的后辈,奇美拉的伟业,以及岛上其他家族的情况。塔欧了解到,这盐岛上有四大家族势力最为强大,除了奇美拉以外,还有姆都木、基塔莱和瓦里木三大家族。

    “当——当——”

    钟声复起,天已黎明!

    “嚯咯咯咯咯……”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船夫把船停靠在岸边。

    四座高大的城堡映入塔欧的眼帘。

    “盐岛是季节性的,但城堡附近的土地是四季都不被水淹没的。四大家族的人为此可花了不少钱……”船夫说着。塔欧无心细听,他已经被巨大的城堡震撼了。它们彻底夺去了他所有的目光。

    船夫指指离他们最近的一座城堡:“这就是苏达乌加庄园。”

    塔欧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背起行囊,踏上了盐岛。

    

    “把信封放在这里就好了,我会提醒路蒂大人的。”庄园门守对塔欧说。他那火红的双眼让塔欧觉得有些瘆人。

    “这恐怕不行……寄信人特意提醒我,一定要亲自把信交给路蒂·奇美拉先生,所以……”

    门守点点头:“那么,请跟我来。”

    于是,塔欧随着门守,踏入了这座伟岸且富丽堂皇的庄园。

    庄园内并不是塔欧所想象的那样绿茵茵的一片,相反,地上寸草不生,只有几根盘虬的枯死树干,甚至说是有些不知死活的动物所留下的尸体,为单调的景象平添一些亮点,一些荒芜。

    “请原谅,但这里怎么看上去这么荒凉?”他忍不住问道。

    门守笑笑:“这是纳特龙湖中心地带,土壤是盐做的,你说这样的地方能长什么植物?”

    塔欧惊讶地瞪大眼睛。

    “在这种地方,只有火烈鸟能生存下去,其他生物——动物也好,植物也好,在这里生活只有一个下场——死亡。”

    塔欧这才想起船夫的话,若有所思。

    他们来到城堡门前。塔欧瞄了一眼门框上的雕花,再一次被深深震撼了。无数条纹错落有致,凹凸而富有质感。两位神灵分立一左一右,左边是鸟类之神弗拉明戈,头戴花环,身披长袍,手持法杖,尖喙微张;右边是猫科之神列奥波德,头顶冠冕,身着华装,獠牙闪光,威严端庄。两位神灵身边还有神使若干,情态各异,惟妙惟肖。金合欢枝相互缠绕成环形,中间飞扬的“苏达乌加”字样似乎不满于它们的束缚,一心只想冲出边界。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用最优的黄金打造的。

      金碧辉煌的纹路,光彩夺目耀人眼球,同这些火烈鸟的骄傲一并生存。他们生而共体,将古怪与桀骜尽数融若,沉闷的庄园又如何会焕发神异的色彩。

    塔欧随着门守走上楼梯,下方传来谈话声:

 

    “梅里达小姐,瓦里木明晚要举办宴会,邀请您参加。”

    “啊,真烦人!能不去吗?”

    “这个……这可是芳铎老爷亲自关照奴才的,您最好还是去一下……”

 

    “芭莎啊,去看看门口,好像有人来了。”

    “我去看过了,卡梅隆,只是胡沃带着一个信使来了而已。”

 

    余下的声音全部消失在楼梯尽头。门守带着塔欧七弯八拐地走着,直到塔欧感到气喘吁吁时,他终于停下了。“我们到了,这就是路蒂大人的会议室。”又对他使了个眼色,说:“我们进去吧。”

    塔欧刚从发黑的世界中回来,眼前只见一扇富丽堂皇的大门,上面同样用黄金雕刻着两位神灵。这一次,他们神情轻蔑,冷冷地俯视着塔欧的内心。

    门守敲了敲门,恭敬叩问,“是我,胡沃,大人。有信使来访。”

    门内响起的声音苍老威严,是不可抗拒的世界,是滔天强盛的权谋,是未来的迷雾重重鬼影迷踪,是……

    “进来。”

    大门缓缓开启,门后究竟是——?


    


——

写在后面

[执笔: @Voyager-Crafting ]

 在我和  @情椋   的共同讨论与修改下,《纳特龙湖之主》的序章终于和大家见面了~~今后章节采取交替执笔、共同修改的形式创作,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ㅅ'⌯

拼接出来的完整的图真的香

拼接出来的完整的图真的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